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五十
第一章
走火入魔
巅峰突破

在最强者级数的战斗中,像心剑神尼这么有福气的决斗者,实在少之又少,虽然在历史上,能练至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中,不乏冶艳淫邪的人物,战斗时候衣不蔽体、拿性感媚惑当武器的例子,但一上来就脱裤子,这种猛事虽然说不上空前绝后,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看到的。

李华梅的艳色,名列当世四大天女之一,不晓得有多少人垂涎她,但这么久以来,她在战斗中都只显露英姿,从不曾以自己的艳色诱敌,有机会看到她表现出女性妩媚面目的人,实在少之又少。

她身为军队的领导人,平常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,纵然天生丽质,她也尽量不让部下意识到她是女性,别说性感,半点女性化的装扮都难得,普天下不晓得有多少男人,想看看她的胴体、看看她的驴姿,却始终不可得,一直到她沦陷在黑龙会,成了被洗脑操控的美肉玩偶,穿着那套邪艳暴露的黄金甲,摇臀晃奶地战斗,才算稍稍满足了人们的绮想。

不过,这些都比不上那一天,李华梅对上心剑神尼的一刻。关于这场两大最强者的决战,之前人们可能有很多想象,但谁也想不到,会是以这样的形式发生,两个人一对上,彼此剑气、杀意激荡,没几分钟的工夫,半空中的李华梅就忽然伸手脱了胯甲。

无边艳色,足以看得人目瞪口呆,口水直流,底下几千名光头和尚,这辈子怕是从没看过这等养眼景色,一时间全都傻了眼,还好李华梅的位置太高,就算是练武之人,也没几个人能够实际看见,顶多就是看见自己脑里幻想的画面,除了一个心剑神尼,她武功太高,视线太好,该看到的东西一样也没落下。

要是李华梅的心智状态正常,发生了这样的丑事,她要嘛是自杀,要嘛只怕得杀掉很多人,但浑噩无识的她,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不知从哪取出了一条黄金龙皮鞭,对空虚挥,连打了三下。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连续三下鞭击破风声,啪啪作响,内中蕴含内力,更暗合某种天地至理,听在普通人的耳里,这没有什么,但听在心剑神尼的耳中,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了,这个神尼平生不爱念佛,专好杀人放火,而且不知道是否因为杀人放火搞太多,事后忏悔忏上瘾,居然迷恋起被虐的偏好。

施虐与被虐,这种游戏在金雀花联邦这种已开发的先进国家,还有伊斯塔那种完全未开化的落后国家,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只有一些不上不下的二流岛国,才会把这当洪水猛兽看待。心剑神尼是个健康的成年人,有点虐恋爱好没舍大不了,虽说以她的重口味,不晓得她会玩到何等变态花样,但万变不离宗,一点基本的鞭笞总是免不了。

记得当年在地下密室,我首次见到心剑神尼,就是她找上冷月樱,玩什么性虐游戏,堂堂当世绝顶高手,被月樱鞭得高潮迭起,似乎还露出许多丑态,真是令旁人难以理解,不过,从这件事情里至少我们可以明白一点,就是心剑神尼在玩伴的挑选标准上,首要条件是美貌,否则以冷月樱为例,没练过武功的她,能有多强的手劲?多巧妙的鞭笞技巧?还不就只是美貌惊人,让秒剑神尼在鞭笞中爽到不行。

李华梅的美貌,几不逊于冷月樱,在这种生死决于一瞬的险要战场上,她当众脱裤,还取出黄金龙皮鞭,有技巧地破空鞭击,这两个连续动作,仿佛在对心剑神尼发出召唤,表明自己也是同道中人,同是变态虐友。梦铋,换作是别人,接受到这种信号,务半不为所动,或是比起中指说声干,但心剑神尼却不行,她是重度的虐恋成瘾者,未能亲手将徒弟天河雪琼调教成功,已成了她的一块心病,几年来一直处于高度饥渴状态,冷月樱石化之后,她没了足堪解瘾的对象,苦憋到整个人都快要爆了,如今看见一个虐恋综合指数还高过冷月樱的李华梅,就如老饕见美肉,哪里还忍得住?

以佛家的说法,这就是心魔,这一刻……神尼的心魔大作!

堂堂一代高人,双目赤红,仿佛马上会喷出火来,口中荷荷出声,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多过像人,哪里还有半点佛门高人的样子?

