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五
第五章
话当挽难挽
一剑抵天

战局的变化委实太快,弄得我目不暇给,完全处于状况外。一开始,我以为黑龙王又在作弄我们,故意让李华梅出场,刺他一下,让我们燃起很快就会破灭的假希望。

有些地方我觉得有古怪,斩龙刃是一柄太过危险的道具,插入龙族体内,「破龙」属性造成肉体的连锁崩解,伤害绝对比普通人类拿利刃玩切腹要大得多,哪怕是黑龙王大发戏瘾,演戏给我们看,似乎也不用动到这么高风险的动作,而且还不用替身。

但考虑到这家伙的精神状态,就当他脑子有病,追求戏剧效果,洒狗血洒到可以用泼的,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

不过,黑龙王出手反击李华梅,那一击的威势,还有李华梅以帝皇封龙咒封住斩龙刃,让黑龙王无法拔刀,这些急转直下的演变,让我觉得,这一切可能不是假的,或许这真是老天所赐的奇迹,毕竟,如果连羽霓都能伪装失去神智,和我继续玩潜伏,李华梅玩同样的手法,完全说得过去,她苦心孤诣,忍辱负重,在黑龙王身旁等待时机,终于逮着机会,一击重创敌人。

和偷袭万兽尊者那时相比,李华梅的这一击更为圆熟老辣,发招时无影无踪,不带半分火气,简直就是玩偷袭的大行家,不改行当刺客真是可惜了。看着黑龙王受创,我心中何止是狂喜,几乎就要当场唱起歌来,老天总算有对我不错的地方,连续倒霉久了,还是会有点好事的。

只可惜,短短几秒后,我的喜悦立刻减了一半,一切都只因为黑龙王的那句话。

「我对你的评价似乎有必要改改了,或许,你真的够格当我宿敌。」

这一下夸耀,绝对是给李华梅的肯定,若是在从前,李华梅听到这句话,要不就是堂堂正正称谢回应,要不就是冷言嘲讽,绝对不失身为当世绝强者的风范与气度,然而,她此刻的回应,完全让我没法想象。

李华梅作了几个手势,我最初以为她在结手印,指掌翻飞,动作煞是好看,仿佛是某种舞蹈,直到她连比了多个中指,我才确定她是在用手势辱骂敌人。用手语骂人已经很猛,李华梅几个中指手势比完,还拉眼睛、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,又猛拍了两下屁股,拍屁股的时候,战裙翻掀,里头的金黄丁字裤与结实美臀惊鸿一瞥,说不出的性感动人。

这种动作,骄傲又带着几分俏皮,我没法想象会出自李华梅的身上,直到听见李华梅的那句答话。

「……喂!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但我可不是你想的那个人啊!」

什么谜题都解开了,这话已经不只是似曾相识,根本就是身份证明,当初就在我和鬼魅夕的面前说过一次了,这个李华梅不是真正的李华梅,是那个行踪飘忽,一直尾随我们后头的超级变态狂阿里巴巴,之前鬼魅夕说过,阿里巴巴的整个外形,可能都只是一层用幻觉屏障所构成的伪装,不管长相、声音再怎么逼真,全都是虚幻,作不得准,这人的真面目究竟是怎样,我们始终搞不懂。

但看「李华梅」刚才一连串的动作,我觉得……这个色魔恐怕是女性,因为那连串动作虽然粗俗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味道,明明是骂人的手势,看来竟有舞蹈的感觉,让「李华梅」看来须光流转,非常动人,一刹那间比从前还要美上几分,这样的表现……若出自一个绝色美人,就很有说服力,而若是一个……

髯大汉做出这些动作……我会幅吐到死不瞑目。

只不过……伪装「李华梅」容易,但斩龙刃……难道也是山寨货?看黑龙王的神情,似乎又不像……

「好本事!居然能够伪装成李华梅,暗算于我。」

黑龙王直视眼前对手,不管仍插在腹中的斩龙刃,「但这柄斩龙刃,尊驾又是如何取得?」

「哼!既然要玩cOSpLAY ,道具当然是不能少,否则怎么取信于人?你应该要感到非常自豪,为了捅你这一下,我还得先去痛扁那蜥蜴女一顿,把这鬼东西抢来,又要赶在东窗事发之前到这边,两头赶场,你以为这容易吗?」

