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三章
勇谋虎皮
白干人妻

暗黑召唤兽,这是一个我今生难以忘记,也不该忘记的恐怖东西,这套技巧最初的起源,是淫术魔法书中的地狱淫神,但身为淫术魔法传人的我,很清楚这玩意儿与地狱淫神其实关系不大,倒是和黑暗魔法的活人祭礼一脉相承,整体的理念、技术,都可以见到传承痕迹。

据说,当年法米特造访南蛮,在凤凰岛上大开眼界时,凯萨琳女皇也在随行人员中,并且与当时的凤凰天女相谈甚欢,两个黑心肠的女人携手合作,于是有了暗黑召唤兽的设计初想,后头再经过层层开发,最后……就是人间悲剧的上演了。

所谓的人间悲剧,其实是从法米特的观点来看,对于当时与法米特同一阵营的许多人来说,暗黑召唤兽的出现,简直是天赐福音。战力超强,耗力又小,又没有反噬风险,这么划算的黑暗武器,何止是超级佣兵?根本就是超廉价奴工!

在法米特与他们发怒翻脸之前,暗黑召唤兽的存在,一直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超级杰作。

我对暗黑召唤兽进行过许多研究与反思,黑龙王奸计得逞,让冷翎兰、织芝她们化为石像的手法,并不是正统的暗黑召唤兽制作法,毕竟黑龙王本事虽大,但受限于仅能暗中行事,一个两个倒也罢了,总没法把这几个大小妞儿都说服,让她们自愿牺牲,变成那种停留于生死之间的酷刑活尸,只能退而求其次,变成石头也就算了。

但在遭难的诸女当中,邪莲是最让我觉得奇怪的一个,其他的几个人,月樱、冷翎兰、织芝、羽虹,都与黑龙王有过一次以上的接触机会,甚至同行相处过,遭到他做下手脚并不奇怪,可是邪莲……我想不出她啥时与黑龙王接触过?

话虽如此,我也没在这问题上多作纠缠,因为如果以见面次数来说,除了羽虹,其他不管是冷翎兰或月樱,都只因为公务的关系,与黑龙王短暂见过几次至十几次面,织芝更是少得可怜,顶多就与他碰过一次,这样也能被他下手脚,那邪莲的沦陷其实没啥好奇怪。

更何况,邪莲有很长一段时间,是被黑龙会擒获、控制,黑龙会在这期间对她作下什么手脚,完全合情合理,没啥好奇怪的,即使黑龙王不在,透过手下来作,这些都可以想像。

只不过……每次我试图这样作结论时,脑海里总有个声音,悄声提出疑问。

其他几个女人出事的时候,她们所在的地点,并没有特殊的保护作用,但邪莲却不一样,她身在海神宫殿,那里的结界之强,放眼大地,很难找到可以相提并论的地方,难道……这样也挡不住?

此外,邪莲元神所化的淫神兽,也是非常古怪的一个。其他人的淫神兽,一开始都是很普通的兽形状态,唯有邪莲,阎罗尸螳打从破蛹孵化后,那种诡异的形态,几乎就是暗黑召唤兽的完成姿态,当时黑龙王的大计尚未发动,阎罗尸螳的诡异状况,照理说该与黑龙王无关,反倒是海神宫殿,怎么看都脱不了干系。

当初,武藤兰说什么邪莲身上阴气难除,只要离开海神宫殿,马上就会被东海千万亡魂给缠上,所以我不得不将她留在东海,事后种种迹象看来,武藤兰这女人太阴险,作事说话全信不过,她留下邪莲只怕别有用心,当我在大监狱里看到暗黑召唤兽的正体,脑里一下子跳出的念头,就是邪莲搞不好也是同样下场,要不然,明明都是地狱淫神,怎么就只有阎罗尸螳变成暗黑召唤兽了?

这个问题……我一直不敢问,下意识地有点逃避,总觉得……若是证实了这个想法,那就是我把邪莲推入这悲惨处境,我是最大的责任者了。因此,我不敢太去想这问题,哪怕终于见到了加藤鹰,我也不敢第一时间提问。

只是,受过那么多的打击、挫折,我也很清楚,逃避现实始终是有底线的,所以在作好心理准备之后,我找上加藤鹰,把话问出口,而他显然一早心里有数,所以看到我来问,马上就知道我是来干啥的,而他所给我的回应,也让我一下子瞠目结舌。

