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五章
大召唤师
八爪超章

黑龙会总部,这个神秘的地方,一直以来在东海引起人们无数的揣测,什么荒诞离奇的说法都有,我以前在反抗军中也听过不少,人们根据传闻与片断事实,进行想像加工,得出的种种结论,就连小说家都会吓一跳。

关于黑龙会总部的描述,天上飞的、地上爬的、海里游的……什么说法都有,还有人说它位于神魔之间的次元缝隙,每五百年与人间重叠一次,开启次元之路……我还记得,当时黑龙王就在我身边,听完这段传说后,满面不解地举手发问,如果黑龙会总部每五百年才开启一次,那里头的人平常要怎么出来?

传说就是传说,没有多少真实性,有时候就连当事人都会被冏到、雷到,不过,若把这些传说整合起来,倒是可以得到一个共通点,那就是……黑龙会的总部,是可移动的。

依照常识,像黑龙会这样的海上霸权组织,都是找个隐密的小岛当总部,这组织的规模太大,人员也太多,一两艘大船绝对装不下,怎样都得动到一座岛屿,而岛屿是不可能移动的。这是常识,无奈东海是一个颠覆常识的魔幻之地,假如黑龙会总部真的在岛屿上,李华梅率领反抗军与之对抗多年,不可能一直找不出他们的根据地,总在打迷糊仗。

再者,有海神宫殿的例子在前,谁也不好说黑龙会总部不能搞成类似的东西,只不过,东海出名的巨大化生物,确实就只有巨头龙一个,听说在很远的外洋上,有很多巨大化的海洋生物,别名海王类,但那与巨头龙不是一个概念,更不可混为一谈。

要找出反抗军穷十数年之功都没法找到的黑龙会总部,靠我当然是不成的,找东西从来就不是我的强项,我所凭靠的只是鬼魅夕,她是前黑龙会的核心干部,别人不知道总部的位置,她总是晓得的,也幸好我们队伍里头有她,要不然,白拉登这个黑心商人肯定还要卖我地图,多赚我一笔。

以白家与黑龙会的关系之深,知道黑龙会总部的位置,这点不足为奇,打启程以后,白三小姐问也不问我一声该朝哪边走,直接就带队朝目的地行去,很明显,她知道黑龙会总部的位置,而且……她似乎没有她老爹那么贼,但愿吧……

我们乘船出海,朝东南方向走,小船速度不快,船上一堆肌肉男,划船本来不成问题,但为了保留战力,没理由现在就让他们把力气花在划船上,所以要让船只增速,只能另寻他法。

这里是魔法世界,我身边有优秀魔法师,当然是用魔法来增速,天河雪琼预备发动风系魔法,鼓风增速,但白三小姐出手拦住。

「不要用魔法,黑龙会的侦查结界遍布大半个东海,在这边用魔法,他们会发现的,你应该问问那个忍者小肉弹,他们平常坐船是怎么坐的?」

这一点我早就问过鬼魅夕,但她认为,自己叛出黑龙会之后,过去自己所熟悉的一切,很可能被黑龙会反过来设陷阱,上次在萨拉,我们险些就因此万劫不复,所以最好另寻他法比较稳当。

我道:「黑龙会的高级干部,通常都是用哨音唤来大型鱼类,在前头拖着船跑,速度比什么风帆、划桨都更得到保障,但她叛出黑龙会后,她专用的魔法哨音恐怕已被封禁,或是改成一吹哨,就被大批敌军包围,所以……」

「了解,所以就看我的吧。」

白三小姐屈指作哨,这一手本来也没什么困难,但别人用指头吹哨音,都是吹出单音,她却吹得有如一首乐曲,高低起伏,悠扬动听,在夕阳之下,一个作着船员打扮的美女,在甲板上吹着轻快的哨音,长发在晚霞辉映下,闪闪发光,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黄金光华中,实在是一幕让人印象深刻的美景。