阿里巴巴的话令我一惊,斩龙刃的出现,居然是这家伙去偷袭李华梅,强行抢来,这真是好大的胆量、好大的本事,普通人就算有这想法,也绝对没可能实施,但阿里巴巴玩起变身术,比鬼魅夕这个忍者还厉害,本身实力超群,如果变化成黑龙王的样子,接近李华梅,以李华梅如今的状态,打她个措手不及,不是问题,就只希望这家伙别卯起来公报私仇,偷袭夺剑后,还顺便多端几脚,把人打残,那就糟糕。

我担心的问题,阿里巴巴当然不可能回答,这家伙也没再念咒,只是在黑龙王的对面站定,就光是这么一站,周围整个气氛都不同了,任谁都能感觉出,这其中有一股绝不善罢甘休的气势,相信黑龙王的感觉更是深刻。

「哦……」

黑龙王伸手指敲了敲头,微笑道:「我想,我大概知道尊驾是什么人了……」

这还真让我讶异,阿里巴巴的身份神秘,又全无线索可循,要不是这家伙会用兽王拳的高段招数,我搞不好还会以为他是来自海外。这么一个不显山、不露水的家伙,黑龙王一开口就说知道是谁,莫非……这两个人是认识的?

阿里巴巴道:「那又如何?你早该知道,我会回来取走那些你不该拿走的东西。」

「确实,这么做也应该,但说是一回事,做不做得到……又是另一码子事了。」

「一般时候,不好说,但你肚子现在捅着一根避雷针,完克你的肉体机能,实力大减,还能有几成战力?这样搞定你,绰绰有余了。」

「有道理,听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死定了,那还等什么?迟迟不动手,难道等一下会有外卖送便当,再加两杯咖啡过来?」

黑龙王语气悠哉,仿佛拔不出的斩龙刃,一点都不构成威胁,但其实就连我都感到奇怪,纳闷阿里巴巴为何不动手,也想不透这人究竟在等什么,都已经到了这个分上,难道……还真会有外卖来送便当?

蓦地,阿里巴巴朝冰兰玉蝎怒瞪一眼,冰兰玉蝎突然就像是吃了过量兴奋剂一样,狂啸一声,而另一头的凰血牝蜂,尽管少了一条手臂,似乎伤得不轻,却还保有起码的战力,此刻同受感应,杀气如潮水般激增,尖啸一声,朝着黑龙王攻去。

两大暗黑召唤兽,经过一轮能量耗损后,实力已大幅下跌,倘若它们是像早先那样攻击,黑龙王只怕一动都不用动,单靠能量吞噬就能摆平,但眼下他身中斩龙刃,力量发挥不全,两大召唤兽之后又有一个阿里巴巴虎视眈眈,如此一来,情形就不同了。

(古怪,阿里巴巴这一手驱虎吞狼,如果不是本身精神修为高绝,又对暗黑召唤兽有相当了解,卢透本源,是不可能做到的。我这个当世淫术魔法唯一传人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好像每个人对暗黑刀口唤兽的了解都比我多?我大感纳闷,却骤听见阿里巴巴一声怒喝,「还不带小妞走?你真想留在这里送外卖?」

就算再怎么无聊,我也没打算转职送外卖,只是战局变化太快,有些跟不上状况而已,一听这声怒喝,我登时惊醒,眼前是多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混战,远比刚才的情势更加危险,凭我们这点微末本事,在旁边就是一堆渣,再不趁机跑路,别说成为拖累了,随时有可能被卷入战斗,真的被轰杀成废渣。

「多谢,老大你义薄云天,等一下自己保重啦!」

我从天河雪琼怀里抢过鬼魅夕,她不待我催促,就跑去扶起羽霓,四人很快会合一处,就要跑路。黑龙会的士兵不待黑龙王吩咐,自然包围阻路,但缺乏高手主持,场面又一片混乱,两个暗黑召唤兽所发动的魔法,一个拉扯天上云气,形成龙卷云涡;一个聚合方圆半里内的火元素、电离子,预备发招,两边强招未出,已经把这里弄成一片天愁地惨、鬼哭神号,黑龙会的士兵人数再多,碰到这种大场面,也就是一群比我们更渣的东西,哪还有余力管到我们?