全场的僧人如果不是正忙于战斗,就是被季华梅的裸臀艳姿弄得失魂落魄,当然还有少数蠢货因为闭目念罪过忏悔,被妖兽突袭杀死,大光头在地上滚来滚去,但就是没人注意到心剑神尼的异状,或许……这些年来,慈航静殿从没人敢、没人愿意正眼看她。

半空中的李华梅,手中黄金龙皮鞭持续撕裂空气,发出清亮声响,声音越传越远,若是把这当成战鼓,那每一下鞭击,都是最性感的战鼓声响,而李华梅一手持鞭,另一手却伸到自己胸口,开始解起那片黄金胸甲。

这片胸甲一解开,李华梅整个人就以近乎赤裸的姿态,暴露在慈航静殿阖寺僧侣的眼前了,这个无限诱人的美好想象,应该是让许多人热血亢奋,其中反应最激烈的就是心剑神尼了,她狂吼出声,终于压制不下自身心魔,伸手将身上法袍一扯,露出健壮的胸肌,纵身一跃,飞身朝天上的李华梅飙去。

心剑神尼若真的扑倒了李华梅,会发生什么事情?这可令人好奇,不过,肯定不是按着李华梅的屁股,疯狂强奸,如果心剑神尼会这么做,她与冷月樱早就干过无数回,不可能只是单纯的鞭笞与受笞者关系。

这世上有不少长得漂亮,却非常没良心的女人,明明衣服裤子都脱了,却临时说不给干,钱还要照收,真是可恶透顶,李华梅就有着这样的潜质,当年万兽尊者就针对她叮咛过,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,如今,李华梅的艳色更胜当初,骗人为的本事似乎也水涨船高,本来正在解胸甲的手,一下停住,转向过来,攻向心剑神尼。导李华梅是东海上首屈一指的剑术大家,纵然没存拔剑出鞘,以指运剑气,也是彳,极为凌厉,而且她们龙神族一脉,在以指代剑的技巧上尤具心得,出了一个加藤鹰,号称黄金手指,就不难想象其中造诣,李华梅亲自施为,剑气断风破空,发出嗤嗤声响,直刺心剑神尼而去。

心剑神尼岂是庸手,就算理智尽失,与李华梅同为剑界高手的她,察觉到剑气及身,反应奇速,半空中一个筋斗,陡然拔高,将数十道剑气全数避过,神智也略为清醒,更要利用与敌人距离大幅拉近的机会,发动攻击,不过,攻招还没递出去,李华梅的黄金龙鞭在空中忽然拉伸长度,显现惊人的延展性,足足伸长了七、八倍的长度,非但破空声响更为惊人,长鞭去势神妙无方,一下抽在心剑神尼的手臂上。

这一鞭,抽死普通人当然不成问题,但要抽破绝顶高手的护身罡气,那就远远不足,问题是,给这鞭子不轻不重地抽了一下,神尼的心魔再次失控,两眼一下翻白,好象来了一下小高潮,有没有立刻射出来,这个是不得而知,却差点失去意识,从半空中摔下去,总算她修为了得,半空翻身,弹跳起来。

只是,一场绝对不利的战斗,就在这种情形下开打,李华梅一下鞭、一下剑气,交错无间,显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,绝非仓促上阵,而心剑神尼陷入这香艳杀阵中,神智迷乱,一身功力发挥不足两成,据目击者的说法,有时候心剑神尼还刻意彳降低护身真气,就为了享受鞭笞的快感。

李华梅、心剑神尼,并列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,心剑神尼成名较早,功力也略高于李华梅,但李华梅体质特殊,当她为黑龙会所擒,遭到连番折磨后,徘徊于生死边缘的她力量大增,差一点就要突破第八级的极限,此后心剑神尼已无法在纯力量上与她比拼,可以依恃的只有招数变化、速度、战斗经验,从这上头取胜,这是非常需要技巧的战术,却偏偏碰上这样的心剑神尼,战果已无悬念。

没过多久,心剑神尼身上就处处重伤,被剑气刺得满身血洞,还有一道道深刻的鞭痕,伤重得无以复加。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,白痴都知道,这个重度虐恋成瘾者是死定了,一身神功发挥不出,原本可以说跑就跑的优势,却连逃跑的念头都生不出来,仿佛肉体所受的这些痛楚,都自动转换成极乐世界的至福享受。

这种诡异的光景,不仅让心剑神尼自己陷入险境,还让底下的一众僧侣目瞪口呆,战意大失,几乎就因此兵败如山倒,给人灭寺了。

要是就这么给人活活打死,心剑神尼的名字,就只能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成为一个笑话,不过,能修炼至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,哪怕她正处在一个很可笑的窘境中,其实力依旧不可轻视。

