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三章
江山帝王
不外如是

平心而论,汾弃基这个人,确实该死的,倒不是说他对自己的女儿做过什么,也不是说他酷爱玩幼女,奸杀女人的嗜好,古往今来,比他更变态的君王多得是,还有帝王爱看尸山血海,砍腿剁奶的,也不见得个个都得恶名,冷弃基比起那些什么大帝,不过是小儿科。

真正让我觉得这家伙活该去死的,是他的实力。帝王宝座不是给瘪三坐的,没有足够实力,有什么资格稳坐江山?就算是和平时期,也可能会出现重臣弄权,更:别说是战乱时候了,就凭冷弃基这点本事,到底是怎么坐在至尊大位上活到今天的?

一屁股与位置不相符,只会累人累己,我都不晓得他老爸让他接位,这到底是宠他还是害他?

冷弃基能好好当了那么多年的国王,后期是靠冷翎兰的奋发,中期是靠冷月樱与莱恩的国际援助,早期……要说靠源堂也不全对,源堂不管事的,充其量只能震慑宵小,却不可能主动跳出来协助打理朝政,只能说一半靠源堂,一半靠运气吧。

但运气这种东西,向来是靠不住的,想要久居人之上,要嘛是能人所不能,要嘛就是能忍人所不能忍,冷弃基没本事成为前者,就只好付出点代价,走忍者之路了,强忍着妻子为人强奸的屈辱,忍到连自己的精神都出问题,来换取王国的安宁,还有自己稳坐国王之位的权利,也许他自己没有意识到,但这就是他的选择。

所谓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,冷弃基的所作所为,已经不只是可恨,简直是太可恨了,就算真的宰了他,那也是活该,就在我这么说的时候,星玫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,流露惊恐之色,但却不是刚才那种怕被发现的惧意,而是担心我真的下手,星玫的这个反应,对我非常重要,让我晓得后头该怎么做。

「……唉呀!老头,你咆哮什么?鸟了几十年,现在才奋起装男人吗?我呸!你要真是男人,就该做点男人的事,不是靠欺负自己女儿来找回男性尊严,当然啦,我今天找你讲话,不是为了和你废话啰嗦,是有点关于你女儿的问题要找你谈,你可以当这是学校老师来家访……什么?你不知道什么是家访?来人,把这老头再扁一顿!」

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没有多少怒意,相反的,却是带着淫意说话,一面说,一面加快了下体的进攻,撞得星玫胸前雪乳摇晃。在抽插同时,我也注意星玫的反应,想说若是她能叫个几声来凑凑趣,那就很有意思了。

不过,这想法似乎不太现实。星玫虽然已经放开自己,享受与我之间的奸情,不再受限于愚蠢的罪恶感,但内心深处的羞耻,还是让她怎么也不想被父亲知道自己正被人干着的事实。

所以,哪怕我看得出来,星玫的快感非常强烈,但她还是紧紧地咬住了嘴唇,死死控制着不发出声音来,以免被便宜老子听到,眼中则不住流露求恳之意,也不晓得是希望我别让她出丑?还是希望我放过她的便宜老子?

就在此时,旁边的心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微微皱起眉头,向我打了个手势,要我不用担心,而她则开门走到外头,去看看情况。我见状有些忧心,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,便重启对话。

「……什么?你不想死?刚才你不是还在装男子汉吗?这样做就对了,贪生怕死是人的天性,我最喜欢和胆小鬼谈交易了,你这段时间多半也在不安,害怕源堂是会杀你?还是会把你怎么样吧?现在可以告诉你,你安全了,只要等黑龙会垮台,第三新东京都市会支持你坐回王位,你可以像之前那样继续当国王,继续玩小女孩与掐死她们……如果这么做,真能让你好过,真能让你觉得自己像男人的话……」

这些话很不客气,但以我的立场,本来就没理由要对冷弃基客客气气。之前心,梦对我的提议,只是拿他当玩具来耍耍,让他听听我搞星玫的声音,管他是什么感受,但律子小姐推波助澜的授权,则让我得以做点更实际的事,一言而定他的命运。

冷弃基会有什么下场,我并不关心,但我给他的这个安排,星玫却似乎很感激,为了表示谢意,她反过来采取主动,双手扳住我的上臂,指甲深深掐住,双腿紧紧缠绕着,粉嫩小屁股随着我的抽动,不停起落、迎合著,随着我一次次用力,她的脸色绯红,无力的摇着头,金色长发在床上跳跃着,像个妖艳小精灵。

