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二
第一章
冰芒夜空
直破苍穹

在出发前往灾难之地时,有几个问题让我非常担心,其中之一,就是心梦与鬼魅夕身上可能存在的隐患。

说是可能存在,那是因为这纯属我们的猜想,无法证实,更说不上真凭实据,但心梦与鬼魅夕可以说是黑龙王一手养大,长达二十几年的时间里,他肯定早把她们摸透,外至肌肤上每一丝毛发,内至每一滴血液,黑龙王都了若指掌,而以他的变态程度,若说没有趁机作下手脚,恐怕谁也不信。

既然知道有这可能,岂可不防?要是我们不做点防范,那就真是蠢爆了,然而,如果黑龙王是这么好防的,那他就真是蠢爆了!

早在把心梦从尸龙要塞中接出时,我就仔细检查过她的身心状况,凭着霸者之证的异能,加上她全面对我开放身心,我把她肉体的每一处,甚至是深层心理都扫瞄过一次,却什么异状都没有发现,而这也和她多年来自我检测的结论相符合。

与凤凰天女重逢之后,这个女魔头可是心灵医疗的大行家,她虽然没说,但我很清楚,她也做了和我们一样的事,私底下替女儿详细检查过状况,还利用毛手毛脚的机会,替鬼魅夕检查过了,只是所得结论与我们一样:身心状态都没有问题。

没有问题……才怪咧!

谁都知道,黑龙王不可能不留下后手,但魔法之道浩瀚如海,里头有太多我们仍然未知的技术与秘密,哪怕我们自认了得,专业实力世上数一数二;哪怕我们自认这些检查已经很全面,钜细靡遗,可是在心里,我们都很清楚,当对手是黑龙王,我们所做的这些努力……也就只是尽尽人事罢了。

这个不幸的预测,果然实现,我们还没飞进灾难之地,就碰上黑龙王的半道阻截,一道精神波透发过来,鬼魅夕、心梦一起出事,前者的状况还好,闷哼一声后,蹲跌在地上,表情扭曲,冷汗直冒,一看就知道是吃了大亏,不过既然还能撑着身体没倒下,伤害再重应该也是有限。

但心梦在一声痛哼后,就再也没了声息,这伤看来着实不轻,她体质虚弱,和鬼魅夕远远不能相比,大家尽一切努力,也想护她周全,怎料战局一开,她竟是第一个倒下的,这一下可打乱了所有人的心防,我更是方寸大乱,一时间整个愣在当场,动也动不了一下,如同泥塑木雕,四肢有若铅重,几秒过去,就是无法移动,不敢去看看竹篮里发生了什么。

飞空艇内的诸女,基本上以我马首是瞻,我一下失魂落魄,她们也跟着慌张起来,眼看情况就要继续恶化,一声怒喝,止住了情势的不可收拾。

「干你娘的,一群没用废柴,哭屁啊!」

一声雄沉怒喝,夹带女皇无上威严,震得在场众人耳里嗡嗡作响,精神更因此大定,瞬间清醒过来。

「小畜生,愣在那里当木头吗?还不快过来帮手!」

凤凰天女的一喝,让我回复正常,跟着她一起奔窜到竹篮旁。未及细看竹篮,我发现凤凰天女伸手在鼻端上一抹,似乎擦去血迹,我心中一动,刚刚黑龙王以精神波发动攻击,凤凰天女见机最快,同样以精神波拦阻防御,算来是与黑龙王硬拼了一记,鼻血是因为颅内震荡,受了点小伤。

「妳……还好吧?」

到底是血肉至亲,凤凰天女受伤,我不可能无动于衷,而面对我的询问,这位南蛮女帝的表现无比豪迈,把手一挥,道:「别在意这些许小事,小伤小痛就要变脸色,如何阵上杀敌?刚才那一下,被我挡了大半,影响也小得多,已是不幸中的大幸,你别大惊小怪,这边还需要你的帮忙。」

凤凰天女这样一说,我心中大定,可是在以思感扫描竹篮内的情况时,一颗心又悬在半空。

黑龙王刚才的那一击,确实是引发了心梦体内的某种东西,造成伤害,但伤害的目标却非肉体,而是魂魄、精神,哪怕给凤凰天女挡了一下,造成的伤害仍是极重,几乎就让心梦的魂魄四分五裂,如果不是我与心梦之前做了不少预防措施,如果不是凤凰天女出手挡了一下,心梦肯定是当场毙命了。

