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八章
阴尽阳生
无极混沌

情势极度恶劣,我们已经给敌人包围,还逐渐缩小包围圈,若说在这种劣势中,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安慰自己的,那就是勇敢站在甲板最前方,几乎要变成船首像的天河雪琼。

天生红月,对暗属性的魔法与魔物大有助益,对光属性则产生抑制作用,如果天河雪琼仅是慈航静殿圣女,现在大概就是所有人中最废的一个,然而,此刻的她,是我们船上唯一的暗黑魔法师,在血色月光的照映下,她的魔力源源不尽,威力也不住提升,就连发射出去的暗之矢都产生巨变,快速分裂之余,威力丝毫不减,阵阵惨嚎声中,成千怨灵魂飞魄散,被彻底消灭。

这种程度的攻击,顶多打打最初级的怨灵,要打比较强力的魔兽就不够了,天河雪琼双手高举,一大团黑气在正上方迅速凝结,飞快转动,起初黑气所占的面积很大,在旋转中快速缩小,随着面积变小,整体的灵压却是千百倍疯狂增加,当这黑气只剩下人头大小,天河雪琼白皙的手掌青筋突起,几乎要爆裂出血,再也支撑不住,将这团黑气果断地扔了出去。

暗系高阶魔法。雷霆疾风!

即使是天河雪琼这样的大魔法师,要使用高阶魔法也是相当吃力的,但在血色月光的辉映下,我怀疑她仅仅消耗了中阶魔法的魔力,甚至可能一开始只是施放中阶魔法,却直接被红月升等为高阶。

我记得这一式的中阶「雷霆暗影」,是把压缩的黑气掷出后,自动扩增为一大片乌云,乌云中闪动雷霆霹雳,强风还会形成风刃,同时以风刃切割、雷电怒轰来伤敌,但天河雪琼现在放出的高阶版本,急旋的黑气释放出去,迅速扯动周围的邪气,变大、变长,当其末端连海接天,立刻就变成了一道黑色的水龙卷。

水龙卷这种自然灾害,寻常人类碰着,就是十死不生,要拿来对付魔物却还嫌不足,问题这也不是普通的水上龙卷风,狂卷的疾风中,雷光闪闪,却不是金芒而是黑光,妖雷魔电,把这龙卷风的杀伤力激增十倍,更别说里头狂旋着的千万风刃,将这水龙卷化成了一个摧毁万物的绞肉机。

高阶魔法,本就是专门收割人命的杀伤机械,哪怕是对付魔物也是一样,管他是什么黑武士,还是什么骷髅妖,在这道水龙卷之下,都全无抵抗之力,嚎叫着被卷入风中,转眼间就给磨成了一堆碎屑,随风散落无踪,起码消灭了过百妖兽。

一击奏效,天河雪琼面露喜色,之前我都是训练她运使小型魔法,藉此驾驭本身的强大魔力,这还是她这黑暗大法师首次学以致用,成功发动威力强大的黑暗魔法,却不遭反噬,这时见到攻击有效,连忙旧技重施,转眼间就连续凝聚四团黑气,朝四方掷去,很快变成四道水龙卷,疯狂破坏合围过来的魔兽群。

一时间,天河雪琼大占上风,以一人之力,挡住四面八方不晓得多少魔兽的进攻,凛凛神威,就算比之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也不逊色,但这幕光景我看在眼里,却总觉得有些不妥……

「你家的小狐狸精干得很漂亮啊,占了主场优势,所有施放的魔法威力提升,以一敌众,横扫全场,高阶魔法师的典范也就是这样了……阵亡的典范。」

白三小姐悠然道:「作为魔法师,她判断形势的眼光不够,这些黑武士、骷髅妖,尽管是实体,却不是普通的召唤生物,而是尸龙凭着强大的魔力,推动法咒,由妖气凝化成形,即使被打散形体,只要法咒仍运作,妖气还存在,就会持续出现,这样的攻击方法全然无用,如果耗光了魔力……等一下就会被人干得很漂亮了。」

我心下一惊,白三小姐的话我完全理解,对付这种状况,黑魔法中也有相应的处理方法,一就是以破坏同时吸收能量的方法,直接吸光魔力源;一就是破坏法咒的运行,但这是术者之间决斗所用的知识,如今我们是人对要塞,天河雪琼要吸干尸龙要塞的所有魔力………这么变态的事情哪有可能?要以一人之力做到这种事,那除非是让马德列这个变态来干,不过……他似乎也不能算是人……

至于要破坏那个正在发动的法咒……这个法咒应该是位于要塞核心位置的机要库或反应炉,要破坏它等若要打到要塞的最深处……如果这种事能做得到,我们还在这里打生打死干什么?

