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三
第四章
颠倒天地
妖乱空间

千娇百媚的一群妖女,居然是黑龙会营地当中,战力最为强悍的一群人,这实在让我们有点意外,而从短暂的战斗过程,我们也都认了出来,那支队伍是慈航静殿的人马,想来是慈航静殿得知方青书等人兵败,一路逃窜,便立刻派出救援队伍,追踪过来,虽然晚了几步,终于还是抵达了。

能够被交付这样的任务,在兵败被追杀的绝境下救人,这支队伍的成员当然不会是杂碎,只不过,慈航静殿连续经历多场内乱外患,元气大伤,如今主力都放在慈航总部内,要说这支小队有多厉害,那我也不信。

妖女们变身之后,战力大增,慈航静殿的战士一轮硬攻没能拿下,反倒还被伤了一人,此地可非久战之所,拖延时间过久,天晓得会有什么意外变化?若是让李华梅杀了回来,这整支小队还不够她两三剑砍的。

(现在该怎么办?继续旁观?偷偷开溜?还是跳下去帮手?

三个选择,令我有些犹豫不决,但忽然之间,一股莫名的感应,让我惊愕难当,不敢置信地看着下头新发生的变化。

一道强风飙卷而至,风力强劲,吹得人站立不稳,风中还带着十余支魔力箭矢,力能穿石,那些妖女被这一阵风中箭矢攻得手忙脚乱,最前头的一个当场就成了刺猬。

这手功夫相当漂亮,风系魔法不算弱,更由于与其他五大魔法系统不相冲突,所以很多魔法师都会兼修,作为辅系,可是要发挥得如此强悍,这就非常考验魔法师本身的能耐了,魔力的控制要绝对精准,差上一点都做不到这效果。

先声夺人的一击,轻易把整队人攻取不下的硬骨头咬开,足见实力,这人应该是整支队伍的主力高手或领袖,但令我惊奇的是,光之神宫的高手怎会用风系魔法?照理说,光系魔法中应该有更适用的招数,总不会是请了什么雇佣兵过来吧?

与跟着发生的一个冲击事实相比,之前的震惊实在算不了什么。狂风突生异变,仿佛有墨水瓶在里头打翻了一样,吹卷的强风带来一股黑气,瞬间绕着妖女们打转,而这绝不是普通的黑风,因为这股怒卷的黑旋风,在接触到生人血肉时,急速幻化变形,黑气之中隐约浮现无数似鱼、似兽的邪异大嘴,每张嘴巴都有锋锐利齿,望之怵目惊心。

黑暗中阶魔法.疯咬狂噬!

直接召唤魔界的高次元生物来到人间,不但难度很高,而且「请神容易送神难」的问题也让人头痛,所以有人开发出新技术。这些蕴含强大魔力的黑气,作为一种载体,将魔界凶兽的部分引导至人间,短暂停留、活动,以这一式「疯咬狂噬」来说,被接引过来的,就是这些嗜血凶兽的大嘴巴,别说是对上血肉之躯,恐怕就连钢铁都被咬烂了。

连声惨嚎不绝于耳,当黑气散去,地上只剩下一大堆白骨,魔界凶兽的进食习惯不错,骨头上没有一丝血肉残留,啃得干干净净。前一刻还是美女,下一刻变成野兽,再来就成了白骨,佛家所谓的美人如骷髅,果然一点也不错,问题是……光之神宫派来的高手,使用风系魔法就已经不寻常,怎么连如此凶猛的黑魔法都用了出来?

总不会,光之神宫其实暗中培育黑魔法人才,积蓄实力?又或者,光之神宫已经和伊斯塔联手,由伊斯塔派出高手相助?两个可能性里头,似乎后者的希望还大一点,毕竟黑龙会当前兵锋之盛,大地上没有任何国家能挡,伊斯塔唇亡齿寒,抢先与慈航静殿协议联手,这也不足为奇。

正当我反覆计算着这种可能,答案却意外揭晓,从那一堆僧侣、魔剑士的精悍队伍中,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。整个人笼罩在一袭黑斗篷里头,看不见面目,虽然如此,从那夸张的身材曲线,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并且为之强烈震惊。

「……天河雪琼?」

一瞬间,我心头大乱特乱,完全处于极度震惊的错乱状态。慈航静殿居然把天河雪琼派出来执行任务,由此可以想像他们人力调度的捉襟见肘,然而,对我来说,在这里看到天河雪琼,令我惊怒交集,第一个在脑中冒出的念头,就是「天杀的,怎么能派她来这里执行任务?难道不晓得这里很危险的吗?」

