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一
第一章
无聊发排
无耻行径

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我深知武力不能代表一切,脑子才是最犀利的武器,所以,各种谈判、交涉的次数绝对不会少,虽然不敢自称是外交能手,但在谈判方面,我也说得上是小有心得,什么样的江湖大佬、国家要人,我也都会过,大风大浪绝没有少看过。

不过,要算起谈判最累的一次,肯定就是这一次,我与自己亲生老爸的谈判,虽然我们从头到尾都在谈,却根本称不上是对谈,完全是鸡同鸭讲,双方的思想全没有半点交集。

以我而言,虽然我早就知道,自己的变态老爸有够变态,与他对峙,将会极度冲击自己的理性,而他的所作所为,我也依稀猜到,略知轮廓,照理说不会那么难以承受,但实际与他接触,我才发现自己过于天真,这不算太长的一段会晤时间,根本就是精神攻击……不,该说是精神污染了。

哪怕是在毒气室里待上个把时辰,我都未必会这么难受,事实上,这边有目共睹,我根本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的,甫一清醒,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狂吐。

我被人抬出来的时候,司令室的外头,早就聚满了一大票人,源堂司令会见亲生儿子一事,早已成了震动第三新东京的大事,一堆高阶将领都在为此下注,猜测,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,当源堂让人进去,将我抬出时,外头的旁观者还一度以为我被干掉了,不过,律子小姐也在稍后被抬了出来,令旁观者松了一口气。

能在源堂身边存活至今的人,都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本事,否则就算没早被干掉,也很难适应,而像律子小姐这样的重臣,源堂不会随便对她动手,所以看到她也被抬出来,人们反倒把这看成一种安全讯号。

只不过,以往与源堂对谈,被他弄到晕倒、精神崩溃的人虽不在少数,但这次连律子小姐都晕过去,可见此次「精神攻击」的厉害,人人窃窃私语,猜测刚才的父子对话,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
因为周围的人声,晕死过去的我逐渐清醒过来,脑里迅速闪过昏迷前所听见的东西,除了苦笑,就只有强烈的晕眩感,源堂所说的内容,仍是那么让人头晕目眩。

源堂的出发点不能说是对,却似乎也没错,他不是一个太差劲的父亲,但他的儿女全给他害惨了,这真是一个让人崩溃的情况,我觉得黑龙王算是很了不起了,最起码,还撑了那么久才被他搞到疯掉,普通人像我这样的,一次会面就快要疯了。

「你没事吧?」

天河雪琼、鬼魅夕一左一右,来到担架的两侧,担忧之情溢于言表,本来依照安排,她们应该都去休息了,由我单独与源堂会面,但想也知道,眼下状况未明,与源堂见面搞不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,她们又哪可能放心地去休息?自然是早早就来到外头,埋伏等待,一见事情有什么变化,立刻便冲出来,幸好,她们不用破门冲进司令室去,否则碰上源堂那个脱线的家伙,双方即使没有动起手来,光是听源堂说上半天话,搞不好就能让她们吐血倒地。

「你们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们都去休息的吗?怎么全都跑来了?」

「这种时候、这种气氛,又有谁能坐得住呢?」天河雪琼摇了摇头,道:「你不是进去和源堂·法雷尔说话吗?怎么反倒给抬出来了?你们两父子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了?他如此心狠手辣,不但对自己儿子下手,连追随多年的忠实部属也下狠手?」

「这倒是没有。」

忽然冒出来的一句话,并非出自我的口中,而是缓步从司令室中走出的源堂,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,他这么现身,周围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刚刚才与他谈过话,知道他底细的我,即使见他现身,也没什么特殊感觉,但对于那些不是很了解他的人,此刻的他,倒是很有身为一代绝顶高手的不凡之姿。

帅气虽是远远算不上,但一身笔挺军服,威武神气,漆黑的墨镜底下,炯炯神光,直透而来,任谁与这目光一对,都是心里阵阵发寒,再想到他过往的事迹,任谁都不能不承认,源堂·法雷尔是个高度危险的人物,哪怕是天河雪琼、鬼魅夕,首次见面,也为其威势所慑,大气不敢喘一下。

