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八
第四章
美人如玉
沧海黄土

本来可望不可及,不可以白干的美人,忽然说可以白干了,这自然是天大的美事,换作是别的女人,我可能就直接吞下这口香饵了。

不过,并不是白三小姐没有魅力,也不是鬼魅夕的身体不诱人,我之所以能在这种诱惑下维持清醒,只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在连续目睹这么多声光特效之后,对我而言,白三小姐不是人类,不是神魔,是某种来自天外的不明生命物体,而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男人,是不会对天外不明生命物体产生性冲动的……至少,不会立刻产生。

正因为如此,我没有立刻把人扑倒,就地干起来,而这似乎也成为一个最明智的决定,因为前一秒还贴着我热情如火的少女,后一秒突然就把我推开,冷冷地退到一旁,高高举起了手。

「密技·雷神召唤!」

这一着挺出我意料的,难道白三小姐真能发动神魔召唤?不是那种灌水的超级召唤兽,是真正把神魔由高次元召唤显形,在人间活动,然后随手破坏掉尸龙要塞的防护壳?

(她要召唤雷神?不晓得是哪个系统的雷神,传说中,雷神是一个金发的高大怒汉,手里拿着一把黄金巨锤,看谁不爽就轰爆谁的头……还是另外那个尖嘴猴腮、背后有翅膀的版本?这些都是我的猜测,毕竟雷神这种高级货色,传说里虽然是有,现实中却谁也没看过,不过,就在鬼魅夕喊完了那声雷神召唤后,也不晓得从哪里传来一连串电子杂音,有个声线平板的电子语音发出警告。

「你真正的老公已经来到你身后,他非常火……」

蓦地,鬼魅夕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影,这个身影本身虽是高大,但也没大到不是人的地步,可是那分存在感委实非比寻常,满身的王霸之气,犹如怒海狂潮般涌来,几乎让人无法正视,这才会感觉是一道巨影,如神如魔。

这道巨影离奇出现在鬼魅夕身后,事先全无预兆,仿佛真的是被召唤而来,他手里好像拎着一大包东西,至于是什么东西,我不晓得,只是从他那杀气腾腾的不友善眼神中,我确定……他非常火!

(咦?怎么又好像有点眼熟?这个雷神……看起来好像是拉登老家的乡下拳王啊!他和白三小姐有一腿?这个念头在脑中闪动,紧接着,黑衣巨汉手一扬,那一大包东西朝我扔了过来,我举臂挡架,心里暗忖不晓得能否接下,就听见那个大黑袋子「哗啦」一声破裂开来,里头的东西全都落在我身上,霎时间,臭气熏天。

掉落在我头上、身上的,如果是什么暗器,那倒也罢了,但似乎全都是一些烂番茄、臭鸡蛋之类的厨余,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香蕉、黄瓜,也不晓得出自哪个痴女的厨房,一下子劳头盖脸弄了我一身。

「他妈的搞什么鬼?」

受到这种垃圾待遇,不发怒就不是人了,我怒吼出声,却看到一个诡异的情景,雷神大人伸手往鬼魅夕背心一抓,一团灿然晶芒在他手中闪耀,而鬼魅夕就像失去了意识一样,两眼翻白,身体软软地朝我这边倒来,看情形,似乎是他赤手拉出了寄于鬼魅夕体内的白三小姐。

这种事情……人类做得到吗?

「哇!果然是雷神大人……呃,不对,你们他妈的都是天外不明生命物体啊!」

无视我的嚎叫,黑衣大汉怒意内敛,整个身体离地而起,迅速拔高,握着手中的那团晶芒,越飞越高,直上青天,紧接着,半空中的他好像做了什么,我骤觉脚下的大地疯狂震动。

地动,纯粹是一种错觉,我稍后分辨出大地其实没有在摇晃,是蕴含在底下的九地之气,受到莫名牵引,疯狂窜动,这才影响我的感应,瞬间产生了山动地摇的错觉。

(他……引动地气,想要做什么?该……该不合曰是……我其实不应该猜不到的,因为我自己也有一式相同的招式,倚仗地气而发,威猛刚强,霸绝天下的轰雷赤帝冲。

先前我挨了那个乡下拳王一击,隐隐觉得,他出拳的感觉、劲道,似乎就是轰雷赤帝冲,只不过比起我更霸道、强横许多,气吞天下,如今,这个猜测得到印证,那道飘浮在天上的伟岸身影,突然把手一举,然后,就是一击轰雷赤帝冲,直直劈向尸龙要塞。