「下手这么狠……那家伙,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!」

我义愤填膺,凤凰天女在旁哂道:「这么大个人了,说那什么可笑的话,你上阵交锋,不靠自己实力,却指望敌人有人性,这才真是出去搞笑的。」

这个道理我也认同,只不过刚才气昏了,一时没想到而已,当下我不再多话,只是收慑心神,和凤凰天女一起,汇聚我们双方的力量,试图将心梦的伤势先稳定下来。

把濒临破碎的灵魂,重新聚合、稳定,这种事情听起来玄之又玄,说穿了,也不过就是大量耗损魔力去填,为心梦急救的时间虽然不长,耗损的魔力却不小,我和凤凰天女都额头见汗,心跳加速,脑中只有一个共同的意识,就是要救回心梦,还有……如果要救的人不是心梦,这么大的魔力耗损,我们一定放手扔她去死。

在我和凤凰天女联手救人的时候,其他人一点也没闲着,鬼魅夕的伤势看来仅限于肉体,精神方面没什么影响,一番调息后,很快便能站起来,拖着伤势挥刀杀虫,这多少让我松了口气,若她也和心梦一样,我和凤凰天女势必搞得精疲力尽,难以兼顾,届时也就不免遗憾发生了。

天河雪琼的存在,帮了大忙,黑龙王搞出的这些异虫,非常古怪,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体,生命形态也大异于我们所熟知的生物,水火不侵、刀剑难伤,一时间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消灭,要不是有天河雪琼两极归一的最终毁灭之力,还真不晓得该如何干掉那些奇异生命体。

相较之下,羽霓、鬼魅夕虽然堪称善战,但战果有限,并不怎么样,两女联手所杀灭的异虫,还没有天河雪琼一人为多。三个女人齐心合力,总算护住我与凤凰天女,让我们能成功救治心梦。

当心梦的伤势稳定下来,我松了一口气,但发现情况不对,天河雪琼她们虽然全力支持,保住了我与凤凰天女,不过,她们所能护住的地方,也就是以我、凤凰天女为中心的一小块地方,在此之外的地方,那就护不住了。

如果说我们是在平地上,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,哪怕外头有魔虫千千万,只要我们张开结界,全力护守,以天河雪琼、凤凰天女之能,撑上三天三夜也没什么问题。然而,此刻的我们位于高空,脚下所立,就是这一艘飞空艇,虽说这艘飞空艇满载武装,一切全凭系统自动操作,在千军万马中能够主动攻防,固若金汤,却终究有其极限,这一轮乒乒乓乓打到现在,外头已听不见炮火之声,想来是全部被摧毁了。

第三新东京的科技兵器着实利害,什么重炮、快炮,什么能量护罩,这些东西当然是顶尖的厉害技术,不过,单枪匹马杀入万千敌阵,孤掌难鸣之下,也就只能撑撑时间而已,此刻艇外武装尽毁,无数魔虫攀附壁上,攻击外壁,更别说还有那种能延伸肢体,侵入进来的黄金虫,如此看来,别说魔虫入侵是瞬息间事,就连飞空艇坠毁都是迟早。

鬼魅夕和天河雪琼都望向我,想知道我有什么办法,其实办法倒有很多,毕竟我们这伙人的实力,全是当世顶尖,若说这么容易就会从空中摔死,那真是笑掉人们大牙,光是两名羽族女战士,就能张开翅膀飞走了,区区高空何足道哉?

然而,再善泳的泳将,也没法跳进一条满是食人鱼的河里,眼下外头万千魔虫袭击,我们全仗着飞空艇为壁垒,才能守至如今,如果飞空艇被破,我们就这么直直摔下去,还没等坠地摔死,就要全灭于魔虫口中了,该如何做才能解危,一时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「小畜生!护好你妹妹,其他的人全给我闪开!」

凤凰天女是个超级行动派,在我还没想出策略之前,她便率先行动,把竹篮扔给我,自己大步向前冲,我吃了一惊,生怕这女魔头脑袋发热,无视情况,直接冲出去与万千魔虫单挑,她刚刚才大耗元气,纵有斩龙刃在手,跑出去和魔虫群混战,那也是非常危险的事,若有闪失……

「喂!妳理智点,要冲动也别挑现在啊!」

「啰嗦!照着我的交代作,别阻手阻脚的。」

凤凰天女将我斥责赶开,自己直冲向驾驶舱,这动作大出我意外,一路上飞空艇都是自动驾驶,没有驾驶人员,那个驾驶舱形同虚设,她大步直闯向驾驶舱,难道是里头藏了什么重要物件,能够帮得上忙?