「你……你是说……」

「别露出一副太吃惊的样子,这件事暂时只能让你一个人知道,如果有别人晓得,那就危险了……当然,要是现在正有人在窃听,我就没办法,你也只能自认倒楣了。」

从加藤鹰的表情看起来,我们说话遭窃听的可能有九成九,别的不讲,就光一个白拉登,站得离我们不超过二十米,以他的绝世武功,哪有可能听不见?不过,是否被窃听,这一切都不是加藤鹰能够控制,他在这里始终只是一个客卿,拍A片的时候别人执行他命令,平常……他只怕也叫不动什么人。

「……等等,我想问问,你妹妹她变态的吗?既然早就发现了,有时间作预备,又为啥什么都不说?」

「抱歉了,一来黑龙王是她旧主,余威尚在,她不愿正面对上黑龙王,二来她认为,自己对你没什么责任,顶多就是替你留条后路,没必要冒那么大风险去替你开拓光明未来……」

「………我记得,在别的故事里,身为守护精灵,都是要替少主人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她这样是什么差别待遇啊?这么明哲保身,还说什么守护精灵咧!

守护个鬼啊!」

「呵,见谅,见谅,她也说了,不过就是打份工,起码的责任尽到就算了,何必那么拼命呢?」

加藤鹰连连拱手赔礼,但我相信这只是他个人的致歉,至于武藤兰……她连对不起的对字,恐怕都不晓得怎么写。

无论如何,加藤鹰为我带来的这个情报,非同小可,虽然现在还不好公开,但我这是第一次,对于处理暗黑召唤兽的事情见到了曙光,法米特这家伙果然没有信口开河,他在地狱淫神之中,确实伏下了后着,虽说这后着一时间很难启用,不过……总是一线希望。

手上有了筹码,整个感觉当然就不一样了,我急着展开下一步的行动,毕竟,即使白拉登唯利是图,两不相帮,但黑龙会也不是吃干饭的,我抵达东海已经有段时间,还与鱼人发生冲突,宰了大头龟,他们很快会侦知这点。

不过,话又说回来,他们知不知道我抵达东海,这其实是没差的,因为只要他们的情报系统不瞎不聋,几天之前就该推测出,我的去向正是东海,目标当然就是直捣他们老巢,他们如果要设防,这几天的时间,别说加紧戒备,就算盖一座临时要塞都可以。

(只能赌赌看,黑龙会会否轻视我只有一个人,疏忽大意,再怎么说我也就是一个人,难道就为了对付我,在东海摆出百万雄兵吗?即使黑龙王喜欢排场,想要给我来个大惊喜,可是黑龙会当前的情势,也容不得他想啥就干啥吧?)

从以往的经验中,我学到了一个宝贵经验,像我家变态老爸、黑龙王、白拉登,这种本身能力超卓,手段通天,又有庞大势力可供调遣的人物,完全不是普通人所能臆测的,千万不要以为他们有什么不敢作、作不到的,他们虽非无所不能,但所谓的极限两字,在他们身上的定义,完全不是正常人类能想像的。

可是,他们厉害,不代表他们身边的人也这样厉害,黑龙王可以神出鬼没,无处不在,但黑龙会的大军与高手群,他们现在正与第三新东京都市,还有大地上其他国族相对抗,也不是想抽调就能抽调的,真要说有什么值得顾虑,我觉得暗黑召唤兽的存在,这还让我比较头痛,以黑龙王的部署,大可能放几个暗黑召唤兽在本部,之前我这边还有一个阿里巴巴可以挡,现在……

我正为了这问题而头痛,戴着导演帽的白拉登,拿着扩音器朝我走来,我迎了上去,抢先道:「白老板,你来得正好,既然治疗已经结束,我也没时间在这里耗,该进行下一步了。」

「哦,想不到你工作觉悟挺高的啊,这么快就想要拍第三场第四幕了?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,我当然会给你方便。」白拉登举起扩音器,响亮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,「所有工作人员集合,开始补拍第三场第四幕,灯光师回来!还有那个场务谁谁谁,把那几条公狗牵回来,主角不在,这还能拍吗?」

「等一下!」一句话听得我大惊失色,连忙扯住白拉登,「为啥公狗是主角?你……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的妞,和那些公狗……」

「哈,笑话,我姓白的是有名的惜花之人,怎么会作这种不解风情的事?那几只狗都是海外名犬,拿来和你的妞搞杂交,太欺负牠们啦。」说着让人恼火的话语,白拉登脸上诡异一笑,伸手在我肩上重重一拍,「要和牠们干的人,是你!」

