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五
第一章
风火相济
轰天雷击

我的军旅生涯说长却又不是很长,因为在我身为一名军人的大多数时间里,都只能算是一名兵痞,混吃混喝、混嫖混色的时间多,真正上战场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虽说在我那极短的上阵时间里,缔造出极辉煌的武勋,短短几个月,先破伊斯塔,后败索蓝西亚,威风八面,比很多人打了一辈子的仗还要辉煌,更被国人视为名将,但其实……我的军事才能没有那么高,每次出征获胜都带很大的运气成分,而若仔细审视我作战的过程,就会发现我很倒霉,几乎是每次才出发就碰壁。

对上伊斯塔的那次,巡逻队伍莫名其妙撞上伊斯塔的大部队,要不是我够机警,临阵应变,早就全军覆没了,还说什么大胜;后来攻略马丁列斯要塞,又碰上约伯希恩这个硬手。从来就没有软柿子吃,也从没有敌人看到我,便被我的王霸之气吓得倒撞下马;和很多英雄故事中的主角相比,我的运气糟透了。

这次的情形也是一样,想要来玩奇袭,结果却是被人奇袭,我们这支实力精强的小队,一踏进敌人势力范围,中结界的中结界,被诅咒的被诅咒,完全失去战力,若非我对这种场面早习以为常,现在可能已经吓得尿湿裤子了。

我之所以能够维持镇定,还有一个主要理由,那就是故乡遇故知。在这个剑拔弩虽然我们之间,没有友好到见了面便想互相拥抱,倒是有点一见面就想踹对方的脸,可是,考虑到敌人的威胁性,我还是很高兴能在这里碰上阿巫,再怎么说,一个武艺低微、魔法极差,满肚子坏水的奸人,总比智勇双全、强到不像人的怪物敌手要好对付,更重要的是……这个敌人……他有得商量。

两军对垒,最怕就是不死不休这种情形,除了你死我亡之外,就没有别的选择,如果可以边打边谈,情形不妙就握手谈条件,谈不拢再开战,这种仗就轻松得多,虽然也有可能一不留神,谈条件谈成挖坑埋了自己,不过,多个选择总不是坏事。

从现场情形来看,阿巫其实挺不愿与我兵戎相见,不但花费偌大工夫,摆出欢迎阵仗,还搞了一支萝莉仪队来迎接我,被我揭穿真面目后,他一直放低身段求和,就是不愿意喊开战,谋求和平的诚意十足,只可惜……从头到尾,我是一个字也不相信。

阿巫的实力不强,此事众所周知,但从阿里布达到黑龙会,他屡经大风大浪,什么刀光剑影没遭遇过?仇人甚至多到让他如厕、行房都要带足保镳队伍,否则分分秒——' ?一!秒横死街头,可是,那么多的惊滔骇浪打来,最后却只把他头顶与周围的人扫个精光,最后就剩下他一个,理所当然坐上空出来的位置,这就是他的真本事。

前一秒打躬作揖,后一秒踩着别人的脑袋撒尿;上一刻把酒言欢,下一刻淫人妻女、夫目前犯,这种事情阿巫不只干过,肯定还常常干,我要是真的对他掉以轻心,松懈敌意,我就比那些被他喂食过多麻药,又干到脑子坏掉的流口水女人更蠢。

「约翰!敬酒不吃吃罚酒,给你脸你不要脸,既然你自寻死路,那就怨不得我了!」

巫添梁表情狰狞,双手高举,指着我们,大喊一声,「乃伊组特!」

跟在巫添梁身边的黑龙会部属,本来已经蓄势待发,只待领导一声令下,就要冲上前去开战,哪知道领导的命令一下来,所有人面面相觑,竟然没有一个人n 得懂领导人在说什么。

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我们这边,正准备面对敌人来袭的天河雪琼,用疑问的目光看我,想知道巫添梁是不是喊了某句魔法咒文,而我则望向鬼魅夕,问她这是否是黑龙会的什么战术暗语?又或是什么神秘的古老魔法语言?却只看到鬼魅夕用无辜的表情耸肩,表示一无所知。

一时间,敌我双方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每个人都是一脸迷惘,最后所有目光一起望向巫添梁,想知道这位始作俑者到底说了什么。

