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七章
一机双卡
元神出窍

尸龙要塞,在我生平所到过的地方之中,绝对算是一处奇地,引无数黑龙尸骨聚合凝化,成为一座要塞,尽管它的构造,与一般认定的要塞有不小差距,但既然都冠以要塞之名,该有的东西总是有,至少……炮弹之类的,他们保证库存丰富。

我们的船上施加了反侦测魔法,可以规避一切的魔法探测,照尸龙要塞设计者的拍胸保证,虽然要塞本身的监测系统非常厉害,但对我们完全无视,不可能发现我们,这点已经在之前的航程中,完全得到证实了,无奈,因为几个白痴意外,现在尸龙要塞上成千上万双眼睛瞪大了对着我们,什么反侦测也没用。

炮弹轰击,是第一波的敌袭,起码五十枚以上的炮弹,跨越近百里的距离,如雨点般朝我们落下。尸龙要塞纵长近两千米,这一波炮弹之雨,呈扇形围绕我们,虽不是全方位,却也相差无几,超章已经跑路,我们就算拼命划船,也不可能闪得过。

假如有第八级以上的最强者在场,大可凭着一人之力,跃起拦截,以李华梅为例,只要她在半空挥动剑气,起码可以把这一波炮弹拦截九成,伤害减到最低,不然这么几十发炮弹,全都砸落在我们这艘小破船上,不用第二波攻击,我们就要下海喂鲨鱼了。

(第八级的最强者……好,这里没有……第七级的武者……好,就我一个,其他人看来都一脸不可靠的样子,只能自救了,阿雪应该多少能帮一点。)

情势紧迫,不容迟疑,我抽出袖中百鬼丸,大喝一声,奋力跃起,预备先把最近的十几枚炮弹摧毁。这本来应该是集团中主力战将干的活,偏偏现在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人,只得由我亲自上阵,大违我遇到战斗就该躲入安全地带的心愿。

「阿雪!用风系魔法掩护我!」

照我的想法,白三小姐未必可靠,但阿雪若催动风系魔法,总还能够卸挡部分炮弹,减轻我这边的压力,增加我这边摧毁炮弹的成功率。

哪想到,当我一飞冲天地跃起,威风凛凛,要横剑削砍炮弹,我们的那艘小船却奇迹似的灵活动起来,不像是一艘船,倒像是一条海蛇,灵活得不可思议,弯弯绕绕,瞬间就离开原来位置,从首波炮弹攻击中溜了出去,当我成功地跃身半空,船尾已经距离我起码十五米以上……

「搞……搞什么……」

身在半空,脚底空空,我目瞪口呆地望着离我越来越远的船,「你们这群白痴跑什么啊?」

船上,白三小姐与天河雪琼也瞪大眼睛,嘴巴张得足可塞鸡蛋进去,「你、你没事跳起来干什么啊?」

大眼瞪小眼,相互傻眼,这就是我们此刻的写照,但旁边轰击过来的炮弹可不等人,如果我继续这样犯傻下去,等一下的结果,就是被这些鬼东西炸到连屁眼都会发痛。

剑气之类的东西,我并不擅长,但怎么都升上第七级了,再怎么不拿手,都可以试着玩玩看,瞬间我鼓荡真气,由百鬼丸尖端射出,化为剑气旋刃,切过周围的炮弹。

如果单纯用力量打击这些炮弹,会造成连锁爆炸,第一个倒楣的就是我自己,所以要把这些东西的威力降至最低,就只能用剑气的锋锐,直接将之切割、瓦解。要突破上第七级的必要条件,就是对力量、魔力的集中运用,这一点对我还不成问题,十几枚炮弹眨眼间被剑气削断,没发出任何声响就往下掉落。

这一剑的威力,我本身也还算满意,但说到底,这种战斗非我所长,应付完第一波的炮弹后,第二波的炮击马上又到,而且尸龙要塞上炮声隆隆,不晓得有多少发炮弹轰了过来,硬挡是绝对挡不住的,更何况,船都跑了,我一个人傻呼呼地在这里挡个什么鬼?

