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二
第四章
万藏焚业
大日净世

心禅大师只说了关键的一句,我和心梦的魔法知识,已足够让我们明白整件事了。

李华梅本是龙族,其血脉更是号称龙族中战力最强的八歧黄金龙,理论上,如果给予她肉体足够的刺激,产生反祖变化,是有可能让她由人形化为龙形的,而若将她的魂魄抽取,分割出去,也可以作到同样效果。

华更纱的尸妓改造技术,名称中虽然有一个尸字,但并不是非要先把目标杀死,然后才能改造,只是为了强调能把死人搞活来用而已,因此,被洗脑改造的李华梅并没有死,当然更保有其灵魂,能够被抽取,能够……被利用。

将魂魄抽取出来,分别注入制造好的魔力核心之中,再灌入大量魔力或其他能量,就能够具体显形,成为与召唤兽魔近似的魂兽。八歧黄金龙是非常高档的素材,以此为材料制造出来的魂兽,绝对是横扫千军,万夫莫敌,光看那八头魂兽所散发出来的滔天杀气,就不难想像,慈航众僧刚才是如何与之苦战,如何一次次进攻,又屡屡被打退出来。

「八歧黄金龙不愧是战斗种族,我方前后已七次进攻,全部被挡在外,敌人又八次反击,攻出灾难之地,总算敝寺僧侣擅长防守,结阵相抗,伤亡不重,但也已越来越吃力,再这么僵持下去,就无法顾忌后果了。」

心禅大师的话里,透露重要讯息,慈航众僧倾巢而出,岂是易与?八歧黄金龙形成的魔咒魂兽再强,慈航静殿千百年基业累积,又怎会没法应付?说到底,就是心禅大师留有余地,导致投鼠忌器,既然魂兽是以魂魄为核心而成形,伤害魂兽自然也会伤害核心的魂魄,心禅大师不愿出重手伤及李华梅,这才迟迟没有进展。

然而,再怎么善守,久守也必有失,再这么打下去,慈航众僧就危险了,所以为了大局着想,如果战局僵持下去,心禅大师就不得不抛开所有顾忌,施重手攻击李华梅,这种结果委实令人遗憾,幸亏我及时到场,大和尚顺理成章,把这烫手山芋扔给我,让我去头痛,就像动手术前总要扔张同意书给家属签名一样,真是……幸好,我对这个问题,心里多少是有准备的。

「大师,不用在意,放手攻击吧,画眉她……不,李元帅的个性我了解,她若有感,知道自己这样的处境,情愿一死也不会成为敌人利用的工具。」

「但……但这么一来……」或许因为我表现得太过决绝,反而吓到了心禅大师,他支支吾吾半天,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「别担心,李元帅不是那么容易死的,八歧黄金龙可是出了名的强悍生物啊,用这点伤害为代价,打破敌人的盘算,要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,我们只有挨打的份,还不如现在就自杀吧。」我点点头,重重道:「一切责任我负,大师,放手攻击吧。」

兹事体大,心禅大师多少还有些迟疑,但看到凤凰天女、天河雪琼、鬼魅夕、羽霓,一一来到我身后,眼中流露着对我的信任与支持,他始终也是个提得起、放得下的领袖人物,便点点头,手一扬,一道佛光明火直冲半空,作为信号,发令慈航众僧转守为攻。

看着这个信号,我心中有种不太好受的感觉,但眼下不容分心,我将这感觉强压下,搂着心禅大师的肩膀,低声道:「大师,你刚刚说我的到来帮了大忙,就是指我来签风险同意书……呃,不,是要我来负责决定攻击这件事?」

「非也,筹谋定策应有所担当,是老衲下的令,自当由老衲负责,岂有推诿旁人的道理?」心禅大师正色道:「你不觉得奇怪吗?李元帅是八歧黄金龙,但现场的龙兽只有……」

我被点醒,再看了一下,灾难之地的龙兽共有八头,而八歧黄金龙的八歧,顾名思义就是九头龙,纵使元灵分化,也该成数为九,那还有一头龙兽到哪里去了?

