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九
第二章
阴风怒号
斩龙刀龙

黑龙王的反应比我想象得更快,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,今天我们不是打掉他几个小分舵,而是一口气端了他的老巢,把他的总部给破了,他若没有反应,反而不合理了。只是,我原本以为,就算尸龙要塞被破,黑龙王总会忌惮白拉登几分,不敢轻易翻脸,否则后果难料,却忘了黑龙王也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,火大起来,说干便干,立刻报复白拉登。

「啧!看来只能怪我自己没种,不是什么人都害怕那个无良商人的。」

我耸耸肩,这样自嘲着,刚好在这时来到我身旁的天河雪琼,摇头道:「也不一定,如果眞是不留情面,攻击之前不用先预告,况且攻击这边又算什么呢?眞要威胁白拉登,怎么不攻五色帆船?」

这话倒是说得很有道理,此地是什么地方?东海滨上,白拉登只不过在这里盖了一个临时片场,连基地都算不上,听到要被袭击,他不发怒、不防御,一伙人东拆拆西拆拆,屁股拍拍就跑了,倒霉的只是这块土地,黑龙王这反击说不上报复,充其量就是迁怒,如果眞要有种与白拉登翻脸,直接袭击五色帆船才是道理……

当然,五色帆船行踪飘忽不定,能不能找得到,这是另一回事。

姓白的跑了,我们也没理由在这里傻等,赶快跑了吧。」

黑龙王威胁,要把方圆五十里内摧毁殆尽,这话应该不是说说而已,我们虽然不像白拉登那样有交通工具,但区区五十里,也不是太难,赶快开始跑还来得及,否则,走得慢了,天晓得黑龙王有什么强大攻击手段?

羽霓倒是一个问题,不过我发动感应,确定她不在方圆十里之内,不晓得她是之前已经自行离开?还是被白拉登带走?若是后者,白拉登这家伙眞是够变态,带走了羽霓,却放我们在这里,不晓得他脑里在想什么?

天河雪琼点头道,“「此地不宜久留。我们尽快离开比较好……咦?」

1声惊呼,我很清楚天河雪琼为什么有这反应,只要是魔法师都能够感应到,强大的黑暗波动,有如海涛浪潮,一阵阵朝这边蔓延过来,而且天上也开始出现变化。

我们此刻站在岸边,眺望远方海天一线,看得是格外清楚,遥远的天边,出现了一道黑线,看上去应该是一片黑云,可是普通的乌云,不会这么大一片,犹如一大片浪潮,以惊人的高速朝这边涌来。

正常的乌云,不可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延展,摆明就是魔法的效果,假如只有这样,我还无法判断是什么招数,但那惊人的黑暗波动,一波强过一波,令我感到强大压力,这不会是普通的魔法,肯定是高级……甚至究极魔法,考虑到黑龙王的过往记录,这肯定是那一招。暗系究极魔法——阴风怒号!

当年灭掉凤凰岛的一式究极魔法,虽说那时是搭配水系究极魔法,但这一式本身也非常恐怖。

「阴风怒号?那时用这一式的该是黑巫天女,现在又是谁?尸龙要塞上头没有大魔导士,是谁在用这一式?」:我脑中不住寻思,就算尸龙要塞上有大魔导士,时间也不对,我们乘鹦鹉螺号回来,尸龙要塞上有人立刻发动阴风怒号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这里,肯定是从别的地方施法。

「该不会……」

天河雪琼惊道:「是黑龙王亲自施法?他……他在附近?」

一语既出,众人皆惊,我们之前认定,黑龙王不可能在这里,所以才敢偷袭尸龙要塞,但黑龙王神出鬼没,行事不能以常理计,他爱抛下别的事情不管,跑来这边乱搞,又有谁能说不行?

鬼魅夕道:「别想这些了,尽快离开吧,我怕那片乌云很快就到了。

在我们几个人里头,鬼魅夕经历过的杀伐场面,远远不是别人能比的,而且怎么说也是忍者出身,通常是那种面无表情,给她一个杀敌命令,不管敌人有多强,她也会立刻冲上去的,要看她临阵退缩,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。

不过,我艰清楚那是为什么,只要手上提着竹篮,鬼魅夕就不可能放胆与人冲杀,这也难怪,就算是我,也不愿意在未能确保心梦安全的情形下,与敌人血战硬拚。阴风怒号的主要杀伤力,是来自黑云之中的大批妖邪魔物,那片黑云可以视为一片异空间,来自魔界或其它异界的魔物,就源源不断出现在黑云中,随着妖风、乌云狂袭向目标,当乌云消散,那些妖邪魔物也就消失。这个魔法的运行过程中,有一个重点,就是魔物无法离开乌云笼罩的范围,乌云既形成了召唤异空间,也成为结界,令魔物无法离开,否则这种控制不良的究极魔法有谁敢用?

