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四
第八章
热烈欢迎
衣锦荣归

随着距离目标越来越近,我已经能清楚感应,在王宫里的那件创世圣器,就是烽火乾坤圈无疑。

这个感应相当清晰,不仅是我,天河雪琼也感受得到,但对照王宫的位置,我有些纳闷,烽火乾坤圈目前的所在,似乎是后花园一带。那里同样也是让我记忆深刻的所在,前金雀花联邦的大总统莱恩·巴菲特,就是在花园里遇刺身亡,下手的正是鬼魅夕,如今我却与鬼魅夕联手潜入王宫,这不能不说是造化弄人的一部分。

不过,真正让我感到困惑的一点,却是烽火乾坤圈的位置。为什么这件重宝会放在后花园?这又不是假山旁边的石头,随随便便找地方扔放就行,像创世圣器这等级的重宝,要嘛是由高手贴身配带,再不然就是放在宝库里,总不会黑龙会如此荒唐,接掌王宫后就立刻在后花园盖宝库吧?

这个可能怎么想都不人,相较之下,我还宁愿相信,是那个神秘的海将军,将烽火乾坤圈贴身装配,而他此刻就正在后花园。

虽然不排除在黑龙会之中,有爱好风雅之士,喜欢半夜赏花,但就一般情理而论,我还是感到怀疑,那家伙在这时间跑到花园里去,多半是正干着什么必须掩人耳目的见不得人事,也许是修炼邪功,也许是搞什么一男多女的乱交宴会,总之,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天河雪琼察觉有异,低声问道:「怎么了?有什么不妥吗?」

「没什么,我只是突然觉得……这会不会是敌人的一个圈套?他们正准备一个陷阱让我们跳。」

我们现在的实力,说强也是强,但若与黑龙会的主战力一碰,那就是不堪一击,顶多就是合力与一个暗黑召唤兽拼死周旋,如果一次来两个,后果肯定是全军覆没,我不能不慎重考虑。

(安全起见,现在掉头就走,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,或许是最好的作法,可是……这样真的就安全吗?如果这真是敌人圈套,哪会留下退路给我们走?只怕我们早巳被盯着或包围了。)我再次用灵觉扫过周围,什么也没发现,没有埋伏,也没有敌人,我相信天河雪琼也是和我一样。能够瞒过第七级魔导师灵觉的东西并不多,能让鬼魅夕察觉不到的更少,天上的羽霓也没有向我传递任何危险信号,一切都显示我们目前相当安全。

不过,我没有忘记自己对方青书说过的话,无论理性怎样判断,在脑海的某个角落,我仍相信一切可能瞬间翻盘。那么……现在该怎么办?

天河雪琼问道:「我们……现在该怎么办?」

面对这个问题,我真正想回答的其实是「我也很想知道」,但身为这支队伍的领导人,我只能沉着地说,「继续前进,先探探敌人的底,不要躁进,要是有什么不妥,立刻撤退,绝不恋战……千万注意,我们可能已经被敌人监视了。」

非常遗憾,我不是什么名将,更不是什么军神,没有出类拔萃的智慧,碰到难题,我也只能尽可能用我的头脑想办法,而我能够想出来的办法,少之又少,只能做出这种平庸的决断。

天河雪琼没有任何异议,我并非智者,但她在指挥方面的能力,连我都不如,只能点点头,与我继续前行。

从这里到花园的距离并不远,不管我再怎么小心,这段路仍是很快就走完了,当我即将看见花园实际景象的前一刻,心中忐忑,不晓得自己究竟会看到些什么。

答案终于揭晓,前方的鬼魅夕向我打来信号,示意我暂缓行动,而我也看到了花园内的大致景象,只见花园的正中央,摆着一张大桌子,桌子上放着一物,正是烽火乾坤圈,而桌子上方架起了一条横幅,迎风摇晃,我看得明白,上头写着大字「欢迎约翰·法雷尔大将军荣光归国」。

(该死,果然是陷阱!)尽管这是陷附,但我仍认为敌人未必发现了我们的到来。要查觉鬼魅夕的踪迹,可没有那么简单,而我和天河雪琼也藏匿得极好,横竖等到现在,都还没听见敌人大声喊杀,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,我们也不妨趁机慢慢溜走。

曾有位前辈说过,如果有什么东西比意外更让人讨厌,那肯定就是一连串的意外。我向天河雪琼打暗号,示意退走,鬼魅夕一直在注意我们,对她不用打暗号,至于天上的羽霓,她看到我们退走,自然知道状况,她身在高空之上,说走就走,谁也拦不住,反而比我们更安全。

