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九
第一章
似梦非真
以心许诺

结束了与天河雪琼的一轮交欢,我有些脚软地离开,心里多少有点埋怨自己,怎么莫名其妙又干了起来?眼前还有很多重要事情没干,我居然在敌人的地盘上,满脑子只想着性交,眞是无可救药。

不过,这也难说,因为这本就是我的责任与工作之一,以前每次阿雪和人打完魔法战,都会奶流如注,整个人进入母兽发情状态,如果不设法助其平复,她会难受很久,奶水也会一直流出。

因此,不管每次战斗结束后,怎么伤、怎么累,我都要担负起责任,为阿雪排空乳汁,与她交合,让她能够回复正常,虽然辛苦了些,却也是没办法的事,总不能委托别人来干……

阿雪变成天河雪琼,人格有差,肉体却还是同一具,在阿雪身上会出现的状况,天河雪琼身上也一样会出现,我该干的工作还是得继续干,没什么可抱怨的,除此之外,离开尸龙要塞时,我胸中全是凶戻之气,难以克制,这种状态对自身的精神非常不好,在这种情况下,一场激烈的交媾,是洗涤戻气的好办法,这方法不只是我用,许多武者也爱用,在拚死战斗后,用烈酒、女体来抚慰身心。

只不过,同样的方法,有些人自制力较差,藉由交合洗涤戻气时,顺便把女的掐死,或是掐到头都飞掉,这种事情也是时有所闻,以黑龙王为例,若他用交媾洗涤自身戻气,干完之后,那个女的能肢体完整、精神正常,那才有鬼!「唔,要在这艘船上找个人,好像不容易啊……」

我独自走在走道上,想要找个人,问问看白三小姐的位置,大家都是要离开尸龙要塞回去,除非她和雷神大人猛到直接一路飞回去,又或者她抱持自毁决心,再发动那种超恐怖的瞬间移动,否则……

她也在这艘船上的可能性很高。

奈落之箱,是白三小姐送我的大礼,这份礼物的分量实在有够重,而且与她唯利是图的老子不同,白三小姐只留礼物,不要求任何回报,光冲着这一点,我就该向她好好说声谢谢。

再说,魔法道具可不是玩具,雷神大人把箱子扔给天河雪琼时,只随便交待几句,不是说得很详细,很多细节我希望能先弄清楚,省得到时候使用出错,后悔莫及。「……你、你干什么去了?」

一道娇小的身影,冷不防地出现在我前头,我险些就吓了一跳,而鬼魅夕一脸不悦的表情,看那个模样,好像是来找麻烦的。「怎么了?心情不好,想和我再打一场?」

我回答得很轻松,但心里却挺紧张的,之前与鬼魅夕乱七八糟的一战,差点让我们两个都送掉性命,这一战给我的教训,就是死都不要再和鬼魅夕动手,她的战技太偏,一打起来,很容易收不住手,风险实在太高,能避则避为妙。

幸好,鬼魅夕摇了摇头,表示无意动手,这多少让我松了口气,只不过在表面上,不能丢脸失威。

「你……为什么你还能干得下去?」

「干得下去?什么意思?」

「姊姊……你看到她的样子,不久之前,你也很难过啊,为什么……你一转头就去干别的女人了?」

鬼魅夕问得很认眞,她那种严肃的神色,一时间反倒让我语塞,不晓得怎么回| 答才好,思索半晌,这才耸耸肩,道:「什么别的女人?阿雪和妳也很熟、很亲热的,别一转眼就连奶娘都不认了,好无情啊。」

. ^这种说法,可以用来打哈哈,却没法摆平鬼魅夕,所以我想了想,认眞道:「这没什么特别的,心情恶劣就想发泄,做爱和砍人是最有效的发泄法,我又不喜欢砍人,就只有干女人了,谁叫妳刚才不在,不然就干妳啰。」

「就……就只是这样?」「不然妳想要怎样?」

我把手一摊,无奈道:「不然答案就是我缺心少肺,薄情寡义,妳如果是想要听见我承认这个,那妳现在听见了,满意了吧?」

「是没错,你确实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啊。」

鬼魅夕轻声说着,却不像是在责骂或挑我毛病,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,认眞道:「也只有你这样的人、这样的个性,才让他的计划还没开始,就全盘失败了,你是怎么养成这样的个性呢?」

