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四
第七章
血肉相连
三位一体

在重要的行动之前,跑去搞女人,耗损体力,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蠢的事,而我就是正干着这蠢事的蠢蛋。

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不聪明?我自己也回答不上来,不过,那绝对不是因为好色,我一直觉得,我是借着交媾这种行为,在寻找着某种感觉、某种答案,绝不是单纯的贪恋女色。

「骗人!」

鬼魅夕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含笑的眼神,娇媚如花,唇边沾着的一抹白渍,更是说不出的性感,为着这动人的一幕,那根被她握在手中、贴近嘴边的肉茎,再次增添了硬度。

刚刚,我和鬼魅夕已经搞了一次,不过没有找到我要的那个感觉,为了要贯彻始终,我们决定接着干下去,在进行今晚的任务之前,把答案找到。

躺在床上,我拿起枕头垫在后背,好让自己可以清楚看见鬼魅夕给我口交的全过程,这远比闭上眼享受更加舒服。

肉茎的前端,淌出了许多晶亮的淫液,把肿胀的肉菇润得透亮,鬼魅夕趴下身,先用俏皮的鼻尖触碰,然后伸出舌头,轻轻舔着肉链上的淫液,问道:「是这样吗?舒服吗?」

我点点头,对这小可爱的俏皮表情,说不出的喜欢。而当肉菇上的淫液,随着鬼魅夕的亲舔动作,与她的口水一同被拉伸细长,沾在她的小嘴边,我心里好笑,问道:「好吃吗?」

鬼魅夕用她的小拳头,轻轻捶了我的腿一下,然后张大小嘴,试着把肉菇全部放进嘴里。我的肉菇不算大,只是她的樱桃小口太小,最后虽然做到了,却被塞得十分难受,看肉茎在她小嘴里的鼓胀状况,我就觉得应该很呛,但鬼魅夕看不出不悦的样子,眼神仍旧笑吟吟的,全身心投入着。

我想,对现在的鬼魅夕来说,让我得到最力的满足,就是她的心愿,而同样的,这也是我要做的。

我已经过了毛头小子的年纪,和鬼魅夕之间的交合,也早已不是征服、占有,那种阶段早就过了。如今,我与她的交欢,不只是插入与射精,而是透过彼此努力,让对方得到最大的愉悦,自己则在对方的愉悦中,获得满足……我不知道我和鬼魅夕之间,算不算有感情,不过……我们这种行为,应该算得上是真正的做爱了。

鬼魅夕的小嘴里被塞得爆满,已经塞不下多余的东西,很多口水随着我的肉茎柱状流下,淌得我的肉囊潮湿一片,我异常兴奋,看着那有如女童般的纯洁脸蛋,正做着最淫秽的动作,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复杂。

「鬼妹,干得很好,你做得真的很棒。」

我的夸奖,似乎让鬼魅夕大受鼓舞,舔得更加卖力。性技本来就是忍者的必修课程,像这类的口舌侍奉,鬼魅夕只是以前没什么机会用到,因此表现得有些生疏,却绝不是没学过,当她慢慢找回了「口感」和「手感」,表现出的技巧,足以令专家汗颜。

高水准的吹吮,让我无法再按捺不动了,腰部本能地上下挺动,这下子就让鬼魅夕受到考验。由于动作太急,肉茎捣得太深,插到了忍者少女的咽喉,结果鬼魅夕不得不吐出门中肉茎,剧烈咳嗽,好不容易遏制住想吐的感觉,又禁不住再次强烈咳嗽,我帮她捶着后背,轻轻捋着,发现鬼魅夕已咳出了泪水。

「呃?不是吧?我其实不算很粗很长啊,黑龙会的口交教学,不是以深喉咙为目标吗?」

我有些懊恼地说了几句,鬼魅夕不愿服输,要接着把肉茎放嘴里,继续刚才的侍奉,却被旁边伸来的一只手给抢了过去。这只手的主人,自然就只会是羽霓,我没有忘记一王二后的双飞宏愿,在溜进王宫盗窃之前,怎样都要先把这理想给完成。