脚下不踏实地,我连想用轰雷赤帝冲也不行,当下只是对准左侧一枚击来的炮弹,凌空拍掌一击,同时使劲下坠。炮弹被掌力引爆,造成连串爆炸,我在下坠途中被这股大力一轰,头晕目眩,想不出该怎么避免落海的厄运,幸好破空劲风声响,一件大东西朝我这边掷来。

要不是因为我正头晕,这下子肯定吃惊不小,因为这件被扔来的东西,实在很够份量,那就是我们这艘船的船锚,连同铁锁炼一起扔来。这玩意儿可不只是几百斤的份量,如此沉重之物,普通的大力士也举不起来,此刻却是由鬼魅夕站在船上,一手拎起,毫不犹豫地抛扔过来。

鬼魅夕娇小的身体,怎么看也不像有这样的爆发力,不过,听闻忍术之中,有一种秘术叫做「天生大力」,还有一种秘术叫「快人一步」,分别能在短时间内激增修习者的力量与速度,鬼魅夕如果是使用这类技巧,此刻的动作就不难理解了。

只不过……三八鬼妹,我知道妳是情急之下,手边有什么就扔什么过来,但妳难道就不能找条粗一点的绳索扔来,非得要挑这种超级重物不可吗?我都有点搞不清楚,妳是想要帮我,还是要趁机杀我?

幸好,我的身手不算差,百忙中侧身一避,没给大铁锚打中,伸手一拉,揪住了铁锚,铁索也缠上手臂,鬼魅夕在那头使劲拉,大铁锚带着我一起飞射回船上。

如此沉重的铁锚,这样高速回拉,砸在船上,破坏力不会比几枚炮弹小,所幸船上两名魔法师一起动作,手一举,操控风元素,张开空气障壁,犹如两大团看不见的厚棉花,铁锚撞在空气障壁上,撞击力量尽被消去,和我一起缓慢落降在船上。

我脚还没站稳,白三小姐劈头就是一句,「你好端端的跳上去干什么?就算想要表现自己的英勇,也不用这么鲁莽吧?」

「我鲁莽?我当个正常人有错吗?他妈的谁想得到这船忽然长脚会跑的?」

好不容易英勇一下,尝试尽一下身为高手的责任,却搞到如此样衰收场,我觉得自己简直糗到爆,特别是船上这几个女人的眼神,不但没有一点感恩与愧疚,还好像在看一个用鼻孔吃面条的怪人,窃笑不已。

可惜,现在不是算帐的时候,尽管刚才这艘船不晓得怎么动作的,居然把第一波炮击完全避过,但敌人后续几波炮击也连接到来,我们没有在这里鬼扯的时间,天河雪琼与白三小姐刚刚用的空气障壁,本来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案,但挡挡铁锚还可以,挡下一两波炮击大概就是极限,要持续护着整艘船这么大的体积,冲上尸龙要塞去……这恐怕要最强者级数的术者来才行了。

白三小姐拍胸道:「安啦,我从以前带团到现在,顶多是带出去的团员,变成小盒子、小罐子给捧回来,可从来没有到不了目的地的。」

「呃……妳这算是安慰吗?我听完怎么觉得更不安了?」

「少废话,时间正好,找个人去把舵掌好,我们要出~~征~~了!」

我一直觉得,白三小姐身上具有多种气质,有时候甚至有种王侯的贵气,比如此刻,宣告要出征的她,凛然之姿,像极了身披戎装的一国之君……至少比那个下落不明的冷弃基更有王者风范,我一时间看得出神,都忘记找她算帐。

但接下来发生的事,让我明白,她不只具有王者气质,同时也有相应的实力,喊完出征以后,没作什么别的动作,就站在原地,眼睛一闭,在我还没理解发生什么事之前,海面骤然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。