「呃!这个……眞搞笑,个性这种东西,都是从小慢慢搞起来的,我哪晓得自己怎么会是这种个性?妳想讨论这个话题,最好去找我的心理医生。」

我这么回答鬼魅夕,跟着,她去找天河雪琼说话,似乎有事要商量,而我则继续去找白三小姐,想弄清楚关于奈落之箱的问题,但走着走着,脑中灵光一闪,某个突如其来闪现的念头,让我在走廊中停下脚步。

「对了:我是怎么养成这种个性的呢?正诚如我自己所言,个性的养成是从小开始,我今天这种颓废、反道德、反社会的人渣性格,也与我乱七八糟的失败童年有很大关系,要不是从小过着那种没有亲人、没有关爱,只有刺客整天追杀,朝不保夕的鸟日子,我绝不会是今天这种个性。

诚然,现在我回过头一想,就知道当时变态老爸肯定在我身边伏下了人手,还肯定不只一个,都是类似影子护卫这样的贴身高手,只要有这些人在,我是不可能被那些小猫小狗干掉的。就算这些影子护卫不称职,我也没有生命危险,因为黑龙王在我身边布了那么多暗桩,我若死,不但黑龙王处心积虑的大计成空,这些暗桩也全都要陪葬,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,肯定会拚命护我周全。

因此,我的童年,看似充满危机、风险、压力,其实是很安全的,但……那又如何了?在我最惊恐、最害怕,不知道自己这一次会否命丧在刺客袭击下的时候,并没有人来告诉我,其实我是很安全的。

我不知道遇到危险时,有人会来救,我只晓得,不管碰到什么危险,要解决、要生存,都只能靠自己。特别是看到其它人家的同年孩子,出了什么事情,都有父母守护,但我……母亲不知道在哪里,父亲压根就不管我,每次意识到这一点,那个打击就格外沉重。

不过,再沉重的打击,打久了也就无感了,后来我对这类事没什么感觉,就当―自己生下来就没爹没娘,反正他们也没给我什么好处,法雷尔这个姓氏没给我带来:任何光荣或利益,就只是让我整日被人吐口水与追杀。

冷月樱的存在,是我童年的一道美好曙光,但最终也只是变成另一个重大打击,将我更往人生的深渊推去,后来,我便开始自我放逐,横竖什么事都只能靠自己,别人靠自己是自立自强,可是我武功不成、魔法也不成,连自己都没得靠,除了耍些小聪明、靠厚脸皮玩阴谋诡计,又能做些什么?

有大侠可做,谁愿意一开始就是做贼的?如果能武功盖世,横扫千军,又有谁喜欢当小人、耍诡计?对于当年所做过的一切、伤害过的人,我没有什么罪恶感,也没感到多少愧疚,弱肉强食,尽此而已,那些比我更强、踩着我上去的人,也不会来向我说声对不起,要道歉……找老天爷要去吧,谁让祂创了这个没道理可言的世界。

这样的生活、这样的人生,于是有了这样的个性,而这样的性格,让我在这条人生路上走得更远,这一切该说是相辅相成……或者说恶性循环,看似不经意的偶然,但现在细细思量起来,这后头有着明显的操作痕迹。我……会不会成为别人比较高下的工具了?

一个孩子的个性养成,牵涉很多复杂因素,但在我的这个例子,却是变态老爸的过度忽视,才令我走上这条路,问题是……变态老爸这么做,是纯属无心?还是有意为之?

当年我不可能会想到这些,但现在看来,正是因为我的个性,才令黑龙王的复仇大计,还没开始正式实施,就已全盘失败,不管他怎么筹谋定计,一个没心没肝没道德的人,是不可能因为犯了乱伦罪行而痛苦的,他的计划实施下去,顶多是惩罚心梦,至于说想要让兄妹双方都痛不欲生,那是一早就不可能了,他自己非常清楚的。黑龙王的复仇大计崩坏,这是单纯败在命运的手上?或者,这也是人为的结果?我如今就是怀疑,变态老爸十几年前就看出黑龙王的企图,于是刻意让我变成这―的人渣个性,令黑龙王的计划成空,一切成了泡影。

这个想法,匪夷所思,连我想起来都觉得无比荒唐,但……只要沾上源堂。

法雷尔,越是荒唐的事情,就越有可能,更何况,这做法确实有效,不但瓦解了黑龙王的计划,重创了他一把,让他从此变态得更厉害。

这一切,眞是变态老爸的计划?我成了他斗垮黑龙王的工具?太过分了吧!

