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六章
云端雾里
惊鸿一瞥

第三新东京不能倚赖,反而有可能变成棘手敌人,这边已经不能待了,虽然我还没想好后头该怎么办,但离开已是势在必行,而离开之前,有些东西必须带走。

「话我说在前头,没有那头畜生的帮助,单凭我们去挑黑龙会,胜算很渺茫,说明白点根本是自杀行为,可能的话,我希望你们留在这里,不用跟我一起离开,但我也知道这些话说了没用,所以,给你们三十秒时间考虑,愿意听我劝的,站左边;愿意和我一起走的,站……」

我怒道:「干!我还没说完啦,而且你们一起围上来,这是想怎样啦?想单挑吗?武技还是床技?一群骚货!」

有些话是多余,但战前动员的心理建设还是得做,只不过这几个女人没有照我的意思选左右站,而是一起来到我身旁,将我抱住,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她们的选择,并且给我支持与温暖。

天河雪琼笑道:「我这辈子已经完蛋了,一出道就被你这坏蛋给拐了,生生死死都是跟着你,现在连慈航静殿都把我踢出门来,如果不跟着你,又要我到哪里去呢?」

这话着实让人感动,我握着天河雪琼的柔荑,看着她温柔的眼神,很是有种老夫老妻、患难与共的感觉。

鬼魅夕的表态简单得多,直接用自己两团圆滚滚的雪白乳肉,压在我的手臂上,娇呼着要去要去,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是要去冒险,倒很像幼稚园的孩子要去郊游。

心梦的答案我根本不想问,所有人之中,这丫头绝对是最麻烦的一个,如果我在外面战死,哪怕她没跟着我去,都会立刻自杀,什么心理医生来都没得讲,所以连问都不用问了。

星玫也是我不想问的一个,她实力有限,跑到那种修罗战场去,成事不足,只会拖累同志,哪怕她愿意去拼命,我也不想带她去拖累我们的命。

比较意外的是凤凰天女,她很豪迈地拍拍我肩膀,笑道:「这么有趣的活动我怎么能缺席呢?你老爸不可靠,关键时候帮不上忙,总不能连你老妈都置身事外吧?做父母的责任,还是该有人来担的……」

我没让凤凰天女继续说下去,拉着她走到一边,低声道:「不要装了,其实你是为了心梦才去的吧?」

「别这么说,我们羽族没有性别歧视,为娘的对你也是……」

「忽悠!再接着忽悠嘛!妈的最好是羽族没有性别歧视,共产党最爱非独裁统治,你说这种毫无说服力的话,都不觉得羞耻吗?」

「好吧,既然你给脸不要脸,我也就实话实说了,儿子不值钱的,像垃圾一样扔掉就扔掉了,但心梦那丫头黏你黏死了,我不想看她伤心,再说你这小畜生别的不成,泡妞还真是有一套,当世最顶尖的货色几乎都被你搜刮齐了,你带着她们一次死光光,那我的后宫怎么开张?你要我整天干次货吗?」

「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了,但既然你这么给面子,我也不会不识抬举,大家就相互配合一下吧!」

低声把话说完,我一下跪倒在地,无限感动地道:「母亲大人,今天我才终于明白,你是一位何等伟大的母亲,过去都是我的错,请接受不孝儿子的道歉,一叩首,再叩首,三叩首……」

「哇哈哈哈,你总算知道错了吧!为娘我的伟大,岂是你能了解的,但我心胸宽大,原谅你的无礼,今后我们母慈子孝,共同开创美好的明天,我咧哈哈哈哈~~」

凤凰天女挺胸大笑,努力装出一副慈母孝子的模样,还差点一脚踩在我的头上,这种样板戏虽然无聊,但心梦喜欢看,我们体贴她的心情,就偶尔演演让她爽一下了,总之,凤凰天女与我们走一道,大大增加了我方实力,还帮了我一个大忙,连羽霓那边都不用问了,性奴隶是没资格说话的。

但在把一切付诸行动之前,还是有点事情要先做,这也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最终的准备工作。

「开始吧,动作要快,变态老爸只是为人变态,却不是白痴,我们动作如果太大、太慢,他很快也就会发现,我可不想到时候还要杀出重围,都已经不是年轻小伙子了,又没嗤药,能安全一点就安全一点吧。」

