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八
第一章
微风妖来
天劫默侯

东海上尸龙要塞的一仗,是一场意外进行的错乱战役。说起来该算是我自己不好,事前的准备不够充分,没有确实敌人的相关情报,到了现场看见实际情况,这才傻眼,发觉自己的行动太过鲁莽。

如果这次行动的主导者是我,那还好办些,顶多丢脸一点,所有人马原路折返,就当是来作了一次情报探查,或者想开一点,当作是郊游也行,回去重新规划完毕,下次再来肯定更有把握。

无奈,这次行动多了一个自我定位是导游的领队,虽然她没有把我们带去购物,也没有因为我们不买东西,就把我们当成人渣一样骂,不过却是有失导游职责,根本是哪里危险就把我们往哪里带。

白拉登的鬼才女儿,白三小姐,另一个身份是尸龙要塞的原始设计者,本来嘛,能够有敌方据点的设计者随行,我们应该能够避实击虚,趁隙而入,大大省事,哪想到她摆明车马要测试要塞性能,不把要塞的最佳性能测出来,绝不干休,如此一来,就是我们要倒大霉了。

比较值得庆幸的一点,就是白三小姐确实实力精强,魔法上头的造诣尤其惊人,不但带着我们连过险关,还慧眼独具,为天河雪琼找出突破方向,一举把魔力往上推升至第八级境界,并且打破魔法原则,同时能够运使光明、黑暗两系魔法,大破巫妖群的包围。

能够帮助天河雪琼突破,这点着实难能可贵,对我们来说,到目前为止可以算是大赚了。不过……也只是到目前为止,白三小姐利用天河雪琼作饵,吸引敌方巫妖群的注意,然后操纵这条破船,高速闯阵,转眼间就连破数道封锁线,更把巫妖群与大批魔兽都扔在后头。

「呃!你……你就这么把她给……」

「安啦,不会有什么事的,你家小狐狸刚刚得到突破,以她目前的实力,横扫千军是还有些问题,但自保不是难事,你不用替她担心,我保管还你一个肢体完整,能干能笑的小狐狸给你。」

白三小姐信誓旦旦,我听在耳里,不晓得为什么却有些担心,毕竟她老爸在订条约的时候,玩文字游戏已经玩到天怒人怨的地步,我哪知道她这看似正常的一番话里,是否也潜藏着什么要命的大危机?

不过,至少以目前来说,比起天河雪琼那边的问题,我更在意自己这边。在高速冲刺下,一抬望眼,尸龙要塞的巨大形体已是近在眼前,但在那前头,不晓得有多少魔兽,密密麻麻排开阵形,望之犹如海上银河,无垠无尽……

「嘿!干得好,要塞内的妖力炉果然够给力,操得这么属害,居然没炸掉,还持续源源不断地孕化妖物,我当初的设计果然一点也没错,整体效果一如预期,将来要是有机会,这种要塞我也该建一座来玩玩。」

「呃,这位夫人,你确定自己是正面人物吗?我怎么觉得,祸国殃民、生灵涂炭这类的形容词,适合你还多过黑龙会啊!」

「那是因为你少见多怪,没看过真正的坏人啦!别说废话了,站稳,我要冲了!」

「又站稳?我们不是已经在冲了?你还要冲到哪里去啊?」

整体气氛太过古怪,明明我们是在拿命去拼,偏偏这位小姐疯得像是在跑游乐园,如果可以,我也想有这种谈笑用兵的风范,可是眼前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魔兽群,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存在,我怎么也没法无视它们。

而没等我提出质疑,这艘破船已经再次加速,如同离弦之箭般激射出去,速度太快,力道也太大,令船底离开海面,划破夜空,直线射向彼方的那一头,尽管事先喊了一声站稳,但在这种情形下,除了那个变态女自己,又有谁能真的站稳?满船的人一下都成了滚地葫芦。

我勉强在船上站定,本以为白三小姐是打算全力提高冲速,在敌人未及拦截之前,直直冲上要塞去,但这种想法实在太低估敌方实力,我们才刚刚飞上敌人的头顶上空,船的周围黑影闪动,就有实力非凡的强大魔兽跃起,轻易追上高速移动中的我们,更还要趁机抢上船来。