曾在某部典籍中看过一个说法,身为统帅,哪怕只是像花岗岩一样站在那里,不语不动,都有凛然之威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领导人不动则已,一动就是杀伐决断,血染天下。从某方面来说,源堂完全符合这个形象,他根本就是个会呼吸、会走路的超级灾祸,当他站在那边一动不动的时候,身上都是令人胆颤心惊的肃杀之气,但这不是最可怕的,真正可怕的时候,是当他实际有所行动,那时不管他的行动是大是小、有心无心,都肯定有人要倒楣。

虽说这个男人是我爸爸,虽说他其实还算得上一个好爸爸,但为了这个世界着想,我还是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够手刃此贼,他死后黑龙会不至于从此消停,不过也算是往世界和平的大道上,迈出大大一步了……

「……你的眼里,怎么有那么怪的眼神?说杀意又不完全是,倒很像……大义灭亲的感觉……」源堂皱眉道:「才刚被抬出来,这么快就准备要动手了?」

这话听在旁人耳中,就是再清楚也不过的战斗讯号,天河雪琼与鬼魅夕对看一眼,都有些迟疑,源堂不是普通的敌人,其实力可能犹在黑龙王之上,哪怕心里已经有了战斗准备,但若当真打起来,己方未必能承受败战的后果。

「行了,你们两个别看了。」我轻咳一声,从担架上翻身下来,犹自觉得有些脚底虚浮,头晕眼花,「没有必要动手,至少,不需要在这战起来,我父亲源堂司令是个伟大的人,后头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倚仗他,别做出失礼的事。」

此言一出,让周围许多人大感诧异,鬼魅夕更是一脸看到鬼的表情,我们父子不和的事实,恐怕半个世界都知道,此刻我这样猛夸自己的老爸,难道这份不和已被打破?

这种事情……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天河雪琼看了我一眼,马上明白我的想法,有仇没仇姑且不论,眼前我们还用得着这个变态的老爸,说得明白一点,简直是没有他就不行,哪可能在这种时候与他翻脸,能利用的东西肯定是先榨干了才扔掉。

要说通晓人情世故,天河雪琼和鬼魅夕大概半斤八两,不过若比起社交能力,天河雪琼保证是大乐胜,可以甩掉鬼魅夕几条街,她听我这么一说,马上站起来,向源堂致意,并且以慈航静殿代表人的身份,感谢他派兵援手之德。

「唔,没什么,举手之劳而已。」

源堂淡淡回答,这也是他被人当成变态的理由之一,堂堂一方势力的首脑,他居然连客套话都不会说,也许他的本意是想要谦虚两句,但这样的表达方法,听起来简直就像是看不起慈航静殿一样,如果他不是源堂·法雷尔,光为了这句话,别人就要找他算帐。

不过,正因为他是源堂,所以这话从他口中说出,就变成了高深莫测,我看天河雪琼一下愣在那里,不晓得该表什么情才恰当,或许她还以为这是源堂的存心试探,根本就想不到,这不过是某个白痴的错误表达。

「对了,你肚子大起来了没有?和我儿子在一起那么久了,怎么肚子还没大?是那小子或你不行?还是你们平常都只干屁眼的?」

这些话,其实没有什么恶意,单纯就是那个白痴想到什么说什么,如果仅是一个公公对媳妇这么说话,虽然粗鄙了些,却也还在合理范围,问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,再考虑到彼此的身份,这些话就不得了了,天河雪琼又是一愣,不晓得该把这判断为逼战的挑衅,或者仅是一名无礼长辈的质询,而第三新东京的一众将领、高等技术员,则是你看我、我看你,面面相戏,不晓得该怎样理解眼前状况。

「……真是够了,你们是在这里比赛丢人现眼的吗?」

我摇了摇头,预备在源堂搞出更多事之前,先把这两个人给分开,省得继续惹笑话出来,而在我这么做之前,已经有人抢先了一步。

「嘿!好久不见。」

一个极为动听的女声,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而当人们循声望去,顿时为之眼前一亮,凤凰天女雍容如同女皇的姿态,令所有人为之惊艳,哪怕是见过不少世面的第三新东京高阶将领,也忍不住发出惊叹。

南蛮的第一美人,昔日的四大天女之首,岂是庸脂俗粉能够比拟的?众人一起看得呆了,这也没啥好意外,但我很清楚,这个外表看来有女皇风范的绝色美人,其本质与源堂相同,都是会走路的灾难物,现在这两大人间灾难靠近了,看上去也许很养眼,实际上……这很可能就是一场浩劫的开端。

