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四
第六章
虚张声势
玉石俱焚

黑龙会与第三新东京都市,是用什么方法对拼了一记?这点目前还是最高机密,可能真的没有人知道,也可能是有人故意隐瞒,反正我手上这份买来的战报,只字未提,我也看不出任何端倪,不过,这一记对拼所造成的后果,倒是写得很明白:空间破裂。

乍听之下,有些难以理解,但在一些已成为传说的大战役中,这种场面确实也有记录可查,一些绝顶猛人使用禁忌招数,威力太大,冲击所至,连空间都被打破。伊斯塔巴格达之战,法米特现身显灵,就曾经以绝世威能,扭曲时空,连黑巫天女都能透过诸多布置,打破空间界线,让冥府与人间重叠。

破坏空间,这种事听来匪夷所思,却不是绝无仅有。只不过,这次破坏实在厉害了点,不但裂口奇大,数目还很多,有些裂口还好像打通了往其他世界的通道,跑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怪异生物。

要是跑出来的那些异界生物,都是温驯可爱、人畜无害的新物种,那两大势力的这一战,倒说得上是造福世人,以喜剧收场,无奈,这世上从来都是祸不单行,来自异界的新物种,非但与温驯无害扯不上关系,根本全都是超级嗜血生物……或者说,妖物。

有道是,远来的和尚会念经,这些不合法入境的水货,果然没有辜负大家对舶来品的期待,在战场上表现得异常凶狠,甫一登场,就把黑龙会、第三新东京都市这两边所放出的改造生物,啃食得只剩一副空骨架,近乎无可满足的贪婪食欲,任谁看了都会心惊。

这些异界妖物的战力之强,着实令人咋舌,抢去了战场上主角的光芒,但却还不是最吓人的东西。空间裂缝这种东西,牵涉到次元概念,所以每次有裂缝出现,首先穿越缝隙而来的,都不会是什么太强大的生物,真正的高次元灵体生命在发现裂缝出现后,往往还要经过很多转折,或是扩大裂缝,或是缩小自身,这才能够穿越而来。

根据远方观战人群的说法,在混战之中,有几处空间裂缝,发生了相当强大的时空震,裂口处一度剧烈扭曲,如果换一个白话点的说法,那就像是有一只或几只大脚,正愤怒地力踹着太过窄小的门,试图把这门踹裂、踹开,方便钻穿进来……说来真是遗憾,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,脾气与礼貌都不怎么样,而且……「踹门」的现象不仅仅发生于一处!

照时空震的强度来换算,试图穿门进来的,恐怕都是那些时空里魔神的级数,不是普通的低次元生命体。如果让这些带有恶意的主神级灵体穿越而来,会在这个世界掀起什么样的灾害?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。

一场战争可以打得如此毁天灭地,胜负未分就已有这么浓的世界末日气氛,黑龙王与变态老爸这两个罪魁祸首,足以自豪了,这非但空前,只怕也是绝后,因为这种战争只要多来两次,这个世界想不完蛋都不行了。

问题是……战争打到这种程度,两个全无节制可言的战争疯子,有没有稍微被吓到,因而停手呢?

当然没有!

那些世界末日的破灭危机,那些没人性的杀戮,虽然发生在他们身边,但他们却像完全没看到一样,继续专注于眼前的对手,命令手下战斗,大有不打到世界尽头就不罢手的味道。

这两个疯子如此坚决,却为何这场战争只打了三天?而且在第三天的时候,双方胜负未分地喊了停战,各自休兵?这一点我真的很好奇,只不过,当我看到战报中的答案,刹时手指一松,战报掉落地上……

通往异界的大门,在完全失去控制的情形下打开,又无法关上,这样会发生什么事呢?不请自来的客人,当然是最伤脑筋的,但除了妖兽之外,肉眼看不见的东西,远比肉眼看得见的要更棘手。

高次元存在的魔神,是肉眼难见的,由于次元限制,祂们一时间还过不来,可喜可贺,不过,肉眼所难见的,不仅是神魔,还有病毒和细菌。

对,就是来自异世界的病毒和细菌。这些东西无形无影,却散播得极快,在战场上战斗的人与兽,通通躲不过,结果,时空裂缝出现不足一小时,两大阵营的兵将与魔兽纷纷倒地,无力再战。

