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九
第三章
九天凰者
女中霸王

阿里巴巴的身分,一直以来就是我不住追査的谜团,这个人太过神秘,身上有着太多匪夷所思的事,我对他非常好奇,但历时许久,我仍是摸不清楚这个人的资料,不晓得他来自何方,又到底是什么人。

不过,阿里巴巴这个人,也绝不是无隙可寻,在与我们同行的那段时间里,这家伙其实已经泄漏了很多讯息。

这人会使兽王拳,境界修为还相当高,别说普通的人类做不到,哪怕是寻常的兽人,都不可能练到如此高的段数。

鬼魅夕曾说过,阿里巴巴的外表,仅是一层以精神力幻化出的心灵迷彩,无论声音、形貌、气味,全都不能当作依据,我们无法判断此人的眞面目,甚至连这人是男是女都不得而知。

这些线索都很具代衷他,不过,我并无法将之整合,找出眞正的答案,直到我与心梦相认,心梦的水月梦蛊,给了我很大的启发,阿里巴巴所用的技术,和水月梦蛊岂不如出一辙?

霸者之证、水月梦蛊,这是精神类术数的两大王者,各擅其长,霸者之证的一些异能,水月梦蛊未必能做到;水月梦蛊的一些独特之处,霸者之证同样望尘莫及。换一个说法来看,水月梦蛊有其不可取代性,其它的术法、神器无论怎么模仿,都做不到与水月梦蛊相同的效果。

阿里巴巴所用的技术,和心梦根本是一模一样,那也就代表,这家伙用的是水月梦蛊?但水月梦蛊是很特殊的召唤兽魔,专属限定,不是哪个魔法师魔力高强,就能随便练一个来玩玩的,它是不晓得之前哪一任凤凰天女的魂魄所化,成为给后代的祝福与守护,后头的历任凤凰天女一出生便拥有,其它人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无法得到这种特异兽魔。

既然其它人无法取得,那阿里巴巴又是怎么得到水月梦蛊的?合理的答案,不管怎么想,也就只有那一个了。

阿里巴巴就是凤凰天女,所以他……不,她才能够使用水月梦蛊,还有其它的十一兽魔,因为这些本就全属于她所有。

以前在羽族的时候,我曾经査阅过典籍,发现在羽族的历史上,几乎从没有过两任凤凰天女并存的例子,虽说历代凤凰天女皆是以血缘传承,几乎都是传位给自己的女儿或孙女,但这些女性并不是生下来就成了凤凰天女。

「十二兽魔是凤凰天女与生俱来之物」,这个说法只对一半,正确的说法,十二兽魔是打从「成为凤凰天女」的那天开始拥有。每一任凤凰天女即将涅盘之前,会选定自己的继承人,通常是血亲传承,因为血亲之间的传承效果最好,能源流失最少,但偶尔也有传给非血亲的例子。

所谓的传承仪式,就是凤凰天女将一身魔力与兽魔,让渡给自己选定的继承人,而后自己在烈火中化为灰飞,烧得干干净净,是谓涅盘。继任者取得力量,继承了兽魔,成为新一代的凤凰天女,哪怕是偶有凤凰天女猝死,来不及交接转移魔力,这分魔力与十二兽魔也会在历代天女的英灵庇护下,自动转移,只是转移过程中,消耗近半,损失极大。总之,两代凤凰天女之间,一死、一生,这似乎已经是一个不会变更的定律,羽族历史上几乎从无例外,所以,当黑龙王在凤凰岛上发现了心梦,并且确认心梦身上有十二兽魔的反应,他脑中很自然的想法,就是凤凰天女已经不在,死得干净彻底了。

基本上,这想法没错,不难想见黑龙王发现此事后,心里承受何等失望、何养打击,但不管他怎么难以接受,他或许忘记了,这个世界有范例,就有例外,常识只能用来参考,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候,常识这种东西……常常会害死人。

我的推理能力素来获得肯定,但论起凤凰天女为何没死,为何新旧两代凤凰天女能够并存,这个我也不可能答得出来,线索太少,无从推理,就只能由当事人亲自回答……希望她不会那么没品,话都不说就掩面逃跑吧!