跟着,脑中思绪习惯性地让自己回复冷静,我这才发现,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天河雪琼,即使不刻意回想,上次见面她说的那些话,仍让我想起来就打着寒颤。

既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下意识地就想要逃,不过我还没有动作,阿里巴巴就抢先一步,把手一挥,张开了某种魔法力场,瞬息间把力场内的所有波动遮蔽,别说声音传不出去,就连所有的生机、光波,都被巧妙隐匿,保证下头的人无法察觉。

如此贴心的举动,还真是令人感激,不过我转头一看,就发现阿里巴巴这动作不是为了我,他自己好像比我更有顾忌,一见天河雪琼现身,马上趴伏下去,小心翼翼,避免露了行踪。

这实在有点古怪,天河雪琼的成长情况特殊,见过她的都没多少人,更别说与她有什么恩怨,而即使阿里巴巴与她有点什么,天河雪琼甚至还没脱下斗篷的套头,能像我一样单从身体曲线便将她认出,肯定是与她非常熟悉的人才行。

我看了阿里巴巴一眼,他反瞪过来,眼神相当凶狠,好像我如果要追究,他就要当场杀人灭口一样。只不过,为了避免被人发现,我们双方都没有进一步发生冲突的打算,一起趴伏下来,看看底下的状况。

钢铁架被破坏,伤痕累累的大和尚被放了下来,每个都伤得很厉害,但靠着武功根底好,多数还能够行走,只有少数几个,连腿都被打烂,走也走不动,只能靠人揹负。大和尚们死里逃生,脸上都是悲愤之色,却也有羞惭之情,刚才被妖女的艳舞挑逗,其中有几个大和尚生出反应,这点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如今脱险,脸上当然是挂不住的。

「此地不可久留,我们尽快离开。」

冰冷若雪的声音,来自斗篷之中,天河雪琼掀开头套,露出了她绝美的容颜,和从前相比,倾城仙姿依旧,更还多了几分雍容华贵的气质,看上去虽然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难以亲近,可是,那种高贵如冰之女王的架势,却也是另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美。

天河雪琼身上的装束,还是那样简简单单,一袭简单的白色长袍,外头笼罩着黑色斗篷,金色的腰带让柳腰显得盈盈一握,倍显动人。黑、白、金三种不同的颜色,在她身上巧妙结合,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位神职人员,倒很像是哪个大国的公主,举手投足,仪态万千。

不过,这样华贵雍容的气质,却有一副极不相配的火辣身材。两团高耸浑圆的乳肉,在胸口顶出了一双傲人的圆弧,光是看着那两团隆起,就让人好奇白袍底下会是何等动人的景致。

H罩杯的豪乳,就连鬼魅夕都相形见绌,但那并不是此刻天河雪琼身上唯一引人遐思的东西。黄金腰带之下,美妙的隆臀将裙袍顶起,那极具肉感的丰满曲线,只要是明眼人,便晓得里头的那个大白屁股迷人性感,用力拍击上去时,肥臀肉浪将是最火辣的景象。

巨乳、丰臀,在一节细得让人屏息的柳腰上结合,形成一个惊人的葫芦形身材,如此性感的胴体,简直是上天赐给男人的恩物,别说是火辣,根本都快要喷出火来,如果不是天河雪琼本身的气质清冷如冰,令这份遐想被压制几分,不敢亵渎,恐怕定力稍差的人直接就会扑上去,试图强奸了。

我再怎么说都已经干了多次,比较能忍得住,倒是阿里巴巴这个色情狂,之前我和鬼魅夕调情,他都忍不住冲进山洞,照说现在看到更性感的天河雪琼,他应该狂吼一声就冲下去,把人推倒撕衣服,这样才正常,哪想到他居然像只乌龟一样,就这么趴着,动也不动。

「……老兄,你这是干什么?就算怕给人捉奸,也不用这样啊……」

我这样说着,自己的姿势也差不多,在我心里,何尝不担心天河雪琼看到我之后的反应?那日她的愤怒与怨恨,历历在目,万一她看到我之后,冲上来就攻击,难道我要硬着头皮和她对战吗?要是可以,我希望天河雪琼就这么平安救了人,率众离开,有多远就走多远,无奈……老天总是不让我好过。