横扫千军,这句话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,即使是万夫莫敌的勇将,也要借助地形,才有可能完成这个壮举,但眼下这种天时地利,连我也能轻易完成,就这么护着三名各怀心思的女人,杀出重重包围,很多时候,我还没攻过去,包围网就先崩溃了,不是黑龙会士兵胆小逃命,是莫名一下雷电轰爆地面,或是突来一股狂风把人吹上半空,包围网完全失去意义。

眼见场面越来越危险,我心急如焚,脚下纵跃如飞,加速离开现场,过程中还要小心空中突然劳下来的电光与火星,实在要命,但就在我们即将要脱离王宫时,我心头警兆忽生,抬头仰望,赫然见到云海叠浪之中,一道身影如剑如电,高速飙来。

天上电光闪耀,雷霆霹雳,我看得很清楚,高速飙来的那人正是李华梅。阿里巴巴所伪装的山寨货,此刻正在大战黑龙王,飞来的这个肯定是真货,要是让她就这么飞过去,战局立刻要生变。

黑龙王岂是易与之辈,即使肚里插着一柄斩龙刃,依旧神色自若,看不出来有什么影响,阿里巴巴用尽种种手段,削弱他的力量,但真打起来胜负如何,我看阿里巴巴自己也是心里没底,否则哪用这么麻烦,偷袭时候斩龙刃直接插心窝或砍头,早就把所有问题解决,正是因为心里没底,没把握致其死命,这才选择施咒后最难拔出、最能造成持续伤害的腹部。

李华梅这样杀过去,阿里巴巴有暗黑召唤兽助阵,倒不一定有生命危险,可是战局的胜负天平绝对会为此倾斜。我从没见黑龙王被逼到如此窘境,阿里巴巴的战斗,可以说是我最后也最大的希望,说不定,黑龙王真有可能被打倒,所以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放李华梅过去。

下这个决定可不容易,我身边别无得力帮手,只有几个猛扯我后腿的负累,单靠这样的实力,我用什么去拦截李华梅?

有了充分的准备之后行动,这样算是投资,可惜在人生之中,很多时候我们来不及准备,而决定的时间又只有短短数秒,这种时候就只能问自己,愿不愿意去赌这一次。

要是继续逃跑,放李华梅过去,我们可以平安脱险,但……那又如何呢?只不过是多拖点时间,下次再碰上黑龙王,照样被他指着鼻子嘲笑,这样的「平安」有什么意义吗?

(妈的,赌了!我将怀中的鬼魅夕,再次交给天河雪琼,这是无奈之举,再怎么说,天河雪琼起码比羽霓要值得信任。

「拜托你了。」

天河雪琼接过鬼魅夕的瞬间,有些吃惊,但很快就明白我的打算,她的第一反应,居然是伸手拉住我的袖子。

这个反应把我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天河雪琼表情紧张,欲言又止,眼中所流露出的神情,似乎是想要我别去,只是几番挣扎,这话到底是没能说出口,变成了另外一句。

「你自己小心。」

寥寥几个字,语气冰冷生硬,好像是勉强挤出来的,但我却从天河雪琼眼中,看出截然相反的讯息,这个发现令我心头大震,只是因为剧战将临,不得不强行压下所有杂念,专心一志,这才不敢多想。

「你们也小心!」

匆匆扔下这一句,我头也不回,朝着李华梅掠来的方向迎去。李华梅是在半空中高速飞行,要像她那样子飞起来,我可没这本事,唯有力贯双腿,纵身往半空中一跳。

「嘿!泼妇,想去哪里?」

跃身半空,我对着李华梅发了一招,威力不足以伤及她,但已经足够吸引她的注意力,当她回转过头,我还真是吓了一跳。

阿里巴巴来此之前,偷袭李华梅,趁机夺剑,这个我是知道的,当然也猜到李华梅多多少少会受点伤,不过,此刻的她,披头散发,面染血污,鼻青脸肿,左眼还有一大块乌青,我从未见过她如此狼狈,阿里巴巴对她的偷袭,伤害不大,至少不是断手断脚的那种,但确实也把她打得够惨了。

照时间来算,阿里巴巴的夺剑之举,真是煞费苦心,时间、距离都计算得完美,所以前脚偷袭夺剑,暗算黑龙王成功,李华梅后脚就追了上来,时间上只要再晚一点,就会被抓个正着,这分计算之精巧,令我对阿里巴巴的智慧重新评价,这家伙不只是变态,或许在勾心斗角上,也能与当世顶尖阴谋家一争高下。

佩服归佩服,我眼前的难题,仍是只能靠自己来扛,刚刚跃起时太过冲动,我完全忘记,脚底下不踏实地,轰雷赤帝冲威力减半,如今身在半空,我拿什么去和李华梅对拼?