一曲吹毕,海面上掀起了阵阵涟漪,看得出来是有某种巨物,正朝这边快速靠近,照这体积来看,别说是拉船,就算要把船驮起来跑,都不是作不到的。

「如果一切顺利,我们可以乘着大鲸鱼快速前进,估计四个小时之内,就能追上黑龙会总部……」

白三小姐的话里暗藏玄机,我留意到「追上」两个字,黑龙会总部果然会移动,所以才要用这种方式去追,不过,鬼魅夕和天河雪琼却似乎更在意「如果一切顺利」这句但书。

「请……请问……」天河雪琼问道:「如果不顺利,结果会怎么样?」

「也不会怎么样啊,我只是有点担心,因为召唤音波如果吹偏,就可能召唤出不同的东西来,我对吹奏不太拿手的,平常在家里的时候,我家闪光他就说我是……呃!」

白三小姐捧着脸说话,似是娇羞,不过我们也很快明白她的意思,因为轰然一声响,海面扬波近百米,从海中出现的一只庞然巨物,赫然便是一条直径长达四十余米的八爪大章鱼。

「鲸……说好的鲸鱼呢?这也差太多了吧?我叫出租车,开辆坦克来是不合规矩的!」

我怪叫起来,而这条八爪大章鱼也开始动作,最初牠的触手缠上了船帆与杆桅,从木头嘎嘎作响的声音听来,只要牠多施一点力,整艘船一定轻易粉碎,就连那些悍不畏死的敢死队员们,额上都流下汗珠,不过,白三小姐又吹了一小段哨音,当这段哨音吹完,大王章鱼收回了触手,如车轮般巨大的黑色眼睛,看起来居然有笑咪咪的感觉,实在诡异。

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训兽本事,我怀疑那段哨音可能是某种契约内容,付出一定代价,换取这些动物的帮助,至于是什么代价,我不是太关心,只要不是拿我们去喂章鱼就行。

不管是什么动物,只要有商有量,问题就不大,超级章鱼的触手再次缠上船,不是为了破坏,仅是藉此固定船身,然后,就开始乘风破浪地狂飙。

这么大只的海兽,潜泳时整个身体都在水下,只有固定住船只的触手在水面上,往前飙行的速度极快,破水潜进的力量更{文、}是大得惊人,在船上{人、}的我们,只感到狂{书、}风扑面袭来,几乎站{屋、}立不稳,而船上比较老旧、脆弱的部位,木板整片剥离,被吹得不见踪影,三面船帆更是激烈作响,仿佛随时都会破裂,至于船员……

有两个倒楣的家伙,就这么落海,瞬间就不见了。

「我靠!有没有搞错?这样就阵亡两个?」

「我操,这两个家伙真好运,还没开打就当了逃兵,保住一命了。」

两句不同的抱怨,分别出自我与白三小姐的口中,因为风实在颳得太急、太强,话一出口就被强风灭声,但我还是听见了她的话,为之愕然,稍想一想,就知道她说得没错。

此处距离岸边有段不小的距离,普通人在这落海必死无疑,但对于熟悉水性或是武术有相当修为的人,平安回到岸上的机率还超过五成,其实算不上危险,诚然好运,反倒是白三小姐的话,听来真是危险。

「等一下!他们落水当逃兵,反而保住一命?我靠,我们这一去是死定了吗?」

「你不要想太多啦,这趟对你本就势在必行,危险与否有差别吗?何况我也在这条船上,有什么危险大家同舟共济啊。」

「放妳的屁啦!别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,妳和妳哥一个样子,都是笃信就算身边的人全灭,自己也能踩在他们尸体上笑到最后的,这种人可以同舟共济吗?」

「啧!」

白三小姐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,「难怪我们家的小叮当那么欣赏你,你真的被白家人欺负得够惨了……」

这话还真是说得人猛掬一把心酸泪,不过,如果这么下去,船还没抵达目的地,就会解体了,我们总不能全坐在章鱼触手上航行,所以,船上的魔法师就挺身而出了。

天河雪琼明显不知道该做什么,事实上,连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。我被人视为淫术魔法师,但换句话说,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师,没受过正规教育与训练,要我拿魔法来战斗,这个没问题;一些魔法的运作原理,我也自信了解得比许多魔法学者更透彻,但说到触类旁通的应用……我只晓得风系魔法在此时应能派上用场,具体做法就一问三不知了。

白三小姐来到天河雪琼身旁,强风似乎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,连身上衣服都平平贴贴,和我们被吹得必须贴墙、抱柱才能站立的模样全然不同,她贴在天河雪琼的耳边说了两句,天河雪琼讶然,随即点了点头,扬手发出两个魔法。

这两个魔法,一个发出之后,形成了一个尖锥形状的结界力场,恰好将整艘船笼罩在内,我们所承受的风压登时不见,被强风吹得仿佛随时都会破裂的船帆,一下子变得平顺,垂了下来,船体所造成的阻力小得多了,更因为是尖锥形态,破开沿途的空气,速度立刻提升上去。