「快走!照先前的布置,立即离开。」

天河雪琼不是草包傻瓜,懂得险地勿留的道理,该救的人都救了,自然要马上离开,但却已经迟了一步,先是一声刺耳的龙啸,由远方迅速飙近,震得群山皆鸣,大片积雪滑落。

「不好!」

天河雪琼脸色大变,就算是傻瓜,也知道是李华梅杀回来了,如果考虑到是被人守株待兔,踏进陷阱,这个心理冲击就更大了。

强敌骤临,慈航静殿的队伍中立刻有几人出来,发令调派,让整支队伍摆出一个且战且退的阵势,这说明此次慈航静殿的救兵,虽然是以天河雪琼为首,但实际的指挥者并不是她。这样也对,不然天河雪琼强是强,指挥统御的能力未必有,真让她来当领袖,指挥全军,后果不是难料,是肯定很惨。

龙啸声中,一道尖锐的破风声,切割大气而来,如箭如矢,瞬间就把正在发号施令的一名魔剑士给钉在地上,当场毙命。这件钉死他的兵器,是一柄长剑,剑刃透明,散着冷冷的寒芒,正是李华梅往昔所用的配剑。

这一击杀掉一名高手,对周围的人自然有震慑效果,而这一剑之威更不只如此,当所有人正提心吊胆,生怕强敌忽然从天而降,那具被长剑钉死在地上的尸体,骤然爆炸。

那一剑共有两重力道,命中目标后,第二重力量渗入尸体之中,贯劲而炸,全身骨、肉、血在真气充盈之下,往四方乱射,一击之威,比什么火炮、强弩都要厉害,慈航静殿的人马立刻伤亡惨重,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本就擅长张设结界,在千钧一发之际,闪电张开结界防御,那就不是伤亡严重,而是直接全灭了。

一片大混乱之中,没有多少人还顾得到周围情势,天河雪琼不愧是其中最强的一人,一面暗之护盾在她面前形成,看似薄薄的一片黑光,却把一切射来的骨肉给腐化消灭,完美的进行防御,除此之外,她应该也很清楚,这一轮扰敌攻击之后,就是敌人的真正现身,所以在防御同时,她也试图发动反击。

然而,这件事情就没那么好做了。修练神圣魔法的术者,原本是最擅长联手施法的,因为光系魔法的一大特点,就是施法时的叠加效率堪称六系第一,只要众人齐心合力,联手起来的效果绝不是单纯一加一而已,当所有人心念一致,以几何级数增幅上去的魔力,甚至可以创造奇迹。

天河雪琼以往修练光系魔法时,所熟知的一切应该就是如此,但她现在所用的却不是光系魔法,而是黑暗系。黑暗魔法讲究损人利己,施法时候别说什么齐心合力了,稍微强一点的黑暗魔法,施放时候都是敌我不分,甚至还一面攻敌,一面蚀杀同伴作为补充能量,这都是常有的事。

站在天河雪琼的立场,想必相当为难,低阶的魔法对强敌无用,高阶的魔法则投鼠忌器,对同伴太过危险,两者之间难以取舍,最后她所使用的,就是一式相当奇怪的魔法。

暗系高阶魔法.妖乱空间。

这是一式相当奇特的魔法,过去从未听过,那种诡异的特性,我最初甚至以为这是水系魔法。一经发动后,魔力迅速影响方圆六、七十米的上下空间,跟着,在这范围内的一切全都错乱掉,所有的人、事、物都错了位置,有的人站在空中,鸟在地上飞,看来就像掉入一个全然抽象的错乱世界,不是颠倒,而是乱。

更有甚者,这空间里的一切好像都似真非真,有些僧侣试图张开结界,可是结界却在远离自己十米以外的地方张开;魔剑士发射剑气,攻向黑龙会的人,哪知道剑气不但发射方向有误,甚至还无法直线行进,险些误伤友军,闹得慈航静殿这边又是一阵大乱。

这种奇怪的魔法,主要目的在于「混乱」与「折射」,很像水系魔法的特性,要是我此刻也在其中,多半也晕头转向,手忙脚乱。最初,我有点想不通,天河雪琼为何发动这样的一式招数,可是,当那道巨大的剑气,也在妖乱空间中现形,我就大概明白了。

突如其来的一道剑气,犹如一道金色巨蟒,在妖乱空间中出现,声势惊人,如果命中,威力应该很大,但剑气在妖乱空间中无法直线行进,被反覆折射几次后,居然一下子反射回源头,击中了发射剑气之人。

当那道兼俱强悍与美丽的黄金龙影,在妖乱空间内杀气腾腾地现身,我心中又喜又惊,既佩服天河雪琼的妙思,反向运用剑气,迫使李华梅现身,又担心这么做的后果,因为李华梅现身,必然放手大杀,天河雪琼如何能挡?