生死之际,心剑神尼赫然醒悟,自己伤成这样,要靠技巧来反扑,已是有心无力,既然一切是心魔作祟,索性来个变本加厉,走火入魔。

这道理听起来玄奥,其实倒也简单,就是不再抗拒肉体的虐恋快感,还全神投入去享受,借此激发出超越极限的威力……只能说,普通人不但想不出这个方法,就算想到了,在实行上也是大有问题的,心剑神尼确实找到了一个最适合自身的超级战法。

于是,心剑神尼享受着鞭笞、剑刺的无上快感,完全抛弃理智,主动迎上李华梅的攻击,不闪不避,在快感如涌的强烈刺激下,全身肌肉贲起,每一丝潜力都迸发出来,强大能量令她全身如铁似钢,到了后头,李华梅的剑气虽利,打在她的身体上,却像碰到什么刚极硬物,剑气刺之不入,冒出点点星火,全给弹开、震渍,她双目如火,嘴角甩着白沫,高声狞笑,如箭一般飞飙向李华梅,全然无视如雨剑气,还有那条直甩过来的黄金龙鞭。

“哇哈哈哈哈哈哈???好大一条啊……”

一个人能够变态到这种程度,也算得上世间少有,虽然观战的僧人们,对于心剑神尼把虐恋玩到这地步,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,但怎样也好,谁也不能否认她与心魔结合,爆发出来的超绝威力。

黄金龙鞭打在心剑神尼的身上,别说留下伤痕了,鞭子才与她身体一接触,马上就被她过高的体温点燃,熊熊烧灼起来,赫赫神威,任谁看了都会傻眼,而心剑神尼冲至近处,奋起全身之力轰发的一击,更是不能小看。

理智尽失,照理说只余蛮力的心剑神尼,这一击不是单纯挥拳,而是以剑指形式出击,无形中就已说明一切,这一剑……不只是她全身劲力所聚,更包含了她此生对剑的理解、领悟,堪称是凝聚她毕生修为的巅峰一剑,若非处在这样的特殊状态下,误打误撞,恐怕她再怎么拼命,也无法发出这一击。

最明显的证据,就是当她奋力一击时,简单的振臂出击动作,却牵引大气,令天地风云为之变色,正上方的浓密云层,像是被什么利器所切割,瞬间给剜出一个直径近千米的大洞,在这范围之内的黑云、云中的妖兽,全给灭得干干净净,什么东西都没剩下,周边的黑云与妖兽,还像是被这股力量给逼住,无法聚合过来。

这效果并非刻意施为,不过是那一剑击出,余劲波及所至,就已经这么惊天动地,光从这一点上,我就可以肯定,心剑神尼突破了无数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终其一生寻找,却始终未能越过的那道坎,真正突破第八级境界,拥有了传说中的第九级力量!

至绝一剑,鬼神辟易,李华梅用尽各种方法,削减心剑神尼的战力,令她不能正常发挥,最后却意外逼出她的最强潜力,取得突破,这一切不知弄巧成拙,但可以肯定的,就是李华梅要面对大麻烦,心剑神尼的这一击绝不易接,没可能全身而退,更有过半机会伤残或致命,当我听方青书说到这里,心里一阵紧张,几乎就要问出口。

“方仔,季华梅那臭婊子没事吧?神尼这一击听来很厉害,臭婊的那对奶子给打烂没有?打烂了是活该,如果顺便把脑袋都打扁,那就是天谴了,省得老是靠那势张骚脸去哈屌勾男人,哈哈哈哈,贱货遭了天谴,真该痛干一杯啊!小的们,还不拿酒来?”

话是问出口了,但却不是我问的,我只是与方青书一起瞠目结舌,看着那个忽然出现在我们身旁,仿佛很熟络一样与我们勾肩搭背的黑衣大汉,看“他”笑得无比开怀,就像听到杀父仇人遭报应了。

会笑得这么没品的,自然就只有我的母亲,天下第一色魔,凤凰天女,她再次丨使用水月梦蛊,化身为阿里巴巴,以一个壮汉的形象站在我们身旁,狂妄无礼的大笑,引来周围僧侣们的侧目,至于鬼魅夕、羽霓、心梦,早就不知道被她甩到什么地方去了,说来也是我失策,居然天真到以为靠她们三个,就可以牵制这头女色魔,实在蠢得可以。

方青书挥手制止了周围僧侣们的上前保安,但对于这个黑衣大汉的离奇出现,多少有些不知所措,他与阿里巴巴有过一面之缘,只是不知此人是敌是友,坦白说,不只是他有这个困惑,即使是我自己,到了此时此刻,也还搞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尽管我很不愿意说这句话,但为了不给人添麻烦,我还是得开口解释,先叹了口气,指着阿里巴巴,道:“介绍一下,方仔,这位是家母,你看完可以立刻忘记。”

“什、什么……”

能让方青书结结巴巴,并不是很容易,但他还是为了我认一个纠髯大汉做母亲,大大吃了一惊。

“……我不想解释,怎么说都恶心,你先把你该说的说完。”

“呃……好吧!”