「知道啦,你个小畜生出嘴不出力,只在旁边看的,废话还挺多。」

「我也不是光说废话的,不然你试试看,到时候给第三新东京的人马团团包围,要冲杀出去,我们还没与黑龙会交锋,实力就要先折一半了。」

我确实担忧这后果,而在我的眼前,凤凰天女与心梦已完成准备工作。要取出冷铺兰体内的贤者手环,可是一件大工程,必须要凤凰十二兽魔其中之四联合作业,才能够完成,这还是在冷翎兰已经石化,自我意识丧失,魂魄也被完全抽离的情况下,如果不是,要取出已与魂魄结合的创世圣器,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,十二兽魔齐出也没用。

即使能做,这件事也绝不容易,所以鬼魅夕只对我提过一次,便不敢说第二次,因为此举甚耗元气,对施术者的伤害不小,鬼魅夕说过后故意装死,希望能把这件事情给混过去,最好我完全忘记,这样就不用让心梦伤元气了,而眼下最幸运的一点,就是我们有两名凤凰天女。

做这么大的事,心梦也不能单纯只靠意识体,必须再一次进行附身合体。考虑到我们这伙人等一下就要离开,说不定还要战斗,必须保留体力,心梦的附身对象当然不能是我们之一,本来我想让星玫来出点力,结果律子小姐自告奋勇,就由她来提供协助,帮助我们。

心梦与律子小姐附体结合后,灵光闪动,很快就化为她自己的相貌,高高的个子,修长的美腿,中空露脐的小背心、牛仔热裤,展露超惹火的好身材,雪白的藕臂上,一长串铜环首饰交相碰撞,发出悦耳之至的声响,看上去就是一个明艳的街头舞娘。

我忍不住笑道:「这丫头好像有变装癖一样,每次出现衣服就换个没完,也不知道是怎么培养出这习惯的。」

「天晓得,肯定与遗传无关。」凤凰天女扔来了这么一句,走到了心梦的对面,与女儿联手发动兽魔。

两大绝世美女,联手发动兽魔的样子……很美。

没有看过这一幕的人,可能很难想像,那并不仅仅因为她们母女两人都貌美倾城,还包括了她们的动作,姿态曼妙,手舞足蹈,轻轻摇摆着胴体,哪里像是在施法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曲双人妙舞。

一开始施术,魔力波动震荡空气,自然形成了声波,音色澄澈悠远,像在吹奏着连篇乐章,一下如奏丝竹,一下又像鸟啾虫鸣,传入耳里,说不出地悦耳动听,好像脱离尘世,飘飘来到极乐世界。

凤凰天女、心梦,摆动腰肢,手指不住结出法印,美妙的指舞有若百花锭放,看得人眼都直了,而母女俩的身材太好,性感的肉体摆动中,乳浪臀波,更让我看了周身发热,手足无措,有种要喷鼻血的冲动,连天河雪琼、鬼魅夕,都不自禁地脸上发红。

不过,换个角度来看,在活色生香之下,我也看出了一些特别之处,凤凰天女与心梦的施术,就像是两名最优秀的外科医师,兽魔就是她们的手术刀,她们发挥着高度默契,心有灵犀,以最少的元气损耗、最快的动作,迅速完成施法的每一个步骤,我们就像在看一场外科手术,为着那准确而快捷的动作,衷心赞叹。

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但如果内外行都有得看,这种表演就一个爽字,我们神驰目眩,看着她们两母女的曼妙舞姿,渐渐生出实效,一道白光由冷翎兰的石像上散出,在正上方凝化成形,正是贤者手环。

看到贤者手环出现,我心中大定,不再继续看下去,把星玫招过来,将奈落之箱交给她,千叮咛、万嘱咐,要她务必办到我的委托。

「你一定要记着,六天后的傍晚,星玫你就在这里把箱子打开,把里头的东西释放出来,一切成败的关键,从你这里开始,能不能救你两个姊姊,也就靠你了。」

经过深思熟虑,这是我的最终决定。我没有三年五载的时间去研究,现在就要离开,而根据眼前的资料,我无法判断在这里使用奈落之箱的后果,虽然应该不至于搞到石像化为乌有,但能否破除暗黑召唤兽的构成,使魂灵回归,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孤注一掷不是我的喜好,我还是喜欢排除风险,用最稳妥的方式来行事,所以才将所有希望交给星玫,并且相信她能够替我完成。

