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六章
惊天动地
偷偷潜入

在无限辽阔的大海上,什么稀奇古怪的生物都有,巨大的海王类里头,听说还有那种几口吞噬掉小岛的食岛怪。一般来说,龙族的体长,短的几十米,长的一百多米,偶尔有长到两百米以上的,那已是龙族之中的变异品种,相当难得一见,而我们眼前的这尾黑龙,完全超出了以往的常识,千米以上的巨型身躯,大半潜在水下,无声游动。

「龙……有这么大的啊?是吃什么东西长得这么好?」

我瞠目结舌,希望鬼魅夕能够回答我,但鬼魅夕两手一摊,也弄不清楚,之前她对我说黑龙会总部是一条黑龙,所有建筑物都在龙背上与体内时,我对这条巨龙的体积已经有点心理准备,不过受限于既有知识,我想像中的龙体顶多两三百米,觉得黑龙会总部应该是个小而精强的超魔法要塞,没想到碰上一个庞大巨物出来。

鬼魅夕道:「我还在那里的时候听人说过,最早黑龙会总部是在一处小岛上,后来有高人相助,弄来这条黑龙,把总部搬迁到上头,就变成现在这样子。」

「这么大的东西在东海游来游去,足足是巨头龙几倍的大小,武藤兰又不是瞎子,怎么可能看不到?妈的,这女人到底瞒了我多少东西?」

「哦,这个你可能误会啰,这条黑龙上有几个特点,其中一个就是张设了超大规模的侦测与隐蔽结界,海神宫殿里的守护精灵为了节省能量,大部分时间也是使用感应侦测,对这条黑龙视而不见,是很有可能的喔。」

白三小姐笑道:「就像我们现在使用的隐匿魔法一样,只不过我们用的技术更高段,连他们也发现不到而已。」

「听起来还挺了不起的,干脆也教教我吧。」

「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吧,技巧已经传授给你家的狐狸精了,你们改天在家互相学吧。」白三小姐道:「而且你们还弄错一件事,龙族之中虽有异种,但能够长到千米以上的龙,我从没看过,连听也没听过,即使要用基因变造的手法来达成,相关技术目前也并不成熟,会搞出离谱的天价……」

「所以这条黑龙有古怪?」

被这么一说,我特别运足目力,细心去看,因为时间已入夜,能见度极差,所能看到的很有限,只能藉着那些建筑物上的点点灯火,隐约看清点东西,不过,当我闭上眼睛去感觉,答案就清晰起来。

……无比阴寒的死灵怨气。

原本我以为这股死灵之气是源自海中,是来自东海这块不祥之地的本身,但现在却知道,这股不晓得吞噬了多少生命而积累成的怨气,是来自底下那条黑龙,它就是死灵魔法的产物。

比较古老的那种死灵魔法,特别是部落时代开发出的那种,与现今的黑暗魔法系统有些差别,施咒的速度较慢,耗能度也比较大,因此才被时代给淘汰,不过,有失必有得,那种古老的死灵咒怨也有优点,就是持续的叠加性。

使用那个系统的死灵魔法,只要先画定一个区块,施放咒法,在这咒法持续的时间里,所有死去的生命,无论灵魂或尸体都会被吸附过去,成为咒怨的新力量。

以这条大得超乎想像的黑龙为例,单纯把一条黑龙养得这么大,无疑是痴人说梦,但如果是找一个黑龙群聚的峡谷,施放咒术,然后开始屠杀黑龙,每死掉一条黑龙,尸体就会被吸附过去,整个群聚地的黑龙尸体合在一起,最终变成一具超级大的黑龙僵尸……从理论上来说,这么作是完全可以说得通的。

不过,那仅是单纯理论上的说法,要把这个构想从理论变为事实,那个代价就很大了,别的不说,要从哪里找那么多黑龙来屠杀,这就是一个大问题,龙族虽然不是稀有动物,但也不是那么随处可见的,要把尸体拼出千米长,黑龙会是把黄土大地上的黑龙全部都捕杀干净了吗?更别说要维持这么大的僵尸怪物存在,得要消耗多么惊人的能量了。

「其实……没有那么困难啦,维持结界法阵运作,魔力消耗有很多种取巧的方法,比如说核分裂或核融合技术,只要能供给一座城市的电力开销,要让这个怪物动起来没问题的。至于原料的取得,野生捕获要取得那么大的量,是很不容易,但若配合养殖,就不是那么困难……」