轰雷赤帝冲威力虽强,但其实在使用上的限制不少,这一招必须要大量吸纳地气为己用,才能够触发雷电,要是地气吸纳不足,无法完全转化雷霆,威力就会大为逊色,所以我使用轰雷赤帝冲的时候,如果脚下不踏实地,发招威力就会因此减半。

不过,直至今天我才知道,什么绝招、猛招都是死的,都是给人用的,驾驭这些神功绝学的仍是人,只要修为足够,什么限制都可以被打破,而我确实未曾想过,轰雷赤帝冲可以练到这样的境界,不需要脚踏实地,吸取地气,直接震动大地,让地气破海、破空喷发,供半空中的发招者使用。

在我眼前,出现了一幕壮绝的奇景,无形地气如泉涌喷向半空,被乡下拳王随手化纳,猛拳轰出时,暗紫色的雷电乱窜,撕空断月,交织组成一条似龙、如蟒的巨物,形象凶恶之至,紧跟着,这条超级凶兽夹着万钧之力、霹雳雷霆,怒轰向尸龙要塞。

尸龙要塞是白三小姐的精心杰作,进入休眠的闭合状态后,表层的硬度之高,已经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,但在如此强绝的一击下,就算是尸龙要塞的硬化外壳,也不得不破。

「轰隆!」

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,鬼魅夕失去意识的娇躯,软软跌入我怀中,而尸龙要塞的顶端冒烟,被硬生生击破一个大洞,炽烈火焰正从那个大缺口中往上喷出,里头还不断传来爆炸声,显然这一击造成的伤害不小。

(难怪癫婆说是雷神召唤,这么猛的赤帝冲,确实就是雷神啊!刚才那癫婆和我调情,大概就是为了刺激他的怒气,在很怒很怒的情况下出手,威力果然不同凡响,幸好他还克制得住,这一拳没有打在我身上,但扔我一身的垃圾,这是什么意思?是讽刺我很垃圾吗?这种讽刺……我无所谓的。惊愕于这一击的恐怖威力,我忽然发现,自己和鬼魅夕的身影,迅速变淡,正在快速消失。

「瞬、瞬间移动?」

白三小姐诚乃信人,就算已经变回纯幽体的状态,答应我的瞬间移动仍准时发动,我和鬼魅夕瞬间消失,再回复意识时,已经被转移进了尸龙要塞,忆及在外头所看的最后一眼,一道伟岸的身影,划破天空而去,威武有若魔神,确实是非凡人物。

「对了,瞬间移动成功,这里是哪里?我们被转移到哪里去了?唔,好臭啊!」

白三小姐发动瞬间移动,我和鬼魅夕被成功转移进来。纵使表层被破,尸龙要塞仍被几十重复合型结界物质所笼罩,想要用魔法入侵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,也就只有白三小姐的异能,无视一切结界防御的超远距离传送,才能这么轻易将我们送入要塞。

只不过,我们被送到了要塞的哪里呢?

回复意识的瞬间,我第一个感受到的,就是快把鼻子薰掉的臭味,一开始我以为这股臭气来自我们身上,毕竟刚才愤怒人夫扔来的大包垃圾,搞得我们就快与垃圾同色,但我很快就察觉不对,因为这股臭气实在太强,光我们身上的垃圾,并没法发出这样浓烈的气味。

接着,我晓得自己被传送到什么地方来了。某些大型的建筑物,为了处理各种污物,会有两种设施,专门处理排泄物的化粪池、专门堆放垃圾与厨余的垃圾房,我们正是被传送到垃圾房里来了。

「呸!呸!我呸呸呸!这癫婆变态的,什么地方不传送,居然把我们送到垃圾房里来,整我们也不必用到这种手段吧?」

气愤之余,我也试着进行理性思考,觉得白三小姐的这一手,虽然差劲与变态,却也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用瞬间移动这种高级魔法搞入侵,最怕就是传送的地点不对,传送完毕后,发现自己被大批人马团团包围,还没开始搞破坏,就只剩下举手投降的分。

要避免这样的窘状,最理想的办法,就是把人传送到那种防守最薄弱的地方,比如说化粪池、垃圾房之类的,除非敌人事先得到消息,专程在那里埋伏等人,否则在正常情形下,是不可能有重兵的。

