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三
第五章
兽王赤帝
爆破禁式

认真说起来,现在眼前的这幕景色,还真是挺美的一幅画面,压制人与被压制的双方,都是倾国之色的美女,两人的姿势与动作又是那么性感,看上去很像一幅名画。

李华梅仍是那一件黄金战甲,肌肤大多裸露在外,或许是因为近日来频繁亲自战斗,肌肤呈现健康的古铜色,在黄金战甲的衬托下,既性感又英武。斩龙刃所幻化而成的透明大剑,被她一手托扛在肩上,脚下踩着一双黄金铸成的高跟鞋,颈项上的护圈、脚踝上的金链,像是囚锁女奴的镣铐,替这位巾帼女杰增添了一分淫邪的味道。

但更引人注目的,则是她分张的一双浑圆大腿之内,那条同样由黄金编造的丁字裤,仅管外头有一片几乎不能称为裙的黄布遮掩,但每当风起,还是可以隐约地看见,都快细成一条金线的丁字裤,深深陷入花谷的两瓣蜜肉中,周围似乎还有水光。

和底下惊鸿一瞥的春光相比,龙女提督胸前的鼓胀,则是另一个视觉的焦点,本来C罩杯的实力,如今已肯定升等成D奶,还因为黄金胸甲的束勒,更显得丰满集中,对视觉的冲击绝对强烈,胸甲两侧所铸刻的火焰图形,夹挤着乳波抖动,看上去像是太阳一样耀眼。

不过,纵使这对傲人的D奶抢尽目光,但和不远处的另一对巨乳相比,就相形失色了。

没有办法,D罩杯与H罩杯,先天上的差距,比李华梅、天河雪琼的实力差还要遥远许多,这边只是浑圆、饱满,另一边则是肥硕如同瓜果,两团圆滚滚的惊心动魄,仿佛每一下乳波摇晃,就牵引观众的目光一阵狂跳。除了奶子的大小,肌肤色泽也有着不同,天河雪琼的奶瓜不仅大,更如羊脂美玉般白皙,仿佛两团新出豆腐,香滑柔嫩,吹弹可破,就算远远看去,都让人一阵口干舌燥。

或许是出于对这美艳恩物的忌妒,李华梅的一只手正牢牢抓在上头,仿佛要将它狠狠抓爆一样,掌下施力,让雪白的乳肉在她掌下变化形状,但不管怎样变,始终都还是那么饱满的两团圆硕。

李华梅没有开口,但眼神却很阴森,甚至连眼瞳的形状都在改变,而承受着这股巨力,天河雪琼吃痛,却强忍着不愿哀叫示弱,一双大眼睛之中既有痛楚,更有不甘、气愤,恨恨地瞪着李华梅,作着无言的抵抗。

天河雪琼被李华梅的气剑镇锁,全身不能动弹,即使胸前雪乳被揉弄,也不能挣扎,只能用眼神抵抗,而她的这个眼神,更惹起敌人的怒火,李华梅掌心吐劲,一股劲道沿着天河雪琼的胴体划过,「嘶啦」一声,天河雪琼的白袍下襬被撕裂,开出一道长长的裂口,直至腰际。

爪劲裂衣而不伤肌肤,这是相当高明的技巧,只不过与这相比,天河雪琼的袍下春色更让人在意。白袍撕裂,露出了底下的一双白嫩美腿,冰肌雪肤,即使和旁边的白袍相比,都还显得那么白皙,特别是在这双粉腿的尽头,一件厚重的皮革底裤,怪异而突兀地出现,形成一幕相当古怪的画面。

天河雪琼为何穿着一件皮革内裤?这件事挺让我好奇,但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李华梅撕开天河雪琼的长袍后,目露凶光,手上放开斩龙刃,顺着天河雪琼的双腿,直探她腿间的羞处。

「呜!」

天河雪琼一声痛哼,全身气脉被锁的她,居然整个背部弓起,束好的长发散落,明显疼痛之至,连脸上都抽搐起来,只是,这一下痛哼到了半途,声音就变得古怪,隐隐约约,居然有几丝销魂荡魄的媚意,听在耳里,心头一阵痒痒的,比什么挑逗都厉害。

如果不是觉得舒爽,女性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,我回看天河雪琼的表情,发现她两颊酡红,死咬住牙齿,似乎是想强忍下什么,但李华梅眼神转厉,放在天河雪琼腿间的那只手再一发劲,天河雪琼再次叫了出来。