哪知道,半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破风惊啸,一道几乎看不清楚的身影,如矢如箭,从几百米高空直飙下来。我最初以为是羽霓被人打了下来,稍微多看两眼,这才确认,是羽霓主动来了个高空俯冲,急速朝地面飙来。

照这架势来看,羽霓很可能是要俯冲下击,制造机会,让我们易于脱逃,如果我们已经被敌人团团包围,走投无路,那这一下俯冲攻击倒是妙着,然而,明明我们就没有被敌人发现,正要悄悄撤离,她给我来这一下,是怕敌人找不到我们吗?这一下高空俯冲的气流尖啸之刺耳,十数里内绝对清晰可闻,敌人只要不是聋子、呆子,就绝对听得见,一时间,我整个被弄至傻眼。

结果,就和我之前所料的差不多,羽霓这一下蠢到极点的高空俯冲,就像是拉响了给敌人听的警报,敌人瞬间就有了反应。

敌人的反应,着实让我佩服,和我们比起来,敌人那边才真是准备周全,空中的尖啸破风声一响,我骤然感到一股无形的波动,瞬间传向四面八方,是某种结界法阵被打开了。

紧跟着,我眼前出现了非常可笑的画面,天河雪琼的隐身暗幂忽然失效,我和她一下子暴露出来,连潜伏在前方数十米外的鬼魅夕,都像是被破解了忍术,一下子手脚无力,从一棵树上掉了下来。

这个结界,很显然是专门针对我们而摆设的,不仅天河雪琼、鬼魅夕的术法被破,就连正在朝这边俯冲下来的羽霓,都突然四肢麻痹,整个人在半空中像失去了意识,由俯冲变成了坠落,从天上高速摔坠下来。

「不好!」

羽霓摔下来的高度,看来怎么也有三、四十米,这样子一摔,不可能平安无事,我想要冲去接人,不过距离太远,怎样都来不及,我才跑出一段距离,就听见一声轰然巨响,羽霓坠落在花园的另一头,尘土飞扬,状况不明。

照理说,我们中了埋伏,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,就是有人大喊一声「围起来」,然后敌人自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出,和我们大混战。然而,这个最为合理的情形却没有出现,周围静悄悄的,什么伏兵都没有出现,只有远远地传来一阵悠扬乐声。

这情形有些意外,但也证明我们没有栽到家。不管是什么埋伏,要瞒过第七级的魔导师,还有最擅长潜伏、藏匿的鬼魅夕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至于说要埋伏大批兵力在她们附近而不被发现,那更是不可能的事,所以,敌人只能设陷阱等着我们,却无法埋伏好大批人马,一下子杀出来。

话虽如此,我们的情形真是恶劣透了,我之前从未见过那么厉害的封锁结界,在这结界的持续影响下,鬼魅夕一下头晕目眩,一下头疼欲裂,连站都站不稳,更别说挥刀作战,天河雪琼的状况没那么断,却也脸色雪白,告诉我她的魔力受到干扰,一时间使不出强力魔法,还好前些时候做过相关训练,有自信用一些简单魔法自保,但恐怕也算不上战力了。

我绝对不相信,这世上真有某种结界,能同时封锁忍术、风系魔法、暗系魔法这几个横跨魔法、武术的大系别,若真有这种东西,黑龙会与变态老爸不用打得那么辛苦,直接放这种结界出来,然后拿地图兵器出来扫场就行了,因此,这肯定是专门针对鬼魅夕、天河雪琼、羽霓三人排设的结界,反正对她们三人体质特性了若指掌的,黑龙会之内大有人在,这种针对性的克制结界,绝对不是做不出来。

我因为接受了白起的训练,又新得到霸者之证,整体状况与之前有很大差别,黑龙会可能一时抓不准,搞不出针对我的克制结界,当然,这想法也很有可能只是我自我感觉良好,后头早有陷阱来对付我也未可知。

(要不要趁敌人包围上来之前,先冲出去?)我脑里只剩下这个念头,但鬼魅夕状况不佳,羽霓生死不明,更还掉落在花园的另一边,天河雪琼也跑不快,只要护着她们三个,就全没可能快速冲出,至于说要护着她们三人一起杀出去,这种事就算我有第八级修为,也未必干得成。

若是以前,我会认真考虑,把这里的人给丢下,自己一个人先跑出去,但如今,这些事我连想都不用想,已经……?太多g入,再不会考虑抛弃手上仅有的东西了。

因此,我仅能先行和天河雪琼、鬼魅夕会合,羽霓因为摔得太远,现在顾不上,只能先把众人的力量集中起来,除此之外,有件事情我觉得奇怪,那阵乐声越来越接近,却听不出多少杀伐之气,不像是什么高手或军队,也不像是什么迷人心智的特异乐曲,敌人在弄什么玄虚?

