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九
第八章
太平世子
异曲同劫

方青书的话,听得我一头雾水,黑龙会明明就把石像带走,又怎么会没有失落?

难道慈航静殿已经将石像夺回?这种事情不太可能,因为以这些石像的重要性,黑龙王必定全力护守,单靠慈航静殿现今的力量,不太可能从已经有备的黑龙王手中夺回石像,除非……

「呃!该不会……石像有假?」

我质疑道:「你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,猜到有敌人会来抢,特别弄了一些假货放着?我还以为,那些秃驴死脑筋,除了把重要东西放密室、加结界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本事了呢。」

「这个……也不全是如此。」

方青书的表情又开始尴尬起来,「本派的保全措施,确实就只是把石像放在极机密的密室,加上过百重结界,阻止敌人入侵,也阻断敌人的侦查,以前是非常有效的,但……」

这次的情形有所不同,黑龙王早就把慈航静殿给摸熟、摸透,太清楚慈航静殿的防卫手段,甚至连藏东西的地方都了若指掌,这一套哪可能防得住他?黑龙会的突袭队伍,恐怕一开始就直奔密室而去。

「黑龙会大军来袭,事先全无徴兆,敝派高僧这些时日以来,既要封印空间裂缝,又要阻挡黑龙会进军,几乎都不在总部,少数回总部休养的,也精疲力尽,黑龙会奇袭本部的人数并不多,只是配合大量异界妖魔袭来,一时间把我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……」

照理说,像慈航静殿总部这样的圣地,是不可能被突袭的,整座寺院周围数十里地,不晓得密密麻麻设置了多少结界、布置了多少武器,千百年的经营累积,比起尸龙要塞,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,正因为如此,心禅大师才会放心把兵力大量派出,让总部放空城;正因为如此,才会为敌所趁,给人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我们之所以能够攻破尸龙要塞,并不是因为我们实力强悍,无人能敌,而是因为我们这边形同作弊,带了要塞的设计者去闯关,熟知所有内情,让尸龙要塞没能发挥真正威力,就被搞到大当机、内部大爆炸,自己搞垮了自己,若非如此,纵有千军万马,恐怕仍是拿不下那座尸龙要塞。

慈航静殿总本山的设计者,早已作古千年,想要押着此人来进攻,技术上是不太可能的,问题是……黑龙王在慈航静殿混了那么久,总本山的各种防御设施,他早摸得一清二楚,搞不好还偷偷做了什么手脚,所谓祸起萧墙,越难攻不落的堡垒、要塞,越是容易从内部崩溃。

「方仔,是不是敌人一进攻,你们的防御系统就瘫痪不动了?结界全部被撤除、防卫武器没有发动,甚至连敌人怎么接近都不晓得,莫名其妙被敌人杀到眼前来……」

「差不多。」

方青书苦笑道:「天上一大片乌云突然飘过来,寺院周围的结界立刻生出反应,胆黑云之中生出千百道触手,与结界光幕碰触,像破解密码一样,结界光幕瞬间层层瓦解,附近的护寺幡、金刚杵、伏魔印、皓天镜,也不听使唤,无法发动,防御力量硬生生减去一半……」

这就是被人摸清底细,抢先一步发动破解策略的具体表现,但慈航静殿的实力颇出我意料,给黑龙王这样针对破解完,居然还能保有一半的防御力量,千年累积的雄厚家底,确实不可小觑。

尸龙要塞在所有外界防卫网都被破去后,会自动回缩,结成一个超级硬壳,除了强行破坏,没有任何办法能解,尤其棘手。慈航静殿应该也有类似的防御变化,否则若是给人摸透了结界的频率,或是事先做下什么手脚,所有防御阵就瞬间全破灰极其危险。

「就算外层百余道大小结界都被破,寺中还有最后屏障,镇山金刚圈,至阳至正,威猛绝伦,什么妖魔都难以越雷池一步……」

看方青书对那个什么见鬼的金刚圈信心十足,说得口沫横飞,我都不太好意思提醒他,无论他对金刚圈有多少信心,从最后结果看来,仍是给人破得干干净净,夸得再好听,最后结果也是屁。

方青书也看出了我目光中的揶揄,脸上一红,道:「镇山金刚圈,是慈航静殿传承过千年的镇派之宝,祭起金刚圈,整个总本山都给笼罩在琉璃佛光内,至阳至正,什么妖邪魍魉都没法入侵,不过……任何法宝的运作,都有其局限存在,金刚圈的防护,主要是针对神、魔、人、幽冥四界已知的各种魔物……」