「而且,尸龙的魔力浩瀚无穷,现在是最强防御模式,更凶猛的魔兽很快会出现,不用等到魔力耗尽,她就会撑不下去了。」

我不知道该称赞白三小姐目光独具,还是超级乌鸦嘴,她这句话才刚说完,一声巨吼惊天动地,狂旋的风雷龙卷被硬生生扯破,巨大的身影裂风突出,凶恶的形体既有白骨,又有部分覆盖着腐肉,却是一条长十多米的骨肉尸龙。

后方有尸龙要塞在,和那个庞然大物相比,这条尸龙简直是超可爱的存在,但与旁边的骷髅妖、僵尸武士一较,尸龙的存在感立刻巨大许多,战力更是远远超出,那些能够把黑武士、骷髅骑士这种强力妖魔扫灭的龙卷风,被它一击而破,凸显出非同小可的战力。

坏事总是成双,一条尸龙出现,就有好几条尸龙跟着一起出现,照理说尸龙可不是蟑螂,不会那么一窝群体活动,但尸龙要塞的魔力浩瀚如海,连续十几条尸龙一起现身,这也就没啥好奇怪了。

转眼间,所有的龙卷风雷全给破坏,十几条尸龙形态各异,有些长角、有些背后有翅膀,还有一头特别高大,威猛之至,全都以着同样狠恶的姿态,踩扁沿途的骷髅兵,遥遥将我们合围,并且越来越靠近。

天河雪琼见状,要再发动魔法攻击,身体却一下摇晃,险些站立不稳,似是魔力短时间内消耗太过剧烈,造成体力不支,我心叫不好,想要冲上去支持,赫然觉得身体变得沉重,被什么力量影响了身体,猛然一下抬头,发现敌人不只来自海面,也包括了空中。

八个衣衫褴褛、以破绷带裹着残破身躯的黑袍术者,飘浮在半空,正是黑暗术者修练到高绝境界,透过血祭祀礼升华化成的巫妖,它们身上散发着强大的魔力波动,给人造成的威胁感,绝不逊于那些骨肉尸龙,而它们在空中以圆形组阵,开始吸摄我们整船人的精气,并且压制我们的行动力。

「臭贼,一上来就玩这一手……」

我骂了两声,知道自己已失先机,八个巫妖联手组阵,虽然是「封锁」而非直接攻击,那个杀伤力仍远非大批怨魂乱窜所能比,这个封锁型的法阵,除了让我们的活动力下降,行动变得迟缓,精气与真气也会快速散失,估计大概一刻钟之后,这艘船上就没几个人还能站着了。

更糟糕的是,即使精气的散失不会致命,但当精气持续降低到一个程度以下,整个人就浑浑噩噩,会给怨灵轻易附体,又或是被其他的魔法给操控,如此一来,不用多久,我们这艘船上的友军就全变成敌人。

匆匆一瞥,我发现船上的战士们超过半数都在运功抵御,抗拒这股虚弱感。

在八个巫妖联手组阵下还能抵挡,这些战士不愧是精英,换作是其他某国家的军队碰上,一支千人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给灭了。不过,封锁法阵持续发威,他们运功抵御是治标不治本,甚至根本就是饮鸩止渴,估计也撑不了太久时间,更别说外头的尸龙与妖魔群正迅速逼近。

天河雪琼挣扎起身,竭力想要重新发动魔法,阻挡四面来敌,但脚下摇摇晃晃,明显气力不支,那个法阵过半都作用在她身上了。我心中已有反击策略,却先看了白三小姐一眼,因为作为一个魔法师,她在这个封锁法阵中居然没有丝毫影响,熟睡中的肉体持续施法,飘荡在半空中的魂魄也表情悠然,半点压力也没有,我实在无法理解这是怎样做到。

但……既然她有如此神通,说不定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眼前问题,我似乎不用那么早动手,大可静观其变,看看她有什么手段来处理。