几十米高的巨浪,平时已经是海啸规模的超级灾害,偏偏今晚连续看了三次,超章现形时干过一次,尸龙打喷嚏时又一次,但这次却不一样,造成如此大浪的理由,不是因为有什么巨物在水中翻动,而是「水」的本身动了起来,往上掀起巨浪,形成几道水之障壁。

高压的水,能够形成水刀,锋锐无匹,比什么剑气都要厉害,切割炮弹易如反掌。即使压力、动能不到,这几道水之屏障也非常厉害,前后两三波的炮击,近百发炮弹都被水幕冲击,打乱方向,纷纷坠海爆破。照理说,这些炮弹在海中爆炸,对我们的影响也不会小,可是我觉得船体仿佛被一大团厚厚的棉花给裹住,爆炸威力传不过来,明明爆炸声震耳欲聋,船却连晃也没晃几下。

讶异之余,稍稍一想,我大概明白其中原理了,这是有人操控了一定范围之内的水元素,而且达到完全驾驭的至高境界,控水如同操控手臂,所以心念一到,平静水面骤掀几十米巨浪,连船周围的海水都变化性质,瞬间兼具「厚实」、「凝重」两种特性,把震荡波完全挡掉。

这不能算是魔法,却是所有术者追求的至高境界,对自然元素的完全驾驭,只要作到这一步,就可以无须透过咒文、手印,直接以意念操控元素,作到魔法的效果,也就是传说之中神魔的境界。

船上连我就只有两个半魔法师,这些水之壁不是我发动,天河雪琼也吃惊得合不拢嘴,干出这件事的当然就只会是白三小姐。

刚才白三小姐指导天河雪琼,引发风元素的高度共鸣,我就在猜测她的修为深浅,没想到本人亲自出马,居然直接到达这种传说中的境界,只是……或许高人行事,莫测高深,白三小姐引发水元素共鸣的模式,令我叹为观止,真不愧是天人合一,如神如魔的至高境界。

天河雪琼之前接受引导,短短几分钟内就进入状态,在冥想中与风元素共鸣,这已经是万中选一的绝顶资质,但白三小姐……别说几分钟了,前后连几秒钟的时间都不到,她眼睛一闭,立刻进入状况,引动与水元素的共鸣,而且还显得无比的自然,没有一丝正在施法的感觉,我生平从没见过这样的魔法师,但……

「奇怪了,阿雪,我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?为什么我好像听见了……鼾声?」

「你没听错,我也听见了。」

我和天河雪琼惊疑不定,一起望向白三小姐,发现阵阵熟睡的鼾声,就从她鼻间传出。无论武道或魔法,都是以近于自然、不着痕迹为最高境界,这点我是知道的,但施法施到睡着打鼾,我不晓得这样是否算是回归自然?

「啊!白三小姐流口水了……」

「我靠,打呼噜也就算了,还流口水,她这也未免睡得太香了吧?」

若非亲眼所见,我绝不会相信有这种事。施法施到睡着,魔法学院的不成材学生常干这种事,会被老师拿棒子打头,但一面陷入熟睡状态,一面还能发动元素共鸣,操控大量的水元素,近防远攻,这……这就只能说是高水平了。

白三小姐操控水元素,并不仅仅是扯起水壁而已,同样也能以水推动船只,作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灵巧动作,左弯右绕,高速回动,配合水壁的掩护,把所有敌袭全数闪掉、挡下。

地系魔法之中,有一种技术,人站着不动,但操控大地,令地层不住变异皱缩,藉以让人飞快移动,就是缩地之术,据说如果练到化境,一步迈出便是千里,当然,这是神族、魔族的境界,普通人能够一步十米、百米,就已经非常了得,而同样的技术,以水元素在海上表现,就足以让这艘船乘风破浪,高速飙行。