天河雪琼悄声道:「你父母要碰头了,为人子女的,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说的?」

「说什么?还有什么好说的?人家久别重逢,你要不要去摆两桌酒贺喜他们?那两个都是人间灾难根源,我建议你最好离远一点,以策安全。」

一面警告,我在人群中发现了星玫的娇小身影,虽然我不认为那两大人形灾难碰头,会演变成大打出手,但为了安全起见,我仍使了个眼色,让天河雪琼、鬼魅夕和我一起后退,来到星玫的身边,将她护住,省得当真发生了什么事,不及救援。

事实证明,我确实是多心了,凤凰天女来到源堂面前,双手叉腰,来势汹汹,却开口就是一句,「很久没遇到对手了,你那边应该也差不多吧?既然大家都缺对手,要不要练练手?」

「唔。」

源堂应了一声,与转头迈步的凤凰天女一起离开,不明白内情的人,还以为凤凰天女上门论武,源堂接受了这个挑战,要与她找地方一较高低,来一场灿烂之战,但对他们两人都有了解的我,却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。

「……你……你们两个淫男荡女,居然就这么……」

平心而论,我的用词不太妥当,这两个人的风格不能说是淫荡,只能说是率直,我知道在各家各派的学术思想中,有那么一派崇尚自然,废礼弃制,讲究率性而为,不受拘束,往往因此而放浪形骸,常有惊世骇俗之举,源堂和凤凰天女的行事所为,颇合这一派的中心思想,倒也算得上是脱俗高士……只要他们两个除了不在乎旁人目光之外,别那么不在乎旁人死活,那就善莫大焉。

别人不晓得他们要去干什么,但已经对凤凰天女性情有所了解的天河雪琼,却晓得这对兽性男女,就要去重演当年凤凰岛上的盘床大战,还很有可能战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好像害怕第三新东京都市有人不晓得他们在交媾一样。

「哇!你都已经这么大了,父母还能这么激情恩爱,老师,我真是羡慕你啊。」

天河雪琼强忍住笑,对我比了比大拇指,我则是以同样的揶揄目光回望,提醒她不要得意忘形,否则万一被这对无良夫妻抓去当助兴道具,那时可就不知谁来羡慕谁了。

凤凰天女的眼中完全没有我们存在,但源堂还是给我们几分薄面的,从我身旁经过时,他皱了皱眉头,看见了躲在我们背后的星玫。

「哦,你们两个还没干吗?别太浪费时间,良宵苦短,要是拖得太久,等一下毒发身亡,那就不好了。」

「什么毒发身亡?」

「没什么,一点助兴的小礼物而已,你那时候死都不肯来,怕你脑里有病,来了之后还要搞对抗,既浪费时间,又间接害了你自己,所以就先替你做了点预备工作,在这小丫头体内放好致命毒素,如果一定时间之内不交合,她会毒发身亡喔。」

「等一下!」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连忙追问道:「你刚刚说什么?你对星玫用了春药?还是会致命的那种?」

「我哪有说?我刚刚发现,你从小就喜欢扭曲我说的话,然后当自己的父亲是个变态,这些都是根本没有的事。」源堂皱眉道:「刚刚我说放的是致命毒素,不交合就会死,这与春药有什么关系?两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吧?」

对于这个说法,我已经不想再回答什么了,只把目光环视周围的第三新东京人员,这些跟随源堂多年的高阶将领,纷纷转开头去,没有半个人试图为自己的长官辩护。

「你对她下药?你怎么可以……」或许是因为爱屋及乌,天河雪琼听到星玫被下毒,表现得甚为愤慨,这反应令我暗喜,只可惜不晓得她到底爱哪只乌?

不过,天河雪琼的怒气,却也引来了源堂的注意,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弱者,但直到「啪」的一声响,凤凰天女抓住了源堂的一只手,我们才赫然惊觉,源堂不知何时已掠至天河雪琼身前,预备动手,过程我们全没看见,形若鬼魅,要不是凤凰天女出手阻挡,天河雪琼这个堂堂第八级的大魔导士,就这么不明不白,全无预兆地为敌所趁了。

