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八
第三章
因果流转
万业尽消

尸龙要塞如此庞然大物,用这么快的速度,闭合、硬化,背后是有强大能量在推动,要阻止这个闭合休眠的程序,照我想来,只有攻入要塞内部,破坏什么操控室或能量核心之类的,才有可能做到。

换句话说,我们现在就是与时间赛跑,而以要塞闭合的速度,我百分百肯定来不及,除非我们能够瞬间出现在要塞上方,或许……

「癫婆!你不是说你有一招无视任何防壁,超远距离的瞬间移动吗?为什么我们不……我靠!」

惊叫只因为眼前的大阵仗,鬼魅夕冲得太快,之前我根本看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些什么,耳畔风声强劲,眼前一片模糊,全副精神都用在思考上,现在鬼魅夕忽然停下来,我才发现……不是她不冲,是我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。

正常情形下,这种事情很难发生,因为鬼魅夕速度太快,由高速所转化出的冲击力量更是惊人,敌人想要包围我们,不管从哪个角度来,总是有迹可循,鬼魅夕绝对可以在敌人合围之前避开,问题是此刻的情况异常,尸龙防御系统在几次阻截失败,鬼魅夕抢入内圈后,一下火力全开,我们周遭忽然出现里三圈外三圈的超级包围阵,大群妖兽出现得毫无预兆,就连鬼魅夕也无法可防,一下就陷入重重包围了。

敌人的包围阵形非常给力,包围圈缩得很密,完全封锁住鬼魅夕的高速,要不是鬼魅夕及时煞停,我们保证就直接撞上去了。

陷入这样的包围阵中,必须要立即突围,片刻也不可迟疑,否则一旦让敌方抢先,他们占了数量优势,距离又太近,我们只有挨打到死无葬身之地的分。我拔剑欲攻击,却觉得全身精气快速散失,手足酸软,真气有些提不上来,心头一惊,已知其理。

包围圈的最外层,一群巫妖联合施法,对我们进行压制,汲取我们的精气,更以诅咒让我们的心境不宁,产生恐惧、急躁、颓丧……等负面情绪,配合其余魔兽的冲锋攻击,实在是很厉害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些很要命的东西。本来整片海上就被尸龙咒力弄得阴风惨惨、鬼影幢幢,到处都是阴魂、怨灵在飞,现在在那些巫妖的后方,隐约出现一些足足十数米高,缥缈不实的虚影,似是人形,但除了一双双模糊的眼睛隐约可见,其余就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魔灵?

这种东西虽然冠以魔之名,其实却不太好算是妖怪、魔物,本身是一种超级灵体,由伟大的术者,死前以特异法门将魂魄升华所化,比巫妖更高一层,界乎人神之间,只差最后一步,提升灵体的次元,就能由人化神、魔,也就是所谓的得道解脱。

尽管离飞仙只差一步,但这种灵体的魔力,已不是巫妖所能比拟,照理说是绝对不可能被操控的,相信尸龙要塞只是凭着本身的沛然能量,强行幻化出这种高等灵体出来,不然,我不会从没听说魔灵能被召唤出来驱策的。

敢情这个见鬼的防御系统,手上还捏着一本神魔大全介绍,照着图表来凝化不同的魔物,尸龙、巫妖之后,连魔灵这种东西都出动了,如果再进行下一步,大概就是发动神明召唤了,这种传说中的超级神技,我今天居然有幸连接看到,而且还都是对我有威胁性的,真是让人很想掉眼泪。

(不好!巫妖群的联手封锁,我不是第一次看到,脑里早就想出几条应付策略,但那些魔灵却是我未曾想过的对手,它们微微晃动,巨影笼罩住我们这边,我骤感全身如遭万斤巨石镇压,脑里也嗡嗡作响,像是有一千根针同时狂刺,痛得完全无法思考,更别说发动反击。

要是就这么一直下去,我肯定就要完蛋了,周围这大群魔兽一拥而上,可以轻易将我们分尸,但一个声音却在这时,打破了魔灵与巫妖的精神咒缚,直接传入我脑海,震动我的灵识,让我维持住一块心灵净地不乱,迅速清醒过来。

「振作起来!与我结印联手!」

结印?结什么鬼印?只说这一句话,就要我变指结印,与大小姐你联手?我们的默契哪有好到这种地步?

我脑海中满是错愕,但很快的,我知道白三小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了,因为就在她这一句心语传递进来的同时,有某种我不熟悉的讯息,也一同送了进来,而我的脑部接收了这些讯息后,更产生了一种我最近很熟悉的感觉……有点像是玩高空弹跳的惊险,又有点像是圣诞节拆礼物的喜悦。

锁,松了!