「唉呀!连乃伊组特都听不懂?你们这票家伙,没有一个跟得上潮流,怎么会连乃伊组特都不知道?」

巫添梁气急败坏地跳脚,就不晓得他到底是在气哪一方,「乃伊组特,就是把他做掉!听懂没有?蠢蛋,把他们一道组特,通通做掉!」

不得不说,我这位老友跳脚怒骂、痛斥属下的模样,真符合反派大魔王的形象……出场十分钟后就沦为丑角的那种,不过,被他这么一叫,敌我双方如梦初醒,敌人再次杀气腾腾地逼了上来。

我们早已被黑龙会的人团团包围,现在敌人逐步逼近,情况当然是不妙,而我们三人之中,天河雪琼、鬼魅夕两大主力,分别被诅咒、结界锁缚限制,勉强还有行动力,战力就一点也不剩,帮不上我的忙,还成了大拖累。

我一个人要孤军奋战,压力很大,幸好敌人看来不是很强,尽管手中所持武器火力强大,不过都是些四、五级修为的货色,两名六级剑手寸步不离巫添梁一步,明显是保镳,生怕领导人给「擒贼先擒王」了。

这样的敌方阵容,威胁有限,我自身实力又今非昔比,要不是旁边有两个帅妞拖累,我甚至有把握,在三分钟内突围而出,当然现在完全是另一回事了。

「你们两个先撑住,我离开一下,等我十秒内去把那个猪头擒下,再回来保护你们" 」我的声音不大,但我话声方落,那边的巫添梁已经怪叫起来,「哇哇哇!约翰,你讲这样是当我听不见啊?这么老套的烂桥段,难道我会毫无防备吗?告诉你,每年我不知道干掉多少个想玩擒贼擒王的臭贼,连女贼都要操死十多个,这招行不通!」

巫添梁一面说话,一面掏出了一颗鲜红的珠子,赤光流转,耀眼夺目,看得我眼珠子都差点突出来。

「万、万灵血珠?」

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看到山寨货,万灵血珠是可以列入传说的S 级珍宝,要牺牲掉一万条人命才能制造出来,讲究一点的,甚至牺牲祭品还有年龄、性别的限制,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弄出来的消耗品,即使是黑龙会这么乱七八糟的组织,照理说也没法弄出太多,至少……不可能连阿巫都有分持有。

「开什么玩笑?像你这种喽啰,手上也有万灵血珠?别以为随便拿一颗红色珠子,就能用来充数吓人……」

话说到这里,我忽然想到,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这家伙是黑龙王亲生儿子,又是黑龙会驻阿里布达最高司令官,如果手上没有一点筹码,凭什么来和我们对战?

「哈哈哈,这个你就不懂了,这部作品都快要结束……呃,说错,是这个世界都快要毁灭了,人物等级和物品稀有度当然会乱。再说我要是没有点厉害东西,哪够格在这里守株待兔,等你们来自投罗网?」

巫添梁哈哈大笑,整张笑脸只能用猖狂来形容,但他手中的万灵血珠,确实有强烈的魔力波动散发出来,保证不是山寨货。

情形不妙,即使是巫添梁这样的货色,手中一旦持有万灵血珠,在无视反噬后遗症的前提下,都能够使用强大魔法,或是召唤强大兽魔,甚至发动究极魔法也有可能,考虑到当前状况,最有可能的……搞不好是叫来暗黑召唤兽。

(万灵血珠是至邪之物,魔力不足的人想要使用,必然要付出代价,阿巫是不愿付出,才会只拿出血珠吓人,没有实际动作,否则以他个性,就算叫两只暗黑刀口唤兽出来当摆设都好。话虽如此,我可不敢拿这来赌,如果我真的瞬间突围,冲到巫添梁身前,他不管有多不愿意,还是会被迫使用万灵血珠来自保,因为他也同样不敢赌,怕我真的一出手就直接杀了他。

进退不得,我脑里一片混乱,而经过这么一耽搁,包围我们的黑龙会好手已经迫至近处,第一波的箭矢攻击发动,我心中叫苦,连忙出手,高速移位,鼓动气劲牵引,尽量让这些魔法箭矢相互碰撞引爆,借此将之截下。

魔法箭矢互碰,引发强烈爆炸,阻止了敌人的首波冲锋,但第二波魔法箭矢又连环发来,弄得我接应不暇,特别是还要分神护着天河雪琼、鬼魅夕,实在让我很头痛。

假使被敌人这么闷着打下去,早晚我会顾此失彼,偏偏被人攻得太紧,也缓不出手来发动大招,以破坏力强大的猛招来迫退敌人,正想着该如何是好,突然一声剧烈彳?炸响,由远方传来。t 一这一下爆炸的威力不小,不但爆轰声有如雷动,由核心处所鼓发的震动更是惊人。寻常的火药爆炸,是单纯的能量释放,顶多形成冲击波,但若是高手运使强悍绝招,造成爆炸,那除了冲击波、热浪,还会产生能量被收束、压缩的反应,这类反应越强,就代表即将到来的猛招越厉害。