刚刚我和鬼魅夕颠鸾倒凤的时候,我让羽霓一直站在旁边看,她脸上笑嘻嘻的,与平日一样,没有什么异常反应,让我觉得之前那几句生猛发言,可能只是单纯的「机械故障」,毕竟,机械调整得再好,偶尔也会有点小问题,更何况是血肉之躯了。

此刻,羽霓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肉囊,另一手以缓慢的速度,前前后后套动着肉茎。从肉茎上传来的阵阵快感,让我不自觉地半闭眼睛,细细享受,羽霓不愧是受我长久调教的专用肉娃娃,在这方画旳技术虽然说不上最好,却是最恰到好处,深得我心,仿佛每一下套弄、每一下抚摸,都碰在点子上,环顾我身边诸女,除了天赋异禀的织芝,这方面恐怕要以她为第一。

我在羽霓的侍奉下,露出极为舒爽的表情,鬼魅夕看在眼里,不甘示弱,又不好和羽霓争位置,就站了起来,先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巴,跟着捧着我的脸颊,献上双唇。不难想象,鬼魅夕嘴里有少许腥味,但我也不介意,主动撩拨她的香舌,彼此舌头搅在一起。

嘴上正忙,下身舒爽,我一双手自然也不闲着,按在鬼魅夕圆滚滚的奶瓜上,恣意程按,享受那饱满弹手的滋味。

羽霓轻轻抚弄着我双丸的玉手,爱抚肉菇,拇指频繁弄着肉菇的缝口,前后套弄的速度也加快了。

上下两方面的夹击,终于让我忍耐不住,叫停了她们的动作,让她们一起在我面前趴跪下来,翘高屁股。

「好啊。」

鬼魅夕笑得很开心,半点不悦也没有,「你等一下告诉我,我们两个的屁股,哪一个比较漂亮?要说实话唷。」

话说完,鬼魅夕就趴在床边,把屁股高高翘起,顺从的程度,和羽霓一比,我都不知道谁才是受过多年调教的美肉玩偶。不过,羽霓的反应也不差,她依言在鬼魅夕身边趴下,支撑的双腿把屁股高高托起,并尽可能舒展开来。

我从正后方细细观察着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。

鬼魅夕浑身肌肤,如羊脂玉般白晳丰润,吹弹可破,好像一件没有瑕疵的工艺品,白嫩的皮肤充满光泽,像缎子般顺滑,胸前奶瓜浑圆,雪臀双丘充满肉感,完全是丰乳肥臀的体型,最妙的却是她腰肢纤细,和豪乳、肉臀相比,已然瘦到极致,如此惊人的对比,显得异常的性感,我不禁有些怀疑,鬼魅夕是否曾和阿雪一样,作过肋骨方面的移除改造。

羽霓又是另一个不同的情形,羽族女战士的体型,本就偏骨感纤细,要让羽霓和鬼魅夕比奶大臀肥,恐怕要把羽虹加上才够分量,但羽霓屁股虽然没那么肉呼呼、白嫩嫩,臀型却是很漂亮,从后面看,就好像是从中切开的半颗苹果,而被挤在中间的嫣红花谷,就是苹果的果核,红艳诱人,强烈勾引着我的插入。

不仅如此,羽族的特色美腿,在这种情形下,分外成为焦点。明明都是翘着屁股,平趴在床上,羽霓的屁股硬是比鬼魅夕举得高,结实紧悄的苹果美臀,轻轻摇晃,不住诱惑我过去亲一口,而美臀底下的那双长腿,白暂笔直,和翘臀一起组成了动人心魄的曲线。

在我炽烈的目光下,羽霓双手向后抱着屁股,两腿紧紧并在一起,把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挤得更加圆鼓鼓的,脸色已经潮红,闭上眼睛在颤抖着?,鬼魅夕还是很轻松地笑着,平趴在床上,奶瓜在床上压出两团惊心动魄的浑圆。

