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四章
烟火花车
普天同庆

之所以到第三新东京来,不是为了投亲攀关系,而是为了月樱、冷翎兰、织芝、羽虹的四尊石像,若不是担心这四尊石像的安全,哪怕是请我,我都不会到这灾难之地来,哪想到,变态老爸的「招待」如此周详,我来到这里之后,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,就已经先和星玫干了一回,想想实在令人汗颜。

不过,关心石像这件事是对的,但这话出自凤凰天女口中,就让我觉得很奇怪了,于情于理,她都没可能这么在意那些石像,甚至还主动催我去,这实在很怪异。

看出了我的困惑,凤凰天女这才大刺剌地表示,她已经知道,我想从这些石像中取出创世圣器的事,技术上是完全可能的,这正是凤凰天女一脉代代相传的独门技艺,但如果只靠心梦一个人来做,成功率仅有五成,若由她们母女联手,成功希望就在九成以上。

「所以呢?你想和我讲条件?」我稍微想了想,皱眉道:「你别告诉我说等将来石像解封后,我要负责说服她们,最起码跟你搞一次?你来来去去,除了干人与被干,脑子里就不能有点别的事吗?」

「笑话!别的事情关我屁事,有什么事情比找美女来干更重要的?天下兴亡吗?我操!」

很荒唐的一句话,偏偏听了实在让人羡慕,如果可以,这种话我也很想每天说上几次,还可以说得那么理直气壮,旁若无人。

不过,话又说回来,虽然这种话自己说很爽,但对于听众而言,着实困扰,偏偏我又没有足够实力把她轰出去,这下便大为头痛,不久前冷弃基尝到的苦果,现在我也感同身受,只能说,弱肉强食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幸好,这世上除了黑吃黑这道理之外,还有别的道理存在,一物降一物就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天地法则。在第三新东京,凤凰天女绝非最强,但源堂肯定不会出手制服她,所以摆平她的最好克星,就是她的亲生女儿。

「母亲,你就别再给哥添乱了,他的心情已经很糟糕,你就体谅儿子一下吧。」

「有什么好糟糕的?他刚才在那边干爽爽,爽到腿都软了,别人羡慕都还来不及,为什么要体谅?」

「是没错,但你刚刚也一样爽到腿软啦,就不必找哥的麻烦,总爱去闹他了。」

心梦毫无徴兆地现身,这次已是本来面目,附身合体极损元气,心梦也不能长时间占据天河雪琼的身体,哪怕是天河雪琼愿意也不行,主要大事一干完,立刻结束合体,回归原形。

一现身,心梦拉着凤凰天女就往外走,凤凰天女嘴里虽然不满,但碰着这个女儿,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,完全任着她。心梦走没有几步,前头就碰到了源堂的拦路,以源堂的本事,在脑子不打结发昏的正常状态下,当然认得出心梦是谁,他对着心梦招了招手,心梦犹豫了一下,然后就拉着母亲,一起随源堂离开。

源堂带走心梦,我会放心才有鬼,当下便想跟上,但心梦朝我摇了摇手,示意我别跟。我与心梦的相处原则,就是我说什么,她听什么,可是一且她主动表示什么,我就照她的意思来,绝无冲突,因此看到心梦希望我别跟去,我也唯有停住脚步。

(变态老爸带心梦去哪里?谈补偿吗?他能补偿心梦什么东西?唔……应该没事吧?再怎么说,女色魔也跟着一起去了,就算变态老爸又发疯,要对心梦不利,有那女色魔在,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的……)

和变态老爸有关的事,我多少有些不安,但此时多想也是无益,我趁着这当口,让律子小姐带我去存放石像的地方,先去看看石像的状态,再图后议。

心梦不在,天河雪琼正在回复元气,能陪在我身边的就只有鬼魅夕,我带着败一起去看石像的状况。那四尊石像,存放在第三新东京的魔法秘窟,位于地下数千米,有层层结界保护,堪称是世上最周全的保安布置,这是第三新东京都市内的公认说法,但我并不这样想。

不管这秘窟有多深入地层,层层结界的防御如何周密,假若敌人并非来自地上,而是直接潜入地层,由地下直攻过来,那再多的防护也是无用,反而还成为敌人可利用的盲点。

只是,根据律子小姐的说法,一切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,她说,在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地下,埋了一件特别要紧的事物,当初也是因为这件东西,变态老爸才选定这里盖要塞,而在未来的某一天,将会有一股力量、一件事物,从天而降,总之当这不知是什么鬼的东西,与地底异物接触的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会为之毁灭。