「喂!别动这丫头,她是我……」凤凰天女话没说完就顿住,思索几秒,寻找适当用词后,这才喝道:「她是我和儿子的重要粮食来源,没有我点头,可轮不到你来动手!」

「哦?」

源堂质疑了一声,手还是被凤凰天女给握着,却不知道怎么搞的,发出连串惊爆声响,气劲冲击四周,像放鞭炮一样响亮。修为不高的外行人,大概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,顶多以为这对男女在比拼内力,问题是当那些气劲流弹飞射出去,打中了几个没来得及闪的倒楣蛋,还连外层的窗户玻璃也打碎,才知道这两人已经真正动起手来。

起码要有第七级修为才能隐约看见这对男女的动手痕迹,他们双方都有一只手未动,或是插腰,或是垂在身体旁,就用那两只抓人与被抓的手在闪电拆招,乍看起来,好像源堂的手仍被凤凰天女抓着没有动,但那不过是残像所造成的错觉,实际上,他不晓得已经抽出、抢攻、被挡住、回原状多少次了。

凤凰天女那边的状态也差不多,比较惊人的是,凤凰天女的武技,并不以神速见长,这绝不是她的最强项,但与源堂拼起来,居然也能有这么惊人的造诣,我对凤凰天女的敬意,顿时又生了几分,成名多年的绝顶高手,果然有惊人本事,和那种靠着灌功上位的小辈完全不同。

刚才凤凰天女突然现身,所有人只见到她的倾城美貌,从气势上感觉到她不是一般人,却没有想到她如此身怀绝技,直至此刻,看她与源堂战得平分秋色,才晓得她如此厉害。

(两个人都没有拿出真正实力来,速度虽然惊人,但所用的力量……女色魔大概不足两成吧,变态老爸那边无从估计……女色魔开始落在下风了,这也难怪,她的武功要是比源堂高,当年就不会被源堂强奸得手了!)

胜负开始分晓了,虽然如此,但我并无心在此观战,毕竟这不是寻常的夫妻打架,眼前这对混帐东西,甚至连夫妻都算不上,勉强只构得上性伴侣的边,我不担心他们之中谁把谁打伤,倒是比较在意,以凤凰天女的强硬个性,若落于下风却不肯服输,很有可能恼羞成怒,把力量提升,认真地开打,这两个王八乌龟向来不在乎别人死活,说打就打,也不会管是否牵连旁人,我要是不趁现在先闪,那就真是龟儿子了。

「……你想先溜掉?」

天河雪琼在我耳边低语,发现了我的企图,「你父亲说的话,你打算如何处理?信还是不信?」

「这种事情很难说的,我家老爸心理变态,没啥做不出来,与他有关的事情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啊!」

「所以,你想趁机吃掉你那个小妹妹?」

天河雪琼的话令我一怔,我确实有打算借这机会吃了小星玫,不过,刚才天河雪琼为了源堂对星玫下药而发怒,这是因为她爱屋及乌的关系,现在她问我这事,该不会……她要挺身出来保护星玫,别受我这色魔的侵害吧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就该做点事了,天河雪琼在我心里很有分量,这点我与她都知道,不过我要做什么、要干甚么人,都还轮不到她来干涉,光有一个变态女色魔总爱从我口中夺食,这已经让我非常困扰了,现在还来一个专门胳臂向外弯的正义女魔人,那我以后还能不能奸别的女人?总不会就要我后半生只能过无趣的单调性生活?那不如现在就找黑龙王自杀去吧。

「你要拦我?」

「怎么可能?大势所趋,我拦得了吗?就算拦下了你,我也拦不下你身后的两位魔王啊!早晚会变既成事实,我不想拦。」

「那你想……」

「没有,只是忽然觉得……」天河雪琼悄声说着,脸上忽然一红,吐了吐舌头,模样非常娇俏可爱,「我如果在旁边看看,那感觉应该不错。」

「在旁边看?」这个建议听来也很刺激了,我不禁多打量天河雪琼几眼,这段时间以来,我们双飞、群交没少干,这女人难道被感染,开始主动想找人一起群交了?