「我……我一定会做到的。」

星玫珍而重之地接过箱子,用尽力气抱在胸口,仿佛要证明会用生命去守护它。

美丽小公主的眼眸中,水光潋艳,紧咬下唇,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,这种悲伤的表情,着实让我心疼。

「嘿,别这种表情嘛,我可没有打算一去不回的,你这种表情,像是来替你哥送葬的,很不吉利啊。」

该说小丫头就是比较好骗,听我这么一说,星玫马上伸手抹了抹眼,挤出一丝笑容,之前她已向我要求过几次,想与我们同行,被我拒绝了,她也知道我没可能带她一起上路,便不再强求,只是贴在我耳边,悄声道:「哥,加油,星玫会等你回来,然后……然后就和两个姊姊一起,在你面前摇屁股……」

小公主也不知被谁带坏了,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,但我也不得不承认,这话确实很有打气的效果,我听了之后,脑里「轰」的一声,兴奋得不能自已,一只手按放在星玫小皮球似的雪乳上,狠狠搓了一把。

「说到要做到啊?我会记得你这个承诺的!」

将一切再向星玫交代一次后,凤凰天女和心梦的施术已完结,贤者手环取出,我也到了该上路的时候。

看着渐渐隐没在黑暗中的石像,我心中暗暗许愿,下次再回到此地时,这四尊石像一定已经破除诅咒,还原为人,要不然……也就没有下一次了……

「……等我,只要再过几天,我们就能见面了,一定救你们出来,这是我对你们的誓约。」

离开第三新东京的过程,基本上有惊无险,虽然一路上的巡查挺严,不过我们这边有律子小姐帮忙,刻意安排,让我们能够从巡逻的死角离开,避过所有人的耳目,连交通工具都替我们安排好了。

途中我意外发现,律子小姐的本事很大,她在武技、魔法方面,看似没有什么特殊成就,但第三新东京的整个电子系统,与她的脑子相连,她可以凭着自我意志操控整座都市的运作,说她是第三新东京之母,真是一点也不夸张,下次若有机会再见,对她可得多多巴结。

离开了第三新东京,除了用最快速度赶往目的地,另一个当务之急,就是统合手上的资源,否则以我们现有的实力,说是去送死都还太抬举自己了,而除了勤练武功之外,我们手上最大的致胜武器,就是创世七圣器,目前除了大日天镜,其余六件都已经在我们手里了。

霸者之证一开始就在我身上;希望号角在离开索蓝西亚时取得,萨拉城内一战,我昏迷时阿巫虽有搜身,事后却又归还于我,期望我有一天能够完成他的心愿,打倒黑龙王;烽火乾坤圈也在萨拉之战中回收,落在羽霓手里,她不是没有试图用乾坤圈造反,打倒凤凰天女,但几次挑战,输得一塌糊涂,证明什么伟大兵器都是要看人使用,废柴拿了神兵,仍然是废柴。

贤者手环,已经由心梦和母亲一同回收;圣者手杖,也在我们攻入尸龙要塞时,鬼魅夕特别搜出,取回在手;本来斩龙刃会是最要命的东西,因为这柄神兵落在李华梅的手里,如虎添翼,想要从李华梅的手中夺取斩龙刃,想想都觉得恐怖,然而,幸亏有凤凰天女,她与黑龙王、李华梅一场混战,趁机夺了斩龙刃在手,让这件最困难的工作,得以顺利完成回收。

千百年来未曾有冒险者集齐的创世圣器,如今除了大日天镜,都已经在我们手中聚齐,而大日天镜虽与天河雪琼魂魄结合,可是有凤凰天女、心梦在,也不是无法取出,当然,这件事的难度很高,绝不容易,远非冷翎兰的情形可比。

「是不容易,但也不见得做不到,只要哥哥你开口,我可以再试试的。」

「这个不急,创世七圣器是我们的重要筹码,但运用的方法,并不只是拿在手上用这一种,我另有主意,你们准备好就是。」

我道:「大家都不是初出江湖,这一仗不好打,彼此都心里有数,我也不用故意说什么乐观的话,不过,我并不是脑子发热,专程冲出去送死的,我有我的计画,如果都能实现,就算不能打倒黑龙王,也绝对会让他很痛的,我们法雷尔家族的男人,素来就是黑龙王的克星,所以我……好啦,鬼妹,不要笑得在地上打滚,好歹也给点面子,母亲大人你也是,说起来你是罪魁祸首之一,该去面壁好好惭愧一下,如果你不那么淫乱,不那么见男人就腿开开,今天世界可能会太平许多……」