「哼!」

李华梅举步跨出,身法如电,可是一步甫迈出,却出现在二十多米外的半空,下一步,又被移到更远的位置,她身法越快,就离得越远,总是没法成功靠近敌人,基于之前剑气发射被反弹的经验,她也没有再胡乱出手,而是陷入思考之中。

出乎意料,天河雪琼的魔法争取到宝贵时间,我也在这急谋对策。

如果敌人只是一名普通的第八级高手,又或者是一头暗黑召唤兽,那都还有办法可想,顶多喊一声「大家一起上,不用讲江湖规矩」,边打边想办法,但对上李华梅,压倒性的力量差,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可想,列车上那一战就已证明这点,现在与那时相比,唯一的差别……就是我身旁的这个黑衣变态。

「喂!你……」

我刚出声,脑袋就被一只大手给按住,压趴在地上,险些吃了一嘴巴的泥土,耳边则听见一下压低声的吩咐。

「笨蛋,别作声。」

声音听来很紧张,这让我多少有些讶异,阿里巴巴这狂人天不怕、地不怕,眼下怎么会怕泄露行迹?那肯定不是怕李华梅,否则之前也不会和李华梅大打出手,这么说,他惧怕的对象是……天河雪琼?

脑中一面分析,我一面紧张地抗辩,「再拖下去,后果就严重啦,别的不说,那对举世无双的大奶,要是就这么没了,你不觉得可惜吗?你看看那胸部,又大又圆又挺,只要是男人都会心动,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啊……」

说这话的时候,鬼魅夕用很奇怪的眼神在看我,其实我也无奈,要驱赶兔子,就得用胡萝卜,这厮如此丧心病狂,我不用美色诱之,难道要和他说仁义道德吗?事实也证明,我的策略绝对有效,只不过……效果有点怪异。

「我呸!」

阿里巴巴一甩手,愤然道:「大好男儿,怎么见识如此狭隘?太让我失望了,这样就叫举世无双的大奶?可笑,想我当年……」

这狂人当年到底有什么丰功伟业,我还真是满好奇的,一时间我和鬼魅夕都凝神望向他,偏偏他好像察觉到自己失言,讪讪地住了口,还恼羞成怒地瞪了我们两个一眼,跟着,他好像有了什么决定,认真对我道:「小子,我只问你一次,你想不想和她再续……呃,不对,我是问,你想不想再干一次这对举世无双的大奶?」

「唔,你说什么?我……大奶……」

问题问得离奇,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幸好连日来与变态人物相处的经验,让我很快意会过来,察觉到这个问题不是骚扰,而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必须要牢牢掌握。

「想!」

「在巨乳中口爆与颜射之后,还要把那个大屁股爆菊!」

「当然!」

「爆菊之后,绝对要把她前面开了,在里面中出!」

「必须的!」

「好!」

枉自说得慷慨激昂,但在这一声「好」后,阿里巴巴闪电出手,把我和鬼魅夕一起压倒,趴在地上,我们根本搞不清楚他在干什么,就听见他低声道:「如果想的话,就闭嘴安静,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刻,成败在此一举。」

听他语气严肃,我也不敢贸然行动,道:「就算你有什么计划,也该告诉我们一声,我们好配合啊。」

阿里巴巴道:「那双大奶既然如此诱人,李华梅想必会按耐不住,说不定还来个先奸后杀,我们姑且按兵不动,当李华梅在大奶妞身上欲仙欲死的时候,我就给她来个绝命突袭,你则趁机英雄救美,这么一来,成功机率有九成五,运气若好,你还可以顺便把她干了,反正有李华梅当替死鬼。」

「放屁!这种事情哪有可能啊!」

「为什么不可能?你敢质疑我的判断?万一我所料不错,你就自切小鸡鸡吃下去,敢吗?」

「干你娘,行!要是你猜错,就切你的!我操!」

所谓的七窍生烟,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感觉,这种荒唐的战术若有可能成功,天都会塌下来,李华梅又不是双性恋,天河雪琼就算再美,她也不可能把人先奸后杀,我居然蠢到把希望寄托在一个疯子身上,实在……

眼下的情形,只好由我出手偷袭李华梅,或是跳下去进入妖乱空间,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了,但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,下头又有变化,在那边站立不动的李华梅,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之前,李华梅不管怎么移动、出手,都被妖乱空间给影响,方位大错特错,即使她这样的强绝修为,一时间竟也受困其中,进退不得,这不能不说是天河雪琼的魔法神妙,越级发挥,令人叹为观止,不过,两人之间的级数差确实存在,天河雪琼能扰乱、幻惑李华梅,却终究无法对她造成有效攻击,时间一长,李华梅就找到了应对策略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~~~~」李华梅没有出手,只是放声长啸,啸声凄厉尖锐,直破云霄。妖乱空间之内,所有指向性的动作都会被颠倒错乱,不管是攻击、移动皆无例外,可是,这一下尖锐龙啸,并无目的指向,强猛声波朝四面八方散去,整个空间内的事物同受影响。

