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二
第二章
飞天月下
广寒清辉

我是淫术魔法的传人,当初也是以魔法师的身分出来混江湖,只是这江湖实在难混,不知不觉,我已经成功转职,从魔法战士快要变成单纯的武者了。

既然是武者,当然有武者的规矩,以我所知的第八级武者,都有一门主修的武技,然后兼修一些其他的技巧,这门主修的武技,可以是内功心法,像法雷尔家族的玄武真功、东海龙神族的上天下地至尊功,也可以是外门硬功,好比万兽尊者凭着兽王拳突破一样。

不管是内功外功,总之是都会有一个,以此作为突破口,专心致力去练,取得突破的机会才大,至于没有分主修辅修,把武功练成一锅粥,又能取得突破上第八级的,历史上几乎是没有,那都是靠灌功灌出来的特殊例子,没有什么参考价值。

我这个武者,半道出家,还是跟着白起修练之后,才真正得了一些上得了枱面的绝学,又因为白起的训练,都是强调基本功,忽略表面的功法,去把握力量的本质,目标是直接进入反璞归真的化境,结果,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主修功法。

不得不说,白起的作法绝对是正确,就是路难走了点,一旦走通,直接把握力量的本源,境界与实力比那些只会囫囵吞枣,练了一堆神功却没法从中体悟力量本源的草包要强得多了,然而,对于悟性不够高的人来说,白起的这条路便常常会卡住,如我现在这样。

大路走不通,就只有走走小道,我开始考虑像普通武者一样,找个主修的神功,寻找突破点,但什么神功才好呢?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,当初我无法修练,如今心结已解,可是从头练起旷日废时,没有意义,其他的功法我并无深刻研究,勉强要说的话,抵天之剑、轰雷赤帝冲这两门,算我最近钻研得最多的武技,问题是想凭外门硬功突破,难度远比内功要高,我临阵磨枪,效果恐怕……

想得出神,连剧烈温差、压力变化下所造成的寒冷与逆血冲脑都浑然不觉,就在这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,来自天河雪琼的叫声,让我一下子惊醒过来。

「怎么了?」

听见天河雪琼的惊呼,我以为是敌袭,心下一懔,但看她的表情仅是惊奇,还说不上戒备,应该不是有敌来袭,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顿实胸中一震。

我们和那群异界魔虫到底打了多久,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,不过此刻看来,天幕一片漆黑,非但早已入夜,还是深夜了,高空之上,气温极低,冰寒刺骨,从破裂的窗口、壁板可以看见,外头早已结满白色的冻霜,只是因为我们飞行速度太快,没有凝成寒冰。

金属外壁都结满白霜,外头温度远在零度以下,我们早已冲破云顶,在云层之上飞行,而放眼望去,漆黑的苍穹顶上,星光明亮,尤其是那一轮明月,散发着皎洁的清辉,像是一只金黄色的眼瞳,神秘而威严地俯览众生。

下方云海层叠绵密,飞空艇就像一叶孤舟,翱翔其上,在金黄色的月色下,云霞蒸腾,烟波浩渺,让人生出身在极乐神仙世界的幻觉,而天幕上朗月当空,无限旷远的浩瀚苍穹,带给人的感受,是说不出的寂寞凄清,又崇高不可侵犯,份外对照出天地之大,生命又何其渺小。

我不是那么容易被触动的人,但看着眼前这一幕,我心头确实一震,生出一股莫名感动,心头一片空白平静,所有的担忧愁苦,刹时一扫而空。

「看着月亮,你有什么感觉呢?」

「我?感觉?这个……妳该不会要玩那个老套,提醒我之所以能看见月亮,是因为我们正上方的这一块壁顶破了?」

「哈哈,当然不是啦,我是想告诉你,不管怎么样的乌云遮顶,最后始终也会拨云见日的,不是吗?」

天河雪琼笑得好甜,本就貌美的她,在这苍穹冷月的照映下,像是一个不染凡尘的脱俗女神,明艳不可方物,看见她的笑容,我精神也为之一振,也不顾在什么地方,一下就将她搂得紧紧,两团圆硕的乳肉,贴在我胸口跳跃,差点就将我心头一股邪火撩拨上来,我正想说点什么,忽然整个身体一轻,开始往下头坠去。

正确一点的说法,下坠的不是我和天河雪琼,而是整艘飞空艇。我家的女魔头肯定不晓得「安全驾驶」这四字怎么写,飞空艇以超过六十度仰角直冲九天,来到所能容许的最高点后,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,然后……开始往下急速坠落。

