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八
第二章
月下风姿
飞天美臀

基本上,玩召唤兽玩到反噬召唤者,这是非常失败的,更别说召唤兽怒气冲冲地挥着武器,冲跑到这边来砸人,差点就砸扁我们了。至于自己的两头召唤兽,彼此这么打了起来,这种鸟事我以前从没听说过!

很明显,白三小姐笃信「面面俱到的平衡作品就是烂作品」,于是她牺牲了一些别人眼中必备的性能,背负风险,用来创造超强力的召唤兽,最后创造出了魔神等级的召唤兽,一召唤出来,等若发动神明召唤,确实厉害。只不过……牺牲别的稳定性也就算了,居然连敌我认定都舍弃。召唤兽如果不听使唤,还能叫召唤兽吗?这是哪门子的狗屁召唤?

不过,有一点不可否认,就是这两大召唤兽的战斗力确实超强,尸龙要塞所释放出来的无穷魔兽,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,即使他们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互斗上,可是气劲交击所形成的能量风暴,却不断将走避不及的魔兽全部卷入,宰个干干净净,让我们得以迅速推进,一再突破敌人的最后防线。

我自己的观察所得,默侯攻防有度,出手虽无赫赫之威,却一再将敌人的猛烈攻招化消无形,实力不在妖来坊这个变态生物要塞之下,而召唤代价又是乐胜,不用花费金币,真是再理想也不过,如果可以,连我都想问问看,怎么与默侯缔结契约,用秽土转生以外的方法,把他召唤出来。

「波!」

又是一声奇异声响,好像什么泡泡破裂了一样,这次我恰好转了一下头,看见在那个「波」声响起同时,船上有一名战士,整个身影迅速淡化,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,迅速消失不见,而我直至此时才发现,本来船上还有十几名战士,不知何时,剩下不足十人了。

「呃!人都到哪里去了?该、该不会……干!这个默侯的维持代价,是消耗人命的?」

无视我的惊愕,白三小姐叹了口气,在我肩上拍拍,严肃道:「你我都是成年人了,应该了解,这世上的邪恶东西,都是会要人命的。」

「放屁啦!真正邪恶的是你吧?搞了那么一船敢死队员,还以为是来冲锋的,结果居然是来这里当活祭品!你这样也算有良心吗?」

「咦?你自己刚刚不也说了吗?他们是敢死队员,敢死队员死掉,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再说他们超过七成本来就是死囚,死囚加上敢死队员,双死临门,现在会死也只是刚好而已,不用大惊小怪吧?」

「……你们果然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。」

身为共犯的我,并没有什么资格在这上头挑剔,不过,这个问题很快也不成问题,因为默侯与妖来坊打得天翻地覆,却也越走越远,一下就把我们远远甩开,打进了敌阵中心,然后……大概是召唤时间结束,两道强绝身影,在闪光中消失。

不用耗损人命当维持代价,对于船上的幸存者而言,这当然是一件喜事,但也没好到哪去,因为敌人的庞大魔兽兵团,如潮水般迅速围了过来,我们开始面对新一轮的危机。

一条巨型尸龙咆哮着,从正上方袭来,上头还骑着一名盔甲武士,杀气惊人,如果被他们从上头撞个正着,整艘船肯定破碎解体,我不假思索,纵身就跃了上去,还不忘大喊一声。

「癫婆,下面这边交给你了丨?」

「傻瓜!所有人拼死拼活,就是为了把你们送入要塞去,你跳上去耍帅,这艘船就算上岸了,又有什么用啊?」

白三小姐的话,点出了重点所在,我也愣了一下,但强敌已杀到面前,分心不得,唯有全神贯注,先与这名尸龙骑将硬拼一记。

尸龙张口喷出剧毒尸气,我在折断的船桅上借力跃高,避过剧毒尸气,当船桅被腐蚀朽化,我已经跃高至尸龙上空,那名穿戴盔甲的骑将正挥动长枪,对着我刺来。

这一枪,我还判断不出敌人修为深浅,但锋芒内敛,压缩的气劲势道逼人,可能还接引了尸龙之力,我估计不在我之下,要有胜算,就只能耍点心机。

「喝!」

我把第七级力量集中于百鬼丸之上,这柄赤色短剑,不仅仅削铁如泥,本身经过我改造后,更是罕有的「光」、「炎」双属性神兵,之前我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发挥,如今,在第七级力量的驱动下,百鬼丸绽放前所未有的豪光与火焰。