白起在我脑内所留下的多把封印锁,其中一把在这时松动了,又一套绝学解开封印,忙乱中已不及仔细参悟,我就只记下了简短的运功口诀,还有那个呈现在我脑海中的巨大手印。

短短一瞬间,我已大致清楚,这套绝学的口诀寥寥百余字,却是蕴意深远,上应斗宿星辰,仔细琢磨,分外觉得变化无穷,除非是万中无一的天纵奇才,否则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参透,更别说立刻就独力施展。

不过……如果和另一个也是略懂这绝学的人合作,那就另当别论了!

下一刻,我一手结印,伸往旁侧,与鬼魅夕伸过来的手印结合,在两只手掌结合成印的瞬间,一股玄奥莫测的神奇力量,自我们手印中出现,影响着周围空间。

要塞防御系统召唤出来对付我们的,并不是只有魔兽与邪灵,还有天地风雷,我刚刚才发现,就在我们的正上方,天空出现了一个好大的云涡缝隙,闪闪金芒在云涡中放光,即将要化成一道巨大的雷电,对着我们轰击,直接把我们给干掉。

不过,在雷电轰击之前,一股更强的力量出现,受到我与白三小姐的联合召唤,自天顶贯穿而下,瓦解金蛇雷电,穿透浓密的黑暗妖云,化作澄净、明亮的星光柱,射向我们周围。

九极星神变!

轰雷赤帝冲霸绝天下,抵天之剑能守世间一切强猛攻势,但这一式九极星神变,是专门用来「封锁」的神技,接引九天星辰之力,短暂或长时间封锁目标物,当初创设的时候,就预备用来对付远强于自身的敌人,所以哪怕是对上强己数倍,或是数目多过己方多倍的敌人,这一式都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绝对封锁的效果,一如此刻。

对我和白三小姐而言,那璀璨明亮的星光柱,就只是单纯的星光闪耀,可是对现场的众多魔物而言,一道道星光柱,就是一把把光之封印剑,刹那间分化过千,密密麻麻,如骤雨落下,周围里三圈、外三圈的魔物,大至尸龙,小至魔虫,甚至是半实体的魔灵、巫妖,个个有分,绝不落空,全都挨了一道星光柱,被九天星力渗入体内。

九极星神变,是专门以封锁用的神技,但并不是没有杀伤力,挨了这一着光之封印剑,比较高等的魔兽,像尸龙、黑武士、咒首怨王一类的,还只是被封印行动,无法动弹,但那些力量较弱的妖魂与魔虫,挨了光之封印剑,立刻就灰飞烟灭,就连体内的邪力都给化消得干干净净,没法让尸龙要塞再操控回收。

「干得好!」

我呼喝一声,以百鬼丸挥出一道灿烂光虹,九极星神变的主要效能是封锁,但并不等于我不能补刀,周围左右都是一堆不能动弹的敌人,以如此诱人的姿势对着我,我要是不趁机下手,那就真的是神经病了!

百鬼丸的虹光,划破黑暗,也让周围两圈的魔物全部成灰,打落水狗果真是轻松愉快的美事,如今我也明白,白三小姐一定要拖着我来闯阵,是因为在关键时刻,她必须发动这一式九极星神变,这一式不仅需要武者的肉体,甚至光是这样都还不够,必须和我联手发动,所以怎样都要扯着我在旁边。

又一波敌袭被我们瓦解,包围网也遭到突破,尸龙要塞距离我们已不足二十米,可以说跳两下就到了,而在这样的极限威胁下,尸龙要塞的最终防御也发动起来,不但天上乌云密布,雷声轰隆,电光窜闪,又一发巨大的雷击将要落下,而且,黑云之中还有些不寻常的影子……

我喃喃道:「……真的被我说中了?神魔召唤?」

神魔召唤,堪称是目前魔法技术的极致,真正的神魔召唤,召唤主神级数的神魔,直接以超灵体的形式降临人间,可不是白三小姐刚才那种以召唤兽形式出现的水货,两者威力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我很怀疑,主神级的神魔召唤,尸龙要塞哪怕能量再强,又怎么可能模拟得出来?但此刻云层中所透出的灵压,强大到让人胆颤心惊,几乎没法呼吸,怎么看都不像是虚拟出来的。