此刻,我们所感应到的能量压缩,规模极大,收缩的速度又快,照经验来看,怎样都是第七级的猛招,而以当前情势,一个第七级的高手,绝对有左右战局的能力。

(黑龙会在这里还暗伏高手?我脑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,就是敌方有高手出现,但心里又觉得不对,巫添梁手上要是有第七级的战力,早就该派出来战了,怎么会迟迟没有动作?再看巫添梁,发现他也是一脸迷惘,这个异变应当与他无关。

还有……若我没记错,现在这股能量波动传来的位置,正是刚刚羽霓自天上坠落,砸下来的地方。

(羽霓醒了?看来伤得不重,醒了也正常,才不过那点高度,本来就不该摔成重伤;但就算苏醒,她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气势?还有,这等能量波动……诧异中,我回转过头,想看看那个传来震波的地方。强烈爆炸所掀起的烟尘,弥漫四方,一道俊逸身影自烟尘中如箭飙冲向天,背后双翅迎风拍振,修长的美腿、纤细的腰肢,高速掠过夜空,成了一抹令人惊艳的美丽倩影,正是之前坠落在地的羽霓。

这些时日以来,我察觉羽霓状况有异,为了防辈出事,我对羽霓严加监控,她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,尤其在修为进境上,我不可能出错,羽霓的力量已属第六级高段,却尚未进入瓶颈期,不具有冲击第七级的可能,别的可以搞错,这个就万万不会错,否则我岂不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?可是……刚才感应到的第七级力量,又是怎么回事?

羽霓奇迹似的再起,恰好帮了我大忙,那些本来都射向我们的魔法箭矢,全都朝羽霓的方向射去;巫添梁身边的两名剑手更联手出剑,以气凝剑,一道气剑急速朝羽霓斩去。

我若出手,可以帮羽霓挡去部分攻击,但我也有心一看羽霓的状况,所以没有动手,只是凝神细观,瞧瞧羽霓如何面对这一阵强劲攻势。

以羽霓刚刚展露的身手,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结界或诅咒的干扰,如此一来,其实很简单,她甚至不用以力量硬拼,只要振动双翅,往上高速拔升飞翔,就能把这些攻击都避过,只是,她的想法明显与我不同,当这些攻击迫近,她眼中厉芒闪动,令一直在旁注视的我,心头暗惊。

(这不是人偶该有的眼神,果然……唉……我心里才在叹息,羽霓已经有了动作,她右手一挥,大气之中,整个空间的风元素都随之狂啸,掀起狂猛强风,转眼间就提升为冲击波,直扫出去。

风,无非是空气的流动与摩擦,但狂暴化的风,却是一股恐怖的破坏力,尤其是形成冲击波之后,什么钢铁、岩石都不堪一击,羽霓这一记冲击波横扫,把半空中的所有魔法箭矢都扫开,乱撞乱爆,连那道真空切都被破坏,余势不止,笔直击向巫添梁而去。

那两名护着巫添梁的第六级高手,联手再出一剑,气劲分走阴阳,交织合壁,威力陆增一倍,轻易将羽霓的冲击波破去,更反攻回去。羽霓面对敌袭,反应奇速,右手再次横挥出去,周围风元素疯狂躁动,冲击波尚未发出,已隐约有锐利的破风声。

只要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行家,听到这个声音都会变脸色,「风」经过高度应缩后,会形成冲击波,这已经是高手的能为,但如果对风的驾驭力更强,将空气进一步压缩上去,那就会形成「风刃」,这种风刃也有高低之分,让庸手来发动,无非就是一道真空切,威力有限,可是……由高手发出,精准控制刃锋的形成,威力集于一线,那就是开山碎石,无坚不断,此刻羽霓所使的,就有这样的味道。

羽霓……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?这不是单纯变强的问题,假如她仅是使出第七级力量,那可能的解释理由还有十几个,但她眼下所展露的本事,非独力量强横,还显示了对「风」的领悟与掌握,这不是短时间内练得出来的,虽说羽族在风元素的感悟上,比其他种族占便宜,不过……