黑龙会曾在封灵岛上大搞生物改造与养殖,弄出一堆兽不兽、鬼不鬼的超级怪物,能制造出龙族、龙兽,倒也不会太不可思议,虽然说养殖出那么大的数量,有些荒唐,但搞不好黑龙会是拿龙兽的尸体凑数,反正这年头,黑心建筑特别多,什么泡棉、垃圾、塑胶桶都可以拿来当梁柱,黑龙会坏事做得多,缺工减料多半也没少干,拿自家总部盖黑心建筑,完全可以理解。

「但……白三小姐,为啥妳会知道这些?这应该是黑龙会的最高机密吧?」

「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们白家的情报系统了得,查什么东西都特别方便,这种程度的情报,算不上秘密啊。」

白三小姐的表情怪异,我本能地觉得她的这些话有问题,白家的情报人员再厉害,也不见得就能把黑龙会查得清清楚楚,更不用表情怪异。比较合理的推测,白家的情报人员未必有那么厉害,但白拉登生意做得无远弗届,黑龙会总部的建造工作,搞不好白家也有分参与,提供材料什么的,所以才会那么清楚。

僵尸龙的动作迟缓,却肯定力大无穷,这样的妖魔生物,在陆地上会吃速度方面的亏,不过到了海上,缺点就全给弥补了,因为它的动作再怎么笨拙,也比绝大多数的船只要灵活,以这样的设计来当总部,当初的设计人可以说是匠心独具,就不晓得是不是黑龙王本人干的。

更重要的一点,就是这个庞大的尸龙要塞,本身不光是超级耗能,更能够凭藉其巨大的存在,使用一些超高等级的魔法,若非如此,广达两百公里的超大立体结界,哪可能施放得出来?

今天是因为我们占了便宜,这个见鬼的隐匿结界,完全遮断了黑龙会的侦测,所以才能够如入无人之境,轻而易举突破警戒,直入百里。能够张设那么巨大的结界,肯定不会没有反制措施,如此强大的魔力,别说催动单纯的幻术或魔法,就算施放究极魔法,都是情理之中。

「我猜……原本的设计,应该是我们一触动结界,黑龙会的防御便立即发动,有那么强大的魔力作后盾,可以直接以魔力源幻化出万千魔兽,阻截敌人,也可以放出类似的幻象,让我们陷入幻觉迷障,虚实难辨……每五公里有一层结界,每处碰一层结界,就会触发不同的防御系统……」

我一面说着,白三小姐一面对我竖起大拇指,证实我的猜测没有错,这时天河雪琼也从出神状态中回复过来,来到我们的身边。面对这么超乎常识的庞然巨物,明显也把她给吓着,过来是为了一起商量如何应付的策略。

「现在我们没有触发侦测结界,所以黑龙会总部才没有任何动作,但现在没发现,不等于一直不会发现,我们毕竟不是真的隐形了,再靠近一点,只要黑龙会的人不是瞎子,就会看到我们,所以刚才说的那些,很快就会碰到了。」

我说得镇定,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,出发之前有过许多规画,但终究情报有欠缺,鬼魅夕给我的资料,又是一些过期的旧资料,实际看到了黑龙会总部,才发现我的估计与事实有不小的落差。

现在我敢断言,除非我们能够完全隐形,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摸上岸去,否则警戒系统一被触动,我们所要面对的场面,和封灵岛、幽灵船之役,没有多大差别,满天妖魔、邪灵遍海,别说是打,一起吐口唾沫,就够让我们万劫不复,更别说那条僵尸大黑龙,一旦动起来,我们哪有可能够它打的?

当时,我的身旁有强大同志,背后有李华梅与反抗军,还有海神宫殿的暗中支持,但此刻……除了我们这一小船人,什么也没有,我对战争的规模评估错误,现在进退两难了。

(不是强弱悬殊就不能打,我们本来就只是潜入,不是强攻,但我这次也太大意了,基本的调查工作都没做好,听了白拉登的保证,就跟着来参团打怪了,唉,这又不是旅行团,我怎会如此大意的?)