(终于搞出这一手了,该怎么挡啊?以前从来没有真的搞出这种束西过,现在真的跑出来了,怎么挡?其实我真的不用太烦这问题,因为不管要怎么挡,总轮不到我去挡,而鬼魅夕的脸上,这时浮现一抹奇异的微笑,仿佛已经等待这一刻许久了。

「……终于撑到这一刻,GOT YOU!」

那种自信满满的窃笑,仿佛敌人已经坠入圈套,鬼魅夕蓦地拔身而起,跃得好高,圆翘的美臀再度高冲上天,景色虽美,但这次我却有足够的定力,不被摇晃的雪白屁股给迷惑,只想看看她有何通天手段,解决眼前难题。

我看得很仔细,就只见到鬼魅夕飞上半空,将手一扬,像是发出了什么,但我什么也没看见,什么也感觉不到,没有光影、没有声音、没有魔力波动,什么特殊迹象也没有,然后……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在底下的我,为着鬼魅夕的动作愣了一下,紧跟着才发现,周围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了。

受妖力影响而出现的遮天黑云,一下子不见了,清朗的月光自上方透射下来:受召唤而正要出现的神明,一下子不见了;四面八方围着我们打的无数魔兽,都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,没有尸龙、没有巫妖、没有黑武士也没有阴魂怨灵,之前曾充塞于这空间内的所有魔物,都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,什么渣也没剩下来。

刚才的连场恶战,就只像是一场不真实的梦魇,如今恶梦醒来,发现一切仍是那么平静,云淡风轻,天上点点星月,平和得让人只想舒服睡去……

但我他妈的非常清醒地知道,刚才打得要死要活,绝对不是在做梦,要不是鬼魅夕来了这一手,我们现在早就再次陷入重重包围,甚至可能已经被干掉了。

「这到底是……」

我满心困惑,忽然,我明白我所看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比起什么神魔召唤、比起那些只存在神话中的魔兽,这件事更属于传说中的传说,即使在学理上,这种技术都存在很多自相冲突的地方,无法被肯定是否真的存在,估不到今日我真有机会亲眼目睹。

广域性、大范围,消除所有魔力的超级异能!

在这个世界,能够消除魔力的魔法、异能、技术,并不是没有,但都有很大的局限性,只能运作于某个狭窄范围内,或是只能针对某几种特殊术法。这不光是技术性本身的难度,也存在一些现实面的阻碍,比如说,慈航静殿是专门玩光系魔法的,伊斯塔则是黑魔法之国,如果有人开发出能全面抵销黑魔法或光魔法的技术,对这两大势力而言,是足以动摇根本的大事,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,用尽所有办法,都要先把这种技术给消灭。

光只是针对单一属性的消除魔法,就存在着如此多的困难,更别说能通用于所有属性,一次性消除所有魔力的技巧。目前,顶多是针对性的技术,消除黑暗系腐蚀性咒文的魔力、消除炎系火球类魔法的魔力……无非是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而水系的反击咒语,虽能中断所有魔法的发动,但时机要拿捏得很准,没抓住那一瞬间,就用不出手,使用上的限制很大,对于已经施放成功的魔法,反击咒语是完全无效的。

一直以来,我看过的书、拜访过的学者,都有一个共同的结论,广域性、大范围抵销所有运作中魔法的力量,不是人间的生物所能拥有,只可能出现在那些高次元生命体的神魔身上,如果普通人类要得到这分能力,除非……得自天授的奇迹。

如今……这个奇迹当真出现在我的眼前……

「这种能力……真的存在?」

我整个傻了眼,看着鬼魅夕从半空中冉冉飘落,胸口与臀部的白巾上下飞掀,美得像是天上谪仙,令人赞叹。

只不过……看了她非人的超级异能,本来觉得她像仙女的我,现在却觉得她像是某种不明生命物体,而那双深湛如海的智慧双眸,如今就像两团通往异次元的无底深潭,漆黑无光,将人的神魂整个吸摄进去……

「喂!回魂啊,你的魂飘到哪里去了?」

「你……原来这才是你的最后底牌?」

记得一开始出航时,白三小姐说她有四张底牌,分别是超长距离的瞬间移动与灌了水的神明召唤,还有两项则是未知,如今看来,一个大概是她身为要塞设计者,一个就是消除魔法的特殊异能,白起这一家真是他妈的变态,自己强也就算了,连妹妹都有这么邪恶的异能,这一家哪叫家族?根本全是他妈的BUG!