如果以这种观点来看,白三小姐的这个安排虽是恶心人,却不失为妙着,我也没什么可不服气的,但就在我挣扎着该先弄醒鬼魅夕,还是该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时,白拉登的警告在我脑中闪过,瞬间我生出一个古怪念头。

(恐怖分子警告我的时候,表情很怪,他没有说这个瞬间移动很危险,只说代价很大。白家人不备曰把风险当回事的,再怎么危险,他们也不说是代价很大,反例是这结果,拉登如果也从垃圾堆里爬出来过,以他的个性,想必刻骨铭心,换句话说……那癫婆每次用这一招,都是把人送到垃圾堆?这个想法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,再想一想,觉得不是没有道理,那个愤怒人夫好端端没事扔一堆垃圾过来,这是为什么?之前想说是侮辱泄愤,但看此人的风格,应该是直来直往那一类,真要发泄愤怒,会直接用拳头说话,不会跑去搜集大袋垃圾来扔人,况且当时周围都是茫茫大海,他临时从哪弄来这么大包垃圾?摆明是一早就带在身边了,这个……可能就是瞬间移动的发动条件。

如此一来,这个见鬼的瞬间移动,真面目也就渐渐清晰了。……无视任何结界,在两处垃圾堆之间的超远距离瞬间移动!

这已经不只是坑人,根本是使人蛋疼了,这么见鬼的瞬间移动,难怪连白拉登都消受不起,用了一次就心有余悸。

尽管这待遇恶心,但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,以当时的处境,我总不可能拒绝被瞬间移动,然后靠自己的力量杀入尸龙要塞,我虽然功力大进,可是还没到一骑当千、万夫莫敌的程度,一个人杀入要塞的壮举,万万干不出来的。

不想无谓的事,我先设法离开这个垃圾空间,这件事难度倒是不大,区区一个垃圾房,又不是什么超级牢房,随手一击,门就飞出去了,而门外当然也没有人把守,不用担心给人重重包围,事实上,尸龙要塞内部已经大乱特乱,短时间内别说抗敌,就连把所有人组织起来都做不到。

我们这次的入侵行动,基本上是潜入尸龙要塞,视情况窃取物品或搞点小破坏,但如今,物品还没窃取,也还没搞破坏,却好像已经变成强攻尸龙要塞,甚至……已经攻陷了。

说起来是很不可思议,二十几个人的小队伍,正面进攻这样一座庞大要塞,这种行为根本就算不上是强攻,而该说是送死,照说完全没有可能成功的,之所以能产生这样的效果,最主要的理由,就是白三小姐的最后一着,时机拿捏得太准,等若是尸龙要塞以全力回击自身,这样的大伤害,就连尸龙要塞也不支,让我捡了大便宜。

出了垃圾房,放眼望去,眼前的状况是一片残破零乱,浓烟密布,大大小小的火灾,此刻正在要塞内失控蔓延,里头的人忙着奔走抢救,还有不少我看根本就只是想逃跑,一路上我们与不少人擦身错过,却谁也没有多看我们一眼……当然,也不排除是因为我们身上过于酸臭,谁也受不了,没法正视。

托了白三小姐的福,我们算是平安潜入了,至於潜入后的目标……鬼魅夕尚未回复清醒,问也没有得问,虽然……就算不问,我心里也大概有数了,没有揭破,只是在等人家主动找上门。

既然我等的人还没出现,与其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闯乱撞,还不如做点真正该做的事情,比如说……把身上洗干净。

沐浴的地方不好找,但找水就不是难事,因为此刻的尸龙要塞,到处都是大小火灾与救火的水管,截了其中一条,朝自己身上拼命喷,一会儿过后,尽管对自己落汤鸡的模样不甚满意,可是怎样都比垃圾虫要好。

对鬼魅夕我也是如此处理,她被强力水柱冲刷,人却迟迟没有醒来,这点很不对劲,我检视过她的身体状况,这才发现,她借出身体让白三小姐操控时,自身元神受了点伤害,而且肉体状态被超频调整,突破本来瓶颈,一下子提升至第七级,气脉、经络俱遭震荡,在这些问题平复之前,一时三刻醒不过来。

能以这点伤害,换来突破瓶颈的升级,实在是一种大收获,只不过……干,第七级力量好像开始不值钱了!这真是时代的悲哀……

无奈自嘲,我脑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妥,周围好像一下子安静了许多,本来那些吵杂的人声、烈火焚物之声,不知何时都消失不见,静悄悄的,非常奇怪。

