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六
第六章
莫问奇遇
通货膨胀

正所谓有法故有破,天底下只要有功法,就一定存在相应的破解之道,哪怕是慈航静殿的守贞圣咒,都一样有针对性的破解方法。

比较搞笑的是,破解守贞圣咒的功法,并不是黑龙会、伊斯塔这些敌对组织所创,而是慈航静殿自己创出来的鬼东西。会去创这种功法的人,不但存心不良,还非常无聊,其存在绝对是这世界的大不幸,偏偏我就认识一个,那便是天河雪琼的师父,心剑神尼。

当初,心剑神尼与我研究破解守贞圣咒之法,她一共提了三个方法,撇除当事人自己解除、使用道具这两个很不可靠的办法,其中最可行的一个,就是由男方自行修练一种特殊功法,名曰罗汉顶天功。

这套见鬼的邪功,据说本来是心剑神尼修练慈航绝学「罗汉神指」时所参悟,练成之后,能让自己的阳物坚硬逾铁,就算用钢刀去砍,都不会受到伤害,而照心剑神尼的说法,当我练到铁槌砸蛋也无痛无惧时,就可以出师了。

在五色帆船上,我深感这套功法的荒唐,但还是问了口诀与修练方法,后来跟着白起修行,我偶得闲暇,也找时间偷练,可是因为没有很当回事,又怀着一定程度的罪恶感,修练的效果就大受影响,毕竟,当初没想过今后还有机会干到天河雪琼,练这功法无非是寂寥之下,稍做消遣,哪想到今日有机会派上用场?

由于修练效果不佳,我没有练成心剑神尼口中,所谓罗汉破天的境界,至少被铁槌砸蛋,后果是肯定会扁的,然而,就凭着新突破至第七级的强大力量,我把罗汉顶天功催至巅峰,强行闯关,就这么捅入慈航圣女的玉户,破了她保守多年的贞洁。

有罗汉顶天功加持的肉茎,虽然成功突入花径,但甫一进入,便感到阵阵强大压力,仿佛不是在突入肉屄,而是对着一块钢板猛撞,只要自己这边的硬度稍差,马上就是枪折人泪流的惨剧。

(奇怪,怎么和想像中不太一样?罗汉顶天功号称能破守贞圣咒,我还以为是一插进去,守贞圣咒就自动瓦解、废除,但从现在的情形看来,破只是破进去,功法却没有被瓦解,这根本就是强行蛮干嘛!唉,我真蠢,居然对心剑妖尼创的功法有期待……咦?

缓步进入的过程中,天河雪琼的反应极为明显,魔法师的肉体本来就没有武者强韧,被我强行突入玉户,撕裂的痛楚,让天河雪琼的脸色痛得发白,黄豆大的汗珠滴滴流下,楚楚可怜的娇弱神情,让人着实心疼。

但我在她下身所感觉到的反应,却截然相反。一直以来,我身边的诸女当中,要比膣道内的紧窄,无人能与冷翎兰相提并论,那种异常的膣道压力,绝对是上天的恩赐,每当她骑在我身上,飞快地前后摆臀,夹紧膣道,不用两分钟,我就有想要一泄如注的冲动。

可是,即使是冷翎兰,与此刻的天河雪琼一比,也相形见绌。守贞圣咒仍旧存在,玉户不住往内合闭,对于正缓慢朝深处侵入的肉茎来说,就成了巨大的挤压力量,又因为两侧肉壁软嫩,这股挤压巨力不让人感觉疼痛,只有一种被裹得透不了气的紧密刺激。

细细比较之下,冷翎兰的膣压虽是逊了一筹,可是在交媾时,她的膣肉会痉挛蠕动,除了挤压,更会造成吸榨效果,又很会流淫蜜,只要屁股扭得厉害些,随时都会让男人溃不成军;天河雪琼这边,就单纯靠膣压取胜,但要抵受得住这股膣压,也非普通人能够,即使是我,若非天河雪琼苞开血流,处子贞血造成了润滑,此刻恐怕也寸步难行。

不过,聪明人一向善于发掘潜力,冷翎兰也不是一开始就学会前后摇屁股的,如今的天河雪琼,就是一块上好璞玉,我若好好调教开发……不,甚至不用花太多力气,以前阿雪所受的训练,全都深深烙进骨子里,就算脑子忘光,肉体却仍记得,只要我花点时间将之唤醒……