本来我们应该尽全力协助防御,减轻白三小姐的压力,但整艘船在她的操控下,像溜冰多过航行,一下子船身倾斜四十五度,斜斜地破浪而行,还擦拉出大片水幕,把击来的炮弹刷挡下来:一下子又高速在海上飙行,速度快得引起劲风扑面,几乎喘不过气,偏偏船过之处波浪不兴,水面上半点涟漪也没有,非常奇怪。

有这样超卓的「航海」技术,那些只算寻常物理攻击的炮弹,当然拿我们没有办法,而我们的航行速度,比之前超章拉船的时候更快、更具爆发性,尸龙要塞上的炮击如雨点般落下,我们这边就一再表演特技,让敌人只有傻眼的份,偌大一个要塞,竟然拿一艘小船没有办法。

照鬼魅夕的说法,如果尸龙并非沉睡,就能够主动出击,以它的力量与速度,就算我们再会绕圈,也逃不出它的攻击范围,甚至还没机会靠近它,它就能够张口发出冲击波,有效攻击范围远达百里,还能够发动魔法,直接抛出一个直径两百米的大圆环,由外而内燃烧地狱业火,只要给套在环形结界中,速度再快、再灵巧也没用,完全是因为鬼魅夕先让尸龙沉睡下去,要塞上的那群傻瓜,才只能发射炮弹。

不过,如果真的只有这样,尸龙要塞就只是笑话一个,既配不上黑龙会的赫赫邪名,也对不起设计者的巧思了。

转眼间,我们已经闯过层层弹幕,逼近至尸龙要塞一百公里内,一百公里的警戒线一过,我骤觉身上一寒,被某种无形的魔力波动扫过,那种感觉……很像是一脚踢断某种机关的触发线,有炸弹快要炸开的感觉。

一抬头,半空中大量魔力开始凝聚,前方几十公里的海面,温度狂降,最靠近尸龙要塞的部分区域,海面甚至结起了薄薄的白霜。

在这里的全是内行人,对这些场面心里有数,大量魔力凝聚,这是大型魔法甚至究极魔法要发动的征兆,而海面急速降温,冻水成霜,面积又广及几十公里,如果不是水系的究极魔法,那么……就是要玩死灵了,以东海的地区特殊性来说,这可能性是百分百。

「要命,看这种阵仗……大概不是几千一万个死灵那么简单,搞出那么大规模的死灵军团,就来对付我们这艘破船?拿大炮打蚊子,有这必要吗?」

其实我真正烦恼的问题,是就凭我们这么点人,怎么对付数万,乃至十数万、数十万的死灵怨魂,当初幽灵船一役,号称千万死灵骚动,对比起来,召唤出数万死灵在东海只是小意思,对我们却已是不可承受之重。

不过,我这句话才出口,旁边就有人回答了。

「这都要多亏了你们啊,本来要塞的防御系统,是逐级启动,敌人侵入百里范围时,会启动魔法攻击,每遭侵入五里,防御力度就提升一级,如果被敌人强攻至二十里范围,就会启动最终防御,天生红月,百鬼昼行,千妖万怪,还有百分之十的机率,召唤主神级的魔神或魔兽出现。」

能对尸龙要塞如此了解的,就只有白三小姐,但她刚才明明仍在酣睡,口水乱流,怎么一下子又清醒过来,对我说话了?

再一转头,我更吓了一跳,声音来自我右边,可是白三小姐仍在我左手边,打呼兼流口水,明明整艘船摇晃剧烈,她双脚却像生了根一样,牢牢钉在甲板上,身体晃都不晃一下,不愧是擅长站着睡的奇人。

但最奇怪的一点,是我右边居然又出现了一个白三小姐,和左边的相比,这个白三小姐的身影很淡,几乎就是半透明,看得不是很清楚,脸孔与左边那个一模一样,不过长发直垂过臀,身上衣服则是一套连身长裙,上头刺绣繁复华美,非常典雅大气,只不过她穿着这套几乎是礼服的华贵长裙,脚不着地,凌空左飘右飘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………凌空左飘右飘?