不合理的现象,引起了我的注意,却没有太多的惊奇,因为此事早在我的意料之中,入侵要塞到现在也一段时间了,对方早就该过来与我们接触,拖至此刻,已经是很体谅我们,给我们充足的「沐浴」时间了。

体内的霸者之证,这时向我示警,我不得不赞叹,霸者之证果然是精神类魔法的超级金手指,之前我每次碰到这种事情,都是瞬间给人侵入精神,浑然无所觉,但这次有霸者之证防护,就像多了一道防火墙,霸者之证正询问我,要不要接受这个未经认证的不安全入侵,如果我选否,就会将之拒诸体外,不再看到这些精神幻象。

霸者之证的防护,果然不是盖的,但如果这些幻象效果全部被过滤掉,那我就很麻烦了,所以我想也不想,让霸者之证把所有的精神入侵都放进来,直接让这些幻象影响我的五感。

(不过,原来对于擅长精神修行的人来说,这种时候……是这样的感觉啊!

当年阿起随手就把她击退,那种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……心念一动,我眼前的景象整个改变了,不再是昏暗的走道,而是一大片美丽的蔚蓝海洋。暖暖日光下,带着微碱气息的海风吹来,令人心旷神怡,我穿着一件白衬衫、一条白长裤,赤脚走在沙滩上,冰凉的海水偶尔浸过脚背,湿软的沙泥上留下一串脚印,其中某个脚印,突然钻出一只指头大的螃蟹,白色的壳,非常可爱……

转头回看,在这片沙滩的后方,是一大片翠绿树林,枝叶在风中摇曳,还有青草的芳香,树林的边缘有石子小径,小径的尽头则是几间圆顶房屋,整间房舍漆成白色,衬着蔚蓝的大海与天空,赏心悦目。

白色的圆顶房屋,窗台上都放着五颜六色的鲜花,有几个窗口还晒起了衣服,虽然有些破坏气氛,却给这幅美景增添了生命力。没有人住的房子,再美也只是房子,唯有当里头有人,房子才有会生命,才会变成……家。

这几间海边的白色小屋,给我的感觉非常好,很有家的感觉,特别是窗口挂出的晒衣杆上,所挂的居然都是女子内衣,粉红色的蕾丝胸罩、底裤,连吊带机都有,真是撩人得很,尽管看不太清楚,但我的预感……这些胸罩的尺码都在D罩杯以上,如此美景,真是美得过头了……

「啧啧,有美人,又有家的温馨,就是安静了点,只有海潮声,那些人家怎么都没声音的?有盗贼闯入,把人都杀光了?」

我的抱怨很破坏风景,可是这句话才说完,那几户房舍里便隐约传出人声,听起来有老有小,似乎是一家人很开心地在里头用餐、说话,不时还有哄笑声传出,所谓天伦之乐,也就是这种滋味了吧,不知为何,我还真有点羡慕……

「哎呀!天伦之乐虽然好,但要是能有一顿丰盛大餐就更理想了,不过这边怎么说也是沙滩海边,直接摆一顿超级大餐出来,未免煞风景啊!」

我的话才刚刚说完,阵阵香气扑鼻而来,转头一看,沙滩上两串木头支架,叉起了一只肥鸡,底下松枝生火,将肥鸡烧烤成金黄色,滴滴肥油滴落在松枝上,散出香气,委实令人食指大动。

「哈哈哈,在海边吃烧鸡,观浪听潮,这果然够情调,比摆一桌子大餐好多了,可是啊,一个人吃烧鸡,怎么说都太寂寞了,不如……不如……不如来一条美女犬,摇着屁股爬过来,和我一起享用。」

这个要求似乎不算太过分,所以话才一说完,我的裤管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拉动,后头传来细碎的叮档声响,我低头一看,不由得吹了声口哨。

「呵呵,挺棒的啊……」

确实是很棒,一个性感惹火的美女,体形丰满,穿着火红色马甲、吊带袜,颈项上系着项圈,正趴跪在地上,用她洁白的牙齿,轻咬我的裤管,媚眼如丝,说不出的冶识旖旎,而雪白的大屁股,正高高翘起,左右摇晃,像是一条母狗般乞求主人的欢心。

「哇哈哈哈,这个太妙啦!」

我蹲了下来,轻轻捧起美女的脸庞,仔细端详。这张面孔很陌生,虽然很美,但不属于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个美人,只是眉宇之间,隐隐有种我颇为熟悉的神韵,清纯可人,偏偏又有着一具这样丰满的惹火胴体,看了怎由得我不心动?