假如黑龙王与变态老爸肯负起领导人的责任,在这时候挺身出来单挑,双双战个同归于尽,这一战可以到此结束,整个世界也能喘一口气,休养生息,试着摆平其他的后患,无奈,黑龙王没有单挑的兴致,变态老爸……他可能根本没有到场,只是叫手下出来死。这两大罪魁祸首不肯出来,战争不能真正结束,只好各自休兵,改天找时间再来战。

战争,暂时是停歇了,但因为这一仗所生出的超级麻烦,却才刚刚开始。黑龙会与第三新东京都市,完全没有清理战场的概念,也不负责善后,那些来自异界的妖兽,很快离开现场,朝着四面八方散去,总算慈航静殿反应够快,在战争打到第二天时就察觉不对,火速调集人手作准备,这时便动用大量人力、物力,设下超大范围结界,想把伤害减到最低。

那些正试图扩大时空缝隙的高次元生命体,被封挡阻住了,异世界的妖兽,大部分也被封锁在结界内,只有少部分不及或无法封锁,跑到外头去……这个所谓的「少部分」……数以万计!

当天就已经有牺牲者出现,虽说战场刻意避开了人口稠密地带,在偏远地区进行,不过还是有十几个村子当天灭村,村子内无分男女老幼,连饲养的鸡鸭猫狗都给吃个干净,仅余成堆枯骨。

慈航静殿是正义组织,不是救世主,能力也有其界限,光是封锁住那处战场,已经令他们耗竭全力,没有能力再顾到外头的东西了,为此,心禅大师号召大地诸国,希望诸国提供人道援助,共抗劫难,尤其希望伊斯塔响应。

之前,黑龙会肆虐大地,不知道有多少人伸长脖子期盼,希望变态老爸能出兵抵抗黑龙会,但在这一仗过后,我想人们最希望的,恐怕就是挖个最大的洞,把这两个王八蛋给一起埋了。

「救世?救个屁啊,再让这两个家伙打上几次,这个世界就毁灭定了!」

我摇头道:「世界虽然大,却也不够这两个家伙折腾的。」

在各种神话故事中,时不时可以听见,两个主神级的神魔打架,打到世界快毁灭,现在,这两个家伙也可以享有同等待遇了……

天河雪琼道:「战争打到这种程度,明显失控了,我不太理解黑龙王的作法,他花那么大的力气征战大地,无非就是想要统治大地,那打成这样,最后什么也剩不下来,就是赢了也没得统治,意义何在呢?」

我与鬼魅夕闻言都不做声,一起斜眼看着天河雪琼,她恍若未觉,自顾自地说道:「源堂·法雷尔确实是非凡将才,换作是其他人统军,就算手上有那么强的力量,也不会有那么强的决心与黑龙会周旋到底,早就在挫折感下认输了。你确实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。」

想得开一点,我姑且把这当成是天河雪琼对我的示好,不过,看她说得那么认真,一点反讽的意思都没有,我着实哀叹,不解慈航静殿是怎么教导弟子,才能教出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。

不过,有一点是我疏忽了,截至目前为止,在一般人的眼中,不管黑龙王的真实身份是不是李华梅,他们都认为黑龙王发动侵略战的用意,是为了一统天下,成王称霸。毕竟,如果不是想统一世界,有谁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掀起战争,征伐不休呢?

我们这些真正接触过黑龙王的人,都很清楚一件事,那就是黑龙王别说没有野心,他甚至连权力欲望都少得可怜。根本不能算人类的他,其思维模式与人类完全不同,也对人类的那一套不感兴趣,勉强要说的话,倒是他与我家那个变态老爸有些相似,对什么也不在乎、对什么也不在意……如果要用野心家的角度去推测他会有何想法,结论肯定会与事实差得很远。

鬼魅夕推了推我,示意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,我两手一摊,很干脆地表示无能为力。

「拜托,我能做得了什么?那两个怪物干着怪物的事,我一个弱小的人类能去干什么?去阻止?别说笑了,我们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。」

我道:「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试着扯扯敌人后腿,如果敌人因此仆街,那我们也就算成功了。」

赶路多日,我们早已进入阿里布达王国境内。此时的阿里布达王国,和旧日相比,其实差别不是很大,因为黑龙会每打下一个地方,就发表声明,誓言澄清吏治,杜绝贪污腐败,凡是盗窃、杀人、抢劫,一律是死刑,所以除了税收得重了些,每天被拉出去砍头的人多了点,其他方面没有太大改变,至少没有出现什么战火所造成的严重破坏。