方青书还没有往下说,但我也大致能猜到后头发生的事了,单单只靠李华梅一个,是接不下这一剑的,而若让李华梅为了接这一剑,受了重伤或丧命,这个损失又大得过头,当前的黑龙会难以承受,所以,在暗处的监看者就必须出手,不让这样的损失出现。

短兵相接的一瞬间,谁也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事,心剑神尼的一剑,途中爆出耀眼强光,照得所有人都看不见,当强光慢慢消失,所有人都以为李华梅可能已经被重创,甚至被干掉了,却惊愕地看见,李华梅好好地飘在半空中,心剑神尼却被她与两头暗黑召唤兽包围在中心,呈四角压制形式。

四角压制的封印……这个见鬼的东西似曾相识,正是当日在华尔森林,暗黑召唤兽所发动的超级封锁技,天魔锁神塔!

这是暗黑召唤兽的独有密技,与李华梅搭配混使出来,是有些不伦不类,发挥不出真正效果,但这恐怖东西那日在索蓝西亚,连末日战龙都可以摆平,今天要拿来封锁一个极度透支体力的心剑神尼,相信没有太大难度。

十余米高的黑色浮屠,通体如墨,半透明的形影明灭不定,闪烁邪光,释放出的无形邪力,完全封锁住底下的心剑神尼,将她突破极限而发的一击,有些吃力地给拦截住,明明指尖距离李华梅面门已不远,却无法再有寸进。

事实上,天魔锁神塔不仅仅是让她有力难发,从锁神塔出现的那一刻起,心剑神尼全身骨骼已在锁神塔的邪力重压下,寸寸碎断,再没有支撑身体的力量,脏腑更是被震成一片稀烂,回天乏术了。

天魔锁神塔,是暗黑召唤兽的超级大绝招之一,除非是像末日战龙那种变态东西,要不然,九成五以上的生物、非生物,在被锁神塔笼罩的瞬间,就已经完蛋了,黑龙会出动这等大招,来替一代剑术高人送行,实在也是很给面子了。

更给面子的一点……天魔锁神塔由四名术者联合发动,李华梅、两头暗黑召唤兽分别位于三角,最关键的第四角,却飘现一道黑影,这道黑影……似曾相识,黑色斗篷底下,全都是腐烂的血肉,勉强用绷带包住,露出没有口唇遮掩的森森白牙,还有一红、一青的可怖双眼,单以造型而言,比暗黑召唤兽看起来还吓人。

问题是,这个造型……人人都知道是当年心灯居士以黑龙王身份示人时的化体,如今心灯居士已死去多时,这个化体又怎么会再度出现,还比当年更狰狞几分?

这个疑问,同时出现在每个目睹这一幕的僧人心中,有些人本能地不信,伸手揉揉眼睛,以为这只是错觉,不过,这个黑龙王是再实际也不过的东西,甫一现身,立即出手,将心剑神尼拦腰斩成两截,血洒长空。

本已受到致命伤害的肉体,如何堪受这一击?堂堂一代伊斯塔大邪人、慈航静殿有道大德,就此由空中陨落,摔落黄土,要不是心禅大师率众抢攻,接住了神尼的遗体,她绝对是粉身碎骨的收场。

之后,李华梅率领暗黑召唤兽与诸多妖物,开始烧杀破坏,心禅大师挺身力敌,却在“黑龙王”与李华梅的前后夹攻下惨败,胸口被印了一掌、刺了一剑,差点当场毙命,全赖众僧不顾一切地舍身救援,这才被抢了回来,暂时保住了性命。

假如黑龙会的目标,是要彻底毁灭慈航静殿本部,这次虽然没法彻底做到,却也可以破坏得更多一点,不过,黑龙会似乎志不在此,干掉心剑神尼、夺得石像之后,就这么离去,要不然,慈航本部经此一役,不晓得能留下几个活人?

