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八
第五章
公主养成
首重道德

一个人,三个不同的身分,组织出一大片的谜团。一直以来,我都陷入这个谜团里,找不出头绪,最开始甚至还没察觉已陷入迷雾当中,后来我之所以能够厘清谜团,找出症结点,其实都靠一个关键词:水月梦蛊。

菲妮克丝最早出现在我面前,是在南蛮深处,我从凤凰岛遗迹中取得神灯与戒指,把玩戒指的时候,菲妮克丝出现,说是来自魔界的恶魔,要和戒指信物的持有人签订契约,要我出卖自己的灵魂,用来交换五个愿望。

这种事情虽然荒唐,不过,在各种冒险故事里头却屡见不鲜,每个英俊帅气的主角,都会有美女精灵或天使跑来倒贴兼签约的,虽然找我签约的是个恶魔,但看在我没有那么英俊帅气,而她又够火辣够漂亮的分上,我也就马虎马虎接受了。

然而,这件事里头存在着一个盲点,我被美色所迷惑,始终不曾想过这里头的问题。……随便跑出一个女人来,说她自己是女恶魔,我就随便信了?她如果说自己是我死去多年的老母,我是不是也相信,然后与她抱头痛哭,母子团圆?

这里是魔法世界,一个女魔法师起码有上百种方法,离奇出现在我面前,表演几手看似神奇的魔法,然后又消失,真是再轻易也不过,偏偏我当时色令智昏,事情一发生,脑里就只想着是奇遇上门,忽略了其他的可能性。

说起来,这完全是年少无知、阅历太浅惹的祸,换作是被黑龙王狠狠调教过几次的现在,若来个美女说要和我签约,管她是人是妖是仙是魔,我表面打哈哈,回头就立刻先查她祖宗八代,连她身上有几根毛都会查得清清楚楚,绝不会重蹈覆辙。

菲妮克丝一直也做得很好,神出鬼没,不露半分破绽,直到碰上万兽尊者,被他喊出了「水月梦蛊」四字,一切才终于露馅。

水月梦蛊,万兽尊者、黑巫天女都曾喊出这个名词,这世上最怕就是没线索可查,连具体名称都出来了,哪有可能查不到的?最多也就是多花点时间罢了。

最开始,我是什么东西都没查出来,但一段时间之后,透过各方面线索,终于还是让我查到,水月梦蛊,是幻术中至高无上的一种,号称幻术之王,能与霸者之证分庭抗礼,甚至还犹胜一筹,最重要的一点,也是最罕为人知的一点,就是水月梦蛊……是凤凰天女的十二兽魔之一。

十二兽魔是非常特殊的一种存在,由历任凤凰天女的魂魄所化,依附于后代,可以算是一种黑暗祝福,让后来的凤凰天女,得以一出生就带着十二兽魔降世,堪称举世未有之奇。

水月梦蛊是十二兽魔之一,而十二兽魔除了凤凰天女之外,没有别人能驱使,这只说明一个事实,就是能使用水月梦蛊的菲妮克丝,与凤凰天女关系匪浅,也因此才会令万兽尊者大为震惊。

凤凰天女失踪后,十二兽魔未曾再现人间,如今从菲尼克丝的手中使出来,万兽尊者岂会不惊?菲妮克丝与凤凰天女是什么关系,一下子变成最关键的问题,从此刻起,她的身分不再单纯,更不可能只是一个来收买灵魂的契约恶魔。

要查菲妮克丝的出身,当然不容易,她神出鬼没,就算碰着面了,她也不会老实说,但要反过来从凤凰天女的身上着手,那就简单多了,这种血脉传承的事,怎么也假不了,而从羽族那边我得到了情报,当年凤凰天女除了我之外,还有一个女儿,也就是将来的天女继承人,下一任羽族之主,心梦公主。

线索完全连成一线,就差验血鉴定基因了,虽然这么一来,我与她就变成亲戚,有个严重问题隐隐浮现,但转念一想,她每次来都是用水月梦蛊和我玩幻影游戏,两个人明明都干了很多次,不过从实际面来看,我不是俞了别人,就是和空气性交,一次也没和她真的干过,根本也没啥问题。

不过,除了这个问题,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困扰……

假如,菲妮克丝就是心梦公主,这些年来她到哪去了?又为什么要弄虚作怪,不以真实身分出现在我面前?