「呜哇!鬼呀!」

「吵什么?这里是魔法世界,看到鬼也需要大呼小叫的吗?」

给这女人一骂,我登时醒悟,这不是鬼魂,只是单纯的幽体脱离、元神出窍,但在这节骨眼上,她灵魂出窍作什么?

再多看一眼,我大概明白了,她发动幽体脱离,留着肉体进行元素共鸣,因为没有意识干扰,所以元素共鸣的效率高到吓人,那真的是返本归元,全凭最原始的本能直接反应,与其说是肉体,不如说是一个专门进行元素共鸣的「机械」

,而脱离出来的元神,则可以继续发挥其智能,冷静地思索战局……虽然目前为止,这女人除了话多,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军事智能……

一人二分,这种作法非常有意思,却绝不是普通人作得到的。幽体脱离、灵魂出窍,修为在一定水准以上的术者都能作到,大概也就是第六级的水准。灵魂出窍这种东西,看似厉害,没有肉体束缚的灵魂,对魔力的感应与操控倍增,能够轻而易举使出很多平时使不出的魔法,大概比平常提升了五成实力。

然而,尽管有着这样的好处,灵魂出窍这种东西,大多数时候都是华而不实的技巧,除了向人显示自己法力高强,就没啥实际用处,因为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密切,相互间更有千丝万缕的影响,普通术者灵魂出窍后,要千方百计保护肉体安全,光是找个绝对安全的所在放置肉体,就要大费工夫,如果魂魄离体时,肉身给人碰着,一下弄不好就魂飞魄散,彻底毁灭。

古往今来,不晓得有多少大魔王爱玩元神出窍这一套,就是被人潜入其肉体存放地点,摧毁肉体,搞到不可一世的嚣张魔王惨叫着消失……咦?马德烈的死法好像就与这有点像。

可是白三小姐这边……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,她肉体没有特别保护,在这艘高速行驶、颠簸剧烈的船上,普通武者甚至有些站不稳,她却站得犹如两脚生根,操控着传说等级的元素共鸣,离体的魂魄也一派自在,半点不适的样子都没有,我不理解这是怎么作到的。

「没什么特别的,也不用大惊小怪,一切只是因为我练习有素,如此而已。

总之,大姊姊是有练过的,小朋友可千万不要学啊!」

白三小姐的态度从容不迫,但事实上,如今我们所面对的情形,已是危如累卵。

海面上阴气凝聚,化出无数的妖孽,大批死灵在空中飘荡、哀嚎,弄得几十里内天愁地惨,阴风怒号,而我们这艘破船就成了它们主要目标,一时间,不晓得多少怨灵狂啸而来。

这些怨灵没有实体,水之障壁拦不住它们,普通兵器也砍不着,可若被它们透体穿过,不但精气会被吸走,连续几次过后,因为精气过度耗损而衰弱的肉体,便会出现伤害,或是遭到怨魂附体,或是直接衰弱倒毙,比炮弹更具威胁性。

那些战士们的手上,有几个人持有魔法兵器,能够对怨灵造成伤害,但面对如此多的怨魂,估计是效果有限,砍没几个便会给潮水般涌来的怨魂给放倒,所以要处理这种场面,还是得靠魔法师上阵。

「暗之矢!」

天河雪琼经过我的调教,擅长使用小而精巧的魔法,但第七级终段的大魔导士施法,就算只是小技巧,也一样能玩出大花样,自她手中射出的十三只黑色光箭,脱手后迅速分裂,一化十、十成百,而后为千……转眼间就是上千只箭矢,密密麻麻,射向四面八方,将那些怨魂都给射下,一时间得保不失。