「我?你有没有搞错?」浑身恶寒,我怒道:「我好歹也被公认为大地上第一淫魔,淫术魔法书的继承人啊,你居然要我去干这些公狗?」

「……不可以吗?」

「你小学老师怎么教你的?这种低能问题还要问?当然是不可以啦。」

「对喔,这样子作是不妥当,没有卖点又不能给人代入感,肯定没市场的,果然不行啊。」白拉登若有所悟,再次拿起扩音器,对着左右下令,「场务,修改剧本,把狗喂了药再牵过来,药量下足一点,我不要看牠们软趴趴的,还有润滑油给我拎几桶过来,等一下的场面会很血腥……」

喊完这些话,白拉登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眼,又用扩音器大喊,「拿几条捆仙索过来,要能绑得很牢的那种,我估计这小子等一下会挣扎得很厉害。」

「你……你到底想……」

「我采纳了你的建议啊,既然你觉得干公狗不好,那就让公狗来干你了,你是大地上头号淫魔,要拍片就要拍得惊世骇俗,这一场戏到时上市,保证震动四方,佳评如潮。」白拉登邪邪一笑,「别说你不相信啊,大地上有很多人都想看你被狗干的。」

疯疯癫癫说了半天混帐话,却只有这一句,我真的无法否认,别说我自己仇家遍天下,就算我品德如同圣人,光算着我爷爷与变态老爸的帐,便有大批人肯为了这种戏花钱了,市场……确实是有的。

「白老板,我必须要认真说,不管你怎么费尽唇舌,我是绝不会配合你搞这种事的。」

听我这么一说,白拉登侧过头,有些为难地苦笑起来,那种表情有种少年的感觉,让我想起了他的儿子。

「这个……我不喜欢威胁人耶。」

很为难似的说话,却比什么恶狠狠的威逼都更具胁迫性,假如再和他纠缠扯不清,搞不好最后我真的会屈服,被迫和狗演A片。如果要避免这种尴尬的收场,就是我自己要想办法,对方是一个完全不理会我意见与感受的人,只会自顾自地说话,我的一切反驳都被无视,那怎样能让他听进我的意见呢?就是说他会感兴趣的东西。

「白老板,我们来谈点大生意吧。」

「……场务,把那几条畜生拎去宰了吧,今晚加菜,灯光师、收音师,你们都可以下班了。」

一瞬间,白拉登的表情变得好冷,完全就是一副猎物跑进圈套的模样,我耸耸肩,不把这当回事,「嘿,要作大买卖,光靠我一个也不行,我有心作大事,可是手上没筹码、没本钱啊,那两个小妞除了在那傻站着,啥也作不了,羽霓还给你关在牢里,别说没放出来,就算放了也不能怎么样……」

「那你有什么打算?」

「我的打算很简单,人人都知道你白老板虽然擅长玩文字游戏,但为人说一不二,答应过的事情从不反悔、不啰嗦,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,要帮忙入侵黑龙会吗?」

「我是答应过,但你侵入进去又能作什么?单凭你这点力量,侵入进去就能摧毁黑龙会总部?那我还真是小瞧你了,让你当色情片男主角真是大材小用,你还是去演搞笑片吧,你是天生的笑星啊。」

「也别这么说嘛,再怎么讲,黑龙会总部也是总部,里头什么奇珍异宝不会少,我把东西拿出来,交给你去处理,收赃货的事情你平常没少干吧?这样你觉得没有赚头吗?」

「这么说倒是有点可能了……」

白拉登摸摸下巴,表情开始认真,但很快就又摇摇头,我知道他的意思,攻破黑龙会虽然很有赚头,但今天说这话的不是我那变态老爸,不是武功盖世的强者,也不是手握重权的大人物,只是一个远远算不上强大的我,听我夸口说要攻破黑龙会总部,这和痴人说梦没啥差别。

「单我一个人自然不行,但不是还有你吗?你可以借兵借人给我啊,顶多就比照佣兵的价码,事后再和你结算了,黑龙会总部里那么多好东西,你还怕我还不起吗?算来你真是赚翻啦。」

「………这么一来,你除了一张嘴,啥力都不用出,攻破黑龙会是靠我的人,转手销赃也是我,从头到尾都是我这边在干,那我还要你干什么?不如把你一脚踢开,我自己单干,还可以省掉分你的那一份。」

「嘿,说得好,那你就去干吧,我无所谓的,你们干完通知我一声,好处分不分给我无所谓。」

我的话让恐怖分子也为之一愣,我见状随即笑道:「顶峰之上,岂能容人,这么多年来,你和黑龙王互称为友,虽然你心里可能压根没当他是回事,但你别告诉我,你一次都没有想过背后捅他一下?今天,你有一个最好的藉口,由我来代你完成这想法,你不是唯利是图的海商王吗?显显你的本色给我看吧。」

