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二
第三章
易筋洗髓
脱胎换骨

吞食那奇异药丸后,我的精神力与魔力激增,精神力的增加倒还有不少捷径,但魔力要在短时间内激增,那就难上加难,要两者同时发生,我想得到的可能就只有一个:魂魄融合!

魔力是一种奇异的能量,不似寻常武者的内力那样易得,虽然两者修练的效率差不多,但魔力的可传输性、传输效率非常差,以至于魔力无法用灌功的方式传承。

武者的内力存于丹田气海,但魔力公认是与魂魄并存,所以传承魔力成了高难度任务。龙之魄、舍利子之类的神奇异物,是极少数能够承载魔力,并且进行传输的可行管道,无奈数量太少,为此,无数魔法师千万年来进行研究,试图解决这个技术难题。

黑暗魔法那边开发出来的技术,杀人取魄,靠累积数量来形成质量,搞出来的成品,就是万灵血珠这样的鬼东西,虽然确实能够人造、量产承载魔力的神物,而且伊斯塔的那票黑魔法师也不在乎代价,可是谁也不能不承认,这个代价委实高了一点,牺牲一万条性命才弄成一颗珠子,在魔力转移的效率上不是不好,是很糟糕。

光明系的魔法学者当然不能搞得那么残忍,他们搞出来的东西,除了让舍利子结成机率更高,质量更好,其余的研究就是专注于魔力本质,既然魔力是存在于灵魂之内,那么研究灵魂,就是破解魔力转移的技术。然而,这个学科是个打擦边球的偏门学科,因为转移魔力还无所谓,转移灵魂可是杀生大忌,研究得稍微偏一点,就堕落入魔道,和什么万灵血珠之类的东西没分别了。

穷则变,变则通,这素来是人类的伟大智能,转移别人的灵魂是大忌,转移自己的就不是了吧?

古往今来的魔法师那么多,他们死了以后,一身魔力到哪里去了呢?以前多数学者认为是消散于天地,像武者的内力一样,但既然魔力是存于魂魄,而魂魄是可以转世轮回的,那前生所修的魔力,真的点滴无存了吗?

于是,就有学者提出「悟通三世前生」的修练法门,只要打破转生的限制,取回前世的经验、记忆,就等于得到了前世的「灵魂」,如果上辈子只是杀猪的,那当然是衰到爆,可若三世前生之中,有一世是杰出的魔法师,那就赚到,瞬间取回上一世的魔力,凭空多了几十年的修为。

优秀的术者,来生很容易再走上术者之道,所以这种修练法,确实很有道理,在典籍记载中,这项纪录的最高保持人,是许多年前的一位慈航静殿方丈,布拾大师,他连续取回五世前生记忆、魔力,成为当代第一的魔法师,纵横大地,更带领慈航静殿成就颠峰,所向无敌。

可惜,人身或可修成金刚不坏,人脑却不行,这个修练法的最大障碍,就是取回的记忆越多,对精神、脑部的冲击也越大,前世今生的多段人生混淆在一起,足已把一个人弄疯掉,所以修习此法有成的通常都是高僧,长年禅定练出的精神力绝佳,较耐得住精神冲击,虽是如此,被前世记忆弄成疯子,又或是坠入魔道的例子仍屡见不鲜,因此风险也不小。

此法风险既高,当然也就有人另寻他法,试图找出些风险没那么高的可用办法,其中有些非常偏僻冷门的技术,我所知道的其中之二,就是「灵魂分隔」和「魂魄融合」,这两门鬼东西太过生冷,我也仅知其名,不晓得内容,直至此刻,经由亲身体验,我终于明白,那是什么样的技术。

羽族十二兽魔之一的顶点虚神,能自由改变物体的大小,变化如意,之前心梦就对我说过,待战争开打,她就将自己整个缩小起来,藏于胶囊之中,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藏着,而刚才那颗药丸就是心梦所化,我只是没有料到,她所指的安全地方竟是我体内,而她除了藏身之处外,更一早备妥了如此厉害的战术。

心梦将自己处于高度压缩的沉眠状态,一方面是为了阻绝黑龙王再发动远程攻击,一方面却是为了与我心灵结合,那颗药丸入体的瞬间,她进入深度沉眠,却将自己的精神力完全释放,与我结合,这本是具有高度风险的一着,却因为两个同血脉、出自同源的灵魂,彼此间契合度高,没有出现任何排斥反应,水乳交融。

