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六
第七章
两面海噱
可怜拳王

其实,整件事一开始就清清楚楚,白拉登并没有瞒我,什么都直接对我说了,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太过匪夷所思,我一直以为他是在拿我开玩笑,没有认真去想,把他说的话都当成胡扯,这才没有想到。

我认为白拉登不可能去盖楼搞房地产,但所谓的房地产有很多种形式,白拉登看上了东海的一块地,想要拿到手,这比较接近事实真相。这世上能让白拉登感兴趣,想要夺取到手的东西不多,能让他想要却一时没法到手的东西更少,若说东海有哪块土地,能让堂堂海商王追上多年,那肯定就是法米特的遗产,海神宫殿了。

海神宫殿由守护精灵武藤兰打理,内中有历代守护精灵化成的黄金女卫,平时更化为巨头龙,在东海恣意遨游,搞不好还能潜入亚空间,想要追踪实在不易,无论强攻、智取,都难以对付,即使以白拉登的通天手段,一直以来也拿海神宫殿没有办法……或者该说,白拉登未必真的束手无策,只是他不愿为了海神宫殿,付出一些自己不想付的代价。

情况本来应该会这样僵持下去,因为海神宫殿对白拉登而言,仅是他感到高度兴趣,却还说不上是志在必得之物,能弄到手是不错,弄不到也不会怎么样,然而,一个人的出现,却打破了这个僵局。

最初我不会想到这个,但天河雪琼她们在萨拉被疑似大当家的高手救走,却又落入白拉登的手里,这件事怎么说都透着奇怪,如果说,天河雪琼她们是给人出卖,这才迅速被擒,连伤都没怎么受,而出卖她们的人又与白拉登之间有交易,那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
大当家加藤鹰,身材虽然魁梧,却不是那种连大脑都长肌肉的莽汉,他有勇有谋,撇开那段因为精神打击过度,连小孩子都能剥光他打劫的黑历史,其他正常的时候,他胸有韬略,当年更是反抗军的常胜名将,像这样的一个人,当他伤愈出关,预备要有所作为,绝不会傻傻冲上敌人家玩单挑,而会先进行多项暗中准备,增强自己,削弱敌人。……我确实没想到,他所进行的准备,就是找恶魔作交意!

想想倒也正常,加藤鹰长年在东海,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白拉登的厉害,很清楚他是世上极少数能匹敌黑龙王的人,更何况,若能把白拉登从敌方助力拉拢为己方,此消彼长间,对敌人的打击将是两倍。

更何况,找白拉登交易还有一件好处。这个恐怖分子的本质是商人,而且还是军火贩子,只要能给出足够吸引他的好处,他全无立场可言,我们上门找他谈合作,谈得成未必是喜事,毕竟和恶魔交易早晚倒楣,但若谈失败……他也绝不会把我们绑了交给黑龙会,商人是不会这么做的。

几项好处想一想,连我都觉得,换作是我也会找白拉登交易……

「久违了,约翰,你气色看来不错,抱歉来迟了,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没能赶出来帮你……」

被我一语叫破,躲藏在旁边的加藤鹰缓缓现身出来,久违的身影,壮硕如昔,穿着一袭滚着金边的黑色剑士服,威风凛凛,头发梳得整齐,尽显中年男人的成熟风范。

当日他被李华梅辣手打落海中,伤势严重,要不是有巨头龙出现救人,肯定当场毙命,但以一个重伤垂危者而言,他的条件远比别人好得太多,身怀慈航高僧的百年修为,还拐走了我珍藏的天罡气诀秘笈,趁着养伤的时间进修,伤愈复出时功力大进,更突破至很多人毕生也升不上去的最强者境界,再考虑到他在海神宫殿里,春色无边的艳福生活……我不晓得他这样算不算因祸得福。

但令我感到窝心的,是他开口说的话,我这段时间以来,颠沛流离,饱尝人间苦楚的遭遇,知道的人不少,试图出手协助的就绝无仅有,他一现身就为此向我致歉,让我明白,他仍是以前那个重视道义的加藤鹰。

「大当家你好,你我百死犹生,能在这里重遇,也算是运气不错了。」

我和加藤鹰拥抱了一下,他也不浪费时间,马上就说出我最想知道的那个答案。

「我与海商王谈了点生意,将海神宫殿交给他,请他替我做几件事。」

加藤鹰道:「其中之一,就是为你解决天河雪琼体内的能量冲突。」

「……原来如此。」

拿海神宫殿作交易,这点在我意料之中,毕竟除了海神宫殿,加藤鹰也没什么别的东西能拿出来,如今幽灵船已经消失,海神宫殿的存在意义可有可无,难得有人感兴趣,拿来交易也没什么不好,只是,以白拉登的精打细算,一个海神宫殿能够换到他满足多个条件,这买卖未免太占便宜,白拉登该不会真的在善心大放送吧?