想到这一点,我重重一拳打在走道壁板上,将铁板轻易打凹,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。

被当成工具使用,谁也不可能会开心,假如这计划仅是影响到我,那倒也罢了,反正事情过去那么多年,追究儿时教育责任,并无意义,就算从小给我良好的教育与保护,我也未必就能比现在更好,只要一想到我有可能在良好教养下,变成方青书二号,我就感到不寒而栗。

但有些事情,是不可以这样一句就带过的,与我相关的事,我可以放下不追究,可是对别人的伤害,我不能放过,尤其是对心梦造成的伤害。

我和心梦是同胞兄妹,如果我被源堂当成决胜道具,那心梦又被当成什么?

她落在黑龙会手里那么多年,我不信变态老爸会对此一无所知,他从未有要救出心梦的意思,让她一直留在黑龙会受苦,更有甚者,我也忘记那年自己到底干了什么,让黑龙王对我的人格发展从此绝望,更为此发了狂,对心梦施虐,造成永难弥补的伤害。

这笔帐……不光光算在黑龙王头上,更还肯定要算在源堂。法雷尔的头上,我忽然有了一股冲动,想要立刻杀到第三新东京都市,揪着这家伙的领口来问,问他到底晓不晓得,什么叫做作父亲的责任?

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?算了,气这种事情毫无意义,那家伙心理变态,我在这边就算气到挂掉,他也不会明白我在气什么……在这边发脾气无济于事,说不得,后头可能要找时间,亲自走一趟第三新东京都市了。

之前,变态老爸用尽各种手段,要把我弄到第三新东京都市去,我连跑带逃,抵死不从,就是不愿意再到那个诅咒之地,任其摆布,但如今状况有变,若不亲自走上一趟,我心里的这些疑惑,就没得解决……

「唔,怎么走了那么久,半个人都没看到?白拉登的这艘鹦鹉螺号也是幽灵号不成?」

我随口抱怨,但情形当然不是这样,白拉登的这艘船,只不过是因为高度机械化,上头的船员人数大大减少,所以我才没碰到人,除此之外……干,他还眞的用了幽灵。

驱使死灵、阴魂,这不是什么高端技术,之前变态老爸搞什么峡谷列车,上头的女服务员,也全都是索蓝西亚精灵的鬼魂,省钱又省事。白拉登是海内外头号大奸商,这一招他当然也会,还用得更是出神入化,直接把幽灵封印入机械里,成为什么辅助人工智能,让机械的效能大幅提升,眞是见鬼的技术。

我走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找到路上了甲板,碰到了人,「问之下登时傻眼,白三小姐和乡下拳王并不在这艘船上,当我问起他们上了哪去,却被告知他们夫妇早已飞回去了。

「飞回去?有没有搞错?」

我原本以为,这边距离陆地还很遥远,哪怕武功高绝,能在天上飞行,都没可能一口气直接飞回陆地,哪想到我认为不可能的事,别人不这么想,他们居然眞的这么飞回去了。

“搞什么鬼啊,有船不坐,偏偏要用飞的?就算是赶着回去洞房,也不用这么拚命吧?等等,他们……是夫妻?”

我吃7一惊,但想想也觉得正常,难怪白三小姐勾引我的时候,雷神大人的怒火眼神都快可以吃人了,也难怪白三小姐用勾引我来当刺激方法,这一招确实是很毒辣,特别是针对她丈夫而言。

这个令人意外的八卦,让我着实愣了一会儿,回过神后,我也莫可奈何,既然人不在船上,我也没有得问,只得把这些问题先存着,等船上了岸,大家碰头再问。“对了,白拉登该不会那么黑,让这艘船靠不了岸吧?要是这艘船是奴隶船,直接把我们带出去卖了,那可糟糕。“我只是随口一说,但周围听见我喃晚自语的几个白家船员,听了却道:「这艘船本来就是奴隶船啊,舱底还押着一堆货物,等着运去公海交货收钱呢,是途中被三姑爷强行征用,让我们过来接人的,等送你们上了岸,还得继续去公海的。」

「……我也不晓得骸说什么好了,谨祝各位财源广进,生意兴隆吧。」

该做的事没得做,和这些白家子弟又没什么好聊的,我独自一人趴在甲板上的栏杆边,想要看看大海,放松一下心情。不知不觉,我发现有个人来到我身后,是个女人,这艘船上会来接近我的女性屈指可数,鬼魅夕没这身高,那唯一可能的人就是……

「阿雪?」

我回转过头,却吓了一跳,红发飘扬、美腿修长,一双浑圆的奶抖波诱人,正是最美丽的羽族天使,心梦。

“妳、妳怎么跑出来了?」

“我都到哥哥后头这么近的地方了,哥哥还是只想着你的阿雪,眞叫人不服气。”