简单向众人说明了我的计画,所有人都在摇头,毕竟这个由法米特留下,武藤兰、加藤魔补完的技术,只是一个单纯的理论,甚至法米特生前也未能将之完成,是一个有缺陷,还缺很多的残破理论,要拿这不可靠的东西来策划战术,任谁听了也都觉得希望渺茫,连我自己都心里七上八下,不敢说有多少胜算。

只是,这个世界还有一条简单的法则,就是能者开口,无能者闭嘴,我的计画虽然不可靠,但这里也没有人能提出一个更可靠的计画。天河雪琼、鬼魅夕,这两个奶子比脑大的女人就不用说了,心梦虽然足智多谋,是很好的参谋人才,可是熟知黑龙王底细的她,同样也想不出有效的办法,只好和大家一起闷声大发财。

唯一一个不沉默的,就是凤凰天女,她的意见倒是很多,嫌这嫌那,话确实也都说在点子上,我承认她说的都是缺陷,但一轮毛病挑下来,没有半点建设性的意见,如果只是要说「这么干根本是送死」,这结论我们早就知道了,不用她特别点出,说了也是白说。

「尽挑我的想法不好,那你有什么致胜秘诀吗?」

「致胜秘诀?想这有的没的多麻烦?我们家族的风格也很简单,拳头一握,直接轰在敌人的脸上,把人打倒就行了。」

「……那要是一拳没把敌人打倒呢?我怎么觉得你这方法比我更像是去自杀的?」

我们所使用的交通工具,仍是第三新东京的飞空艇,这是律子小姐为我们安排的好货色,比之前载我们到第三新东京的那艘更大,还装满了武器弹药,实在很够诚意,靠着这个东西,我们可以在上头养精蓄锐,保全状态,不过这东西飞得不快,抵达目的地恐怕是得几天以后了。

这几天之中,大家除了进行各自的修练,提升力量,还有聚在一起商量对策,剩下的时间,就是在一起疯狂交媾。此战之后,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,在这种气氛下,做爱是最好的减压行为,能有效缓解身心压力,还助长修为。

左拥鬼魅夕,右抱天河雪琼,还有心梦偶尔来插花,真可谓享尽人间艳福,再爽快也没有了。普通的剧情套路,这种时候女主角总会想方设法,缠着男主角做爱留种,这点她们倒没有学着干,反正几天后,大家同上战场,就算在这之前真的怀上了,到时候也是一起给干掉,怀了也白怀,况且,在经历过那么多事以后,我相信她们都有与我一样的感觉,法雷尔一族……还是干脆绝后、灭族吧。

飞空艇上没有外人,一切靠自动驾驶,我们也无须避讳什么,几天里头,我们随时想要了就开始搞,几乎飞空艇内各处都留下我们的踪迹。

和鬼魅夕在飞空艇的外部阳台上,迎着仿佛近在咫尺的太阳,她双手趴着栏杆,翘起小肉臀,让我从后头插入,蓝天、白云、美人、雪臀,构成一幕让人永难忘怀的美妙景色。

与天河雪琼在飞空艇内的洗手间内偷情,我坐在马桶上,她跨骑在我双腿上,就这么上上下下,摇臀晃奶,厕所狭小,在这种密闭空间中性交,不会舒服到哪去,可是天河雪琼那对上下抛甩的雪白大奶瓜,还有她拼命忍住的甜美呻吟,却让这一切都值回票价,超级刺激。

除了这种偷情似的交媾,当然也少不了正常的床上运动。心梦、鬼魅夕、天河雪琼,这三名当世一等一的倾城绝色,一起趴在床上,三张不同特色的仙姿娇颜,三个不同的美丽屁股,或是晶莹如玉,或是欺霜赛雪,或是滑腻若脂,各具艳色,难分轩轾。

能一次看这三个美臀竞艳,堪称人间至福,我找不到文字可以形容,也想不出有什么画面可堪比拟,勉强要说的话,大概是将来有一天,我让冷氏皇家三姊妹,摆出同样姿势,又或是集齐四大天女、七朵名花,这么一长列屁股并排过去,才能给我更强烈的视觉冲击了。