如此美景,委实让人难以取舍,不过,我心中早有考量,当下不动声色,却一把将羽霓拉了起来。

照我们现在的姿势,如果我要干,直接挑一个屁股捧起来干也就是了,用不着把人拉起来,羽霓眼中露出一丝失望,以为我的选择是鬼魅夕,却不料我对她比了个「嘘」的手势,更从旁边衣物堆中翻出一件事物,无声地递给了羽霓。

羽霓看见我递来的东西,刹那间两眼放光,这东西对普通人来说,没有什么用途,但放在羽霓手里,那就有着英雄得宝剑的意义。什么东西这么特殊?其实就是一条装着假旸具的皮内裤,女同性恋搞些假凤虚凰的游戏时,非常爱用的道具。

当初我干羽虹的时候,羽虹还是处女,霓虹两姐妹性交时,多半没用这东西,但若说羽霓对这种道具会陌生,那是打死我都不信,果然,羽霓一看见这个,犹如老饕见到美食,眼中刹那所绽放的精芒,藏也藏不住。

拿出这么有意思的东西,当然不是为了让羽霓穿上这个来干我,我朝鬼魅夕指了指,使个眼色,示意给羽霓一个扬眉吐气的复仇机会,羽霓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,穿上了那条皮内裤,挺着胯间的假阳具,朝着鬼魅夕走去。

那根假阳具,是黑色的胶质物,尺寸不是很大,不过穿在羽霓的两腿间,高高翘起,看来杀气腾腾,就像是一把妖异的凶器,距离鬼魅夕白嫩嫩的屁股越来越近。鬼魅夕何等样人?就算眼睛看不到后头,这里发生的事又怎么瞒得过她?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起身逃躲,不过我已抢先一步,到床边按住她双手。

我的双手,像是给了鬼魅夕鼓励,刹那间,她睁大眼睛,水汪汪的明亮眼眸与我直视,无言中向我做着询问,而我给了她肯定的答覆。得到了我的回答,鬼魅夕眼中不见反对或失望,反而连刚才的惊惶、不安都消失,再次露出了笑意,纵容了我的要求,像期待一个好玩旳游戏,高高翘起屁股,左右摇晃。

一瞬间,羽霓捧握起了忍者少女的肉臀,紧跟着,她胯间乌黑发亮的胶阳具,消失在鬼魅夕嫩红的花谷,结结实实地贯通进去,从我的角度来看,黑胶阳具就像是完全被雪白的屁股给吞没了。

「呜……」

或许是第一次和同性交欢,心理影响生理,鬼魅夕所表现出来的肉体反应,出乎我意料的激烈,她背部弓起,仰甩起头发,眼神迷蒙,说不清是痛楚或是舒爽,可是裸背上却在刹那间布满了汗珠,还有细细的鸡皮疙瘩。

看见这些,我多少有些吃惊,本以为鬼魅夕和她姐姐交情那么好,以黑龙会的风格,两人应该也发生过同性肉体关系,哪想到她的性向如此正常,被女性用假阳具插入,居然会有排斥反应?

(也对,是我想偏了,这世上的事情很难说,不是每对感情很好的姐妹,都一定会发生肉体关系的……)这念头在脑中闪过,我的目光投向羽霓,有别于鬼魅夕的排斥,她整个乐在其中,就像是久不知肉味的饥汉,沉浸在征服胯下女体的快感中,双手环抱住鬼魅夕的白嫩肉臀,飞快挺送腰部,还一下一下拍击着鬼魅夕的屁股,每一下大力拍击,丰满的雪白屁股就是一阵迷人肉浪摇晃。

不可否认的一点,羽霓相貌俊俏,如果要比长相,她比我要帅得多,现在看她站在床边,抱着忍者美少女的隆臀,狂操猛干,腰部抽插得飞快,衬着底下鬼魅夕一声声压抑不下的娇嫩呻吟,这画面其实挺动人的。

而且,同为女性,羽霓也很了解怎么撩拨起同性的情欲,一面挺腰,一面忽然两手往前一伸,捧握住鬼魅夕前后摆动的奶瓜,一手一个,让两团圆滚滚的豪乳在掌心变形,腰部则使足了劲,黑胶阳具在雪白臀缝中高速进出,两具各具妙处的青春女体,几乎合而为!