我这边发现失策,李华梅那边可不会给我机会,她一发现我,想都没想,第一时间就抢着出手,虽然斩龙刃不在手里,但她手一扬,凝气为剑,立刻就是一道长达二十余米的巨大剑气,凌空朝我斩来。

这一下,我要是能接得下,那就有鬼了,李华梅出剑毫不留手,我与她足足差了两个级数,即使我豁尽全力去挡,估计也会在两秒内被拦腰斩断,跟着就被剑气中的多重劲道爆发碎尸。

(妈的,阿起,你自诩天下神功通晓九成五,又对我特训那么久,怎么教来教去,就只教了我脚不踏实地,就用不出来的鸡肋武功?轰雷赤帝冲绝不是这么没用的武技,若能练到化境,即使脚下不踩实地,也能轰发雷霆万钧之力,问题是我运使这套绝学,根本是囫囵吞枣,越级使用,能勉强打得出来就已经不错,哪能寄望什么练到化境。

只是,我出来阻截李华梅,这固然是豪赌一把,但在赌的层面里,也包含了一个小细节。对上李华梅,我不可能是她对手,如无意外,交手瞬间就会被干掉,若说有什么意外状况能改变这结局,一是高人相救,一就是我自己最近钻研的东西,能够在死亡压力下有所突破。

赌赢了,就有机会;赌输了,当然就死翘翘,其实这方法我最近早就试过,协助我以死亡威胁来寻找感觉的是鬼魅夕,只是效果不彰,十几次测试下来,灵感没有捕捉到,身上倒是冤枉多了几处伤,而此刻李华梅一剑扫来,当那巨大的剑气,在我瞳孔中越映越清楚,惊恐、紧张,让身体不由自主地轻微抽搐起来,一丝本来模糊的感应,迅速变得清晰,这样的感觉对我已不算陌生。

锁,打开了!

之前领悟轰雷赤帝冲,我所得到的感应,是用力重踏向地的一脚,但此刻所得的感觉却不相同,我隐约感到,在我前头似有十多条道路,等待着我的选择,端看我选择哪一条作为突破口。虽然说是选择,其实根本没得选,因为这些感觉太过模糊,我无法也无暇去参透每一条道路究竟通往哪里,危急之间,只能硬着头皮乱选一条。

在做出选择的刹那,我发现……风,骤然停了。

这当然是一个错觉,我不像李华梅那样能飞行,只是一下跃至半空,便即下坠,而剑气扫来,大气涌动,我周围气流异常混乱,怎么可能无风?这纯粹是我自己的一种感觉,好像忽然之间,周围的大气流动变得非常缓慢,如同流水,纵使要命的剑气飞快逼近,却像距离我有千里远,一时威胁不到。

身在半空之中,周围万籁骤止,无风无云,睁眼望去,目中所见,唯有一望无际的长空,长空无涯,任剑气的杀伤力再强,斩风裂空,瞬息之后,仍是什么痕迹也不留下,这世上有什么是比苍穹天幕更不可测的?

冥冥之中的感应,我振臂挥出,中途并指为剑,成为剑招,出剑时忘乎所以,脑里只有一片无尽苍穹。

抵天之剑!

遥远海外的传说,有一个身躯伟岸到无法想象的巨人,双脚踏地,以自己的肩头抵住天空,自此有了天地之分。一人抵天,万古莫能撼动,一剑若能抵天,这世上还有什么攻招能破?

一瞬间,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发生什么事,但李华梅这无可匹敌的一剑,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我挡下,而我虽然挡下这一剑,但那一瞬间我到底做了什么?

如何挡招卸招?脑里一片空白,全无印象,只知道自己除了右臂酸麻,身上就没有别的伤害,委实不可思议。

(不靠任何兵器之助,空手运使剑招,就挡了强过我两阶的一道剑气,这、这种事怎么可能了?好厉害的防御武技。完全超越现有武术理论的一招,不只是我大为震惊,就连李华梅都深感难以置信,怒目圆睁,只是她反应奇快,一剑失利,随手又是一剑破空而来,誓要置我于死地。

临阵提升,这种事情可以计算,但终究是很不可靠的一件事,轰雷赤帝冲这门绝学,我虽能使用,却也是在得到灵感顿悟后,不断分析、回忆,反复练习,才真正把握到这式绝学,现在临阵领悟这式「抵天之剑」,虽能感到它内藏无数玄妙变化,仓促间却哪用得妥善?只能捕捉那一丝模糊的感觉,试图将之再现。

上乘绝学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哪是可以这么随随便便乱搞的?我勉力又挡了李华梅两剑,整条手臂已经痛得失去知觉,虎口与指甲都爆裂喷血,结果在第三剑上,终于招架不住,守势崩溃,一股沛然大力狂涌过来,整条右臂扭曲变形,从掌骨到臂骨,寸寸断裂。