这些话基本上是边说边想,但越说到后头,越觉得顺理成章,连我自己都不觉得是歪理胡扯,白拉登在我对面,侧头思索,表情也变了几变,最后哈哈大笑,「有趣,这个教唆确实有点意思,听了都觉得不干一次对不起自己,哈哈哈,那就卯起来干他一次!」

白拉登这一阵大笑,引得周围众人的目光全看过来,天河雪琼、鬼魅夕虽然没有往这靠近,目光却全都投向这边,尤其是天河雪琼,她眼中满是担忧之色,似乎怕我和白拉登又签下什么后果严重的魔鬼交易。

「不过……哪怕是我让自己任性一次,但任性也该有个限度,没理由让你占尽便宜。」白拉登沉吟道:「我会组一个小队交给你,你就带这个小队去潜入黑龙会总部,能打出什么成绩全靠你自己,要是就这么全灭了,那就是你活该,怨不得别人。」

「一言为定。」

我一听就明白,这是我所能争取到的最好条件了,白拉登再怎么没脑子,也不可能出动大军,倾全力攻打黑龙会,这种事情不叫疯狂,叫低能。即使是组成小队,白拉登也不太可能派出精英战力给我,不然,我别的也不要,就要那个被坑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乡下拳王,他那一身霸气非比寻常,光他一个就能匹敌千军万马了。

照估计,白拉登会组一支实力不错的小队,一半是当弃子使用,任务成功失败的机率五五波,毕竟这家伙喜欢游戏,成功机率太高的游戏欠缺娱乐性,总喜欢推别人去死的他,没理由这么干的。

「唔,这个小队的成员我有些基本想法了,刚好有些旧货要销毁……反倒是领队的人选有些麻烦……」

「呃,会很麻烦吗?我不就是现成的领队?」

「当领队的,要嘛是技艺高超,整支队伍无人能及,要嘛就是熟识小队的成员,知道他们每个人的能力、个性、弱点,能够成为整支队伍的中心点与缓冲地带,你确定你有这种能力或亲和力?」

「………没有。」

如果给我充足的时间,要作到这些我有信心,怎么说我也经历许多大风大浪,有足够的统驭力,要领导一支精锐小队不算困难,但假若明天,甚至今晚就要行动,那我除了找来人物资料档案狂背,哪还能做什么?仓促间的囫囵吞枣,效果还不如白拉登指派一个适任的专才。

「啧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,这样的人确实不好找……算了,将就一下吧,喂!灯光师,把设备放下,过来!」

白拉登举起扩音器,对着正离开现场的人群大叫,这一声很快得到回应,我看到有个人把灯光器材交给同伴,朝这边快步跑来。

「喂!恐怖分子,我这支小队是要求精英战力的,你别随便扔个人搪塞我啊!」

我倒不是对白拉登随便找个灯光师给我有意见,这世上奇人异士很多,卧虎藏龙,就算只是一个灯光师也不可小看,但从那人跑步过来的姿态,我一眼就看出来,这是一个武艺低微,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算会武功的人,白拉登总不会告诉我,这人虽然不会武功,但统驭力和魅力值高到破表,有这人在,队伍士气与斗志增加十倍,千军可破吧?

「啰嗦什么?我亲自挑选的人,有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吗?」

「就是因为你亲自挑选,我才害怕你整别人的时候顺便拖累到我啊!」

在我与白拉登对话的时候,那个灯光师已经来到我们面前,我微微一怔,虽然是男装打扮,但她明显是个女人,面貌清秀,哪怕穿着一身粗重的工作服,看来还是有种清新脱俗的感觉,尤其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慧黠灵动,给予人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美女我见得多也干得太多了,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的。比她奶子大、屁股圆、样子正点的,实在不难找,一抓一大把,但说要找一双美丽的眼睛,比她更具有灵气的……这个,印象中确实没有。

「你……妳是……」

「你好,你是约翰。法雷尔提督吧?大名久仰了,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认识你。」

这位大眼睛美女对着我笑了笑,还主动伸出手来握,如此盛情,委实让我受宠若惊,握手时的感觉,则是觉得这只手好柔、好软,差点就连口水都滴上去。

「呵呵,谬赞了,据我所知,别人都说我是大地上第一淫魔,一个女人说很荣幸认识我,通常都只有一个意思。」

我边说边用色眯眯的眼神,上下打量这位大眼美女,她笑吟吟地回望,一点都没有窘迫的样子,根据我的经验,这种女人如果不是见惯了大场面,就是对我有意思。刚才我狂干着天河雪琼和鬼魅夕的时候,她就在那里从头看到尾,就算说是春心大发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「讨厌,人家可是人妻唷,婚后不能乱来的。」