烈焰飞腾,我没有刻意驱使,但圣光、火焰自然与剑意结合,化成一头巨大的火凤凰,直直攻向尸龙骑将。

火凤燎云,烈焰再次燃亮了黑夜,敌人的枪尖以破天之势刺来,顶端缭绕着剧毒尸气,让这一击的威力大幅提升,只是,两记猛招对碰,结果出人意料,尸毒只是提升攻击杀伤力,但贯注第七级力量的百鬼丸,光属性完全发动,完全形成属性克制。

剧毒尸气被高温火焰焚尽,尸龙骑将发出愤怒的叫声,浴火凤凰朝他扑击过去,他的长枪、盔甲,与圣力火焰一碰触,立刻化灰散去,最后就是他自己,在圣光烈焰中,惨嚎着被烧成飞灰。

这名强敌的实力不弱,以硬碰硬,我要收拾他并不容易,搞不好还不是他对手,但占着属性克制的优势,就这么将他一招灭掉。光明、黑暗,这两个属性说不上谁克谁,是自然界中极少数会形成相互克制的属性,只要其中一方的力量高过另一方,就很容易形成完全克制。

(成功了!我心头一喜,回看正下方,却见到下头也正发生惊人变化。

居高临下,看得特别清楚,成千上万的魔兽,有如潮水,黑压压的一片,满布船的周遭,像是蚂蚁大军一样,正攻向我们的破船,由于我们距离尸龙要塞不足半里,在防御系统的本能驱策下,这些魔兽近乎疯狂,无分等级高低,骷髅妖、尸龙全挤成一堆,相互踩踏,争先恐后地发动攻击,只是被风之屏障、水之护壁给挡住,一时没有得逞。

光看这股气势,我也为之骇然,知道不可能挡得住,哪怕我怎么去守,都会在短短数秒内被敌人的攻势浪潮给灭顶,更别说底下没有比我武功更高的人了。

(还好,阿雪不在,让鬼妹赶快先逃了,白三小姐肯定另有自保策略……呃,鬼妹到哪里去了?这场突击战役中,几乎没有鬼魅夕的身影,她在开战不久后,就配合白三小姐的策略,退到一旁,默默运功,至于运什么功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,眼看着大群魔兽就要攻上来,她还傻傻站在那边,动也不动一下,似乎已经失去意识,我心急如焚,猛使千斤坠,想要全速回到船上,抢救鬼魅夕。

在我这么做的同时,白三小姐也有了动作,她本来一直处于魂体分离的状态,但眼见我方即将失守,再不回归本体,若肉体被那些魔兽摧毁、吃掉,魂魄再厉害也要变成孤魂野鬼,甚至就此烟消云散,所以此刻她的魂体闪闪发光,看来似乎要回归肉身了。

(这癫婆,事情急了,你也还是懂得跑的感!虽是情势紧急,我仍忍不住有发笑的冲动,哪知底下的情况又生变化,一直闭目运功的鬼魅夕,蓦地高高举起右手,浑身灿发蓝色冰芒,而白三小姐的元灵产生感应,闪现同色冰芒,手中更快速结印,施着不知名的咒法。

「金身不灭,天魄出窍,虚尔肉身,纳我元神!」

白三小姐的声音清亮,好像嚷了些什么,因为场面太过混乱,我也没有听清楚,就看到一道冰蓝晶光,从白三小姐的魂体中飞射出来,失去了这道晶光的魂体,迅速淡化消失,而那道冰蓝晶光则在半空画出一道炫目的光虹,直直射向鬼魅夕。

我只看到这里,因为我已经落在船上,而来自四面八方的魔兽群,也在此时攻上船来,周围全都是各种魔兽,剩余的几名战士在这种阵仗下,显得不堪一击,在魔兽群奔冲上船的不足十秒内,便被如潮水般涌来的魔兽群给撕碎,死得有如草芥。

只能说,这就是实力的差别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像妖来坊、默侯这两大召唤魔神一样,反过来杀得魔兽群鬼哭狼嚎的,这些战士经过调整,实力都不弱,但那也不过是用人类的角度来说,在这种绝望的战局里,他们就只是一群实力不错的杂鱼,没有力挽狂澜的可能,下场……就这样了。

「哼!什么难关都闯过了,老子可不会死在这里!」

虽然知道单凭我一己之力,无论如何也支撑不久,除非天河雪琼能尽速来援,合我们两人之力,或许还有点机会……但不管胜算怎么渺茫,束手待毙我可不干,奋起第七级力量,全力挥出百鬼丸,管他攻击过来的是龙是虎,三米之内,光明烈焰席卷一切,全都化为被净化之后的灰渣。

混乱之中,我也看见了一个诡异的景象。前后四方都是魔兽群,我看不见鬼魅夕在哪里,只看到白三小姐的肉身,在我不远处维持失魂呆站着。照理说,这具肉体应该是处于不设防状态,抵挡不住魔兽群攻击的,可是当魔兽群蜂拥扑上,那具没灵魂的肉体璀璨发光,变成了一尊黄金像,纯以硬度来说,哪怕这尊金身再坚硬十倍,也不够魔兽群攻击的,然而……这尊金身居然拥有魔法力场!