「对……没错,事情已经搞定了,完全照妳的治疗方略进行,能量冲突完全解决……」

在我与加藤鹰说话的同时,白拉登也没闲着,他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机械,右手拿着,右耳也戴上一个奇妙的东西,似乎正从里头倾听声音,口中则对某个不在场的人说个不停。

「哈哈,我们两个谁跟谁啊,何必和我客套?当初妳那么千拜托、万拜托的,我如果不替妳完成这心愿,那就是披着人皮的鬼,以后还有资格行走江湖吗?

好啦,事情已经完成,妳也了一桩心事,以后不用心里不舒坦啦……哈哈,欠我人情吗?这么说我会不好意思的,咱两谁跟谁啊,人情债,慢慢还就可以了……

喔,对了,这次委托的报酬,请在三日内打入我帐上,谢谢。」

古怪的对话,听得我疑惑心起,望向加藤鹰,发现他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,恰巧白拉登在此时结束通话,收起了机械,我来到白拉登的面前,用狐疑的表情问个究竟。

「白大官人,刚刚……你和谁说话啊……」

「哦,你也认识的啊。」

白拉登说着,从袖中抽出几根长发,一松手就随风飘走。在那几根发丝飘走之前,我看了一眼,发现那是根末梢见白的长发,而且……似乎不是人类的,上头有着暗妖精的特有气息……这算暗示?

我生平干过的女暗妖精,有一些,但其中没有特殊人物,至于我所认得的特殊女暗妖精……确实有一个,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。

「鬼婆?」

「哈,没错,以她的本事与个性,要她欠人情,这可是大大不容易,不过她之前拜托我,要我找机会还她欠你的人情,因为她自从回去之后,晚晚失眠到天亮,再不了掉这桩心事,她可能要去看精神科医生。」

白拉登笑道:「其实这事也不是很难,华更纱委托我的时候,还传来一套她苦思多时的治疗方法,能够妥善摆平能量冲突,我只要想办法实施就成,唉,说容易也不容易,你们不知道我平常那个忙啊……幸好加藤老弟在这时找上来谈交易,我就勉为其难地……」

「两面赚了?白老板,你够黑的啊!」

就算早已对白拉登的人品不抱期望,他的这句话仍让我傻眼,而一旁的加藤鹰早已陷入失魂状态,目瞪口呆,似乎没法从这打击中轻易回复过来。

「白老板,你接受了鬼婆的委托,又反过来敲我们一笔,两头拿好处,完全不告诉我们,你这也黑得过份了吧?」

「哈,军火和仲介业者本来就是两面拿好处,跳上跳下的,这有啥好奇怪?条件是加藤老弟自己开的,又不是我要求的,怎么说成是我不对了?这位顾客老兄,你这样干不厚道啊。」

白拉登手一拍,道:「鬼婆委托我是一回事,但我可以拖上三五十年再办啊,精灵族三五十年睡不好觉,顶多看看心理医生,不会死的。还不都是因为加藤兄来了,我这才把办事的时间提前,当成第一要务给抢先办了,总之,答应两边的事情我都有完成,你们别告诉我想要赖帐啊……」

「哼!我们有分寸的。」

我道:「如果欠了你白老板的帐,我和大当家能活着离开东海吗?」

「哈哈哈,说得那是什么话?白某岂是那种斤斤计较,满身铜臭,只认钱财,不讲道义的俗人?正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,哪怕这次买卖我吃点亏,就当是交了你们两位好朋友了,最多……」

白拉登笑着在我肩头上一拍,「你们可以坐轮椅离开东海,用不着躺棺材,我这个人很友善,不随便杀人的。」

「是啊,你一向都让顾客求死不能,不会随便杀人的。」

我皱眉道:「那些头发是怎么回事?」

「华更纱为了设计疗法,十几天苦思不睡,头发都白了几根,有人多事蒐集过来,送我当礼物,我本来留着有用,后来想想还是放了算了,不然改天真的拿来下咒,我会不好意思的。」