「呵呵,这么说妳婚前很乱来?不要紧,之所谓人善变人妻,人妻被人骑,其实人妻是人类之中的高等族群,黑丝袜人妻、吊带袜人妻,更是人妻之中的上品,比普通处女还要身价百倍。」

越看越发现,这个大眼姑娘的长相虽非国色天香,但配上表情,一颦一笑却说不出地动人,连我这么惯看美女的人,都生出色授魂予的感觉,仿佛以前对着月樱一样。

若不是因为她给我的感觉典雅慧黠,不带一丝猥亵意味,我一定以为她在对我施展媚术,饶是如此,我也忍不住握着她的手,狞笑道:「夫人,不知道妳有几个孩子了?该不会都不是妳老公的种吧?」

「哦呵呵呵,你这人说话真是有意思,人家都不知道该怎么答了。」

大眼美女举手唇边,轻声浅笑的模样,很特别,有种难得的高贵感觉,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位女王,心头一震。

「咳咳咳!」

白拉登的轻咳声,打断了我们的交谈,也让大眼美人把手抽了回去,真是可惜,不过……白拉登的脸色有点怪异,一时间就说不上是为什么了。

「我让你们两个碰面,是为了商讨作战事宜,不是来相亲的,你们给我节制点!」

能让白拉登说出这么正常的话,这可实在难得,大眼美女也收起嘻笑表情,向我行了一个军礼,道:「你好,我叫白三,海外人士,对自己的魔法有信心。

因为谐音,我的绰号是白干,不过我是绝对不能白干的。」

「哦,不能白干,意思就是价钱合适就可以干了?」

「呵呵,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啊,不过……我收取的价钱,很高的喔。」

和美女调情的暧昧感觉真是乐事一件,但旁边的白拉登不知道是否喉咙有问题,在那边不停地咳嗽,而且旁边天河雪琼、鬼魅夕的质疑目光,也到了不能忽视的地步,我只得放弃这项乐趣。

白拉登对白三说了几句,交代了一些筹组队员的事,白三对于这个突来任务似乎很兴奋,小跑步着离去。

我喜欢看女人作比较有女人味的打扮,对穿男装的女人没好感,不过,这只是基本原则,真的碰到美女,眼睛自然会找能看的地方看,好比此刻,即使那套工作服样式笨拙,我站在后头看,仍是可以为着那个圆翘的臀部淫想出神,就不晓得站在我旁边的白拉登是否也有类似想法。

「白老板,你找来的这位人妻,魔法造诣不错?」

「嗯,是不错,水平挺高,还精通几种非常少见的特殊魔法,特别在瞬间移动这点上,有独门技巧,不过我奉劝你,最好别让她有机会用到瞬间移动,否则代价很大,我这辈子只让她用过一次,就不敢再有第二次了。」

能让白拉登亲口说出不敢两字,这份量可非同一般,我朝白拉登看了两眼,道:「瞬间移动?偷情搞不伦的无上秘技,突然就出现在床上,干完了就跑,老公再厉害也抓不到,这样你也会失手?别用这种表情看我,这个美女眼睛大大,奶子翘翘,你别告诉我,你一次都没有想过从背后干她一次?」

「坦白说……还真的不曾有过。」

「哦。」

多少有点意外,刚才的挑拨招数这么快就失效,而且白拉登回答我这话时,表情很怪,那种扬眉看人的表情……不知为何,我觉得白拉登好像很想杀人。

谜底很快就揭晓,本来走远的白三,好像想起了什么,转头朝这边挥手,大声道:「爹,我的行程要延后几天,你记得替我发个通知回去。」

白拉登挥了挥手,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,这一下看得我头皮发麻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「那……那一个眼睛大大,奶子翘翘的美女,是你……你的……是令千金?」

「唔,怎么样?想强奸她还是轮奸她吗?」

「………怎么会呢?你当我是什么人?这么龌龊的念头,你敢说我还不敢想呢,我哪会有这种邪念?」

这是实在话,特别是当我看到白拉登狞笑着握起拳头,拳上不断发出骨骼摩擦声响,我就觉得自己胸中一片光明坦荡,什么邪念也没有了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