假如真的让这群兽鬼上了船,这艘破船哪够它们拆的?船的周围应该有风元素强力屏障,却给这些尸不尸、兽不兽的怪物突破,敌方实力精强由此可见,我们没有任何大意的空间。

我看见敌人跃来,想奔去挥剑拦截,却也心中有数,这一波跃来的敌人起码有七个,单单凭我一个人,怎样都无法完全截下。幸好,我不是只有一个人,这艘船上近二十名精英战士,之前因为都在打远距离战斗、高速捉迷藏,所以他们除了晕船与摔倒,就没其他事好做,此刻碰上敌人想跳上船来打肉搏,短兵相接,他们终于可以派上用场,一泄胸中的恶气。

没等我出手,这些战士已自行动作,举起手中的巨剑、大斧,狠狠朝敌人身上招呼,激烈的战斗立时在船周边发生,短暂却残酷。这些战士都是千中选一的好手,又以咒法提升实力,绝不是好对付的,魔兽虽强,但在七处战场的拼斗中,有五处由人类取得胜利,或是将魔兽从半空击落下去,或是直接将魔兽给轰毙、击杀,赢得漂亮之至。

另外有两处,魔兽的实力较强,我方的两名战士不敌,分别被魔兽的四只触手贯体重伤、给魔兽肚子上的大口利齿咬去了半边身体,我暗叫不妙,一面赶去救援,一面也把手中扣着的几块碎木当暗器掷出,辅以第七级力量,掷出的威力不会弱于钢弩、铁箭。

哪知道,这两名战士委实勇悼之至,虽已落败濒死,却没有放弃属于自己的战斗,宁死也不让魔兽登上船来,不约而同地虎吼一声,整个身体撞上了魔兽,把差一点就要登上船的魔兽,整个撞飞了出去,跟着连人带兽一起在空中爆炸,粉身碎骨,为后方同志争取到片刻平安。

「好家伙!这么霸烈?纵死也英雄。」

我赞了一声,不打算只在一旁看戏,魔兽群的第二波攻击已经发动,这次跃起要登船的起码有十七、八只,最小的巴掌般大,最大的犹如成年巨熊,我不敢说能把这些东西全挡下,但有我上阵,应该能让情形好一点。

不过,这次又有人抢先我一步……

「奉雷!千电召来!」

不知道是哪国的咒文,白三小姐把手一举,一张电网在我们头顶张开,霎时间,千百道耀眼灿烂的紫色雷电,狂笞向四面八方,百米内与这艘破船同一高度的所有事物,那些跃起攻击的魔兽,挨了这一下,连串惨嚎声中,身体发出白烟与焦臭,有些较为弱小的,直接给殛成焦炭,即使那些较强的能够承受住,这一下也给伤得够呛,我方战士强力反击,又把这一波敌袭给打退。

这一手魔法实在高明,那张电网堪称力量与速度兼备,一下子狂笞周遭的十几只魔兽,让它们无法越电网一步,虽然是辅助攻击,却和正面强攻有相等效果,最难得的,就是这张电网施放奇速,说来就来,白三小姐的魔法实力强悍之至,我先前几乎走眼了。

敌袭一波接着一波,数目更是一回多过一回,刚才曾让天河雪琼大感棘手的尸龙,也开始在我们这边出现,摇摆着巨大的腐臭身躯,晃着尾巴,咆哮着朝我们冲过来。

有了兽形的魔物,当然也有人形的。

巫妖阵被天河雪琼打散,但在尸龙要塞的无尽魔力下,这些堪为术者至高境界的巫妖,就像不要钱的大白菜一样层出不穷,迅速就在我们这边重组,还好象嫌人手不够多似的,发动召唤魔法。

召来雷电、狂风这些,不能算真正的召唤,要说召唤术的正宗,肯定是召唤出具体的东西来,或死物、或活物,最好还是从不同次元召唤出东西来,这才高强,这群巫妖并非普通术者可比,玩起召唤术来,召出来的肯定不是普通魔兽,我有了这个猜想,跟着就变了脸色。