乌云来得极快,光是这样目测,我就知道不可能跑得比乌云更快,假如只有我和鬼魅夕两个人,以第七级力量全速狂奔,或许还有希望,但鬼魅夕带上心梦、我拉上天河雪琼,这就没有可能和乌云比快。

天河雪琼也看出了这点,她没有愚蠢地要我舍下她独自跑,因为我绝不可能答应,只是道:「能不能帮我一把,张设一个结界,或许我们可以撑过去?」

阴风怒号是有时间限制的,这不仅与施法者的魔力消耗有关,更关系到召唤契约的根本,因为阴风怒号的本质,是暗系的大型召唤,而不管召唤出什么东西来,所有召唤契约的根本,都是会设下时间限制,因此只要撑过那段时间,阴风怒号的效果就会消失。

究极魔法的威力过强,影响范围过广,形同一场天灾,并非几个第七级的武者或魔法师能相抗衡,但反过来说,由于影响范围过广,魔法威力不够集中,几个第七级的武者、术者要在里头苦撑一阵,等待灾难过去,这却不是太难,所以天河雪琼张设结界的提议,确实是好计,只不过……

我苦笑道:「帮你没问题,但我只是个半调子的魔法师,能帮妳的有限,至于其它人,这个……」」鬼魅夕不是术者,与魔法八竿子打不着关系,指望她能帮忙维持结界,这完全@ 是搞笑行为;至于心梦……她算不算魔法师可不好说,修为有多深厚也不清楚,若单靠我与天河雪琼两个人,这结界恐怕撑不了多久。

黑云来得好快,转眼间就已越过百余里的海面,即将要到我们这里,整个天空被乌云所覆盖,来自大海的风,夹杂的全是妖气,还有腥臭的魔物气息,海面上也出现旋风,更迅速化为龙卷风,卷起下方海水,猛往天上云层冲。

照速度来算,白拉登等人是乘车,不是搭乘飞行器,照理说还没离开五十里范围,这一招轰下去,他们也在影响范围内,不过……

「妈的,如果有我们在这里替他们挡一挡,那他们就有足够时间平安开溜了,白拉登好精的算盘,他就没想过我们若全死在这里,他……」:「他如何?难道他还要负道义责任吗?」,天河雪琼微微一笑,提醒了我的失误,眼看乌云与大量妖魔即将杀到,我们也不浪费时间,由天河雪琼张设结界,我与鬼魅夕分站两角,护住天河雪琼,而心梦的竹篮就在我们的正中央,这应该是最妥善的办法。

结界是完全的光属性,对那些来自幽冥、魔界的邪物来说,我们就像暗夜中的灯塔一样耀眼,肯定会被当成主要目标,这是所有光系术者共有的无奈,但天河雪龙琼却是光系术者中的例外,她一抖手,马上在圣光结界的外部,罩上一层黑暗迷障,希望能够瞒过那些妖魔。

这层黑暗迷障,应该能撑一段时间,但肯定撑不了太久,魔物的数量太多,从 ^我们身边快速飞过,每飞过一只,黑暗迷障就会削弱一分,没多久我们就会整个暴露出来,到时候,就得要打硬仗了。

我们这边有两个第七级的武者,还有一个更强的术者,天河雪琼第八级的修为,足可让我们稳立不败之地,要撑过去不困难,就是担心力战之下,心梦要是有什么闪失,那可是毕生大恨。

心梦一直没现身,照理说,她也不是普通女人,絶不是没有自保能力,如果心梦能够现身出来……脑中闪过这问题,我没有细想,只是与鬼魅夕互看一眼,作好坚守的准备,情形的发展却出乎我们意料,就在黑云弥漫过来,即将超过海面,来到陆地上方,并且要崩解下地时,我们正后方数百米处,突然响起一声炸雷。

那里是一片树林,这声炸雷极响,好像天上有一道雷电劈中树林,但我们却都感应到,这一发炸雷不是来自天上,是从地上直接炸开,如此强劲的爆破威力,并非自然,是出自人为,换句话说,是个第八级的绝顶高手!

