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
第八章
全天护卫
楚门世界

源堂的一番话,听得我是头晕眼花,怎么都难以想象,当年在萨拉,每次我碰到危险,心里恨得要死,觉得一个人没别人理睬、在乎,孤零零被扔在世上的时候,原来我身边竟是有许多强力护卫的?

这听来很不可思议,但源堂没理由也没可能在这件事上头说谎,他更不需要为了得到我的好感,捏造这样无聊的谎言,所以他说的护卫群,九成是真的。黑龙会都能安排好几批人,日日夜夜监视我的动向,同样的事情源堂要做,那还不是易如反掌?

“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说的什么护卫,为何我从未见过?”仿佛被雷给劈了一下,我的意识有些迷乱,喃喃道:“特别是什么影子侍卫,我只在书里看过这东西,之前我差点送命的记录,每个月都有一大把,可……怎么那些影子护卫,从来也没发动过一次的?”

“因为……男子汉需要锻炼,所以我给各方护卫下的命令,就是不到最后一刻,不到真的危及生命,就不能出手。”

“……你还真敢说啊!”

我怔怔地说着,愣然当场,不晓得自己还可以说些什么。

源堂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说谎,他所说得这件事九成是真的,他派出了数量不多,却实力强横的护卫,因为护卫派太多,反而会引起黑龙王的兴趣,当真派出为数众多的刺客。在大多数时候,凭着这些护卫,足以料理大多数问题,而随着我年纪渐长,碰到的危险层级越来越高,源堂派出的高手也越来越强,甚至在东海、金雀花联邦,连他自己都亲自出马了。

……所以,从小开始,我身边就有很多隐藏护卫?哪怕我碰到的危险再要命,其实都是安全的?

刹那间,我感到无比荒唐,如果这个事实是真,那我这些年来的痛苦、挣扎又算是什么?我以为自己是个没人要的东西,整天被人追杀过来、追杀过去,哪知到了最后,恐怕就连国王冷弃基的保镖都没有我多,而且,稍微深思一层,我身边有的可不只是护卫,还有黑龙会的多组密探,这些人此来彼去,潜伏在我的周围,把我的生活看得一清二楚,却从不让我察觉……他妈的,我可不是实境秀的演员,这样子的搞法,当人是什么了?什么有生命危险就救,没生命危险就不救,这是磨练?

这又当我是什么了?

“为了让你不受伤害,除了护卫之外,别的计划也在进行,最初开始进行一切的时候,为求保险起见,特别替你准备了练习道具……”

……终于说到这件事上头了。

一个悲剧牵引一个悲剧,就是这种情形。不幸的人生有很多种,其中一种,就是发现自己是基于特殊目的被制造出来,完全算不上一个人,最多就只是一件道具。

我不知道源堂是怎么冒出这个想法来的,但从他有这个念头开始,整个计划连锁失控,从我身上祸延至冷弃基、冷月樱,还有后来的冷翎兰与冷星玫,令他们成为无辜的受害者……与加害人。

自从知晓冷翎兰、冷星玫与我的兄妹关系后,我就一直试着思索其中的因果关系,猜测源堂这么做的道理,怎么想都理不出头绪,直至与心梦相认后,将果求因,才比较明白了。

源堂的想法,说简单也简单,只不过一般人不会那样去想。人是适应性很强的生物,不管是什么样的打击,如果重复次数一多,最终也就没有感觉,黑龙王的打算,既是用兄妹乱伦来打击人,那就让儿子先练习上几次,感觉淡了,将来正式碰上,自然就不会痛苦了。

不过,要练习……先碰上的技术问题,就是找不到练习对象,心梦已落入黑龙会之手,凤凰天女生死不明,就算想再找个妹妹给他,又要去哪里找?幸好,同父同母的搞不定,同父异母的总是搞得出来。

为了尽早开始,源堂一刻也不浪费,甫带儿子回到萨拉,当晚就闯入王宫,把王后给干了,在最短的时间内,制造出女儿来。不但干得快,还用上了特殊技术,儿子是年头出生,年尾就有了妹妹。

既然是道具,当然是越多越好,用坏了可以扔掉,马上有得替补,所以有了一个,不能就此停止,马上就开始准备第二个。但这件事进行得并不顺利,运气不佳,制造出来的是儿子,不是女儿,不能当成道具使用,没等生出来就直接处理掉。