鬼魅夕承受着羽霓的挞伐,看起来不像是舒服,我想她只是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在享受,好满足我的观赏欲望,不过,她被羽霓搞得两团雪乳猛摇,屁股像通了电似的狂摆,头发甩洒着香汗,有如雨打梨花似的娇柔画面,看在我眼里,实在是说不出的性感,所以就算心里不忍、不舍,我还是没有叫停。

两朵名花交欢竞识,视觉上的冲击比我之前想象还强烈,特别是鬼魅夕,我没想到在这种被半强奸情况下的她,居然那么的美丽、那么的让我心动。不过,那也是因为奸淫者同属女性,我才能用一种纯粹欣赏的角度,享受这种娇柔之美,如果换作是另一个男人这样搞,我绝不可能保持冷静。

与此同时,我也在观察羽霓,留意她的眼神、她的动作。无论男女,在交媾欢好时,脑里没法思考,很难藏得住东西,而这也正是我在行动之前,要特别把两个美人叫来搞一次的真正用意。

目前来说,羽霓的表现都还很正常,所作所为,都按照我之前「输入」进去的规则来行事,我不禁有些困惑,是否自己想太多?疑心太重了?

心头困扰,我下身却陡然一热,定睛看去,赫然是鬼魅夕一手握着我的肉茎,正要往嘴里送。她挺臀迎着羽霓的抽插,嘴里又要含下我的肉茎,名符其实是成了夹心饼干,被前后夹攻了。

看到鬼魅夕这样努力迎合我的兴趣,我再也不想等下去了,猛地站了起来,从鬼魅夕的面前离开,一转身却是来到羽霓身后。羽霓的那件皮裤,在后方底部特别有留空位,我随便将拉链一扯开,羽霓淫漉漉的炽热花谷,就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,根本不用费什么力,我一下挺腰,肉茎就直接贯穿进去,和羽霓结合为一体。

像这种背入式,不能说是最舒服的姿势,但绝对是欲望最能得到释放的姿势,因为这时,我们不再是人类,而是和狗、猫、马、牛……和任何动物一样,用着动物的姿势,去解决动物般的兽欲,特别是我们现在的状况,两女一男用这种奇特的禽兽姿势,真正结合一体,难分彼此。

羽霓之前就和我干过一次,后来又在鬼魅夕身上狂插猛干,体力已现疲态,但给我这么一下插入,从背后袭击,整个人就像得到能量传输,一下子回复了体力,配合我的节奏,迎接着我的抽插,更往前把这抽插的力量,一记一记传插在鬼魅夕的体内。

奇妙的姿势,这么一来,轮到羽霓成了被前后夹攻的饼干夹心,我推着羽霓趴下,却又让鬼魅夕回转头,凭着身体的高超柔软度,回头和羽霓热吻,而我则趁她们两个美人儿忘情舔吻的时候,伸手到她们胸前,一下揉弄圆滚滚的奶瓜,一下按捏小巧的鸽乳,在她们两对不同大小,却有着相同诱人度的美乳上留连。

前后夹攻的效果就是明显,羽霓陷入忘我状态,兴奋得像是我胯下的白马,不停昂头高亢的嘶鸣着。

我摒弃了花俏的姿势,仅是扶住雪白的屁股,用手不时撩拨羽霓小而紧凑的苹果美臀,像驯马一样猛烈冲击,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,羽霓体力迅速消耗,屁股顶起的力度已经不像开始强烈,反倒是鬼魅夕,在那暴风雨般的挞伐下,看似被蹂躏得骨头都快碎开,却出奇地保住了体力,当羽霓露出疲态,鬼魅夕便开始反客为主。

