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七
第一章
温泉春情
乳涛无边

泡温泉,是一件非常过瘾的事,除了温泉池水本身的质量、档次,温泉所在的位置也非常重要,我曾经试过在群山围绕的孤峰之巅上,泡着山顶的温泉,放眼望去,一览群山小,那种五湖四海皆在望,动摇风满怀的感受,确实是种人生的享受。

我也曾在闹市中心的高楼顶上,泡着人工建造的温泉,周围的装饰、雕像,豪华奢侈,美轮美奂,已入冬的寒冷夜空,飘着点点白雪,而下方的城市街景,万家灯火,犹如繁星,车水马龙,来来去去,别是人间荣华风情,蓦然回首……

在不同的地方泡温泉,就有不一样的享受,所以有闲有钱的时候,我还挺喜欢随着旅行的脚步,泡泡各地的温泉,也享受各处的名酒。那些以为我除了搞女人就没有其他爱好的人,或许很难想像,但没有性爱的生命让人想死,只有性爱的人生也是生不如死。

我不曾在海边泡过温泉,一来是没有机会,二来也是因为大地上多数的海岸线,都没有什么火山、熔岩,当然也就更没有温泉了。其实东海也没有什么火山,但我此刻所泡的这个温泉,却是百分百的天然温泉,并非人工烧热水的山寨货,听说这是白字世家的特有技术,为了白拉登的喜好,特别开发出来的,让他走到哪里泡到哪里,还曾经在一片荒地上开辟出温泉区,盖了旅馆送给人当结婚礼物。

有这么一手独门技术,白家人是肯定饿不死的,哪怕各种恐怖活动进展不顺,他们还是可以改当开发商,到处搞温泉工程,一堆地方会争着聘用他们,这笔钱怎么赚都赚不完的,想想都觉得过瘾。

不过,我今天之所以对温泉特别留心,倒不是因为白家的建筑技术了得,也不是因为海边的温泉有多棒,而是因为一起共浴的对象。

东海有人鱼族,美人鱼在海中的泳姿,娇艳动人,丰满雪臀在碧波中载沉载浮,当一大群美人鱼在海中畅泳时,一排雪白美臀扭动的画面,是东海船员最难忘的美景。既然到了东海,没干过美人鱼,就像入宝山空手而回,无奈我虽然早有此心,却总是没机会接触人鱼族,自然也无法成其好事。

这个遗憾,今天倒是有机会填补小半,因为在我眼前的温泉池内,正有两尾美人鱼泡在里头,恣意畅泳,相互往对方身上泼水,银铃似的悦耳笑声,一阵阵传泄过来,听在耳里,都能够沾染到她们的欢喜气氛。

温泉的热气蒸腾,化为一片氤氲水雾,隔着这层雾气,温泉中的一切模模糊糊,看不清楚,我并没有很急着往那边去,反倒想慢慢享受这种逐步靠近的悠闲乐趣,听着薄雾中两个美人的轻笑,心里觉得又是期待,又是满足。

穿过层层薄雾,来到了温泉池边的石堆,雾气再不能遮挡视线,眼前豁然开朗,池里两具粉雕玉琢的雪白胴体,徜徉水波之间,像是两条绝美的人鱼。

鬼魅夕笑得天真烂漫,这种带着童稚的笑容,不但与她在外的血腥名声不配,也与她火辣辣的肉体曲线非常不配,孩子般的纯洁笑容,下头却前凸后挺,屁股肉肉,奶子翘翘……天底下哪有这么性感的小萝莉了?

温泉池子不大,和泳池不是一个概念,但鬼魅夕在池里却绝不安分,好像一尾游鱼似的,在不甚宽敞的池内来回游动,雪乳掀波,圆翘的屁股一浮一沉,拍着水浪,充满年轻女孩的活力之美。

天河雪琼相比之下就文静得多,坐在池畔,只是把脚浸在温泉池里,这也很合理,这池子又不是很宽敞,有一个无视池子大小,来回游动的傻妞,已经搞得够挤,天河雪琼要是也跳下去游,这池子里哪还有空间?