一片奇异的嗡嗡声响,快速由远而近,那群巫妖要是召唤出什么凶猛魔兽,那倒也罢了,但魔法这种东西,上乘境界从来就不是以力压人,而是配合天时地利,用最小的力量发挥最大效果,巫妖群召唤出来的魔兽,并不是什么大型猛物,却是一大片如乌云似的昆虫群。

数量太多,躯体又太小,我运足目力才能看清楚,这些魔虫是一堆不足巴掌大小,体形似蜘蛛,却又生有三对纱翼的怪物,色彩斑斓,肯定身有剧毒,头部的一双利齿,发着诡异的寒芒,估计噬钢嚼铁不成问题,若给这群变态怪物攻了上来,我们……

这么大片的细小魔物群,我方战士肯定拦截不住,但白三小姐放出的雷电,却是这类魔虫的最佳克星,只要把电网一放,管他魔虫成千还是上万,绝对一灭就是一大片……本来应该是这样的,所以,当我看见这群魔虫触及雷电,非但没给电死、烧焦,还反过来吞噬了电能,通体发光,速度更快地飙来,我的脸色就难看到极点。

「天杀的,居然还是会吃电的异种……喂!癫婆,敌人的厉害东西来了啦,这个你要我们怎么档啊?」

「不要大惊小怪,区区召唤术而已,要吓谁啊?我们也召唤东西出来,光说不练的,你身上有金币吧?」

「谁光说不练啊?别乱给我取绰号,还有,你要金币作什么?」

「召唤的代价啊!准备好,马上就能用了。」

白三小姐扬手往天上一举,朗声道:「来自无垠大海的深处,冠以史上最凶恶之名,我召唤你出来,妖来坊!」

召唤声中,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,高度超过两米,重重砸在我们的船上,甲板应声而裂,险些把船底都打穿。我完全弄不清楚这东西是被召唤来解危,还是增加我们麻烦用的?

召唤成功,白三小姐的动作没有停下,另一只手往地上印去,尚未按实,一个密密麻麻的符文法阵,就在甲板上浮现,释放出的魔力波动,不似寻常的魔法,隐约透出水系魔法的波动,可是符文又完全是黑暗魔法,这让我想起鬼魅夕曾说过的一式禁咒……

「呃!这、这一招不能在这里用啊!快收手!」

「……忍法奥义。秽土转生!」

忍术中的超级禁咒发动,甲板上忽然生出几十根绿苗,一下拔地而起,变成几十棵藤蔓绿树,交织成荫,化为一个树笼,里头好象有个人影,散着强烈的死尸气息,不晓得是什么样的魔物。

之前白三小姐说过,她四张底牌的其中之一,是神明召唤,她此刻召唤出的两个东西,气势不凡,搞不好就是魔神、冥神一类的存在,魔界、神界、冥界都是无限辽阔的世界,我虽然自认见识不凡,但最多也不过把主神级的神魔给认全,不可能全部认得。

困惑中,我首先望向自天而降,打穿甲板的那件东西,发现那是一块巨冰,里头似是封裹着一个巨硕的身影,巨冰外头满是层层铁链捆缠,还贴满了符咒,看上去就晓得不凡。紧跟着,一阵带有海洋气息的微风吹过,仿佛是解去封印的关键,符咒自燃,层层铁链脱落,连巨冰都轰然碎裂,一个龙首、人身、四臂、蝎尾的巨影,昂首阔步,缓缓踏了出来。

这个异物「妖来坊」当然不是人类,从那满身的霸气来看,应该是什么魔将、魔帅一类的魔界将神,身上穿戴也该是甲胄,偏偏他身披一件袈裟,头上斜斜戴着一顶金箍,看上去竟然像是一名僧侣,实在怪异。

另外一边,苍郁的树笼无声分开,走出的人影比妖来坊瘦小得多,更接近寻常人类的尺码。秽土转生是驱策死者的技巧,召唤出来的肯定不会是活人,说起来我还挺庆幸,因为这家伙身上的死亡气息虽然浓烈,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却起码皮肉完整,不像有些僵尸那样都是烂肉脓水。