「唔……」

这次的痛叫声中,销魂媚意更甚,后半段几乎就是畅美的情欲呻吟,天河雪琼羞愤欲死,却连扭动屁股逃开都做不到,身体不能动弹,只能分着双腿,任人玩弄。

李华梅用的手法,我并不陌生,这是一种名为「搜阴手」、「销魂手」之类的阴损手法,运作原理是将真气运于指上,以真气摩擦女性下体的敏感处,这样造成的刺激效果,比寻常用指头拨弄要厉害十数倍至数十倍,擅于这种技巧的高手,十几秒内就能让女性高潮泄身,甚至还一泄再泄,终至脱阴而亡。

我看过被这种搜阴手活活弄死的尸体,基本上和人干没有太大差别,这类技巧通常都是淫贼在使用,但普通的淫贼用这技巧,只是迅速挑起女性情欲,方便交合,反倒是这套技巧在女性手中使出,就特别凶狠,好像同类相残一样,不把手下的女猎物玩至脱阴而死,就不算完。

这种技巧说难不难,本身修为若高,学这种技巧不过弹指之间,以李华梅的真气之强,即使没脱去天河雪琼的内裤,隔着一层厚皮革,照样能把她玩得高潮迭起,只不过,李华梅怎么会用这样阴损的技巧?委实让我不解。

「哇!这个厉害,看女子泥浆摔角都没有这么过瘾,好个龙女提督,我开始对她有点好感了。」

旁边传来阿里巴巴的赞叹声,还有些好像是流口水的声音,我完全不想转头去看,只是专注于眼前的这一幕,犹豫着什么时候该出手。

搜阴手威力惊人,天河雪琼被玩弄得体软如酥,虽然那眼神还是倔强、不甘,可是从她肢体止不住地颤抖来看,只怕整个屁股都已经被淫蜜弄湿。这幕景致如此惹火,越看越让人满心冲动,偏偏李华梅的眼神阴冷,使我担心不已。

天河雪琼是个很坚强的女人,这点在她还是阿雪的时候,就能看得出来,变回天河雪琼之后,在这上头更是明显。堂堂的圣女祭司,明明都已经泄身到满屁股都是淫蜜,下头的白袍早染了一大块湿痕,却还能用恨恨的目光瞪着敌人,仿佛在质问:同为女性,又是一方之主,为何如此堕落,用这等阴损的手段折辱对手?

我想,心剑神尼当年教养天河雪琼,为的大概就是看见这种眼神,还好她不是瞪我,否则若在我奸淫她的时候,被她用这种目光瞪,我可能立刻就喷出来,隔壁的变态狂人大概和我有同感,至于李华梅……我无从想像她的感受。

「喂!你们两个。」

阿里巴巴低声道:「做好准备,随时开溜,我一打招呼,立刻退出十步之外。」

我闻言一愣,说好了要找机会偷袭,怎么一下子又变卦?眼下情势恶劣,要是我们真的开溜,天河雪琼说不定真的会给先奸后杀,我哪可能坐看这种事情发生?

「奶大有罪!」

一声低喝从下方响起,我定睛看去,李华梅的右手,仍牢牢握抓着天河雪琼圆滚滚的大奶子,只不过,和之前有些差别,手掌上白花花、黏糊糊的一片,竟是沾满了奶水。

短暂错愕,我恍然大悟,天河雪琼的敏感体质未变,连续使用魔法,又被李华梅这样一玩弄,肉体受到催化,竟然开始分泌奶水了。如果在下头的人是我,哪有别的话说,扑上去连吮带吸,非把这香甜的奶水喝干净不可,但李华梅……

「大.奶.下.贱!执行程序第三十三条,大.奶.骚.货,格杀勿论!」

在战斗中一直显得很有自我的李华梅,此刻却变得有如傀儡般呆滞,慢慢举起了沾满奶水的右手,目中凶芒闪现,谁都看得出,这一下便是杀手。

我自知攻击无济于事,早就准备好一下精神攻击要发出,却在这时听见阿里巴巴一声沉喝,「退开!」

鬼魅夕与我都早有准备,一听这声,鬼魅夕飞身后退,眨眼间就退出十米之外,而我压根就不理,将精神攻击发出,哪知眼前陡然一花,也不晓得怎么搞的,我们离开了之前的位置,来到下方阵地,杀气腾腾的李华梅就在一步之前。

(这个是……瞬间移动?