不晓得心梦是怎样作到的,但最令我惊异的一点,就是她成功作到只有精神力、魔力结合,却没把自己的记忆传过来,否则哪怕我有霸者之证这个超级保护器,也没把握能够承受两段人生合一造成的心灵冲击。

既然避免其祸,整体的好处就完全展现了,得到了心梦毕生修为,我的精神力与魔力瞬间大幅增长,魔力也就算了,毕竟我见过太多大魔导士,不会轻易给吓倒,但这份精神力委实让人惊叹,强大的精神力不难见,可是如此纯净、澄澈,不带一丝杂质的精神力,别说是见了,我连听都不曾听说过,到底要怎样无瑕的心灵,才能修练出这样纯净的精神力啊?

同时,心梦所修练的所有技能,包括十二兽魔的奥秘,也都全数在我眼前打开,羽族千年传承所累积的一切,刹那间我已全数了解,还来不及暗骂一声该死,飞空艇就已经和地面亲密接触了。

从过万米的高空坠落下来,纵使有绝世神功,照样也会摔个不死也重伤,要是不运功抵御,稀巴烂是很正常的下场,不过,以我们这一行人的素质来说,除了天河雪琼是魔法师,身手不够敏捷,姑且不论,凤凰天女却有足够的能耐,在坠毁前破壁逃走,甚至还带着人走。

然而,一直到坠毁的前一秒,这艘飞空艇上都没有人跳出逃生,我不知道她们为何不动,只知道她们就是一个都没有动。

(搞什么鬼?一个个都在干什么?为什么不动?)

我不知道后头的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但此刻情势千钧一发,已不容我再多想,也顾不得什么尚未掌握兽魔异能真意,心念一动,连续召唤两只兽魔出来。

羽族十二兽魔·魔之佛陀。

当初凤凰天女在东海大战李华梅时,曾用过一手神技,将李华梅击来的力量,全数吸收,再行反弹,让李华梅吃了大亏,这是十二兽魔中魔之佛陀的异能,在术者肉身能够承受的上限内,一口气吸纳一股或多股力量,合并一处,强势反弹,绝对可以打敌人一个出其不意。

这么完美的兽魔,是羽族先人的理想杰作,至于在使用上……当然不会没有限制,不然光靠这一手就天下无敌了。首先,吸化力量至放出,必须在十秒之内完成,无法延迟,否则自身会连同兽魔一起炸得粉身碎骨;再者,这个鬼技能每全力用一次必须休息十天,如果连续全力用上两次,三个月内都不能使用魔力,可以说限制相当严厉。

完美的兽魔,加上严苛的使用限制,加在一起,就是无上威力,飞空艇的重量何止万斤,从万米高空坠下,这股撞击力道足可劈天裂地,就算是第八级的最强者都未必可以接下,我瞬间发动魔之佛陀,在飞空艇撞击地面的一刹那,将这股无匹大力完全吸纳。

魔之佛陀的异能,反弹之前,必须要先完全承受,这可不是易事,纵然承接的力量不是撞击力全部,那也仍是不可小觑的巨力了。

(别辜负了阿起的非人道特训,我的骨头、我的肌肉,给我撑住啊!)

全身骨头像是要被揉碎一样频频作响,我奋起全身力量支撑,脑里只有这一股不屈的意念。然而,精神胜利法终究有其极限,想要平安度过这一劫,除了信念与坚持,更还需要智能,所以我立刻发动了另一只兽魔。

羽族十二兽魔·顶点虚神。

能将物体随意变化形态的兽魔,无论是大小、软硬、冷热、厚薄的复杂外形变化,都能操控自如,堪称是收纳、易容整形的王牌道具。心梦就是用这兽魔来缩小身体,藏身于我体内,而我现在所用的,则是软硬的控制。

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时间,却已经足够,变成棉花般柔软的身体,让我能够承受巨大的冲击力量,就算身体被挤扁,骨、肉几乎被压成平面,也没有造成伤害,而在顶点虚神失效之前,这股大力已经被我反弹出去。

如此巨力,绝对是第八级的巅峰力量,一下子扫出去,周遭空气受到强力挤压,先是扭曲变形,跟着就形成音爆,化为冲击波,扫向四面八方,当者披靡,凡是在冲击波行进路上的生物,全部遭殃,粉身碎骨,连一点渣都没剩下来。

在这种无差别攻击之下,不管附近的人是黑龙军强将,还是慈航高僧,惨被台风尾扫到,我就只能说声抱歉了,第八级的巅峰力量,在冲击波的扫射范围内,没有第七级力量护身就没可能生存,而这世上的第七级高手,相信是没有那么多的。