这个作着文士打扮的中年人,身后背着一把长剑,脸白如纸,头戴冠冕,动作很慢,走个两步,就不停地咳嗽,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一句话,更连看也不看我们一眼。

召唤出这两个东西,也不晓得是干什么用,我愣了一下,白三小姐用手肘撞我,我登时会意,从怀中掏出几枚金币。颇为肉痛地向半空一扔。落往妖来坊的金币,在妖来坊的上方变形,迅速化为一枝狼牙巨棒,妖来坊龙啸一声,舞着巨棒,一下就跳出船外。

离开了这艘船,妖来坊的巨体并未落地,而是飘浮在半空,无数妖物、魔兽朝他进攻,他丝毫不放在眼里,抡起狼牙巨棒,化身为一道血色风暴,所过之处,就是一句横扫千军,碰着了那根狼牙棒,大的魔物直接给一棒砸扁、打烂,哪怕是小的,也被狼牙巨棒所卷起的旋风扯入,无一例外地被绞成粉碎。

魔兽群当然也发动了反攻,本来围着我们打的魔兽,全部被妖来坊给吸引,连同那群妖虫,都朝他冲过去,而妖来坊的惊人战力,也在这种情形下完全展现,纵横在魔物群累积起的尸山血海中,妖来坊两米多高的巨硕身躯,完全不像血肉活物,根本就是一座移动要塞,狼牙棒就是他的巨炮,将靠近过去的所有魔物,无分大小,尽数撕杀、毁灭。

有一头尸龙,咆哮着朝妖来坊张口噬来,结果妖来坊同样发出一声龙啸,可能因为同种生物的位阶差,那头尸龙竟然被妖来坊的吼啸所慑,动作一顿,露出了惧意,而妖来坊的狼牙巨棒毫不容情,劈头砸下,力重何止千钧,连续几棒,将那尸龙的巨大脑袋,硬生生打成稀烂。

如此威猛的杀敌姿态,看得我傻眼,那可是一头尸龙,不是普通的僵尸龙兽啊!

连我都傻眼,附近的大小魔兽更是惊惧不已,就只有身为召唤者的白三小姐,在那边一个劲地拍手叫好。

「干得漂亮!不愧是我精心炮制的召唤兽,当初爹给我看了这里暗黑召唤兽的资料,我看完之后有心一较高下,就搞出了这个东西来,怎么样?我的作品不错吧?」

「呃……这是你模仿暗黑召唤兽搞的?但暗黑召唤兽的构成,要注入强烈的爱与恨,你……你的这个妖和尚,有爱吗?」

「傻瓜!哪用得着这么拘泥?制作召唤兽的元神就像炒菜,各种调味料多加一点、少加一点,没有定数,只要总合起来能够平衡,就是一盘好菜了。」

白三小姐满不在乎地道:「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,只要稍微倾斜,多加一点限制,多承受一些风险,就能够把威力冲高……怎么样?这个妖来坊的战力,不输给你的暗黑召唤兽吧?」

「暗黑召唤兽不是我的……」

我小小声抗辩,心里却生出一种很不妥的感觉,白家人一向视风险如无物,就没什么他们不敢作的事,白三小姐说什么承受风险、冲高威力时,脸上表情有些心虚,而看妖来坊的战力如此惊人,背后所蕴藏的风险……

越想越不对,我问道:「等等,请问一下,那个尖嘴猴腮,脸色很白的,他是干什么的?」

「喔,不开口的那个?你说默侯啊,他身价太高,不能随便出手,你就当他是……」

白三小姐眼珠一转,有些顾左右而言他的味道,道:「是卖保险的。」

「卖保险的?」

我心中一惊,猜不透这话是啥意思,而非常不幸的一点,就是我很快便有机会理解了。

震耳的怒吼声传来,正与魔虫群战得如火如荼的妖来坊,手中狼牙巨棒消失不见,没了兵器的他愤怒咆哮,口喷火焰,烧杀了不少魔虫,白三小姐伸肘撞了我一下,催促我再扔金币出去。