天河雪琼有着同样的困惑,问道:「那阵音乐……」

我果断道:「不用多想,现在要快冲出去已不可能,你们尽可能多积蓄一点力量、魔力,等一下试着冲杀出去。」

话声最后被响亮的乐曲声打断,「敌人」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。之前我就一直感应到,迅速逼近我们的这群敌人,似乎没有什么高手,而这个事实更被我亲眼印证。

走在队伍最前头的,赫然是一支穿着华丽的宫廷乐队。阿里布达的宫廷乐队我不陌生,但却不是我眼前这些新面孔,这支乐队的成员,全部清一色是十八、九岁的妙龄少女,演奏技巧听来还有些瑕疵,未臻上乘,但几十名正值青春的美少女,扭腰踏步,精神抖擞地演奏、迈步过来,光看就让人眼前一亮。

宫廷乐队的制服,一向都是白底镶金,看上去不仅神气,更华丽无双,不过穿在这一队美少女的身上,效果又大大不同了,因为,她们上半身的白金制服,笔挺帅气,脚上的长靴也很好看,但……她们的下半身,除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蕾丝内裤,就没有任何的多余东西,一路踢着正步,昂首而来,美腿如林,整齐摆臀迈步的动作,比她们演奏的音乐更让人想大叫一声好。

乐队两旁,是两个同样年轻貌美,却不拿乐器,改拿横幅支样的少女,她们手中的横幅,红底金字,大大地书写着「欢迎约翰·法雷尔大将军光荣凯旋」的字样,衬着阵阵飘扬的乐声,我还真有一种衣锦还乡,受到群众拥戴的感觉。

而在这一支乐队的后头,还有另一支欢迎贵宾的仪队,紧接在乐队后头入场,照阿里布达的典礼惯例,这支仪队通常都是漂亮的女兵,美丽而不失英武,让人肃然起敬,这是冷翎兰掌大权后立下的规矩,表示在阿里布达,女子绝不可欺,但今日……

这个惯例似乎被打破了,因为我听见了一个奇怪的团队呼。

「欢~~迎!欢迎!欢迎光临!」

「欢~~迎!欢迎!欢迎光临!」

奇特的口号,听得我啧啧称奇,而且从那稚嫩的声音听起来,在喊这口号的似乎全部都是女童,连少女都不算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

乐队来到我前方二十步外,自动向左方移动,露出了后头的那支仪队。如果说先前那支美少女乐队,让我眼前一亮,那么现在这支萝莉仪队,就让我和天河雪琼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。

这支仪队,全都是由八、九岁的小女孩所组成,童稚天真,玉雪可爱,她们排成四排,最外围的两排,手提花篮,不停地从篮里拿着花瓣往外洒,里头的两排则是载歌载舞,做着种种曼妙的舞姿。

「欢~~迎!欢迎!欢迎光临!」

女孩们热情地喊着口号,队伍排列整齐,看得出来是花了不少时间练习,她们身上的服装,与前头那群美少女乐队一模一样,同样的白底镶金制服,只是在领口围了一条红色的领巾,同样的小白靴,然后……没有一个人穿内裤。

这样的安排,让本来纯洁无瑕的画面,看起来非常的邪恶,天河雪琼变了脸色,怒道:「是什么人让孩子来做这种事?黑龙会真是夕毒。」

「是、是啊,黑龙会真是太毒了,居然知道我喜欢这……呃,不对!」

我连忙改口道:「他们知道我最痛恨这种行为,而且还是国际爱护儿童基金会的会员,所以故意摆出这阵仗来刺激我,想让我脑溢血的,幸好我还挺得住。」

仿佛有意配合我这句话,我话才说完,对面的女童群中突然有六名快步走出,深深吸了一口气,扯着嗓子喊道:「哥哥,您回来啦!」

齐声喊完,她们身体向前,手臂张开作拥抱太阳状,再次喊道:「您终于~~回来啦~~」坦白说,我也算得上见过大风大浪,不把什么刀山火海放眼里的人物,但看到孩子们对我来这一套,刹那间,我就像是遭受最厉害的精神攻击,脑中轰的一声,仿佛被什么大铁锤狠狠砸中,头疼欲裂,差点就口喷鲜血了。

幸好,「敌人」在这一下心灵攻击之后,没有进一步追击,我总算是挺了过去,不然搞不好真的要口吐鲜血。

「哈哈哈,久闻约翰·法雷尔的大名,果然是英伟无比,艳福无边,见面不如闻名,闻名不如见面啊!」

在乐队、仪队之后,一声长笑划破夜空,一个头戴青铜鬼面具的男子,在大批护卫簇拥下,快步走出,看那个排场,就是统治萨拉的海将军,而今晚的这一切,想来也全是他的安排。

敌人终于现身,虽然这「先礼后兵」的奇特欢迎仪式,让我不晓得该说什么好,但总好过大家一对上,立刻就刀剑相向,血肉横飞,只是……这个海将军有点奇怪,从他身上,我感受不到高手所特有的压迫气势,难道此人修为已反璞归真,是最强者级数的高手?