静静坐在池畔的天河雪琼,拿着一条浴巾,擦拭着脸蛋与肩膀,她的肌肤雪嫩晶莹,用热毛巾擦过几回后,泛起了一层淡淡绯色,水珠流淌在硕大的乳球上,迅速往下汇合在深沟中,两团沉甸甸的雪白乳肉,夹着透明的水珠,分外引人遐思,如果拿一小瓶女儿红倒下去,这双大奶子中间的V字深沟,肯定是最好的酒杯。

刚才我用手抚摸,测试分量,藉此比较了天河雪琼与鬼魅夕的两对奶子,却因为没能够亲眼目睹,单凭触觉,深以为憾。

这个遗憾,如今终于有弥补的机会了,我不急着进入池中,在池畔仔细端详,就想好好看个清楚。

天河雪琼的乳瓜,名符其实,两团H罩杯的雪白乳肉,小西瓜似的堆在胸口,非但分量感十足,更难得的是雪肤冰肌,没有一丝斑点或伤痕,白得让人炫目,仿佛两团雪球,明明是惹火的性感曲线,却给予人圣洁的膜拜感。

鬼魅夕的F罩杯,看起来就逊色了两级,而且因为她长年练武,又总是凶险战斗,肌肤当然不可能保养得那么白嫩,乍看之下,似乎被天河雪琼给比了下去,但乳房的美感,与大小没有绝对关系,即使逊了两级,两颗哈密瓜似的乳球,圆滚滚的,在胸口猛摇晃,视觉冲击同样惊人,更别说鬼魅夕身材娇小,这种体型配上F奶的火爆曲线,本身亦让人目眩神迷。

造物之奇,委实令人赞叹,居然能造出这么一双性感尤物,还有这两对各具特色的完美巨乳……等等,我似乎赞叹错了对象,鬼魅夕出身黑龙会,天河雪琼的巨乳也是由黑龙会指导完成,其实我应该感谢黑龙会才对啊!

「你在那里做什么?还不下来吗?」

天河雪琼望向我,眼中含着羞怯,却又有着明显的鼓励,想要我别再浪费时间,下去与她们共浴。

美人相约,这个我当然是乐意之至,我跨脚进入温泉池,才要朝她们两个走去,鬼魅夕却异常主动,「哗啦」一声,朝这边游过来,在水下轻轻一拉我脚,让我在池中坐下,没等我开口说话,猛地一下埋首在我胯间,张口就把肉茎含住大半,灵巧小舌也顺势缠了上来。

有特别练过的,效果当然是与众不同,我甚至怀疑鬼魅夕在这方面有什么特殊忍术,不然怎么会舌头一缠上来,我下身便无比酥麻,连两条腿都没有力气了,只是,鬼魅夕这一下确实有特殊名堂,我腰部以下都在水中,她趴在我胯间做口舌侍奉,就是名符其实的水中箫。

别的不说,光是看鬼魅夕潜在水里,不呼吸换气,连续替我吹吮的卖力模样,确实很激动人心,一双F奶在水中摇晃,荡出涟漪,如果不是因为姿势不便,我真想用力去搓两下,幸好,还有别人善解人意。

天河雪琼与鬼魅夕应该没有竞争心,但天河雪琼看见我的表情,大概猜出了我的想法,从池畔站了起来,走到我身边,每一下走动,胸前的大奶子就一下抖动,形成雪白奶浪,波涛汹涌,在这股压迫感下,我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身后的狐狸尾巴,来回扫动,频率很快,似乎代表着天河雪琼内心的不安与羞赧,但当我把目光从她的奶瓜上移开,与她目光相对,却见到了一双蕴含笑意的美丽眼睛,仿佛期待着我对她做什么,或许……这个光之圣女,并不是真的那么保守封闭……