「你只看看?不下场?旁观没什么意思吧?难不成……你想在旁边一面看,一面自我安慰?」

「别胡说!我哪会这样?」

天河雪琼低声道:「不过,我有一个想法,你看看……不如我把身体借出来,如何?」

「借出来?」我愣了一下,最初不解其意,顿悟之后却不得不拍案叫绝,「妙!这一招厉害!」

「那就交给你们,我在里头看就行了……」

天河雪琼笑了一笑,闭上眼睛,她要联络的人虽然不在这里,但以她大魔导士的能耐,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,就看她身体微微一颤,头垂了下来,像是陷入熟睡,再次抬头,眼中神色已变,伸手拨了拨头发,容颜仍是一样,换了不同的灵魂主宰后,却是说不出的艳与媚。

「怎么样?」

「你别喧宾夺主啊,今天的主角怎么说都是星玫,别吓着人家小妹妹,再说你弄得比她还有魅力,万一我忍不住,只顾着干你就糟糕了。」

「知道啦!两个都一样是你妹妹,就不见你有这么疼我。」

「还顶嘴?什么时候没疼过你?几个妹里头,就属你最占便宜了。」

「是喔,占便宜都快占成蜡烛活尸了……」

不经意的一句话,分量实在太重,我霎时动作一顿,脸色大变,或许是因为我的脸色太吓人,心梦吐了吐舌头,不敢接话,装没事一样转过头,对着星玫笑道:「小妹妹,你相信姊姊吗?」

星玫与心梦的生命从没有过任何交集,当然不可能认识,不过她现在的外形,是慈航静殿的圣女天河雪琼,两人不但同出慈航静殿,天河雪琼更与冷翎兰交情匪浅,星玫就算与她没交情,起码也该眼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水月梦蛊虽然能附身显形,但心梦每次进行附体后,都立刻盖上一层心灵迷彩,以她自己的面目出现,仿佛很厌恶附体之后还用别人的形象,之前借用鬼魅夕的身体来群交时,她一附体立刻变回自己样子,从没有用鬼魅夕的外形、这或许就是她的坚持与洁癖,不过,这次她特别使用天河雪琼的外形,或许是想借此让星玫心情安定下来。

果然,星玫对着这张熟悉的面孔露出笑容,点头道:「相信啊,你是天河圣女姊姊。」

「对啦,说得好喔,现在姊姊要教会你的第一件事,就是如果碰到陌生的女人,不管她多漂亮,形象多正面,甚至可能就是你姊姊的朋友,你……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喔。」

说着,心梦在星玫的额上轻轻一点,星玫的笑容还僵在脸上,整个人却立刻倒。

地晕去。

我知道这是精神控制的技巧,由心梦手里使出来,万无一失,却仍不免些许担心,问道:「她没事吧?」

「当然没事啊,能有什么事?别那么不信任我嘛。」

搞定了星玫,现在最要紧的,是找办事的地方,幸好在第三新东京都市,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,再加上变态老爸之前的那番话,在场的高阶将领们尽管表情尴尬,却还是替我安排了房间。

抱女人进房间,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,但我却感到少许烦闷,原因无他,女人中毒,而我要靠性交来帮她解毒,这种无趣的交媾,就像做苦工,哪怕是再漂亮的女人,也不能让我兴奋起来,不过,似乎也不适合另外搞什么花样,这还真是令我异常苦闷。

「既然哥哥你这么想,那等一下我试着帮你制造点惊喜吧,你到时候可别反悔,临时说受不了喔。」

「受不了?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?别以为挺着一对大奶在那边晃,就可以小看人,料理完星玫之后,就是要处理你了。」

这样简单的威胁,自然唬不住心梦,她笑着看了我一眼,虽没说话,却挺起了她高耸的胸部,随着走路一抖一抖,仿佛在向我示威,说来有点好笑,但我确实觉得,这一瞬间的心梦,颇有乃母之风,如果当年她继续在南蛮生长,最后接了母亲的位置,现在很有可能就是另一个放荡女王,以美艳风姿、强势作风,君临南蛮世界……

「对了,心梦,对于老爸那个变态……不,是对于那个变态老爸,你有什么想法呢?我是说,你该不会也像这个小妹妹一样天真吧?这么傻头傻脑的二愣子,有星玫一个就够了。」

「这个……以前还有想过一些,但后来哥你说要我别太在意他的逻辑和作法,我就不太去想了,多想多烦恼。」心梦挽着我的手臂,笑道:「而且,刚刚你进去谈判的时候,我也想通啦,哥哥得到父亲的全部关注,我也有母亲疼,背后都各自有疼我们的人,和一般家庭一样,这不是很好吗?」

「呃……你要这么说也没错啦,只要你觉得好,那就好吧。」

站在个人立场,我认为我们一家人与普通家庭完全没有可比性,但一件事情端看从什么角度切入,要是这么想能让心梦好过,那多一事确实不如少一事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