试图攻击这尊金身的魔兽,全部给弹开,跟着就被魔力障壁隔绝在外。敌方数目太多,精通魔法的死灵术者出现在旁,试图破解障壁,可是又一件意外发生,瓦解了他们的企图。

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,从魔兽群中的某处发出,很快转化成实质的冲击波,往四面八方扫去,大批魔兽被撞飞上天,不管是什么骷髅妖,还是持重兵器的黑武士,全成了在半空中狂乱挥手踢脚的垃圾。

如此强大的力量,着实令我惊异,即使是我,在目前第七级力量尚未修练精纯之前,也没能力做到这种事。力量爆发的中心位置,是适才鬼魅夕所在的地方,难道……鬼魅夕取得突破,拥有了第七级力量?还一下子突破到比我更高位的后段?

(白三小姐做了什么?她刚才做的最后一着,到底是什么?该、该不会是附身合体吧?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,下一刻,一道白光让我眼前什么都看不见,伴随白光一同扫来的冲击大力,更是险些将我和附近的魔兽群一起扫出去。

「搞什么!你们……」

抱怨话语只能说到这里为止,在强光中出现的,是一个与这血腥、杀戮战场完全不合,美得让人忘乎所以的风姿倩影。

体态、轮廓,都是我非常熟悉的模样,那双海碗形的圆硕F奶,我不知道把玩过多少次,远远瞥一眼,就能肯定这是鬼魅夕的奶子与身体,然而,又有些东西不一样了……

乌黑亮丽的头发变长了,直垂过臀的长发,让这背影看起来的感觉,比之前成熟得多,特别是那不经意地拂开耳畔发丝的动作,虽然只微露脸的小半侧面,却有种说不出的妩媚,看得人心痒痒的,这……不是少女会有的动作,比较接近少妇风情了。

当这个身影终于转过头来,在目睹那张面容的瞬间,我脑中有种怪异的晕眩感,脸还是同一张脸,眉目口唇没有丝毫改变,正是我的小可爱鬼魅夕,但那双眼眸……

水灵灵的,慧黠灵动,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眼神……白三小姐的眼神!

这完全是一种很难说明的感觉,明明是鬼魅夕,却又有着白三小姐的眼睛,刹那间仿佛两张不同的面孔重叠在一起,既陌生,又熟悉,构成了一种冲击灵魂的美丽……

或许因为冲击感太强,我足足看了她半分钟,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非常不妥。

本来鬼魅夕的装束,就是制式的忍者装,但在刚才的冲击波乱扫下,那套忍装赫然整个爆破碎裂,片缕不存,而她似是及时以魔法进行物质变换,重组了一套衣服在身上。……虽然这不晓得能不能算是衣服。

上半身,除了一条缠胸的白布,就什么也没有,那条白布将双乳包裹缠住,但鬼魅夕那双太具分量的「人间凶器」,却没有那么容易被拘束住,稍微有点动作,豪硕的奶瓜就在裹布内上下弹跳,仿佛随时都会裂布弹出,偏偏这条裹布弹性极好,圆滚滚的奶瓜再怎么跃动,仍是被束在裹布内,还因为被勒束住,更显得形状突出,惹火逗人。

下半身,小腿上缠了一些交叉金线,除此之外,同样也只剩下一块白布,缠在腰间、胯间,形成了兜裆布,从前头看没什么特别,最多也就是三角地带的曲线特别清晰,几乎就可以看到那条凹沟;但从后头看,那就真的不得了,两团粉嫩的雪股,几乎完全裸露在外,可以说是接近光屁股的状态。

如此性感的姿态,配上这肉弹身材,绝对是一看就让人狂喷鼻血的效果,虽然底下的不是一群男人,但即使是这些魔兽,也受不了这等性感诱惑,纷纷狂叫起来,我百分百肯定,鬼魅夕如果这时坠入魔兽群中,在被撕碎之前,肯定会被疯狂轮奸,全身每处都被喷满精液,因为此刻就连我也有强奸她的冲动。