具有强大压迫感的H奶,终于来到我面前,几乎就要贴在我脸上,天河雪琼主动将胸一挺,又白又大的奶瓜,顺势塞入我嘴里,我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一口含住,舌头挑弄着敏感肿胀的乳蕾,来回扫动两下,一声娇媚的呻吟轻响,便从天河雪琼的喉间逸出。

对于这具肉体,我实在太过熟悉了,之前是人类状态时,可能还有点说不准,但如今回复半兽化,那真是连她哪里有根毛我都清清楚楚。将乳蒂含在口中,舌尖稍微扫动几下,温热的奶水就流淌出来,香气盈满口腔,恍若琼浆玉液,说不出的畅快,而耳中所闻天河雪琼的甜美哼声,更是有如仙乐。

这团巨乳仿佛酒囊,里头所装盛的奶水太多,我不敢用手去挤榨,怕喷流出来的乳汁,一口饮不下;随着奶水溢出,天河雪琼舒爽迷离的眼神中,也有一丝消除胀痛的快慰,这确实让我很有成就感,另外一方面,鬼魅夕在水下也十足卖力,连一口气都不换,反覆吹吮肉茎,十指似搔痒般的玩弄肉囊,异样的刺激,好几次我都险些控制不住,但她总在我即将失控前停住,让快感有如浪潮,越积越高。

两个巨乳美女,一上一下,分别赋予我不同的美妙滋味,这种享受确实无比刺激,只不过如果就这样射出了,未免太过浪费这一刻,所以当吞咽奶水已经略为有饱的感觉,我忽然一下大口吸吮,

一口吸得太过大力,对天河雪琼的刺激效果强得过头,她一声娇吟,黑色的长发甩起,整个背部也紧绷弓起,娇躯似是无力,却急切地把乳蒂往我嘴里塞,希望我能这样多吸几下。

这么好的东西,我自己一个人独享,那就实在自私了,所以一早我就已准备妥当,饱吸一口乳汁在嘴里,马上就伸手把水中的鬼魅夕捞起来,不由分说,把她搂抱在怀里,对着她的嘴唇就吻下去,在舌头入侵进去的同时,满口的香甜乳汁也顺着灌了下去。

换作是别的女人,可能会嫌脏躲开,毕竟没几个女人会喜欢喝其他女人的奶水,但鬼魅夕与天河雪琼素来亲昵,她又是很放得开的那种,被我这样一下灌奶,她不仅没有嫌脏,还主动环勾住我颈项,热情拥吻,大口大口吸吮我渡去的乳汁,舌头也与我交缠、搅动。

这是一下非常动人的热吻,滋味更是好得出奇,我和鬼魅夕一下子吻得忘我,全然忘了停顿,在拥吻中牢牢抱着彼此,只想这一刻持续到永恒,如果不是因为天河雪琼忍耐不住,碰了碰我们,打断这个热吻,我们两个还不晓得要继续这样多久。

「呼!好过瘾!第一次这么吻人。」

我抱着鬼魅夕,她双腿勾缠在我腰间,整个娇躯几乎完全贴在我身上,我怀抱着这个甜蜜的负荷,侧眼望向天河雪琼,发现她双颊绯红,眼中娇媚如丝,一手按在胸口,根本掩不住那两团豪硕的乳肉,她大口大口喘气,看着我和鬼魅夕亲热,眼中的热切之情,不问也知道在想什么。

「这……妳们两个,哪一个想要先来?」

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多少也有些好奇,不知道她们两个在这种时候,是会相敬相惜、相互礼让?还是会不顾颜面,豁出一切来抢?以我个人来说,倒挺希望是后者,这辈子我还没有被两个女人争过,至少……争着要我的命还曾有过,争着要和我交媾,那就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
最后,答案揭晓,鬼魅夕瞥了天河雪琼一眼,露出了一个俏皮的可爱笑靥,早已交缠在我腰后的双腿,灵巧地调整挪位,雪白的圆臀贴在肉茎上,三摇两晃,就把肉茎吞入牝户。

「唔!」

鬼魅夕发挥过人的腰力,前后扭腰摆动,玉臀不住吞吐肉茎,黝黑柱状体在如白玉般的圆臀内飞快进出,一下又一下的强力冲击,顶着鬼魅夕膣内深处,她脸上表情如痴如醉,更不时侧眼望向天河雪琼,扁扁嘴,动动可爱的小鼻子,似邀请、又似挑衅。

天河雪琼哑然失笑,「妳这小骚丫头,又不是不给妳吃,用得着这么急吗?

