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三
第三章
驱虎吞狼
得意筹谋

阿里巴巴古德三世,这个变态狂人疯疯癫癫,却也当真是有料之人,我和鬼魅夕干得天翻地覆的时候,他一个人在外头战斗,本以为他是被那些喽啰缠住,打上半天,可是当我们实际走出山洞,看见战斗的痕迹,才知道一切不是那样。

「哇!搞什么啊?就算是欲火没处发泄,也不用搞得这么毁天灭地吧?」

山洞之外,风雪已停,地上也看不出什么刮过大风雪的痕迹,我甚至怀疑那场风雪根本就不存在,一切只是一场太过真实的幻觉。不过,山壁上一个又一个的大坑,每一个都有两米多的直径,绝非幻觉,一看就知道,这都是拳劲、掌劲直接轰击出来的,而能够拥有如此修为者,必是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无疑。

换句话说,一边是阿里巴巴古德三世,一边……嘿嘿,李华梅居然已经亲自来过,和阿里巴巴先生恶斗了一场,就不晓得是不分胜败,或是两败俱伤,那时候我在洞里搓鬼妹的F奶,淫笑嘻嘻,哪知外头居然在进行最强者级数的战斗?

李华梅今非昔比,力量很可能已经突破第八级,若是正面硬拼,恐怕黑龙王都要叫苦,这个阿里巴巴能够与之一战,实力充分得到证明,我对他的估计甚至还可以往上调个几分。

「好厉害!我从没见过这么高明的魔阵布局……」

能得到前黑龙忍军头目这样的称赞,并不容易,而鬼魅夕这么称赞也不是没有理由,山壁上那些碎石坑的分布,看久了就会发现怪异,其中有些部份,居然形成了一个小结界阵,规模不大,却可以想见骤然发动时,就是那种非常强力的结界法阵,把敌人短暂束缚住,可能还受到一定的伤害,然后自己趁隙发出绝命一击。

结界阵这样的东西,听来不像李华梅的战斗风格,所以,看不出阿里巴巴那个狂人,外表粗豪,内里着实精细,动起手来有勇有谋,一面与李华梅对击硬拼,一面巧妙引导拳力,在一下下轰击中,巧妙布成结界法阵,制造机会,反击李华梅。

在长角小丑号上,我们用尽了一切手段,十八罗汉合力结阵,还搞到连长角小丑号都自爆,所有能量集于一点,也不过牵制李华梅短短几秒,阿里巴巴不搞那么多花巧,单凭一己之力布局施术,箝制李华梅,这就是个人实力的表现。

这样看来,李华梅和阿里巴巴拼了这一记之后,便撤退而走,现场各种元素的混乱状态,可以想像那一击之威,不过见不到血迹,无从推测实质伤害,不晓得双方受创程度。

我道:「唔,刚才看那个疯子的模样,瞧不出什么异常,中气十足的,应该没受什么伤。」

「关于这个……」

鬼魅夕道:「我一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那个男人的一切,看起来好像全都不是真的……」

「什么意思?」

「我……我认识……不,我手下有些幻术的专门人才,施放起幻术迷人魂魄的时候,魔力波动就与那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感觉很像。」

鬼魅夕道:「如果确实是幻术,那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形貌、服装,甚至声音和性别,都是假象,做不得准。」

从表情看来,鬼魅夕这些话不尽不实,我已经把这丫头摸得七八成透,她撒谎的时候,我从表情就能看出来,况且,我又不是没和忍者、幻术师交过手,普通幻术师行法时的波动,与阿里巴巴没有一点相似,怎说得上很像?

可是,我也不认为鬼魅夕在说谎,她没这个嗜好,也没这种必要,又是刻意提醒我,应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,才如此提点。最有可能的解释,就是鬼魅夕确实发现了某种幻术的象征,只不过不便提及出处,才找话带过去。

姑且不论那个出处是什么,要是我们眼中所见的阿里巴巴,全是虚幻,那此人真面目又是怎样的?鬼魅夕说了,他的形貌、服装、声音、性别,总之一切能听能见的,都不能做数,可以用来识别的资料实在太少。

那场突如其来,事后完全见不到一点迹象的大风雪,就是我们被幻觉所骗的最佳证据,看来这位阿里巴巴先生,不但武功强绝,在魔法上也很有一手,玩幻术、布结界阵,是魔武兼修的大行家,之前搞不好还小看他了。