「等等,你该不会是说,如果没有登记在案,这个什么金刚圈就挡不了?这玩意儿该不会那么废吧?这哪是镇派之宝,根本是超级废物啊。」

「当然不可能,即使碰上全新的未知魔物,金刚圈的佛光明火也能做出变化,焚尽一切不洁物,但……那似乎也是针对我们所知的这四界,毕竟在此之前,金刚圈从没有碰过来自异空间的魔物……」

「呃!」

我愣了一下,脑中几个念头闪过,终于明白黑龙会的战术。

慈航静殿的光系魔法,号称能诛邪灭魔,这是因为光、暗两元素,在物理中有奇妙的互克作用,当两种元素等量存在时,会因为相互排斥,产生剧烈爆炸,有一种说法,就是我们如今所生存的天与地,就是在这样一场超级爆炸中产生,史称「大霹雳」,其成因也正是光与暗的绝对不相容。

而当两者的数量有差距,随着差距越拉越大,强势一方对弱势方的伤害,也会加成甚至加倍计算,因此才说是互克。邪不胜正,正也不能胜邪,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胜负,只有绝对的互克,这就是构成此世界的基本法则。

问题是……怎么分定善恶、神魔、正邪?

即使是善神,其中也有战神、军神一类的,所造成的杀孽之重,绝不会少过那些魔神,所以单纯用行为来判定神魔,毫无意义可言。基本上,光元素汇集而成的生物或灵体,具有善性,温和仁厚;暗元素汇聚而成的生物或灵体,具有魔性,残忍暴戾,这两者发展到极致,就成为神与魔。

但说到底,神魔都是哦们这世界的东西,我们并不晓得在其他的世界,是否也有神魔之分?是否就是神为光、魔为暗?或许在其他的时空里,神魔是不同意义的存在,这些都是有可能的。而在这样的情形下,慈航静殿的各种破魔秘法、诛邪圣咒,还能起到针对作用吗?

以前,这个想法没有实验的机会,但自从黑龙会与第三新东京都市相争,两边打到天崩地裂,空间崩破,来自其他次元的异生物,不断从时空裂缝中出现,整个情形就不一样了。

我曾看过相关的战报,慈航高僧们在试图堵截时空缝隙的过程中,与异界妖魔有过战斗,但所谓的妖魔,不过是因为外型丑怪,被我们以既定印象判为妖物,实际上,人家在自己的世界里究竟是什么东西,我们可不知道,因此那些破魔诛邪的强招,对它们全然吧不到克制的效果,仅能单纯以物理打击来强行破坏。

这件事透露着危险的讯息,但慈航静殿此刻焦头烂额,黑龙会与时空裂缝的要命问题,令他们疲于奔命,哪怕有人意识到这其中的危险性,也没有时间去修正本部的防御缺失,在这种情形下,那个什么至阳圣物金刚圈,与异界妖物对撞,会是何种效果也就不难想像了。

「五百年前,金刚圈曾经大破暗系的究极魔法,把千万魔军尽数挡下,消灭在金刚圈外,但……这次碰上异界妖物,金刚圈的效果……不如预期……」

「嘿,还叫人家是妖物呢,得了吧,天晓得人家在异界是什么生物,搞不好都是什么神兽、圣兽,等级比你们还高得多也说不定呢,亏你们还好意思在这边一口一个妖物叫不停。」

方青书与我的交情够好,被我这样指着鼻子嘲笑,也不生气,点头道:「你说得没错,本寺的布防在此处出现盲点,金刚圈放出的佛光结界,完全挡不住它们,后来是将金刚圈的威能提至极限,发动无上光明火,才将其全灭。」

「唷,全灭这么威风啊?但你灭了一批,第二批来了又怎么办呢?提至极限才发出的东西,你们能连发几次?」

「这……一次。」

「所以第三波的异界旅客,你们就档不住,让人家长驱直入了?」

对于我的问题,方青书来了一个默认,连最后的镇山圣器金刚圈都失效,接下来能够做的,就是阖寺僧众打近身肉搏战,只不过敌方有备而来,黑龙会能驱策异界生物来攻,慈航静殿的精英战力又都在外地,在这种情形下,这群大和尚们哪能有多少胜算了?