一下炸雷,是动手前的鼓劲发力,而紧跟着传来的,就是一股凶厉之至的杀气,凛冽得有若冰雨,透体瞬间,令我们不自禁地发着寒颤,这绝对不是普通高手,下一刻,炸雷声再起,我看见一道黑影,横掠长空,朝着天上的大片乌云冲去。

这道人影出现的同时,我这边也发生了一桩奇事,就是我腰后的圣者之杖,莫名其妙开始震动,这并不是七圣器彼此间的那种共鸣震动,频率不同,倒像是圣者之杖认出了什么,对什么事物生出感应。

阴风怒号的乌云之中,蕴藏着无数妖魔鬼怪,数量多的时候,各种妖魔数量超过千万,无可匹敌,纵然是第八级强者,也绝不敢冒冒失失地往里头闯,这人二话不说,直冲向空中乌云,对本身的力量有绝对自信;虽然我不晓得这分信心从而来。

在冲入黑云之前,一道来自那人身上的闪电雷霆,照亮了天空,也让我看清此人的模样,黑衣、黑裤、黑披风,熟悉的打扮,再加上绕体的雷电,让我一下惊呼出声。

「雷神大人?」

倒是挺想不到的,白拉登这鸟人如此无良,倒是有一个颇具良心的女婿,看见我们遇险,会挺身而出,帮我们一把。此人武功之高,出神入化,轰雷一击,怒破尸龙要塞的无双结界,实在是厉害得很,更兼一身的霸杀之气,不战屈人,就算单枪匹马杀入黑云之中,相信也是妖魔怕他,多过他怕妖魔。

然而,白拉登说他们夫妇已然离去,这应该不是胡说,莫非是白三小姐够仗义,去而复返,请她丈夫来助我们一臂之力?

我奇道,丨「不是他?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

这一点上头,不得不说,女人就是比男人心细,我还在好奇这位雷神大人为何去而复返,鬼魅夕、天河雪琼却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:「不,不是他。」

一句话出口,天上的人已经给了我答案,一下反手抽刀,从背后抽出一起凛寒光,光寒如电,又似冷月清辉,剎时间划破天际,连在地上看见这幕的我们,都感到一阵透心凉。

寒芒似无具体形态,但快速旋绕一圈,切割黑云一角后,快速凝化成形,看那个形态,好像是一把非常沉重的龙头大刀,劲道雄猛,横扫千军。这样厉害的长兵器,我记忆中没什么相关数据,想不出有什么知名神兵是这模样,可是当寒芒再闪,那道怵目惊心的冰虹,点醒了我的记忆。「这……这是……斩龙刃!」

当世各种神兵,唯有斩龙刃能够自在变化形态,忽长忽短,随着使用者的不同,作出最适合的变化。

我看过斩龙刃的几种变化,里头没有关刀这一种,不过在我所认识的人中,确实也有那么一个,能够让斩龙刃变化多种形态。这是很异常的事,因为通常能够让斩龙刃变形的人,都是相当优秀的刀剑客,本身的道路、运刀使剑的特色都早已定下,所以每个人只能让斩龙刃产生一种变形。

但在我所认识的人里头,就有那么一个,不但让斩龙刃产生两种以上的变形,甚至还生出长枪这么异常的变化,委实匪夷所思。那个人……是个很特别的人物,我甚至还没见过此人的眞面目……阿里巴巴!

总在我们遭遇危难的时候出现,堪称是我方的最强援军,此刻也不例外,斩龙刃所化成的龙头大刀,在此人手中激转如轮,大刀的重量优势,再加上斩龙刃本身的极度锋利、高速的激转,形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破坏力,虽然还没有正式突入云中,但是强猛刀劲所卷起的强风,却化作一阵又一阵的刀浪,直破入黑云中,把藏在黑云中的魑魅魍魉一一分割切碎,异样妖血喷溅出来,染得黑云边角变色。

如此锋锐刀罡,仅是前奏,当这刀罡激转到一定程度,赫然化成一道龙卷风,将阿里巴巴整个笼罩在内,跟着便飙入黑云之内。「轰隆!」

一声闷雷炸响自阿里巴巴体内发出,这有些像是轰雷赤帝冲的运劲模式,但更―像一种传说中的兽人异能「雷鸣」,将全身的筋肉异常缩紧,到了临界点,才把所有迫出的能量一次爆发,将自身力量提升数成,甚至逾倍,是非常厉害的技巧。

这是百分百的体力技,九成人类都无法负荷,所以才是兽人专属技,但即使是兽人,也不是躯体强健便用得出来,至少什么虎、豹、熊族都不能使用,理由不明,书上说「雷鸣」是翼人族的厉害招数,所谓的翼人族……羽族?