我皱眉道:「所见所闻不能做准,那能够当判别资料的,就只有他说的话、所使武功的家数了……啧,不成,搞不好连用的武功都是幻像,明明打的是金刚伏虎拳,我们却看到兽王拳。」

鬼魅夕道:「如果真是这样,那答案反倒简单,普天之下,能厉害成这样的幻术就只有……」

话说到一半,突然没了声音,我觉得奇怪,望向鬼魅夕,却发现她好像说错了什么似的,摀着嘴不说下去。

很显然,又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。六大魔法系中,最擅长幻术的就是蓝色水系,我对水系魔法所知有限,反覆想了几回,都想不出什么幻术这等厉害,刚想要再问,陡然听见一声怒叫。

「臭小子,你们两个跑出来干什么?该干的事情还没干完呢,别以为开完处了就可以偷跑,哼哼!刚才说的话,你们全都成了放屁是吗?」

一回身,阿里巴巴已经站在我们两个的面前,双手交叠,看起来仍是那么霸气滔天,不可一世,仿佛永远也不可能被打倒,但自从知道这一切都可能只是幻象所组成,我就不禁生出一个疑问,他……与李华梅一战,真的没受伤吗?还是明明伤得不轻,却故意用幻像来硬撑?毕竟,李华梅经过一再的突破,现在的力量非比寻常,普通的第八级高手根本不够她打,就算重伤也没什么好丢脸的。

想是这样想,表面上我仍然客客气气,试着让这狂人了解,我们两人与朋友失散,目前战友们生死不明,我们心中不安,不好在这边繁衍后代兼表演活春宫。这番话说得连我自己也不信,我或许也重视战友的存在,但所谓的战友,绝不是上头那十二个贼秃,在我心中,他们十二个加起来,份量也没有羽霓的脚趾重,事实上,羽霓在我心中的份量不重,这就更显示他们的无足轻重。

这些话,我自己晓得可笑,但怪异的是,阿里巴巴好像也很诧异,用质疑的眼神打量我,「你……你也会担心朋友的吗?」

「这是什么话?如果是朋友,当然值得关心,你和我很熟吗?怎么用这种怀疑的目光污衊我人格?」

一番抢白出口,我才想到不妥,这家伙根本不会和我讲理的,抢白之后很有可能被他一脚就踹飞出去。哪知道,一向行事诉诸暴力的阿里巴巴,这次倒没有动手,而像是在考虑什么,过了一会儿,这才点头道:「也罢,重视朋友不是坏事,讲义气的孩子不会变坏,就由得你去吧。」

果然是疯人说疯话,讲义气与坏不坏有什么关系?不讲义气的虽然九成九是坏人,但还是有很多流氓杂碎,平时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,却一样很讲义气,这样的人江湖上不好找,监牢里头倒是很多……总之,讲义气的孩子不会变坏,这说法实在不靠谱,如果只是要孩子不变坏,学钢琴或打断腿还比较有效。

心里这样想,嘴上讲的当然是另一回事,我千谢万谢,感恩黑衣老大哥如此体贴,却见他摆摆手,哂道:「少来这套,你以为我真稀罕你的感谢吗?天大的谢意,口说无凭,还不如……不如……」

阿里巴巴一面说不如,眼睛一面盯着鬼魅夕胸口打量,仿佛只要多看两眼,那两团圆滚滚的雪乳就会从鹿皮装里跳出来。

「喂!看你也是堂堂宗师级的人物,不会动不动就要干小姑娘当代价这么老套吧?」

我先发制人,果然就看到阿里巴巴雄躯一颤,明显被我说中了想法,跟着他仰天大笑,打个哈哈,掩饰尴尬。

「小子,别耍小聪明,与其干这小奶妈,不如……口桀口桀,干你还更有意思啊!」

这下糟糕,惹祸上身,早知道替人出头的结果是这样,刚才就闷声大发财,从这狂人的变态眼神,我知道他绝对是认真的,而我的心惊肉跳更未能逃过他眼睛,他狞笑中的邪气更甚,手指着我,威胁道:「我保证,总有一天,口桀口桀,不但让你这小子前头爽爆,后头也开花,体验天堂地狱刹那来回的滋味,一夜间彻底改变你的人生观。」

一股恶寒传遍全身,我丝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,与其说这是威胁,听起来更像是一个诅咒,而以我身为魔法师的直觉,我隐约觉得……这个诅咒实现的可能性……很高!

