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九
第七章
天道仙道
追忆江山

事情的发展,有些地方倒不是那么意外,黑龙王本来就打算设计兄妹乱伦,作为复仇计画的主轴,里头自然少不了千夫所指这经典戏码,相关的宣传管道、舆论操控,他搞不好都已经备妥十多年了,打从我带心梦离开要塞的那刻起,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。

反正,「正道人士」是永远也死不完的,生命力比蟑螂还强,轰死一批,马上又会出现一批,这固然可以解释为,正气存于人心,不论时局怎样变化,永远都会有人守正辟邪,前仆后继地去顶上位置,绝不屈服,但我个人是认为,真正能坚持正道、永不退缩的人,千万中无一,其余大部分的正道人士,本质就和那些听见别人火烧房子,立刻拎包瓜子冲出来看戏的乡民差不多。

要把这些人给消灭,别说是黑龙王,就算是黑龙神也做不到,其数目占了人类群体的九成五以上,所以怎么杀也杀不完,要不是因为这样,倘使人间真有那么多为了正义宁死不悔的大侠,这个世界又怎么会如此之乱?

想杀光这些人是不可能的,要让他们闭嘴,我自问也没这本事,唯一的策略,就是不管他们说什么,通通当成狗吠火车就行了,反正,母亲大人也说过,狮子从不在乎羊群的想法……

我能无惧千夫所指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,那就是……我本就已经臭名远扬、仇家半天下,哪怕没有发生这件事,那些人也是照样见到我就砍,没有什么友善空间,既然如此,我又何须畏惧雪上更加霜?黑龙王的这一手,看似杀伤力大,其实不过是添上聊胜于无的一笔,没什么实质效果。

正因如此,我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反倒是黑龙王奇袭慈航静殿一事,让我有些惊讶。

黑龙会进攻大地后,兵锋所指,几乎是所向无敌,直到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兵马投入战局,这才抑制下黑龙会的进军速度,而在那之后……倒不是黑龙会无所作为,是身为领导人的黑龙王不务正业,放着侵略大计不管,神出鬼没,总跑到大后方来玩复仇计画,萨拉城中的一场伏击战,他自己是爽了,打得我们几乎全军覆没,但以黑龙会的领导人来说,他非常不负责任,把明明可以交给手下进行的事抢去做,侵略大计却又没有人做,搞得黑龙会的军事行动陷入停顿。

现在,这家伙总算做了点领导人该做的事,奇袭慈航静殿,并且大有斩获,不过……他的收获,也就是我们的损失,而这个损失似乎过重了点。

心禅大师重伤!心剑神尼阵亡!

前者的重伤,是情理中事,心禅大师是慈航静殿的掌门人,黑龙会奇袭慈航静殿,必然将他列为首要目标,而以他个性,断无可能扔下门人不管,自己跑去安全的地方,如此一来,他必然奋战至最后一刻,没有当场阵亡,已经是非常好运的事了。

相对而言,这也就表示,黑龙王已经豁了出去,再不顾念丝毫旧情,所以连心禅大师也照样下手不误……

不过,另外那一位,倒是让我颇为意外,虽说黑龙会肯定将她列为必杀目标,但真要杀她,谈何容易?心剑神尼不但武功高绝,对慈航静殿也不是誓死效忠的那种,在战场上碰到什么危险,立刻就会开溜,事后伺机找回场子,偷袭、埋伏、下毒样样来,绝对不会在吃亏的地方与人硬拚,想杀这样的人……难度真是很高。

但传出来的消息,居然是心剑神尼阵亡,这就不能不让我感到吃惊,想不出黑龙会是布了什么万全杀局,这才令慈航静殿第一高手陨落……

(想想也真可惜,心剑神尼是大地难见的淫人,与我臭味相投,很说得上话,她死了实在可惜,淫界痛失英才啊……唔,不妥,阿雪若知道这件事,打击一定很大,到神尼与她关系深厚,师父意外身亡的这个打击,她承受得住吗?