只是,海面上血色烟雾滚滚,有更多的妖物凝化成形,还没完全现形就已散发强大魔力波动,可以想见极不好斗,天河雪琼也不能再用这样的小技巧退敌,魔力消耗一旦转为迅速,能支撑多久就让人存疑了?更何况我还在她身上发现另一个问题。

天河雪琼运使暗之矢,明显有点分裂过度,导致威力减弱的问题,或许这是她存心留手,不想暗之矢威力太强,导致怨灵魂飞魄散,永不轮回,但暗系魔法的宗旨本就是损人利己,换作其他与她修为相若的魔法师,不但会举手射杀这些怨魂,还会在射杀同时,吸收他们的怨气,补充己身魔力,以战养战,永不枯竭,天河雪琼的做法,代表她仍在光、暗之间摇摆不定,碰上这种紧要战局,这种迟疑是很致命的。

除此之外,我们也还面临着别的危机……

尸龙要塞被赤尸粉搞到当机瘫痪后,有过数分钟的短暂停顿,在那段时间里,除了手动发射炮弹,什么防御功能都停摆,是我们最好的抢攻机会,如果趁几分钟果断抢攻,全速飙行,以刚才那种惊人航速,我们不是没有希望抢滩成功,这点也许别人不知道,设计尸龙要塞、操控水元素的白三小姐,是再清楚也不过了。

「臭三八,要不是你刚才在那边玩什么倒数,我们现在已经登岸啦!」

「哦,好大的口气,要不是我操船,能有这种速度?凭你们这些人想抢滩,拉倒吧,早就给乱炮轰沉,下海喂鱼去了。」

「妳明知道停机之后再启动,会直接搞出最高规格来对付我们?为什么不尽快抢滩?」

「这……你哪能体会一个作母亲的心情?身为母亲,当然希望看自己的孩子头好壮壮,把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出来啊,每次母姊会,听老师说自己的孩子成绩很好,有哪个母亲不感动?不开心的?你这什么表情?为什么我这么说,你还是不理解呢?」

「呃……我应该要理解吗?我没母亲的。」

被这些话弄得晕头转向,我愣了半晌,才陡然明白过来,「妳、妳就为了看看这要塞的完全实力,就拿我们的命来赌?扯什么母亲的心情,妳没人性啊!心肝脾肺肾,一样都没有!」

「又如何?我要是有人性,你们怎么能成才啊?看看你家的小狐狸精,现在不是干得挺好的吗?少在那边占了便宜又卖乖。」

白三小姐几句话一说,海上战局又已生变,尸龙要塞无比强大的魔力推动下,天上月色透着血光,散发无穷邪力,海面上所有黑暗属性的生物、死灵、魔法,威力陡增五成,新一波出现的魔物,也不再是单纯的死灵怨魂,而是骑着白骨马的僵尸骑士、獠牙兽身的黑武士……出了名的凶悍魔物,这些魔物笼罩在血色月光之下,邪力大幅增加,怨气与杀意有若实质凶器,令周围海水如沸腾般涌动,牠们更大步踏水而来,如履平地。

如果只有一两百个凶猛魔物,抵挡起来还不是太难,毕竟这些魔物战力强大,却不占速度优势,白三小姐开船像开赛车,在水上飙船都差点飙出火花来,这种高速,那些魔物只有在后头喝海水的份,哪追得上?

无奈,魔物的数量太多,天上红色月亮高高挂,大批魔物从四面八方凝化成形,尽管距离尚远,但不知不觉,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,并且随着牠们的逐步逼近,慢慢缩小了圈子。

一波波受到操控的大浪打出去,若是敌人开船来袭,早就给大浪掀翻落海,可是这些魔物不知开起了什么屏障,踏水如平地,遇到大浪打来,挥动手中的残缺兵器,竟是硬生生破浪穿出,不受阻碍。

至此,用大浪阻挡敌人的手法,已经完全失去意义……

地狱开启了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