阿里巴巴的披风一扬,背转身去,「哼!就算我放你们两个走,你以为自己就能救到你那些贼秃朋友?」

话中有话,很显然十八罗汉目前的处境并不乐观,多半已经被黑龙会的人马擒下,就算没有抽筋剥皮,也绝不会好吃好住。不过,阿里巴巴几乎一直和我们同行,那些大和尚的情形怎样,他又怎么会知道?

除非他会类似天眼通那样的分身窥探法,再不然……刚才狂嚎着破石壁冲出去的时候,他不是乱跑,而是去侦查敌情,或者根本就是在剧斗之后,悄然尾随李华梅回去,神出鬼没,不露行迹。若这推论属实,这家伙看起来疯疯癫癫,行事不依常轨,其实却是个智勇兼备,行事极有手腕的人啊。

「那些秃驴大部分都被黑龙会抓住,反倒是你的朋友方青书,给那个羽族女英雄救走,黑龙会的人正在大肆搜索,哼哼,这地方也就那么点大,被找出来是转眼的事,拖不了多久。」

阿里巴巴道:「小子,我有事要你去做,你只要说个不字,我就立刻阉了你,不过,在那之前,要是你胆子够大,我倒是可以带你去救你的朋友,怎么样,你干吗?」

救我的朋友?那些贼秃?我脑子又没毛病,性感美女群还有话好说,但我是绝不会冒着危险,去救一群光头和尚的。

只是,对于李华梅的状况,我一直想找个高手,驱虎吞狼,看看能否有机会将她制服,再试图治疗,而普通的高手敌不过她,能稳赢她的人世上未必有,变态老爸可以说是最有可能的人,不过变态老爸过于危险,以他为虎,驱之吞狼,我怕狼会被吞得尸骨无存。

变态老爸在这方面可没有条件讲……他之所以最有胜算,不是因为武功高,而是因为他不择手段,一旦要对付起李华梅,什么公平决斗、武者荣誉之类的,那些就全都做梦去吧,以他的风格,那就是「围殴偷袭设陷藏,撩阴插眼打旧伤」,非但自己不会亲身出战,还会命令手下齐上,车轮战兼围殴。

单纯让高手出战,是无意义的牺牲行为,所以下毒、设结界、装机关之类的花样一定少不了,还会让手下死士发动自杀式攻击,以这些杂鱼的性命牺牲,消耗李华梅的力量,直到李华梅的体力、内力被削弱,才会让麾下高手上阵群攻,自己则冷眼旁观,伺机发出全力并致命的一击,只要一击,就让敌人万劫不复。

基本上,这和黑龙王所做的事根本就一模一样,都是用各种手法削弱敌人力量,让敌人发挥不了全力,这才自己全力一击,让敌人败得满腔怨忿。两个人都同样阴险,同样不是单纯的武人,难怪会变成对头死敌。

左也不行,右也不行,眼前这个狂人倒是一个意外蹦出的好人选,他武功高强,心思细密,机灵应变,各方面都是一等一的人才,若由他出手去斗李华梅,那就是个比变态老爸更好得多的人选。

「好!讲义气的孩子不会变坏,我就拼了吧。」

「哼!想玩驱虎吞狼吗?贼小子性能力不怎么样,算计人倒是有一手。」

一语道破了我的打算,阿里巴巴却也没什么其他反应,披风一扬,率先而行,带着我们离开这处雪谷。

这雪谷处于峭壁之下,摔下来的时候挺容易,要上去便有点难度,好在我们三人的身手都不是普通人,而阿里巴巴和李华梅之前打得乒乒乓乓,山壁上出现不少凹痕,也是挺好的踏脚处,三个人彼此帮忙、相互提携,花了一番功夫,成功攀爬上去。

黑龙会的人马似乎已经接管了这一带,沿途我们是遇到了一些喽啰,不过都被鬼魅夕顺手解决掉,连警告讯号都没能放出去。然而,喽啰们对阿里巴巴都好像视而不见,这个效果就很特别,说是幻术也行,但我想到了一件颇熟悉的神器,石头帽。