当年凤凰岛坠毁,大批羽族女战士罹难,凤凰天女也失踪,生死不明,心梦公主既然未死,那就只有两个结果,一是与凤凰天女在一处,这是最好的情况,但看来可能性也最低,因为如果心梦与凤凰天女在一起,以凤凰天女的个性,不会放着菲妮克丝出来,自己却不现身。

自然,也不排除凤凰天女近日身故,心梦才独自出来活动的可能,但结合其他线索,我还是觉得……这个可能性不大。

而另一个可能,就非常糟糕了……

当年攻破凤凰岛的凶手是黑龙王,他毁灭凤凰岛后,极有可能在岛上搜刮一次,把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顺手打劫,然后让没价值的烂岛给沉了。

黑龙王的眼光极高,个性又变态,普通的什么金银财宝、神兵秘笈,他压根不放在眼里,攻击凤凰岛的主要目标,是为了报复凤凰天女,如果在岛上找到了伤而未死的凤凰天女,带回去作二十几年的性奴隶或是标本,这才是真正能让他泄恨的东西,要是他真的做了这种事,说不定心里恨意大减,那估计后头也就没我什么事了……

很可惜……这种可能性很小,黑龙王在凤凰岛上应该是没有找到凤凰天女,令他此次攻击变成徒劳。但既然找不到凤凰天女,那么在凤凰岛上,还有什么是最有价值的呢?……心梦公主。

羽族的生产模式与人类有别,若是生女儿,就不是胎生,而是卵生,据说心梦公主当时犹在蛋中,尚未破壳孵化,若是给黑龙王发现了那颗蛋,捡了回去,那么……

这保证是最差的一个结局。

我的大仇人,女儿如果落在我手上……如果让她活得开开心心,又或是让她想死就能死,那我就不用做人了,说得明白点,就是一句话,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我的心黑手狠,只不过是普通人的尺度,换作是黑龙王这样的变态人物,当然会把这原则贯彻得更彻底。

心梦如果落在黑龙王的手里,会遭遇些什么事?又怎样成长?这些我不得而知,可是既然与黑龙王扯上关系,那有一个人就非常可疑了。

之前我没有想太多,是在苏醒重生,与鬼魅夕走到一路之后,醉仙罂粟这号人物,才正式进入我的思考范围。鬼魅夕做了那么多事,拼死拼活,都是为了让她的「姊姊」得到自由与谅解,而根据我的判断,鬼魅夕的姊姊就是醉仙罂粟。

在黑龙会之中,醉仙罂粟是最神秘的人物,比黑龙王、黑巫天女更甚,倒不是没有人见过这朵罂粟,而是她千变万化,真面目根本无从推测,别的不说,她连续两次化身李华梅,维妙维肖,第一次先让反抗军吃了大亏,第二次更让反抗军全军覆没,输得再无翻身机会。

所有人的基本想法,都认定醉仙罂粟的易容术出神入化,没人能够识穿她的真面目,所以才能如此横行东海,我本来也是这样想,但在菲妮克丝与心梦画上等号后,这个想法开始动摇。

水月梦蛊,是幻觉之王,菲妮克丝靠着这股力量,在我面前变化万千,一下子是小女孩,一下子又是俏丽少女,至于服装、形象上的变化,那更是多到数也数不清了,有时候更会直接造成集体幻觉,让满船的人都接受她操控,相信她植入脑中的一切资料。

这么厉害的手段,岂不是比易容术更厉害许多?以水月梦蛊编织精神障壁,直接影响人们的脑波,扭曲所见、所感,凡是易容术能够做到的,她也都能做到,特别是在我自己拥有霸者之证,能够操控自如后,越来越确信这个事实。

所以,菲妮克丝等于心梦,又等于……醉仙罂粟?

这个猜测,是我在独自一人前来东海的路上成形的,但准备好面对,却是一直到现在都未能真正做到。……怎么可能做得到?

菲妮克丝隐瞒身分来到我面前,欺骗我那么久,我可以不怪她,毕竟这些也不是她的本意,一看就知道是黑龙王在后头主导,进行什么邪恶龌龊的计划,怪不得她,而且她一路走来,始终在我身后默默支援、付出,好几次甚至赌上性命,能够为我做到这一步的,除了她,还真是没有几个,光冲着这一点,我就不能怪她什么。

问题是,今天她所欠的债,并不是单单只欠我的,假如只是单欠我的,我大可一笑置之,表现一个男人的宽容大度,吻吻她的额头就算了,但……今天她伤害了很多人,其中还有一些,是我所关心、在意的人,我要怎么替她们来说宽恕、讲原谅?

别的不说,如果没有醉仙罂粟,李华梅没有那么容易被擒下,而后头反抗军之所以全灭,李华梅的毕生心血毁于一旦,亲友死绝,这些也全都是醉仙罂粟的责任,假若李华梅清醒,她与醉仙罂粟绝对是不死不休,这笔帐……我可以替李华梅说算了吗?