这几天,我们真的是干得天昏地暗,到了后来,直接命令她们几个,衣服底下不准穿内裤,方便彼此想干就干,要不是顾忌飞空艇内还有一个凤凰天女,不想过度刺激她,就干脆直接脱光,连衣服也不用穿了。

天河雪琼对于我这要求,最初有点尴尬,但勇于尝试新事物的心,让她还是答应了,鬼魅夕就更不用说,这丫头有时候根本没羞耻心可言。我们这样乱七八糟地搞着,也是一种修练,配合著我的战术,提升相应实力,希望能发挥效果。

什么作法都有副作用,我这么搞,对凤凰天女的刺激可不小,这边没有男人,她就大搞自己的性奴羽霓,反正大家各搞各的,彼此不吃亏。

有一天,我刚刚与鬼魅夕干完一回,路经浴池,正想要进去冲身,忽然隐隐约约听见浴室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,我小声靠到门边,将耳朵贴在浴室的门上,里边传出急促而不规律的喘息声,正是女人将要高潮前所发出的声音。

这艘飞空艇上的女人,屈指可数,撇开我刚刚干完的不计,剩下的就那么两个。

凤凰天女不是那种会压抑自己的女人,所以不太可能是她躲在浴室自慰,她就算想要,也只会跳出来强奸人,这么一合计,可能的人就只剩下羽霓一个了。

我心念一动,悄悄推门进去,只见雾气缭绕的浴室里,一个相貌清纯的女子,正微睁着迷离的双眼,一手抓着小巧的鸽乳,由上至下轻轻挤压、搓揉,一手轻巧探进娇嫩的花谷,在里头蠕动、摸抚。

莲蓬头温暖的喷洒着,晶莹的水珠打在羽霓身上,激起一片水雾,透过雾蒙蒙的水气,一具美丽而朦胧的肉体正不断扭曲着,蠕动着,呻吟着,寻找快乐的顶端。

侧耳倾听,完全听得见那撩人的呻吟声,不仅如此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不由得暗暗好笑,这女人以前总是一脸的正经,结果不但私底下与亲妹妹有奸情,现在还偷偷躲在浴室里自慰,又叫得那么大声!

很久没有和羽霓干了,听这声音真有些撩人,我正想有所动作,忽然发现烟雾中还有一个人,只是因为没出声,我居然没发现。

烟雾缓缓散开,一具凹凸有致,光彩夺目的胴体露了出来。如果把羽霓形容成青涩的枣子,那么这具肉体就是熟透了的蜜桃。丰满的乳房,纤细的腰,肥硕的屁股,修长的双腿,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,都显得无比的柔美流畅,再配以好像荔枝般的水嫩肌肤,由内向外,无所不在地散发出一股迷人的性感。

我不敢发出声音,只是屏息去看,这个身影看来是那么妩媚,潮湿的红发盘在头顶,却有几丝滑落在额前,站在浴池之前,氤氲雾霭中,越发显得明艳而不可方物。

这样的绝色美女,除了凤凰天女,更有何人?虽然我已刻意消除声音,但以凤凰天女的能耐,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?就只听见她「哼」了一声,身化疾风,瞬间就从我身边飙过,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房门开阖,她已出了浴室,只留下羽霓仍在原处。

销魂之际,羽霓突然发现我到来,还色眯眯地看着她的裸体,吃惊得呆住了,抚弄乳房和小穴的小手,也停在原处一动也不动,不知道应不应该放下。

「怎么停了?被我打扰了吗?我道歉,请别介意,你可以继续啊。」

「你……你怎么……」

「别怪我啊,是你们嚷得太大声了,哈,我还真应该说个服字,母亲大人把握每分每秒的时间,积极调教性奴啊,我说你也是,当初开好条件给你的时候,你觉悟得早一点,就不会是今天这样了,偏偏你死硬着不肯妥协……我没有要你屈服喔,只要妥协就好,偏偏你连妥协都不愿,现在变成性奴了能怪谁?」

羽霓被我这些话说得哑口无言,换作是以前,羽霓死不屈服的个性,必会回顶几句,但或许是凤凰天女的调教太成功,锐气尽折,她没有再表现出抗拒的样子,反而抬起头望着我,眼中的神情特异,看上去甚至称得上娇媚欲滴,这是我首次在她身上,看到如此女性化的眼神,刹那间,有种羽虹就在我面前的错觉。

「……我……我想要……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