(可惜,我手上没有第二顶,不然现在就能派上用场……

当初用的那顶已损毁于南蛮,普天之下也不晓得有没有第二顶,实在是很可惜的事。我们三人由阿里巴巴引路,很快就到了黑龙会的营地,虽然是闯阵而来,不过我们并没有大摇大摆直闯进去,还是在外头看看环境,了解敌情,更发现这处营地里高手不多,李华梅也不在此处。

减员六名的十二罗汉,有八个被关在这里,身上看来血迹斑斑,没有一个是没受伤的,记得他们跳离列车时并未如此狼狈,大概是后来又经历多场恶斗,才伤成这样,而不在此的另外四人……不晓得是侥幸逃生,还是直接上西天去了……

八大罗汉并没有能够幸福地坐在那里念经,事实上,他们全部被吊上铁架,严刑拷打。在血淋淋的钢铁架旁边,各种刑用道具一应俱全,斧、钩、叉、烙铁,好吓人的架势,就是看了有点莫名其妙。

我皱眉道:「奇怪,这几个大光头,横看竖看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拷问他们是想问什么东西?军事机密?上乘武学?这与他们都不沾边吧?」

十八罗汉的地位,就如同他们的编号一般尴尬,像这种高等杂鱼,真正的机密他们没份接触,什么军务机密,与其拷问他们,还不如直接去抓高级军官,所得的情报会更有用。

至于从他们的口中拷问出慈航静殿绝学……别逗了,他们若是真的练成了什么绝学,今天又怎么会被人绑在铁架上拷问?况且,如果真的想得到慈航静殿武学秘诀,也不用问别人,直接去问黑龙王最快,他和光之神宫关系匪浅,长年在金雀花联邦厮混,有心算无心,长期下来,我想慈航静殿九成五的上乘武学,都已经被他了解透彻,哪需要拷问这些小角色?

我怀疑的目光瞥向鬼魅夕,鬼魅夕耸耸肩,道:「依照过去的惯例,可能是问些个人资料,初次接吻、初次性经验、第一次对女孩子感到心动的记忆……基本的大概就是这些,随执行者自行发挥,发挥得好的回去可以升职。」

「拷问和尚的初体验经验……你们这是没东西可问,胡乱问吗?」

我无从想像自己的表情,但多半是整张脸扭曲在一起,鬼魅夕倒是答得很干脆,「本来就只是没事找事,你也说了,重要情报问这些杂鱼也问不出,人抓到手又不好什么都不做,就通通拷打一遍了,拷问的基本内容是那个人订下,你有什么不满,可以找他去商量,我们不满很久了……」

我和阿里巴巴不约而同地道:「有够变态。」

话一出口,又对看一眼,我觉得黑龙王被这家伙说变态,实在挺无辜的,但从这狂人的眼神,他多半对我也有同样的想法。

虽然说,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偷听,可以听见大和尚们的隐私秘辛,但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半点兴趣,与其要听这些,还不如回去找个地方睡鬼妹。真正让我心中不安的,是李华梅不在此地,究竟跑哪里去了可得搞清楚,否则要是突然出现在我们背后,那姑且不论狼虎之间谁胜谁负,我这条被殃及的池鱼第一个倒楣。

鬼魅夕的窃听能力远比我高得多,同样是蹲在这里,她蹲上一会儿,就已经听出消息来,告诉我们李华梅外出搜索敌人,尚未归来,至于她所搜索的敌人,除了方青书还有谁?

「只要能生擒方青书,或是把他的首级悬挂在阵前,对金雀花联邦、慈航静殿的军队都有很大影响,十八罗汉加起来都抵不过他一人的价值,黑龙会不会放过能擒他的机会。」

鬼魅夕才说完,阿里巴巴就指着我,补上一句,「那个方青书对黑龙会很重要?和这小子比呢?」

「这个……」

鬼魅夕认真想了想,似乎很为难一样,这种犹豫的表情,让我脸色变得阴沉,阿里巴巴更是不顾我们尚在潜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我恼怒道:「行了,别扯这些,眼前两个选择,要嘛就是下去救和尚老兄,要嘛就是去救方仔……算了,加上第三选择,或是我们直接回去睡觉,把别的事情都当不存在好了。」