后方的尸龙要塞传来了巨大闷响,听这声音,似乎是从要塞内部传来,而且是规模很大的连锁崩塌与爆炸,明明我们就在这里,没有对要塞内部造成什么破坏,怎么里头一副灾情惨重的样子?

不一会儿,多道白烟从要塞各处冒出,隐隐还有火头,证明我的推测无误,而从这几幕惨状,我忽然间清楚了白三小姐的计略。

「干得好,原来你要的就是这效果,难怪你要撑到这一刻。」

明白了她的底牌后,我最初有些不解,尸龙要塞的防御系统出自她手笔,所有魔物均是由无比强大的魔力,推动召唤、拟化显形类的咒法而出现,对别人而言,当然是难以应付,但对白三小姐……再没有比这更好应付的事情了。

不管是什么样的强力魔物,白三小姐只要随手发动异能,解除正运作中的法咒,被召唤来的立刻就给踢回去,拟化显形的马上就消失,丝毫不构成威胁,整个行程她大可以走得轻轻松松,用不着这样大费力气,又闯关、又附体,搞得惊心动魄,就算是她喜欢热闹爱冒险,也犯不着这样吧?

那个答案现在才揭晓,「抵销所有魔力」的异能,并不是只抵销就算,没有别的杀伤力或破坏力,相反的,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能力,尤其是在一些以魔法立国的国度,这是足以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。

以魔法发动的飞天车,如果魔力忽然被消除,会有什么结果呢?车子当然不会不见,可是魔力一被消除,飘在空中的车子失去动力,当然就会碰下来。一辆车子砸下来,顶多地上破个洞、死几个人,一辆列车这样砸下来,死的就不只是几个人,非但收拾起来特别困难,要鬼扯什么雷击不雷击的,连掩埋死者的时候,都还会意外发现生命奇迹,真是他奶奶的有够辛苦……当然,这些是旁支问题,扯得远了。

白三小姐的这种异能,如果是在那种以魔法为文明基础建立的城市,她只要发动这能力,随便在城市里散步一圈,就是那个城市的大灾难,纵使不毁灭,至少也是半灭。

类似的状况,如今也在尸龙要塞内部上演,当防御系统开始发动,要塞内部的各种魔力零件、反应炉,就开始逐一运作,而随着防御层次升高,这些或机械、或半生物的组件也加压运作,当防御系统推升到最高阶段,开始发动神魔召唤时,相信这些组件亦在极限运作,竭尽所能地苦撑……

然后……极限运转的系统,忽然一下子失去动力,陷入停顿,里头正疯狂运转的那些东西,可以说停就停吗?

肯定不行!

于是惨重的伤害状况就出现了,白三小姐消除防御系统的那一着,搞到尸龙要塞内大当机,各种软硬体的伤害层出不穷,若说里头没有发生死伤,真是鬼都不信。

「对了,我另一个妞呢?不会这么淹死了吧?」

我望向海上,没有看到天河雪琼,之前我们在与魔兽混战时,曾感应到她正快速赶来援手,照理说现在早该到了,但是刚才白三小姐来了那一手,以魔法飘浮飞行的天河雪琼肯定受到影响,估计也是瞬间魔力全消,从半空中摔到海里。

「放心吧,我计算过位置的,她摔下来的时候,正好跌在我们船的残骸附近,我的金身周围有特殊结界,她进入结界之内,可保平安,也不会沉入水里。」

「你算得真是精准啊!什么东西都在你的算计内,这么说,我还应该要谢谢你了?」

「很可惜,我们还是晚了一步。」

鬼魅夕摸摸下巴,遗憾道:「本来照我的计划,我们应该早三十秒冲上要塞,在那距离把要塞搞当机,来不及完全闭合,此刻,要塞就会是任我们鱼肉的不设防状态,可惜……」

机关算尽,还是晚了一步,尸龙要塞的休眠变形,已经在我们消除所有魔法力的前一刻完成,整个要塞的中央位置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,似壳、如球,看来竟然没有一丝空隙,那些冒烟的地方也已经被强行闭合,我们完全找不到可以进去的地方。

进不去尸龙要塞,之前的努力等于功亏一篑,话虽如此,经历刚才连场险战,千辛万苦地闯到这里,我就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。

「对了,你还有一张底牌,无视结界防御、超远距离的瞬间移动,现在大可派上用场啊,只要我们瞬间移动进去,就什么都搞定了。」

出发之前,白拉登对我的警告,犹在耳边回响,但见识过刚才那一大串惊人东西,特别是广域型的魔力消除异能,现在我的感觉已经麻痹,不管再遇到什么东西都是浮云、幻觉,吓不倒我了。