也许黯然神伤之余,我开始为了天河雪琼而担心,她侍奉师长至敬至孝,心剑神尼将她抚养长大,恩深义重,现在心剑神尼阵亡的消息,要是让她晓得,我真不敢想像她会有多伤心。

「唔,小畜牲似乎很在呼雪丫头的情况,我劝你不用想太多,因为事实上,你根本就自身难保,还理别人做什么?」

「什、什么意思?」

我一下暗叫不好,这才意识到,外头发生的这许多坏消息,还有些别的事情与我有关。

「黑龙会精锐部队奇袭慈航静殿,你以为只是去杀人放火吗?根据消息,他们此行事是为了夺物,杀人放火不过是顺手,并非主要目的。」

「夺物?黑龙会与白拉登通商多年,什么珍奇宝物没有?要论手上家底累积之厚,慈航静殿未必是黑龙会的对手、他们还有什么物好夺?」

「这可就不好说了,但根据最新情报,黑龙会的部队从慈航静殿那边撤走时,搬了几尊石像走人,现在你还认为他们没什么东西好拿吗?」

一句话几乎让我惊得跳起来,黑龙王实在不是我可以低估的对象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把握住我的命脉。

当初,织芝、冷翎兰、羽虹的肉身,在华尔森林之中化为石像,后来慈航静殿为了安全起见,找出避免干扰的方法,隔绝魔力波动,秘密将这四尊石像运走,安置在慈航静殿的封印库中,照理说,此事至关机密,外界的人根本不会知道,不过,机密这两字也得看是谁在用,对黑龙王而言,这件事如何能瞒过他的耳目?

暗黑召唤兽是黑龙会手上的主战力,不管是为了巩固这项优势,或是用来要胁我,黑龙会都有理由要把这些石像弄到手,为此袭击了慈航静殿,抢走石像,这一着确实厉害,听见这消息之后,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满脑子只想要夺回石像,问题是……该怎么做呢?我并不知道黑龙会把石像藏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一时间,我也被搞得心乱如麻,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,凤凰天女好整以暇补上一句,「对了,还有第三件事。」

「还有第三件?你有话怎么不一次说完啊?」

「真好笑,我有说话已经全讲完了吗?你自己没耐心,还怪起母亲来,真是小畜牲一个。」

「行啦,人身攻击就人身攻击,别真的连拳头都举起来,还有什么吓人的事情,一次都说完吧。」

「也没什么,黑龙王传令天下,约战你的死鬼老爸。」

「哦,这样啊……」

我的反应很冷淡,倒也不是故意,而是因为我太清楚,变态老爸不可能有反应,这家伙武功盖世,也不讨厌战斗,不过对于什么约出来决斗这种事,兴趣缺缺,只会在他想出手的时候出手,若他没心情战斗,哪怕敌人逼上门去,杀光他身边所有人,他也不会因此出战的。

什么面子、尊严、道德,对变态老爸与黑龙王而言,根本全无意义,他们从不把这些放眼里,或许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能这样强吧。可以肯定的是,变态老爸会对这个约战视若无睹,所以,黑龙王约了也是白约。

果然,我的推测无误,截至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消息,说变态老爸已经有所回覆,尽管普天之下有许多人正在屏息等待,但相信他们是等不到什么的。

「唔……我决定了。」

刚才心绪大乱,掌握不到方向,但重新冷静下来后,我已经心中有数,「我们去慈航静殿,那边有第一手资料,到了那里,就能拟定下一步的计画。」

这是理由之一,至于在个人层面上,心禅大师对我不错,心剑神尼也与我臭味相投,慈航静殿出了如此大事,我很想去探望一下,特别是心剑神尼,她是天河雪琼的师父,若让天河雪琼知道此事,这一趟也是非跑不可。

(要命,阿雪知道这件事之后,还不晓得会有多伤心?幸亏刚才把她干得脑袋昏昏,四肢无力,这种时候也没力气再哭闹吧?

女人哭哭啼啼,我倒是不怕,但面对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,又不能够一掌巴下去,这个我就不能不怕了,说到底,关心则乱……

我让凤凰天女在外头暂等,她完全不鸟我的话,坚持要与我一起进屋,我当然也没权说个不字。假若她只是女色魔、只是我的母亲、只是武功比我高,我都有办法可以处理,偏偏这三者合一,她就成了一个我完全束手无策的人物。

走进屋里,仍是那么一幅春色无边的香艳光景,两具美丽的雪白胴体,豪乳、粉臀,怎么看就怎么动人,体力耗尽的天河雪琼、鬼魅夕,躺在稻草堆上呼呼大睡,鬼魅夕完全贴在天河雪琼的怀里,埋首在她豪硕的巨乳中,天河雪琼也像母亲抱孩子一样,将鬼魅夕亲匿地搂着。

这一幕画面如此动人,我一下子都看得愣住了,回过神来之后的首个念头,就是担心女色魔兽性大发,趁着两女无力动弹,直接扑上去,把她们两个都干了,所以连忙侧转过身,打算若她有什么蠢动,就把她给拦截下来,哪知道我一转过身,就看见她皴着眉头,用手指捂着鼻子,似乎在挡什么臭味。