为了搜集情报,我抢先喊道:「呔!来将通名!本人不杀无名之辈。」

「哈哈,史上最伟大的奴隶贩子亚沙度,是本人的偶像,为了继承他的不朽遗志,本人自名阿沙度。」

阿沙度邪笑道:「阁下的大名。本人听过多时了,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劝你别做困兽之斗,聪明一点的,主动脱掉裤子,再脱掉你身边女人的裤子,干着她们出来投降,便宜你啦!不然就叫她们干着你出来投降。」

不开口不知道,一开口吓一跳,我断然没想到,黑龙会的海将军会是如此卑鄙口贱之人,我差点就以为那些话是我自己说的。

「哼!大家都是出来混的,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,要我投降也可以……哎呀!」

我这么说只是为了拖延时间,无奈女人见识短浅,搞不清楚男人的真正意思,听见我这么说,鬼魅夕、天河雪琼一起出手,重重敲了我一下脑袋,我痛叫一声,差点没法把话说下去。

「简、简单来讲,要投降可以商量,绝不能没有好处,我们跑江湖混饭吃,面子是很重要的,你说投降就投降,那我岂不是好没面子?先给点好处,好处够了再商量。」

「好!法雷尔将军快人快语,果然爽快,现在两条路摆在眼前给你选,只要你投降,这些小处女就随便你干,包你尝尽人间极乐滋味……」

伸手往那群纯洁的小女孩一指,阿沙度说了诱降的条件,跟着又往那群乐队美少女一指,狞笑道:「要是你抵死不降,那你们就交给她们随便干,她们受我精心调教与训练,不分男女,保管让你们个个都成了人干,死得极惨,哈哈哈哈!」

阿沙度哈哈大笑,姿态狂妄不可一世,虽然身上没有高手的压迫气势,但如此得意的狂笑,看来还真有几分绝世枭脸的派头,只是……他对我们所做的威胁,不管怎么想,我都觉得还真是一点威胁感都没有。

「哈哈哈哈~~」阿沙度太过得意,一时间大笑不停,最后还是他的一个手下,急急忙忙跑前两步,来到他身后,贴耳与他说了几句话,就见他全身剧震,不知从哪拿出一个酒瓶,反手就打爆在那个幕僚的头上,张口便骂。

「他妈的,什么叫做这种威胁没有威胁性,两边都很爽?你们这些只懂动脑出嘴的,哪懂得我们在第一线实干的辛苦?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策略,被你们说得屎也不如!有那么糟糕吗?这样不够威胁性,那想怎么样?要我找一队老太婆过来表演光屁股,这样够威胁了吗?你们这样是要对付他?还是对付我啊?我操!」

阿沙度一面发火,一面还用力踹了那个头破血流的幕僚几脚,看来像是一个地痞流氓,多过像一个威镇八方的海将军,旁边的其他部属没人过来劝阻,或许也害怕被他这样踢吧。

一轮发泄后,阿沙度收起满腔怒火,再次转头向我们,先干笑两声,然后好像很抱歉似的搓了搓手,歉然道:「不好意思,刚刚忘了点事,指错方向,最近上头压力很大,有违善良风俗的非合谐行为不能出现,我们总不好顶风作案,所以刚才说的要修正一下。」

阿沙度指着正扭腰摆臀的美少女乐队,道:「只要你们投降,这些美女就给你们随便干。」

说完又指向那群萝莉仪队,道:「如果你们不投降,你们就给她们随便干……咦?怎么听起来好像差不多啊?难道真的要找一队老太婆来脱衣服,这样才不犯忌讳?」

如果敌我两方一碰上,立刻开始血战,那事情就简单得多,但碰上这么一个怪人,给他胡闹一番,我们这边反倒哭笑不得。当然,我们之所以没有立刻翻脸发难,不是为了听他还有什么谬论,而是想拖延时间,寻找敌人的破绽,毕竟眼前这些敌人威胁不大,只要能先设法解开结界,我们也九成把握全身而退。