妳既然喜欢,就先让给妳吧。」

果然是进入相敬相让的模式,我苦笑一下,却不打算就这么看她们让来让去,既是鬼魅夕主动挑战,于情于理也该先把她摆平。主意一定,我反过来一手抱住鬼魅夕,一手扶在她腰间,稳定彼此姿势后,飞快抽插起来。

鬼魅夕娇小却丰满的肉体,随着抽送,身上每一处都在抖颤,稚嫩的娃娃音更化出一声声美妙音符。

「唔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操我……」

能让一个这么美丽、这么具有孩童般纯洁气质的少女,主动喊着要男人操她、搞她,对于正在操着她的男人而言,当然是非常有成就感的美事。虽然我也知道,鬼魅夕的这番表现,多半是作给旁边的天河雪琼看。

之前几次,我曾怀疑鬼魅夕是想挑起天河雪琼的竞争意识,但随著作爱次数变多,我反倒开始怀疑,鬼魅夕会不会和羽虹一样,只要做爱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看,情绪就会特别亢奋?

我赤条条地坐在温泉池畔的平滑岩石上,一脸得意,将鬼魅夕那两条粉嫩的玉腿扛在肩上,悠然地耸动腰部,肉茎不紧不慢,抽插着忍者少女那温暖多汁的膣道。

对于现在的姿势,我十分满意。首先,由于鬼魅夕是仰卧着,躺靠在我的身前,两脚勾缠住我的腰部,使得我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,只要目光轻轻往下一瞥,就能将少女摇晃的两团乳肉、愉悦得几乎失神的表情尽收眼底,一股掌握大局的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其次,鬼魅夕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腹,两条粉腿呈V字形打开,紧紧地贴靠在我的胸膛和肩膀上,往空中高高伸直了的双腿,将我的脑袋夹在了正中间,所以我只要一低头,便能看见少女打开的双腿中央,那无比诱人的风景,看见乌黑发亮的耻毛丛中,掩映着那道玫瑰色的神秘裂缝,被坚硬的肉茎肆无忌惮地挤兑、进出、搅动着的样子。

第三,由于鬼魅夕的屁股是略微朝上地压放在我的双膝上,随着每一次耸动和摩擦,我的双腿总能感觉到,少女那圆滚而坚挺的屁股上,传来滑溜而充满弹性的触感,令人心旷神怡、毛孔贲张。

鬼魅夕那双结实而圆润的玉腿,高高地翘向空中,别有一番风情。我双手揽住那双玉腿,脸颊靠在了其中一条腿上,一面感受着少女肌肤的磨擦刺激,一面狂嗅着她那沁人心脾的体香,更还一面体验肉茎被膣道内层层蜜肉箍轧、吮吸着的快感,脑内有些许的失神。

「啊……」鬼魅夕闭着眼,在扭动中娇喘了一声,而后继续紧咬着牙关,似乎用这样的方式在堆高体内快感,为着高潮作准备。

「哈,不用这样忍啊,一次高潮也没啥大不了,顶多妳爽完一次,我再让你爽一次了………」

我轻声调笑,将目光投向鬼魅夕的脸颊,只见她那一头乌亮的黑发早已散乱不堪,额头上汗湿的浏海杂乱无章,水盈盈的美目闪映生光,洁白的牙齿将朱唇咬得有些发紫,表现出相当强烈的快感反应。