结果只能说大出意外,我们在后头阻截异虫,凤凰天女一马当先冲进驾驶舱,抖手扔出两团光球,大放光明,照得驾驶舱内无一处阴暗,几支正透过暗影穿越进来的索泰利魔虫,立刻寸寸碎断,而后,她冲到驾驶座前,一脚将座椅踹得转了个圈,顺势就坐在椅子上。

我一下看得傻眼,不知道她坐上驾驶座意欲何为,照理说,凤凰天女对于机械什么的,应该都很不熟,她抢着坐上去,该不会当那东西是弹射坐椅,以为可以趁机逃脱吧?

「呃……妳……」

我才这么说了一句,就看凤凰天女冷哼一声,摘下了上方耳机,熟练地戴上,双手在前方如蚁巢般复杂的仪表板上飞快操作起来,将自动驾驶模式切换为手动,关闭并废弃已破损得无可救药的部分,把飞空艇的能量集中,预备有所行动,这一连串的动作,让我们目瞪口呆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。

「妳……妳这脑子里只装肌肉和色情的变态狂,为什么会……」

「谁是肌肉色情狂?你们几个瘪三杂碎,只懂得在那边乱交干炮,有好好想过怎么交战吗?坐着一艘身不由主的破船,要去哪里全凭别人操控,连船毁时的应变策略都没想,这种事我可作不出来!」

凤凰天女十指如飞,熟悉而流畅的动作,仿佛拨絃弄曲,弹奏着动听的乐音,事实上,她敲击键盘的声响,快捷而不乱,真是非常好听,只不过这一幕画面出现在她身上,非常不协调就是了。

「你们在那边拼命干炮推炮的时候,别以为我只是在房里调教女奴,这艘飞空艇的操作方法,我早摸熟了!现在通通给我闭嘴,废柴们,顾好后门,如果要是让那些魔虫摸进来,你们就一个个全都自杀吧!」

一个驾驶舱,何来后门?女色魔所指的,当然就是驾驶舱与后头船舱连结的门户,听她的意思,似是打算完全放弃后方船舱,将防御力量集中守护这间主控室。

这委实是一条妙计,而我事先不曾想到,她居然在这几天里头,把飞空艇的驾驶方法全学会了,真是让人不能不写个服字,问题是,她平常从不是那么讲究事前准备的智者,谁晓得她今次会突然发愤图强起来,偷偷伏了这记后手?现在挨了她一顿臭骂,想不认栽都不行。

「阿雪,妳跟着我走!鬼妹、羽霓,妳们留在这里,各自护好负责的目标,不许有失。」

撇除凤凰天女,天河雪琼该是我们之中的第一战力,至于鬼魅夕,化纳心剑舍利子之后,功力大进,乍看之下是比我强了,但境界不够稳固,与天河雪琼的配合也没有我好,身上又有伤,实力打了折扣,因此我决定把她们两人留下,一方面也是让她们养精蓄锐,随时预备接替。

分配位置完毕,我和天河雪琼正要冲出去,后头就听见凤凰天女喝了一声,「臭小子,好好干,现在开始一切都要靠你了!」

词语不客气,这是凤凰天女的习惯,也没啥好说的,但能够这样被她寄予信赖,还是一件颇令人振奋的事。

「知道了!不会让妳们失望的。」

之前一直在策画、构思的时候,感觉不深,但此刻兵凶战危,无可退避,我才意识到,自己是这艘飞空艇上唯一的男人,若我不在这时站出来扛责任,又要让谁来扛呢?

(……真奇妙,我以前可从不认为男人就该多扛点什么,一切都是能者多劳,谁有能就多去扛点事,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想法,实在是奇怪得很啊,不过,呵呵,反正我也不讨厌就是了……)

带着一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感觉,我与天河雪琼奔出驾驶舱,到外头守着,门外连接船舱的那条长廊极窄,仅容一人通行,但那些虫子可不会老老实实从单一方向来,天河雪琼和我一站定,就在周遭放了多种防护法阵,又给自己加上敏捷术,这样才能以更高的反应速度御敌。

「又来了!」

黄金虫从壁板缝隙中伸展而进,同一时间竟有十多条,分自我们上下前后侵入,我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心里默记这十几处位置后,气劲凝为掌刀,闪电出刀,瞬间十多条黄金虫全被砍中,无一遗漏。