这种时候,我也无暇去在意到底死了什么人,依稀只觉得除了四面有许多牺牲者被打得稀烂,正下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,体积颇大,份量很沉,但也在魔之佛陀的全面反震下破灭了。

两大兽魔的交错运用,成功解去这一劫,飞空艇从万米高空坠在地上,只是外壳一下震动,那些早已破损不堪的板壁,通通掉落下来,有些一碰着地,就碎成片片,连续承受巨力冲击,这些强化合金板早已承受不住,现在算是走完了使命。

板壁脱落,外头的阳光照射进来,我睁开眼一看,才终于明白为何坠落过程中,没有人试图破艇逃跑。凤凰天女、天河雪琼,两人各出一掌,抵在我后心,分别以她们的魔力,助我凝定心神,也正是因为她们的帮助,我才能这么平顺、迅速地与心梦结合,没出岔子。

我一下子跳了起来,觉得有些脚软,毕竟连续使用两大兽魔,等于发了两记大招,消耗不小,不可能当没事一样。我望向将药丸塞给我的羽霓,她伸手指向凤凰天女,道:「你去问她,我都是听她的命令办事。」

闻言,我又望向凤凰天女,她一抹额上的汗珠,昂然道:「不用问了,这是那孩子早就预备好的,黑龙王的突袭是个意外,就算没有这个意外,她也打算用这样助你突破,帮你一臂之力,都已经到了最终决战的时候,她是绝不允许自己在旁纳凉,也绝不会让自己变成你负担的……唉,这个死心眼的丫头……」

凤凰天女的口气,感伤中更有一股自豪,为了自己女儿的表现而得意,我愣了一下,这确实是心梦的个性,她那种默默付出的作风,每次都让我胸口绷得好紧,但除了心梦本身的作为,凤凰天女的话又让我一惊。

帮助我突破?

我急忙运转真气,配合大幅提升后的精神力,进行内视,果然骨、肉、筋、血都发生了强化激变,稍为一运劲,强大的力量泉涌而出,看来在第七级悟透劲力运用奥秘而升等后,第八级的关键,就是累积足够的经验与力量,将自己的功体推升进化,易筋洗髓,将自身强化成一个更佳的容器,而后把力量更进一步推升,突破生物原有极限。

这种事情,乍听之下不难,但许多武者、魔法师苦练一生也没遇到这样的机缘,哪怕是我,即使早知道这个方向,如果没有心梦的帮助,精神力与经验大幅拓展,洗涤灵魂,恐怕再练上很久,也未必能得到那一瞬的彻悟,这除了个人努力,还需要机缘,灵感偶得的东西,实在不是那么容易说得便得的。

迟来的突破,终于取得,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,我也不多来废话,心念一动,精神思感准确侵入鬼魅夕脑中,先前怎么找都没寻着的精神禁制,如今一找便着,正以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奇特形式,如针如刺,深深烙印在鬼魅夕的脑里。

心梦与我的精神力结合,效果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,如今的我,就像一名实力高强的拆炸弹专家,而霸者之证则成了我手中最精密、最牢靠的工具,两相结合,我以思感侵入鬼魅夕的脑神经,不费吹灰之力,就把这道禁制她大半生的精神封印解除。

这道精神烙印一破,鬼魅夕赫然出现不寻常的脑部活动,脑电波的活跃程度是平时数倍,更远远超出寻常人血肉躯体能够负荷的极限,犹自空洞、无神的双眼,大放亮光,仿佛要射出闪电一样。

「呃,又怎么了?」

我微微一怔,跟着才想起,鬼魅夕其实不能算是人类,如果黑龙王是某种神秘的龙族,得到他血脉传承的鬼魅夕,应该也算是某种人龙混血的异生物,甚至到底有没有「人」的成分都很难说。

这个念头刚刚生出,鬼魅夕的身体无端发出一股大力,将身边的我们都弹开,我心头一惊,再想要用思感入侵,却发现她的脑电波在大幅强化后,已经形成一道障壁,阻止我的入侵,而这种现象的另一个解释,就是她已经清醒了。

「对不起,给大家添麻烦了,我非常抱歉。」

就在我们眼前,鬼魅夕深深弯腰鞠躬,向我们致歉,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,我们谁也没打算怪她,但令我们啧啧称奇的,则是她并非脚踏实地在说话,而是漂浮在离地半米的空中。