可是,听着这个阿沙度胡言乱语,我觉得他似乎不是单纯的怪人,他的一言一行,让我有种很怪的熟悉感,仿佛曾在哪里看过这人,或者说……我根本认识这个人。

在我脑中的人名簿里,并不认识什么阿沙度,但如果是要找一个和我一样嘴巴贱、无耻又下流的人,那就有目标了。除了黑龙王本人,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,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还有一个人……

「喂!」

脑中灵光一闪,我喝道:「他妈的,巫添梁,你混得倒是风生水起啊!黑龙会大清洗洗来洗去,你居然还能越洗官越大,黑龙王是看上你哪一点,让你坐上这个位置的?」

身份被一语喊破,阿沙度的动作一顿,好像在迟疑什么,紧跟着,他摘下脸上的青铜鬼面具,往旁边一扔,哀叫声立起,好像砸中了什么人,而他全然不顾,只是转过头,张开双臂,如抱太阳,对我绽放一个灿烂的笑脸。

「喔喔!吾友约翰,你回来啦!你终于回来啦~~」「干你娘!」

这不是冲动的时候,不过看到那张久违的面孔在贱笑,我确实一股火气直冲上来,要不是被鬼魅夕及时拉住,我可能真的冲了出去,一脚踹在他的脸上。

「吾友,你那么冲动做什么?想想当初你和我在萨拉都只是小角色,没人正眼瞧我们,那些贵族军官都当我们是垃圾,好处轮不到我们,玩女人也只能玩些贱货烂货,你可别说你从没想过将来出人头地,要好好风光一次啊!大家兄弟一场,这个梦想我替你完成,苟富贵,莫相忘,兄弟我发达了绝不会忘记你的。」

巫添梁一挥手,指向后头的那条横幅,「欢迎法雷尔将军衣锦荣归,本来我想写元帅的,约翰,你在萨拉几时这么风光过?几时被人家这样欢迎过?这些本来都是你应得的,咱们兄弟在萨拉当家做主的时候到了。」

「少废话!我与黑龙会不死不休,绝没有投降、言和的可能,你有什么本事,尽管使出来!」

「喂喂喂,我这么诚意相待,你也不用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吧?说起来那都是上一代的恩怨,与我们有什么相千?我们年轻人应该抛开过去,展望将来,反正这一切不过是你老爸和我老爸的私人恩怨,只不过他们闹得厉害,把你我扯入,再把整个大地也扯进去,撇开这些,你我之间无怨无仇,没必要见面就打啊。」

「放屁!你我之间是无冤无仇吗?上次在东海,我们打梭哈,你耍老千被抓到,还写了欠条,那笔钱现在都还没给我,想到就有气,快还钱!还有,什么你老爸和我老爸的,你老爸他……」

我怒气冲冲骂人,骂到这里,脑里突然意会过来,整个人差点呆掉,惊愕地转头,望向鬼魅夕,「我靠!那家伙是黑龙王的儿子啊?」

黑龙王有多少私生子,恐怕连他自己也未必记得清,反正他也不会在意,倒还是鬼魅夕比较有可能知道。面对我瞪大眼睛的逼问,鬼魅夕耸了耸肩,像羞于启齿,转过头不看我,道:「编号三零七,就是他了。」

「编号三零七?我干,你们家也未免太奇怪了吧?」

我对着鬼魅夕瞪眼,另一边的巫添梁还在高声喊话,「约翰,我没说错吧?上一代的事归上一代,我们这一代应该抛开过去,携手未来啊!」

「携手你老母!我与你老爸不共戴天,和你也没有和解的可能,等一下我就宰了你,让黑龙王尝尝丧子之痛的味道!」

「这话从你口中说出就太奇怪了吧?别人不知道,你哪会不晓得?你杀了我,他也不可能会痛的。再说,你看到他儿子就喊杀,却和他女儿同一阵线,你这算什么差别待遇啊?」

「废话!你妹妹现在每天晚上被我内射,白天也一样被我无套中出,傍晚和凌晨有时候还要加口爆,这样岂不是比杀了她更好?你怎么能相提并论?」

被我狗血淋头骂了一顿,巫添梁呆了一阵,旁边幕僚群一涌而上,在他耳旁嘀咕一阵,结果被他挥手扫开,又愣了一阵,才两手一摊,苦笑说话。

「唔,有道理!与其要被你那样干,我们还是拼个你死我活好了,唉,谋求和平还真是困难啊……」

不得不承认,阿巫最后的一句话,实在是至理名言……

请续看《阿里布连年代祭》45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