这个传说我曾听过,本以为是骗小孩子的神话,可是看律子小姐的表情,似乎还真有那么一回事,她甚至还主动问我,想不想知道地下那件异物是什么?一副要带我去参观的样子,却被我一口拒绝。

「算了吧,如果是十几年前,我肯定有兴趣,但我现在已经不是毛头小鬼,知道无谓的好奇心都要付出代价,如果我真的去看了那件东西,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,以后出事,你们一定会拖我出来……为了满足一点好奇心,担这么大的干系,这笔生意做不过。」

我连连摇头,律子小姐看我无意上钩,似乎很遗憾的样子,不过,她也没再勉强,带着我和鬼魅夕乘坐电梯,深入地下数千米,来到地下基地,又连过了多道遍布机关的通道,推开多道大门后,进入了那间秘窟。

其实我有点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人都喜欢用洞窟的形式来存放东西?慈航静殿偷藏这些石像,是放在秘密洞窟;石像被搬到第三新东京来,也是被放在地下洞窟;就算是给黑龙会抢去,我看也不会有什么改变,因为在黑龙会总部,心梦被安置的地点,就也是一座洞窟。

这到底是因为创意缺乏呢?还是因为洞窟这种地方有特殊力量?这种事我也不清楚,不过,随着我们进入那间秘窟,这些问题也不再重要了。

秘窟的面积相当大,周围不见石壁,上下四方的壁面,都以厚重钢板覆盖,地上有很深的轮痕,看来先前是用以停放什么舰艇、巨炮之类的机房,拿来摆放四尊石像,真是有地没处用。

就在整座秘窟的正中央,摆放着四尊石像,栩栩如生,有如当日,一看就令我心痛如绞,几乎没有勇气凑近过去,看个仔细。

鬼魅夕拉了拉我的衣袖,手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弄出了一把香烛,再指指石像,似乎已经准备好,要过去拜祭,吓得我一把将她抓住。

「干什么啊?她们只是石化了,不是死了啊,现在就拜也太早……旺呸呸,连我自己都说错了,是根本就用不着拜啊。」

被鬼魅夕这一打岔,我反倒冷静了下来,心里的悲伤暂时压下去,不管怎么说,她们都还在这里,我也还在,而且比起华尔森林那时,一切远没有那么糟糕,我的力量大幅提高,手上的筹码更多,阿雪回到了我身边,还多了鬼魅夕、心梦这两名可靠的强助,就连这看似无药可救的石像,都有了破解之法……历尽许多辛苦,终于走到这里了……

我沉默不语,静静地看着这四尊石像。冷翎兰、织芝的表情,惊惶中有着不甘,保持着石化之前的那一刻,恐惧又莫可奈何的心情;羽虹的神情最简单,完全就是刻骨的怨毒与仇恨,我甚至怀疑她石化之前,精神状态是否正常?会不会根本已没了理智、没了自我意识,只是单凭一股仇怨在行动,毕竟她给白拉登打落大海后,九成是落在黑龙会手里,黑龙王如何将她改造,用她来引发暗黑召唤兽的异变,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。

要是这些推论正确,哪怕我能解除羽虹的石化,情况也会很难搞,得到解放的羽虹,基本上就和一只脱困的恶鬼没什么分别,要如何处理,想起来就伤透脑筋。

好在,我们虽没有合格的心理医生,却有最优秀的洗脑专家,心梦与我合力,顶多再加上凤凰天女,要压制羽虹应该足够……

相形之下,月樱的情况就简单得多,她平躺在那里,神色平和,看不出有任何痛苦,仿佛仅是单纯陷入沉睡,根据心禅大师的说法,月樱在那之前,已经因为连续高烧,卧病在床,昏迷多时,石化的发生,她根本全无知觉,就这么迅速化为石像,一点感觉都没有,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我站在石像旁边,忍着心内的激动,伸手触碰,轻轻在石像的脸上摩娑,脑里则是不住盘算,破除这诅咒的具体办法。

「……暗黑召唤兽不愧是举世无双的邪物,这四尊石像搬回来之后,我方汇集术法精英,进行研究,一直也未能找出有效的破解之法……」

律子小姐怕触动到我的情绪,用词特别小心,「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将这四尊石像放在这里,持续进行研究,期望有一天能找出破解之法。」

