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二章
粉雕玉琢
禁忌通话

心梦委托我做的事,在其他地方可能有点难度,在第三新东京就易如反掌,我找人作完委托,几个地方之间一联络,马上就开始办起来,律子小姐向我保证,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,绝不会耽误我的事,要我稍等,那边马上会给我回应。

我谢谢她的帮忙,也不啰嗦,抱着星玫,和心梦一起去到律子小姐替我们安排好的住所。听律子小姐说,我那变态的老爸、老妈还在那边大打出手,而且好像已经打出真火,就在不久之前,两人所运用的力量双双从第七级推升至第八级,除了摧毁那间司令室,还连带毁掉走廊,跟着就一起冲到外头,疯狂搞破坏,一时三刻之内看来是不会平静了。

律子小姐道:「以前没有深切感觉,现在才真的觉得,有这种父母,你很不容易啊。」

「说笑了,哪有你的不容易啊,这对狗男女虽然是我父母,但我其实没多少时间与他们相处,哪及得上你整日对着一个变态狂,日日夜夜,你才真是不易啊!」

我向律子小姐拱了拱手,有种识英雄,重英雄的感觉,接着我们就各干各的,至于那对还在大肆破坏周边事务的狗男女……就让他们去死吧。

律子小姐为我安排的住处,是一间很高档的酒店豪华套房,谢天谢地她做出了,这样的安排,不然哪怕这里是军事要塞,我也不想住军人宿舍。在宿舍里搞女人太闷了,如果是几个男人齐搞一女子,士兵宿舍或许还是个别具风味的所在,但一个男的搞几个女子,这味道就不对了,所以,我非常庆幸能被安排住一流酒店,而非宿舍。

这间豪华套房,一看就知道是平常专门用来接待达官显贵的,房内的各种高等家具、样式精美的地毯,每一件都价值不菲,特别是卧室里那张超过两米的大床,丝缎枕被,一应具全,上头还洒满玫瑰花,旁边桌案上摆着一瓶红葡萄酒,整体的布置看上去就让人喜欢。

「啧,睡得真熟,真有那么好睡吗?」

我低声说着,把星玫放到那张过两米的大床上,仔细打量起这具青春躯体。

就算衣服还没脱,也能看得清楚,星玫的身材很匀称,全身的皮肤白晰细腻,摸起来滑滑的,像缎子般舒服,唯一的缺点就是奶子太小,虽然已经发育了,但别说和天河雪琼、鬼魅夕相比,就算与她亲姊姊冷翎兰比,都有所不如。

以前我们刚开始干在一起的时候,我就暗暗质疑这丫头营养不良,照说公主千金之躯,没理由吃得不好,怎么会弄成这样?总不会是因为那时候,她整天爱缠起胸部扮男装的关系吧?不过,有失必有得,星玫那巴掌大的小屁股,却弥补了胸部不大的遗憾,过去偷情的时候,我总是把她的两瓣臀肉当奶子捏,不仅手感超好,而且弹性十足。

「看什么?她身上每个地方你都看过了吧?」心梦娇嗔着说话,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看成是吃醋,当下只是回一句,「这当然,你身上每个地方我也看啦,你们生下来就是要让我看的。」

与心梦说了两句,抱了抱她,我就把目标换成了星玫,淫笑着掀起她的裙摆,露出白晰柔嫩的小腿,开始用舌头在上面漫游,并且用牙齿轻轻噬咬下短袜,星玫的卫生习惯很好,脚上没有任何异味,就像刚刚才清洗过一样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

星玫的体质近似月樱,都是那样敏感,在我的舔弄下,很快就不自然地扭动起来,渐渐苏醒过来。当我的舌头和牙齿,落在星玫大腿上的时候,少女扭动的幅度明显加大了,而且还不时有懒洋洋的呻吟传来。

听到那诱人的声音,我几乎都把持不住了,不过我还是克制着自己,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星玫的大腿根部,那里淡淡的骚味,令我神往。

我预备要有进一步的行动,但有两个贴心妹妹在跟前的好处,就是当其中一个躺在那边,两腿微分,发着美妙呻吟的时候,另一个会抢先我一步,主动凑上去,替我完成那些准备工作。

心梦的小嘴,贴上了星玫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,那里早已经氾滥成灾了,星玫在我之后不可能有过其他男人,敏感的体质再加上久旱逢甘,出水量大是很正常的事,而心梦也是此道好手,她那灵巧的小香舌,在星玫花谷外,隔着内裤布料舔吮挑逗的动作,就连我也心中佩服。