「……疼……好疼……」

想得出神,趴在我身上的天河雪琼声声字字,雪雪呼痛,紧绷的俏脸早已湿透,浏海沾贴着额头,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,楚楚动人,我轻轻抽送一下,她玉户内伤口被牵动,痛哼一声,泪水断线珍珠似的流下,更下意识地伸手想推开我,柔荑碰在我胸口,软弱无力,反被我一手抓住。

天河雪琼的个性坚毅,平常神智清醒的时候,要看她示弱、听她讨饶,那可是千难万难,但现在陷入昏睡,意志力出奇地薄弱,特别是被我的肉茎屌入屄内,就像失了魂一样,受了疼痛便流泪,那种抽抽噎噎的哭泣模样,一点都不似平时的她,反倒像极了一个幼儿园的小女孩,看得我怜意骤生……也兽性大发。

「别哭,别哭喔,女人都要这样的,忍一忍,屄给干开就不疼了……」

我哄小女孩似的轻声说话,同时抱着天河雪琼的美臀,一点一点往下沉,让肉茎深入那紧迫的膣道,天河雪琼双手受制,哭泣声中,本能地扭着屁股想逃开,但在这种情形下,她扭屁股的动作,却只为我带来更大的快感。……终于深深插入进去了。

完全占有了我身上的这具女体,我心里说不出的得意与满足,这丰满的肥臀与大奶,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,若说有什么遗憾,就是天河雪琼意识不清,不能与我共享这美好的一刻,还搞得像是在迷奸,实在可惜。

不过,说到感谢,有一个人的大恩大德,是我绝对不该忘记的……

「神尼,妳在天有灵,如今也该含笑,妳栽培十几年的好徒弟,终于变成真正的女人啦!」

心剑神尼当然是没有死的,祸害活千年,多少人死了怕都轮不到这个人妖,但她此刻是不是在天上,这却不好说,因为这变态家伙与白拉登也有交情,冲着这份交情,白拉登特别请她来看好戏,这一点也不奇怪,就算此刻没来,事后也会发一片实况录像给她。

「神尼大恩大德,我无以为报,干妳徒弟的前一百下,就当是替妳干的!」

我高声宣示,才刚把话说完,正想揉着天河雪琼的奶瓜来干穴,下身陡然一痛,先是一股快把血肉烫熟的热流,再来就是一股冷到让人打哆嗦的寒流,交错由天河雪琼膣内袭来,从肉茎直传入我体内,刹那间就让我如坠冰火地狱,何止是难受,差点就腑脏受创,一口鲜血喷出来。

(不好!得意忘形,把正事给忘记了!

美色太过迷人,我完全把正事忘掉,现在才意识到,这极寒、极热的两股能量,必定就是天河雪琼体内失衡的光暗之力,因为我与她合为一体,这两股失控的能量有了宣泄之所,往我体内冲来。

(这个方法倒是不错,多一个人来分担、承担,发作起来就不会那么厉害了,不过,要不是我的罗汉顶天功有成,与她合为一体,也没办法替她分担这些能量……

当初阿雪体内的光、暗能量冲突,造成原因除了她本身的力量,还大量吸纳法米特留存在她体内的无比魔力,那肯定是第八级以上,起码第九级的至绝力量,阿雪就是凭着这股力量,分开大海,如此强绝之力,即使是分开由两个个体承受,也还是承受不起,若非当初马德列出手调整,把这股大力泄去部分,现在我的下场就是立刻给撑爆。

纵使如此,我们现在的状况仍不乐观,两个第七级力量的肉体,要承接超量的第九级魔力,这仍然是自杀式的任务,如果马德列复生,又站在我们这边,或许有办法搞定我们的危机,但目前……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
能量源源不绝地灌入体内,充塞四肢百骸,我感到体内每一条经脉、血管,都被能量充满,如吹气球般鼓胀,随时都可能炸开。换做是别的情况,这时我最应该做的,就是切断与天河雪琼的连结,只要一切断,我自己当然就不危险了。

无奈,这个方法在此行不通,随着能量的宣泄,天河雪琼的痛楚大为舒缓,肌肤上的血纹也迅速消减,见到这一幕的我,非但不能逃跑,还要尽可能吸纳来自天河雪琼的能量,减轻她的负荷。

(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就算我豁出性命不要,还是无法完全承接她体内的能量,时间一长,还是一起完蛋,得另外想办法才行……