“降龙天临霹!”

雄浑吼喝,犹如雷震,阿里巴巴舞动大刀,带动龙卷刀风,冲入黑云之内,才一进去,黑云内就像是发生了十级大地震,激烈掀动,阵阵剧烈声响,鬼哭神号,在乌云内此起彼落地发生,似是无数妖兽朝着同一目标狂攻而去,却在碰到龙卷刀风的瞬间,踢到大铁板。

「这人……眞的好强,怎么会……」

天河雪琼的惊讶其来有自,我之前的判断是,纵然是第八级的最强者,想要以一人之力硬撼究极魔法,这绝对是没脑子的行为,就算心剑神尼或是李华梅在此,都不会干出如此愚行,诚然她们都武功盖世,万夫莫敌,但究极魔法往往不是血肉之躯能抗衡,她们硬碰硬的结果,最多就是全身而退,未必能起什么关键作用。

但阿里巴巴的状况,却不能以一般情形来计,这家伙本身有第八级力量,战斗风格横冲直撞,专门作那种不顾后果、强行把力量催至巅峰的危险事,手中又有斩龙刃,如此一来,情况就整个不同了。

龙用刀罡化龙卷风,这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武技,但旋风也要看是旋什么风,普通的刀罡,哪怕是以第八级力量推动,这么和成千上万的妖兽硬碰,力量会被大幅消耗,过不了多久,便只能灰头土脸地被轰出来,然而,阿里巴巴是透过斩龙刃来发刀罡,所发出的刀罡带有斩龙刃特性。

斩龙刃的异能,就是锋锐无匹,无物不破,以斩龙刃的刀罡化旋风,这道龙卷风从头到尾,就是一条沾不得、碰不得的锋锐刀龙,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,也不管是什么钢铁身躯,给斩龙刃的刀风一带过,就是支离破碎的下场,这么一来,大大减轻了发招者的眞气消耗,又发挥出更胜第八级武者的杀伤力。

当然,使用这种战术,有一点不得不提,就是阿里巴巴的胆识……好吧,那其囊实不能算是胆识,这人根本就是他妈的疯了,不然只要是脑子正常,只要还爱惜生命,就不会有人用这种战术。

斩龙刃的锋锐刀罡,可不会分什么敌我,即使化成龙卷风,也绝对没有什么外侧锋锐,内侧就安全之类的好事,换句话说,在斩龙刀风肢解千万妖魔的同时,在刀龙内侧的阿里巴巴,自己也是冒着生命危险,甚至……比外头的大量妖魔还要更危险。

这种高危险性的战术,大概没有正常人敢用,稍有不愼,斩龙刀风还没开始狂斩外头的妖魔,就会先把里头的人卸成千万块。

不过,考虑到阿里巴巴一贯的作风,我栢信此人有此胆识,或者说……这个直线思考的单细胞生物,可能什么都没来得及细想,就照本能反应这么做了。

高风险就有高利润,在这里也是一样,千万妖魔虽然凶狠,但在第八级力量与斩龙刃的联合肆虐下,也就只有凄惨收场,大量异色妖血在黑云中狂喷,甚至打破结界的封锁,狂喷到外头来,在空中形成一场血雨,远远看去,斩龙刀风就像是一个疯狂旋转的榨汁机械,把什么东西都吸纳进去,打得稀烂,碎渣与汁液狂喷乱溅。恐怖的杀伤力,令人咋舌,看得我不得不叹一个服字,只是,我不认为这样子就够了。

「大家准备一下,我估计很快就轮到我们这边要上阵了。」

我遥望天上,道:「斩龙刃加上第八级力量,果然厉害,但究极魔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只要阴风怒号的运作架构没被破坏,来自异界的魔兽就是无穷无尽,杀不胜杀,这位仁兄再撑一会儿,就应该是极限了……」

鬼魅夕没有作声,天河雪琼对武道所知有限,听我这么判断,只是担心问道:「眞会如此吗?我看阿里巴巴所向披靡,似乎……」

「大幅减轻力量消耗,不等于就不用消耗了,除非这家伙能够有所突破,取得传说中的第九级力量,不然择到这里,就已经是肉体极限。」

我道:「再过一会儿,刀势就会变弱,这家伙非退出来不可,后头还是要靠我们自己,幸亏时间已经被耗去不少,我们这边压力减轻许多……」:阴风怒号是有时限的魔法,单靠我们来支撑,委实有些吃力,可是给阿里巴巴这么一搞,拖延了妖魔袭击我们的时间,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压力,实是帮了大忙。