「喔喔喔喔喔~~~」

我第一时间没有站稳,整个人往下扑跌,险些就仆街了,总算身手不差,临危一下蹬步,止住跌势,还拉住旁边差点一起仆街的天河雪琼,紧接着,我隐隐听到驾驶舱那边传来气劲交击之声,有人正在那里动手。

险险避过鼻血横流之厄的天河雪琼,惊呼道:「怎么回事?驾驶舱出事了吗?」

「怎么可能?那个女色魔武功乱高一把的,妳我联手都未必打得过她,她在里头坐镇,谁能伤得到她?虫都已经被我们弄光了,要说她出事,还不如说另外两个有事……」

说到这里,我忽然觉得此事大有可能,以凤凰天女的急色程度,大有可能因为一时兴起,色欲大发,不顾大局,对鬼魅夕霸王硬上弓,碰上抵抗,就这么在驾驶舱里战起来,虽然听起来无比荒唐,但又能对一个荒唐的女人要求什么呢?

横竖这边已经没有怪虫了,我带着天河雪琼,在飞空艇急速下坠、剧烈震荡中,脚下连点,飞快奔闯进驾驶舱,即使我们现在的轻身功夫了得,不过在高速下坠的环境中移动,还是不易,冲进驾驶舱时险些又扑跌下去。

一进入驾驶舱,这边的情况就是天翻地覆,凤凰天女仍坐在驾驶座上,但却是一手操控各种仪器,一手猛按住鬼魅夕的脑袋,似乎要将她往自己的胯间推,而鬼魅夕被压着头,双手狂挥乱舞,正极力反抗她的侵犯,这一幕……怎么看都是逼奸不遂的画面。

「喂,我说妳啊,平常爱搞也就算了,有必要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来这一套吗?玩强奸也要看时间场合啊,哪有人死到临头还要强奸一把才过瘾的?就算妳真的不干不过瘾,起码也把飞空艇驾驶好啊,我们都要坠毁啦,如果这一下真摔下去,那才真叫绝顶升天咧!」

本来因为凤凰天女现身掌舵,让我对她生出的少少敬意,现在荡然无存,这女色魔果然还是个大变态狂,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将鬼魅夕从她掌下拉开,对着鬼魅夕劈头骂道:「我说妳也是,什么时候不好反抗,偏偏在这种时候反抗,又不是没被她干过,她要奸妳,妳就算不想给她奸,好歹也跪下帮着舔舔屄吧?人家驾驶飞空艇很辛苦的,体谅一下嘛,犯不着挣扎那么大力,搞到我们坠机,这又何必呢?妳让一步,她也让一步,大家相互包容,和谐世界,不是很好吗?」

不知是否因为气昏了头,鬼魅夕被我拉开后,没有平静下来,反而朝我扑击过来,势若疯虎,拿着我之前交给她的希望号角,朝我狂砸过来。

「呃,有没有搞错?又不是我奸妳的,为什么打我?」

我叫了一声,随即发现几点不妥,鬼魅夕就算气糊涂了,像上次为了心梦而和我动手一样,但以她所受过的严苛训练,只要一丝灵智尚存,就可以正常作战,一切早就成了她的本能反应,出招、收招,完美无瑕,在我们几个人之中,她是最杰出的战斗机器。

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对劲,这丫头手里是拿着希望号角不错,要是她充分使用号角的异能,别说我无法空手接下,就算是凤凰天女,也绝不敢掉以轻心,可是她居然拿着希望号角,就这么随随便便来砸我的头,除了力道之大远胜平时,出手角度、位置,毫无章法,像个街边斗殴的泼妇,哪有半点战斗机械的样子?

除此之外,鬼魅夕披头散发,两眼翻白,一看就知道她的情况甚为不妥,意识尽失,无知无觉,只差没有口吐白沫了。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要嘛是中毒,要嘛是突发急病,再不然就是……

「死小子,自己当心,那个丫头体内有一道精神指令,潜藏在意识深处,刚才我们没有发现,一经发动,就是现在这个样了。」

凤凰天女嚷了一声,她正专心于操控飞空艇,不难想像,刚刚我们忙着救治心梦,没有替鬼魅夕仔细诊察,更没察觉到黑龙王作下的手脚有两道,一是令她肉身受创,一是趁着她受伤的时候,摄魂夺魄,造成意识丧失,狂乱攻击起身边的人,而凤凰天女首当其冲,幸好旁边还有个羽霓,稍微帮着分担了压力,接了几招,但最后仍是靠凤凰天女出手,这才将鬼魅夕压制下来。