我才刚刚这么想,天河雪琼的身上就又生状况,似乎是因为能量负荷减轻的关系,她从昏迷中逐渐清醒过来,一睁开眼,看见我们两个如今的羞人姿态,再意识到她正跨骑在我的身上,一面晃着两团大白奶瓜,一面摇着美肉肥臀,与我纵情交媾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花容失色,叫了一声。

「啊……」

天河雪琼本能地想逃,第一反应就是从我身上站起来,却错估了她玉户异常紧窄的情况,膣道正紧紧夹缩着我的肉茎,就像打了根固定桩子进去,哪可能说动就动?结果这一下没能起身,还因为破瓜的疼痛,站立不稳,一屁股跌坐下去,反而让肉茎插入膣道更深,几乎一下子顶着了子宫口。

才刚刚开苞,就被肉菇顶着子宫口,这个超重口味的刺激实在太强,天河雪琼连喊痛都来不及,立刻就翻了白眼,近乎昏厥。对我而言,这分冲击感同样强烈,令早已抵受不住的我,瞬间腰眼一酸,积蓄多时的欲望浆液狂喷出去。

精浆一喷出去,我就知道不对,这次喷发的力道、份量,都强得异常,以超越我个人极限,甚至很有可能是超越人类极限的方式,喷注入天河雪琼的膣内,初经人事的她,哪受得起这等冲击?在滚烫的精浆喷灌下,雪臀剧烈痉挛,两腿不停打颤,胸前的奶瓜更是乳波晃荡,光是看就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这股异常喷发,有种透支生命精元的感觉,随着一泄如注地喷发,我的身体迅速虚脱,仿佛连骨髓都被抽得干干净净,全身无力。恍惚之中,我隐约明白了点事,白家人给我灌入的那颗药丸,是非常阴损、霸道的春药,先压抑本身的情欲,到临界点后加倍燃烧,最后喷射的时候,则是掏尽本身的每一滴精髓,全数注入女方体内。

如此歹毒的春药,应该是专用于淫贼采补的利器,换作是一般情况,我敢担保,这样来一次大喷发后,男方非但精尽人亡,尸身还会酥脆有若无骨,稍稍一碰,内中骨骼就如朽木般碎裂。

普通人肯定是这收场,但我不认为白拉登喂这药给我,就是想要弄死我,这太不合经济成本,而且,在我开始狂喷精浆的时候,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天河雪琼体内僵持不下的光、暗之力,受到这么一冲击,竟然被隔为两边,泾渭分明,一半存于天河雪琼体内,一半则是流泄到我这边来。

两股相互拼争不下的巨大力量,被分隔为两边,乍看之下差别不大,因为纵使只剩一半,这些魔力仍非我们分别所能承受。问题是,这两股魔力被我和天河雪琼分据其一后,发生了奇妙的变化,先前之所以会有能量冲突,是因为这两股背道而驰的能量一碰撞,便产生激烈反应,但当它们被妥善分隔,很快便依照物理法则,开始自行其道。

灌入我体内的那股能量,适时补充了我被榨得点滴无存的精元,跟着,已经被填充饱合的经脉不堪负荷,这股不再具有攻击性的能量,便缓缓散出体外,不对肉体造成危害。

天河雪琼的情形也是一样,只不过她耗力太过,被破瓜之痛、能量转换的疲劳弄得体力不支,趴倒在我身上晕了过去。虽然意识尽失,但她呼吸平顺,气息悠长,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,体内隐患尽去,真正解决了所有的问题。

「傻女人,别只知道睡啊,开妳处女的时候妳在睡,开完了妳又睡,怎么妳可以爽爽从头睡到尾,都是我在累啊?太不公平了吧?」

我紧紧抱着天河雪琼,抚摸着她湿漉漉的垂腰长发,嗅着她肌肤上的奶香,享受她豪硕乳肉贴在胸口的感觉,心里说不出的满足,哪怕前路仍然艰辛,但紧搂着她、静静躺平在这里的我,确实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平和幸福。

(不得不说,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要治疗天河雪琼,那设计出这套疗程的人,真他妈的是天才啊!

整个治疗的关键,就是开了天河雪琼的处,与她结合一体,只要能够与她交合,后头分隔光暗魔力,分别消散的效果也就水到渠成,但问题是……事前根本没人能想到这一步。

事后分析,每一步都合情合理,甚至也很简单,没什么很困难的地方,可是若非被人点了这一下,自己哪怕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,这就是天才人物的价值,他们总是能在黑暗之中,踏出那正确的第一步,指引后人方向,我不知道想出这个方法的天才是谁,有可能是白拉登,但我直觉另有其人。

(对了,如果马德列也是用同样的技术……难怪只有他做得到,除了对能量的操控技术举世无双,最大的一个理由是守贞圣咒未破,正常人根本就进不去,而它……它不是短小,是根本没有,就因为没有,才有可能……唔,别想这些了,庸人自扰啊!