我的判断应该没有错,但实在是想不到,黑云之中忽然几道柔和白光透出,云雾滚动,天河雪琼立生感应,浑身一颤,我知道是黑云内发生爆炸,爆炸的规模不大,却是百分百的光属性,看情况似乎是有什么光系的圣物炸开了,或是有人在里头施放了什么光系攻击魔法,以可能性来说,我相信前者的可能性居多。

「引爆光系的圣物?这么做有何目的?圣物爆炸时确实可以伤及一些弱小魔物,但这么大的数量……而且,重点不在魔物群,只要阴风怒号的运作结构没被破坏,魔物根本是杀多少就来多少啊!」

我大惑不解,想不通阿里巴巴这么做的用意,但诡异的事情随后发生,就在那几下光元素的微弱爆炸后,遮天蔽日的满天乌云,居然就像遇着阳光的新雪,迅速化消散去,那么浓密的大片黑云,短短十几秒的时间,就化作袅袅黑色烟尘,朝四面八方飘散。

「这……这太荒唐了。」

瞠目结舌,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不晓得该说什么话才好。光元素的爆炸并不强烈,和究极魔法的威力天差地远,但若问说有否可能靠着微弱的光元素爆炸,瓦解了究极魔法的运作,那确实还是有可能的,整体机率低于千万分之一,只要能找到阴风怒号的黑云之中,那不断变换位置,时隐时现,几乎就不存在的那一点「阵眼」,一击命中,确实就有可能作到。不过,对我们而言,这种事情被视为超过人力范畴,只有神魔才能做到,如果说眞有什么人,用如此匪夷所思的非现实方法破去阴风怒号,这个人……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超级好运,就是千万中无一的天选之才。

纵然知道阿里巴巴这人很强,看似粗豪,其实一身本领、胆识、智略非同小可,但还是很难相信,这家伙居然天才到这种地步……

「见鬼!如果阴风怒号这么好破,当年凤凰岛又是怎么完蛋的?」

我怒道:「只要大家都用光元素这样乱炸,赌赌看能不能刚好炸到阵眼,就什么都搞定啦,还会被黑龙王打沉吗?太荒唐了,这种事情居然也能成功?算什么嘛!主角威能啊?」

一轮牢骚,我也知道自己的话有欠公正,以凤凰岛的实力之强,当年黑龙会的一击「阴风怒号」,顶多重创凤凰岛,还不至于让凤凰岛陆沉,更别说令羽族灭族。眞正攻灭凤凰岛的关键,在于先发的一击「黏胶海啸」,将岛上所有女战士给封黏住,飞又飞不走,跑又跑不掉,更别说什么作战,后头阴风怒号的黑云一上来,当然就全军覆没了。

不过,几句抱怨一出口,我脑中陡然灵光一闪,几个线索串联在一起,然开朗,想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答案,跟着便将目光投向竹篮。

(难怪从上岸开始,心梦这丫头一直保持沉默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原来她早就认出来了……

我这么想着,天上袅袅黑烟已尽散,一道道清朗日光,如同破魔之剑,穿透黑烟,直射大地,而在金色的阳光中,一道漆黑的身影缓缓自天而降,手里拿着龙头大刀,威风凛凛,眞是怎么看就怎么霸气。

一转眼,这个威武之至的身影已由天上降至我们面前,虽然我知道这家伙只是一个爱玩COSPLAY 的山寨货,但看那一身威武姿态,仍是令我只能垂首叹服,自惭不如。

「喂!你们这群家伙实在太没用了,老子只不过走开了一会儿,你们怎么就被人打成了缩头乌龟?」

阿里巴巴看了我们几眼,点了点头,眼神中流露着赞许,「实力都有了长进,不错,你们这也不算一无是处嘛。」

鬼魅夕、天河雪琼都和阿里巴巴相熟,之前在萨拉城更是蒙此人所救,见着救命恩人,都露出亲善的表情,就只有我,上下打量着阿里巴巴,彷佛从来没有见过此人,半晌之后,这才缓缓开口。

「……把伪装卸掉吧,姑且不论我愿不愿意认妳,对着一个大胡子男人叫娘,实在是太恶心了!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