「想法不错,但权谋太过,失了男子气概,不是我的菜。」

「谁管妳吃什么菜!再不快点搞定这批大爷们,我们就要一起吃屎了!」

我的想法完全被白三小姐看透,这点我倒是不怎么在乎,先解眼前的危最重要。

天河雪琼站在整艘船的最前头,勉力再次发动魔法,但既要凝聚魔力施法,又要抗拒上方巫妖的法阵,倍感艰辛,这时光影一闪,白三小姐来到天河雪琼的身后,轻轻从背后将她抱住,天河雪琼的表情立刻一阵恍惚,这应该是在辅助进入共鸣状态,不过这样的表情……我差点以为她是有性高潮了。

在这种时候发动风之共鸣,我不知道是何意义,天生红月之下,就算连续发动几个风系的高级魔法也无济于事,除非是直接发动究极魔法,但……恕我孤陋寡闻,从没听说究极魔法可以这样发动的。

这时,我也注意到鬼魅夕,身为主战力的她,自从抛锚把我接过来后,就没有什么动作,似乎是白三小姐给了她什么指示,她退到一旁,无视所有一切外界纷扰,凝神运气。

普通的武者调息,都是固本培元,回复气力,但鬼魅夕虽然退到一旁运气,却不像一般的调息,神情不见轻松,额头还频频冒汗,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,我吓了一大跳,这才从一些迹象中判断出她是在运使一种特殊功法,效果不明,现在的动作似是蓄力,等待一下释放、爆发。

但……这个功法的具体作用究竟是什么?白三小姐在那边装神弄鬼半天,她的后着总不会只是玩自爆那么无聊。我看鬼魅夕的痛苦之色越来越强,心中担忧,刚想要过去看看,来自船首的一下冲击气浪,蓦地横扫全船,轰的一声,将大部分人都掀翻倒地。

敌人虽然从四面八方快速逼近,到底还有些距离,这一下冲击波突如其来,吓了我一跳,险些将我也给弄倒,而冲击波一波连着一波,威力还不住递增,第一波弄得船上大部分人站立不稳,到了第三波,爆发出来的汹涌气浪,摧枯拉朽,连几根粗大的杆桅都承受不住,应声折断,垮打下来,打塌了部分甲板,还把一个倒楣蛋压在下头……幸亏不是我。

事发突然,我望向船首,想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,这时第四波气浪爆发,不只是冲击波,还蕴含强大魔力,扫向四面八方,不但连我也给扫倒,就连无形无质的白三小姐幽体,都被硬生生震飞出去。

造成这几道冲击波的源头,自然就是天河雪琼,她这时已经不在船首,而是飞冲上了半空,速度很快,不像是单纯的魔力浮游,无论是那几道冲击波,还是她此刻飞冲上天的速度,都充满爆发力,让人想起了火箭的尾端,真不知血肉之躯是怎样做到,我肯定白三小姐助她完成了某种蜕变,可是……是什么?

转眼间,天河雪琼已经冲上半空,由于速度太快,八个巫妖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拦,就给她冲到正中央,第五波气浪随之爆发,就只听见一声响彻天空的哀号,八个介乎虚幻与实体之间的巫妖,禁受不住强大的魔力冲击,身影迅速分解、暗淡,消失不见。

虽然不久之后,这些巫妖就会再次出现,但我仍是被吓到了,惊骇的理由不全是为了八个巫妖被一击灭掉,这一击的力量如若换算,就是第八级力量,天河雪琼终于完成了突破,能与天下的最强者一较长短,而且……她的形态也发生改变,虽然仍是狐耳狐尾的美丽模样,可是背后……却生出了一对美丽的羽翼。

普天之下,有翅膀的生物不少,羽族女战士更是每个人背后都有双翅膀,但我相信却没有什么人,拥有一双这样的羽翼,一边漆黑如墨,一边洁白胜雪,如此黑白分明,象征着这个世间美好与罪恶的一双翅膀,竟然生在同一具躯体上!

这一幕如梦似幻的景象,我依稀有些印象,巴格达之战的最高潮,阿雪全力发动大日天镜,吸水断流,令大海分开,她背后就曾生出这样一双黑白羽翼,这双羽翼的出现,也就代表着她体内光明、黑暗两股背道而驰的魔力。

「这……这个……」

我掌心紧张得冒汗,自巴格达之战后,我们就一直为着阿雪的身体状况而奔走,为此焦头烂额,不晓得花了多少功夫,总算才把问题解决,把天河雪琼体内超过负荷的能量泄掉,体内仅余单纯的黑暗魔力,再没有能量冲突问题,如今这双黑白羽翼再现,我光是看了就有蛋疼的感觉,仿佛过去那些恐怖的经验又要重演。