类似的事情,不只一次发生,到了冷星玫出生后,皇后胎房受创过重,不能生育,人也疯癫了,这个计划才不得不打住。

“……其实,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第三新东京的技术力足可解决,换装个新的生体子宫上去,照样是不影响生育功能……”源堂的目光望向律子小姐,道:“但那个时候,他们强烈反对,拼死劝谏,再加上一些别的理由,我就终止计划……忙了一场,只制造出两件道具,效率太差了……”

源堂说着,目光朝我看来,很是有点愧疚的意思,仿佛给我准备的玩具太少,对我不起,我却立刻用感激的目光,望向律子小姐,虽不知道当年他们这些第三新东京的重臣是怎样劝谏,但多亏了他们的努力,才没有让这个错误如滚雪球般扩大,否则如果再生一个到几个,我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,去面对这些妹妹。

“我不问你是怎么有这种想法的,那是心理医生的工作。但你要发神经、要制造女儿,普天之下,有那么多的女人可找、可干,犯得着非选那一个不可吗?我是说,她不是你兄……”

我本来想说,“她不是你兄弟的老婆吗”,因为冷弃基与源堂曾一度称兄道弟,像交情很好的样子,但深思一层,一个连普通人情感都不太懂的异常人士,要指望他讲兄弟情义,这实在太苛求了,如果想不开这一点,最后痛苦的人只会是我自己。

“因为他的老婆很漂亮啊,虽然很不耐操,干没几下就坏了,但确实很漂亮,要制造道具,外观绝对要精美,否则花了偌大力气制造出来,将来你不肯,那些道具不是白做了?”、源堂正色道:“所以,后来我停止计划,倒不是因为那女人子宫坏了,主要还是因为她还没被干进去,就两眼翻白,口水也猛流,还大声唱多啦A梦、哥哥爸爸,真伟大,脑子明显不行了,我想说如果生的女儿也这样,以后你大概也不愿意干吧?你都不干了,我为啥要花这么大力气去干?”

搞了半天,不是劝谏发挥效果,而是为了这个理由,这已经不晓得是第几次让我觉得无言以对了,如果可以,我连冷翎兰、冷星玫都想选择不干,请你还给她们正常的人生吧……

“当然了,选择那女人,除了长得漂亮,还有一个重要理由……我想现在的你应该也能理解了。”

“哦?什么理由?总不会是因为兄弟的老婆,干起来特别刺激过瘾吧?这么荒唐的变态理由,我哪可能会理解?”

“你说到哪里去了?专制帝王和臣下之间,哪可能有真正的兄弟情?就算嘴里称兄道弟,实际上……友情比酒肉朋友还薄吧,你对那个巴闭也是一样吧?平常一起吃吃玩玩,有需要的时候随手就杀了,你干这种人的老婆,会特别有快感吗?真是说笑。”

源堂道:“她之所以在其他候选人当中脱颖而出,最主要的理由,就是因为……她住得近!”

“住……得……近?”我失声叫道:“这算什么鬼理由?就因为她住得近,你就把她干到坏掉了?”

“这为什么是鬼理由?你是不是以为我整天闲得没事,就只处理你一个人的问题?从以前到现在,我每天都很忙的,有很多公务要处理,事情怎样都做不完,晚上花时间替你准备完道具后,还要赶回来办公的,为了节省时间,当然要挑一个离家近的美女,不然万一对方住得远了,一来一回,我岂不是到天亮都不用睡了?”

“拜托!就算要挑个住得近的,你可以挑个什么妓院啊,直接快马冲去妓院,找个漂亮婊子中出,干完了再跑回家,不会耽误你办事啊!”

“爵府的位置离王宫太近,周围不许设风化区,最近的妓馆也要跑一段路,再说,妓院与王宫有什么差别?”

“这哪能一样?王宫和妓院的差别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脑里混乱,一时还真想不出其中的差别,好不容易我才挤出一句,“皇宫里头有很多的高手、御前护卫,闯进去还要与他们动手,很浪费时间啊!”

“高手?在哪里?我没看见!”