另一个魔法张开之后,在船顶短暂出现一个魔法阵曼陀罗,橘红色的火光,璀灿辉煌,将整艘船覆盖后消失,从这一刻起,整艘船上的所有气息都消失不见,仿佛隐形,我肯定没人有办法用魔力反应侦测到这艘船的存在。

「好厉害,妳有这一手怎么不早点用?早点用出来的话,岂不是更安全?」

我在后头叫了两声,白三小姐没有回答,只是带着天河雪琼走向船首,所有人都自动让开路给她们,抵达船首后,天河雪琼双手平伸,轻闭双眼,白三小姐则是站在她身后,轻揽着她的腰,连下巴都贴到她肩上,两名美女在船首耳鬓厮磨着,那情景美得如同梦境,就好像是……

「双插头!」

鬼魅夕好像很害怕一样,紧抓住我的手,颤声道:「那位小姐果然是重口味的,双插头男女皆吃,她放完结界,接着就上下其手,最终目标是用高超性技巧夺走你的女人,然后再……」

「再杀人灭口是吧?横竖放了反侦测结界,就算杀光了整艘船的人,都不怕给外人知道。」

我暗自好笑,别人可能会害怕双插头,鬼魅夕却没这可能,精通忍术的她,随时可能摇身一变就成性技王,碰上对她有觊觎心的人,谁吃掉谁可难说得很,更何况,白三小姐并不是在吃天河雪琼的豆腐,而是用这样贴近的方式,引导天河雪琼去感受一些东西。

在魔法之中,有些感知引导是这样进行,我看得出来,只是不晓得白三小姐在引导些什么。

天河雪琼本身是非常高段的大魔导师,不是魔法小学徒,白三小姐稍加引导,她很快就进入状况,数秒后,大量风元素在她们两人身边环绕,甚至开始实体化,形成一些风之妖精,拇指般大小的身躯,蜻蜓般的翅膀,围绕着两人飞舞。

这是与风元素的魔力共鸣,是魔法师修行的基本,却也是终极课题,与魔力元素之间的感应越强、共鸣越大,魔法师发动魔法的速度越快、效能越好,如果有一天,能够和魔力元素混成一体,随心驱使,那时魔法师就超脱凡人,进入神魔领域,传闻中,神魔施法可不必念什么咒文,心念一动就发动了,这是所有魔法师的究极梦想。

白三小姐的引导效果,远胜过我,还胜过大地上无数成名的魔导师,天河雪琼与风元素共鸣的效果之好,都让风元素实体化,形成风之妖精了,方圆百米之内的风元素更不在话下,八爪章鱼在前头跑得飞快,我们这边不但没有形成风阻,还好像被风力给轻飘飘地托起,飙得更快更急,到了后来,海面上甚至波纹不兴,我们与其说是在航行,不如说是在飞行。

「行了,这么一来,只要章鱼老兄能坚持下去,最多两小时就能到目的地了,各位可以趁机休息一下,保持警戒,聊天打牌都可,严禁交尾喔!」

白三小姐微笑着对所有船员说话,亲和力是满够的,不过似乎没什么人在听她说话,说来我们真是上了白拉登的恶当,那时他说什么领队必须熟悉所有成员,具有人望与领导才能,我自知不成,这才主动让位,本以为他会找个白家人当领队,组一支白家子弟的精英部队出来,结果居然是这样凑一批人来?

这些囚徒来自白家监狱和黑龙会监狱,白三小姐平常似乎在海外工作,哪可能与这些人有什么交情?顶多就是把他们的档案看熟了,这种事情我也可以,有什么必要多搞个领队出来?我从旁观察,发现他们之中有些人明显失去神智,白三小姐作个手势,那些人就有点动作,其他时间就和僵尸没什么分别。

这些「僵尸」的数量不多,但实力都不错,光是站在十米之外遥看,都能感受到他们体内内敛却压抑不住的能量波,或许也正因为如此,白拉登不惜毁去他们的意识,也要把他们拉来加入突袭队,毕竟客户的命不值钱,宝贝女儿还是挺重要的。

其余的人,虽有自主意识,却都默不作声,静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,眼中满是痛苦、仇恨、悲愤之情,不自觉地紧握拳头,整个气氛非常压抑,又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危险气势,仿佛有一点火花就要轰然炸开。我与黑龙会有不共戴天之仇,但感觉上……这些家伙的仇怨比我更深得多。