「你真漂亮呢,如果我说要干你,你也一定会翘起屁股给我干吧?」

正如我所预测的那样,美人儿露出了很欢喜的表情,既然这是美梦,她又怎么会拒绝我了?听我这么一说,主动伸舌头舔我的掌心,十足一副惹人爱怜的美女犬模样,回想当初,我还一度想把阿雪调教成这模样呢。……可惜,她不是阿雪……所以……

我捏捏美人儿的粉嫩脸蛋,她好像很舒服似的笑了起来,我仿佛受到感染,笑着又摸了摸她白腻的颈项,美人儿的笑容依然甜美,只是好像头很重一样,整个掉了下来……头颅掉了下来,掉在沙地上,滚了一滚,笑容犹自僵在脸上,死时全无痛苦……

「哎呀呀呀,我只使了两成劲,头这么容易就掉下来了?真是不牢靠啊,这年头的性奴隶,都是纸糊的吗?」

我仍是蹲在地上,看着那截断头的滴血颈项,笑了一笑,弹指化剑,剑气锋锐,轻易把这具性感的残躯切为两截,刚才还是美女犬的东西,现在就像两大块猪肉一样分摊开来,分别落在沙滩上,一阵海风吹过,两片身体迅速化为黄沙,转眼间与沙滩化为一体,什么也没留下。……美人皓如玉,转眼归黄土。……浮生若大梦,梦醒知是谁?

我拍拍手中的沙尘,站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瞬间转冷,连声音都多了几分寒意,「不要再拖时间了,你能躲我一生一世吗?如果要躲我,一开始就不用叫我过来,外头一路腥风血雨,你以为我来这里不用成本的吗?」

这句话说完,周围再一次静了下来,可是,很快就又有了声音,我知道自己的背后有了人,她到底还是出来了,只不过……仍是没有勇气,直接出现在我面前。

「唉……」

轻轻叹了一声,我转回头,看着那个站在我面前的人,仍是那么熟悉的一张脸,同样的美丽,只是少了平时的笑靥,在回忆中,每次我们见面,她都是笑嘻嘻的,彷彿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能维持好心情。

失去了那样的美丽笑脸,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……

「……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颤抖的声音,来自红发的长腿丽人,这次她没有穿什么很奇怪的衣服出来,就只有全套黑的背心、热裤、长靴,一双粉白的双腿,尤其显眼,但我整个注意力都集中在她面上,为着那惊怯的表情黯然神伤。

「……你真是让我很头痛,有一段时间,我一直以为,虽然你是恶魔,但这一辈子我就只对不起你这个女人,其他人的帐我都早就平了,没想到你打从一开始就是在还债了。」

我叹着气,看着这个伴我一路走来,不晓得给过我多少援助的女恶魔,菲妮克丝。

自从索蓝西亚梦中一别,我们已经很久不曾见面了,那次的相会,菲妮克丝的态度古怪,带着诀别的味道,这想必不是因为我们后会无期,而是她也很清楚,当我们两人再见面,已经不可能维持过去的关系了。

「你……你都知道了?是她告诉你的?」

「你这么不相信她?她答应过你的事,怎么可能违约?那个爆奶丫头几乎把你看得比她的命还重要了。不过,不相信她是正确的,她七情上脸,心里有什么事情直接写在脸上,藏得住秘密才有鬼。」

我摇了摇头,道:「我是自己猜出来的,其实也不能说是猜,太多的线索摆在我面前,稍微组合一下,答案就在我面前了,你也不可能指望我当一辈子睁眼瞎吧?就算我再怎么迟钝,总还是有点智商的。」

「所以……你真的都知道了?」

之前我与菲妮克丝的相处,说得明白一点,就是我完全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,这个小恶魔仿佛是白拉登的同类,超级会玩文字游戏,在我身上占尽便宜,好像只要斗智,我就远远不是她的对手,实在很难想像,有一天我们的立场会完全倒过来,轮到菲妮克丝在我面前手足无措。

「也不完全,还是有相当一部分,要靠你来告诉我,我只是作了些推理,并不是神,没可能一下就全部把事情算出来。」

我抓了抓头发,又叹了一口气,道:「我们把问题先回归原点吧,他妈的我该用哪个名字来叫你?菲妮克丝?心梦?还是……醉仙罂粟?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