这个不得了的治疗方案,并不单单只是治疗而已,以我来说,这样一场榨干骨髓的夺命交媾后,我就算不死、不大病一场,至少也得三五天下不了床,但得到来自天河雪琼的魔力补充,我此刻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,反而精力充沛,还想再干一场。

不仅如此,来自天河雪琼体内的魔力,其实介乎魔力与纯能量之间,被转化得异常纯净,所以才能不具伤害性,一驱即离体,自然消散。而这股能量对于武者、术者,都有莫大好处,我大量吸纳之后,觉得本身修为大幅增长,一举跳过第七级的初阶、中阶,到了第七级的终段程度,如果后头有点机缘与领悟,大有可能就这么突破、升级,到达第八级的位阶。

从种种迹象看来,天河雪琼的情形也差不多,她底子打得好,主要能量又是残留在她体内,所得好处恐怕比我还要多得多,这样算一算,尽管失了处子纯阴之身,却仍称得上是因祸得福了。

一面思索这些问题,我察觉到脚步声的靠近,侧头一看,阴暗潮湿的监牢之内,正有一群穿着蝉翼白纱,手提花篮的侍女队快速朝这边走来,总数十二人,全都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,眉目如画,举手投足犹如曼舞,令人眼前一亮。

当这票美少女使婢来到我面前,盈盈浅笑,半透明薄纱下的玉乳、纱裤之中的粉腿与雪臀,委实让我有种想高声吹口哨的冲动。

「妳们来干什么的?我和我小老婆还没干爽,轮不到妳们上场啊。」

我的话引来这些少女的一阵哄笑,她们笑着表示,是奉侯爷的命令,要接我们两人去沐浴净身,如果我尚未尽兴,她们可以站在这里,等我把天河雪琼干到爽了,她们再来动作,也是可以的。

「或者,我们中的六名姊妹,先接天河圣女去沐浴净身,剩下六名在这里,伺候您干到爽了,再为您沐浴,不知这样贵客是否满意了?」

「唔,白拉登的手下人果然够上道,好吧,妳们这么识相,我也不找麻烦,反正要干机会多得是,妳们带她去净身吧。」

交给这些侍女来处理也好,不然我来替天河雪琼刷刷洗洗,虽也惬意享受,但现在这节骨眼,她心理准备没做好,鸳鸯戏水要是戏出了反效果,那就很糟糕,更何况,开处开完了,搞也搞完了,现在该是大摊牌的时候,我想白拉登很快就会找上来谈判。

从结果来说,我和天河雪琼都是受益者,白拉登又不是善心人士,哪可能免费帮忙?既然帮了大忙,应该很快就会来要好处了,与他谈判的时候,我可不想让天河雪琼在场,徒然给自己添了个心理弱点。

六名侍女把天河雪琼带走,却还留下六名说要服侍我沐浴,我正急于化纳体内新得的这些能量,巩固境界,所以无心理睬她们,随她们怎么做都可以,没想到她们不由分说,把我扛起便走。

侍女们都受过专门训练,扛人的动作非常有技巧,六个人恰好组成一张肉榻,让我舒舒服服躺靠在她们的藕臂与粉肩上,她们莲步轻移,肢体的摆动非常有节奏,躺在她们身上的我随着摆动,就像是被按摩一样,非常舒坦,而更有意思的是……我可以随便把手伸进薄纱,摸她们的奶子,捏她们的屁股,被我毛手毛脚的侍女们还报以微笑,似是鼓励我更进一步。……真是要人命的美色,下次若有机会和白拉登谈大生意,被当贵宾款待,我应该好好在他船上白吃白喝白干几天,他这边的妓女……呃,侍女素质超一流,不干白不干啊。

这边怎么说也是监牢,我以为到沐浴区还要走一段路,想不到侍女们扛着我出了牢房,往前走了二十几米,转过两个弯,眼前豁然开朗,就在一片开阔的岩石场中,十多个热气蒸腾的大小池子,分别散发着药草香气、茶香、酒香、咖啡香、花香,光是吸一口,就让人精神大振,更别说每个池子旁边,还都站着一个仅着三点比基尼,巨乳丰臀的美女浴孃,专门侍奉宾客沐浴。