有这种觉悟与气势的部队,不管实力如何,都是很恐怖的威胁,更别说我绕着他们走了一圈后,已经肯定他们最少都有第五级末段的修为,配合注射禁药或施加禁术后,现在都能发挥第六级的战力,再加上我们几个,不管突袭哪个国家、组织,都能造成巨大破坏。

「……真不错,虽然非人道,不过让我有一种人强马壮的感觉……」

我暗自点头,白三小姐来到我身旁,微笑道:「能给你这种感觉,总算不错,不过实际结果只有到时候才晓得,这只是小队,不是千军万马,强攻肯定全军覆没,只要能成功靠近,不引人注意,就算完成第一步了。」

「黑龙会总部到底是……算了,我还是问点更有益的东西吧,妳哥哥在我脑里留下了不少封印,每一把锁都封住了一个绝学,妳能不能帮着我解封,直接把我实力提升上去,也好增加胜算。」

「咦?这样不好吧?你不久之前才刚刚突破至第七级,已经有很多人抗议说练等太容易了,如果这么快又突破升等,大家都会觉得这样太YY……呃,我是说,境界不稳,对身体会不好。」

「让那些大家去死吧,我跟着妳哥哥死练活练,都不晓得练了多少年,别说升到第七级,就算升上第九级都够合理性了,这样还鸡鸡歪歪的吵屁啊,有的抱怨升级太快,还有些抱怨升级太慢的,他妈的怎么升都不对,真的那么看不过眼,自己跳下去打黑龙王吧!」

「这个……大哥他用的手法,应该是万物元气锁,你为什么不找我爹替你解?」

「还用说吗?妳老爹是大地第一奸商,我找他帮忙解封印,天晓得会被他敲诈多少东西?我几乎全副身家都押给他了,哪还敢找他解封印?再说,妳爹为人那么阴险卑鄙,天晓得他会不会在解封印之后,顺手又给我封十几个上去?」

白三小姐听见我对白拉登的批评,笑弯了腰,但很快露出尴尬之色,「大哥的武功非我能及,我不是武者,解不开万物元气锁的……」

「那妳能不能找个人或找些方法来……」

「即使能找到,我也不建议你这么做,大哥所施加的封印同时也有保护作用,每当你遭遇生死关头,精神状态极度昂扬,封印就会逐个破除,你在这种情况下领悟绝学,效果最好,这也是为什么你以地界实力,能练成天……呃,这个不重要。」

白三小姐正色道:「大哥的设计很妥善,而如果是在一般状态下,一次解开所有封印,大量讯息涌入脑部,你变成白痴的机率在八成以上。」

想不到白起的教学还有安全措施,真不愧是出了名的面面俱到,白三小姐的这段话,让我的美丽期待尽成泡影,临阵提升这档子事果然很不靠谱。

抬头看看天河雪琼,她神情专注,完全进入忘我状态,并非风系魔法师的她,能够驾驭如此庞大的风元素,让整艘船如气球般飙行,白三小姐对她的点拨助益可不小,这样看来,有幸临阵提升的人是她非我。

「妳到底教了她什么啊?与风元素共鸣,除了帮助船加速,对战斗有帮助吗?如果妳真要助她提升,直接教她点黑魔法不是更好?可别说妳不会啊,妳身上有强力黑魔法的味道。」

「我确实略懂一些,但因材施教,我所会的黑魔法未必适合她,所以我替她设计了另一条路,如果能顺利走通,获益会比普通的黑魔法更大。」

白三小姐负手背后,很有几分成竹在胸的感觉,「她的魔力似乎受过特殊调整,你是不是对她做过魔法战士的训练?真不愧是受过大哥特训的人,这正是大哥的一贯作风,能够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魔法师的战力,不过,这个做法有其局限,要再进一步提升,仍是要回归魔法师的基本,这点就只有靠魔法师来了。」

「不要光是一口一个魔法师,我不是魔法师,妳对我又有什么提升建议?虽然妳不是武者,但身为白拉登的女儿,眼力、眼界总是有的,咱们等一下就要去赌命了,我希望妳能给我点帮助。」

