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八章
尊重传统
反正拖戏

黑龙王所选择的决战地点,是之前黑龙会与第三新东京的人马交战,搞出来的灾难之地,两边互相使用禁忌兵器、大规模破坏型禁咒,无视对周边环境的影响,不但搞到方圆百里之内尽成剧毒地,几百年内都无法化消,更撕裂空间,产生时空裂缝,让来自异次元的怪物蜂拥而出,造成了黄土大地的危机。

据我所知,慈航静殿的高僧们正率领僧兵包围这片灾难之地,设下封印结界,还派僧兵到大地各处消灭异界魔物,全力消弭这场祸患。这次的危机,已经超越正邪,哪怕是再大的野心家、再邪恶的魔王,如果这片大地完蛋了,那占领大地也毫无意义了,所以照理说,无分正派邪派,此刻应该抛开纷争,齐心扑灭此祸才对。

无奈,黑龙会的头头,根本不是真心想要成就王霸之业,这片土地完不完蛋,他也毫不在意,最好大家一起死得干净,万径人踪灭,他的心反而能得到平静也不一定,所以面对这场大祸,他非但不出力,让慈航静殿独扛,还趁机发展势力,兵指慈航静殿。

若非主战力都在外,大本营空虚,上次慈航本部遇袭,未必会有那么重的伤亡,不过黑龙会确实也够奸诈,形式上是强攻,却驱策大量异界魔兽去攻,真是省事省资源。慈航静殿把灾难之地用结界给封了,能够突破结界出来的异界妖魔,十中无一,照说不该有那么大数量的妖兽袭击慈航本部,若估计得没错,黑龙会在灾难之地内,另外建立了传送点,把里头的魔兽瞬间转移出去,送去慈航静殿当炮灰,这一手真是厉害。

慈航本部为此遭受重创,千年古刹险些毁于一旦,同样的战术,能不能拿来攻击第三新东京呢?事实上,这一招黑龙会还真的用了,先后三次以此法攻击第三新东京都市,律子小姐告诉我,慈航静殿的防御法阵,用了起码上千年,经历千锤百炼,往好处说是经得起考验,但坏一点的说法,就是过时了……

「慈航静殿的系统,是以光系为基础,增补其他系的防御而成。光系法阵在抵抗武力攻击的表现,在六系中数一数二,对抗其他系魔法的攻击,也是可圈可点,特别是对上暗系魔法的攻击,呈现互克,以这种强力结界来发动,几乎没有什么暗系魔法与黑暗魔物能强行突破,不过,千百年来,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尝试用暗系以外的其他系攻击做突破口,只不过这一次最成功而已,异界妖兽可不是常常有的。」

「那你们第三新东京的结界又是哪一系?总不会是黑暗系吧?你还真别说,你们根本就是一副坏人的作派。」

「第三新东京使用的结界系统,不是那种已经过时的老东西,超脱六大魔法系之外,最早是使用核动力系统,后来随着技术更新而不断改造,现在已经是第十九代了,第三新东京的AT力场,是本地的名物,一开始就是为了抵御天外来客而开发,什么异界魔物根本不在话下,只要张开AT力场,再搭配S2连射蜂炮,除非黑龙王亲自带暗黑召唤兽闯关,否则是进不来的。」

律子小姐的话,我有听没有懂,只觉得听她的口气,总之是很了不起,而实绩也摆在眼前,前后打退了三次黑龙会的进击,一次规模比较大的,发生在我离开后,另外两次……甚至还没被市民查觉到,异界妖魔就全撞在力场上,灰飞烟灭了。

这么强的实力,不来帮我打黑龙会,真是我的大损失,听律子小姐说,即使在我离开之后,源堂仍然坚持,一定要等到七日期满,才会与黑龙会开战,这样胜算才会高,而看源堂如此坚持七日之数,我也有点糊涂了,想不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为何?

难道……有什么神术占卜,天时相克,令源堂一定要在那天开战,胜算才会高?