魔力波动无声释放,彷佛一层帘幕被卸下,「阿里巴巴」的外形发生变化,什么黑衣、黑裤、黑披风,还有那粗犷壮硕的男性体格,全部消失,隐藏在这些伪装底下的,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。

羽族女战士最大的特征,就是一双动人的美腿,这也注定羽族女性没有矮子,凤凰天女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一双美腿笔直修长,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五,光只是那么插腰站着,就有一股女皇的气派。

她的眉目与心梦有些相似,足见母女血缘,一双凤目,目光凌厉,让人看了便心中一怯,给人很重的威压感,可是,她丰润红唇边,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却把那分极震威煞给冲淡,祟一股无法形容的奇异魅力。

火红的长发倾泻下来,似乎正象征着内心的狂野不羁,在那张美得惊人的倾城面容下,肌肤雪白滑腻,更胜凝脂,胸口峰峦起伏,高耸的美乳,两团圆滚滚的肉球,抢尽视线,粗略一估计,怎样都有厂罩杯,无比惹火的身材,雪肤、蜂腰、巨乳、隆臀,每一处都看得人直呑馋沬. 如此好身材,却没有太多的雕球与打扮,她身上穿着的,是一件黑色的马甲背心,细细的肩带,露出雪白香肩,胸口的U字形挖空,两团圆硕的白嫩乳肉挤压在一起,那道乳沟深邃得像是会吸人魂魄,每一下乳波抖荡,都让人魂动魄摇,不能自已。

天然的细腰,盈盈一握,黑色短裙被一对隆臀撑起,完美的圆形,说明了屁股的丰满多肉,而吊袜带的繋扣、黑色的网袜,一同从短裙底下伸露出来,黑色的网袜包裹着粉腿,白皙、挺直的修长美腿,找不到一丝伤痕,更不会过肥或过瘦,在黑色的网眼下,一双腿的极致美感,整个被凸显出来,配着下头的黑色马靴,说多。动人就有多动人……

一身黑的打扮,细肩带马甲、短裙、吊带袜、马靴,材质全部都是皮革,再1上那头大波浪红色长发、火辣辣的身材,无一不散发着性的诱惑,如果是别人,这副模样肯定会被认为是街边拉客的妓女,不过换成了她……那一双凤目中无比高贵的女王气势,就使人不敢有一丝低级的幻想。

风花雪月四大天女之中,以凤凰天女排名首位,从心梦身上便已能稍见端倪,她未施脂粉的素颜,清丽仙姿,比艳丽浓妆更胜一筹,较诸另外三大天女,绝不逊色,而今正主儿登场,跨越两世代的无双魅力,艳色一下就把其它人比了下去。

不可否认,四大天女各具不同风姿,月樱的天生魅骨尤为动人,但也只有看到凤凰天女才会明白,其它的美人是「美」,凤凰天女却是实实在在的「魅力」,她就像是把「性感」两字具体化的完美形象。

明明是跨越了两世代,应该已经是熟女美妇的水平,可是岁月在她身上全然没留下痕迹,她的魅力,是那种超越年龄的美,单从外表来看,根本无法判断她的实际年龄,无法判断她是少女或熟妇。

她光只是站在那边,不作动作,不发一言,就已经让人看得欲火焚身,可以想像当年在凤凰岛上,心禅大师、黑龙王首次目睹芳容时,受到了多大的心灵冲击,至于变态老爸……他是心理变态,我无从判断他的感受,搞不好他只想着这婊子腿长奶圆,红烧可口,清炖美味,这也未可知。

换作平时,我面对如此绝色人物,必定早就色授魂予,只顾着狂流口水,理智降至低点,胯间也硬个笔直,满脑子就想着怎么上了眼前这女人,不过,也不晓得是血缘影响,还是什么别的道理,我对这具肉体全然没有兴趣,理智清醒,就像在看一截枯木、一块石头。

我刚刚叫的那一声,鬼魅夕似乎不感意外,但天河雪琼却被吓到,张大了口,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卸去伪装的女人。我不想对着一个彪形大汉叫娘,不过即使卸去伪装,变成超性感美女,我也没有哭哭啼啼地跑上去,抱着人认亲戚的冲动,更何况……我感觉得出来,那女人对我也不像有什么要亲热些的打算。

「喂!小子!」

―凤凰天女终于开了口,声音我立刻认了出来,正是多次出现在我梦里,要我去找回心梦的神秘女侠。

说来也是我人忙忘事,既然心梦是我妹妹,会要求我放下其他事,尽快接回心梦的人,除了我老母更还有谁?