「呵,因为找我帮你提升,不用收钱是吧?这点倒也没错,我是商人的女儿,但商人、伤人,我并不是那么喜欢爹的作风,如果大哥还在,一定也会补偿点东西给你的。」

白三小姐道:「你会轰雷赤帝冲,那就应该知道,轰雷赤帝冲是魔界龙蛇拟态而化的武技,要把这门绝学的威力开发上去,无非就是两条路,一条是兽,一条是王。或是走通绝世凶兽的残与猛,或是以王者至尊之威,雷凌天下……」

「这是因为赤帝本身为兽,又是兽中王者吧?那有没有人直接把两条路合并归一呢?」

「这个……轰雷赤帝冲,是魔界三绝式之一,另外两式天魔大灭绝、魔龙转生,威力无俦,所以……」

言下之意,就是过往修练这套武技的人,都会兼修另外两门。练一套绝学已经极耗心血与时间,三套齐练,这辈子大概也没剩什么多余心力了,自然就比较少人在轰雷赤帝冲上头下深功夫。

这话似是成理,但除非把魔界三绝式兼修练成,能带来什么极大好处,否则我就不信没有那种甘心专注于一门绝学,投入一辈子的修练者。以我所见过的人来说,那个乡下拳王就很不一般,轰雷赤帝冲在他手上,既有猛兽的凶与狠,又有王者的无上霸气,我感觉这就该是轰雷赤帝冲的理想型态。

兼具猛兽之威与王者霸道,兽与皇……我怎么觉得这和兽王拳有些殊途同归呢?或许这两者之间,能有些相辅相成的道理……

我不再说话,只是仔细琢磨起自己这个想法,时间仓促,这两套绝学都是博大精深,想要有所提升并不容易,我单纯是把两套绝学相互参照,希望能够得到点启发。

有了思考方向,我就没再追着白三小姐问话,专心思索起来,不时挥几下拳头,找找感觉,而鬼魅夕也沉默下来,若有所思,这次的突袭行动,她是核心人物,虽然她已提供不了什么有用情报,因为她所知道的一切,可能都会被敌人用来反向设陷阱,但我们这一趟入侵黑龙会总部,究竟要干什么却只有她知道,如果没有她,即使作战成功,也只能抢点贵重东西就跑,没太大意义,至于说靠我们这支小队伍,摧毁黑龙会总部……这么梦幻的事情,我连想都不敢想。

时间过得挺快,两个多小时以后,正沉浸在武学思悟中的我,突然觉得被一股魔力波动扫过,代表我闯入了某个特殊领域或结界。如果是军事禁区,那也就算了,但茫茫大海上怎会有大范围结界?肯定是黑龙会了。

这念头才刚闪过脑海,那种被魔力波动扫过的感觉再度出现,这下肯定没错,我们闯入黑龙会总部的警戒圈了,想不到黑龙会如此肯下本钱,居然在海上设下大范围结界,还不止一重,照刚才的感觉判断,这是覆盖方圆两百公里的大型结界,还可能是最复杂的立体球形结界,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防护,不管从哪个角度侵入,都会被发现。

我心头一紧,立刻跳了起来,既然行踪已现,黑龙会的大军很快就会围杀过来,这次潜入行动完全失败,我们要做战斗与脱逃准备了。

「还不用太心急,之前隐形魔法不是白下的,虽然没法真的隐形,不过,一切魔法的侦查手段,都无法发现我们,那些侦查结界的魔力波,碰到这艘船的瞬间就给吸收了,不会造成反应的。」

白三小姐说得从容,对那个我所不熟悉的隐形魔法,充满信心,这时除了相信她,我们也没有别条路走,索性镇定下来。

过不多时,我们又遇到几道魔力波,黑龙会似乎是每隔十里,就布下一道探查线,还有一些甚至是活动的,层叠交错,保证万无一失,但碰上这艘船的隐形魔法,那些侦测结界似乎全部失效,我们连闯数道,都不见黑龙会有什么反应,看来是真的没发现我们。

海面上不比陆地,看出去没有任何遮掩物,绝对是一望无际,虽然天色已黑,但进入这个距离后,黑龙会总部已经完全显露在我们眼前。之前我就曾经听鬼魅夕说过,不过,实际看到,对那句话就有更深切的体会。

鬼魅夕说过,黑龙会总部……是一条黑龙。

此刻,百余里外的正前方,我们清楚看到一条黑龙,横亘在我们眼前,傲然展动巨硕的身躯,那种巨大的体积,完全不是船只所能相比拟,整个就是一座岛屿的规模………会移动的岛屿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