如果不在那天开战,就是输面居高?这点我问过律子小姐,但她显然也不明所以,倒是有点责怪我过于冲动,还没来得及向源堂问一声「为什么」,便翻脸负气而走。

「这种事情不该怪我吧?换做是你,你会去问他一声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」

「……不会。」

律子小姐苦笑着回答,说出了这个必然的答案。源堂并不是崇拜神秘主义、认定为上者有至高权威,做什么事情都不给解释的人,除了少数特别案例,大多数时候,如果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都会给答案。

然而,就像我们之前听他解释心梦的事一样,问源堂一句为什么,就像打开了禁忌的魔盒,不但让人目瞪口呆,绝大多数时候更会七窍生烟,我已经受够这种感觉了,为了不把自己给活活气死,我理所当然地放弃这种徒劳之举,相信今天如果把这问题拿去问别人,他们的回答也是一句「不想问」。

「第三新东京的军民,不会违逆司令的命令,所以我们无法给你任何帮助,但你偷跑的同时,相关消息也传了出去,慈航静殿大军调度,已经组成队伍,开往灾难之地;南蛮的兽人也成立大部队,北上要助你一臂之力,你并不是一个人孤立无援的。」

萤幕中的律子小姐缓缓道来,着实让我吃了一惊,如果这些消息属实,本来我们一行人单枪匹马赴约的愚蠢行为,很有可能变成一根导火线,引发全大地规模的世界大战……

不过,虽然我相信这两支援军是诚心诚意来共患难,但对于他们能够给我多少援助,我觉得听听就好,不用太过在意。

南蛮太远,白澜熊即使有心助我,几天之内也很难赶到,更别说他不是组成精英小队,而是搞什么大部队,人多速度慢,等这伙兽人大军浩浩荡荡杀到,恐怕连收尸都赶不上。当然,也不排除一个可能,就是白澜熊瞒天过海,明着说组成大军,暗中却尽起各兽族顶尖高手,全速来援,毕竟白澜熊不是白痴,若他单纯是为大地除害,发兵参战,那组成大军还有道理,既是专程来帮我,那当然是速度第一,组大部队拖慢速度,毫无意义,他没可能犯此愚行。

只是,就算白澜熊真的带精锐高手赶来,也没多大作用。当代各族各国中,兽人的战力不可轻侮,但那是指军队的总体战力,各兽族的战士个个习武,力大无穷,再披上特殊的皮甲,横冲直撞,绝对是谁看到谁就头痛,不过,在高端武力上,兽族自万兽尊者殡落后,就没出什么绝世强者,白澜熊就算找了一批第六、七级的兽人武者赶来,除了当肉盾,我还真想不到他们在黑龙王、暗黑召唤兽之前,能做点什么?

慈航静殿在灾难之地的外围,驻扎重兵,更有许多高手在内,要来助我一臂之力,在速度上是不成问题的,他们比我还早到现场,早在那边等着我了,但话说回来,这些大和尚在那边维持结界,撑上那么多天,体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,让他们声援,或许还可以,指望他们帮着战斗,甚至替我摆平黑龙王……这就不必做梦了,话说得实际一点,他们若真有这本事,今天也不用在那里苦撑了。

总之,知道有援军,这点确实让人高兴,但没有一路援军真能让人期待,什么都还是得靠自己,这就很无奈了。

第五天夜里,我们张开地图,正研究灾难之地的地形,还有黑龙王会采取什么样的迎敌措施,另一方面,我们也和灾难之地外围的慈航僧兵取得联系,据他们所说,心禅大师与方青书所率领的僧兵团,估计还有一天就能抵达,他们距离太远,是用尽各种手段,一路狂赶过来的,就是希望能在明天与我一同赴难。

这种精神让我感动,但我更关心的问题,却是黑龙王的动向。当初第三新东京都市与黑龙军一战,把古战场打成灾难之地,打完各自拍拍屁股走人,完全不收拾,累死了来善后的慈航僧众,不过,高僧们把灾难之地以超大结界封住,里头应该是没有人的,黑龙会的部队也没有再进去,那黑龙王和我约在里头,又是什么意思?

「他该不会是想让我们杀进去,在里头杀个筋疲力尽,他才慢慢踩着我们开出的血路进去,顺手把我们都解决吧?」我皱眉道:「这种招数不但狠毒,还很贱,那家伙不会贱成这样吧?」

「就算他是,你又能如何?还不是得乖乖杀进去?或者你干脆想一想,如果人家不只是要你杀进去,是直接要你自残或自尽,那你预备怎么办?别忘了,人家当初开给你的条件,可不是要你去那边赴约,是要你去自杀的,到时候你是死还是不死啊?」