「幸好,在天上出现大片乌云的时候,师父就查觉不妥,命令我率人进入地下密室,不管用什么策略,一定要确保石像的安全。」

方青书道:「为策万全,我们预备把石像转移,但我们解开层层结界,进入密室,就有擅长机关土木之学的师兄,发现状况有异……」

「等等!」

我皱眉道:「你们打开层层结界进去?这也太蠢了吧?你就没有想过,敌人本来还攻不进去的,你们主动把结界打开,石像搬进搬出的时候,如果敌人趁机攻击,你们这不是搬石头砸脚?」

「密室外的结界设计先进,我们短暂开启,通过进入后,会自动回复,每关闭一层,才会打开下一层,确保安全。」

方青书道:「当时寺外过半的防御措施,都已经被黑云中的触手给瓦解,我们有理由相信是出了内奸,密室也不再安全,在这样的情形下,搬迁是必要的作法。」

「唔,姑且就算你说得对吧,那密室里头有何不妥?」

「我们才一进入密室,就有几位精擅机关土木之学的师兄弟,察觉石像的状况不妥,虽然位置与姿势不变,但曾经被人搬动过……」

方青书对我解释,那间密室的布置并不简单,里头有多个魔法仪器在运作,监测着地表物体的重量,只要物体稍稍移动,重量一有细微变化,马上就会发出警示,除此之外,要是有人未关闭警报就进入,一脚踏在地上,重量生变,也会立刻被发现,所以想要无声无息潜入,近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「受监测的不只是重量,其他像是湿度^ 、温度也同在监控项目之内,霞些时日以来,从没有过什么异状,那时忽然说石像曾被搬动过,我真是给吓了一跳,立刻上前察看。」

当时,方青书将石像搬起,在室内的微光中,隐约看到石像的背后有字,而且还是一个「灭」字。

「什么?」

我几乎要一掌拍在山门前的石柱上,把柱子打断,「石像后头有刻字?」

「是啊,我那时也在想,这灭字是哪一位前辈高人的字号?是哪位高手留字示威?」

「谁和你说这个?蠢蛋!」

我大怒道:「我连碰破她们的细皮嫩肉都舍不得,你们居然让她们被人刻字?慈航静殿说什么保安保全,就是这种保法?」

「呃,这确是我们的疏失,但朋友你也不要太激动,因为……」

当时察觉石像背后有刻字的方青书,大为诧异,让所有师兄弟把四尊石像都转过来,赫然发现,每尊石像背后分别刺了四个大字,似是用剑尖一类利器所刻画,十六个字连在一起,赫然是:先诛慈航,再灭共党,唯我黑龙,天地称王。

「这是移祸江东的毒计!」

我失口大叫出声,不过马上就皱起眉头,道:「奇怪,我为什么要这么喊呢?好像有一种冲动,不知不觉就这么叫了……还有,第一句也就算了,第二句的口号……给人一种很过时,很OUT 的感觉,是哪个白痴想出来的?」

方清书用力点头,「不错,我们也这样想,但当时我们几个师兄弟也异口同声那么叫了。」

「这……这真是……好靠杯的感觉。」

我摇了摇头,努力把注意力拉回事件本身,很显然,这些石像早已全部被掉包,留在密室中的石像都是假货,而且,在石像后头留字的绝不会是黑龙会一方。

道理也简单,虽说黑龙王喜欢夸张,总会搞出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刺激效果,但他若真要玩这种留字示威的把戏,大可以干得惊天动地,挑个更显眼的地方,用不着刺在这种八百年没人看的石像背后。

如果这么做是为了显本事,那他为啥现在又要来硬攻慈航取石像?早在刻完字的时候,就可以顺手把石像也带走,如今石像仍在,他为了要取石像,又二次来攻,这岂不是白痴行为?

问题是,总不可能是慈航静殿自己闲着好玩,或是有哪个僧人无聊,跑到石像背后测字留念吧?