(啧啧,白拉登的女儿,居然在那么多魔兽的眼前光屁股,这么性感放荡,传出去也够这恐怖分子脸上有光啦……咦?不对啊,白拉登的女儿大胆,但用来玩暴露的肉体,是我的妞,这样我哪会划算?之前只想着喷鼻血,一发现这个重点,我就差点吐血,这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生物与不死物,都已经从对「女神」的惊艳中清醒过来,攻击人的继续攻击,挣扎求生的继续奋力挣扎,又回复到之前的混乱状态。

不过,白三小姐特别与鬼魅夕玩了这一招附身合体,绝不是只为了出来抖奶、露臀,卖弄性感的,她飘在半空中,肌肤散发晶莹光华,隐约闪现奇异的数字、符文,口中则喃喃呓语,说着模糊不清的东西。

「……第二封印,解开!第三封印,解开!第四封印,解开!进入特级模式,肉体机能百分之百支援!」

这些呓语,彷似催眠的梦话,大概没有别人听得懂这是什么东西,但我一听就头皮发麻,过去我曾在白起的口中,听过类似东西,虽然我也不解其意,可是每次听见这些东西的下场,就是被白起打得像狗爬。

「……你们真不愧是兄妹,玩都玩同一招的?」

这是我的感叹,而这一下叹息的预期果然命中,再次睁开眼的鬼魅夕,身上涌出好强的力量,配合对周围风元素的绝对驾驭,素手一掀,强劲之至的疾风,将满船的大小魔兽都吹滚了出去。

我原本以为,这一下风压扫荡满船魔兽后,鬼魅夕立刻就会补上一击杀着,把握眼前有利形势,对现场魔兽造成大量杀伤,哪知道她扫开船上的魔兽后,纵身一跳,如火箭般直冲上天,那种异常的高速,还以为她背后生了翅膀。

「大屌的那个!」

没有被叫成看戏的,总算是还给我留一点薄面,但大屌的……如果是叫我,该说是与有荣焉,问题是这里万千魔兽,九成九九以上不是人类,和那些庞然大物的巨屌相比,我有什么面目说自己大?真是……

「发什么愣!跟着我突围!」

突围?所谓突围,是被人重重包围的时候,才有必要突破包围,现在整船魔兽刚刚给你扫出去,你又一下子跳上几十米高,什么魔兽也被你抛远,突个什么狗屁围?

尽管心里牢骚一堆,不过,当我看到那个如同满月般皎洁的雪白屁股,在空中飞翔,目光就紧紧黏上分不开,在我自己意识到之前,整个人已经跟着飞跃上半空,追着那个会飞的如月美臀跑了。

屁股,还是同样一个人的屁股,但在不同的情境下,给予人的刺激感就全然两样。

漆黑的天幕,无星无月,唯有美人如玉皓然,飞跃的裸露美臀,更如暗夜光源般吸引我飞蛾扑火,全然忘记身外的危险环境,与之忘情追逐,就连我自己也说不准,如果真让我追上了,会不会立刻就捧着这美丽的雪白屁股干起来。

受到吸引的,并不是只有我,还有底下成千上万的魔兽群,当然我是被这飞天的美臀给吸引,它们就仅是单纯追逐生人血肉,还有受到防御系统的指令驱赶而已。

距离尸龙要塞已不足半里,短短五百米不到的距离,看似很短,要抢上去却没有那么容易,操纵要塞的防御系统,似乎也知道只要被我们抢上去,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魔兽群近乎前仆后继地冲向我们,越来越强大的魔兽也一一涌现,就连要塞本身都发生诡异变化。

连串惨嚎声远远传来,巨大的尸龙要塞,开始变形收缩,从原本的龙形,向中间缩成一个龟壳似的圆球形,表面看来极为坚硬,似乎是感应到危机,一面发动魔兽群向我们攻击,一面让要塞本身进入休眠防御状态,我敢肯定,假如这个防御壳球真的完成,我们绝没有可能将之轰开。

巨大的要塞,一下子要做这么大的变形,除了消耗能量,另一个很要命的麻烦,就是必然有人走避不及。要塞的变形,全由见鬼的防御系统操控,事前全无征兆,别人怎么可能知道?要塞上的喽啰们,前一秒还遥遥为着白拉登女儿的性感裸臀流口水,后一秒那边就开始地动山摇,整个道路、地面急速变形,如此无妄之灾,跑得了才有鬼!