羽霓胯间的皮内裤,上头插着的那根黑胶阳具,并没有向内延伸,所以我才能在羽霓干着鬼魅夕的同时,也干着羽霓的淫肉穴。鬼魅夕的反攻,如果只是扭屁股,那毫无意义,因此她扭腰转身,忘情地和羽霓接吻,一面拉着我的手,去搓揉她的奶瓜,一面自己去抚弄羽霓的鸽乳。

鬼魅夕的催情手法,另辟蹊径,虽然只是接吻与搓奶,却好似在羽霓身上点了一把火,瞬间烧尽理智。羽霓双眼瞪得好大,喉间一声没能出口的尖叫,被鬼魅夕的热吻及时堵住,膣道内强烈颤动,把在里头抽插的肉茎箍得好紧。

「呃!」

这一下出奇的紧榨,让我回想到冷翎兰的特异体质,而看鬼魅夕这一手如此厉害,将羽霓刺激成这样,瞬间大片肌肤成为绯红,活像是一只煮熟的龙虾,我也生出一股不甘示弱的心情,心念一动,我将肉茎从羽霓的颤抖膣道中抽出。

肉体最敏感、正处于高潮中的羽霓,一下失去了膣道中的肉茎,仿佛承受着最痛楚的酷刑,扭着结实的屁股朝我靠来,追索着肉茎的慰藉。我很快满足了她,但却不是贯通前方的膣道,而是狠狠地插入后方菊蕊。

羽霓在刹那间,整个翻了白眼,屁眼被贯通的猛烈刺激,把她体内一波强似一波的快感,整个引爆,非但膣道内淫液狂涌,就连屁眼深处都剧烈痉挛,急切地榨取我的精浆。

我很想再忍几分钟,然而,这种奇异的交合姿态,带来的刺激太过强烈。我的肉茎,深插在羽霓的屁股里,羽霓的黑胶阳具,狂操着她身前的鬼魅夕,两女一男,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深深结合,三位一体。

鬼魅夕、羽霓,两双大小不同的雪奶,摇晃碰撞,底下的雪臀完全重叠,羽霓每一下挺撞,鬼魅夕的白嫩屁股就是一阵肉浪晃荡,而一阵阵畅美的呻吟,不停地传入我耳里,一下癫狂,一下甜美,比什么交响乐都更悦耳好听。

看着这幕景象,我再也不想忍耐什么,抱住羽霓的苹果美臀,如同炮弹发射,把精浆全数狂射入羽霓的肠道深处,受这滚烫的精浆浇灌,羽霓的反应更是激烈,她屁眼全力夹紧,仿佛要锁住所有的精浆,一滴也不外流,双手则掐握住鬼魅夕的两团雪乳,腰间用尽最后的力气,快速耸动,看那种急切的模样,我真怀疑,她是不是也想学男人一样,把那不存在的精浆喷注在鬼魅夕体内。

如此快意的交合,在我记忆中也是相当罕有的,虽然等一下就有重要行动,这么一搞,我们三人的体力都大为消耗,颇为不利,但我却仍感觉值得,因为趁着羽霓高潮冲顶,整个神经线快被高潮烧断,意识一片空白的时候,我得到机会,作了一点保险的小动作。

羽霓的状况有异,这点我从方青书那边得到警示,自己也略有所觉,尽管我反复检查,看不出有什么真正不妥,但前车之鉴,黑龙王给我的教训我不会忘记,我对自己的判断,也不是百分百相信,留点后手作准备,总是有备无患。

霸者之证,可以直透生物的心理深处,操作精神,下达指令,是最好的洗脑工具,不过,碰到一些有深厚心灵修炼的特殊术者,未必如此有效,他们能够透过内视,察觉并找到自己灵魂中的精神禁锢所在,设法解除。这时就要搭配一些特殊手法,才能让精神操作真正深入心灵最底处,无法察觉、无法移除。