「不用担心,这和之前的状况不一样。在你们的体系中,第八级以下的修为,容不下能量冲突,但只要到了第八级,就可以透过一些技术,有条件容许光暗两极并存一体……」

白三小姐道:「阳尽而阴生,阴尽而阳生,无论阴阳,皆归于混沌无极,只要明白这个道理,建构一个兼容光与暗的系统其实不困难,当然,即使这样,要建在人类身上仍是很困难的,所以,幸好她是半兽人,体魄比寻常人类健壮,这才克服了主要难关,除此之外,你也功不可没……」

「我?我除了干她,没做过什么啊?难道是我替她打下魔法基础有功劳?」

「你替她打下了狗屁基础?但你的功劳,确实就是干她没错,你们好像干得都很激烈,差一点就是极限性爱了,你们都是掐着彼此脖子在干的吗?总之,她的心肺功能被你训练得比长跑选手更好,肺活量超大,这才让一切得以完成,哈,算来你真是功劳不小耶。」

「………我分不太出妳这究竟是在糗我,还是骂我……」

白三小姐的所作所为,给我一种拿天河雪琼作人体实验,测试新技术的感觉,但无论如何,这项技术成功了,而且在承受高风险之下,这个实验的获益更是绝对惊人,天河雪琼取得突破,第八级的魔力源源不绝催发,首先倒楣的是八个巫妖,紧接着,天河雪琼一扬手,一道黑光从天上打下,霎时间,整艘船上每个人所持的武器,都泛着一层流转的黑芒。

光系魔法之中,这是常用的技巧,施予魔法,赋予兵器特殊属性伤害,在光系魔法里头,这叫做祝福,而天河雪琼所施展的……这该算诅咒吧,瞬间完成十几件兵器的诅咒,对她来说是易如反掌,战士们有了这种兵器,就能对亡灵造成伤害了。

不过,天河雪琼的诅咒加持,似乎只是试试手感,成功之后,她又再次发动加持,这次黑光直击海面,掀起一波洪涛大浪,击向正前方最逼近的一批魔兽。

白三小姐道:「干得挺漂亮的啊,你家小狐狸精的悟性很高,这条路看来能走很远。」

说话声中,大浪已朝魔兽群当头盖下,勇猛无畏的尸龙发出了痛苦哀嚎声,身上冒出一道道白烟,骨肉熔蚀,像是给什么强酸液体泼到,一些比较弱小的魔兽、骷髅妖,甚至连嚎叫的机会也没有,整个身躯直接融化,转眼间就什么也没剩下了。

如此强大的杀伤力,让人见之色变,但似乎有点奇怪……

暗系魔法中确实有腐化术、强酸暗蚀之类的腐蚀咒法,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,而暗系魔法一向霸道,讲究力强者胜,在彼此的绝对位阶差之下,天河雪琼一击把大片弱小魔兽给熔掉,没什么好奇怪的,但要对尸龙这样高位阶的魔兽造成伤害,就没有那么容易,特别是她并非使用集中攻击的魔法……

再定神看了看,我发现了点古怪,那种伤害固然可以说是腐蚀,但暗系魔物直接碰触到光元素,也会造成同样效果,比如说,碰到高级数的净化术,魔物瞬间被分解消灭,尸龙也会出现腐蚀的痕迹,这与现在的情形相符,问题是……天河雪琼明明用的是黑暗加持,怎么可能会出现净化效果?况且,红月当空,所有光系魔法都被大幅削弱,怎么还有这种杀伤力?

这一点,委实让我惊愕难解,但当我看到白三小姐脸上的微笑,我就晓得自己所料不错。

「这是什么鬼技术?」

「很厉害吧!既然已令光、暗两极之力同生共存,如果不好好运用一下,千辛万苦搞出这技术来,岂不是太浪费了?」

白三小姐简单解释,配合眼前实际状况,我稍微理解这种不合理的情形是如何出现了。

光与暗,两种背道而驰的力量不能并存,一碰就会炸,这个已经是基本常识了,但世间道理无数,相斥相克的东西,往往也有相生并存之理,阳尽而阴生,阴尽而阳生,天河雪琼发出的攻击中,蕴含着两极之力,以一个非常短的周期,进行快速转换。

由于是快速转换,阴尽阳生,所以光、暗两极之力,并未真正长时间共存,不会引起毁灭反应,更由于这样的快速转换,造成了奇效。那阵诅咒之浪,泼打在魔物群身上时,还是暗属性的侵蚀效果,却在入体的瞬间转换为光属性,一下就造成强大伤害,比单纯被光系魔法攻击的伤害强逾数倍,就连血色红月都来不及发挥削弱效果。

这种古怪的合体魔法,我不知道是否曾在大地的历史上出现过,即使有,也从不见于典籍记载中,至少我就从来没有看过,不得不说,创出这种技术的人,奇思妙想,开千古未有之道,只是……若我推断不错,这种魔法虽然强大,对魔力、体力的耗损,恐怕也是正常状况的数倍,天河雪琼刚刚突破至第八级,境界尚未稳固,对魔力的操控也未臻纯熟,时间一长,撑得住吗?