「阿弥陀佛,适才敝寺僧众进攻再次被打退,一头龙兽更与黑龙部队杀将出来,我方正感吃力,你们便从天而降,不偏不倚,正好砸在牠头上,直贯而入,牠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,就这么了帐了。」心禅大师道:「如此体积庞大的魂兽,必是凭着中央的魔力核心来凝聚成形,你们这一砸,毁去魔力核心装置,无法再聚体显形,九头魂兽自然便少了一头。」

「……居然还有这种事?」

目瞪口呆,我只能这样回应心禅大师的情报,估不到我们意外的这一坠,居然有如此美妙的效果,看那八头魂兽这等凶猛,绝非易与,就算我豁出全力去战,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,没想到给我们阴错阳差从天一砸,居然就成功毁灭一头,这真是好运气、好手气。

「呵,这可以看作是一个预兆,事实证明,连天运都站在我们这一边,活该黑龙会贼星当败。」

这个结论实在是乐观得近乎乐天了,不过呢,在这种节骨眼上,这种说法恰好可以鼓励士气,当心禅大师朗声将我的这句话反覆念了几遍后,僧兵们的士气受到鼓励,大为提升,而心禅大师不久前释放讯号,示意他们全力反攻所作的准备,也在此时发动。

正在交战中的僧侣,一直也是结为大大小小的法阵,一个套一个,层次井然,相互掩护,凭此与黑龙军相抗,这一下所有人同时动作,以两到三人为一组,一人陡然攻势大盛,或是将周围敌人的攻击都接过,或是引走附近敌人的注意,让剩下的一至两人得出空来,在受到短暂庇护的情形下,结印施咒。

「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,般若诸佛,万法尽空!」

慈航静殿的僧侣,修为精湛,虽说其中修为有深有浅,但没一个是修练时会打混的,几万人一起持咒结印,内中还有长老高僧之类,发动起来的力量委实非同小可,化作数万道金芒冲向天际,在天上汇聚为一,结合成一个太阳般的巨大光团,飞快旋转,耀眼夺目,将黑夜照得有如白昼。

见到这一幕,我心里有数,回头想要向同伴们打个招呼,却见凤凰天女、天河雪琼不约而同地向我点了点头,真不愧是黑龙会的老对手,对战的时间久了,黑龙军那边会耍什么把戏,我们都早已有备了。

飞射向半空的数万道佛力明光,汇合一处后,在急旋中迅速变形,化成一个巨大的「卍」字,如经轮般转动不休,速度更急,须臾,卍字光轮金焰骤炽,大放光明,其光不受空中云雾所阻,转眼间透射数百里,光焰在天上灵动幻化,仿佛一头巨大的凤凰展动双翼,驱散所有的黑暗。

这些效果仅是法咒的前奏,实质威力还没有正式发出,但光明圣焰弥漫整个天空,浩瀚圣气影响之下,全场的邪恶生物自然被压抑下去,黑龙军阵中的那些高等僵尸、邪魅、骷髅骑将、魍魉鬼怪,受圣气所侵,发出了不安的怪叫声,就连那八头巨大的龙魄魂兽,也显得焦躁,频频发出吼声。

数万僧侣持咒的时候,心禅大师没有动作,只是手结佛印,静静地等待着什么,一听到龙魄魂兽不安躁动,他陡然长喝一声。

「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,般若诸佛,焚业涅槃。」

心禅大师手上连续变化七个结印,每一次结印变化,就代表接引一尊神佛的无上圣力,七印流转变化间,天上卍字周围的梵字光圈,脱离了卍字,自天顶而下直压而来。

慈航静殿秘传封印·万藏焚业伏魔阵!

这个见鬼的古老法阵,我亦有耳闻,据说是慈航静殿的压箱底秘技,一等一的厉害法阵,能将阵中超过九成五的邪恶生命体或魔法,威力压制在原本两成以下,如果是一些比较弱小的黑暗生命体,甚至直接就灰飞烟灭,什么也不剩下,五百年前战国时代,这个护法封印阵坑死了当时一堆厉害的魔兽与黑暗系法师,实在是很厉害。

端坐在白骨王座上的李华梅,一直是托腮闭目的姿势,仿佛陷入沉思,可是在圣光照射下,她也有了动作,双目未睁,将右臂一举,附近八头龙魄魂兽齐声吼啸,大口一张,分别轰出一道光束,形粗如柱,犹如八根光之天柱,直直撞向空中的卍字与梵字光环。

旁观的我早已看出端倪,慈航静殿汇集所有僧侣之力的这一招,应该是分为前后两部,万藏焚业伏魔阵只是第一部分,而很可惜的一点,就是这一式发动得太早,在梵字光环将发未发之际,也是伏魔封印阵最脆弱的一瞬间,李华梅就觑准了这一刻发动攻击,破坏总是比建设容易,如果完全击中,绝对可以在伏魔阵发动之前,将之摧破。