不是慈航静殿自己干的,也不是黑龙会,背后的阴谋者已是呼之欲出,有这种实力的,除了第三新东京都市,更还有何人?这很合乎变态老爸的作风,看起来他似乎对什么也不感兴趣,从不主动出手干预任何事,但事实上,他不光是早就出手,还出手出得无声无息,等到世人发现,才惊觉他一出手就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。

在这方面,或许真该说他是秘密主义者,不过我晓得,他只是单纯不作多余的事,该做的事情就是要做,事情做了就做了,没必要大声嚷嚷,弄到天下皆知,面子、尊严、荣誉之类的字眼,从不存在于他脑中,古往今来很多魔王型的人物就是欠了这分心理素质,最后才给人打倒的。

「方仔,你觉得……是谁把石像掉包的?这些石像如今又在哪里?」

这话纯粹是试探,看看方青书心里有没有底,结果一句话问出口,方青书的表情无比古怪,一副何必明知故问的样子,显然他也清楚,能干这种事的除了我家变态老爸就没别人了。

「既然如此,方仔,那些石像后来怎么了?」

「你应该也听到消息了吧?落到黑龙会手里了。我靠近过去,发现石像内部没有魔力波动,确认那都是假货,正想要率师兄弟出去,黑龙会的妖兽与高手杀进来,我们避免硬拚,且战且退,将石像留给他们,后来,魔兽群破土而出,飞上天去,就这么把四具石像都给带走了。」

方青书耸耸肩,道:「令尊大人真是厉害,要不是他神不知、鬼不觉地把石像弄走,今日可能就酿成大祸了,不过……他就不能先打声招呼吗?这次的事情是这样,上次星玫公主的事也是,不说一声就把人请走,我们还以为星玫公主失踪遇害,急得不得了,最后才由星玫公主传消息回来报平安,说是到了第三新东京都市。」

用词含蓄有礼,但说得明白一点,变态老爸这么做,根本就是绑架,估计当时变态老爸的手下,也没问星玫愿不愿意离开,直接把人捆了就上路,连一张字条也不留,这次或许是受过教训,才特别在假石像的背后留字,虽说留字留得不伦不类,但倒也一目了然,只要不是白痴,就晓得是谁干的。

「这种事是没办法的啦,在你们看来,那家伙好像很神机妙算,神出鬼狡的,但他其实是个非常随性的烂人,临时想到什么,就扔个命令给手下,让手下去执行,只看结果,不问手段,那些人为了完成任务,才不管什么正当不正当,不可能和你们打招呼啦。」

我摇了摇头,就要往里头走去?「事情我大概了解了,带我去看看心禅大师吧,我欠他不少人情,这次他重伤倒下,我也很关心……」

「呃!等一下,先等一下。」

当我提出要去探望心禅大师,方青书把我拦下,脸上表情比刚才更怪,说话更支支吾吾,「去面见我恩师之前,有件事情要先和你商量,拿个主意。」

方青书素来视稳持重,会这么失态一定有理由,我皱皱眉头,觉得该不会是心禅汰师有了什么万一,已经圆寂了?特别是,方青书一把我拦下,本来距离我们十米远的一众大和尚,纷纷咳嗽着转过头去,这种诡异的样子,要不是因为我熟知心禅大师的为人,我可能就要怀疑,会否心禅大师想鸡奸我,特派方青书来试探口风?

或许,我的表情实在太难看,方青书猜到了我脑中的龌龊念头,连忙道:「你千万别误会,事情与我恩师无关,是关系到我师伯的。」

「神尼?她不是都阵亡了吗?还能与她有什么关系?你们总不会要我去给她陪葬吧?」

「不,当然不是这样,整件事……该从师伯的战斗说起。」

方青书与我来到僻静处,压低了声音说话,之前我就料到,以心剑神尼的为人,要她舍身护寺,英勇保卫阖寺僧众,那根本是妄想,光是请她帮忙报仇,还得看她有没有空、有没有心情,什么为了掩护全寺僧侣而阵亡,这绝对是鬼话中的鬼话。

果然,金刚圈一破,心剑神尼便知敌人有备而来,慈航静殿此役难守,纵然不至于灭寺,却肯定会吃上大亏,而站在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立场,她建议全寺僧侣撤退,留个空寺去给敌人打,甚至走人之后,还在寺内预留大量火药,管他什么黑龙王、红龙王,只要敢来,就炸他妈妈的,把所有敌人全都活埋了。

坦白说,这条计策非常实用,也非常有效,能把己方的人命伤亡降至最低,更还重重打击敌人,若我在场,必定支持这建议,而从方青书的表情来看,当时应该也有不少大和尚,心里暗叫妙计,知道这方法的好处。

不过,绝对没有人敢点头!

尽管所有人都知道,建筑物不过是死物,毁了再建就好,哪能与人命相比?