在我思索此事的短暂时间里,天河雪琼连发几道攻势,既有无情浪涛,也有黑雨如箭,自天顶射下,每一波攻势都暗藏光属性法咒,阴阳圆转如意,杀伤力激增,竟以个人之力,打得四面八方各路魔兽所向披靡,不能近身,就看她一个人展开背后黑白羽翼,衣袂飘飘,如神如魔,应该可以说是一个魔法师最威风的时候了。

船上的战士,拿着受诅咒的兵器,对付逼上船来的怨魂,如同切菜切瓜,鬼魂给这些兵器沾着,就像是碰上剧毒,一下子就化成白烟,看似被彻底消灭,但考虑到合体魔法的特殊性,搞不好是被超度净化也未可知。

只是,再怎么厉害,天河雪琼也只是一个人,偏偏她所面对的,是一个非人的尸龙要塞,一只猫不论怎样强壮,总壮不过一头瘦小的大象,两者的魔力源太不对等,天河雪琼这边一占上风,尸龙要塞内的防御系统自动变化,又出现了新一波的敌袭。

这一次,倒是没有出现魔兽,而是方圆百里内的天空,妖云密布,雷声大作,强猛的巨大雷电,由空中怒劈向天河雪琼与本船,护着这艘船的水壁,在白三小姐的操控下,及时翻掀起来,挡了第一道怒雷,被雷电轰得四散,强猛电流也随之导入海洋,让周围海面电光乱窜,船上众人脚底发麻,甲板也传出焦臭。

争取到了宝贵时间,天河雪琼双臂一张,黑光闪动,一团黑气迅速幻化,成了一个急转的漩涡,将天上的几发怒雷全数吞噬,没有对底下造成实质伤害。这一手看似平常,其实已经是高阶魔法,如果能有更充分的时间,这团黑气会形成一个小型黑洞,碰着什么就吞什么,最是厉害不过。

只是,天河雪琼的强悍实力,保得住她自己,但要连我们整艘船也一起护住,就显得左支右绌,力有未逮,连续挡下几道雷电后,终于有两道雷电没能拦住,落雷越过她的防守,直落船上,千钧一发,幸亏白三小姐操控海水,高速推进,这才闪过了两发落雷。

船不进则已,一往前推进,就是远远超过之前的高速,再次乘风破浪,甚至乘着一下又一下的大浪头,从海面上飞了起来,眨眼间就往前推进十余里,更把飘浮半空的天河雪琼远远甩在后头。

突如其来的高速,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差点栽倒在甲板上,直到这艘船空中连续转弯,配合底下掀高起来的浪头,每一次落下,都有一波强劲大浪掀起撑托,碰撞瞬间,船改变前行方向,形如闪电,速度之快,居然连海面上严阵以待的大片魔兽都没能截住,三下两下,在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之前,居然已经突破了包围圈,距离尸龙要塞不足四十里。

到了这里,我这才醒悟过来,自从尸龙要塞发动最后防御系统,包围网组成,船的航行速度也因为被困而慢下来,但这些全都是白三小姐的计策,她刻意压低速度与灵活程度,引诱敌人掉以轻心,更用天河雪琼为饵,转移敌人注意力,然后一下回复真实速度,飙冲出去,果然顺利突破包围网。

「妳……妳拿我的妞当诱饵?」

「少啰嗦,不满意的话,自己跳下去当诱饵啊,你要是有这本事,我就不用这么麻烦啦。」

「妳、妳这话和放「不喜欢就不要看」的野蛮大绝,有什么不同?」

「吵死了!马上要做最后冲刺了,你等闯出去后还有命,再来喷口水吧!」

一抬望眼,尸龙要塞的巨大形体已是近在眼前,但在那前头,不晓得有多少魔兽,密密麻麻排开阵形,望之犹如海上银河,无垠无尽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