心梦嘟起小嘴,微发娇嗔的模样,看起来眞是可爱到极点,让人心动不已,我微微愣了一下,虽然明知道眼前的她,仅是幻影,眞实的她仍被拘束在那个竹篮里,却仍忍不住为了眼前的美丽幻影怦然心动。

只是,想到那个竹篮,想到竹篮中的残缺人儿,一股狂怒就让我克制不住,杀意瞬间占据我整个心灵,直到心梦凑了过来,在我唇上轻轻一沾,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魔法,瞬间化消我心头戻气,我这才清醒过来。

「哥哥。」

心梦看着我,似笑非笑,这模样看来格外具有魅力,「心梦想求哥哥一件事,能答应我吗?」

「没有问题。」

我斩钉截铁道:「哥哥一定宰了黑龙王,给妳报仇雪恨。」

心梦笑着摇了摇头,伸手梳了梳被海风吹乱的红发,目光望向茫茫大海,缓缓道:「报仇雪恨不用啦,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我也早就习惯啦,就哥哥看起来,你眼前的我只是幻影,但就我而言,这个世间本属虚幻,我在眞实与幻影之中反复来回‘界线早就模糊,我也已分不清其中的差别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“就算没发生那些事,就算在正常的环境下,健健康康长大,我也不一定就比现在好啊。”

心梦伸了一个懒腰,红发在阳光下灿然如火,雪白的肌肤,34F 的两团豪乳面^^随着她的伸腰动作,抖出阵阵诱人乳波,实在是一幕美景。

「现在的我,一样能说会笑,一样想去哪就能去哪,可以享受海风,可以晒太阳,―也可以和哥哥说话,我很满足了,这种生活没什么不好啊。」

尽管心梦说得轻松,但我知道,那只不过是为了要让我好过,故意说的谎言,如果她这样都能叫做好,那地狱的定义肯定要改写,暗黑召唤兽的炼制过程,也可以叫做天堂了。

话虽如此,看到身为当事人的心梦这样努力安慰我,我也只有勉力挤出一丝微笑,不要让她再为我担心。「妳要我答应妳什么?」

「心梦只希望哥哥可以承诺,不要觉得我可怜,也不要对我有歉疚,觉得好像欠了我什么。」

心梦凝视着我,认眞道:「心梦对自己有信心,愿意尽一切努力,来让哥哥幸福、开心,但如果哥哥看见心梦,就只想着愧疚与弥补……哥,你我都知道,这么沉重的关系,一定是不长久的。」

「唔……」

听到这里,我不由得暗赞,心梦确实冰雪聪明,洞悉人情世理,看出了我们之诺间的问题,所以在这问题扩大前,先来点醒我。因为同情与补偿而开始的关系,绝对不长久,假若有一个女人,毎次见到她都觉得沉重,不管她是如何美若天仙,都让人没心情去欣赏了。

我没再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与心梦一起站在栏杆边,看着前头的大海,享受着凉凉的海风吹拂,两只手相握、两颗心相连的感受。「哥,你开心吗?」

「唔,我觉得除了牵手、心灵相通之外,如果连身体都能连在一起,就更理想了。」

我的话说得露骨,心梦听了只是笑笑,不多言语,她可不是什么保守胆小的女―孩,只是因为看出了我的窘境,这才没多反应。

能与心梦在甲板上合体交欢,这当然是一件美事,问题是……现在的心梦,根本是只有我才看得到的幻影,如果我在这里干她,被别人看见,只会看到我一个人光屁股在甲板上扭腰,做出种种不堪入目的动作,口中荷荷出声,如同野兽,眞是说有多丑陋,就有多丑陋,这种事情我死也不干。

那如果让心梦把水月梦蛊的发动范围放远,让别人也看得到呢?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无聊,还专程让人来看我们性交,那不如直接吆喝,卖门票赚钱算了!毕竟,说好说歹,等到白拉登制作的A 片在海内外热映后,我也算得上国际红星啦!