「……你这个人真是得罪不起啊。」

撇开白拉登这个黑心货不谈,我此刻深深感受到异大陆人士的珍贵情谊。白起对我的助益之大,完全是用心良苦,到了鞠躬尽瘁的程度,没想到就连华更纱都这么够意思,她为了李华梅的事耿耿于怀,这种事情不但我难以置信,恐怕就连她自己事前都想不到,而她为了向我致歉,虽然没法在李华梅身上偿还我什么,却选择阿雪当突破口,为我摆平阿雪的问题。

不得不说,华更纱帮了大忙,要是没有她,天河雪琼的问题难以解决,至少我是没能力摆平的。而如此一来,我也大致明白,为何这个疗法这么面面俱到,治疗之后,还能助长本身力量,胜过多年勤修苦练。普通的武者也就算了,魔法师可没有灌功这挡子事,魔力是无法传输留体的,但这次华更纱用了种种手法,把天河雪琼体内的冲突魔力,转化为半魔力、半纯能量的状态,这才让我们得以吸收,说穿了,就是给我们更多本钱,让我们能够对抗强敌,真可谓煞费苦心。

只可惜,异大陆还是有坏人,很坏的人……和白起、华鬼婆比起来,白拉登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实在是……

「好了,你们两位久久没见,一定有很多话要说,我生意忙,就先不陪了,有需要什么就大叫一声,会有人立刻来伺候的。」

白拉登说完就离开,其实我还有些话想问,但他跑得太快,话来不及问出口,好在我也有很多话要问加藤鹰,便先暂且放下白拉登,把注意力放在加藤鹰身上。

「大当家的,再见到你真是高兴,我……我也很遗憾,当初没有帮到你。」

这话说得连我自己也心虚,当初他被李华梅逼杀坠海,如果是现在的我,出手干预的机会是一半一半,但那时是百分百不可能,实力决定了一切,那时不过是杂鱼的我,有啥资格跳出来喊停手?

「不要紧,说来也是我自己准备不周,我在封灵岛上出手参战时,就已经料到我若出手,她必然容不下我,出手将我铲除,夺回斩龙刃,是理所必然的事,只是没算到她出手那么快,一着错,满盘输。」

加藤鹰长声一叹,遥望天边,眼中闪过伤痛之色,似是想起了阵亡的百藏、千藏等人,这些弟兄对他忠心耿耿,舍命相随,他们惨亡,对加藤鹰的打击肯定不小。

但加藤鹰的话点醒了我,他和李华梅的冲突,无论为公为私,都是无可避免的,李华梅既与他有着理念冲突,又有不可弥补的私人恩怨,再考虑到加藤鹰的智略、武勇、影响力,他一日不死,李华梅恐怕如芒刺在背。

偏偏处于退隐状态的加藤鹰,让人不好下手,他刻意维持低调,看似全然无害,要动他会引起非议,惹来「斩尽杀绝」的恶名,再加上一个持有斩龙刃的第七级武者,实质威胁难以估计,李华梅心存忌惮,不愿贸然动手,直到加藤鹰结束退隐状态,被逼出手,大耗真元,更身负内伤,李华梅终于觑准时机出手。

「咦?不对啊,就算她想捡你受伤的便宜,但你那时伤得不明显,她那么多年都忍了,又为何……为何……」

我想不通这个问题,却发现加藤鹰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道:「不错,她之所以忍不下,是因为你。」

「因为我?别开玩笑了,我哪可能帮她……啊!」

被加藤鹰这么一看,我才醒悟之前忽略的一点,枕头风实在是男人致命伤,我记得某次欢好过后,随口向李华梅提过封灵岛上的事,大骂至善贼秃不是好东西,我的本意是骂贼秃,却忘了我说的话对李华梅会有何等刺激。……加藤鹰凭空得了慈航高僧的百年修为!

只要不是白痴,就能想到加藤鹰完全化纳这些力量后,可能一举突破至第八级,东海再出一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。光只是这样,就已经有分权,甚至是夺权的危机,更别说加藤鹰手里还有斩龙刃,这简直就是危及李华梅性命,她不先下手为强就有鬼了。

「呃,抱歉,确实是我思虑不周,惹来这么多的麻烦……」

「不要紧,说到底也是师妹咎由自取,我从来就无意与她争权,如果她不是那么急着杀我,能多容我一段时间,说不定就能避免后来全军覆没的收场……」

加藤鹰摇摇头,道:「我不恨她,从某些方面而言,或许我还该谢谢她……」

「谢谢她?这话怎么讲?」

我好奇发问,加藤鹰一时没有回答,我定睛一看,他居然脸一红,转过头去,没有与我目光相对。

(……干!这家伙在海神宫殿里,一定艳福无边,夜夜春宵,那些光屁股的黄金女卫,肯定都给他干翻过去了,早知如此,当初我就应该挺身而出,代替他被打落海,日日有神功练,晚晚有美女干,爽透了!