同样的一句话,如果别人来说,听来会是自恃武功高的嘲弄语,但出自源堂口中,那满满的困惑语气,我相信他是真的感到疑惑,想不通我所说的高手在什么地方,毕竟,这个男人在一些别人觉得理所当然的地方,常常会少一根筋。

而且,除了这个男人,也没几个人够资格有这种疑问,正因为他是源堂·法雷尔,所以,他闯进皇宫的时候,那些所谓的高手、护卫,别说是他一合之敌,恐怕才刚拦在他面前,给他随手一挥,就飞出几十米远或变成碎肉了,在他的眼中,从头至尾,他确实没看到半个高手……

这一点,再次令我无言了。

阿里布达王国当时算不上一流强国,宫廷之中的高手有限,被源堂这样来回扫荡过两次后,几乎死伤殆尽,只好由源堂挑出手下的菁英来递补,那些人本就是他的爪牙,哪可能会拦他,他自然更是横行无阻……

把一切听到这里,我该知道的事情,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,但就是怎么都无法理解,为何我受到特别对待?

照源堂的说法……单纯只考虑他的说法……他还真是一个完全为儿子着想,一心一意都在替儿子铺路、准备的好爸爸,虽说他的做法,搞到很多人家破人亡,半生不幸,不过那是他为人变态、做法变态的缘故,与个人心意无关。

但我想不通,如果他真是那种慈祥和蔼,亲情至上的人,那也罢了,然而,看他对待其他儿女的态度,连冷血两个字都还嫌太温情,我不理解为何只有我一个,享受如此特殊待遇?

也许,这与界线划分有关,源堂一开始把冷翎兰、冷星玫视为“道具”,他是一根筋直走到底的人,既然认定是道具,就不会生出感觉,更别说亲情了。不过,这个解释仍无法解去我的疑惑,如果一切与“认定”有关,那我为何被认定为特别?

有什么理由……我被当成儿子来对待,而非道具?

这个道理,我想不明白,所以纵然我不想多问,也知道问了绝不会有答案。还是忍不住心内困惑,问道:“为什么……我的待遇不同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你是我儿子,在父亲这里享有特殊待遇,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
源堂答得理所当然,好象我问这问题问得很怪,丝毫不觉得他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。

“我知道我是你儿子,估计你大概也做过基因检测了,但我的意思是……其他人呢?为啥其他人就不是?你有些女儿被当道具一样用,你有些儿子还没生下就拿掉了,我与他们有何不同?为何就我特别?”

这个问题,问得非常不智,因为源堂可能从未深思过这个问题,一旦被他想出结论,发现我与那些家伙没什么不同,我可能比对上黑龙王更惨,只是我不得不问,这不是为了我自己,而是要替冷翻兰、冷星玫问个公道。

听见这个问题,源堂没有马上回答,眉头紧皱,开始思索,我的担忧果然不错,那家伙确实没想过此事。

一时间,室内一片死寂,没有人敢出声,谁都晓得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我和律子小姐都在等待,看看源堂最后找到的答案是什么。

“我想……大概是因为这样吧……”思索良久,源堂终于找到答案,“你是第一个出生的,在你之前,我本来打算让法雷尔家就此绝后,所以她怀孕的时候,我失望极了,第一想法就是杀了她,不过她武功高,怀孕初期我没把握能轻易杀她,而且她人在南蛮,杀她必须专程跑一趟南蛮,路程遥远,我很讨厌麻烦,老实说,路途遥远这一点,比她的武功更麻烦……”

闻言,我再一次张大了口,半天合不上嘴。凤凰天女如果在此,不晓得会作何表情?堂堂羽族女王,不但给人当成精液垃圾桶,还差一点就因为怀孕而被干掉了,如果不是因为源堂讨厌舟车劳顿,赶路麻烦,派其他手下去当刺客又打她不过,恐怕凤凰天女的命早就不保。

我虽然知道源堂极端讨厌麻烦,甚至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,还是没想到他能贯绘彻到这地步,这样想来,外界常常以为他蛰伏第三新东京,心思诡秘莫测,伺机而动,为该不会……其实他什么也没想,只不过因为讨厌麻烦,才死死待在要塞里不动,当超级宅男的吧?