普通人类是不可能无故浮空的,普通的龙族也不可能,但对于某些主神位阶的高等龙族,这不过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,这一刻的鬼魅夕,就给我们强烈的这种感觉,仿佛眼前的这个少女虽为人身,却是一头龙,有着巨龙一般的存在感,而那一道道如烟似雾,源源自她体内散出的黑气,更证明了这个事实,她的龙族血脉已完全开启,有着更近似其父的肉体状态了。

如果有充裕的时间,我肯定会对鬼魅夕进行仔细研究,了解她的肉体特性,这对我们对付黑龙王有很大的好处,不然面对一个全然未知的生物,别说杀死,连怎么造成有效伤害都不知道,这仗也太难打了,无奈我们并没有那样的余裕,这个想法只得放弃。

「没事,别多想,接下来打的仗才是重头戏,鬼妹,妳有觉悟想补过是很好,但千万给我记着,我们打这一仗,是为了求生,不是赴死,妳别随随便便给我抱着牺牲的觉悟去拼命。」

交代完这个重点,看见鬼魅夕认真地点了点头,我回转过头,望向凤凰天女,知道她一定有话要对我说。

「总之,你自己当心,那丫头用的方法虽具巧思,本质却是蛮干,所以最高时限是十二小时,也就是半天时间,如果超过这时间,还不让她离体,就会对魂魄造成永久伤害,轻则从此无法分离,重的话……神形俱灭了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凤凰天女说得严重,我却没怎么给吓到,理由也很简单,因为现在不是一般时候,而是大决战,我们没打算打持久战,敌人料来也没这想法,大家狠狠战一场,十二小时后,要嘛是敌人完蛋,要嘛是我们全部死光光,再没有其他可能,什么严重后果当然也就不具意义了。

「你与她暂时结合,便能使用我族的十二兽魔,但有关兽魔的限制……」

「这也不用说了,我明白。」

与心梦魂识合一后,我才真正明白,历代凤凰天女虽然号称诞生便有十二兽魔伴随,但这个号称其实水份很大,毕竟兽魔寄存肉体需要吸收精气,十二兽魔同时寄宿,吸收的精气哪还得了,那些凤凰天女也不见得个个都是天才,其中也大有平庸脚色,别说第八级,甚至连第七级都练不上去,这种人要驾驭十二兽魔,那就是嫌命长。

因此,哪怕诞生时就有十二兽魔相随,但绝大多数的凤凰天女,只选择六、七头兽魔作召唤对象,其余的兽魔则加以封印,减轻对肉体的伤害,终其一生也没能力让九头以上的兽魔同时寄宿。

但我却不同,第八级的力量,再加上双灵一体的特殊状态,我的精气、精神力之强,在羽族历史上绝对空前,十二兽魔完全苏醒,正同时寄宿于我与心梦的身上,算起来一个人只要负担六头,轻松自在,而之前还苦思该用什么武学当突破口的我,在取得突破后,更找到答案,既然十二兽魔如此厉害,在这场决战中,我就要与心梦并力合作,让羽族的十二兽魔大放光彩。

「阿弥陀佛!」

口诵佛号声传来,我就知道在正式投入战斗前,还会有这一下交际,像我们这样从天而降,又造成如此大的破坏,数十米方圆之地,几乎被净空,毁灭得什么也不剩下,会没人注意到才有鬼,心禅大师此刻方至,实在已是来得迟了。

「大师,你来得真迟啊。」挑人毛病之后,我没有忘记立刻致歉,「你和诸位高僧、方仔远道来援,辛苦打了半天的仗,足感盛情,这我可多谢你啦,还有这里刚才的事,得向你说声抱歉了。」

刚才冲击波爆发,横扫四面八方,在这种无差别攻击之下,哪可能分辨敌我,别说黑龙会军队、慈航僧兵,恐怕就连慈航静殿的高僧、长老都轰死了几个,虽说无奈,也不得不向他致歉。

「此役关乎天下气数,黑龙会约的是你,其实意在天下,我辈众僧岂有旁观袖手之理?你名为赴约,却是替天下赴难,老和尚倾全派之力助你,为的也是天下苍生,非关你一人,无需言谢了。」

真不愧是当世第一名门领袖,开口天下,闭口众生,短短一段话里全是大帽子,说得冠冕堂皇,连我听了都感动到想流泪,谁说这位大和尚拙于言辞的?