我暗自懊恼,天河雪琼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身为魔法师,她比普通武者要更清楚这座黑龙要塞的恐怖,表面看来虽是镇定,相信她脑里也是一团乱,就只有白三小姐还笑嘻嘻的,摘下了头上的船员帽,换上另一顶奇怪的帽子,手里更不晓得从哪取了一支旗子,一支口哨,双手也戴上白手套……这种模样,怎么看都像是……

「大家往这边看过来,我们……」

「我靠,白三小姐,妳还真把这当作在带旅行团啊?」

「有什么差别吗?你刚刚问我平常在作什么,我也常兼作导游啊,带团观光,魔法旅程,这些我最拿手了,刚刚放的那个隐匿魔法,是专门开发出来,让旅客观赏魔界危险动物用的,我还曾经带团近距离观察过赤帝的生态喔。」

「妳……妳是干导游的……天啊!我们上贼船了,白拉登你这个黑心商人,连女儿都拿来当骗人道具,你会遭报应的,我要退货!」

「吵死了!你像个男人行不行啊!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,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趁着黑龙会还没发现我们,要嘛折回去,要嘛加快速度冲……」

都已经到了这里,回头就白来一趟,变成只是搞了一次风险超高的观光,于情于理我也不可能回头,问题是还没等我开口,白三小姐就已经抢道:「不出声就是同意了,好!我们全速向前。」

倒还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大胆导游,既然方向已定,我也不浪费时间,转头向鬼魅夕道:「鬼妹,妳不是说有什么东西能让巨龙沉睡吗?把东西拿出来,还有,从哪边入侵比较安全,妳好歹待过这里,应该有些方案吧?」

鬼魅夕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,道:「这个包里的粉末,扬在空中,能让巨龙沉睡,有效距离是五十公里,但我不晓得我们侵入到五十公里内,会否已经被发现……西南角龙尾的位置,有一个死角可作突破,那边还有一条隐密隧道,但我们……」

我知道鬼魅夕在顾虑什么,死角也好,秘道也罢,这些本来都是很好用的作弊工具,问题是,我们这么浩浩荡荡一船人,大摇大摆开过去,敌人目光肯定被吸引过来,什么狗屁秘道都没用了。

鬼魅夕原先的主意,应该是坐船来到近处,弃船游水,直接从水底下走,悄悄登陆,但为了隐密,不太可能这么二十几号人一起行动,鬼魅夕多半打算扔下这些敢死队员,利用他们吸引敌人目光当弃子,掩护我们,只不过不好当着我的面说出口而已。

「你的意思我知道,但……五十公里……」

玩不玩弃子战术,姑且不论,眼前我比较在意,这包药粉要进入五十公里才能用,以我们的速度,这就是几分钟的事,但问题是靠得那么近,海面上一望无际,巨龙还没沉睡,我们可能已经被人看见了。

「哦,这药粉挺有趣的。」

白三小姐凑近一闻,我吓了一跳,这包药粉如果能让整条巨龙沉睡,人闻了肯定不是单单睡几下就能了事,尽管油纸包还没打开,但就这么闻一下,后果难料,哪知道白三小姐闻了之后,非但没有任何反应,还笑了笑。

「赤尸粉啊!当初可没这设计,是用龙尸草作药引配制的吧?啧啧,这赤尸粉的味道好浓啊,你们真是不惜成本,还有,普通的龙尸草,不可能让尸龙沉睡,这尸草是从那条尸龙身上采的吧?」

白三小姐所说的龙尸草,我曾在炼金术的宝典中看过。尸草是一种特殊得无法归类品种的植物,它们跟普通植物相反,不需要阳光只需要阴气,故此尸草只长在将腐未腐的尸体之上。龙尸草则是更珍贵的尸草品种,听闻此草只在巨龙的尸体上生长,偏偏尸草又是特殊药物的药引,在地下黑市里是天文价格的珍品。

至于赤尸粉,这倒是没有那么珍奇,只要把人活生生宰杀,数目在五百以上,最好男女各半,尸体晒干或烘干,碾磨成粉,持咒施法后,就是尸粉。尸体数目越多,怨气越强,质量越好,赤色也越浓,如果婴幼儿比例在一定以上,碾磨出的尸粉就是上品,在很多黑魔法中都有奇效,不过没听说可以让巨龙沉睡,这点大概就是龙尸草作药引的效果了。

白三小姐道:「当初这座尸龙要塞建造的时候,根本没这设计的,你们真是乱搞,胡乱开后门,这样保安工作怎么做得好呢?不过,既然后门开了,不用用也不好意思。」

我不晓得她打算怎么用这包魔法药粉,就看她把天河雪琼找到身边,药粉也交到她手里,两人再次合力发动风元素的共鸣,一阵强风席卷而来,却不是那种声势很大的狂风,这阵风犹如水底下的强劲伏流,一点声息也没有,一下把她们手中的油纸包给卷走,直上高空,看这情形,应该是直接顺风飘传出去,以那气流的强劲程度,瞬息间传出五十公里不是问题。

药粉发了出去,我有些好奇,不晓得药粉生效会是怎样,是否该在这里等一等,等待药粉效力发作再靠近,哪知脚下陡然一震,我们的船缓缓停贴水面,本来缠在杆桅上的章鱼触手也迅速放开,悄无声息地缩回水中,接着,尽管水面上波纹不兴,但我确实感觉到,水底下有某个大东西,迅速从我们船下方游走。

………那只超级章鱼落跑了!