我脑中冒出这个答案,能够在一瞬之间移来这里,这已经超越普通的魔法缩地,进入瞬间移动的范围,事先毫无预兆,也无魔力波动,如此技巧实在骇人听闻,而且,如果是单纯的瞬间移动,天河雪琼现在应该被我们踩在脚下,或在我们附近,可我却完全找不到她,这就是有一个可能。

(是交替换位型的瞬间移动,好厉害!以前从没听过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,他要我们退开,是为了不进入他瞬移的发动范围,那样的话,天河雪琼一被转移到上头,我们就能立刻带着人跑,真想不到,他还有这一手……

真想不到的后果,就是问题真的很大,我不晓得阿里巴巴本来作何打算,但此刻,我和他一起处于李华梅的攻击下。

哪怕是受人控制,李华梅的反应绝对不慢,手上本来捏着、操着的美人失踪不见,面前突然多了两个不速之客,她没有愣住,那只举起的手照样高速落下,甚至还催发第八级力量,重轰而来,掌力如同山岳,将我们牢牢镇住。

在不足一步的近距离,面对第八级力量,这可不是说笑,闪躲是不可能了,除非我也会瞬间移动,否则就只能硬拼或受死。

理智上,我知道身边还有一个阿里巴巴,他不会坐以待毙,可是知道归知道,当那只要命的纤纤玉手,崇山压顶般轰下,我却像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,全身止不住地颤抖,连提起手来的勇气也没有,脑里唯一的念头,就是我死定了。

这是最强者级数战斗中,以强绝实力差造成的绝对压制,起码差了两个级数的我,根本无力抵御,然而,明明在这种快要屁滚尿流的恐惧状态,我脑中却好像有某个部位、某些地方,在发生奇妙的变化,仿佛有些被重重封锁的东西,正在摇晃、松动。

与这种怪异感觉一同出现的,则是一段偶然的对话、几乎被忘却的记忆,我背着几百斤重的大石,赤手攀爬近乎九十度的悬崖,身上满是割伤,指缝出血,而在我身旁一米处,飘着一个白衣少年,他盘膝漂浮在半空中,意态悠闲,这倒也罢了,问题是他手里还拿着一杯冰冻柳橙汁,这就实在欺负人了。

『喂!阿起,你整天叫我做这种极限训练,不让我直接练功,说是只要训练一完成,就可以直接三级跳,但……万一有什么意外,训练没完成就中断了,那我怎么办?』『不会有那种事,我一生算无遗策,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中,没有意外。』『放屁!这里没有别人,不用在那里装智者,你直接告诉我啦!』『……你只要记住,根据质能不灭定律,你所付出的努力,绝对不会白费,就算一时不显现,还是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出现作用,只不过……你未必有命活到那天就是了。』『这话怎讲?』『你做训练的时候不专心,注意来,吃我一脚,手抓不牢就会被踢下去。』『别、别踢啊,上次你一踢,我至少飞出去半公里远,山头都被你踢去小半,你这么变态的脚力,我抓得住才有鬼!』『好吧,那就不踢。』『呃,你怎么可能这么好讲话?』不好讲话,所以他没有用言语回答,而事实证明,矮子矮,一肚子拐,出现在我身旁的……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。

『别、别用这个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哇哈哈哈……停手!我要掉下去了……哈哈哈……呜哇啊啊啊啊啊~~~~~』那段不堪的惨痛回忆,最后是以惨叫坠崖告终,然而,当这段回忆,伴随着一种感觉出现在我身上,我就觉得,脑里的锁……好像有一把被打开了,有些讯息被释放了出来。

(地……只要脚踏着实地,我就能……就能……

脚踏在地上能怎么样?其实我也不知道,一切都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,催促我动作,令我本能地迈出步伐,重踏于地。

我与李华梅只有一步之距,这一步跨出,几乎踩到她的脚,而我在重重踏地的瞬间,体内真气疾走暴冲,像是有什么猛招要发动,无奈这种灵感一闪即逝,我虽然把握住这份感觉,真气也为之牵动,却不晓得该如何击发,是出拳?踢腿?还是什么别的形式?

上乘武学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我把握不到,便不敢击发,真气刹时逆冲,险些造成内伤,只是我的这番动作,并不是全无意义,在我犹豫着该如何发招的瞬间,招虽未发,这武技本身的气势自生,李华梅有所感应,为之一惊,拍落的重掌登时一顿。

我们瞬间移动出现在李华梅面前,她都不受惊吓,立刻应变,现在只是一式未完成的武技,竟然能让她受惊,可以想见其真正的威力是何等强悍,尽管我无法将之发挥,却幸运地有眼福一见。

「喝!」

似乎是受到我的启发,我这一击没能发出,可是阿里巴巴却像从中领悟到了什么,他本来正要发招防御,却突然变招,重重一脚踏在地上,沛然地气贯通入体,化作一股无坚不摧的杀伤力,跟着,一个恐怖的拳头出现了。

拳头不大,可是在挥出的一瞬,却像是凶兽出世,威猛霸气充塞整个天地。

怒拳毁天之威,配合着强大无匹的电能,紫芒乱窜,形成一条电龙,笔直冲撞向李华梅。

魔龙皇拳绝式.轰雷赤帝冲!