「臭味?怎么了吗?」

我留意了一下,在空气中嗅着了尿水的气味,再经过仔细确认,发现这股尿骚味来自天河雪琼腿间,这女人……被前后贯通所造成的刺激,似乎比我所料想得还要激烈,居然爽到失禁了,刚才可能是我干得太爽,没有发现,又或者,她爽到四肢无力,在我走了之后,她一面春梦,一面失禁放尿……

虽然堂堂圣女偷尿床,这种事情说出来挺丢脸,不过,能够把女人干到失禁,说起来我也足堪自豪,可以暗爽一把了。

凤凰天女打量我两眼,道:「小畜生,你挺行的啊!」

「喂!别老是小畜生畜生的乱叫,叫声小子不行吗?怎么说我也是你亲生的,老说我是小畜生,你很光彩吗?」

「有什么不光彩的?你老妈我是兽族,本来就不是人类,畜生是具体说法,身为兽族,把畜生当成贬意词,这才是数典忘祖的可耻行为,明白了吗?你这小畜生!」

「呃,这样说,我就稍微可以理解了。」

被这样教育一番,我心里也稍微能释怀,大家所在的世界不同、文化不同,些许歧见,在所难免。

结束了短暂的教育,我们的注意力回到天河雪琼身上,却发现她忽然惊呼一声,从梦中醒来,整个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,一下子弹了起来,狐狸耳朵竖直,两团雪嫩的奶瓜摇来晃去,波涛跌宕,让我们母子一起看得傻眼。

「阿雪,怎么了吗?」

「是啊,我又还没干到你,连裤子都才正要脱,你在那边怕什么?」

「呃,娘,你又……」

我还没来得及纠正凤凰天女,天河雪琼突然主动朝我跑来,就这么赤身裸体,骤奔入怀,来势凶猛,别的不说,光是那双超重量级的巨乳,就让我吃不消,险些就给她一下子撞倒。

初扑入我怀里时,天河雪琼的眼神近似阿雪,很像是一个陷入慌乱中的孩童,眼中满是泪光,差一点就要哭出来,但与我接触后,她很快便回复冷静,伸手抹了抹眼泪,深呼吸两口,待情绪稍稍平复,这才开口说话。

「刚才……我做恶梦了,恶梦很吓人,我梦到……师父来向我道别……」

「什么?」

我一下听得傻眼,这通灵托梦也托得太快了吧?我们前脚才得到恶耗,这边马上就来托梦了?

不过,之前我还心存侥幸,希望这是慈航静殿的什么欺敌计策,或许心剑神尼只是出了什么状况,未必真的死了,但看天河雪琼这边的情形,心剑神尼应该是死透了……确认了这一点,着实又是一阵感伤。

「师父她……满身都是血,但脸上却带着笑,还发着光,看起来……好像精神很好一样……」

「嗯,神尼不愧是神尼,视生死如无物,走得轰轰烈烈,还如此意态从容,是好样的。」

我点点头,试图缓和一下气氛,「不过,这些应该只是你做恶梦而已,一切只是单纯的幻觉,心剑神尼是何许人也,武功盖世,世上哪有人能害得到她?别做梦了。」

「我、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,但……梦里的师父,看起来好真实,一点都不像是在做梦,她的眼神、表情,看来都是那么正气……」

「呃,正气?我想这多半只是你在做梦吧?」

「不是啊,师父不只是单单看我而已,她还交代了我一些事,其中就包括了十字箴言……」

天河雪坛皱着眉,认真回想,道:「师父她说……临别之际,赠汝一言,「天道不可证,仙道不可凭」,切记切记,他日有缘,自会重聚。」

「啥?」

我和凤凰天女听了这话,俱是一呆,同时伸手出来猛摇,异口同声道:「不可能!你师父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,这一定是做梦!你别太多想。」

「可、可是,梦的感觉很真实……」

天河雪琼露出迷惘的眼神,迟疑片刻后,喃喃道:「而且,为什么在说完那些话之后,师父又交代我,要设法把她的身躯捐赠给功德会,改造成尸妓,如此千秋万代,永能有惠于人。」

「呃……这下子,我觉得……你可能不是做梦,那个心剑神尼……应该是真货吧!」

……真是够了,这个世界难道就只有变态吗?

虽说我很想抵赖,但在这世界上,有些事情也是赖不掉的,心剑神尼壮烈成仁的消息,终究是得向天河雪琼交代,她的反应比我们预期得更激烈,刚听完我们的话,立刻便晕了过去,清醒之后,哭得死去活来……很难想像,平常一直表现得理性、冷静,如高山上不化之万年雪的她,竟然也会为了生离死别,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?