鬼魅夕爽成这样,对于旁边的天河雪琼,自然有刺激作用,她终于不甘只是在旁等待,有了实际动作,朝我们靠过来。

「小丫头,怎么骚成这样了?」

这也不是天河雪琼平常说话的口气,她来到我们面前,从侧面捧起鬼魅夕的脸,像是很体贴她辛劳,吻了吻她脸上的汗珠,那种表情……看起来好像是鬼魅夕的母亲或大姊姊,充满着慈爱,美是很美,却和现在的这个情境很不配。

幸好,天河雪琼也很清楚,她来这里不是来破坏气氛的,所以吻了吻鬼魅夕的面颊后,她忽然抓住鬼魅夕的双手,用一手拿住,高举过顶,另一手则攀上少女的乳尖,揉捏着嫣红的乳珠,鬼魅夕身体一阵扭摆,无奈双手被天河雪琼扣着,根本无法抽出来。

意外的变化,我停止了抽插,转而将腰部上下左右来回晃了几晃,令肉茎在鬼魅夕的体内,如同搅拌似的扭动起来,惹得她又是一阵颤抖。

「放、放开,别抓着我……」

鬼魅夕的声音近乎哀求,仿佛小猫的鸣叫,着实令人生怜,她被天河雪琼这样抓住,濒临高潮的身体没法动作,自然不好受,问题是……她越是挣扎动作,胸前高耸的F奶就不停晃动,看起来比什么都性感,而她勉力扭腰,架在我双肩上的粉腿随之挣动,这又格外刺激了我的兽性,加大动作,一下一下推顶着结实的肉臀,再加上天河雪琼用指头来回搓弄着她的乳尖,一阵阵火热、充实、挤涨、苦甜难辨,却又能使她颤抖不已的冲击感,源源不断地袭来,更令鬼魅夕面红耳赤,眼神渐趋迷离。

「放开妳?这又何必?妳不觉得自己被这样搞,更刺激吗?早知道就把妳绑起来再操,妳说不定早就高潮了。」」

我维持着下体的动作,挤出了一个异常狰狞的笑容来。

「妳知不知道,以前妳穿忍者装追杀我的时候,我就想把妳捆起来干啦!夜行服就夜行服嘛!弄得那么贴身是要死啊?每次被妳追着跑,我都偷偷流着口水,想像妳衣服底下的奶子和屁股,妳的忍者服那么贴身,又从来都看不到胸罩和底裤的痕线,每次想到这点我都差点喷鼻血!嘿嘿,现在……」

我狞笑两声,狠狠地在鬼魅夕的浑圆屁股上,「啪」地拍了几下,「这双大奶子,还有圆滚滚的屁股,还有妳的小骚屄,终于变成老子的啦,不用绑起来妳也被我干了……呵呵呵,早知道有这种享受,我们两个何必浪费时间,妳那时候就脱光衣服躺下,赏妳几顿高潮,人生岂不是很美好?」

说着,我跪直的上身忽然往前一倾,天河雪琼侧身一避,我就把鬼魅夕连腿带身一块压在了下面,几乎把她的身体拗成V字型,并加快了下体的冲击频率。

「啊~~~我、我要……我要一直都跟你干……」刺激持续提升着,鬼魅夕的胴体越来越热,膣道内抽搐也越来越强。

「一直都给我干?这、这是妳自己说的喔,现在我就射进去,把那……那什么……有的没的……喷、喷到妳里面去……」加快速度的我,确实显得有些气喘吁吁。

「射进来……全都射给我……」鬼魅夕扭着腰,双腿紧紧勾缠住我,结实的屁股不顾一切地往上顶,催促着我把生命精华喷注入她体内,我极为亢奋,正要在她体内喷发,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碍事的,在我手臂上紧紧拧了一下,痛楚袭来,我精神略分,要喷发的感觉顿时止住。

给我来搞这一手的,当然就只会是在旁边的天河雪琼,她一面阻止我在鬼魅夕体内喷发,另一面却握住鬼魅夕那难以掌握的小奶瓜,指尖在乳蒂飞快拨弄,犹如弹琴急奏,一下就把鬼魅夕送上高潮。

李华梅曾经对天河雪琼用过搜阴手,似这等极为阴损的催情手法,心剑神尼肯定擅长,但没有多少武学基础的天河雪琼,照理是不会的,然而,天河雪琼刚刚用的这一手……似有异曲同工之妙,让我感到兴趣。

鬼魅夕的双乳被天河雪琼玩弄,一下子高潮冲顶,像是失去意识一样,整个人软软地瘫倒下来,如果不是我们扶得快,她就要这么沉入水中了。

摆平了鬼魅夕,我斜眼望向天河雪琼,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为何要打断我享乐?