白三小姐骂道:「没出息的东西,碰着尸体居然也有龙惧,长那么大的个头,一点用都没有!」

普通生物碰到龙族时,出于食物链上的生物本能,会出现胆战心惊,甚至屁滚尿流的反应,吓到动弹不得或是直接逃跑,超章兄体型虽然大,不过碰到前面更大块头的东西,有这反应并不奇怪,但我们船的动力逃之夭夭了,现在开始该怎么办?重新进入手动操作时代吗?

刚才一直有大章鱼在底下当动力狂飙,所以我没有留意到,那条黑龙僵尸看似静止,其实正在朝北方移动,速度还颇快,我们一失去动力,立刻给甩在后头,距离越拉越远,再过几分钟,就会给抛出两百公里的结界范围,即使我们划桨去追,依照两方的速度差,别说追上,能否不给抛远都难说。

「个子那么大,胆子这么小,早知道还不如叫一条大白鲨来,起码大家都是姓白的。」白三小姐道:「不过,这也证明了一点,设计者理念是正确的,即使是僵尸龙,还是能刺激生物的龙惧反应,这个尸龙要塞的设计理念真是完美,呵呵呵呵……」

一直我就有点怀疑,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,问道:「等等,这座尸龙要塞的设计者,该不会是……」

「你怎么用这种质疑的眼神看人?难道你以为我会帮助黑龙会这样的邪恶组织?这种想像简直是汙衊啊!我和我爹绝不是同一类人的。」

听到这么情真意切的辩白,我一时间颇觉汗颜,才刚想要道歉,就看到白三小姐转头四十五度望向天空,声音低低传来,「……当初设计这座要塞的时候,年少无知,只是设计来玩玩,想说以后手上不愁钱了,就盖在西西科嘉岛上吓敌人,整个档案存放在资料库里,哪晓得爹会偷出来送人,我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的啊……」

「……所以,这座尸龙要塞真是……真是你设计的?」

「是啊!样子很气派吧?我当初设计它时候的主要理念,就是要够气派!」

白三小姐在我肩上拍拍,笑道:「想开一点吧,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改变,你现在是和要塞的设计者一起闯关,占了天大便宜啦,之前我说我有四张王牌,这就是其中之一啊。」

这个意外来得太突然,我还来不及反应,前方忽然一下剧烈震动,海上掀起百米巨浪,比先前超章现身时候闹出的动静更大,我抬头一看,那条巨大的黑龙赫然有了动作。

在我们谈话的这段时间里,赤尸粉已经飘传到了目的地,散在尸龙要塞的正上方,虽然我不知道尸龙要吸收多少才会生效沉睡,但总之是生效了,黑龙有了一点小动作,然后就陷入沉睡,一动也不动了。

鬼魅夕所带来的后门钥匙,果然是管用的,成功让尸龙进入沉睡状态,不再动作,当然更不会主动攻击我们,这样……算是可喜可贺吗?

他妈的当然不算!

黑龙沉睡过去的瞬间,我陡然惊觉,我们该作的事情是无声无息潜上岛去,而不是把黑龙搞到睡着,它睡不睡着关我们什么事?难道它睡着了之后,那些防御性的魔法机关就会关闭?或是我们就比较容易潜上去?

这些道理,我是在黑龙沉睡之后才想通,因为在它吸入药粉沉眠前,它打了一个喷嚏,尽管这勉强还能算是一个小动作,但一个体长超过千米,接近两千米的变态怪物,哪怕是再小的动作都有大影响,尤其是对正住在它体内与背上的人们。

黑龙僵尸的一下喷嚏,由首至尾,整个身体等若被震荡波扫了一遍,附近的海面都掀起百米巨浪,里头所受到的震荡力量可想而知,再加上它本来正高速潜游,这一下震荡的效果,和紧急刹车很类似,搞不好已经让内部出现惨重伤亡了,假如我们的目标是给予敌人重大打击,现在自然是达到目的,偏偏我们的目的是偷偷登上岸去,这一下……真是糟透了。