我感觉到里面越来越湿热黏滑,花瓣紧紧包裹住肉茎,在膣道内左冲右突,越插越猛,少女的淫蜜如泉水般地涌出,被飞快抽动的肉茎带出来,星玫强忍着不敢发出声音,眼中却是欣喜,更充满了对我的谢意。

(这丫头还是那么天真,她也不想想,要是没有第三新东京这边的授权支持,我有什么资格许这种承诺?谢我未免谢错人了,不过……谢我总比恨我好。)

我脑中寻思,一面也低下头,看我和星玫的交接处,少女娇嫩粉红的肉唇,被淫蜜浸染得油光水亮,里面浅红的腔肉被带出来,乳白的蜜浆随着抽动氾滥,金黄耻毛湍怦纷乱,挥霍到了极点。

「……真没礼貌,半天也没听到你说谢谢,不过你也不用谢了,支持你继续当王,不是为了给你面子,也不是什么稳定大局的政治考量,理由就只有一个,那便是你确实生了一个好女儿。」

听见我这些话,正沉浸在交欢快感中的小公主,察觉到危机,这次不只是面露惊恐,她还想从我身下逃开,被我抢先一步用身体压住,空着的一手趁机搓揉雪乳,下身更是一记比一记猛的狠干。

「听清楚了吗?你是靠着女儿出卖肉体,才能保有王座的,等你以后坐回王位上,千万别忘记,这王座全都是因为你出卖女儿给敌人干,让女儿被敌人操屄给操回来的!哈哈哈,或许不用等到那时候,现在你就有个女儿正被我干啊,你猜猜看是哪一个?」

本来不想说得那么露骨,弄得自己好像大坏蛋一样,无奈越说越得意,最后管不住自己,不但用词放肆,说到后头甚至狂笑起来,「国王陛下,仔细听听,你认不认得这是你哪位公主的声音啊?」

我把传声器拿到星玫的嘴边,小公主惊得魂飞天外,眼中又是嗔怪,又是求饶,用尽所有的力量,紧紧闭嘴,就是不肯发出声音,传声器之中,就只有我们两个交媾、肉茎在花谷中刺进拔出的淫靡声响,尽管不是太理想,却不失为答案揭晓前的最佳伴奏。

星玫楚楚可怜的求饶眼神,一度让我为之心软,况且冷弃基的遭遇,确实也有倒楣之处,我几乎就想停住这个有些失控的情趣游戏,但想到月樱,我的心又硬了起来,坚持要把这游戏玩到底,当下缓缓抽出肉茎,只留下肉菇被娇艳花瓣裹住,抱起星玫的粉嫩双腿,猛地全根顶入。

这一下,顶得好重,本已濒临高潮的星玫,挨了这一下,双眼几乎翻白,两腿肌肉绷得紧紧,夹在我腰间,脚指用力弯曲,小嘴也封不住,开始发出「呜呜呜……嗯嗯……」之类,近似哭音的声响。

「……别死撑了,相信哥哥,叫出来吧,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的……」

用细不可闻的声音,我在星玫耳边悄声说着,一面说,我感觉花瓣里抽搐着越来越紧,晓得她快要高潮了,我憋住一口气,开始新一轮的高速猛插,根根到底,手上也偷偷沾着淫密,在那饱满的肉蕊上狈狈揉搓。

这一下狠手,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小公主再也承受不住,两腿间一阵热流泄出,眼角渗泪,唇间发出阵阵悲泣似的哭音,尖声哀鸣。

「快……干我……使劲干我……要死了……哥哥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」

每次听到这种理智崩溃似的高潮叫喊,我就说不出的满足、骄傲,事实上,星玫第一声才喊出来,我就立刻切断了通话,以免真的失控,玩出什么事来,除此之外,星玫高潮,我又何尝不是在要喷发的边缘?再不切断通话,我就真的无法再保持说话语气平静,刚才……我也一直是死命地强忍着。

俯视身下,星玫高潮的媚态,娇艳如花,再加上那一声声撩人的呻吟,在插了十几下后,我终是没憋住,打了个畅快的哆嗦,低吼着死命一挺,再次把整条肉茎深入膣道内,滚热的精浆由尖端喷出,瞬间,酥麻的快感遍布全身。