不过,既然那位神秘女侠是凤凰天女,那么照之前的推论,在索蓝西亚几次出手暗助、在东海上现身挡下李华梅的人,也就是她了。想到这点,我心里的气愤稍减几分,毕竟,这位母亲也不是什么都没做,她也是尽了她的努力,在适当时候,出来帮了儿子一把。

也因为这样,所以当她举起手指,朝我勾勾,示意我去到她面前时,我没再抗拒,慢慢走到她面前,心里的感觉很复杂,考虑着是否该示点好,开口叫母亲,却不料我还没有决定,对方已经抢先动作。

人忙事忘,这话眞是说得一点不错,明明我察觉到凤凰天女就是那个神秘女郎,却忘了她在我梦中的习惯动作,我才刚靠近,这毒辣的婊子陡然飞起一腿,来得又快又狠,我的武功今非昔比,察觉到她的动作,急忙侧膝一封、出掌一挡,想要把这一踢给挡下。

不料,凤凰天女的一腿实在太猛,那根本不是一踢,根本就像是一根高速猛撞过来的攻城槌,直击而来,撞开了我的膝与掌,狠狠踢在我胯间,奇痛攻心,让我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,动也不能动一下。

「臭小子!看见自己老妈,连娘也不叫一声,如此不孝的无能东西,留你何用?」

这个臭婊子不是光说说而已,她无视我正倒地哀号,一脚踩在我的后脑上,把我的脸往泥里压,口口声声说我不孝,却不管自己从未尽过半天作母亲的责任,果眞是蛮横不讲理之至。

天河雪琼、鬼魅夕都傻在一旁,如果是别人动手,她们看我被人踩在脚下,肯定早就出手相助,不过现在变成了母子纠纷,动手也不是,不动手也不是,只好愣在一旁当木头人。

不得不说,这些女人枉费力量大幅提升,看起来好像很厉害,结果关键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,最后,居然还是心梦现身出来解危。「母亲,请您住手,好吗?」

香风一起,心梦的美丽身影,出现在凤凰天女的旁边,而凤凰天女立刻表现出与对待儿子全然不同的亲热态度,飞扑了过去,将女儿的身影一下子搂过,像是最佳女主角一样,眼泪说来就来,抱着女儿,泪水不住落下。「好孩子,苦了妳啦,母亲对不起妳……对不起妳啊…^凤凰天女抱着心梦直掉眼泪,心梦没有哭,一向表现坚强的她,只是频频为母^ 亲拭泪,反倒是素来强势的凤凰天女,这时好似情感溃堤一般,抱着女儿,哭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。两个都是堪称倾城倾国的大美人,这一番相拥而泣,画面凄美更兼动人,怎么看就怎么漂亮。

只不过,对于一个刚刚在地上吃泥,灰头土脸爬起来的男人,实在不得不说,这是他妈的什么差别待遇啊?儿子和女儿,两者之间的对待态度也未免差太多了吧?天河雪琼、鬼魅夕都朝我投以同情的目光,其中天河雪琼的目光,看来多少有些迷惘,因为我之前没把所有事情告诉她,她搞不太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,但母亲对儿女之间的差别待遇,这个却是一目了然的,她悄悄来到我身边,为我擦擦脸,表情古怪地问道:「你们的亲子关系,怎么那么奇怪啊?」

「怪?妳还没见过我家的变态老爸,见过之后,妳才知道什么叫眞的奇怪,再说了,我家亲子关系奇怪?妳们家的师徒关系才诡异咧!」

我贴着天河雪琼,她的狐狸耳朵位置太高,不可能贴耳说话,我只能尽量靠她身边,小声道:「妳别搞错了,这女人是心理变态的,妳别说亲子关系复杂,想想之前她装成什么阿里巴巴的时候,都是怎么对妳的?」

想想还眞是没什么好事,不是喊着干,就是嚷着要三不五时奇袭巨乳,还总试图要偷喝奶,这已经超越了女色狼,完全就是女色魔的级数,天河雪琼脸色大变,看看凤凰天女,又看看我,欲言又止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「怎么了?是不是在担心以后怎么侍奉婆婆?」

我恶意地笑了笑,换做是别的女人,还不会想这么多,但天河雪琼出身慈航静殿,受到教育都是传统那一套,既然决定成为我的人,见到我母亲,自然就开始想以后侍奉公婆的问题了。

问题是,要对婆婆尽孝道,这个婆婆偏偏又是个嗜奶如狂的女色魔,尽孝随时尽到擦枪走火,违背伦常,届时哪怕天河雪琼想反抗,也未必打得过这女色魔,那场面眞是想想也搞笑。鬼魅夕明显没这心理负担,表情一派轻松,这丫头的思想非常单纯,就是紧紧依附着姊姊,姊姊开心她也开心,如果凤凰天女眞要干她,这大奶丫头一定二话不说,就开始脱裤子,放开身心去享受,堪称超级现实派。