羽霓现在的这种极度高潮状态,本来非常危险,普通人可能因此痴呆,但因为她本来就精神异常,反而不受其害,能够真正享受极乐滋味,更让我有机可乘,当下我凝聚心神,悄悄在她后颈、后脑点了两下。

(对不起!但希望……我不会用到这个后着,这是为你,也是为了你妹妹,我不想你妹妹将来复原的时候见不到你啊……)爽快的事情搞完,该是做正经事的时候,当我们三人满身大汗地从房里出来,光看我们的样子,就是白痴都知道我们三个干了什么好事。

天河雪琼已经在外头等了我们好一会儿,看到我们这样出来,她先是眉头一皱,随即回复平常的表情,我想,她大概正在适应我们这种淫乱的作风,反正值此乱世,能力远比私德要重要许多。

(真是傻女人一个,你以为我真的是发情公狗,不分轻重缓急,欲望一上来就想搞?我要是不拿这个当借口,你们会那么容易就松懈戒心?)心里暗叹,但表面上,刚刚搞完双飞的我,面上如沐春风,哈哈大笑,说不出的得意快活。

为了不浪费时间,我们各自闭目休息了几个小时,回复体力,等到月上中天,夜幕低垂,这才开始潜入王宫。

一国王宫,照理说应该是戒备森严之地,但阿里布达限于国力,从以前也就没有多少高手,冷翎兰的第六级修为,在国内就足以横着走路,能与她比肩的根本没几个,难怪当初变态老爸闯王宫,奸淫皇后,次次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连招呼都不用打一声。

我们四人联手,足可横扫阿里布达,所以我并不是很担心碰到大批高手包围,反倒是各种看不见的魔法警戒装置、结界,这些让我心存忌惮,不敢大意。幸好,当初我负责萨拉的保安工作,在善尽职守的同时,也偷偷留下后路,方便自己以后有路可走,如今果然用得上,证实我高瞻远瞩,所料无差。

天河雪琼听着我一路吹嘘,皱眉道:「我怎么觉得,这应该说是你包藏祸心,早有反意才对。」

「你这么想是你的自由,我很宽大,不介意你怎么想。」

我随口回答,小心翼翼地前进,很快就穿过了大礼堂,这是用来接待外宾,举行大宴会的地方,对我有着非比寻常的深刻意义,当初,也就是在这里,我与菲妮克丝共舞,那时的分分秒秒,如今都是让我慨叹不已的深刻回忆。

旁边的天河雪琼,动作突然一顿,遥遥看着大礼堂,跟着,她转过头来,我觉得她的目光有些奇特,凝神一想,随即恍然,在那座大礼堂中,同样有着属于我与她的回忆,那年……她和冷翻兰合伙设计,让我在那座大礼堂中出丑,当众露屌,差点就被冠上「溜鸟侠」的污名,堪称奇耻大辱。

我已经忘记,当时我有没有发誓,将来总有一天要干到这两个女人做报复?不过,世事变化无常,那时我肯定想不到,真的有一天能把这两个女人都干了,果然做人不能没有梦想啊!

天河雪琼向我比了个手势,眼神中有一抹羞怯,看来很像是在向我致歉。老实说,比起能够干到她,让她向我道歉这种事,还更让我难以想象。

我们很快地前进,靠着我当初留下的防守漏洞,——穿过各个岗哨。武功高自然有武功高的好处,在这里巡逻的卫兵,个个呼吸粗重,几十步外我就察觉他们的存在,轻易就能避开,即使偶尔有些意外状况,鬼魅夕在前开路,什么都先由她处理,彻底排除所有的潜在危机。

天河雪琼与我在后头紧跟着,这其实有点难度,鬼魅夕潜踪的技术太好,跟在后头的我们,几乎找不到她的位置,我甚至不太肯定她是否真的在前头。相比之下,羽霓在数百米高空,这个我就能清楚感觉到,除此之外,创世圣器之间的感应,也在不住呼唤着我。

一切照计划妥善进行,但为何……我心中那抹不妥的感觉,越来越强呢?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