「又扔?召唤代价不是只支付一次的吗?」

「召唤了以后,维持也需要代价啊,你打游戏机接关,难道不用再投币的吗?快投吧!」

掏钱包出来似乎是男人的责任,这种情形下我也不能说个不字,几枚金币扔出去后,妖来坊手中就多了一把青龙霸戟,再次以无可匹敌的气势,横扫千军,成了一台名符其实的魔物绞碎装置。只不过,杀敌效果强,消耗也就更大,没几下工夫,青龙霸戟消失不见,妖来坊愤怒吼叫,而我只得再扔金币出去。

虽说我薄有身家,沾得上有钱人的边,但也不可能把全副家当带在身上跑啊,尤其金币这种东西,等同大面额钞票,实用意义不大,平时也不好找开,身上哪可能多「呃……这是你模仿暗黑召唤兽搞的?但暗黑召唤兽的构成,要注入强烈的爱与恨,你……你的这个妖和尚,有爱吗?」

「傻瓜!哪用得着这么拘泥?制作召唤兽的元神就像炒菜,各种调味料多加一点、少加一点,没有定数,只要总合起来能够平衡,就是一盘好菜了。」

白三小姐满不在乎地道:「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,只要稍微倾斜,多加一点限制,多承受一些风险,就能够把威力冲高……怎么样?这个妖来坊的战力,不输给你的暗黑召唤兽吧?」

「暗黑召唤兽不是我的……」

我小小声抗辩,心里却生出一种很不妥的感觉,白家人一向视风险如无物,就没什么他们不敢作的事,白三小姐说什么承受风险、冲高威力时,脸上表情有些心虚,而看妖来坊的战力如此惊人,背后所蕴藏的风险……

越想越不对,我问道:「等等,请问一下,那个尖嘴猴腮,脸色很白的,他是干什么的?」

「喔,不开口的那个?你说默侯啊,他身价太高,不能随便出手,你就当他是……」

白三小姐眼珠一转,有些顾左右而言他的味道,道:「是卖保险的。」

放?三下两下,我身上的金币就用光了,白三小姐再催时,我只好硬着头皮,把囊里剩下的银币、铜币,一股脑地都扔出去。

「不好!」

钱币到了妖来坊上空,消失不见,白三小姐脸色立变,叫了一声,紧跟着,四根香蕉从妖来坊的上空掉了下来,他伸四手接住香蕉,当成武器,作势要往敌人那边砍,但表情一下子僵住,然后,看了看手中的香蕉,爆发了狂怒,一把拧烂了香蕉,调头朝我们冲来。

白三小姐失声道:「好、好过分,居然连吃都不吃,直接拧烂,怎么可以这么浪费?太过分了!」

我吼道:「你让人家拿着两串香蕉上阵杀敌,这才叫过分,如果我是他,我也会想砍你的。」

承担风险,增加战斗威力的意思,我总算明白了,虽然偶尔会听说术者被自己的召唤兽反噬,但因为收不到钱,直接就翻脸动手的,这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照这样看来……

「等等!」

我怒道:「这头召唤兽该不会是叫出来以后,谁出钱就替谁作战吧?」

「呃……」

白三小姐的目光,四十五度角瞥向天空,「这个……打游戏接关,不也是谁投币,就谁接着玩?很公道啊。」

「公道个屁!敌人如果发现这种设定,随便出钱,你的召唤兽随时都会倒戈啊!这么没节操的魔法兵器,谁敢用啊丨?」

「别这么说嘛,撇开这点不谈,他还是很棒的啊,威力又大,召唤代价又低廉,去哪里找这么好的战斗工具?」

「……但只要敌人出的钱多,他就立刻翻脸叛变?你真不愧是军火贩子的女儿,吃完上家吃下家啊!」

到了这个节骨眼,抱怨无济于事,妖来坊已经统领着敌方魔兽杀过来了。碰上那些骨肉尸龙,我还有信心凭着第七级力量一斗,可是这个妖来坊,几下狼牙棒就把尸龙活活打散,就算他手里现在换成了香蕉,我也不想和他战斗。