慈航众僧忙于战阵厮杀,特别是刚才那些有份出力结阵的僧侣,耗力甚钜,发完一式之后,颇有精疲力尽的样子,短时间内已无力再出手援护,幸好敌人的动作并不难猜到,心禅大师那边才刚要发动,我已料定敌人必会出手阻拦,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伏魔阵施放成功,所以早早布下后着,八道光柱才刚撞天而起,天河雪琼、凤凰天女已各捏法诀,双手一放,一是雷电、一是圣光,分别化作几十道雷球、光束,分射向八龙天柱。

破坏总是比建设要容易,这个原则不仅是敌人适用,对我方亦然,天河雪琼、凤凰天女虽然都是第八级的实力,但要以力破力,凭她们两个人去挡下八龙魂兽的全力一击,那不是有困难,根本就是不可能,然而,就像敌人意在扰乱一样,她们也作着同样的事,雷球、光束交错折射,短短时间内,已在八龙天柱之间弹射数百次,终于令得八道光柱的方向偏差,中途弯折偏射,没能准确命中天上的梵字光圈和卍字,只是险险擦过。

问题是,敌人显然也不笨,我们的这些动作,一样也在李华梅的算计中,她全然不顾凤凰天女、天河雪琼的出手阻截,反倒是趁着她们两个分别出手,再无暇旁顾之时,一下从白骨王椅上跃起,身在半空,发出一声惊绝九天的尖锐啸声,穿云破日,更乘着这股威势,凌空一道剑气射出,直直攻向结界阵外的心禅大师。

整个伏魔法阵,虽是慈航静殿众僧合力所发,但若说到底,整个法阵的操控枢纽,却是在心禅大师的身上,是他在操控整个法阵的运作,如果这一剑将他击杀或创伤,整个伏魔法阵不攻自溃,这确实是釜底抽薪的最佳策略,八龙天柱不过是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半佯攻,所以,我只让天河雪琼、凤凰天女出手,自己一直空手等在这里。

「嘿!别太嚣张啊,有我在这里,哪容得妳出手逞凶?」

一声长笑,我从旁边跃了出来,就拦挡在李华梅的这道剑气之前,这道剑气看起来不是很粗大,显得很异常,从李华梅的位置到这里,就算没有几十里,起码十几里也是有的,相隔这么长的距离,就算是第八级高手,也不可能将强力攻击射至,是以李华梅的这一剑,肯定另有蹊跷。

用魔之佛陀反弹回敬,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想法,可惜这玩意儿的使用限制太严,我唯有凭着本身的硬实力去接,在剑气与我挥出的掌风对碰瞬间,我清楚把握到这一剑的奥秘,那并不是一道单纯直射的剑气,在整个行进过程中,剑气就像是一枚钉子,不住高速旋转,吸纳沿途的游离能量,填补微不足道的消耗,更形成第二重力量,反向压缩,让剑气不至于膨胀体积,所有能量集中于一点,如此一来,即使跨越几十里距离,剑气威力恐怕还尤胜刚发出之时,碰触瞬间,我的层层掌风立刻被撕裂、突破,剑气直射我胸口而来。

「嘿,谋杀亲夫,可是个技术活,没那么简单的。」

换作是之前,我要接这一剑,只能以巧驭力,成不成固然不好说,纵能成功也势必极为吃力,但此刻,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第八级力量。举掌接剑,我先微退小半步,接剑卸劲,化力散劲是我的强项,如果后方纵深距离够,我可以将这剑气化接至数里外,保证化得干干净净,可惜这里距离不足,若再后退,就会干扰到施咒中的心禅方丈,因此后退小半步,将这一剑卸去一成半力道后,我便强势反击,全力与这一剑硬撼。

说是硬撼有些不准确,事实上,我是发劲将这道剑气折射向半空,过程中有点小意外,李华梅不愧是第八级的巅峰力量,如果我只顾硬碰硬去接,肯定接不下来,幸亏已掌握力量本质的我,最擅长就是寻隙击之,不足一秒的时间内,已分析出这一剑力量的强弱分布,对准了弱处间隙一击,剑气改变方向,划出刺耳尖啸声,直射九天而去。

敌方连续两道攻击,都被成功挡下,至此,敌人已经没有办法再阻止我们施法,被削减部分威力的万藏焚业伏魔阵,成功由天上轰降至地,刹时间,几乎整个灾难之地,都被伏魔封印阵笼罩在内。