我将鬼魅夕拉出,她的攻击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来,我一见她的攻势便觉得棘手,虽然乱无章法,招不成招,却是力大无穷,挡固然不好挡,连闪都不能闪,否则她直线冲出去,把本已满目疮痍的飞空艇再弄几个大洞,凤凰天女就算驾驶技术再高也没用。

「鬼妹!妳清醒一点。」

这句台词绝对是有够废,古往今来的无数传奇故事里,从来就没有人被这样一声给唤醒的,连在旁边全神操控飞空艇的凤凰天女,都忍不住冷笑一声。

我口中说着无意义的话语,脑中急谋对策,黑龙王在鬼魅夕体内留的第二道布置,虽然伤神夺魄,但从鬼魅夕的状况看来,效果顶多是理智尽失,还没有厉害到超远程控制的程度,也幸好如此,不然发狂的鬼魅夕背后还有黑龙王操控,在狭小空间内战斗,会变得极难应付……

转眼间,鬼魅夕朝我飙冲过来,除了力量强绝,速度更是快得不可思议,脚踏一步,身影分化为三,由上、中、下三路同时袭来,她本就有修练「天生大力」一类的短暂增力技巧,再加上失智状态下,力量全面爆发,这一击赫然已经用上了第八级力量。

我正要接招,眼前灰影一晃,让羽霓抢在我前头,她主动迎向鬼魅夕,途中身影一分为二,两个相同面孔的美人儿并肩齐上,已使出身外化身的技巧,和「羽虹」联手,要接下鬼魅夕的一击。

化纳心剑神尼的第九级力量后,羽霓取得突破,力量已是第七级的巅峰,配合绝招身外化身使用,姊妹同心之下,力量可短暂提升至第八级,足可和鬼魅夕硬拼一记,鬼魅夕虽然一化为三,却只有一个实体,另外两个都是虚影,羽霓则是两个实体,在这上头反而占了便宜。

短兵相接,姊妹两人分别急旋狂舞,踢散中、下两位的敌人虚影,接着并力于一处,八成力集中在姊姊羽霓手上,双拳往上一击,稳稳接封住鬼魅夕的一爪;两成力用在妹妹羽虹的一腿上,顶天一踢,漂亮地踹中鬼魅夕的小腹。

不得不说,羽霓的这一记分进合击,干得漂亮,更大有让人眼前一亮之处,尤其是羽虹的那一踢,踢腿瞬间,两条修长的粉白美腿,拉开一条一百八十度的长平直线,美腿曲线笔直秀挺,丁字底裤遮掩不住三角方寸,山水之间,一览无遗,何止是亮眼,简直是让人大流口水……呃,我说的是凤凰天女,她的口水确实流下来了,手指还一下用力过猛,戳穿了按键,仪表板上猛喷火花……

然而,这一击也证明了一个重要的事实,那就是……这两个女人都是白痴,鬼魅夕失智,羽霓无脑。

在她们两人以第八级力量对拼的瞬间,罡风飙走,冲击波爆开,机舱内的所有玻璃一起碎了个干净,多处钢板更摇摇欲落,亏得天河雪琼立刻出手,十指弹出一道道蓝光,蓝光到处,瞬冻为冰,否则这脆弱的飞空艇马上报销。

为了不误伤同志,又或者是想证明不公报私仇,羽霓留了手,让羽虹踢出的一脚只用上两成力,纵踢在鬼魅夕的小腹上,也没法破开她的护身真气,这点是不错的,问题是这个鸟女人没考虑到环境问题,这里不是平地,而是机舱,两成力尽管不能破开鬼魅夕的护身真气,却把她一脚踢得破舱而出。

鬼魅夕破舱飞出,这还不打紧,但上方壁顶「轰」的一声,穿了一个大洞,形成一股巨大吸力,把里头什么东西都往外吸,天河雪琼这个最佳后勤反应虽快,却也只来得及并指放出一道「梵字枷锁」,险险捆住鬼魅夕,一点一点将她回拉,不及凝冰堵住破洞了。

「小畜生!看你干的好事,还不快让她们把洞堵了!我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开飞空艇啊!」

「知道了,妳也别啰嗦,先把嘴角边的口水擦掉!」

母子间一喝一答,全都是用最大声音吼出来,不然根本无法在这强风环境中听清楚。

天河雪琼的反应及时,梵字枷锁形成一道光炼,束缚住鬼魅夕,否则她一定被狂风瞬间吹跑,起码在高空滚出几十里,身法再好都不可能立刻跳回来,以一个魔法师而言,天河雪琼的反应之快,令人赞赏,问题是这条光之锁链没拉回来之前,我们也不可能封舱,而迟迟不封舱调压,即使凤凰天女本事再高,也没法稳妥驾驶飞空艇,我们在急速下坠中,听见周围板壁隆隆作响,好像整个机体随时会散架。