母女相认,抱头痛哭的戏码,虽然感人,但由于我实在没法感同身受,整个感觉就差多了。整个过程中,心梦不住试图提醒这位女色魔,她还有一个儿子站在旁边,不过女色魔似乎太过悲伤,只是搂着女儿,对她的明示暗示视若无睹,弄得心梦非常尴尬。

我知道心梦从小就期盼家庭温暖,希望能有一个完整的家,之所以和我发生畸恋,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如此,所以最能让她感到幸福的画面,应该是我们母子三人抱在一起哭,如今我就像外人一样被放在那里,这令她很不好受。

不过,我倒是觉得没什么,毕竟自己母亲是超级色魔兼危险人物,如果走得太近,分分秒秒惹火烧身,横竖她没当我是儿子,大家离远一些也好,而且,虽然她搂着心梦,哭得泪眼汪汪,但有鉴于她过往的「丰功伟绩」,我总觉得……

她的手很快就会从心梦颈项、肩头移开,往下抚臀搓奶,玩弄女儿的肉体,实际检验女儿的发育状况……虽然眼前的心梦只是幻影……可是这对绝色美母女搞同性恋的激情画面,肯定很动人……

可惜,我等了又等,期待的画面始终没有出现,而大家也不可能一直在这边呆站着,当凤凰天女冷静下来,大家便动身离开,找一个能坐下来说话的地方,要听凤凰天女把所有事情交代。

这附近荒无人烟,要找什么旅社酒馆之类的,那是休想,不过,想找几间房子暂待,这就很简单,毕竟白拉登用此地作为拍片厂,建的那些临时影棚都没拆走,我们回到之前白拉登用来囚禁我、骗天河雪琼献出处子之身的牢房,把地方清一清,坐下说话。

「我回复行动力以后,就开始找地方修行,要把力量先提升上去,如果不回复力量,是没有能力与敌人厮拚的。」

凤凰天女开头的第一句话,说得在情在理,所有人听了都猛点头,不过,最重要的一个关键点,她却没说,那就是……什么叫「回复行动力」?她什么时候回复行动力的?在那之前,她又是什么状况?

我很想问,但也晓得这话谁问都行,偏偏就是我问不行,这个女色魔、双插头,对美女的态度非常好,宽容、风趣,表现出与伪装阿里巴巴时不同的另一面,渐渐卸除了天河雪琼、鬼魅夕的心防,没几下工夫,天河雪琼、鬼魅夕就不自觉地与色魔有说有笑,完全被她掌握住,展现昔日兽族女王的领袖魅力。

连我也不能肯定,会否因为我个人偏见,我总觉得女色魔看着天河雪琼、鬼魅夕的眼神,燃着熊熊欲火,视线总绕着她们的巨乳、屁股打转,像是想将她们一口吃下,而且还是一起吃下,光看这样的眼神,我完全可以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好色,这百分百就是从母亲那边继承过来的色欲之血。

不过,有一点我很清楚,那就是凤凰天女的这副平易面孔,只专对女性,我是绝对享不到这待遇,如果由我打断她的话提问,多半是又一下撩阴腿踢来,保证让我痛不欲生,因此我维持沉默,不愿开口。

「母亲……」

心梦实在是最善解人意的一个,她敏锐地察觉到凤凰天女话中的问题,并且晓得我不好问出口,代我提问,「妳是什么时候开始活动的呢?我们……我是说黑龙会,一直以为您已经身亡,您是什么时候复出的?我记得,您在伊斯塔就出过手,敌住李华梅,救下哥哥。」

心梦一语双关,这话也是提醒我,不管母亲怎样不好,起码也在最关键的时刻跳出来将我救下,无论我怎样不满,都该忍让。

「那个时候啊……」

凤凰天女一脸不情愿,似乎很不愿意提这件事,「我当时重伤未愈,大部分时间意识也不清醒,碰巧那时……总之就是刚巧能够出手,看这小子快给人打扁了,又看李华梅那婊子不顺眼,就出手与她过几招,教训她一下,后来伤势复发,就又躲回去啰…」