手臂变形成这样,当然是痛到快要喷出尿来了,好在之前白起的特训奏效,遇上这种伤势,我几乎是惯性地做出反应,左手立刻插在右肩,五指劲道透入,暂时封死神经、血脉,镇痛兼止血,更让肌肉收缩,保护已断骨的手臂。

连串处理动作完毕,我已回复战力,要不然,光是骨碎的剧痛,就够让我倒在地上乱滚,什么鼻涕眼泪都喷出来。可是,我做的这些事,仍无助于改变目前的处境,李华梅连出几剑无功,已经气到发飙,冰冷如兽的目光锁定住我,我相信,她的下一击恐怕不是夺命攻击,而是会像玩弄小猎物一样,把我四肢粉碎后,这才一剑取命。

我还没想出该怎么接招,李华梅的剑气已经直扫过来,正如我所料,这一剑不是开膛破颅,而是横扫过来,直切双腿……这个冷血婆娘,真是谋杀亲夫不遗余力。

这一剑,我无法接下,可是在剑气扫来的刹那,我前方的空间骤然扭曲,一个黑影离奇出现,初时模糊,却很快清晰起来,正是鬼魅夕。

我大惊失色,鬼魅夕的伤势极重,完全失去战斗力,怎么有办法忽然飘在这里?

惊鸿一瞥间,我发现鬼魅夕脸色苍白,眼神却显得坚定,这非常不好,重伤者显露坚强决心,向来都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李华梅一声怒吼,却是挨了天河雪琼从下头发出的一击。这里距离巫添梁的设伏地点已远,再加上那边战得飞砂走石,乱七八糟,看来针对天河雪琼与鬼魅夕的结界已经失效,又或是被破坏,天河雪琼得以回复魔力,立刻发出一击「黑暗狂袭」作掩护,奇袭成功。

中了天河雪琼全力一击,李华梅没受什么伤,但也不会太舒服,而鬼魅夕则朝我投来一下含笑的目光,无言无语,我却听得见那里头要说的话。

「无论怎样,我都会支持你!你一定要加油!」

在这一眼之后,鬼魅夕的身体忽然发生谵异变化,她全身骨节尽碎,无法举手结印,很多忍术不能发动,但也不晓得她是怎么做到的,娇小的身躯瞬间分解,很像快刀削苹果一样,分解成一条条、一束束的血色丝索,然后全都缠往李华梅身上。

鬼魅夕不过是第六级力量,即使豁尽全力,也不可能压制得下李华梅,不过,如果拼上性命,使用某种禁咒,那就另当别论。这些血色丝索,赫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力,沾上李华梅的肌肤后,连结起来,化为一道无法挣脱的魂之枷锁,即使以李华梅之能,一时居然也被枷锁困住,动弹不得。

骤遭束缚,李华梅就像一头发怒的母兽,用尽力量挣扎,在血色丝索束缚下,身上每一寸肌肉都因为鼓足劲道而鼓起,但如此惊人的力量,却也无法挣断丝索,只是将丝索扯得越来越长而已。

李华梅的精神状态如何,目前不好说,但纯以力量而论,肯定较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,鬼魅夕能够这样将她锁住,已经不是一句「厉害」能够形容,但越是如此,我也越是焦急,鬼魅夕做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,所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,要是这种束缚有那么容易,当初黑龙王要擒李华梅,直接让鬼魅夕用这招就好,哪用得着那么麻烦?

(她困住李华梅,我们该怎么做?攻击李华梅吗?扯淡!就算我狠得下心,实力差仍摆在眼前,李华梅动也不动,任我们打上十几分钟,我们也没法把她怎么样,那鬼妹的牺牲岂不是毫无意义?她这么做,到底是什么用意?我大惑不解,脑中灵光一闪,想到鬼魅夕最后的那一笑,登时明白了她的心意。

鬼魅夕很清楚我的个性,如果要我放弃与李华梅战斗,立刻掉头跑路,以我的个性,多半难以立刻决定,更何况假若要跑,根本就没有必要跳起来阻人,此刻阿里巴巴仍在恶斗黑龙王,我一逃跑,那边就会完蛋,我冒生命危险苦苦支撑,就毫无意义了。

鬼魅夕看出这一点,所以她什么也不说,怕说出来的话给我带来压力,只是告诉我无论我怎么选择,她都会支持我,并且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。

(你这丫头……我哪有要求你为我做那么多?你为我拼到这种程度,至于吗?

心情激动,胸中几乎要沸腾的心绪,最后化为一股强烈的意念。

(丫头,今天看上我,绝对是你有眼光丨我不会a 让你失望的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