(等一下,源堂一听说要把孩子送给他,他一秒钟都待不住,立刻赶去和使者碰面,他是去接人的吗?该不会……〉之前还没有细想,只觉得源堂听说有人要送儿子来,急急忙忙跑去接,这种事情怎么听怎么奇怪,表现得太过正常,反而不正常,现在听了前因后果,我忽然发现,他可能不是去接人的……

“你……你当时该不会是……”

“嗯,那时候接到通知,说是要把你给送来,我一听就觉得很振奋,他们主动过来,我可以省好一段路程,不用赶到羑里去。为了怕你半路给人劫走,我特别动身去会合,原本是想在阿里布达境内把人截住的,但可能兴奋过头了,脚程太快,使者还没出南蛮便给我截住。”

……本来我就觉得,这家伙像是普通正常父亲一样,兴奋地去接儿子,这种事很诡异,结果真相还真是不堪,估计那名羽族使者看到他迎面冲来的时候,眼中所见,不是一个满面欣喜的父亲,根本就是一个杀气腾腾的煞神,但……既是如此,我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?

“哦,说到这个,我自己其实也挺意外的,就在我接过孩子的那一瞬间,我忽然觉得……很特别,从来没有过的感受,让我发现……原来,有个儿子,成为人父,也是种不错的感觉……”

就是这一瞬间的顿悟,让源堂打消了杀念,改变主意,去当个好爸爸,但可惜这仅是顿悟,并非觉悟,所以他享受“为人父”滋味的角色扮演,热情就只集中在这一个身上,对于后头因为其他理由而被制造出来的“道具”,就单纯当道具使用,没有半分情感,因为他本就是个想亲手把儿子干掉的冷血之人。

当然,若说他全然冷血无情,那也未必,对于自己的后代,他还是少少给了面子,要是没有他在背后支持,冷翎兰虽是公主之身,也无法稳稳操控阿里布达的军部,更别说发展得如此兴旺,就这点而言,他已经给出天大面子了。

我一直想追究的理由,答案也出来了,我之所以获得特殊待遇,没什么了不起的理由,不过就是因为阴错阳差之下,我意外变成了变态老爸的第一个儿子,就像商店街第一百万名顾客一样有特别奖项,纯粹是幸运数字而已。

在这之前,源堂虽然也有过弄大女人肚子的经验,但可能因为女方的武功太差劲,又或者是住得太近,省事不麻烦,所以还没等孩子出生,就被他连孩子带母亲一起干掉,根本生不出来。载我很庆幸,星玫不在这里,没有听见源堂的这些话,要不然,以那丫头的天真个性,听完这些话,多半是当场翻白眼晕过去,至于心梦……

“等一下!我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,你要给我一个解释,是关于心梦的!”

“哦?你妹妹啊?有啥问题?”

“当然有问题!我知道你没把她当成女儿,出生号码不对,又没给你那种感觉的,你不会当成女儿来对待,但就算是照你自己说的,为了让儿子不受伤害,应该也有其他的办法吧?”

我叫道:“你不是喜欢直接,怕麻烦吗?要让儿子不痛苦,不必用这么弯弯折折的方法,搞上几十年,弄到自己那么麻烦啊!你武功那么高,手下又有那么多奇人,为什么不直接杀上黑龙会,把心梦救回来就好了?只要把人救回来,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?这才是真正的不麻烦啊!为什么你不救?”

最初,我是想好好说话的,但越是说到后头,心里一股激愤便直涌上来,我知道直杀敌人总部,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,哪怕是绝顶高手,武功高绝天下,想逞这样的匹夫之勇,也是自寻死路的成分居高。

我们能够独闯尸龙要塞而功成,并不代表我们很厉害,里头带有很大的侥幸成分,而且我们的成功,与其归因于我们力量强大,我倒觉得有更大的成分,是在里应外合这四个字上头,若没有鬼魅夕先让要塞停住活动,再来一个白三小姐,指导我们攻向连敌人自己都不知道的破绽,哪怕我们实力再强,最多也不过全身而退,要攻破尸龙要塞是绝对休想。

小的时候,总会觉得武功盖世就无所不能,通天魔法便能让人成神,但自己离那些境界越近,才会觉得人越是无能,任凭实力再怎么他妈的强,也不可能一个人对抗整个世界,不过……再怎么说,源堂他也不是一个人,该比我们能多做到一点事的,不是吗?我有这个期待,过分吗?