但碰到实际执行的时候,肯定就会有人认为,本部是慈航静殿千年荣光所系,过往先人创下的绩业,岂能毁于我辈?一定要拿人命去守。这一点,哪怕是整天高喊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」的慈航静殿,也不会例外。

弃守慈航静殿的责任太大,哪怕是心禅大师也下不了这道命令,更别说当时还有大批前辈长老主张誓死护寺,会有人肯用心剑神尼的建议才有鬼,而以心剑神尼的个性,她建议扔了出来,不被采纳,她才不会蠢到和傻瓜搂着一起死。

「爱听不听你们家的事,贫尼没兴趣给贼秃陪葬,虽然你们死光了也死不到贫尼,但本可以不必打的仗,贫尼不会硬要去打,你们就开开心心一起涅槃去吧,贫尼改天有空,会回来替你们报仇!掰啦!」

扔下这句话,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就要开溜,心禅大师素来与人方便,不可能去拦她,事实上,也不可能有谁够本事拦住她,环顾当今世上,只要心剑神尼全力突围,还真没有什么人能把她截下……

只是,就在心剑神尼要走人的时候,发生了一个意外,外头传来僧众们的大叫声。

「黑龙王出来了!」

就是这句话,让心剑神尼改变主意,黑龙王现身之前,她就这么走掉,可以说是不屑与虾兵蟹将战斗;但黑龙王现身之后她跑掉,传了出去,将来她就很难做认,好像看到黑龙王便夹尾巴逃一样。

为此,心剑神尼二话不说,就往外头冲,估计是想和黑龙王对拆几招,情况顺利,就来个擒贼擒王,若踢到铁板,就虚晃两招走人,面子也过得去,哪知道……一到外头,她就看到让她动不了的东西。

黑龙王是现身亲征了,但这个黑龙王,却是身着性感黄金甲,艳乳丰臀的李华梅,并不是那个隐藏在幕后,迟迟不现身的黑手。

慈航静殿的高层早有结论,黑龙王另有其人,李华梅只是个受操控的傀儡,但这结论仅限少数认知道,因为他们并无真凭实据去争取人们的相信。心剑神尼也是知道内情的人,所以她一见李华梅,就两眼放光,口中不屑道:「呸!区区傀儡,怎配与我阿弥陀佛!」

话虽如此,李华梅的第八级巅峰战力,慈航静殿无人能敌,要是心剑神尼就么跑了?哪怕心禅大师等人真想撤退,也会被立刻追上,杀个精光,正当她迟疑着怎么办的时候,天上的「黑龙王」,抢先动手了。

李华梅的奇袭,相当的「奇」,她玉手一抬,却不是拔剑,也不是发出剑气攻敌,而是解开自己黄金胯甲的连结处,然后,那件黄金胯甲便脱落下来,由半空中直坠地面。

纵然没有那件胯甲,李华梅坦乳露臀的惹火姿态,也是性感到极点,但那件黄金胯甲一摘除,却是少了最重要的遮蔽物,黄金提督的裸臀、大腿间的山水妙处,整个暴露出来,娇艳的花谷,一览无遗。

由于身在高空,这一幕艳色光景,可不是没人看到,不晓得几百、几千双眼睛都盯着这一幕在看,还有人看到失神,为此丧命在战斗中,但也因为她身在高空,几乎没什么人能看清楚她的身影,更别说那凄艳的花谷,除了一个例外……

心剑神尼!

身为当世最强高手之一,心剑神尼有足够的目力去看穿这一切,本来李华梅那一套淫虐风格强烈的黄金甲,就已经给心剑神尼强烈刺激,燎烧着她体内的淫欲之火,现在胯甲一脱,别说是那诱人的半裸姿态,心剑神尼几乎可以嗅到敌人胯间的甜美肉香,刹那间,心剑神尼忘记自己身在何处,仿佛来到平时自己爱去的淫虐地牢,整个呼吸不受控制地粗重起来……

如果只有这样,或许还好,但李华梅不知从哪取出了一根黄金龙皮鞭,在半空中挥出甩动,发出一下下响亮的拍击声。

「啪!」

「啪!」

「啪!」

皮鞭声响发到第三下,心剑神尼再也忍受不住,双目赤红,虎吼一声,飙冲上天,直直朝着李华梅射去。……然后,就回不来了。

请续看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50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