停顿下来的僵尸黑龙,上头一下子涌出大队人马,为了这一场突来「地震」

而骚动,抢救被压在倒塌建筑下的人,还有扑灭地震后生出的几十处火头,但在骚乱的同时,也有人伸手指向我们这边,如梦初醒,大跳大叫起来。

………早就说过,海面上一望无际,才这点距离,只要黑龙会的那些人不是瞎子,肯定都会看见我们的,就算刚刚欠缺照明,看不清楚,但此刻……他们那边的火头烧得够旺了。

望向鬼魅夕,我道:「现在我百分百肯定,妳提供的那些入侵管道,完全作废了。」

鬼魅夕表情尴尬,侧头懊恼地道:「我花了很多时间调查和准备的……」

白三小姐大笑道:「哈!我就说嘛,当初我设计的时候,明明就没有这么多缺点,任何人想要强开我的设计后门,最终都将尝到败果,这是设计者的最后胜利。」

这艘船上的敢死队员,查觉到情形有变,早已摆出战斗态势,手上拿起兵器与盾牌,看那架势,确实是一支足令千军辟易的劲旅,硬拼起来,即使黑龙会在人数与实力上占绝对优势,想歼灭这支队伍,也要付出沉重代价。可惜,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我们并非已登陆上岸,而是还在船上,黑龙会那边根本不需要和我们硬拼,只要搬来几门大炮,对着我们狂轰,就可以把我们这条破船彻底打沉,落海喂鱼,根本没有近身战斗的必要。

「哈哈哈哈~~~~」

忽然间,我觉得这一切非常可笑,明明我们是来搞偷袭的,怎么好像变成了误入敌人圈套,被瓮中捉鳖,轻而易举地要给歼灭的感觉?要不是因为情况不符,我几乎就要以为是被什么内奸给出卖了。

我并不是非常信任这群同伴的忠诚,哪怕是鬼魅夕,我对她的信任也有所保留,但事实摆在眼前,敌人那边比我们还惊惶失措,骚乱不停,半天没做出有系统的反击,如果说这是圈套,敌人的反应也未免……

也多亏了敌人的混乱,让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,其实我们眼前的路也就两条,趁着敌人还没有具体行动,要嘛全速抢攻,要嘛全速逃跑,再也没有第三条路……好吧,呆站在这里不动,等敌人发炮,这确实也算第三条路。

鬼魅夕迟疑道:「不然……我们假装投降,被俘虏之后,再上岸反袭击,这样如何?」

「这里可是黑龙会耶,我们船上有三个美人,万一投降了就先被轮奸,或是先砍掉一手一脚再送上岸,那怎么办?不是每个人都像妳一样,不怕砍手的。」

我道:「如果这种计策能有用,那不如妳和阿雪现在把上衣脱了,把奶子露出来抖,说不定那些浑蛋会全部魂飞天外,看傻眼掉下海也说不定……我这只是打比方而已,不是真的叫妳脱衣服,快点穿回去!」

这边已经够忙了,那边白三小姐还把天河雪琼拉到一旁,好像在等待什么一样,倒数数秒。

「十九、十八、十七……」

「拜托,妳们两个疯女人,我们就快完蛋了,妳们还在倒数计时,数什么啊?下地狱的时间?」

「不要急,这只是一点应有礼节。一个好的设计,当然会有后备方案,总不会一个关节点被打中,就全面崩溃了,这种设计见不得人的,以这尸龙来说,当初也有设计后备能量的,只要尸龙沉睡,或是因为任何理由陷入停顿,超过五分钟,后备系统就会自动运转。」

白三小姐道:「后备系统发动后,虽然不能把尸龙唤醒,但上头所有的魔法结界、阵势,将会全部运作起来,强力反击敌人,绝不让敌人有可趁之机,啊!

只顾着和你说话,忘记数秒,现在时间应该到了。

「什、什么?有后备系统这种东西存在,妳不趁机杀过去,还在这里倒数数秒,妳当这是跨年烟火还是看世纪日出啊?」

我暴跳如雷,连天河雪琼都被吓到,她跟着白三小姐倒数,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数甚么,现在知道真相,这才知道自己当了白痴,只有目瞪口呆的份。

「不要鬼吼鬼叫的,这么伟大的邪恶要塞,趁停电的时候偷偷进去,这多没意思?要就要在烟火最灿烂的时候,堂堂正正大步进去,这才有意思。」

「……容我提醒,我们是来偷偷潜入,不是强攻,不是观光……」

「都一样啦!」

白三小姐振臂一呼,「本团的各位收拾好随身行李,跟着旗子走,参观时间预定一小时二十分,我们要出发啦!」

在底下那群傻头傻脑的敢死队员轰然响应,还有尸龙要塞击来的多发炮弹炸响声中,我的抗议连自己听来都觉得很无力。

「………我、们、是来……偷偷潜入的……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