然而,来自异空间的那些妖异生物,直接在阿里布达王国境内肆虐,所造成的破坏就远比战争厉害,听说受灾最重的西北方地区,死伤惨重,大批人群争相逃难,完全是一副地狱景象,生怕跑慢一步,就给妖物连皮带肉啃个干净。

这些情形,我们只是耳闻,但相信实际情形也就是这样,幸好我们距离西北方尚远,又是往东南方走,暂时不用烦恼这些问题。两天之后,我们来到萨拉,本来我没有打算回到此地,只想绕过它直奔东海,可是一个突发意外,让我改了行程。

当初打下萨拉城,据说是李华梅亲自统兵,不过没发生什么激烈战斗,因为冷翎兰不在,身为一国之君的冷弃基,率领国内重臣出逃,让黑龙军几乎没花什么力气,就打下了萨拉城。

「可恶!既然是国王,就应该率领军民守城,誓死奋战,怎么能扔下国民出逃?这等失德之主,将来必是亡国君。」

天河雪琼的批评极为犀利,而这也是国内舆论的主旋律,不晓得有多少人都指着冷弃基的后背痛骂。只是,在这同时,也有个小插曲值得一提,那就是当我们来到萨拉后,赫然发现,萨拉市民对于国王扔下首都出逃一事,并没有多少怨恨,相反的,很多人还暗自窃喜。

『国王陛下无能又不是最近一两天的事,难道能指望他突然一鸣惊人吗?如果让这么一个无能的人当统帅,在萨拉誓死抵抗,战到最后一兵一卒,那萨拉一定会被敌人杀得鸡犬不留,还不如早点投降,死的人可以少一点。』这样的论调,虽然不见于主流媒体,可是我们在萨拉的饭馆用餐时,屡屡可以听见隔壁客人这么说着,我听完只笑了笑,天河雪琼却相当讶异,只不过,现在的她也比以前见识多了许多,惊讶过后,淡淡说一句「原来也有这种想法」,没有其他太过激烈的反应。

我笑道:「大千世界,什么样的想法都有,主政者有主政者的大义,庶民有庶民的道理,当环境逼到极限,为了求生,生命总会自己找出路。」

天河雪琼皱眉道:「照你这样说,贵国国君岂不是一个难得的贤王?为了不让百姓受刀兵战祸之苦,主动开城投降,自己逃跑?」

「哈哈哈,要这样说也行,不过这就是给他脸上贴金了,如果他是有意识地这么做,当然担得起你这评价,可是……我想他跑路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这些,只是单纯逃命而已。」

我和天河雪琼闲聊着,同时也注意四周动向。黑龙会虽然势大,兵锋所向无敌,可是随着领土的急速扩张,人力调度上也显得吃力,大军在前方恶战,后头留守各驻地的人力自然吃紧,至少我看了半天,并没有看到太多穿着黑龙会服色的士兵。

负责维持市内治安的,仍是原本的阿里布达士兵与官差,连制服都没改,只不过在帽上、肩上多戴了一个黑龙徽章,脸上多了几分莫可奈何,除此之外,一切照旧,很多士兵我甚至都还觉得眼熟。

黑龙王的目标,始终是对付变态老爸,所以当变态老爸有了动作,他便将主要精力都用在那上头,连李华梅和暗黑召唤兽都调走,也因此,我们这一路上压力减轻很多,大有余裕边走边修行,要不然,我原本估计,最多撑上七天,就会被暗黑召唤兽或李华梅给追上。

李华梅不在,一切就简单得多,我们这边四个人合力,黑龙会之中无人能敌,只要不落入陷阱,或是碰上人海战术,在萨拉应该可以横着走路。

之所以进入萨拉,是因为我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,李华梅走后,萨拉由一名黑龙会高层驻守,这人是新的七大海将军之一,据说本领相当高强,见过他出手妁人无一生还,这家伙为了保持神秘,在人前都带着一个青铜鬼面具,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,连是男是女都不晓得。

黑龙会如今的组成分子复杂,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海将军,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黑龙会一直伏藏的高手?生化人?或是从异大陆雇来的超级佣兵?只是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家伙的身上……有创世圣器。