律子小姐来到我的身旁,认真地看着我,面有难色,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黑龙会不是一般的组织,实力坚强,人被带到了他们总部,就算是我们也……司令并非全能,有些事情,他同样是有心无力的……”

这个说法,我不是不能接受,但若可以,我希望是源堂亲自对我说,至少由他亲口说出,我的感觉会好很多,比较不会那么怪他,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,自从我提出这个问题后,他就一直沉默着,什么话也不说。

我不知道源堂怎么了,朝他那边看了几眼,发现他仍是维持原姿势不动,双手放在桌上,戴着白手套的十指交叠,搁放在鼻端,但一直锐利的目光,却失去神采,眼神变得很空洞,居然已经失神了。

如此重要的时候,这家伙居然走神了,全然不把我的问题当一回事,一种被蔑视的感觉,再次点燃我的怒火,正当我要开口怒斥,整个房间内的气氛,一下子变得紧绷,周围的空气仿佛被瞬间抽干,让我有一种吸不着气的窒息感觉。

怪异的感觉,让我着实错愕,而引发这一阵异变的源堂,一度空洞的眼神,再次神采耀然,两道目光锐利如刀,不仅如此,阵阵碎裂声响,发自源堂面前的大桌子,也不见他怎么作势发劲,坚实之至的超大桌案,仿佛遭到无数利刃切割,瞬间碎裂,化为无数细碎木块,没等落地,所有木块、金属块,就全都被潜劲从内部摧毁,化像源堂这样的绝顶高手,对自己的力量早已收发由心,毕竟突破第六级修为,练上第七级的关键,就在于对力量的控制,源堂这样的情况,要嘛是有意破坏东西立威,这似乎不太可能,他完全没必要这样做,再说他对我们施威做什么?

另一个可能,就是源堂情绪失控,控制不了体内真气,爆冲而出,造成了破坏,但这听来更不可能,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人还他妈的有情绪?

我和律子小姐相顾愕然,都有点搞不清楚当前状况,就看见源堂在摧毁书桌后,一掌平托,另一手握拳,重重在自己掌心敲了一记。

“对啊!你说得不错,这个办法才是真正的省事,不麻烦,又不用花很久的时间,怎么之前我都想不到呢?”

源堂·法雷尔霍地站起,满面兴奋之色,这是我数十年来首次见到他露出明显的喜色,但很快,喜色就变成困惑,他望向律子小姐,道:“怎么你们从来都没告诉我还有这个办法?”

能跟随源堂多年,律子小姐的精神抗压性应该不错,心脏应该也被练得很大颗,不是那么容易受到惊吓的人,但这一次……面对源堂的提问,律子小姐双眼圆睁,伸手指向自己的老板,口唇颤抖,像是想要说些什么,不过,话没出口,她就翻白眼晕死过去。

……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我已经满同情这个小妈的,不怪她没有提醒,正常人哪会想到那个变态的跳跃性思维,居然直接跳过了这理所当然的第一方略!估计这么些年来,他们……恐怕包括黑龙王在内,都以为源堂忌惮黑龙会实力,才不进行抢救,却没料到源堂从没放把黑龙会放在眼里,只是压根忘记了这个选项。

“正问你话呢,怎么就晕了?真是不耐操。”源堂皱起眉头,不知从哪拿出了一件外套,开始穿上,一副要出门打酱油的样子,边穿外套,还一边对我歉然道:“真对不起,直到现在才想到这办法,是迟了点,但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,现在我们就一起出发,去救你妹妹回来吧,她叫什么……哦,对,是心梦,我们一起去黑龙会带心梦回来……咦?你的眼睛……为什么像死鱼一样翻白……”

……也许,从某些方面来看,这个男人确实是好爸爸,他现在的表情与动作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要去小学接女儿放学的父亲,完全不像一个深沉的阴谋家,非常平易近人,事实上,他也从不是阴谋家,甚至连深沉的深字都扯不上关系,整个思维简单浅显得像是白痴!

但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老爸,所以继律子小姐之后,连我也被气晕倒地,后脑勺撞上地板,失去意识。

……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:出去之后,我还是告诉心梦,她的父亲是个阴谋家,城府很深,为了要斗垮黑龙王,所以才将她放弃,作为棋子吧!比起那个令人难堪的真相,残酷的谎言,可能还让人好过些。

请续看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51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