如果只有震耳欲聋的啸声,那可能还好些,但我清楚感觉到,在这阵龙啸之中,有一股龙族特有的煞气,朝我们直迫过来。龙煞之威,不同于寻常的真气、内力,杀伤效果却有过之而无不及,普通状况下,能让其他生物心惊胆颤,魂不守舍,配合强猛声波一同发出,侵入肉体,血脉炸裂,内脏立碎。

我和鬼魅夕均非弱者,龙煞袭来时,本能地运气抵御,将这股威煞拒诸体外,只是一阵心惊肉跳,没有实质伤害,但在旁人身上,可就没有这样简单了。

天河雪琼美丽的脸庞,刹时面色惨白,我看得出来,她正竭尽全力,试图加强妖乱空间的影响,把这阵龙煞之啸给转向、瓦解,减轻伤害,但双方的等级差明摆在那里,一旦弄成了硬碰硬的正面比拼,她哪可能有胜算?

「呜!」

「哇啊!」

惨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,这支慈航静殿的救援队伍中,有一些第六级修为的高手,在龙啸声中仍能自保,可是抵挡不住的更大有人在,包括那些黑龙会的残党,还有可怜的八大罗汉,本就是重伤之身,给这炮弹似的龙啸一轰,哪里还承受得住?

我们居高临下,在上头看得很清楚,猛烈声波以环状往外扩散,所过之处,被摧破护身真气的人们,先是像承受高压,整个躯体逐渐变形、扭曲,缩成一团,脸上的表情既是惊恐,更有显而易见的极度痛苦,接着,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内,炸成满空纷散的血雾。

入眼的情势就是这么惨不忍睹,一阵阵血雾在妖乱空间内连续爆开,让整个空间化为一片凄楚的血红世界,与此同时,这个空间的本身也在崩解,李华梅的龙啸,非但杀人,也在不住撞击这个空间,令一切的混乱重回正轨,所有虚像渐渐消失,妖乱空间的瓦解已是弹指间事。

身为施术者,天河雪琼相当清楚自己的处境,不待妖乱空间正式崩溃,立即变化,周身忽然死亡黑气缭绕,阴风大作,温度急速下降,背后更开始浮现一个巨大虚影。

(奇怪,这并不是第七级的魔法力,生死关头,她为何还有保留?或者说,她其实力有未逮,使不出第七级的全力?

我为着自己观察到的结果而错愕,对于那个巨大的虚影,我一度以为天河雪琼要赌上性命,越级召唤魔神一类的高次元生命体,但当那虚影变得清晰,并且有一股吸力渐渐发动,我才明白,她是想要使用大日天镜。

(她已经能用大日天镜了?但……以前阿雪是凭万魂共应,这才成功发动大日天镜异能,天河雪琼似乎没有操控死魂,所有魔法都是靠一己魔力完成,以她第七级的魔法力,能够驾驭大日天镜吗?

这个问题很快得到解答,以大日天镜作为最后底牌的天河雪琼,在发动的过程中明显气力不支,逐渐清晰的巨大虚影蓦地一窒,又变得模糊起来,天河雪琼的胸口剧烈起伏,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,正要重组攻势,妖乱空间已破,疾电般的剑光撕空而至。

我心中狂叫不好,若让这一剑命中,天河雪琼哪里还有命在?此刻两边距离遥远,就算我要跳下去也来不及,唯有冒险用霸者之证发精神攻击试试,哪知道我还没动作,阿里巴巴一拳横扫过来,势道凶猛,将我击退,还拦住了本来要冲下去的鬼魅夕。

「这么沉不住气?时间还没到咧!」

被这么一阻,我们已来不及救人,所幸那道剑光并非实质,仅是剑气所凝,贯体而入,将天河雪琼锁钉在地,不能动弹、不能发劲,却没有实质伤害。

见到天河雪琼没事,我稍稍松了口气,可是耳边却突然听见一阵裂帛声响,再一定睛,只见李华梅一脚踩在天河雪琼的腰上,无视她愤恨的目光,竟然一把将她的前襟撕开,令那一双肥白圆硕的大奶子蹦跃而出。

「哼!骚货,妳也有今天!」

不可思议的情景,却出现在我面前,李华梅的那声冷哼,更让我如在梦中,难以置信,恍恍惚惚之间,我觉得胯下有种淡淡的疼痛。……不是我跟不上时代,实在是因为这个时代都是变态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