时而啜吸下花蕊,时而拨开内裤,伸进根手指插几下膣道,时而把整个蜜唇都含进嘴巴里噬咬着,甚至还把舌头贴着星玫的小嫩肛菊,轻轻顶了几下,这种出乎意料的禁忌刺激,星玫过去几时尝过?在如此奇异的调情手法下,星玫终于清醒,睁开了眼睛,一双灿然星眸中,燃烧着织热的情火。

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,星玫并没有太吃惊,我想她早已有所准备,知道,自己终究还是会与我结合,所以睁眼看到我,她非但不惊慌,还面露喜色,对我绽放喜悦的微笑,为了能够与我再次结合,满心欢喜,这个反应让我心中稍安,看来星玫确实已经解除心结,要不然,我肯定会很头痛,生怕这可爱的小丫头被我搞着搞着,就要去看心理医生了。

不过,星玫很快就发现不对,毕竟我双手捧着她的脸在亲,这种姿势,怎么都不可能还有办法舔她的小嫩肛,她当然晓得还有别人,一下眼现惊惶,想要把我给推开。

这种情形,以前不是没遇过,我都要下功夫去压下女方的反抗,但这次的助手性技比我还要厉害,心梦的动作是在舔花谷,实际上却是直接侵入大脑,刺激精神,快感比正常情形下还要强烈数倍,换作庸手来做,轻重拿捏得不好,很容易就烧坏脑子,但心梦是此道圣手,由她来操作,星玫这一下真是爽死了。

「啊啊啊啊啊~~」

小小丫头片子,真是不经操,干都还没干进去,尖叫声就那么响亮了,真要干起来,还不晓得会满床乱滚成什么样。不过,也不知是她运气太好,或是运气太不好,心梦的技巧连我都甘拜下风,在这世上有机会体验心梦舔穴的女人,实在少之又少,星玫沾了我的光,能够享此人间至福,别的不说,只怕心剑神尼就会很羡慕她。

我不知道心梦是怎么舔的,但星玫的畅美呻吟,犹如海潮,一波接着一波,完全没有打住,连稍稍暂停说话的机会都没有,她激烈的反应像是吃了春药,下半身激烈抖动,主动与我拥吻。

四唇相贴,两个人再次激烈的拥吻在一起,两根舌头像麻绳般的纠缠着,分不清谁的唾液多一点了,两个人都疯狂吮吸着对方的津液,仿佛只有这样,心里的饥渴才能获得满足。

和星玫这样的清纯小公主热吻,是非常爽快的一件乐事,不过就在我几乎吻到忘情的时候,下体忽然有奇怪感觉,低头一看,心梦正对着我笑,笑得好甜,似在鼓励我勇敢进行,而她的纤纤小手,握住了我的肉茎。

在心梦的引导下,肉话顶在了一片软肉上面,我腰部一耸,肉话微微陷了进去,这样的引导真是合我心意,如果可能的话,我希望这么做的人是月樱,由她亲自握着我的肉茎,引导着去操自己的小妹,这种感觉光是想像,就让我无比刺激。

「所以,哥你要加油,早点让她们复原过来,才能够实现你的这个理想啊,到时候,说不定是冷月樱、冷翎兰两姊妹,分左右帮你握着送进去,或许还替你舔着呢。」心梦朝我眨眨眼,笑道:「这没什么不好啊,本来哥你就是拿这当动力的,如果这能激励你早日奋起,打倒黑龙王,我相信她们三姊妹是很愿意这样为你打气的。」

我的宝贝好妹妹,确实很懂得鼓励人,听她这么一说,我胸中豪气顿生,略微调整位置,下体向后微缩收,让肉菇顺着花瓣,滑到花瓣下方的花谷口,心梦也调整角度,肉茎来到花谷口的相对角度。

「星玫,哥又要来了喔?」我忍不住笑道:「哈哈,真过瘾,终于有机会在你面前说这个又字。」

笑语中,我稍微一挺下体,让肉茎直顶进去,瞬间,肉菇被温暖紧缩的嫩肉给包裹住,一股酥爽的感觉从肉菇上传来,稍微停顿了一下后,我接着用力一压下体,将整根肉茎完全捅进了肉洞里。

「哈!」

星玫像是给人砍了一刀,闷哼一声,但还是伸出手,猛搂住我,白嫩的小屁股朝我挺来,深入膣道中的肉菇,立刻就被一圈膣肉紧紧箍住,爽得我连连吸气,下体再猛一挺,膣道内滑腻紧凑,暖烘烘的,让人好不痛快。