心里这么想,我表面上仍是一脸正经,转问起另一件要事,「反抗军全军覆没的那一战,你在海里,什么都看清楚了?」

「嗯,黑龙会控制了羽族,又派出醉仙罂粟这张王牌,她是黑龙王藏得最深的秘密武器,形貌变幻莫测,绝难识破,更精于各类幻术,黑龙会以她取代了师妹,带领反抗军走入绝地,再用凤凰岛从天上一砸,大局就这么定了。」

加藤鹰的话,肯定了我之前的推测,一切果然如此,不过,听加藤鹰说,那一场惨烈大战过后,武藤兰操控巨头龙,努力收容伤者,虽然落海的反抗军一个都没有救,通通放他们去死,成为大海浮尸,但羽族女战士倒是救起不少,目前都在海神宫殿中静养。

(反抗军一个也不救?武藤兰摆明是公报私仇,她以前在黑龙会当差的时候,没少和那些反抗军敌对,现在逮着机会,当然要拼命落井下石……不,是推人沉海,也难怪她不救,换作是我,也一样不救……唔,她会主动抢救羽族,这倒是挺让我意外的。

武藤兰抢救羽族,不让羽族绝种,这还真是超大人情一件,她这是为了怕以后见到我不好交代吗?还是别那么天真好了,我认识的这些东海人士,没有一个是吃素的,说得正确一点,个个都是吃人还不吐骨头的,我如果把事情想得太美好,每天起码都要被事实真相弄晕几回。

「你们……救了那一堆鸟女人,该不会是用来做人体实验的吧?听说制作暗黑召唤兽,是武藤兰的强项。」

「哈哈,你说哪去了,我们可没有乱来啊,到时候包管还你一群四肢健全,会走会跳的羽族女战士。」

「四肢健全,会走会跳?肉体无恙,那心智状态呢?该不会一个个都是边流口水,边跑跑跳跳吧?」

「没、没有啊,大部分的精神都还挺好,我是说,她们心智都健全啊!」

「心智健全、肉体无恙……我靠,你们该不会在搞复制人这种邪道吧?」

「你怎么把我们想得那么坏?难道我们在海底不做坏事就不行吗?」

「开玩笑!白拉登那么会玩文字游戏,你和他打交道,我哪知道你是不是也正在和我玩这一套。」

我道:「你到底和白拉登约定了什么?赶快说出来。」

加藤鹰笑道:「你想问可以直接说,不用兜圈子啊,你是海神宫殿的半个主人,这些事本来就要告诉你的。」

听了还真是感动,我是海神宫殿半个主人,这种话连我自己都不敢想,现在总算有个人当回事。法米特这祖师爷实在差劲,别的流派出现传人,得到传承,除了神功秘技,还能捞到一大票遗产,法米特留给我的只有一堆麻烦,美女他自己干,环游世界是他去,烧尸体就我来,勉强留套房地产给我,还自己长脚会跑,追来追去都追不上,简直是和白家人比黑心的。

「我知道海商王对海神宫殿觊觎已久,所以一出关就找上他,希望以此与他谈条件,让局面好转。」

「喂,大当家的,你该不会要他帮你对付黑龙王吧?说这种蠢话,肯定会被他轰出门去,认为你是白痴,不屑与你交易。」

「呵呵,你也这么想吗?」

「那当然,我又不是第一次和姓白的打交道,别看他与黑龙王交情像是很好,只要你开出足够的好处,别说要他卖了黑龙王,哪怕你要黑龙王的老爸,他都能重新掘坟挖来给你,问题是……你要买起黑龙王,那个价码肯定惊人,你若只拿着一座海神宫殿就去谈交易,他没把你乱棍打出去,就已经很客气了。」

我道:「白家人非常憎恶低能,愚蠢的人得不到顾客待遇,还立刻会惹杀身之祸。我觉得,你最多就是和他们谈点小合作,他们看在海神宫殿的份上,稍微给你一些条件优惠,至于说什么全面改变立场,对付黑龙王……这种事不是不可能,只是连我也想不到,要用怎样的好处才能打动他们。」

「妙!」

加藤鹰对我竖起大拇指,「这个道理其实不难,但若对白家人不了解,就想不到这一点,这段时间以来,慈航静殿与伊斯塔都派来密使,想请海商王协助剿灭黑龙会,结果慈航静殿的使者全部被歼,伊斯塔的使者尽数被奸。」