凤凰天女耸耸肩,道:「与其要这么搞,还不如听我的,我有一个上上之策,比你的方略成功率高多了。」

「什么上上之策?」

「等敌人露面,趁着他们没防备,我直接用斩龙刃偷袭,干掉李华梅,她一死,敌人既少了帮手,又没了人质,我们再齐心合力宰了黑龙王,胜算比你那些烂计画高多了。」

「……就算李华梅被干掉了,还有暗黑召唤兽呢,你一个人怎么打?」

「这个就更容易了,你连李华梅都有决心干掉,暗黑召唤兽还不就是小菜一碟?现在你立刻和那个什么律子的联络,要她把石像都砸了,砸得越碎越好,再组个千人僧圃来超渡念经,保证暗黑召唤兽烟消云散,再不构成威胁。」

「真不愧是羽族之主,了解暗黑召唤兽的底细,出的办法又狠又辣,命中重心,我承认你说的这些方法有效,但如果都做到这种地步了,那我们还去赴个鬼约?直接打道回府,找一群美女回家开后宫吧。」

「……所以早说啰,我的办法你不会用的。」

凤凰天女耸耸肩,一副无奈的表情,我刚要说话,忽然觉得周围气息陡变,紧跟着,飞空艇剧烈震荡起来,似乎正承受着什么剧烈冲击。

「怎么搞的?」

莫名的意外状况,绝不是什么好事,这时飞空艇外响起了连串枪炮声,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碰到敌袭。

这艘飞空艇上的乘客,都是操作机械的白痴,所以打从一开始,飞空艇的运作就是打开自动驾骏,不足之处由律子小姐进行远端操控,就这么航行了几天,律子小姐说过,这艘飞空艇是有武装的,一碰上敌袭,就会自行发动反击,如今外头枪炮声大作,肯定是有敌人来袭。

船上众人俱是当世顶尖武者,就算不去窗口张望,光是凭灵觉感应,都能打开一张立体扫描网,感知周围的状况,只不过范围有大有小,随着修为而不同,短短数秒,我们都感测出来,外头不知何时布满了大量飞行生物,数量成千上万,将我们团团包围住。

这些飞行生物身上都有魔力反应,不是普通的飞鸟,魔力却又不在六系之属,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魔物,如此怪异的现象,我们很快便意会过来。

「是灾难之地的异物?」

天河雪琼首先这么叫出来,这个结论应该不会有错,但我们距离灾难之地还有一天的路程,连慈航静殿的僧兵团都没看到,怎么会一下子碰着这些异物的?除此之外,如此大量的异界魔物逼近,我们居然丝毫没察觉,这也非常不合理。

凤凰天女道:「刚才好像有时空震的现象,是什么人发动瞬间转移了?」

和进攻慈航本部的方式相同,直接将灾难之地的魔物,大批瞬间移动到预定地点,这种技术并不容易,而会干这种事的人,用脚趾都想得出来是谁了。

飞空艇上所装载的武器极为厉害,特别是那些阳电子炮,每秒都能击发一百多次,要对付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是不足,拿来扫荡这些异界魔物,却是绰绰有余,一时间,飞空艇外爆炸声不绝于耳,不晓得有多少魔兽给击落或化为灰烬。

坚固的飞空艇,三百六十度全方位、无死角的防护火网,让异界魔物难越雷池一步,船首、船中央、船尾、船两侧的阳电子炮,密集开火,每次扫出去都是一大堆,从窗口往外看,外头魔兽黑鸦鸦一片,遮天盖地,但每次炮击扫过,都是百余只化为火球,或是惨嚎着坠落,或是直接烧成灰烬。

飞空艇的武器并不只是这样,除了炮击扫射,它还有一种钜细靡遗的攻击方式,大概是在每次炮击的间隙,飞空艇会发出一股强烈的冲击电流,以椭圆球状朝四周火速扩散出去,比之炮击,这是真正无死角的全面攻击,而威力也是强得惊人,只要被这股冲击电流沾到,魔物无分大小,都被极成飞灰。

正因为有着如此强焊的防御手段,哪怕我们置身在成千上万的魔兽袭击下,一时间仍能稳如崇山,这艘飞空艇比什么铜墙铁壁都要可靠,让我们大有余裕去思考应变手段。

「那些怪物一时间攻不进来,但飞空艇的武装反击,需要消耗能量,以现在这样的消耗率,不可能撑太久,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。」

我不自觉地望向凤凰天女,眼前这种情况,与上次遭遇阴风怒号的场面相仿,上次都能摆平,这次依样画葫芦应该不难,然而,凤凰天女一看到我的目光,马上抢着道:「别想!用斩龙刃使降龙天临霹,这是高度危险的行为,稍微手滑一下,自己就被剁成绞肉了,上次是热血过头,没细想后果就跳出去干了,这次绝对不干了。」