越想越乱,这些恩怨纠葛的问题,对我而言似乎比黑龙王还可怕,想久了就有腿软、尿裤子的冲动。这方面的选择我已经错过太多次,好像怎么选都会伤人伤己,造成的伤害还一次大过一次,完全是一个无解的命题,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,一直到此刻,我发现自己仍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也许……、水远都准备不好……

「……我……我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……真的很多……」

菲妮克丝站在我面前,哭得像是一个崩溃的小女孩,这是她从没有让我看过的一面,她哭的样子令我心痛,让我觉得,或许打从一开始,她在我面前就只是强作笑容,而这个发现让我的心更痛了。

「所有的一切,都是那家伙让你做的?」

照例,我问了这一句,只是连我自己也很清楚,就算所有一切都是黑龙王主谋,菲妮克丝执行,甚至菲妮克丝都是被迫做的,那也没有什么意义,已经发生过的事、已经造成的伤害,都没有办法改变。

对于我的这个问题,菲妮克丝她只是一个劲地点头,一个劲地哭,什么完整话都说不出来。

醉仙罂粟,是黑龙会的极厉害人物,我查阅过档案,发现她不单单是神出鬼没、变化万千,还负责征服过许多东海的大小门派,兵不血刃地让其归降,手段、心计都非常了得,像这样厉害的人物,于情于理,不该是这么一个只会像小女孩一样啼哭的弱女子……

我不认为这是菲妮克丝在对我使手段,所以,我开始对她的心理、精神状态感到好奇,也许……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……

「……他计划了所有事,交给我们执行,偶尔也命令我来策划……就算是这样,也不能减轻我的罪,我知道的……」

美丽的红发少女仍在哭泣,我心里的想法,她似乎完全看出来了。曾犯过的错、不能逃避的责任,这些她全都心中有数,如此的「懂事」,只让我感到阵阵心疼。

黑龙王栽培她长大,从单纯的执行命令,再到连企划工作也交给她,这除了能力方面的认可,更重要的理由,就是为了让她手上沾染更多的血腥、背负更重的罪吧!

「他让我接近你……陪在你的身边,增加与你的羁绊,说这样到了揭晓的时候,就能……」

「别说了,我知道那个变态家伙说什么了,他一定是认为,只有与我最亲密的人,才能够伤我最深吧?」

黑龙王的思路,我大概理解,就算是骨肉至亲,如果是从来都没见面、没相处的人,突然跑来做了几件伤害我的事,我根本没可能会痛苦,直接把人抓来杀了泄恨,顶多看在亲戚的分上,打成重残,不伤性命就是。

要把伤害的效果扩至最大,最妥善的策略,就是加深两个人之间的关系,只有最亲密的人,才能够伤害彼此最深,所以他自己要跑到我们小队里来混,连菲妮克丝都要早早安排到我身边,方便进展一切计划,如果不是因为巫添梁的资质不行,搞不好他也会被派来做同样的事。

「等等,有一个问题……」

我皱眉道:「你……你是怎么长大的?你并不像是在黑龙会长大的,还有……」

一个掠过脑海的想法,我隐约感到怪异,菲妮克丝的个性虽然有些刁钻古怪,但一直以来,她身上没有那种大奸大恶的感觉,气质也很高雅,没有半点俗媚之气,这应该不是一个巧合,而是黑龙王刻意栽培的结果。

果然,我又一次猜对了,菲妮克丝打从很小的时候,就开始接受教育,教育的内容简直和慈航静殿有得一拼,完全是当成培养圣女一样,教导她何谓善与恶、光与暗,教会她仁义道德,还有什么叫做羞耻心……心剑神尼要是知道黑龙会的教程如此完整,肯定会一早就把天河雪琼送去寄读,省时省力,不用她自己在那边以身作则,白白累上许多年……

就因为明善恶、懂羞耻,所以才会有罪恶感,甚至罪恶感还比普通人要强,这样的日子可不好过,黑龙王其实大可改姓白,叫白泽一夫或是白龙王之类的,跟恐怖分子一个姓算了,都是那么会整人,简直就是一个妈生的,他们两个难道是因为这样才一见如故,一起来整人与互整的吗?