慈航静殿系统的僧尼,对生生死死看得很淡,天河雪琼虽未出家,但基本上是同一个体系训练出的,之前除了被我干到高潮,我真没见她为什么事这样失控地哭过,弄到我也慌了手脚,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能怎么办。

只能说,心剑神尼确实很有一套,纵然出发点不怀好意,但她与弟子之间的情谊之深,委实让我好生羡慕,当变态可以当到这个分上,实在很不容易。

假如天河雪琼一直这么哭下去,我的头就要很痛了,幸好,短暂发泄过后,她冰雪般的理智重新占了上风,止住哭泣,很认真地向我们提出请求,希望先回慈航静殿一行,我自无异议,全体收拾好东西,立即启程……事实上,对着她那张强压悲痛的脸庞,我也说不出拒绝两字……

慈航静殿总部在金雀花联邦境内,我们从海岸边上要赶回去,这段长路着实遥远,为了要省点力气,我们也没有立刻就策马狂奔,而是商量该怎么走比较妥当。

「唉,真羡慕啊,我知道以前有一部系列作品,叫最终什么的?每次到了后期,主角跑完主线剧情,要跑那些可玩、可不玩的支线时,就会得到一艘飞空艇,爱去哪里去哪里,省得骑陆行鸟、走路,搞到跑断腿。」

我叹气道:「同人不同命啊,要是我们也能搞一艘飞空艇,那就爽了……」

「臭小子脑里都装些什么?飞空艇是没有的,但空中岛你老母以前倒是有一座。」

凤凰天女两手一摊,「不过房地产不景气,现在已经泡沫了,可惜啊。」

确实是泡沫了,整座凤凰岛掉进海里,损坏情况不明,想要打捞更是妄想,至于说有没有可能启动岛上的魔法装置,再次升空飞天,那还要组织大批人马下海,实地检测过凤凰岛的损伤情况才知道,目前……肯定没有搞头了。

舟车劳顿固然是很伤脑筋,但长程赶路的浪费时间,这才是很头痛的地方,偏偏现在又没什么其他的好办法……

正在我们头痛的时候,忽然出现了救星,正确的说法,该说是赞助商,白拉登这卑鄙无耻的奸商,派人送了一辆海陆空三用的超级装甲车给我们,说是祝福我们一路顺风,走得越快越好,省得留在他地头上,日日都有麻烦。

这个鸟理由,根本就没人相信。白拉登哪会是怕麻烦的人?对这个变态商人来说,麻烦越多,可以捞钱的机会才更多,这人总有本事卖完上家卖下家,吃完东边吃西边,这种人说自己会怕麻烦,他敢说我们还不敢听咧。

估计,赠车之举是一个信号,这次分别,绝不是永别,在往后的日子里,这个超级商家将会与我们牵扯不清,说不定,再不用多久,他就会再出现于我们面前……

那辆超级装甲车,确实很好用,尤其是兼具涡轮动力的火箭推进功能,在空中压缩大气,喷射飞行,让我们以腾云驾雾般的高速,飙往金雀花联邦。魔法师的瞬间移动,在短距离内是无可匹敌的超高速移动,可是距离一拉长,特别是这种千里以上的长程,瞬间移动就是废招了,移动不了多远,魔法师就会被榨干,累得像是一条死狗。

我们在铁甲飞车中全速前进,气氛是诡异了点,但飞行的速度真是没话说,可惜有一点小瑕疵,那就是我们高速行经的地方,天上的云层被切裂,强大风压扫向四方,迫开云朵,更在后头拖出一条长长的白线,在阳光下特别明显,如果说底下的人会看不到,那就有鬼了。

「不要紧……暂时应该没问题,我们的速度很快,即使底下的人看到了,想要拦截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,再说,黑龙会未必有余裕来管我们……或许吧……」

一些推测,连我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,黑龙会或许很忙,但黑龙王到底会怎么做,这个根本没人知道。

依靠先进飞行工具的辅助,我们在短短数日内,便由海边直入金雀花联邦境内面途中所经之处,几乎都已经是黑龙会的领空,对于我们这么大摇大摆,招摇过境的行为,黑龙军也不是全无反应,他们使用了大量的地对空武器,有单纯的金属兵器,也有不少魔法战器,一股脑地对空发射,有时候打得整个天空千疮百孔,像是乱放烟火一样,声势委实惊人。

单靠这艘铁甲飞车,并不足以闯过这么厉害的拦截网,但坐在上头的我们,也不是净混吃等死的,即使最弱的羽霓也有第六级战力,更还有两名第七级、两名第八级,绝对说得上是超级菁英战队,我们分别出手,连连摧破各种拦截网与追击工具,总算有惊无险地进入金雀花联邦的领空。

(我们的运气算是不错,黑龙会只是用一般手段在阻截,没有动到暗黑召唤兽,如果暗黑召唤兽出来拦路,我们怎么样都无法前进得这么顺利,但……为何暗黑召唤兽没有出动呢?