阿里巴巴大喝声中,这一拳与李华梅的重掌对撞,恰好打在李华梅受我影响,掌势一顿的当口,两劲对撼,李华梅攻势被破,手掌被弹开,惊人的电流随着拳力轰入,疯狂殛体,黄金战甲上火花激射,紫电全身窜闪,所过之处,古铜色的肌肤略为焦赤,李华梅面上更露出痛苦之色。

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以猛招出击,果然能对李华梅造成有效伤害,只是这伤害似乎不大,而我在心疼之余,更注意到李华梅的另一只手,已按放在斩龙刃上,看这动作,马上就是横剑猛挥,大有把我和阿里巴巴一剑腰斩的架势。

阿里巴巴也察觉到了这危机,他一击「轰雷赤帝冲」,固然威猛绝伦,但对自身真气、体力消耗也是极大,此刻竟不回气,强催体内功力,悍然又发一击。

轰雷赤帝冲的攻击属性是雷,发劲时紫电闪光夺目,现在这一击的属性却不同,发招过程中,强风卷动,急速吸扯方圆十余米内的所有空气,形成短暂的真空,我呼吸一窒,竟是吸不着半分氧气,胸闷欲裂。

被吸走的大量空气,在高度压缩的情形下,一下子旋爆开来,成了最狂猛的推进力,在真空的环境里,令这一拳如同炮弹,毁山断岳,直往敌人轰去。真空无声,可是这一拳轰出的瞬间,却有一股撕裂空间而至的音爆,震人心魄,恍惚之间,竟似百兽同声一吼,雷霆霹雳。

兽王拳奥义.兽王会心击!

真空无阻力,这一拳的原理,又是以极限速度推升绝对力量,在这样的近距离,根本闪不了也挡不下,后发先至,斩龙刃还没砍来,这一拳的倾城之威,已在李华梅腰侧结结实实地爆发。

先受轰雷赤帝冲,再挨兽王会心击,两大顶峰绝学分别命中,即使是李华梅也禁受不起,护身真气被破,一口鲜血呛喷而出,整个身体痛得弯曲起来,对比起阿里巴巴威猛无俦的怒拳,有那么一瞬间,我几乎以为他会把人拦腰打断。

「唔!」

李华梅痛哼声中,第二重拳劲爆发,将她往后震开三米,落地后还止不住跌势,踉跄后退。连发两记猛招,阿里巴巴想必也是吃力非常,但此人个性的狂霸、倔执,真是我生平仅见,两击创伤李华梅后,他不思回气,竟然还要强撑发出第三击,左拳一扬,空气中发出爆破声,又是猛招前兆。

「看我的禁招,海虎爆……」

「哇!哇!哇!这招不行用啊!」

若是再挨第三击,我怕李华梅真会被打出什么难以痊愈的重创,再加上其他方面的顾忌,终于让我奋不顾身地扑出,阻挡阿里巴巴的攻势。

「哼!叛徒!」

阿里巴巴未挥出的拳头,化为凌空一抓,扯着我的衣领,纵身跃起,趁着李华梅受伤后退,不能阻拦的空档,带着我全速离开战场。当然,另一边的鬼魅夕见机行事,肯定也带着天河雪琼跑路,大家各跑各的,至于那些跑不掉的……就自求多福了。

我与阿里巴巴跑了一段路,突然觉得他的呼吸不太对劲,似是受了内伤,侧目一看,他脸色如常,看不出什么异样,但鬼魅夕已说过眼见、耳闻俱不为实,这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。

照理说,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尽管李华梅的攻击未有打中阿里巴巴,可是他刚才的打法,全是拼着内伤、强撑着不回气的透支猛攻,几招一过,内伤的可能相当高,就不晓得他现在是否……

「喂!小子。」

阿里巴巴忽然开口,问道:「轰雷赤帝冲是魔龙皇拳的不传之秘,你从何处学来?」

「什么轰雷赤帝冲?」

我愣了一下,道:「是说你刚才那一下紫电拳吗?我……我是乱学的,根本没学全,只是学个概念而已,你也看见了,要是我真的会,那一拳会打不出去吗?」

「哼!这个自然,轰雷赤帝冲刚猛绝伦,精微奥妙,岂是你这不成器的小子能练?我当初不晓得下了多少苦功,才摸着点皮毛……」

阿里巴巴说着,语气中有一丝怅然,「其实我也不算真的练成。传闻中,轰雷赤帝冲命中目标,雷劲会凝化成雷球,在身体各处爆破,而我刚才只能击发电流殛体,所发挥的不过是四五成威力,要是能够发挥全力,那个贱货就……嘿嘿。」

这笑声让人有些不寒而栗,说起来,阿里巴巴与李华梅也不过两次交手,彼此间应该没有宿怨,怎么战斗的时候好像看见杀父仇人一样,追着她猛打?或者,这就是他的战斗风格?