这些黄金虫的肉体构造异常,刀剑难伤,刚才鬼魅夕几刀砍中,就没有第一时间造成伤害,险些闹得灰头土脸,我只是迫发刀气去砍,照理说,效果只会更糟,但这世界一向是精的人动脑,笨的人出力,鬼魅夕在那边拼命砍虫的时候,我冷眼旁观,已经掌握到一些端倪。

闪电出手,我每一发刀劲之中,蕴含六成五刚劲,却还有三成五的森冷寒劲,比例容不得分毫差错,一经命中,黄金虫伤处迅速冻结,然后便整个碎裂开来,万劫不复。

「干得好,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!」

看到我的表现,天河雪琼眼放异彩,着实欣喜,比她自己出手立威还高兴,我笑道:「这个自然,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我只会推炮干吗?」说着,我的手故意往她胸口蹭了一下,推动那双巨乳一阵波涛汹涌。

天河雪琼脸上一红,却在我面颊上飞快印下一吻,以示鼓励,瞬间的神采,动人之至,我不再废话,专心与她联手抗敌,但飞空艇的艇身却在此时剧烈震荡,一下大力摇晃,我们两人险些脚下不稳。

「你母亲开始炸毁后方船舱了?」

「照理说,应该是这样,不过震动的幅度怪怪,应该不是只有放弃后方船舱而已。」

我才刚应了这么一句,脚下震荡加剧,这一次真的站立不稳,整个人跌撞进天河雪琼柔软而不失弹性的胸口,将她扑倒。

以我的武功,单单只有一下震荡,当然弄不倒我,问题是此刻并非单纯的震荡,整个飞空艇开始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,还转了不只一圈,连着转了四五圈,事先全无预兆,仓促间我如何能防?当然是和天河雪琼撞成一团。

在三百六十度全面旋转之后,接着就是飞空艇六十度仰角的大倾斜,底部传来强震,正是强猛爆炸发生的征兆,我急呼一声「当心」,抱着天河雪琼往内滚去,避至安全地点。

「厉害,居然用这一招……」连着几下大震,我多多少少也想到了一些,凤凰天女还真不是外行人,如果是我驾驶飞空艇,满脑子想的应该都是如何安全降落,毕竟眼前情势,驾驶这个庞然大物赶往灾难之地,只有当靶子的份,还是先降落下去比较安全,另外再设法赶赴灾难之地。

不过,什么安全、什么稳妥,这类字眼压根就不存在于凤凰天女的脑中,她拒绝这种有欠积极的战术,打从一开始,她冲入驾驶舱的用意,就是稳住飞空艇,持续高速航行,完全没想过降落。

那么多的魔虫在外攻击,想赶路除非能甩开牠们,但说要甩开……那真是谈何容易?通常要甩开什么东西,最佳的方法自然是高速移动,可是我们被魔虫包围、攻击,想要提高速度实在困难,所以凤凰天女采用别种策略,她将整艘飞空艇的能量,调入驾驶舱底下的紧急反应炉中,然后引爆中段与后段的飞空艇,藉由大爆炸的冲击力,一来打击围在飞空艇周遭的魔虫,二来是利用爆炸形成的反作用力,形成推进力,让仅余的前段飞空艇,如炮弹般往天上高速射出。

水平移动甩不开,就尝试把高度大幅拉提,再强的虫子终归是虫子,能够完全无视高空冻冷,行动如常的虫子,哪怕是在异世界,看来也没有太多,因为当我们往上一冲,如炮石箭弩般射向天空,周遭的魔虫鸣叫声立即减少,看来这个策略是奏效的。

「妈的,不过是一堆臭虫子,别以为可以难倒人类!」我知道凤凰天女的打算,因此尽快站稳步子,持续出手除虫。

此刻飞空艇正在高速飙行,还是用超过六十度的仰角射向苍穹深处,想在这样的情境下站稳与动作,实在不是易事,但我一手扶着天河雪琼,脚下就像打了钉子一样,牢牢嵌在地板上,空着的一手飞快出击,务必要在高速移动的配合下,尽量将魔虫扫除。

飞空艇内的魔虫不难摆平,问题是依附在外壁的那些魔虫,我在飞空艇内,根本打不着外头的魔虫……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。

我借助天河雪琼的思感,配合霸者之证增幅,将仅余的飞空艇部分,整个纳入扫描范围,外头依附着多少魔虫、贴附在哪里,我全都清清楚楚,接着,就是实行部分了。

第七级的修为,不是随便胡吹的,不清楚状况的人,只会羡慕第七级的强绝力量,唯有真正拥有这力量的人才会明白,精髓之处不在力量,而在对力量的精准控制技术,只有将力量充分驾驭,才能凭之往上推升,形成真正无坚不摧的破坏力。