不知幸或不幸的一点,鬼魅夕神智虽失,反应却是奇速,刚刚被击飞出去,给光炼一拉,小蛮腰半空借力一挺,就这么飞跃回来,穿过破口,直入舱内,挥动手中希望号角,漫天号角影,朝我们当头击来。

羽霓丝毫不惧,手一抖,已经拿出烽火乾坤圈,就要迎上去对拼,但她不惧,我却惧得快要喷尿,这个鸟女人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,刚才一击第八级力量对撼,差点就把飞空艇给拆了,现在她们还嫌纯力量比拼不够过瘾,用上创世圣器,要是这一下真的拼上,飞空艇不炸开,我愿意把头剁下来!

「要死了,闪边啦!」

我急忙冲出,一手拉住羽霓,将她往后一扯,自己则正面迎向鬼魅夕的攻击,创世圣器来势汹汹,第八级力量非同小可,但对我而言,却没有多少威胁性。

受白起特训出来的成果,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此刻的鬼魅夕更好对付了,狂乱而不受控制的力量,纵然强大,在我眼中却是破绽处处,就像一把不够柔韧,只是一味注重硬与脆的长剑,长度越长,就越容易折断,甚至不用施加外力,自己就会断了。

在满天号角影之中,我看见太多的破绽,一指快疾点出,正中鬼魅夕右手肘,那既是她筋穴所在,又是发劲必经之处,被我一指点中,半身发软,纵有第八级力量也发不出来。

「行了,躺下吧!」

我连消带打,飞快戳中鬼魅夕胸前几个位置,虽不全是穴道,却都是她发劲、出力的必经之处,让她体内真气混乱,有劲难发,每戳中一处,她的力量就迅速减弱一分,只是第八级力量实在太强,第三指之后,我的指头已经发麻,后头险些连指骨都被震裂,幸亏天河雪琼帮着出手,才替我减了麻烦。

天河雪琼不愧是最佳后勤辅助,我制住鬼魅夕的同时,她也帮着压制,一面加强梵字枷锁的绑缚,一面对鬼魅夕放了一个「朦胧术」作精神压制、「定身咒」作双重捆缚,也是因为有她协助,我才能将鬼魅夕拿下,否则哪怕她神智已失,我又能攻她弱处,也没可能不花任何代价就擒人。

(人是拿下了,后头又该怎么办?单凭我们的能力,没法解除她脑中的精神指令,否则一早就找出来了,还有,这种见鬼的精神控制,只用在鬼妹身上?心梦那边安全吗?该不会心梦身上也有一样的东西吧?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心梦那边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?)

心梦的状况,着实令我感到忧虑,而眼前鬼魅夕的问题,更让我一个头两个大,要破除这种精神禁制,最对症下药的作法,就是直接入侵心灵,解去脑中的禁制,但之前我们试过多次,都没有找出问题,显然黑龙王所用的这个技术,比我们要高端,这方法很明显不适用的。

越想越是心烦意乱,而飞空艇持续下坠所造成的剧烈震荡,更是让我心神不宁,忍不住大叫出声。

「喂!妳开稳点行不行?摇晃得这么厉害,我不能办事啦!」

「畜生小子,自己没本事就承认吧!你老妈我不管在什么恶劣情况下,照样能炒饭办事,风雨无阻,你不过碰到点小小摇晃就大喊大叫,丢不丢脸啊?」

「是,很丢脸,那拜托妳开稳点行不行?再摇晃下去,我救不了这丫头,妳以后就少一个巨乳妞可以玩,如果我们直摔落地,除妳以外死个干净,将来妳没儿子女儿孝顺事小,只能躲在角落自淫,那就很惨啦!」

对什么人要说什么话,凤凰天女一听这话,表情就严肃起来,随即歉然一笑,尴尬道:「不好意思,这台破铜烂铁坏得太彻底,从刚刚开始,仅剩的两具喷射器就不会动了,引擎也损毁,我驾驶技术就算再好,这个……这个也不是我的技术问题啊。」

「什么?」

我和天河雪琼齐声一呼,搞了半天,已经不是如何驾驶的问题,而是该找降落伞往外跳的问题了,这么重要的大事,亏得她还隐瞒不说,拖了我们这么久,真是罪大恶极。

飞空艇下坠势道甚急,只是这一下,便坠入层层云雾之中,没几秒的时间,云雾穿开,下方景物已然在目。凤凰天女的驾驶确实有一套,我们那一下急速冲锋,不只是甩开了虫群,还飙行出好大一段距离,如今,正前方十数里外,一片异样的迷雾,隐隐透发着五彩虹芒,色泽鲜艳诡异,仿佛什么剧毒之物,这是大型结界内属性冲突的现象,换句话说,我们已经来到灾难之地的外围了。