我困惑思索中,羽霓已闪电出手,那道被压缩得薄如蛋壳的极细风刃,刚被她推划出去时,还发出刺耳的破风声,但不足一秒的瞬间加速后,风刃切开前方的空气,高速破空而出,这时就一点声音也传不出来,疾若光电,朝敌方飙斩直去。

敌人两名高手汇阳合阴而发的并流一剑,碰上这道风刃,相形见绌,立刻就被切割分开,半空瓦解,要不是他们两人见机得快,早在风刃尚未发出之前,便知不妙,联手再发一剑,早已在风刃之下大败亏输。

前两度联手无功,这次他们不是单纯以剑气攻敌,而是一起出剑发招,两仪归一,不约而同地跃起,一双长剑闪耀红蓝光芒,朝着风刃迎去。这时连我也看出来,这两名剑手确实非同凡响,除了自身修为不俗,还精擅合击之技,比寻常两名同修为的剑客联手,威力还要大上一倍,黑龙王为了保护这个儿子,确实派出优秀人才了。

两名高手实剑同出,威力比刚才的剑气陡增一倍,和羽霓的风刃僵持不下,一点一点地将风刃分解、化消,羽霓却在此时三度出手,这次同样是右手一挥,破风声不大,就看见一道光影,高速飙向两名剑手。

光影如虹,并不是单纯的冲击波或风刃,我在看见这道光影的刹那,赫然明白羽霓为何实力陡增。

烽火乾坤圈!

这本是巫添梁诱我们入圈套的诱饵,刚才敌我双方一阵乱打乱斗,谁也没空去注意旁边,羽霓悄悄行动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干的,居然就把烽火乾坤圈趁机弄到手了。

创世圣器可不是普通的神器,不管是在哪个分级里,它都是最高等级的变态魔法器,当日织芝、伦斐尔持有创世圣器,发动内中所藏的究极技巧,赫然能连跃数级,与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马德列一拼,还一度让末日战龙陷入窘境,若非因为末日战龙不是普通生物,马德列又不是普通生命体,他们确实有机会来个逆转胜,除魔诛邪。

即使不启动内中所藏的究极魔法、武技,只是单纯当一件武器来使,创世圣器仍是威力非凡。如今,在羽霓的手里,烽火乾坤圈虽不能说用来挑战马德列,可是拿来欺负眼前这两名剑手,已经是绰绰有余了。

烽火乾坤圈同时掌控风、火两种属性,是创世七圣器中的异类,羽霓一掷出,乾坤圈切割大气,破风而去,其势已极为凌厉,不可小觑,半途更摩擦空气,「轰」的一声,燃起熊熊烈火,火势如滚雪球般增大,温度更是疯狂激增,转眼间就成了一个激转的烈焰法轮,轰然威势,恍若天罚,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血肉之躯能够抵档的东西。

那两名剑客绝非庸手,但面对这一击,仍显得渺小,又因为正全力出剑硬拼,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,给烈焰法轮一轰,当场毙命,断成两截的烧焦尸身被火焰卷入,连串爆裂声响后,化为灰飞,点粒无存。

两名硬手眨眼间便给击杀,对敌人士气的打击可不是一般大,巫添梁瞪大眼睛,嘴巴张大,险些连手里的万灵血珠都吓得掉地,唯一的反应,就是大声招呼手下的唾啰。

「你们还呆着做什么?乃伊组特!给我通通一起上,把他们做掉!」

巫添梁声嘶力竭地喊着,那模样与话本故事中,只会大喊「围起来!大家一起上」的蹩脚魔头有够像,如果我不是深知他的为人与本事,肯定会以为他头上的死亡旗已经高高竖起了,自古以来,见到敌人就大喊「大家一起上」的反派,有九成七的机会,在喊完这话的十分钟内挂掉。

天河雪琼道:「烽火乾坤圈的威力好强,你的特训奏效了,羽霓的实力好强,这全都是你的功劳。」

真不愧是天河雪琼,每次想的事情都与我不一样,反倒是鬼魅夕收起了脸上的笑,带着一丝紧张示警,「你那个肉娃娃的样子不对,当心。」

「当然。」

我简单应答,心里却是没底。羽霓的异常,我不知道被提醒几次了,早已心中有数,但她此刻所表现出的「异常」,仍为我所不解。创世圣器她有我也有,我无法以霸者之证正面瞬杀两名同级高手,羽霓却能做到,这是什么缘故?