「不给我一个解释?」

「解释……」天河雪琼把鬼魅夕抱到池畔放妥,免得她就这么沉了下去,接着,她踩着性感的步子,轻轻扭腰,来到我面前,「作人家老公的,怎么能在没有喂饱自己所有妻子之前就倒下了?」

老公?所有妻子?这个理由我还真是喜欢,说得太妙了!

「那……妳打算怎么做?」

「既然是两夫妻,当然是做两夫妻会做的事啊。」

天河雪琼微笑送上香吻,两边的嘴唇触碰,感觉对方的体温,她的柔荑来到我胸口,在最敏感的地方上下拨弄,一下就让我的欲火窜升起来。

「妳……妳怎么会这个?」

「我不知道,只是……总觉得我应该会。」

这话挺耐人寻味,事实上,阿雪并不会这种调情手法,天河雪琼更没理由会,不过,或许人与动物都是会进化的吧。

天河雪琼的双手,慢慢攀上了我的头,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口中翻搅,甚至还不时地吸吮我深入她口腔的舌头。

我狂烈吻着天河雪琼,右手揉搓她高耸的奶瓜,挤出的奶水喷满我胸口;左手则拨开狐毛,在她散发着热气的花谷扣弄着,逗引得她的双腿扭来扭去,使劲夹着我的手,似乎不愿让我的手继续深入,然而,当我想把手抽出,却又被夹住,好像也不想让我的手脱出,希望能停留在那里,给她更多的快感。

女人就是无比矛盾的生物,我笑了笑,看着天河雪琼双颊酡红,两腿不住扭动,淫蜜不断流出,沿着我的手指,滴到泉水之中,一股腥骚的气息,随着热气蒸腾,弥漫在温泉池四周。

见时间成熟,我拿起天河雪琼的右手,引导她握住了我的肉茎,在我的带领下,天河雪琼来回地爱抚,连左手慢慢也加入了进来,在下面揉搓着我的双丸。

天河雪琼刚才是裸身坐在池畔,身上早已无寸缕,就是雪白的狐毛,看来像是一袭皮衣,别具性感风情,我指上加劲,几下扣弄,天河雪琼轻哼着,不自觉地分张两腿。一瞬间,冒着热气的三角地带,耻毛掩映下,两瓣花唇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,介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胴体,白得犹如初雪一般的肌肤,映得我的眼睛几乎无法睁开。

微微睁开俏目,天河雪琼看到我盯着她流蜜的妙处,一阵晕红涌上了她的脸颊,又再次闭上了双眼,仿佛这样可以使她躲开眼前的窘态,只是,她喘着粗气的小嘴,上下起伏的雪白大奶子,不住颤抖的双腿和捏得我肉茎发痛的双手,都暴露了她此时内心的紧张与期待。

刚刚在鬼魅夕体内没有出来,我早已忍耐不住了,马上让天河雪琼躺靠在池畔平滑的大石上,两腿分张,羞人的妙处,完全曝露在我眼前。

天河雪琼双眼微睁,摸索握住我肿胀的肉茎,对准她刚开苞未久的娇嫩花谷,朝里头拉去,嘴里还喃喃道,「快……快……插……插进来……给我……」

我挺立着肉茎,在她湿润的花谷口上下摩擦着,沿着她的蜜唇挑动,一股股热气和骚气,在我们结合的部位涌起。

「我记得,妳几个时辰前还是处女,破身没有多久啊,怎么一下子骚成这样了?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?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