再说,好不容易都到这里来了,只要还有能入侵的希望,总没有理由就此放弃,不然万一后头还要重来,再闯一次,再折腾个天翻地覆,我可吃不消。

「这个……有点困难……」

鬼魅夕面有难色,摸了摸一头光可鉴人的长发,漆黑的发丝在圆翘美臀后摇曳,有若马尾,「尸龙要塞放弃所有攻击手段,把最后魔力全数集中,在硬化表层的同时,也形成一种特殊物质,能够隔绝大部分的魔法,很不巧……瞬间移动也是其中的种。」

「你不是能够消除所有运作中的魔法吗?不能想想办法破解?」

「不能,因为附加在坚硬表层的抗魔力物质,是已经成形的物质,并非运作中的魔法,无从中断也无从消除。」

鬼魅夕点了点头,「这是为了防止那些拥有消除魔法异能的人入侵,专门设计的防御措施,请你称赞设计者的巧思。」

「……你知不知道,一个人如果无聊到极点,就叫做心理变态!」

「别这样说啊,我也只是对自己的作品负责,既然要设计,当然要面面俱到,把每种可能都设想过啊!」

「我就没看过你这种连自己都要算计的变态女!不做得那么绝,你就得不到高潮是吗?」

我听了都快要晕过去了,还以为白家人如此无良,一定会在自己的设计里开后门,留点什么可趁之机,哪想到她做得那么绝,居然把自己都当成假想敌,彻底堵死漏洞。

「你设计得那么周详,照理说这要塞应该固若金汤,永不陷落,怎么现在还是给攻破了?」

「也……也没有全破啊,再说了,时代是会进步的,我以前设计这要塞的时候,也没有那么多新技术,当时这个要塞确实是无敌的,但没有及时更新,现在就显得……」

鬼魅夕嫣然一笑,绚丽如花,在我肩上重重一拍,道:「别臭美了,今天你要不是和我一起来攻略要塞,能那么轻易说破就破吗?如果没有我给你开后门,你就算带上百万大军同来,这要塞仍是难攻不落的。」

「喂!你说归说,手规矩一点啊,没事在我腰上摸来摸去,想干哈啊?」

「呵呵,人称你是大地上头号淫棍,怎么给碰两下就受不了?莫非……是我的魅力太惊人了?」

「借身附体,就算魅力惊人也不是你的。」

这话倒不是乱说,白三小姐容颜秀丽,眼波流转,万种风情,和任何美女相较也不逊色,但如果只限定在身材这一项,她的胸部虽然不是小笼包,但也绝不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到就欲火焚身的波涛汹涌,或许这是全天下有脑有智谋的女人,共同的痛。

鬼魅夕就不一样了,当然我并不是说这家伙胸大无脑,可是,她的F奶高耸傲人,偏偏个头又这等娇小,连一米五五都不到,当两人面对面近距离对视,基本上,她圆滚滚的白嫩奶瓜,整个一览无遗,特别是白嫩嫩的乳肉,被裹布勒得突出,看了又怎会让人不吞口水。

「好了,不要鬼扯,你是不能白干的,我也不想花代价干你,还是先想想怎么进去吧,总不成我们两个辛苦大半晚,牺牲了那么多人命,最后只是到这边看一看就回家睡觉,那我们就真变成来观光的啦!」

「也不是不能啊,你只要能把要塞打出一道裂缝,我就能把你瞬间移动进去。」

「对,我把要塞打裂一道缝……我……这我哪可能做到啊!」

被这不合理条件刁难住,我怒火中烧,烂船仍有三斤钉,尸龙要塞倾全力发动的这个硬化、休眠,不是说笑的,假若我有第八级修为,手中又有神兵利器,就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做到,但目前……这种事哪有可能啊?

「有什么不可能的?这种程度的防护罩,我老公从来就没放在眼里过,随便一拳,爱打爆几个就打爆几个。」

「吹吧!最好你吹箫和吹牛一样厉害,这又不是街边的垃圾桶或气球,你说打爆就打爆?真的那么厉害,你就叫你老公出来打啊。」

这纯粹是心烦意乱之下,毫无意义的耍嘴皮子,不过这句话说完,鬼魅夕的惹火胴体一下贴了上来,与我肌肤相触,逗得我阵阵心痒难耐,而美丽俏佳人的阵阵吐气如兰,更是比什么香水都厉害的性感诱惑。

「……喂,大屌的,如果说……我现在可以白干了呢?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