还有,我的武术修为有限,离最强者境界尚远,可是大地上的绝世武功我即使没全见过,也知晓大概内容,却没听过什么魔龙皇拳、轰雷赤帝冲,这到底是哪家哪派的武学?

「你问我从哪学的,那你又是从何处学来?为何我从没听过这套武功?」

「正常啦,这是许多年前,我花费重金向海外商人购得秘笈残谱,暗中苦练,因为口诀缺漏,练了这些年还是不成,刚才看你出招,一下子得到领悟,居然使了出来,嘿,这可是第一次成功啊。」

阿里巴巴此言委实令我吃惊,看他出拳如此威猛横霸,我还以为这是他的得意绝招,哪想到竟然也是临阵悟通,爆发一击,如此说来,李华梅还真是有够倒楣了。

「不说你不知道,这招轰雷赤帝冲很猛的,有个很MAN的高手就靠这一式成名,我就是听说了他的故事,才模仿他的打扮穿成这样。」

「什么?我还以为这是你的独特风格,搞了半天,原来你是学人家的啊?」

「是啊!我很喜欢玩COSPLAY的,你不晓得吗?」

这种事情我哪可能会知道?一个高大壮硕的彪形大汉,居然有角色扮演的嗜好,我想得到才有鬼。不过,这家伙的外表不是易容乔装,而是直接套上一层幻觉屏障,可能根本不是大汉,甚至不是男人,那有这样的嗜好就没什么奇怪了。

只是,他说话的口气、言语如此粗豪,如果是个女人,那……

想像到那个画面,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寒,不敢再说下去。

开溜的路程没走多远,我们就与鬼魅夕会合了,一切正如所料,鬼魅夕是带着天河雪琼一起跑的。在我与阿里巴巴被瞬间移动到下头阵地的同时,天河雪琼也被转移上来,鬼魅夕立刻带着人逃跑,只不过她没想到我会跟着一起转移下去,那时着实吃了一惊。

回想到那个时候,我陡然记起一个问题,适才我们在底下,如果能再发动瞬间移动逃走,不就不用打那么辛苦的一场?瞬移过来,瞬移过去,李华梅甚至可能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,我们就逃之夭夭了,何必苦战?

「笑话!那个只懂得偷袭和晃奶的贱货,算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对上她就要逃跑?你以为我像你一样,和那贱货有一腿,每次对上她,打都不打就想跑?打赢了还怕打疼人家,我呸!」

果然不出所料,才刚刚问出口,就被阿里巴巴狗血淋头地骂回来,可是,骂归骂,阿里巴巴居然还是给了我回答。

「你以为瞬间移动想动就能动啊?这种异能超耗元气的,尤其是在进行转位移动的时候,负担是正常状态的一倍。本来如果照计画,你和忍者奶妹跳开,单单我一个人发动转位,就还有能力再跳一次,谁知道你自作聪明,累得我在底下多打一场……」

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要把天河雪琼转移上来,如果不是因为多带了一个我,导致元气耗损过度,这两个如果少其中一个,阿里巴巴就能连续两次瞬间移动,救人之后直接开溜。

意外扯了人家后腿,我确实很不好意思,不过以此人的个性,道歉之类的话最好别提,否则他立刻打蛇随棍上,趁机讨要巨大好处,还不如装傻当不知道,希望能混过去。

这一仗虽然打得惊险,却也让我们获益匪浅,更把天河雪琼抢救下来,只是危机一过,尴尬的问题马上出现,天河雪琼成了烫手的山芋,我不晓得该拿她怎么办。

继续抓在手里,没什么意义,我们既不是绑架犯,也不是强奸犯,留她何用?若是放了,问题也不小,她整队人马死得剩下她一个,以她性情,多半不会老老实实回去,势必继续设法攻击黑龙会,或是找到方青书,如此单独行动,若是再碰到什么凶险,我们哪有办法一再去救人?

幸亏天河雪琼现在昏迷着,若她醒了,我还真不晓得该怎么才好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