「唷,你还知道危险啊,我还以为你真喜欢玩命咧,这么危险的动作都干,当初是故意想在女儿面前耍帅,替感人的母女相认做准备吧?」

我的质疑,凤凰天女没有回答,冷哼了一声,把头转开,无形之中已经是答案了,而她虽然没开口,一个笑声却在此时传来。

「哈哈哈哈哈~~各位,一路辛苦了,荒淫无耻的性爱之旅,大家干得爽吗?」

让人无比恼火的声音,不是透过飞空艇的播音系统,而是由外部直接以魔力传声,响遍整个飞空艇内,那熟悉的声音,除了黑龙王更有何人?

「约定的时间是明天,本来我也可以悠悠闲闲等各位大驾光临,不过如果你们的旅程一路平顺,那我身为最后大魔王的立场就没有了,虽然这样又会被人批评说是拖戏,说什么拼命塞打戏和床戏来凑数,但……魔王该有魔王的排场,总不能任由你们大摇大摆杀过来,这样我没面子的……总之,干你娘亲的,我当大魔王容易吗我?虽然你们未必懂我说什么,不过反正就是这么干了,喜欢也好,不喜欢也好,这就是勇者打大魔王的传统,劳烦几位辛苦一下,体谅一下了。」

黑龙王的传声,让我暗叫不妙,此人算无遗策,说不定就有什么厉害手段对付我们。

这个猜测不幸命中,飞空艇外部的炮声隆隆,仍在持续,却忽然间多了一种怪异的声响,声音不大,可是越来越逼近,仿佛贴在外部装甲板上,那种奇怪的声音,让人想起无数虫蚁啃噬树木时的情形,我瞬间脸色一变。

「还有魔虫?」

虫子应该说是最讨人厌的东西,体积小,速度快,无孔不入,特别是对女性还有惊吓效果,别看天河雪琼勇敢无畏,生生死死吓不到她,但碰上一群虫子,照样是脸色发白。

而外头魔虫也不是好应付的,虽然我还看不见外形特徴,不过从耳里听到的声音来推测,这玩意儿肯定有强烈腐蚀的手段,可能是利用体液,或是什么其他手段,把合金装甲壁给腐蚀,然后突破进来,这是最合理的进攻手段。

「贤侄啊,你是不是在猜,这些虫子具有高腐蚀性呢?其实你还真是没猜错,它们的体液是强性酸液,喷在钢铁上,都能在几秒内蚀出一个大洞来,鬼才知道它们是怎么存活的,这个世界很奇妙啊,像你父亲那么让人难以理解的生物,还是有的……不过,你猜得也不是全对啊,这些虫子是非常有趣的生物,我将之命名为黄金甲虫,你们想必会问了,为阴要叫黄金呢?」

话声未完,飞空艇外侧传来的奇异声响中,又夹杂着一种怪异的摩擦声,紧跟着,鬼魅夕闪电掠出,刀光破空飞斩,把墙壁上的什么东西给斩掉,速度太快,我一时没能看清楚,但这也代表一个事实,就是有异物侵入到飞空艇内部了。

我一个箭步窜上去看,发现地上有异物滚动不休,长圆形的身体,是某种虫类,生命力很强,即使被削成好几截,犹自蠕动,但最奇特的一点,就是这些虫体在蠕动中,渐渐拉长,变得扁平,最后竟然薄如纸,到了几乎透明的程度。

「这……什么鬼东西?」

讶异之余,鬼魅夕更告诉我,这种怪虫不但生命力强,身体延展性佳,还异常柔韧,她最初的一刀,使力不足,没法把怪虫一刀分割,是后头发了二重劲,真气布于刃上,倍添锋锐,切金断玉,这才把怪虫给割开。

「这么棘手?那要是不只一只……」

我话还没说完,多处壁板与壁板的接缝,都冒出了这种怪虫来,羽霓、鬼魅夕、我分头阻截,三人手上都有利器,使上内劲,快速将各处的怪虫斩开、分尸,只不过怪虫被斩成十几截后,掉在地上,犹自蠕动,不晓得会不会聚合重生,魔法世界就这点讨厌……一切皆有可能。

天河雪琼也没有只在那边站着看戏,她分别发出小股的火焰、雷电、冰霜,打击在魔虫的残躯上,效果不大,火焰所带来高温,甚至还让虫躯的生命力增强,在地上乱弹乱跳,吓得羽霓往后跑。

不过,毕竟是我们之中魔力最强的大法师,天河雪琼没有因为这样就给难住,单纯的火、冰、电不成,是因为这生物并不遵循我们世界的物理法则,但当天河雪琼使用她的独门咒法,光暗两极归一之力,这些生物终究是承受不住,被打中后便化为乌有。

天河雪琼使用两极归一之力时,我有点犹豫,想说是不是该把这股力量保留隐藏,成为秘密武器,但转念一想,上次在进攻尸龙要塞的时候,这项力量已经露底,搞不好还给人拍摄下来了,哪可能当秘密武器?