烽火乾坤圈最初掷出,仅是第六级力量,威力不弱,是羽霓正常的应有力量,辅以神器之威,这一击将两名敌人击退、打伤,都是正常,却还说不上一击败敌,更别说将两人秒杀。

决定胜负的关键,是那一瞬间的风火合流。这绝不是单纯的把武器点火,扔了出去,在乾坤圈起火的瞬间,周遭空间的火元素都在骚动,是集合方圆数百米内所有风、火元素,轰发出这一击,风助火势,杀伤力激增,更在瞬间飙上第七级力量,是靠这样才一击毙掉那两名高手。

自古以来,各种术者、武者钻研求道,除了循正途提升本身力量,其中也不乏另辟溪径者,透过某种非正轨的方式,在短时间之内,短暂大幅提升自身力量,甚至跳跃级数,跳一级至数级都有可能。这类技巧很多典籍都收藏在册,一查就是一大把,只不过无一而非条件严苛、付出巨大,我怀疑羽霓刚才就使用了类似技巧。

抬头仰望,羽霓展开双翅,飘立在半空中,烽火乾坤圈已经回到她手里,那件单薄的弓箭手套装,在高空被强风吹得剧烈飘动,身形纤细,一双长腿白晳光洁,仿佛一只仙鹤飘然于九天,美得令人赞叹。

平时羽霓飞在高空,战斗时或是扬弓,或是持刀俯冲,但她这次却是紧握乾坤圈,随着体内真气流转,乾坤圈上火光明灭不定,每次绽放火焰,就是一道热浪涟漪往周围散去,光焰中的羽霓,出众的美貌更形升华,甚至说得上明须。

渐渐地,羽霓的身影有些模糊,看上去有重叠的现象,那些搞不清楚状况的人会开始揉眼睛,但我们这几个知道羽霓底细的,无不倒抽一口凉气,过得片刻,羽霓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模糊影子,长相与她完全一样,只有头发的长度不同,金色的长发从肩膀披垂下来。

毫无疑问,这是「羽虹」,也是羽霓的独门梦幻技巧,一个尚无法用现有知识来解释,强行模拟出来的分身战体。这一着幻影分身,对精神力、体力的消耗均大,本来不是那么容易能施展出来,但最近这段时间,我对羽霓进行特训,在这上头更花了不少心思,让羽霓可以更快、更稳定地叫出分身战体,并且维持更长的时间,那些训练的成果就在此刻展现,不少黑龙会的喽啰见到这一幕,还以为是见了鬼,目睹了什么灵异现象,大为骚动。

也难怪他们有这反应,羽霓的分身战体,我们平常虽是早已见惯,但眼前的情形却有不同,平时她所召唤出来的「羽虹」,都是衣着整齐,穿着那套武斗袍服,面容、神情一如过往的样子,有时候甚至还会露出俏皮的微笑,仿佛最初认识时的那个羽虹又回到我们面前。

然而,这次的「羽虹」,却是半人半兽,一手、一足退化为鸟爪,型态狰狞,是她在海上与白拉登战斗时,蜕变化成的堕天使姿态。一头长发凌乱地披散,脸上更满是血污,凄厉的眼神,看来确实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复仇厉鬼,邪气冲天,任谁看了都会心中一怯。

相由心生,「羽虹」的型态,照理说是由羽霓的心境来决定,此刻羽虹的外表如此凄邪怨毒,羽霓的精神状况可想而知,但她和羽虹并肩而立,脸上表情说不尽的欢喜悦乐,看在旁人眼中,令这幕景象倍添邪异感。

我在底下看着这一幕,心中百感交集,脑里记忆不住闪过,回到海上遇刺的那一刻,心神剧震,几乎无法冷静下来思考。

「镇定一点,你若分神,我们就完了。」

一鬼魅夕的声音从旁传来,让我稍稍宁定下来,去注意一些刚才忽略掉的东西,首先,虽然不好说羽霓是否已回复清醒,但她脱离傀儡状况,是百分百可以确定的事,这也没什么好吃惊的,之前我已有察觉,还做出了预备措施,只不过,眼前这局面……超出了我预想的范围。

这些时间以来,我严格监视羽霓的精神状况,定时调整,然而,为了避免对大脑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,某些太过霸道的精神侵入手法,我不敢使用,所以若说羽霓用什么诡异方法避开我的监视,虽然很让人难以置信,不过……不是绝对不可能,毕竟,精神控制是两面刃,我操作时间越久,对方培养出抵抗力的可能也越高,这是我早就知道,却又完全莫可奈何的事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