万藏焚业伏魔阵,在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,威名赫赫,被视为慈航静殿的最强封魔法阵之一,甚至是唯一,之所以在排名上略有争议,只是因为威力过强的封印阵,都有特殊针对性,好比此刻灾难之地中的那些异界魔兽,就对伏魔阵几乎没什么反应,不过,那些黑暗属性的魔物,在伏魔阵中就惨到爆,无论是怎样的妖魔鬼怪,被伏魔阵当头罩下,无不像惨遭烈火焚身一样,发出惨烈的哀号,遍地打滚,身上冒着青烟。

八头龙魄魂兽,似乎不全是黑暗属性,可以说黑龙王有先见之明,在抽取魂魄,制造魂兽的时候特别伏了后着,但其它属性的四头龙魄魂兽,在伏魔阵中也不轻松,身上仿佛被烧灼,冒出缕缕青烟,发出痛楚的叫声,而另外四头黑暗属性的龙魄魂兽,那就真是倒大楣了。

体内储存有巨大能量的生物,如果在短时间内被急速削弱体能,这将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,因为没有足够力量去驾驭,那些太过巨大的能量就会失控。伏魔封印阵,能将阵中魔物的邪力压制在原有两成以下,其他的邪灵鬼怪还好些,龙魄魂兽的邪力被压至两成以下,如何能够驾驭住体内汹涌邪能?立遭邪能反噬,巨大的身躯缓缓膨胀起来。

黑龙会组织在此的实力,相当精强,那些太过弱小、上不了枱面的魔物,一个也没弄出来丢人现眼,要不然,虽说伏魔封印阵的重点,不在「伏」而在「封」,但碰上一些实力不怎么样的弱小魔兽,光是封印阵凝聚的强大灵压,就可以压爆一堆魔兽了。

不过,即使幸存,这些魔物也没有好到哪去,伏魔封印阵的焚业光明焰,接触瞬间,便将阵中黑暗系魔物的邪力封锁在两成以下,哪怕是其他系的魔力生物,也至少减损了四成实力,大大被削弱了,慈航静殿的压箱封印阵,果然没有辜负群众的期待。

趁敌病,要敌命,敌人的力量既然已经被削弱,现在照说就是最好的攻击机会,鬼魅夕、羽霓跃跃欲试,如果不是因为我拦得快,她们两个肯定一早就跳出去了。

「等一下,妳们干什么?我有说妳们可以去了吗?」我摇了摇头,道:「心禅方丈还在这里念咒施法,妳们就这样冲出去,太不智了吧?没看到上头的卍字梵印还在转吗?这样也敢冲?」

打从慈航众僧合力施法开始,天上就有一个大大的卍字光印,直至此刻,那个卍字光印仍在半空中缓缓旋动,给人的直接印象,卍字光印与周围光圈互为表里,都是万藏伏魔阵的一部分,正式发动时,卍字边缘的光圈降落地面,卍字则飘在九天之上,天覆地载,形成一个完美的牢笼,把身陷牢笼内的魔物来个大封印。

然而,难得看到如此高档次的封印法阵,有心偷学的我,打从一开始就在全神关注,发现卍字梵印与外围光圈,虽有相辅相成之效,却是完全独立运作,光明焰圈从天而降,基本上就完成了万藏焚业伏魔阵,和天上的卍字梵印两不相干,那么,卍字梵印到底是什么?

像慈航静殿这等流传久远的名门大派,肯定很会偷藏东西,除了广为流传的那些传说秘技,另外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绝秘技巧,相信才是真正的杀着,再加上心禅大师的神情未有一丝松懈,仍在大量消耗魔力,消耗程度已经大大超出维持法阵的需要,这才让我确定,空中的卍字光印另有名堂。

「……果然瞒不过你。」

心禅大师露出苦笑,一直闭目诵经的他,抬起头来,吓了我一跳,前后没多少时间,他脸上添了多道皱纹,神情萎靡,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,而一身僧袍更像是浸在水里,不住往下滴汗,消耗之大,一看就看得出来。

「大师,你还好吧?你的样子很有事啊!」

「阿弥陀佛,净世咒为敝寺不传之秘,每次发动所造杀孽太重,为了这些性命,老和尚付出代价大些,也是应当的。」

「大师,你们有什么压箱底术法要用,我是管不着,但此刻暗黑召唤兽未现,黑龙王也没有现身,如果你现在就要发那种赌命的咒术,甚为不智,恐怕是白白浪费与牺牲。」

「世侄不愧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,但以六大暗黑召唤兽的威能,如果一举现身,伏魔阵、净世咒联合起来,五百年前就没有能镇压得住,更别说还有黑龙王虎视眈眈,与其一击空发,还不如现在先剪除敌人羽翼,减轻我方压力,不知你以为然否?」