「喝!」

我十数掌连环拍出,劲道的阴阳变化各有不同,力道控制分毫不差,拍在六方板壁上,隔物传劲,板壁全然无损,劲道则是隔板传至魔虫身上,一下震荡,将板壁上依附的魔虫、虫卵,全数给震脱下去。

鬼魅夕的武功不俗,修练也勤,但这种靠灌功灌上来的升级,根基就不是那么稳当,至少,要她像我一样作出这一手,是有困难的,这也是我之所以让她留着疗伤的理由,我的护体真气不如她浑厚,要拼运气疗伤的速度,我绝对比不过她,只希望黑龙王别真的那么奸到出汁,留下的隐创一经疗伤,还会伤上加伤就好了。

天河雪琼微笑道:「你真行,这一手高明之至,别说第七级,就连有些第八级的强者,在这方面只怕也不及你。」

「那当然,我跟着阿起的特训,可不是练假的,九成以上的时间都在练基本功,一心一意掌握对力量的驾驭与控制,当今世上能与我比这本事的人相信没几个了。」我道:「是妳们这些女人偏心兼不长眼,如果当初直接把舍利子的力量传给我,而不是分别传给那两条废柴,现在别说是第八级,第九级我搞不好都有份了……」

「哦?听起来你好像很哀怨的样子啊,有这么深的不满,你怎么不当着你母亲的面抱怨呢?」

天河雪琼和我开了一句玩笑,但她的笑意也只能到此为止,因为在震开魔虫之后,凤凰天女全力加速仰冲,要将这一大片魔虫全部甩掉。她的策略赌对了,这些魔虫不是平白无故飞到这里来攻击我们,是受到魔法的操控引导,而这个魔法的平面范围虽广,却不是立体的,当我们大幅拔高之后,魔虫群失去目标,也就没法再攻击我们了。

不过,急速升高所造成的影响,气压、气温遽变,这些可不是说着玩的,飞空艇经过连环重创后,隔绝调压的效果已经减弱许多,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,甚至还有外头的低温寒风吹进来,换作是个普通人在此,早就全身血液冻僵,眼珠脱眶而出,皮开肉绽,死得惨不堪言,哪怕是我们这样的修为也撑得异常辛苦。

我是武者,肉体的强度远非常人能及,但天河雪琼可不是,她之所以能够支撑住,全靠自己发出的各种防护结界,调节压力与温度。这些结界有些范围较大,将我们两人都笼罩在内,有些却及身而止,只护卫着她一人,还有些仅在她体内作用,强化五脏六腑,提升活动能力与反应速度,甚至……我怀疑还能在极短时间内,拥有第七级武者的肉身战力。

置身于多重魔法屏障内,我的负担减了不少,得以让脑子安静下来,好好想些问题。刚刚与天河雪琼说的话,过半是开玩笑,哪怕没有得到心剑神尼的舍利子力量,第八级境界对我也不算遥远,最近这段时间的体悟,让我的力量大有长进,再将这些心得与白起对我的特训融会贯通,得到了很多好处。

当世五大最强者,我都算接触过了,他们都有着第八级以上的强绝实力,与他们的接触,让我见识到第八级境界的战斗,获益虽不少,却总是隔着一层,但最近我身边却有人连接取得突破,天河雪琼是魔法师,我能参照的经验有限,而鬼魅夕这个被强行提升上去的水货,对我的帮助就大了,她那种不完整的力量与境界,让我从中窥见了升级的轨迹,再和我本身的体悟参照,突破口就找到了。

最重要的关键已经解决,接下来就只是时间与力量的累积,如果心梦的预知不错,此次战役中,我有很大可能临阵提升,取得第八级的力量。别说第八级,光是第七级的境界,就不晓得是多少人毕生梦寐以求的,我小时候作梦,梦里也不敢想有第八级境界,如今这个境界就在眼前,说不爽肯定是假的。

问题是,现在又不是比赛光宗耀祖,而是要实际拼杀战斗,我们所要面对的强敌,第八级力量不过是一个起点,黑龙王拥有超越第八级的力量,这已经是众所默认的事实,哪怕我能临阵突破,与他也还差着一大截,我要如何提升力量,来填补这之中的差距呢?

(等等,好像有个问题被我忽略了,我该用什么武功当突破口呢?)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