在肉茎完全插入的刹那间,肉茎与膣道内的肉壁摩擦,又被肉壁紧紧包裹住,那种湿滑、紧缩、温暖的感觉纠合在一起,转化为一股更强烈的酥爽快感,我整颗心都为之颠抖。

肉茎深入星玫的膣道后,酥爽无比之余,还没来得及继续挺动抽插,就感觉到星玫的身体在僵硬一下后,便有力地扭动了起来,也不知道她是想挣扎,还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快感。

不管是哪一种,我都只专注我该做的事,心梦这时离开到一旁,看着我们偷笑,而我一下抱紧了星玫的双腿,马上挺动下体,加大力度,开始抽插。

「轻……轻点!」星玫微皱了下眉头,低低的呻吟道。

「嗯,我会轻轻的!」

我在星玫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然后缓缓拖动起来。久久未经男人开拓的花径,一下子被我插入,那感觉就好像穿了双黏脚的雨靴,在泥泞的小路上行走,踩下去,就被吸住了一般,要花大力气才拔得出来,特别是顶到深处时,感觉就更明显了。

回顾过往,我也算干过不少好穴,不过,像冷翎兰两姊妹这样的,实在少见,冷翎兰的膣道超级紧窄,每次插进去,都像要把我每滴汁液都挤榨出来,这可能和修练的功法有关,而星玫……我不记得以前与她交媾,她的膣道有这种妙处,说不定也是最近练了什么怪东西,令这花谷湿黏吸缠,像处女般的紧窄,而且还很短,都已经插到底了,肉茎居然还有四分之一没进去。

「可……可以……用力点了!」星玫在我的耳边呻吟。

耐着性子轻抽慢捅了上百下后,终于听到了大赦的指令。可是我却不敢有稍微的大意,因为在星玫小嫩穴不断的绞榨下,我隐隐快把持不住,这实在让我难堪,又不是以前没干过的对象,之前都能干上好久,久别重操,总不能说才干几下就快射了吧?

没办法,只好用点招数了,我搂着星玫娇小的躯体,侧翻躺下,变成侧位姿势,这样,就可以用手刺激她的花蕊。我一边撩拨着她的快感,一边用言语来冲淡快速抽插所带来的阵阵肉紧。

「星玫,喜不喜欢被我操啊?」

「喜……喜欢……」星玫在我的刺激下,已经开始迷乱。

「喜欢被我干还是被哥哥干?哪个干你会让你更爽些?」

「哥哥……你……啊!我不知道……」混乱的回答,带着明显的鼻音,我发现星玫可爱的脸庞上,尽是美丽的晕红。

「呵……选不出来是吗?我替你选吧……叫哥哥来干你!」软语温香,本想要借此分神的我,却有点控制不住了,感觉肉话被那诡异的吸啜,弄得又酸又麻。

星玫犹豫了一会儿,却被我狠狠猛插数下,最终忍不住,用懒洋洋的呻吟喊道:「哥哥……来干我……」

这声叫喊强烈刺激到我,心底的邪火一下窜起,我开始不顾一切地大力挺动起来,并且手上搓弄雪臀的频率也加到最大。

星玫在我刻意的刺激下,整个身体弓着扭动起来,好不妖艳,嘴里还发出呜咽般的呻吟。

我知道星玫的高潮快到了,果然,没一会儿,星玫突然「啊」的喊了一声,整个人猛的抽搐起来,同时膣道两边的嫩肉,开始强力绞榨着肉茎,无论何时,能让一个女人享受如此高潮,对一个男人而言,都是无比的荣耀。

「可以射里面吗?」我急促的问了一句,一股酸麻已经沿着脊柱往双丸传来,令我两腿都开始打颤。

星玫被我干得迷迷糊糊,但听到这么一问,还是勉力睁开眼睛,应了一声。

「嗯!」

这声答应,对我的刺激尤其强烈,或许我也就是一头没人性的禽兽,随即,我小腹猛地一挺,肉菇死死抵进膣道最深处的软肉上,一股积蓄多时的欲望,一股脑地往外狂喷。

这一下,还真是射得无比畅快,足足射了十多秒才射完。几乎让我整个瘫在星玫身上,而星玫也早瘫在我身边,嘴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。

一度欢好过后,我趴靠在星玫身旁,抱着她娇小玲珑的香躯,手中使劲搓着她粉雕玉琢的小屁股,一面等待刚刚离开的心梦带道具回来,一面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时光。