「……有道理。」我不再多言,因为心禅大师看似温吞平庸,实则盘算清楚,我考虑的事情他都已想过,那便不用我再说什么,还是多留点精神,好好看看慈航静殿的这个绝秘技巧吧。

「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,般若诸佛,如来净世!」

心禅大师十指结印,短短时间内,变化了十多个手印,指印如莲花翻飞,煞是好看,而当他结印完毕,周身僧袍无风自动,飘扬起来,而他整个人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白光,与天上的卍字梵印相呼应,犹如神仙中人,一下睁眼,却是虎目生威,眼绽精芒,一扫先前的萎靡之态。

慈航静殿秘传·大日如来净世咒!

九天之上的卍字光印,迅速朝地面降落,过程中已开始缓缓分解,化为点点星光雨,如甘霖普降尘世,单单只看这星光之雨,倒是颇有一种沐浴神恩,欢喜赞叹的感觉,不过多看一会儿,感觉就不是那样了。

「呃!」

凤凰天女低呼一声,连她这么神经大条的人都会惊呼,就知道这个咒法的厉害,其他没叫出声来的人,只是整个都惊得傻了。

焚业伏魔阵不枉盛名,果然有着水准以上的威力,刚刚那一轮封印冲击,各种属性的生物都受到影响,能够保有完全状态的,只有那些来自异界的生命体,非光、非暗,不受限于六大魔力系统,慈航静殿的神术也拿牠们没辙,然而,在灾难之地上空飘飞的这些异界生命体,被光雨淋着以后,本来不受任何魔法影响的牠们,竟然瞬间消失不见。

在魔法世界中,能让人或物瞬间消失的方法,起码过百种,但这见鬼的净世咒,它将物体移走的方法,不是转移,似乎也不是毁灭,而是更彻底的抹去。

在场的我们,都是魔法的大行家,打从净世咒发动开始,就一直全面监视着这个神秘咒术的运作,不只用眼去看、用耳去听,更用本身的思感去感知,得到的结论都一样,那些异界生命体的消失,是整个被抹去。

抹去并不等于被消灭,在魔法的观念上,死亡、形体被毁,不过是一种生命形态的转变,哪怕是最极端的形神俱灭,似乎也仍是一种转化形式的存在,只是以我们现有的知识,无法了解魂魄消亡后,转化为何种形式继续存在而已。

然而,这个世界的规则,有法更有律,「法」可变,「律」不可改,在这世界里的一切,天地万物都要依律而行,这是一种近乎世界本源的规则,自创世之刻起便存在,经历亿万劫仍持续运作,古老相传,这种规则、力量,能够将这世上的一切存在「抹去」,而一旦遭到抹去,就是最彻底的消灭。

当然,自己见闻经历多了以后,我相信任何系统都会「留后门」,哪怕是这种看似最完全的消灭,一定也存在着某种逆转方法,把被抹去的东西,毫发无伤地重新回复,但那种后门……恐怕已经超越寻常的神魔术法,哪怕是主神级都不能够,属于创世之神的权力范畴,除此之外,不管是什么神佛妖魔、日月星辰,都必须依律而行。

哪怕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,虽不属于六大魔力系统,但只要「存在」,终究还是要遵循这个世界的既有律则,所以,面对「抹去」这个指令,就算是来自异世界的生物也必须遵从。

连那些神术无法净化、黑暗魔法不能蚀灭,水火难伤的异界生命体,被光雨沾着,都只有迅速消失的下场,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物,自然更不在话下,而且……不只是生物,光雨的抹去范围,包括一切有形物体在内,当各种魔物被光雨抹消痕迹后,连同牠们脚下的地面也被消除。

「……好霸道的咒法,净世咒……净世咒……这咒法的本质根本不是普渡,而是在那个净字……」牢骚了几句,我脑中掠过一个想法,惊叫道:「和尚,你的这个魔法,该不会是那种用来灭世的超级咒文,变化缩小版本吧?」

「阿弥陀佛,贤侄真是识货的大行家,净世咒本来的用途,就是完灭整个世界的终结魔法,为了要发动净世咒,敝寺刚才的每名僧侣,都牺牲了起码十年的阳寿……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