「唔……第三新东京人才济济,号称是世上第一的卧虎藏龙之地,但这样子听起来,让人有些失望啊……」

说的这是真心话,我本来很期待,变态老爸手下能像白拉登一样,有各种技术型的奇人,这些专业人才能够提供很多的帮助,若是运气好,甚至已经想出比我所构想更好的解决办法,不过,看来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,自己的问题终归要靠自己解决。

(唔,白三小姐的异能,是破解石化的关键,不过怎么使用这异能,还必须仔细想想。破除一切运作中的魔法,这种异能到底是怎样运作,白三小姐可没附说明书给我,机会也只有一次,要是没运用成功,浪费掉了盒中所余存的异能,那我就真是天下第一号白痴了!)

我尽量让自己维持冷静,仔细观察石像的情况,结果发现冷翎兰的那尊石像,有着细微的能量波动,这是之前被我疏漏掉,或是没有能力查觉到的事。霸者之证那边传来的反应,证实这股能量的源头,正是冷翎兰体内的贤者手环,这股能量持续释放,对于白三小姐的异能,或许是一种妨碍……

(还好先发现了这点,不然后头可能会惹来大麻烦,无论如何,使用奈落之箱的时间,必须要在取出贤者手环之后了……)

白三小姐的异能,是中止持续运作中的咒法,好比月樱、冷翎兰她们持续维持石化状态,这就是一种运作中的咒法,但贤者手环与冷翎兰结合一体,本身不停散发魔力,却又不属于运作中的咒法,白三小姐的异能运作时,就有可能发生干扰。

除此之外,另一个让我头痛的地方,就是这异能虽可令法咒化消归空,但并没有人向我解释,法咒被撤销之后,又会如何?月樱她们会因此回复原状?暗黑召唤兽也消失升天?一切会这么顺理成章吗?也有可能法咒一破除,月樱她们的石像就随着暗黑召唤兽一起,化为乌有,甚至如果更衰一点,月樱她们当场毙命,暗黑召唤兽成为彻底失控的邪物,疯狂肆虐这世界,这都不是不可能的。

白三小姐的这个绝世异能,就像是一根够粗的钢棍,直直插入运转中的术式齿轮中,把齿轮硬生生停住,进而造成整个机械的破坏。问题是,有一根够粗的棍子,还是得要知道在什么时间点,往哪里插,才能够得到最理想的效果,这类判断都需要经验与智慧,那些以为只要有这门异能,就可以横行天下的人,只能说是好傻好天真。

石像都已经在我面前了,却还没掌握到救人的关键之法,实在令我汗颜,目前手上的几个筹码,除了白三小姐的异能,还有法米特、武藤兰为我准备的后着,用来对付暗黑召唤兽,有六成的把握,但也仅有一次的机会,若失败……就只好怪自己倒楣了。

对一个赌徒来说,手上有不止一个筹码,真是好运,但要如何才能将这些筹码累积起来,增加成功率,这便是需要动脑整合的地方了……

离开地下密室后,回到地上,源堂和凤凰天女早就等在那里,心梦虽然不在,但凤凰天女说,心梦已经和源堂沟通好,彼此取得谅解,现在就是等我上来开宴会了。

「什么?开宴会?不用搞得那么欢乐吧?外头都还在兵荒马乱咧,我也还有一堆事情没作,开宴会似乎……」

「啰嗦什么?有吃有喝你就去爽吧,少一本正经,妨碍别人作乐!」

一如往常,我的质疑被凤凰天女轻易贱踏过去,这女人一向不听人话,之前统治南蛮,凤凰岛上日日夜夜,大小宴会不断,完全是一副酒池肉林的豪华气氛,自从她落难后,再也没机会开宴会,苦闷寂寞已久,现在到了繁华大地方,又有人肯买单,她哪里还忍得住,当然就借机摆宴席。

不过,我似乎还太天真了些,一个喜欢没事生事的凤凰天女,和一个以肆无忌惮为座右铭的源堂·法雷尔,这两个人搞在一起,不管做什么事,规模都会无限扩张,结果一个家庭聚餐性质的小宴席,硬生生被搞成整个第三新东京都市同庆,成千上万人欢天喜地的大庆典。

满天绽放的烟火、大型的花车游行,无数人群载歌载舞,让第三新东京都市沉浸在一片喜乐气氛之中,如此热闹的场面,哪怕是国王生日都不会有,就不晓得冷弃基陛下在这城市的某角落,看了这一幕,心里作何感受了?