「有一套,这个白拉登,确实是超级懂得享受。」

回头一看,我们适才所在的牢狱,其实只是一个几十米平方的无窗建筑,不知道用了什么诈术,让我们以为监牢面积很大,还是地牢,从外头看来,根本鸟到极点,还摇摇欲倒,只是一个为了「拍戏」而仓促建出的「道具屋」,我和天河雪琼居然上了这种当,想想都觉得蠢得可以。

太麻烦的问题,多想无益,我索性不去想这些事,在侍婢群和浴孃的服务下,痛快洗了一个温泉浴,让身心彻底放松、放空,当一切结束,我拒绝了她们进一步伺候的要求,将她们遣走,自己一个人泡在温泉池里,不久,白拉登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「卖力演出,辛苦了,这些侍女的素质不错,怎么不入你法眼吗?」

白拉登穿着一袭白色长袍,在强风之中衣袂飘飘,很有些卓然出尘的仙家气质,说不出的好看。

「白大官人,你所谓天下最丑最贱的女人,就是这么一回事?」

「哈,见仁见智,个人口味而已,本来想多加个形容词说是最大奶,但一来不想你提前猜到,二来……确实不是最大,这不比最丑最贱,不能乱说。」

白拉登笑了笑,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炸响,震耳欲聋,我本来以为是天上打了个炸雷,但听得清楚了些,这才发现,是某个人的一声大吼,功力好高,震得我两耳好长一段时间嗡嗡作响,奇怪的是……如此威猛的大吼,就没有多少怒意,反而充满惊惶,像是给吓得魂飞九天一样,实在怪异。

「……什……什么人啊?」

「喔,没什么,是我乡下老家的拳王猴仔。」

白拉登朝吼声的方向看了一眼,满不在乎的说,「他搞完自己老婆,还想参加轮奸行动,刚刚被人举报,他老婆知道了,就说要搞条公狗给他看……唔,是叫得挺惨,现在可能已经痛哭流涕,跪地求饶了。」

「……举报的人是谁?该不会就是你吧?别否认啊,你眼中的笑意已经出卖你了。」

那个黑衣大汉看来也是高手一名,却仍是给白拉登玩弄股掌之上,这个恐怖分子果然玩弄人不遗余力,有必要的玩,没必要的也玩,真想不通他哪来那么多忠心手下,什么世道?

「白大官人,我看这位乡下拳王的功夫很好啊,你从哪里招揽来这种高手?有没有好门道介绍一下,我想找佣兵啊。」

「招揽?你误会了,他不是我招来的手下,我只是发了封信给他,说我要拍一部火辣辣的经典A片,女主角有爆乳圣女,还有巨乳萝莉,也有长腿美人,预定的床戏不但有开处,还有凶猛暴奸,视情况还会有美女逆推与群众轮奸,就是欠了个重要的男角,问他有没有兴趣,他接到信之后,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拍片了。」

「你……找他来演A片,但没告诉人家他不是演主角,甚至床戏都没他的份?」

「这需要说吗?我又没骗他,这里是在拍A片没错,女主角也是爆乳,确实也有开苞戏,从头到尾我也没保证他会有床戏,他自己要那样以为,我也没有办法。」

白拉登两手一摊,笑道:「再说,我也不是真的没安排,他若愿意,可以搞那几头癞皮母狗,我们绝对会修片修得美轮美奂,他自己不要,我们总不能逼他要吧?哈哈哈……」

文字游戏实在是很恐怖的事,订约的时候不看清楚条文,自以为是……唉,文字游戏害死人啊……

「为什么要帮我?你有什么目的,现在可以说了吧?」

「什么目的?我不是早就说了吗?我要在东海拿地,发展房地产,对你所做的事,是整个发展大计中的一个小环节……」

白拉登笑得很不正经,但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相信不是单纯拿我开玩笑,而是真有其事。

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想,在东海搞房地产是根本没搞头的事,如果一定要说潜力巨大,那除非是某个很特殊的好地段,白拉登之前也说过,有一块地他看上很久,早就想要弄到手……

以白拉登之能,看上了一块地,久久弄不到手,这块地难道会飞天潜水?……东海范围内,如此特殊的地段……能让白拉登看上眼的价值……

诸般线索组合在一起,我瞬间有了答案。

「……大当家的,你可以出来了。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