星玫「啊」的一声尖叫,整个娇躯猛地一弓,跟着抽搐起来,膣道内有力的吮吸,让我爽得快失去意识。

在星玫体内射完精后,我整个人就软倒在了星玫的背上,两个人除了喘气外,都懒得说一句话,良久,我满足地闭眼抱着星玫的美腿,把鼻子贴在她颈项上陶酸地闻着。

片刻之后,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肉茎已经渐渐软了下来,才不舍地缓缓从娇嫩的膣道中抽出。随着肉茎的抽出,一股乳白的精浆顿时从那未能合拢起来的嫩红膣道口,流了出来,滑入股沟,一直流淌到床褥上,不一会儿就在小公主的雪臀下方,积成了巴掌大的一滩污渍。

「……呼!太爽了……」

稍事休息,我终于能够喘口气,对星玫说话,「你最近是不是练了什么奇怪的功夫?我是说,你到这里来以后,有没有学什么功夫?」

这仅仅是个人猜测,刚才交欢之中,星玫肉体的不寻常变化,让我觉得很古怪,再加上变态老爸一直表示,为了儿子的幸福,他在星玫体内做过手脚,照我的感觉,下毒什么的不太像,用什么特殊药物来「调理」体质,倒是大有可能,若再配上什么功法修习,那见效更快,更说得通。

结果,我的猜测完全命中,星玫回忆起来到第三新东京都市后的情况,饮食上没有什么特别,她对各种药物一无所知,江湖经验归零?就算真的饮食有什么不妥?

也察觉不出,倒是武功……其实她本就是个好武、好动的活泼女孩,当初就特地打扮成个普通的小兵,加入御林军中,想要有更多机会练习拳脚。

她被绑来第三新东京之后,源堂秘密接见了她,没有让她与冷弃基碰面,只说赠她一本秘笈,让她随便练着,打发时间,还说这门功夫,她姊姊冷翎兰也练过。

星玫素来崇拜二姊,只是没有冷翎兰那样的天赋与毅力,成就有限而已,一听说是二姊曾练过的神功,立刻就上钩了。秘笈是慈航静殿绝学「六阳霹雳」,这门绝学修练纯阳正气,刚猛霸绝,非同小可,若是能取得突破,把六阳往上推升至九阳齐出,传闻更是具有毁天之威,足以和当世任何高手争锋。

小丫头得到绝世武功秘笈,如获至宝,往昔的许多英雄梦,一下在胸中复苏,便急急忙忙开始进行修练,她天资不错,用功也勤,加上源堂以各种资源相助,短短时间,居然让她冲上三阳,小有成就的境界,若再假以时日,会有什么成就,那可难说得很。

「……这套武功有问题吗?」星玫道:「我练起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。」

「这套武功没问题,但秘笈很可能是有问题的,源堂如果真要传你什么,他自己的神功那么多,哪用得着传你慈航静殿的武功?再说,以他的为人,你从他手中接过秘笈,如果秘笈什么问题也没有,那就真的见鬼了。」

我自己心中有数,冷翎兰当初的情况就是实例,源堂助她提升力量,但也做下手脚,终于令得她后头与我交合,只不过我也没有料到,源堂所做的手脚连功诀之中都有一分,让她体质发生变化,最终弄成这样的名器美穴。

这么奇怪的功法,想来也不会是变态老爸自己设计的,他这人是神经病没错,但讨厌麻烦,更没耐心设计这么仔细的东西,多半是法雷尔家祖上传下的东西,先人们知道打猎不稳定,不如发展畜牧业,与其虚耗大半生,在茫茫人海中找寻所谓的名器之女,找着了才发现对方是大肥猪或肉食恐龙,岂不是人生悲剧?

如果不想遭遇这种打击,跪地仰天狂嚎,唯一的办法,就是自己主动制造,办法也很多,外科手术、内服用药、魔法改造……都有这种可能,至于透过修习功法来达成,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,法雷尔家族历代传承,奇人异士辈出,设计出这样的功法,丝毫不足为奇,就是很遗憾……我也是法雷尔家的人,怎么这些东西就没传到我手上?