每一辆经过的花车、每一支表演队伍,上头都打上「祝贺大少」、「恭喜大少回归」的字样,就连天上烟火都没有少闪,看在眼里、听在耳里,不禁有些飘飘然,但一想到之前在萨拉,阿巫也曾给我搞过类似的花样,脑里就一下子清醒许多。

「喂!小畜生,感觉怎么样?」凤凰天女笑道:「这么多人都在为你庆祝,有没有觉得自己好像一国王子啊?」

「……还好啦,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么接待,多少有点免疫了,像我们这种人,如果被人夸两句就爽翻天,早他妈的没命了。」我道:「你好歹也是女王陛下,这种场面你也不陌生吧?是不是如果我出生在南蛮,就能真的享受王子待遇,庆祝场面比这还大啊?」

一句话出口,想到羽族的风俗,我马上后悔,果然凤凰天女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,哂道:「就凭你?想太多了吧!男孩在羽族哪有地位?如果你在羽族,早就被当垃圾给扔掉了。」

「是啦是啦,早就知道你们重女轻男了,有啥了不起?一群自以为能骑在男人头上的变态女,最后还不是全部遭天谴灭掉了?嚣张个什么啊!」

被我这么顶撞,凤凰天女倒也不生气,叉起腰道:「实力为王,那些没用的家伙灭掉,算是活该,但早晚我会再回去,重建羽族。」

「倒也是,别忘记你答应的后宫,身为母亲,答应给儿子的玩具如果食言,那可是很卑鄙的!」

「知道啦!你个死小子,满脑子都想着这些干来干去的,你不想这些就不行吗?」

「哈,还不都是跟你学的,这叫遗传。」

我和凤凰天女站在阳台上,看着底下与天上的热闹风情,源堂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,这倒也不是他天性冷漠或怎样的,而是他和我们在一起,大多数时间完全插不上话,他自觉气氛尴尬,索性直接避开了,这确实是个聪明的决定,因为纵使我对他已经没什么敌意了,不过对着他,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,比对上凤凰天女还糟糕。

外头是热闹大庆典,里头也是盛大宴会,美酒、美食、音乐、华服,让这座边境要塞恍若宫廷,只不过参与宴会者都着军装,充分凸显出此地是军事要塞的事实。

天河雪琼、星玫,都成了宴会上的焦点,她们两个都受过宫廷礼仪的训练,在这样的场合尤其挥洒自如,穿上一袭典雅而不失性感的晚礼服,戴上丝缎手套,一颦一笑,说不尽的艳光四射,成为在座所有人的焦点,不晓得多少人上来向她们邀舞。

第三新东京都市乃离经叛道之地,所以羽霓在这里也有不少市场,她把头发往后一梳,穿着男装出现,许多女军官都上来争着与她共舞,这种情况倒没什么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但是当一些衣衫毕挺的年轻军官也来邀舞,我就不得不好奇,到底这些人慧眼独具?还是他们一个个都是搞基的,所以一见男装的中性丽人,便立刻垂涎三尺,魂飞天外?

「不用想太多,你的思路方向没错,那些人都是搞基的。」凤凰天女道:「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点你的修为还不足,得要向我多学学。」

「我承认我的修为不足,但我学这个干什么?专门用来辨识基佬?省省吧,倒是你,居然会有这种眼力,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?」

站在我身边的凤凰天女,同样是一袭晚礼服,雍容华贵,胸前V字形的性感开口,不单单只是露乳沟,还露了浑圆的半球,赤色长发简单地梳束在脑后,美艳大方,特别是那双毕挺修长的美腿,在裙摆中时隐时现,美得令人惊心动魄,早就成了全场雄性动物的目光焦点,不晓得有多少人正口吞馋沫,以炽热的目光,直盯着这双美腿看。

不过,看归看,哪怕这位南蛮女王再怎么美艳动人,自始至终,没有半个男人过来邀舞,这不难理解,毕竟此地是源堂的地盘,应该没什么人会脑子进水,故意跑去削源堂的面子……虽然说,这两个人压根不是夫妻,源堂也没把凤凰天女当自己女人,但……源堂的心思没有人估得中,要是他忽然又有了点感觉,觉得不爽或怎么的,会有什么报复手段可难说得很,冷弃基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,所有人未必都知道详细内情,可是……也不可能什么都猜不到……