目的地已然在望,这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,而在我们的正下方,灾难之地的外围,非但不平静,更早已变成战场了。

不晓得从哪里杀出来的黑龙会部队,身着清一色的黑色战甲,与驻守在灾难之地外的慈航僧兵战在一起,这些僧兵堪称慈航静殿的精锐,不但所用器械都是第一流的高级货色,本身修为精湛,战斗经验丰富,更擅长联手的组织攻击,是慈航静殿的硬实力,心禅方丈用他们来镇压灾难之地,可以说是拿出了压箱宝。

照理说,就算他们因为多日来苦苦支撑结界,力量大幅消耗,黑龙会的那些杂牌部队应该也不能与之抗衡,不过,底下一片杀声震天,两方部队战得甚是激烈,不住有人倒下,快速累积着尸体数量,双方平分秋色,显示黑龙会的这支部队也是精锐,非同泛泛。

从这情形看起来,黑龙王还真是寂寞无聊,想把所有事情一次解决,不单单约了我们过来赴约,还主动出击,抢着进攻慈航静殿的部队,而在激战中的双方阵营里头,我没看到黑龙王、暗黑召唤兽,却见到了心禅方丈和方青书,还有一众慈航静殿的高僧长老,慈航本部这次确实倾巢而出了。

我接到心禅大师和方青书统帅援兵出征的消息才没多久,照正常脚程,他们不该来得如此之快,但慈航静殿堂堂当世第一大派,如果不惜血本,可用的办法当然很多,比如说超远距离的连续传送,技术上是可行的,只不过要砸天文数字的金钱而已,慈航静殿完全符合条件,他们有经书、有神佛庇佑、有无上真理,当然……也很有钱。

不过哪怕掌握这么多资源,在此战中,他们也说不上占优势,我匆匆一瞥间,只见底下烟尘滚滚,两边军势错综混乱,杀成一片,黑龙军赫然能抵着慈航僧兵的反击,一时不落下风。

黑龙王、李华梅未现,连暗黑召唤兽都没出来半只,黑龙军竟能如此善战,实在是很奇怪的事。我心中诧异,却没时间多想,飞空艇轰然下坠,我们承受着极强的气压差,全身血液都像要从体内每个毛孔飙出,异常痛苦,偏偏底下鬼魅夕还在强力挣扎抵抗,仿佛只要身上的咒缚稍松,她就会顺势挣脱出来。

内外情势交迫,羽霓不晓得从哪边窜过来,手里拿着一颗药丸,就往我嘴里塞去,「快张口,把这药丸吃了。」

药丸带着浓烈的血腥味,我记得以前读过的小说笔记中,就有主角莫名其妙吞了类似东西而倒大楣,我一向不吃来路不明的东西,更何况是羽霓递来的,想吃根本就是嫌命长,当下紧闭着嘴,死也不张口,哪知就在我顽强抵抗的时候,背后飞来一脚,正中我的后脑。

「臭小子,还啰嗦什么,快点吞了吧!」

凤凰天女从座位上踢出的一脚,踢得我后脑奇痛,嘴不由自主地张开,就把那颗药丸吞了下去。

虽然吃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下肚,不过心里不算慌张,凤凰天女的那一脚,形同保证,有她作保,这东西总不至于太离谱,至少不会是危及性命的东西。这念头在脑里一闪而过,下一刻,我脑中莫名大震,仿佛有一个大钟在脑内猛敲,震得脑里一片昏沉,头晕目眩。

变化连接而来,我的意识迅速从昏沉中清醒,并且是前所未有的清醒,精神力大幅提升,仿佛整个灵魂被彻底洗涤,得到新生,精神力的增强更影响着耳目六感,仅仅是一瞬间,我周围的整个世界好像都不同了。

精神力与魔力仿佛海水涨潮般上升,我没有特别动念,自己的思感已不受控制,往外延伸出去,让我清楚感觉到数十米范围内的一切,包括外部的气流、机体的破损程度,甚至是每一片扇叶的转动,通通为我所掌握,真正作到了钜细靡遗。

这种精神力的莫名提升,还可能有很多理由,但与魔力的大幅提升同时发生,那就只有一个理由:魂魄融合!

……下一刻,轰然巨响声中,失速的飞空艇重重坠砸在地面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