我和心梦静静的享受着心灵交流,而这艘鹦鹉螺号,不愧是高度文明的先进产物,船开起来,跑得飞快,速度犹在白三小姐以风元素控船之上,毕竟那艘船太旧太破,就算用魔法行船,还是无法与这种先进玩意儿相比,前后不过几小时的时间,我们已经重新回到陆地。

鹦鹉螺号的船员,才刚刚让我们下船登岸,他们马上就立刻启航,带着船底的奴隶们赶赴外海交货。我并没有告诉天河雪琼,这艘是奴隶船,省得因此多惹事端,而急急忙忙下船的我,本来是想要找人,哪知岸上的人看起来比我更忙,一个个扛着或抱着东西,走得匆匆忙忙,那样子不知道该说是在搬家还是逃难,连话都没空答我一句。

这些人都是白家子弟,也全都是白拉登的手下,他们如此急忙拆东西、搬东西,摆明是要撤离此地,虽然我不太理解为什么,但这里本来就只是临时据点,是白拉登为了拍片,在艺术总监加藤鹰的建议下,临时建造的据点,现在片子都拍完了,走人也是必然的,只是我不理解为何走得如此匆忙而已,这些白家人的表情没什么异常,可是他们急急忙忙收拾东西的样子,让我有一种好像在落荒而逃的感觉。“奇怪,他们跑什么呢?”

我大惑不解,但也没闲心多管,只是想要先找到兼职当灯光师的白三小姐,可是正主儿没找到,却碰着了我最不想见到的要命人物,白拉登。

“什么?你找她啊?他们两公婆早就回来了,一回来就在那边发情放闪光,向我借用拍片的场所,在那边一干就几小时,连床都干塌了三张…」

白拉登的表情看来很无奈,挥挥手道:「那两个人总是这样的啦,每次都这样,要干就干吧,次次都会把床干塌,好像床不塌就不够爽一样,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“在我眼中几乎可以当大魔王的白拉登,说到女儿的时候,似乎也非常苦恸,无可奈何,这时候的他,看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。而当白三小姐的父亲,实在是一件苦差事。

「那……三张床都干塌了,应该也爽了吧?能让我见见他们吗?我要当面致谢,还有些问题要请教。“「床干塌了,人爽了,当然就回家了,你迟了一步,他们早就走啦,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离开了。」

「什么?离开了?他们……怎能这样就走了?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请教咧。」

「眞好笑了,这位客官,你是之前有和他们预约吗?又没事先约好,人爱走就走,难道人家还欠了你吗?」,白拉登骂了两句,忽然表情一变‘满面春风,「不过,虽然他们走了,我还在这里啊,你有什么问题,问我也一样,不晓得有什么能为你解答的吗?这次大破黑龙要塞,有没有拿回什么好货啊?我有管道可以卖到高价……呃,不对,差点忘记我是赞助商兼合伙人,本来就有权分赃的。」

「撇除令千金私下送我的礼物不谈,这次攻破黑龙要塞,确实拿到了好东西,要请你替我看一予“」我从腰后取出圣者之杖,心梦的竹篮已经交给鬼魅夕守护,我因为要负责交涉,就把圣者之杖随身携带,刚好此时拿出来。

「哦,圣者之杖啊!」

创世圣器这种知名货色,白拉登当然不会不识货,只是他对这人间至宝似乎兴趣缺缺,弄得我差点以为这是假货。我问道:「这上头……有什么诅咒或是警戒魔法吗?」

「没啊,看起来是没有,什么防盗防贼的魔法都没有。」

「那你为啥一副快打呵欠的样子?这总不会是假货吧?」

「你想多了,杖子倒是不假,只不过……我对按摩棒没什么兴趣,拿了这玩意儿……拿去插人我不干,拿来捅自己……别逗了。」

参白拉登挥了挥手,「这东西我不要了,归你吧,就算我这次做了赔本买卖,嘿,做生意嘛,哪有稳赚不赔的?偶尔蚀一、两次本,也是难免的啊!」

这话一入耳,我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,白拉登放弃了索取应得利益的机会,揠广东西让给我,这是白拉登会做的事吗?他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吧?

不过,白拉登无视我的惊讶,结束了我们之间的短暂交谈,跳上了旁边过来接人的一辆车,像是要随大队离去,我吃了一惊,连忙追去。「你、你也要走?」

「是啊,我生意很忙的,片子都拍完了,当然要去顾其它生意啊,后会有期啦!」

彼此没多少交情,白拉登要走,我当然也不可能送君千里,就站在原地挥挥手,示意告别,本以为一切到此为止,哪想到车开出一段距离后,白拉登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对着我喊话。

「喂!我那个老朋友不久前传讯过来,说我这次太过分,把他老巢都炸了,为了报复,他马上就会发动袭击,把此地方圆五十里之内摧毁殆尽,生机尽绝,时间剩下没多久了,你自己……保……重……啦……」

什么?这种大事,现在才说?你姓白的也算是整人了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