幸好,白三小姐并非无智之人,在玩弄风险的同时,也懂得控制风险,没等妖来坊真的杀到面前,控制风险的东西就已经发动,正是那个一直默不做声、没有动作,等着卖保险的。

一声清亮的兵器鸣响,默侯身影晃动,一下子就闪到妖来坊的身前,几声止不住的轻咳中,他的长剑未有出鞘,直接与妖来坊一双钢臂对击。普通的两力对撞,必然发出很大的声响,但这一下强力碰撞,居然是什么声音也没有,我见状大吃一惊。

这种情形以前没遇过,但跟着白起修行时,曾经听他提起。至音无声,两下强力对撞,如果不是作假、没有碰撞声音,那接着释放出来的,就会是超级强力的冲击波。

「当心!」

下意识的反应,我想把身边的美女给扑倒,躲避即将而来的冲击波,哪知道手搂过去,却从白三小姐的身体直穿过去,扑了个空,整个人直直仆向甲板,这才想到,这个白三小姐是脱离肉身的灵体,本就不是实质存在,哪会怕什么冲击波?

强力冲击波在下一秒到来,半空中的魔物群被这股冲击波扫到,基本上整个解体掉了,两个魔神级数的召唤物正面对拼,威力不是闹着玩的,默侯挡住了妖来坊第一击,更接着想要拔剑出鞘。

「波!」

默侯拔剑瞬间,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,我肯定不是拔剑的声音,但也说不上是什么,更无心去理,因为这一刹那间的寒芒,亮得刺眼,仿佛烈日当空,驱散黑暗,我一生中几乎不曾见过这样厉害的剑芒,隐隐约约,只看到出鞘的半截剑刃上,刻着「照日」两字。

配合着神兵「照日」,默侯这一下格挡的劲力惊人,轻易就将妖来坊给震退,方圆五十米内的所有魔物,更被这一道如日剑芒给消灭殆尽,化为肃粉,只是当默侯要继续拔剑,转守为攻,却碰到了一个意外障碍,他的那把照日剑,像是有什么问题,拔出半截后,居然拔不出下半截来。

我惊愕道:「搞什么鬼?为什么只拔了半截?下半截呢?」

白三小姐面露尴尬之色,「这个……下面……没有了。」

「我靠!你什么魔神不好召唤,居然弄了个太监的过来?」

「喂!屎可以乱吃,话别随便乱讲,他不是太监,只不过运气不好,兵器太监了而已,兵器嘛,是可以换的啊!」

白三小姐才说完,我又听见「波」的一声,默侯手中的兵器变换,又换了一柄神兵,柄的部分似乎刻了字,我定睛去看,有点看不清楚。

「柄上的字……是神术?还是藏锋?」

我运足目力,发现柄上的字体不住扭曲变化,那种奇异的「波」、「波」声响也连续不绝,仿佛每响一下,兵器柄上的字就多一点,威力也往上提升,最后字体终于定型。

「……如意自在神珍铁?我干!怎么会是这一个?」

由不得我不吃惊,传闻中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的超级神兵,号称冷兵器重量之王,而且传说中,这东西人类应该是用不了的。

我才愣了一下,战场上情形已经发生变化,默侯怪叫一声,像猴子一样「吱吱」尖叫,整个人跳了起来,居高临下,举起手中的神珍铁,重重轰砸向妖来坊,这一棒所蕴藏的力量之大,仿佛动摇天地星辰,就连妖来坊的四条手臂也撑不起,巨响声中,伟岸的如山躯体被砸得往后仰倒。

不愧是冷兵器的重量王者,一棒砸倒了妖来坊,只是妖来坊也非弱者,挨了这一下,只痛不伤,立即悍然反击,就与默侯战在一起。两大魔神级数的召唤兽发生激战,威力非同小可,远不是普通的高手交战可比,附近的大小魔物立刻遭殃,不是支离破碎,就是粉身碎骨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