半晌后,星玫娃娃般的嫩嫩嗓音,把我沉浸在膣道内肉茎上的思绪拉了回来,「刚刚好棒……可是,太用力了。」

我愣了一下,奇道:「哦?看你刚才那骚样,我还以为不够力咧,怎么太用力了吗?」

星玫的粉拳敲了我一下,幽怨地瞪了我一眼道:「你干也就干了,还干得那么用力,人家差点就死掉了……也不知道你这人是什么做的,居然连做爱的功夫也能进步那么多,星玫开心死了。」

「哦!」我摸着下巴,道:「这话挺耳熟的,好像以前也有很多美女,对我爷爷这么说过……不过,既然你被干得那么爽,刚才摇屁股差点都把我弄翻过去,为什么之前要那么抗拒?早点顺从肉体的感觉,这样不是比较好?」

这话我问得认真,但也知道不会有答案,这丫头的心里,对我始终有一分爱意,即使是伦常大限,也没能将之消灭,只不过要她亲口承认这分禁忌之情,她说不出口而已,因此,星玫咬着嘴唇,撒娇似的嚷了一句。

「哼!你就会欺负我!」

星玫的声音柔柔嫩嫩,带着一种孩童似的娃娃音,听在耳朵里,撩人极了,刚刚消褪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。

「那有什么好奇怪的?本来每个哥哥都是靠欺负妹子混饭吃的。」

我抱起依旧软绵绵的星玫,让她跨坐在我的身上,而我则靠在了床头上。

「你干什么?这么快又要来?」

星玫的声音听来好像被吓到,但那个眼神……像是初尝肉味的新嫁娘,娇艳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,刹那间,让我想起了天生媚骨的月樱,照理说这两姊妹父不同,这次却时常让我觉得她们越来越相像,这实在很有意思。

「那当然,你以为哥哥这么容易就放过你?都说了要欺负你的。」我被她的媚态撩拨得心头火起,犹在膣道中的肉茎,一点一点地回复元气,再次硬挺,「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哪可能只做一次就放你下床?你还主动想要呢,都忘光啦?」

「嗯,轻点……轻点……」星玫被我紧紧托着两瓣小屁股,一下下承受着肉茎在膣内磨擦,才几下就忍不住叫吟醉来。

「你知道吗?其实第一次看见你,我就巳经想这么狠狠操你了!」

「……记、记得……你第一次和我重逢,不就把我给强奸了……唔……轻点好吗……」

「傻瓜,我不是说那次,是更久以前,皇宫里头,你还只是一个小小丫头,穿着礼服,连屄毛都还没长齐的时候,那时候我就想把我的东西,狠狠操进你的小屁股里了。」

「啊啊啊……哥哥变态……」

「……现在你也是了。」

「早知道……当变态能这么快乐……我就不听姊姊的,和你一起变态了,忏悔修行太闷,太痛苦了!」

「哈哈,说得好,来,叫一声哥哥,这样你被哥哥干着,会更舒服、更快乐。」

「……哥哥。」

星玫娇声唤道,炽热欲望已烧红了她的娇躯,雪白的肌肤上,染上了一抹美丽的晕红,看上去更是说不出的娇俏可爱。

由于刚射过一次,肉茎的抗压能力大增,我一边享受着膣道内紧凑的摩擦,一边欣赏着星玫小公主被我操的媚态。

心中暗爽的时候,我忽闻一声异响,抬头一看,心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正站在墙脚边,看着我们,抿着嘴笑,浑身抖得厉害,在白色长袍之下,浑圆的臀部更显得滑腻圆润,胸前两团高耸山峦,同样随着身体的抖动晃荡不休。

「快……快点……」星玫没注意到心梦的存在,一个劲地享受交媾的欢愉,声音变得妩媚极了。

我顺应美少女的要求,抱紧星玫的臀部,一阵猛烈挺送,这姿势实在太过瘾,星玫也就四十几公斤,身材娇小玲珑,惹人怜爱,抱在手里狂操的感觉,太有征服感了。

星玫被我顶得猛翻白眼,无力地趴在我身上,「咦咦哦哦」呻吟了一会儿后,就突然抱紧了我,身体再次剧烈的抽搐起来。

和刚才一样,肉茎泡在膣道内,犹如被千万条虫子绞榨一般,爽到了极点,要不是刚射过一次,我肯定憋不住的。

星玫的两次高潮间隔不过十分钟,我不认为自己的性技有那么好,至少,在不直接刺激脑部,又不使用淫欲结界的前提下,我没那么厉害,只能猜测说,这是因为她新近修练的功法,或者是因为憋了太长时间。