「擒李华梅的时候,我和妹妹联手,他让我装成你的样子去偷袭……得手之后,他又让我和妹妹,轮流踢她的肚子……血一直流,流得整个地上都是……」

一直哭泣着的菲妮克丝,似乎整个情绪大失控,说到最后两句,声音和眼神都变得恍惚。

「……那个孩子带血流出来以后,我想偷藏起来,好好安葬的,但是他发现了……」

有时候,我真佩服这班女人小事闹大的本领,李华梅连肚子都没圆起来,那充其量只能算是胚胎,根本算不上胎儿,这样也要硬说成是孩子,然后哭得唏哩哗啦,真是何苦由来?既然会那么有罪恶感,那你一开始就别这么干啊!痛也是你,干也是你,要我怎么办?我听了也超干啊!

不过,你这死丫头真是有种,也真是傻得可以,胚胎虽小,看似好隐藏,但它的特殊性与重要性,就注定黑龙王不可能会忽略,像这种重要东西,你居然还敢试图偷藏起来,黑龙王会没发现才有鬼!而他发现以后,要是会轻易放过你,我就把脑袋切下来给你当尿壶!

「……他、他把那孩子扔到地上……让我踩到烂……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,那是哥哥的孩子……呜……可是我没有办法!我没有办法反抗他……」

干得漂亮!老黑啊,这一下我可真要写个服字挂你门口当匾额了,狗血洒得够厉害!你还不如给她一碗稀饭,直接让她拌肉松吃下去算了,何必踩得那么辛苦?虽然老子听了不痛不痒,只想摸着下巴发笑,但瞧瞧你把人家小妹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?

只是,你外出活动从不用真身,都是以水月梦蛊幻化成形,难道那一次你是出动真身?要不然,你怎么用脚踩?水月梦蛊对精神的操控不下于霸者之证,而极端的精神操控能影响肉体,明明只是被幻影砍了一刀,肉体也会因为连结效应,出现真实的伤害,这些我都懂,然而,那是对付有思考能力的大活人啊,如今是针对一个未成形的胚胎,还是一个可能已死的胚胎,其之精神状态……我有点头晕,这真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学术难题……

不自觉的,我还真摸起了下巴,脸上也差点露出笑来,幸好自己及时警觉,把这非常不妥的冲动给压下,否则要是当真笑了出来,以后还真不知道在李华梅面前怎么做人?只是,说也奇怪,照理说,这该是非常让人悲愤的事,我的正常反应也该是要仰天长啸,悲愤痛哭,甚至用头撞墙来发泄,最好撞出血来,这样才合乎情理,为何我听了只觉得想笑呢?

(难道……我悲愤过度,精神失常了?可是,我不觉得自己有悲啊?或者,因为我禽兽不如,才会对这类事情没感觉……呃,这个可能性还是跳过吧……又或者,是因为我控制不了的潜意识?对!一定是这个,都是潜意识作怪!把道德责任推给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后,我回过神来,注意到眼前的状况。

对我而言,这些事情算不上什么伤害,就只是一个可以笑笑了事的东西,但对这个女孩,似乎就严重得多……多很多……

在我短暂出神的时候,菲妮克丝踉跄后跌数步,身体仿佛连一丝力气也没有,软软坐倒在地上,双手抱着头,放声大哭。

「我踩的时候,李华梅一直瞪着我看……她的眼神很恐怖,我见过很多濒死的怨恨眼神,却从没有……呜……我知道李华梅对你的意义,哥哥绝不可能原谅我了丨?」

醉仙罂粟是何等样人?东海上被她搞到家破人亡、下场凄凉的受害者,那真是数也数不清了,要说一个怨恨的眼神能让她害怕,这就像放个鞭炮可以吓哭白拉登一样荒唐,结果……她的恐惧不是因为李华梅,而是为了李华梅在我心中的分量,是因为我……

「还……还有其他的事……」

「够了!别说了!」

我一下喝停菲妮克丝,来到她身旁蹲下,将她一把抓住,不是因为我听不下去她说的话,而是因为她哭泣的声音不对,近似崩溃,整个身影也明灭不定,显然在过于激烈的情感冲击下,精神状况非常不妥,要是放着她这么哭着忏悔下去,可能真的会精神崩溃。

(该打击的人没有打击到,黑龙王到底在干什么?应该要精神崩溃的人是我吧?

怎么现在看起来,这些鸟事不像是在针对我,反倒像是在针对她?报复也该有个主次目标吧?我暗自摇头,尽管这些事对我不痛不痒,甚至说不上打击,但只要想到李华梅当时的心情,我的一颗心就笔直往下沉去,李华梅已经受了太多的伤害,能为她讨公道的人都已死绝,除了我之外,再没有人会在乎她所受的委屈,我如果不为她出头,怎么对得起她?