「那后来在索蓝西亚,母亲您帮哥哥解危,这是……」

「也都是碰巧啦,刚好人醒着,又能动手,就出手过过瘾了……乖女儿,能不能跳过这一段啊?」

「等―下!我有疑问!」

顾不得挨揍的风险,我提问道:「妳不可能刚好又在东海、又在索蓝西亚,摆明妳就是一路跟着我们,在后头偷窥……我靠,我娘是个尾行大变态!」

「小畜生!」

凤凰天女袖子一卷,就要冲过来揍人,旁边的天河雪琼急忙将她拉住,她犹自飞出一脚,差点就踢中我了。

「小兔崽子!我跟着你们又怎么样?你以为我想跟吗?要不是我这一路跟着,你这无能的小畜生如此没用,早就给人千刀万剐了,跟着你们,是为了及时出手救援,你这小畜生不体谅母亲的用心,还指责母亲是大变态,活该天打五雷轰啊!」

一轮激烈指责,气势汹汹,骂得人不知道怎么还口,不过……这些话的眞实性,不只我不信,在场所有女人都不信,天河雪琼、鬼魅夕一起摇了摇头,心梦的表情格外尴尬。

如果凤凰天女眞有那么爱护儿子,会因为担心我的安危,拖着受重伤的身体一路跟随,现在对我就不会是这种态度了。她之所以跟着我们,肯定另有理由,只是不好说出口,这才摆起母亲的架子,拿母爱当借口,幸好在这里的几个女人脑子都正常,没人相信这段鬼话。

凤凰天女察觉到众人的不信任,恼羞成怒,立刻翻脸,又要朝我这边冲过来动手,天河雪琼本就拉着她的手臂,这时更不敢放手,用力拉着她的手,不让她冲到我这边来。

单凭天河雪琼,应该是拉不住凤凰天女的,不过,什么事情都有意外,天河雪琼这一拉,本来暴怒往前冲的凤风天女,忽然止住冲势,手一扬,甩开天河雪琼的拉扯,却反过来将她一把搂住。

「嘿!还是阿雪小妹识大体,看在妳的面子上,暂且不与这忤逆不孝的小畜生计较。」

不计较就不计较,但妳这女色魔一面说,一面借着搂抱的机会,手在人家姑娘的奶子上使劲搓揉,毛手毛脚,这又算什么?

天河雪琼双颊飞红,想要反抗,手却给凤凰天女有技巧地压着,话也被拦住,只能任由凤凰天女揩油,左边的浑圆乳肉不住被揉捏弹动,几乎就要从胸口跃出来,丢脸得很,偏偏鬼魅夕还火上加油,不出声,纯以唇形说了四个字「孝顺媳妇」,这个揶揄,令天河雪琼红透了耳根,偏偏又无计可施,只能在凤凰天女的拖拉下,半推半就地重新坐在她身旁,继续被她轻薄。

这一幕闹剧,实在让人看不下去。不过,后头也出现一些很有意思的地方,让我发现,这个女色魔其实挺接近动物,以猛兽来比喻的话,当狮子老虎吃饱饱的时候,牠们是不会主动袭击人的,而我这位女王母亲……只要让她有得搓奶、揩油,手中的奶子还必须够大、够挺、够美形,她就能够平和下来,正正经经地说话谈事……虽说这画面看起来一点也不正经。

可以想象,当年在凤凰岛上,这个女色魔是用何种姿态,君临南蛮各兽族,各大兽族的代表上凤凰岛谒见女王陛下时,恐怕是心中恐惧,胯下很硬吧……

“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‘我的状况一直不稳定,必须要借助满月的月华,才能回复清醒与力量,力量也弱得可以,根本不够格和敌人较量,只好像乌龟一样躲着,潜心修练……”

凤凰天女的话里头,透露着许多讯息。满月的月光,在魔法之中有特殊意义,许多厉害的诅咒或黑魔法,在满月月光下,会短暂解咒,凤凰天女这么说,就表示之前她受制于某种诅咒,不能随意行动,只有等待满月,这才能回复过来,之后再慢慢设法,延长自己的活动时间。

仔细想想,她最初的几次出手,好像都是在满月之夜,后来主要都是用水月梦蛊,直接在我梦中出现,这大概是因为诅咒渐渐失效,她虽然回复清醒的时间变长,却还未能回复力量,只能在梦境中出现,不敢或不能直接现身,怕遭到敌人的打击。

至于所谓的敌人……除了黑龙王,更有何人?黑龙王之所以痛得那么彻底,就是因为当年在凤凰岛上受的打击,他对心梦尙且下此毒手,如果知道凤凰天女尙在人世,那还不疯了一样冲来宰人?

凤凰天女力量未复,哪会是黑龙王的对手?这女人比狐狸还要精,当然不会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,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目光底下,肯定是找个好地方躲起来,等自己状态十足,才出来清算旧帐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