“我也不晓得他们为何不赶尽杀绝?”方青书道:“当时的情势,若他们猛下杀手,我们根本没机会把恩师抢救下来,慈航本部也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,可是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不下杀手就走了,你很奇怪是吗?这是犯哪门子贱啊?瞧你人模人样,说起话来居然不用大脑,人类真是变态啊……黑龙会不赶尽杀绝,难道是因为他们宅心仁厚吗?当然是因为你们不够威胁。心剑死后,你们这些虾兵蟹将,根本不被放在眼里,人家一秒钟几千万上下,忙得要死,当然没空料理你们这些二打六的喽啰,你以为每个亿万富翁都会弯腰去捡一块钱的吗?”

这些得罪人的话,有几分道理,但一句也不是出自我口中,全都是站在我旁边的那个骚娘们……呃,一时不查,她已卸去心灵迷彩,回复本来面目,让方青书看得再次一呆,不晓得阿里巴巴跑到哪去,而这个雍容华贵的美妇又是什么人?

“这……这位是……”

“我实在不想再说第二次了,不过,方仔,这位变态是家母,关于她的一切你最好立刻忘记,否则今天晚上你可能就会被她先奸后杀,拿来进补,连骨头渣都不剩下。”

“有、有这么厉害?不,我的意思是,伯母……”

“她厉不厉害不是我们能评价的,如果你问你师父,相信你师父会告诉你真相,能够逼得黑龙王发疯、心禅大师彻底入空门的女人,岂是我们这些毛孩子能够……唉唷!好痛啊!老妈你打就打,犯不着用脚踢人吧?”

凤凰天女闪电踢了我两脚,要不是因为我还算有练过,这两脚下去,已经把脊椎踢断,下手真是毫不留情。

不过,她说的话确实也没错,慈航静殿的实力虽强,号称天下第一大门派,但黑龙王早渗透了慈航本部,在这里偷偷破坏了多少东西、留下多少暗桩,也没人说得准,若他真有那个意思,只要找个机会,把五大暗黑召唤兽、李华梅一起带上,再加上他本人,哪怕是恃强硬攻,也能把慈航本部夷为平地,根本不用等到今日。

只能说,打从一开始,这个变态的目标就是疯狂报复,让大地上所有人不得安&宁,最好还能与他一样痛苦,若非如此,他其实可以有更多的方法,达成征服大地的霸业……

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脚又踩在慈航静殿的地头,我打算将黑龙王的身份坦然相告,只是话到嘴边,发现方青书的神色怪怪,似乎在为了什么事情感伤,心中不由得一动。

“方仔,照这样听起来,心剑神尼求仁得仁,圆寂之前灿烂一战,还突破至生平未有的巅峰,以武者身份来说,这结局不算辱没了她,你们也无须为此太过伤感……或是感到丢脸,但我看你这表情,死了老爸似的,该不会……”我压低声音,“那家伙露出真面目了?”

不用指名道姓,懂的人自然也知道我在说什么,果然方青书愣了一下,又点了点头,同样低声道:“他与师父动手的时候,不知是他有意泄漏,还是师父认了出来,总之,师父被抢救回来以后,伤重昏迷之前,抓着我的手,说了一句黑龙王就是茅延安,保密……”

心禅大师为何要保守这秘密,实在令我不解,然而,从某个方面而言,过度强调“慈悲”、“爱的教育”的心禅大师,也是个变态人物,当初为了等心灯居士悔改,他默认所有的栽赃罪名,搞到自己千夫所指,差点连慈航静殿都赔上去,这次搞不好又发神经病,想要给黑龙王一个机会,等他自己悔悟也不一定。

慈悲是一种优点,但只讲慈悲就不是了,人性本恶,失去了制衡力量之后,过度的爱只会变成溺爱,就如过多的水只会掩死农作物,过度的爱也栽培不出健康人格。

心禅大师在慈航静殿的历史上,也算是一位有能的领导人,但关于他的理念,并不是人人都认同,听说就有一帮走火入魔的孙子,打着他的旗号,成立了一个叫什么“人本什么碗糕”的组织,主张不能打孩子,却可以放任孩子打人,搞得金雀花联邦一团乌烟瘴气,这就是过度讲爱、过度讲慈悲的恶例。

话说回来,从不讲爱与慈悲的我,也没什么资格在这话题上发表意见就是了,只不过,在新闻里看到那些被爱过头的孩子,偶尔还是想抄根球棒,把他们可爱的小脑袋,当西瓜一样打扁扁就是了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