但……我能怎么做?菲妮克丝为我付出之多,没有任何人比得上,我能把她怎么样?更何况,一切真相揭晓后,她是我在世上所剩无多的骨肉至亲,难道我要亲手把我亲妹妹千刀万剐,向我的情人谢罪?

怎么选择都不对,现在我开始觉得,黑龙王这一招报复实在厉害得很……

「……哥……」

不知何时,红发少女仰起了头,明亮的大眼睛里,盈满了泪水,泪眼汪汪地看着我,像是在祈求着什么,更多的却是绝望。

这眼神……让我整颗心为之颤动,打从我们初识,她就喊我「帅哥哥」,其实她真正想喊的,就是这么一声「哥」吧?她自小落在仇家手里,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,就这么孤苦伶仃地成长至今,而我这亲人唯一所带给她的,就只有绝望吗?

(……有点怪,她对我亲近,只因为我是她哥哥?回忆起来,她对我的态度根本不像是对亲人……我轻轻叹了一口气,抖了抖左手,道:「闭上眼睛,什么也别想。」

彼此都是入侵精神的行家,一看我的手势,菲妮克丝就知道我要做什么,依言闭上了眼精。眼睛闭上的她,神情肃穆,仿佛是一名正在祈祷的圣女,清纯圣洁,而那丰润的红唇,看得我好想一口吻下去。

摇摇头,我甩出脑中的杂念,一指点向菲妮克丝的额头,尽管她只是一个幻象,并非实体,但这并无碍于霸者之证的全速入侵,一下子我就侵入她的意识,开始迅速阅读她的过往。

人的记忆,就像是一本厚厚书册,只要用霸者之证侵入进去,要读她的过去就和翻书没什么差别,与其听她哭着说半天,还不如我自己亲自来看吧。

当然,就算有霸者之证,阅读别人的一生回忆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,虽说思感时间的流逝速度,比现实时间要快上千百倍,但是把别人几十年的生命全看一次,仍是要花许多时间,而且看过之后,这些东西就变成我的记忆,大量记忆在短时间内一下子涌入,超过负荷的后果,造成大脑皮层出血,甚至撕裂,绝不是说笑的。

要避免这些伤害,就只能挑重点看,而且,每个人的精神深处,都有些特别封闭的地方,可能是什么无法面对的精神创伤,也可能是死都不能说出口的秘密,霸者之证不是不能入侵,但要花上相当时间与力气,我没有那种余裕这么干,所以必然的作法,就是简单跳着看。

菲妮克丝……或许该说是心梦的成长过程,和我之前所料的相差无几,大家都是心理变态,还碰巧都是性变态,把仇人的女儿弄到手上,哪能搞出什么新花样?

从孵化后一直到六岁,黑龙王完全把她当成公主一样来养,还特别为她造了一座纯白色的宫殿,外头是好大一片花园,万紫千红,远远望去,就像是天堂仙境一样。

住所都弄得这么漂亮高雅,生活格调当然不会差,无论吃穿行乐,都是用最好的,光是用餐时候的排场,就是大量的精美瓷器、金银刀叉,大批侍女伺候,比普通的王侯还要奢侈许多,衣服更是同一件绝不穿第二次,脱下来就直接放火烧了,完全没有洗衣服这个概念。

在这种环境下成长,如果没有良好的教养,人肯定会变成废物,黑龙王倒也没有忽略这点,小心梦周围的侍女,学识谈吐俱佳,派来教导她的老师更是杰出,连黑龙王都亲自担任家庭教师,绝对把「粗、鄙、俗」的成分排除,一定要把心梦公主栽培成善良、典雅、纯洁的美人。

不得不说,在这上头黑龙王确实是玩真的,为了要加强小心梦的道德意识,三岁开始就上神学,每天要祈祷、抄经,虔诚的程度,恐怕还在幼年的天河雪琼之上,黑龙王还真是把这当成美少女养成游戏在玩,至于他是否乐在其中,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。

当然,除了神学与道德,教学课程中也包括个人技艺,身为新一任的凤凰天女,小心梦从破壳诞生那天起,就有十二兽魔伴随共生,由于年纪太小,精神力不强,十二兽魔也非常弱小,必须每日进行精神修练,还有学习操控兽魔的方法,日后才能有大成就。

学习操控兽魔,是历代凤凰天女的必修课程,其方法应该是羽族机密,外人不可能知道,不过碰上黑龙王……大概也没什么他查不出来的,他甚至还让小心梦练兽王拳,反正前五层的口诀,南蛮各兽族广为流传,要查也不是什么难事,而照这么看,菲妮克丝真身的武功应该也不错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