此外,如果单看这方面,变态老爸还真是个体贴儿子的好父亲,不但设计女人给儿子干,还怕儿子干得不够爽会嫌,又注意女人的相貌素质,又让女人练特殊功法,实在是很用心……如果他能把这分心思用对地方就更好了。

「以后你还是当心点,那家伙不是人,也没把你当成人,说得更明白一点,这世上九成九九的人命,在他眼里都不算人命,要是他再给你什么东西,你在要吃要练之前,还是先想想吧。」

我认真叮咛,却发现星玫的神情不好看,似是心情不好,我追问理由,小公主这才红了眼睛,一拳打在我胸口,怪我刚才那样逼她,只当她是个玩弄的工具,全然不顾她的感受,我也后悔刚刚玩得太过,有些失控,连忙又是赔罪,又是柔声哄人?好不容易才让她破涕为笑。

与星玫的交合,让我对她有更多的了解。像冷翎兰、李华梅那样的坚毅个性,这世上毕竟少见,我生平所遇,也不过就那几个人而已,星玫虽是冷翎兰的妹妹,但远远不像姊姊那样的坚强,在本质上,她仍是那个爱笑、爱闹,天真可爱的活泼女孩。

刚晓得与我的血缘关系之初,星玫显得心理负担很大,不过,当时我没有察觉她所承受的压力,大部分是来自月樱、冷翎兰,还有畏惧旁人的闲言闲语,自身的罪恶感却并不重,毕竟,她的本性乐观开朗,又不是心梦那样从小受特殊教育长大,哪来这么重的道德意识?

正因如此,所以当星玫与我再次欢好,她的心障比什么都好解除,接受了我们的新关系,也看不出有什么心理阴影,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,因为我已经很厌烦替我身边的女人找心理医生了……

「哥,你休息好了吗?」

一度离开的心梦,再次回到房里,出现在我与星玫的面前,这次我与星玫交合,心梦虽然没有全程参与,却帮了不少忙,别的不说,单是她出的这个主意,就让我非常爽快,有种报了一箭之仇的快慰感。

心梦仍是使用天河雪琼的肉体,当她趴在床沿,两手托着下巴,笑吟吟地看着我与星攻,她那混圆的臀部高高挺起,臀部是那么的完美,胸前的两团圆润乳肉,非常有存在感地压在床上,这种成熟肉体所散发的韵味,完全不是星玫所能比拟的。

「你怎么跑来跑去的?本来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玩的吗?结果你一下跑进、一下跑出,最后都没干到你,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借身体给你玩的人啊?」

「对不起嘛,想说你们久别重搞,多给你们一点相处时间,这也是一种体贴啊。」

心梦语笑嫣然,看上去说不出的漂亮,但她一面说话,一面却用心电感应,对我传来私语。

『哥,有点事,你刚刚和冷弃基说的话,在外头全部被转成广播了。』

这一惊非同小可,我当然不会以为是心梦在开玩笑,肯定是我未来的小妈设了局,趁着我玩得开心的时候,摆了我一道,真不愧是变态老爸的身边人,手狠心黑,只不过这一下究竟是设计我?还是设计冷弃基?这我就猜不透了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我是得要问个明白,刚刚和冷弃基那样说话,说得那么肆无忌惮,无比狂妄,主要还是由于我以为,这仅是我和冷弃基的秘密对话,哪想到居然被弄成了实况转播,恐怕整个第三新东京的人都听见了,到底律子小姐为啥要这么做,我总得问清楚。

「有很多理由,其中一个,是为了和平用途,如果不用这个办法,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策略,可以吸引战斗中的两个人,令他们罢手。」

律子小姐面带微笑,缓缓道:「事实上,你与国王陛下的通话一进行,你母亲就立刻停了手,证明这方法有效,若非如此,他们再打下去,也许对他们彼此没什么伤害,但对这座城市、市民,伤害就大了。」

「……反正这个国王在你们眼中,也没什么分量,有需要就随便拿来用用,对吧?好,我理解,那还有其他理由吗?」

「有,这是在你来到本地之前,司令就交代好的计画,只不过本来打算用其他方法实现,恰好你提了要求,适逢其会,我觉得改用这办法也不错,就趁机实施了。」

律子小姐道:「司令说,掩饰一个丑闻的最佳方法,就是制造出一个更大,或者为数众多的丑闻,用大森林来掩饰树木。」

「啥意思?」

「你知不知道现在外头有多少人正指责你离经叛道,与自己的亲姊妹乱伦?你足名符其实的千夫所指,纵然第二新东京都市有通天本事,也无法堵住天下悠悠众口。」律子小姐道:「不过,现在这样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真相很难被覆盖,焦点却很容易给转移,只要弄出一个更大的丑闻,吸引人们的注意,你这边的压力就可以减轻,然后……」