心禅大师身后是数名慈航长老与众多僧兵,这里始终是战场,若没有这些人舍生忘死,在后头奋战不休,挡住如潮水般杀来的敌人,他也没法大袖飘飘,如世外高人般站在前头和我们说话,就看他朝四面望了一眼,面露哀戚之色,先前那些死者确实是衰得很,被强劲冲击波扫过,连渣都没剩下半点,想辨认尸骨都做不到。

「阿弥陀佛,逝者如斯,我们无法令已亡故之人重生,但在这战场上,还有无数人正在死去,我们可以挽救他们的生命,这才是眼前当务之急,你都不知道,你的适时出现,帮了我们多大的一个忙。」

「说得对,大师,我们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,刚刚我看见我那老友方仔好像给敌人刺了一剑,如果我们不快点拯救他们的生命,你很快就要少个徒弟了。」

我从飞空艇的遗骸中一跃而下,来到心禅大师的面前,想了解一下当前战况,因为眼前黑龙会军队的战力强得出奇,刚才在上方匆匆一瞥,本来围守在灾难之地外,负责开结界的慈航僧兵团,一再试图攻入结界内,却屡屡被逼退,当前的慈航僧兵团,由心禅大师亲自统帅,可以说是慈航静殿的精锐,单就这些黑龙会军队的实力,似乎没理由强悍成这样。

「这个……当然是有理由的。」

心禅大师苦笑了一下,手里捏了个法诀,大袖一挥,掀起一阵疾风,风过结界,原本被大雾遮蔽的结界登时起了变化,封印仍然存在,只是视觉屏障的效果被撤除,让我们能够看清楚内里的一切。

灾难之地的形成,是时空缝隙的大裂口,什么妖邪魔兽乱飞乱爬,那是应有之理,随着烟雾迅速散去,里头的景象也呈现出来,在那片广及方圆十数里的土地上,除了妖邪魔兽乱飞之外,还起了一座高坛,成千上万的黑龙会部队,围绕着那座高坛布阵,这些部队多数不是人类,一眼望去,什么僵尸、海兽,妖魔鬼怪一样不缺,考虑到这几年里我们打的各种硬仗,那些妖魔鬼怪都可以算是面熟的老朋友了。

也许王牌不该一开始就亮出来,我没有看见暗黑召唤兽,时空裂缝的中央位置,就只有那座高坛,非金非石,足足百米高,黑紫色的表层,歪七扭八,表面像树根一样,有无数的条块浮凸,一下一下蠕动,妖异变化,竟然是有机体。

这个发现着实让我吃了一惊,再定睛一看,那座高坛赫然是一只向天举起的巨掌,只不过手指部分有六根,形态也各有不同,既有人指,也有兽爪,有节奏地分别张合着,让人无法判断,这究竟是单纯肉块所组成的有机体?或者是某种巨大生物?若是生物,又是什么样的怪异生命体?

而且,在这只百米巨掌的顶端,六指掌心中,赫然是一张白骨堆成的霸气王座,上头有一个人端坐于斯,尽管距离遥远,看不清面孔,但从那独树一帜的黄金战甲看来,上头的人除了李华梅更有何人?

(画眉在那里?不管怎么说,现身了好过让人找不到,但这么明显的目标,与其说是现身,其实更像是圈套啊……唔,黑龙王应该不会那么无聊,自己穿上黄金甲坐在那里,特别来吓我们一跳吧?)

一下嘹亮的嘶吼声,传入耳中,打断了我的思绪,循声一看,在结界内的八个方位,分别有一头巨兽在那边吼啸,这些巨兽形态不同,分别都有十余米高或长,外形似是龙兽,特征却更接近龙,而牠们身上如潮水般源源散发的强大魔力,正说明了这个事实。

这些巨兽体积庞大,体型特征与龙族有关,显眼之至,刚才我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,是因为牠们的身影时隐时现,不太稳定,被我忽略过去。正常生物不可能一下形态清晰,一下糢糊,会有这种特征的,只有传说中生存在次元缝隙中的幽影生物,还有……

「大师,这些鬼吼鬼叫的,到底是什么鬼?一个个怪模怪样,世上哪来这种生物?看牠们形影变化不定,应该都是以魔力支撑存在的幻兽生物吧?召唤兽之中是有巨形生物,但这几头东西的存在感那么重,不是普通魔法能搞出来的,该不会……」

说到这里,我忽然有一种遍体生寒的不祥预感,抬头望向心禅大师,就看他叹息一声,道:「不错,这些妖龙……正是李元帅的元灵所化,吸纳大量魔力而聚合成形。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