这个问题,直接关联着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心剑神尼如何阵亡?论实力,心剑神尼虽强,却也说不上举世无敌,光是让她与黑龙王单挑,她就打不赢,非败不可,然而,输定了与死定了是两码子事,心剑神尼打不赢,难道连跑也跑不掉吗?她可不是那种必战至最后一刻的人啊。

(莫非,黑龙会营造出她不得不战的情势?逼得她无法逃走,只能死战到最后?或者,让她虽然逃了,却逃不掉?这可不容易啊,要把一个人的去路完全封死,逼得人想逃也逃不出去,那起码要目标对象的两倍到三倍力量,黑龙会哪来这么多高手?或者……是暗黑召唤兽?

黑龙会出动暗黑召唤兽来,足可封死心剑神尼的退路,搞到她跑不出去,当场战死,不过,这也仅是我个人的推测,事实如何,有待查证。

进入金雀花联邦领空,黑龙会的阻截攻击少了九成,我们得以平安前进,又过两天,我们终于抵达慈航静殿总部。

对我而言,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,旧地重游,当年曾发生过的悲惨往事,历历如在眼前,心灯居士就是在这里事败被干掉的,他那悲惨的死相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,那是黑龙王阴谋的一部分,只不过,负责下手执行的鬼魅夕,现在天天要被我干到腿软,勉强算是好事一件吧。

我们还未降落,方青书就率领一票人在地上迎接。黑龙会大举进袭慈航静殿、他当然也没法全身而退,身上多处缠着绷带,看来伤得着实不轻,站在他身后的那群大和尚,也是全部带伤,几乎找不到一个安然无恙的,日前一战的惨烈,依稀可见。

「方仔,怎么搞的?就算惨败,你们怎么会弄成这副德性?黑龙会到底是怎么来攻的?」

甫一降落,我立刻冲跑出去,见了方青书,马上问起我最困惑的问题,只见方青书面有难色,支支吾吾半天,最后还是天河雪琼忍不住,上前一问,方青书才叹了一口气。

「师伯是在李华梅与黑龙王联手偷袭之下,这才壮烈身亡的,她……非常英勇,一直到最后,都还守护着我们,掩护我们撤退……」

出身政治世家,方青书倒也不是那种一句谎话都不会说的乖宝宝,但他这几句话明显言不由衷,我一听就知道有问题,事实绝不会如此简单,可是天河雪琼听了,泪眼汪汪,马上泣不成声,方青书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急忙上前安慰劝解,说些什么神尼求仁得仁,宁死不辱,有大恩于众人,究境涅槃之类的鬼话。

慈航静殿是天河雪琼的地头,回复记忆的她,到了这里就像回家一样,不用别人招呼,她自己便知道祭祀亡者会在什么地方,迳自赶了过去;凤凰天女脱队行动,说是要去逛街购物,这话我打死都不会信,生怕她像是出闸的猛虎,四处破坏还不打紧;周围这么多健壮的年轻和尚,无疑是让她进了美食街,万一搞起采阳补阴,让成百上千的壮汉僧侣精尽人亡,我如何向心禅大师、方青书交代?

轻轻咳嗽一声,鬼魅夕懂我的暗示,连忙拉着羽霓,跟在凤凰天女的身后,不过,单单凭这两条废柴,想牵制我家的女色魔是纯属妄想,所以鬼魅夕提起了竹篮,多个心梦在侧,女色魔再怎么肆无忌惮,总要考虑一下女儿的感受。

「啧!真是麻烦!」

凤凰天女露出嫌恶的表情,但还是没有拒绝,与鬼魅夕等人一同离去。这些闲杂人等都跑光,我也就比较方便说话了,其实心剑神尼究竟怎么过世的,我并不怎么关心,真正让我在意的,还是那几尊石像的下落。

方青书是非常识趣的聪明人,看我把周围其他人都遣走,单独朝他走去,他也点了点头,朝我走过来,并且带来半个好消息。

「……你放心,石像并没有失落,现在还很安全……或许吧!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