七圣器中的圣者之杖、烽火乾坤圈,都在黑龙会的手里,这是早就知道的事,那天我们接近萨拉时,霸者之证隐约有所感应,我就知道萨拉城中有一件创世圣器,只是不晓得究竟是哪一件。

回收创世七圣器,本来就是我们的目标,去东海也正是为此,路上既然碰到了机会,当然就看看有没有办法顺手把东西给弄走。要实现这个目标,首要关键当然是知己知彼,我对这个神秘的海将军一无所知,想多了解一点就只能问鬼魅夕了。

「唔……人家……也不知道的说。」

鬼魅夕侧着头,表示不知道,只是她的神情有些古怪,我怀疑她虽然不能肯定,却在猜测什么。我要她告诉我在想些什么,她却摇头不说,这也是我最束手无策的事。

尽管鬼魅夕平常一副傻呼呼的样子,但再怎么说,她黑龙忍军首领的头衔也不白挂,碰上她不愿意说的事,哪怕敲掉她牙齿,她也是不会说的。

茫无头绪,我只好在没有情报的状况下,拟定战术。我此刻所在的茶馆,距离王宫尚有数里之遥,但创世圣器间的感应,已让我能肯定另一件创世圣器就在王宫里,如果让我进入王宫,一定能清楚感应到确切位置。

我以前干过萨拉的安全主任,对全萨拉与王宫的地理了若指掌,轻易就能把王宫的地图画出来,潜入进去不是问题,其他对手可以无视,唯一所虑者,就只有那个不知名的海将军。

天河雪琼道:「那人好像很厉害,凡是与他交过手的,据说无一生还,搞不好是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我们完全不知人家底细,就这么杀过去,不会太冒险吗?」

「只有你才会被这种宣传词给唬住啦。和他交过手的如果无一生还,那不就是说,根本没有活人能说出和他的交手经过了?既然没有活的证人,那怎么吹牛还不是都随便他?他高兴把自己说成天下无敌都可以,反正是唬人。你想想,真正的高手,会这样宣传自己吗?如果人人都说他胆小如鼠,本事低微,全靠拍马屁和奉承,有今天,那我反而会怕了。」

我笑道:「黑龙王绝不是那种可以用拍马屁、奉承就搞定的人,能得他重用之人,不可能是无能之辈,不过……你也不用担心,因为我们是偷偷潜入去偷东西,不是去和人决斗,原则上不会有硬拼的情形,敌人再厉害也与我们无关。」

单是这样说,不足以让天河雪琼信服,我索性说明了自己的计划。鬼魅夕蹑踪敛息之术,天下无双,由我提供王宫的地图,她率先潜入,我们跟随其后,羽霓则在千米高空把风,三更半夜,谁也不会发现,这方法虽非万全,却也堪称十拿九稳了。

天河雪琼仍有顾虑,认为飞檐走壁,非我所长,她更只是个毫无身手可言的魔法师,要学人家玩潜入盗窃,哪有本钱?

「如果是之前,我也不好说,但你经过那些训练后,今非昔比,用风系、暗系魔法来施放一张隐身网,应该不是问题吧?效果虽说没有水系好,但在黑漆漆的夜里也将就能用了。」

天河雪琼本想隐瞒自己的新能力,却被我一语道破,面露微笑,颇有得色,连那傲人的高耸胸部都更挺了几分。其实,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倒也简单,只要能投其所好,给足好处,就是杀父仇人都可以化敌为友,之所以做不到,要嘛是好处给得不够多,要嘛是给错方向,好比天河雪琼,她不爱钱,不爱权,也不爱帅哥,可是只要能指引方向,让她有效提升实力,在她眼中就有分量。

我们简单商量,议定完今晚潜入的具体策略,便准备离开,这时伪装成青年军官的羽霓恰好从外头回来。

萨拉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,姑且不算认识我的,单单说想把我砍成肉酱的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如果我大摇大摆地进城,早就给人分尸了,想要不惹事,化妆改扮是必须的,连羽霓都伪装成一个青年军官。天河雪琼本来也想比照办理,无奈她胸部特征太过明显,要扮成男人实在勉强,只得放弃,随便找了身粗布衣衫换上就是了。

羽霓和鬼魅夕入城后就被我派出去打探情报,我怕被人认出,不敢乱跑,打探情报的工作只有委托给她们。羽霓倒也不辜负我的期望,这么快就把情报带回来,首先第一个告诉我的,就是我家的最新情况。

黑龙军攻下萨拉,黑龙王与我老爸仇深似海,没理由会放着法雷尔爵府不处理,我很好奇,不知道黑龙军会否已将我家铲成平地,改建成坟场或茅厕了?