很多喽啰们大声哀嚎,就这么被大地裂缝给吞噬,摔得粉身碎骨,或是给夹成肉饼,估计他们的血肉精气,甚至灵魂,都会迅速被尸龙要塞给吸化,稍稍补充大量消耗的能量。

「喂!偷看我屁股的色狼,动作快!如果让要塞变形完成,整个合闭封锁,就很难进去啦!」

……再一次表达抗议文字暴力,虽然我是看着她屁股没错,但这屁股其实是鬼魅夕的,说来我也有分,难道看看也不可以吗?怎么我看自家女人的屁股就成色狼了?

再说,后头成千上万的魔兽、要塞那边大批的喽啰,不也都盯着空中唯一的这个如月美臀在垂涎,怎么不骂他们是色狼啊?

「干!你不要飞在天上就乱放屁!能快的话,你以为我想慢吗?」

白三小姐取得鬼魅夕肉体控制权后,似乎将这具肉体的机能推至巅峰,再配合忍术秘法,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效能,现在整个人双手并拢,贴在大腿侧,整个身体如同子弹般急转,朝前方飙射出去,那些试图拦阻的巫妖、鬼灵,还来不及沾身便给她冲过去,占尽了高速的便宜。

但问题是,同样的这种特殊效果,我哪有可能做到?她要我跟在后头冲,又没给我一条绳子,我既不会飞,也还没有练成踏水漂萍的轻功,要不是因为海面上都是魔兽,不愁没有踏脚的所在,我早就掉到海里头去了。而且每次要踏在魔兽的头上、身上借力,这岂是易事?既要小心魔兽反咬一口,四面八方又有魔兽攻来,我能全身而退已经很够本事,速度哪快得起来?

更别说……前头除了尸龙,还有几头怪模怪样、四不像的东西,正迅速成形,看那模样,很像是传说中的超级魔兽黑麒麟,这种高智慧魔兽出了名的难斗,要我就这么冲上去,真当我是瞎子看不见啊?

眼看鬼魅夕冲过头,离我越来越远,我也知道情形紧急,不能浪费,正要试图冒险闯阵,眼前白光蓦地一闪,鬼魅夕冲了回来,出现在我前方,她的速度实在太快,倏去倏来,那么多的阴魂、妖虫,竟然没一个来得及拦截,哪怕与她勉强沾身,也被她周身围绕的强大风元素,化为狂风障壁,轻而易举地扫开。

「这样下去会赶不上,我来带你吧。」

「……知道会赶不上,你就先冲过去啊,回来带我做什么?」

一段话说得毫无生气,我直直看着前方的这具性感胴体,明明是那么眼熟,童颜巨乳,细腰丰臀,但为何在那双水灿灿的灵巧眼阵凝视下,一切给我这么强烈的新鲜刺激呢?

「没有肉体,很多体术上的厉害招数都用不出来,所以必须要借这女孩的肉身才好发挥,但即使如此,有些招数由于环境与我所熟悉的不同,一个人用不出来,最关键的一着,非要你配合不可。」

「最关键的一着?」

我还来不及细问,就被鬼魅夕一手抱住,拉着我高速飞驰而去。与她肌肤相贴,感受着她的温暖,特别是圆滚滚的巨乳,压贴住手臂,如此火辣辣的性感接触,怎不令我阵阵心猿意马?

耗费偌大定力,我才勉强凝定心神,把注意力从这太过惹火的半裸胴体上移开,当脑袋回复冷静,我立刻注意到两个重点。

第一,鬼魅夕这种不正常的高速移动,似乎是一种特殊的提速法与身法,非常具有实用性。

当我们越来越逼近要塞,各种千奇百怪的魔兽、怨魂也越来越多,甚至有些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超级凶物,如果要硬碰硬去拼,坦白说,即使是以鬼魅夕此刻激增上来的力量,再得我辅助,也完全不够人家打的,但她把这些阻碍视若无睹,就凭着不可思议的高速,以闪电般的转折轨迹,在魔物群中穿梭,把什么厉害的妖兽、怨魂,都甩在脑后,直奔要塞而去,如此攻略法,真不愧是要塞的设计者。

我对这种提速法感到高度兴趣,若能学会,大大增加我的实力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自己应该是会这招的……

第二,我们现在的目标,是拼尽全力抢上尸龙要塞,但看眼前这阵仗,总不会我们闯上陆地,防御系统就自动解除,海面上所有魔兽全部消失,既然如此,我们就算闯上要塞,也还要连场恶战,单单凭鬼魅夕的高速,我们来得及阻止要塞进入休眠锁闭吗?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