「喔!」

心禅大师并非蠢人,但或许是前些时候第三新东京都市参战的影响,让他以为什么人都能邀请看看,派来的使者又脑子僵化,对白拉登大谈什么光明正义,后果当然就是从容就义,要不然,假使光谈好处,白拉登断不至于先斩来使。

加藤鹰道:「我与海商王谈的条件其实简单,就是要求处理阿雪的问题,呵,其实提出这要求时,我情报不灵,还不知道索蓝西亚的事,后来才听海商王说起,马德列所用手法,是以他的通天邪能强行维持光暗魔力平衡,只要时间一久,没有继续输力维持,平衡就会崩溃。」

所以,天河雪琼其实也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时候,要是没有刚刚的处理,只怕再过不了多久,天河雪琼的身体就会出现致命危机,而慈航静殿的技术肯定救不了她,一切将无可挽回……

「除此之外,我也与他商量了拆迁补偿的问题,包括如何安置建地上的原住户……」

「啥?」

我最初感到一头雾水,海神宫殿的交易虽说是房地产,但那只是一种比喻,哪来的拆迁补偿问题?不过,再听见他说原住户安置问题,表情又显得古怪,我也就心里有数了。

海神宫殿要拿去与人交易,最棘手的一个技术问题,就是与海神宫殿结合为一体的守护精灵。从武藤兰的例子看来,守护精灵的存在,有时间限制,每隔多少时间就要换人,而换人的方法……似乎是挑个垂死的人,问她愿不愿意成为守护精灵,反正不愿意的话就当场死,愿意的话……就像与白拉登交易一样生不如死。

我们在海神宫殿中见到的武藤兰,整个人与一块大水晶结合,只有少部分身体露在外头,哪有什么生人乐趣?若不是要藉此保命,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跑来当守护精灵,这样子过上几十年,心理本来没病的都变态了,虽然说守护精灵也可以卸任,但从那些黄金女卫的情况看来,她们能战斗,有自我意识,却似乎都失去了对过往的记忆,有没有灵魂也很难讲,要做爱是肯定没问题,要谈情说爱就是做梦了。

就算不为海神宫殿,加藤鹰也想救出武藤兰,但守护精灵的构成原理复杂,就算把法米特找回来,都未必分解得开,加藤鹰自然更束手无策,这一下借力打力,把问题扔给白拉登,只要白拉登能帮着解放武藤兰,哪怕别的条件都不做,加藤鹰他们也还是赚到。

「嘿,大当家的,你算盘打得不错,交易对象也挑得很好,白拉登只是会把石头榨出油来,却并不是疯子。」

如果是找黑龙王交易,后果很可能是被他一击干掉武藤兰,一劳永逸地把人给「解脱」,然后再负责地宰掉加藤鹰,送有情人相聚九泉,最后还会把海神宫殿给毁掉……找精神病患交易,就是这样。

不过,武藤兰被困在水晶里出不来,加藤鹰再有本事也干不到她,在海里修练的这段时间,大概只能和黄金女卫搞群交,望着自己所爱的女人兴叹了……这么一想,我反倒不特别羡慕加藤鹰了。

「我与白老板谈好生意后,他派遣人手,由我指挥,入阿里布达找人,本来是想把你们一起带回来的,不过碰到你的时候,你伤得太重,只有先把你放下,白老板保证过,只要你落在黑龙王的手里,肯定不会死的。」

加藤鹰哂道:「至于其他的伤害,不管是被弄成脑残还是被阉,通通都不用怕,反正有个叫鬼婆的女人欠你人情,所以我们就把女人带回来,开始布局等你。」

「……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完全不想说谢谢?」

「哈哈哈,事急从权,难免有些不尽如人意之处,只要好处你有拿到,旁枝末节也就不用在意了。」

加藤鹰开怀大笑,笑得很是开心,我也微笑起来,只是这一下微笑,很快被一声震耳欲聋的如雷惨叫声打断,发声之人武功好高,叫得也好惨。

「……我……我不敢了!以后我只选妃选秀,再也不偷吃了……原谅我这一次吧……」

又是那似曾相识的惨烈叫声,我与加藤鹰相顾愕然。

「大当家的,你……你知道那是谁吗?」

「不清楚,只知道是海外来的,不过……这次拍片行动的所有开销,从派小队进入萨拉,到你们刚才干翻天的那座监牢,都是他出钱的……」

「哦,好一个冤大头……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