「你猜得很准,法雷尔爵府确实已经被夷为平地了。」

羽霓带来的消息,对我不算噩耗,天河雪琼露出讶异眼神,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,为何听到自己家给人铲平,我的嘴角还能微微上扬?

黑龙军入城的当天,就立刻团团包围了法雷尔爵府,他们甚至把王宫和其他军政要点扔下不管,第一个就先处理我家,针对意味十足,连李华梅都亲自压阵,摆明了要来血洗爵府。

说实在话,这么做实在很无聊,以黑龙王对变态老爸的了解,不可能不知道,即使摧毁爵府、杀光里头所有的人,变态老爸也是不痛不痒,别说不能打击变态老爸,连我都打击不到,真是蠢得很。

不过呢,做了有没有效,是效果问题,但做不做却是态度问题,站在黑龙王的角度,就算毁了敌人老巢,没法起到什么效果,总没理由放着这么一件碍眼东西在自己眼皮底下?所以,这一幕就上演了,在黑龙军的强势压境下,一声巨响过后,法雷尔爵府被炸上了天,本来颇有特色的建筑物,化作巨爆后的断垣残壁,衬托着周遭一大群黑龙军的碎尸,真是惨到不行。

只是,这场巨爆并非黑龙军所为,黑龙军所扮演的角色,完全是悲惨的受害者,他们虽然包围了爵府,却来不及采取动作,几乎是李华梅刚刚一到,爵府就从内部往外炸开,占地千余平方米的爵府被烈焰风暴吞噬,而包围在外头的黑龙会士兵首当其冲,在强烈的爆炸下粉身碎骨。

造成这爆炸的究竟是火药?或是能量结晶?这个没人说得准,不过能够一举把爵府炸成平地,如此强大的爆炸威力,绝不是仓促间所能准备好,肯定是筹备许久,就等着此时此刻。至于引发这场爆炸的人,不用想,当然就是我们家的那些老佣人,他们个个都是昔日江湖上的狠角色,杀人不眨眼,炮制这么一场爆炸,轻而易举,如此有往有来,兼之让敌人印象深刻,正是他们的风格。

两军相争,死伤难免,但考虑到我家这几位年长「忠仆」的品行,我估计他们也不至于无聊到弄好炸药后,还待在爵府里与屋同亡这么忠烈,肯定是黑龙军刚进城,还没有包围完毕,就已经跑光了。值得一提的是……这场剧烈爆炸在重创黑龙军的同时,还把爵府前后左右,几十处民宅牵连在内,如此强烈的爆炸,理所当然,几百号人无一生还。

听见这个消息,我沉吟不语,脸色当然也不好看,手指在桌面上频频画圈,天河雪琼叹息一声,道:「牵连的无辜太多了,里头有很多都是你从小到大的邻居与朋友吧?也难怪你会伤心了……」

「哪可能啊!以他的个性,哪可能会敦亲睦邻,和左邻右舍关系良好?那几十户人家,九成九都没有少给他白眼看,他怎么会为了这些人而伤心?」

一直以来都显得沉默的羽霓,语出惊人,「但既然有几百号人,说不定里头就有哪几家的姑娘,曾经被他强奸、迷奸过,甚至弄大过肚子也不一定,他一定是觉得很可惜,以后功成名就,衣锦荣归,没机会再干人家几次了。」

「啪」的一声,我拍碎了桌子,看似震怒,心中却说不出地K异,怎么我的心事被羽霓摸得一清二楚?还没等我开口,羽霓就抢先说,「鬼魅夕要我告诉你,关于新任海将军,已经有点眉目了,据说这人胆小如鼠,本事低微,每次打仗都躲在后头,全是靠拍马屁和奉承才有今天地位,什么所向无敌都是吹的,你们可以安心了。」

「匡」的一声,这次却是天河雪琼失手砸了杯子,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望向我。

真奇怪,为何我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