才刚这样想,那些怪虫的残躯便释放出一股恶臭,有没有毒姑且不知,却有如粪便般臭,中人欲呕,凤凰天女怒道:「怎么这么臭的?那家伙说这是什么黄金虫,就因为这样?他玩阴谋诡计也就算了,居然玩起大便来,太可耻了。」

「呃……大家误会了,取名黄金,是因为延展性极佳的意思,我这人是不玩便便的,为了表示歉意,我先给个预告,这边除了黄金虫之外,还有一种稀有的次元生物,索泰利斗士,这种虫类能够制造阴影,然后借由自己的影子,进行次元穿梭,从其他有影子的地方出现,距离不是很长,大概五百米左右……」

黑龙王的话还没说完,我们立刻就有了反应,虽然这类会影遁的生物无迹可寻,难以防御,但千百年来,慈航静殿对于影子类的魔法进行无数研究,早就有了破解之法,天河雪琼一抖手,几团光球飘浮上来,大放光明,将室内所有的影子都弄消失。

瞬间,我们都看到异象,有些怪虫正从阴影中钻出,因为影子被消除,钻出的躯体给顺势截断,痛苦地乱颤,要不是天河雪琼反应迅速,这一下我们就要吃亏,但阴影穿梭显然不只发生在我们这里,因为飞空艇上有好多处都传来虫鸣,它们已经侵入进来了。

「哇哇哇哇,小阿雪果然不是只有奶大,本事也同样见长啊,这一下干得漂亮,可是你们能挡得下多少呢?索泰利斗士已经入侵,黄金虫也钻破板壁,让你们这艘破船越来越透风,等一下你们就会凉职飕了,可别以为那些枪炮能帮到你们什么啊,哈哈哈……古人说得对,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?船坚炮利,解决不了问题!」

黑龙王的大笑声,回响在整艘船内,我对这个交手过多次的老敌人已经很熟了,对他表现愤怒、大骂,只会让他更为兴奋,所以最好的态度就是冷处理,当他不存在,反正他已经摆明车马,就是来找事的,哪怕我们和他废话再多,他也不可能把约定时间延后,或是弄走外头这批虫兽大军……

「嘿,贤侄,怎么一句话也不说?你该不是以为对我冷处理,就能得到清静吧?这么做很看不起人啊,不过,看你们正忙,大概也没时间理我,我就先闪人了,记得准时明天见啊,别迟到了,迟到撕票的,哈哈哈~~」

这样算是体面退场吧?一个大魔王可以邪恶,但如果烦人就太糟糕了,黑龙王很识时务地跑了,如果单单只是这样,那当然是很好,偏偏他还多说了一句。

「对了,女儿,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?有没有乖乖刷牙洗脸啊?你们有没有想念老爸?我时常念着你们呢,好好照顾自己吧,女儿们。」

听来很亲热的一句话,出自黑龙王的口中,那就阴森森了,别人可能还感觉不深,我却明显感到一股杀气,同时,一股几难察觉的精神波,从外头传了过来,我来不及有反应,但早已戒备的凤凰天女,却反向发动精神波阻截。

两股精神波对撞,入侵的那一方完全被消灭,不过还是迟了一步,那股精神波虽不强,不足以进行攻击,却是用来引发什么东西的信号,在整个溃灭之前,已经成功启动了目标,刹时间,我听见两声痛哼分别响起。

持刀切斩黄金虫的鬼魅夕,痛哼一声,跌蹲在地上,额头冒出冷汗,像是受了什么重伤,不过,她还能蹲着,我想伤势再严重也应该有限,真正让我胆颤心惊的是另一边。

心梦的化身虚影,本来一直与我们同在,讨论事宜,但黑龙王的攻击一发动,她就像是感到什么未知危机,消失躲了起来,刚才两声痛哼,其中一声就从她那边发出,更迟迟未能再现身,我心中满是恐惧,不由自主地大叫一声。

「心梦!」

请续看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52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