「然后国王陛下就可以顺便去死了,对吧?我了解了,你们还真是压根没把他当人看,也难怪啦,他的所作所为,确实也不值得被当人看待。那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办?弄死了他,谋朝篡位?还是另外推个什么人上去?」

嘴里这么说,但我其实并不这么认为,因为如果源堂有改朝换代的心,他早就付诸实施了,阿里布达之内,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拦他,而既然他没有这样的兴趣,我相信他手下的其他人也不会这么做,没人会这么无聊。

「大少你想多了。」律子小姐道:「一开始的时候,我们已经说过,这位国王陛下的命运,全权由你决定,我们听你的命令行事,既然你刚刚已经与他讲定条件,我们会遵照你的意思来办理,待眼前诸事告一段落后,为他复国,让他坐回王位。」

「哼!那他倒还应该谢谢你们了。」

说来也满可笑的,皇权、帝位,这些在一般人眼中非常了不起的东西,在律子小姐的口中,就和上市场买白菜一般,没什么分别,毕竟,哪怕冷弃基重新坐回王位……呃,其实他现在仍坐在王位上,仍是名义上的国王陛下,我们并非有意忽视这个事实,只是一时没留意,彼此都忘了……无论如何,他这个国王的命令,也下不到第三新东京,之前是这样,之后也不会有改变。

权力游戏的规则很简单,一切在于实力,有那分实力,不管坐在什么位置上,说出的话没有人敢不听,相反的,若是没有足以捍卫权力的实力,哪怕是坐在王位上,早晚也是给人轰下来的分。

我无意多做追究,再怎么说,我也不可能替冷弃基争取权益,很多东西可以靠别人给,唯独尊严不行,我可以替他争取到王位,但王者的尊严,这点他自己如果争不来,谁也帮不了他,事实上,我认为他现在唯一可以保住尊严的办法,就是立刻自杀……

「有劳你们,这段时间盯紧国王,他如果就这么上吊或跳楼了,那我就泡不到妞了,在我把那些妞都搞定之前,烦请你们让他健健康康地活着。」

「……大少风流倜傥,却似乎也为风流所累啊。」律子小姐笑道:「女人太多,顾此失彼,是不是很麻烦的?」

「不不不,麻不麻烦是看人,与数目无绝对关系,我那变态的老爸甚至是不搞女人,但还不是让人麻烦得要死?」

我一面这么说着,一面盘算为求安全起见,近日内还是别让星玫与冷弃基碰面,省得节外生枝,脑里几件事还没想完,就听到有人报告……简单来说,第三新东京都市内最危险的两大生物、最糟糕的狗男女,结束战斗,刚刚已经回来。

记得律子小姐说过,我的淫荡广播时间才刚开始,他们两个就停止战斗,而战斗结束至今,已过了那么长的时间,他们直到现在才回来,这之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,律子小姐没说,我也完全不想知道,无奈有人得意洋洋,我就算想要装聋作哑,也不可得。

「小畜生!你干得好!」

凤凰天女推开会议室的厚重大铜门,一马当先,无比豪迈地走了进来,模样仍是那么雍容华贵,仪态万千,不过身上衣衫不整,除了有多处破损,还有些地方给撕开,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证明什么,那么,凤凰天女眼中的冲天淫气,无疑就是她适才所作所为的直接证据。

「我自负了得,但还没尝试过像你这样,一边操人女儿,一边和她老爸讲话谈条件的,我在旁边听着都刺激,你亲身体验,一定爽到说不出话吧,太妙了!将来我重开后宫,定要找机会尝试看看,你能想出如此妙法,倒是不可小觑你了,不错,真是不错……」

凤凰天女哈哈大笑,似对我的行为非常满意,就像一个听见儿子考试考高分的母亲,十足令我哭笑不得。

「这个……其实办法不是我想的,是心梦出的主意,你如果真要嘉奖,就去奖励她吧。」

我耸耸肩,这么交代了一句,凤凰天女闻言更喜,素来重女轻男的她,自是更乐于听见女儿的杰出表现,虽说她的杰出认定与众不同,但……

跟在凤凰天女之后进来的,自然就是源堂,他面色如常,衣着如常,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,我见到他进来,正要开口说话,却被凤凰天女给抢了先。

「对了,小子,别浪费时间,你应该没忘记自己是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吧?趁早把问题解决了再干吧!」

确实没有忘记,如此大事,分分秒秒都挂在心头,那些被搬移带来的石像,怎样都该要处理了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