为了彻底征服这个媚态十足的小公主,我把她翻到身下,从后面顶了进去。

「哥,你还……没完吗?」星玫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。

「我都还没出来咧!你急什么?」我一边揉着两瓣挺翘的美白臀肉,一边快速在臀肉间挺刺起来,背后位的好处,就是不仅可以把玩星玫的可爱小屁股,还可以看见肉茎带着花瓣翻进翻出的淫态。

「那……你什么时候……才出来啊?」星玫弱弱地说了一句,只换来一通狂暴的抽插,令小丫头再次愉快地畅吟出声。

「作一个好女人,不可以问这种话喔。」

心梦来到床边,伸手摸了摸星玫的嫩脸蛋,也给了我一个很薄的黑匣子,说是通话用的道具,我曾在白拉登那边看过类似的东西,他就是用这来和别人通讯,这是律子小姐交给心梦的,用来实现我的歹毒企图。

我将这通讯器接过,那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,不过有点模糊,听起来好像是给什么东西堵住了嘴,话声卡在喉咙里的那种感觉,我朝心梦看了一眼,心梦两手一摊,道:「律子小姐说,对方不是很配合,所以把他绑了来,捆在椅子上,你想要他出声,说一声就是了。」

「好歹也是一国之君,如果给他的待遇太差,失了礼数,我们自己也没面子的啊。」

我抱怨了两声,对着收音器喊了一句放人,一阵破口大骂之声登时传出,声音不是很大,不过传入耳里,本来在我身下被干得迷迷糊糊的星玫,如坠冰窖,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。

「喂!安静点行不行?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,一点风度也没有,闭嘴安静一下吧,不然我让他们再给你捆上,这次还喂你吃大便,保证你永生难忘。」

对于一个气昏头的人,这些威胁没有多大作用,但他身边全都是变态老爸的手下,对我的话,还给几分薄面,我听到对方那边传来声响,变态老爸虽然不通世务,他的手下却挺懂得拍马屁,端摩上意,把那家伙给痛扁了;顿。

我摸着星玫的美臀,发现雪嫩的肌肤上,居然渗满了冷汗,这丫头的心情紧张,连膣道内都开始如姊姊一样,变得异常紧窄,形成一股醉人的美妙滋味,我说不出话,只是闭目享受,没过多久,听到通话器那边传来声音。

「什么?问我想怎么样?老家伙,口气别那么嚣张,虽然是国王陛下,但你现在几乎没有国土了,说穿了连流亡政府都不如,能有屎吃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,如果一切照我的意思来,连屎都不想留给你吃,早早送你去吃黄泥,都算对世界有益了。」

说着让我畅快的嚣张话语,我加强力道,让肉茎大起大落,在星玫湿滑不堪的膣道里狂捅,引得她眉头大皱,死死咬着嘴唇,鼻息随之加重了几分,却偏偏不敢发出声音,因为她自己也很清楚,我通话的对象,就是她名义上的便宜老爸,冷弃基。

这家伙早在萨拉沦陷之前,就偷偷跑路了,以他的身份与重要性,哪怕他不找地方躲,黑龙王大概也懒得找他出来杀,只要他别蠢得跑去黑龙王眼前晃,黑龙王是不可能主动想杀他的,格调太低了。

源堂可能觉得他好歹也是本国国王,又或是对他还有几分「友情」,派人将他秘密接来保护,名义上说得好听,是组织新的小朝廷,继续领导全国军民抗敌,事实上,所有吃穿用度,哪怕连一张卫生纸的开销,全都是由源堂供给,就与米虫没什么分别。

类似的情形,历史上不少,但与其他历史例子不同的是,他就连被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利用价值都没有,因为大半国土已经被敌人占领,而源堂既无意出兵复国,也没兴趣趁机争权,这座第三新东京都市,名义上是阿里布达的领土,却根本没人当冷弃基是国王,所有人都对这位国王陛下视而不见,当他空气一样。

心梦刚才问我,要不要拿这位国王陛下来当情趣道具,增加与星玫交欢时的刺激,我最初还有点犹豫,不知道这样有什么好玩的,但当心梦对我说,可以趁机解决一些问题,我就被打动了,找来律子小姐问了几句,她说可以由我全权处理,从这个回答,我知道冷弃基在这里的分量,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「……陛下,你做的事情,下十次地狱都够了,干完女儿不够,还干幼女?干了幼女也情有可原,却还把人家掐死,一次又一次,这么变态的嗜好,不杀你都不知道怎么向那些冤魂交代,怎么样?你好心点,现在就让我宰了你吧?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