凤凰天女倒是满脸不悦,对于自己在宴会中被冷落的情况,异常恼怒,过往在南蛮,每次宴席她都是主角,众星拱月,现在却被天河雪琼、星玫抢去风头,大削面子,就连羽霓的邀约者都远多过她,她没有当场动手砍人,已经算是涵养很好了。

「喂,你也差不多一点,真要在这里勾一堆男人上床?这么不给变态老爸面子,要是他翻脸了,后果可不好看啊!」

「笑话!别说你没看出来,我是你老母,他是你老爸,这都不假,但要说咱们两个是一对……这就是天大笑话了,总之大家各玩各的,说不定我搞群交,他看得爽了,自己也跳下来,那才叫精彩。」

凤凰天女拍掌道:「对了,那个冷弃基好像挺有意思的,我看你拿他当玩具,玩得非常有趣,不如我也来玩一次吧,他给你和你老爸整得很惨,我就和他爽一次,让他尝尝人间至福,算是对他的补偿吧。」

「呃,你确定你真是要去补偿他?你采阳补阴的劣行,可是出了名的,我怕那家伙无福消受你这样的特级品,两下三下就被你弄成人干,他好歹也是一国国王,要是就这么被你弄死了……」

「嘿嘿,国王什么的,恐怕不是重点吧,你们有谁真当他是国王看待了?倒是你刚刚在小妞面前逞能,答应保他身家性命安全,如果他死得太快,你在小妞面前:就没有面子,我说得对吧?」

「这个……老妈,我玩我的妞,你骑你的马,你拆穿我,对你有什么好处?你好心点,大家各安天下吧。」

说完,我和凤凰天女举杯,一起干杯,算是达成默契,而这时候场中又掀起一阵骚动,而骚动的源头,赫然是鬼魅夕。

鬼魅夕的名气很大,大地上各方势力都知道有这么一号危险人物,只不过没什么人见过她的真面目,更想不到黑龙会的超级杀手,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娇憨可人的巨乳美少女。

平常的鬼魅夕,都是固定的忍者装束,不过,因为要参加宴会,我和心梦都希望她穿得像普通人一点,偏偏她又穿不惯礼服,便换上那一袭鹿皮套装出来,哪知道却成了众所瞩目的亮点,大批人追着她邀舞,风头之盛,一下把天河雪琼、星玫都比了下去。

鬼魅夕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场面,又不能挥刀杀退众人,仓皇之下,就往我们这边逃,看到我便直扑过来,躲在我身边,就像是一头受惊的小猫,那种神情,实在动人之至。

我抱着鬼魅夕,暗暗可惜心梦不在这里,要不然,我其实很想邀她共舞,弥补当年的遗憾,不过她似乎因为连续附身合体,弄到大损元气,现在正沉眠休养,估计几天的时间都不会醒来,邀她共舞的美梦,只能先告作废。

「大少,今晚您还愉快吗?」同样也是一袭晚礼服的律子小姐,一身黑色,来到我的面前,轻轻一笑,「司令在他的司令室,请您过去一见。」

「哦,好,我现在过去。」

我应了一声,正要离去,忽然注意到凤凰天女的眼睛,上下打量着律子小姐,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,连忙把律子小姐拉到一旁,悄声叮咛。

「今晚你最好当心点,我怕我母亲会对你不利。」

「大少多虑了吧?令堂与司令看来并不亲密,没有太多的交集,总不至于为了要争到司令,特别对我下手吧?」

「什么跟什么呀?你根本就没搞懂嘛。」我低声道:「我母亲今晚钓不到男人,理性已经快到崩毁边缘了?你看她那种眼神,不干十个八个壮汉,恐怕是平静不下来了。那女人变态没人性的,我看她瞧你的眼神不一样,当心她拿你来泄欲,等一下记得内裤多穿几条,别随便有弯腰的动作,否则今晚脱阴而亡,别怪我没警告你啊!」

「真、真的这么恐怖?」

律子小姐吓了一跳,变了脸色,我转过头,发现凤凰天女朝我怒目而视,似在怪我坏了她的好事,当下吐吐舌头,赶忙离开了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