「可惜,你的这个建议晚说了点。」

阿里巴巴指向黑龙会的营地,在大和尚的拷问架之前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身着妖艳薄纱,丰乳肥臀的美女,看来都是三十出头的轻熟女,打扮与动作很像舞孃,因为她们一到大和尚的面前,就以撩人的动作跳起舞来。

三十出头的美妇,无疑比十几二十岁的少女更懂风情,她们宽衣解带,摇臀甩乳的妖媚动作,即使是在这样的冰寒雪山上,都让人看得一阵心痒火热,我总算是看得多了,还能面无表情,行若无事,那些大和尚……我不晓得他们能否抵受得住,虽说慈航禅功能增强定力,但重伤之余,恐怕不是每个大和尚都有这份定力,尤其当那些性感妖妇扬起修长的美腿,薄纱飘开,露出不着一丝的雪股,脚趾巧妙地在和尚们的大腿上戳碰,我就看到……有几名年轻和尚起了明显的生理反应。

「……能不能解释一下,妳的这些前同事在干什么?询问隐私之后,就派艳女跳裸舞,黑龙会都用这种方法来招降的吗?」

「不是招降,是黑龙会擒获慈航静殿高僧的基本流程,该问的问完了,不肯投降的,在杀人之前,先要榨干他们的剩余价值,连一丝功力都不留下。」

鬼魅夕道:「采阳补阴,来来去去也就是这一套,你懂的啊!」

采补之术,我确实很懂,这其实没有愚夫愚妇口中传颂得那样神奇,采补也好,传功也好,都有着一个很大的问题:耗损率。普通的采补、传功之术,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之差,能量在传递过程中耗损过半,到手的根本就没多少,除非是此道高手,或是有特殊奇术,才能在这上头有所改进,而黑龙会的这些妖妇……

我并不认为她们是此道佼佼者,否则黑龙会早就有一支艳妇兵团了。

鬼魅夕说凡是擒到慈航静殿的和尚,都会这么搞,那与其说是为了榨取力量,我更宁愿相信是为了羞辱僧侣。不过,这倒让我想起当年在东海,黑巫天女命羽霓去榨干老和尚的功力,果然是肥水不落外人田,有好东西都第一个给女儿。

阿里巴巴忽然道:「对慈航静殿的俘虏都来这一套?那李华梅要是擒下了方青书,是不是也要这么搞?」

我眉头一皱,不愿去想这可能性,却意外察觉到阿里巴巴话语中的敌意,他不晓得是被李华梅打伤,或者以往有过节,我发现他对李华梅总带着一股针对敌意,这虽然让我不快,可是……对于推这人出去当枪使,却是很有帮助的,我正为此进行思索,却听见鬼魅夕的说话。

「不,那个人不会这样搞的,他……」

鬼魅夕说到一半,察觉到我的视线,就一下子住了口。

我觉得鬼魅夕的话里有些蹊跷,想要询问,阿里巴巴若有所思地点头,道:「不用多说,等会儿我们一起杀下去,分头行事,你救你的朋友,我去干……呃,我去干掉那些不知羞耻的淫妇。」

这个假澄清毫无说服力,但至少让我知道阿里巴巴是为什么决定出手,我拍了拍他肩膀,点头道:「知道了,兄弟,那些妖女我会留下几个给你干……干掉的。」

「且慢!」

阿里巴巴好像临时发现什么很重要的事,考虑几秒,认真道:「和尚也留下几个给我。」

一瞬间,我险些以为自己弄错了他的意思,直到我看见阿里巴巴边说边用舌头舔了舔嘴唇,那种像是想把猎物一口吞下的感觉,我发现自己猜得没错。

老实说,要不是顾忌被他一脚踢飞到世界的尽头,我还真想把这个胃口极大的双插头给踢出去,不过,我确实也犯不着为了这些大和尚与他起冲突。

一切商量既定,我们准备冲出去,却没想到底下一阵骚乱,居然有人闯杀进去了。

「呃?怎么回事?」

我最初还以为是鬼魅夕先杀下去了,但转头看看,鬼魅夕和阿里巴巴都在,是有另一路人马捷足先登了,「啧,典型的小说式错误,话太多!」

话虽如此,这些和尚又不是什么珍宝,他们被人抢先救了,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,索性躲起来作壁上观,看看来的是哪路人马,实力如何。

攻入黑龙会阵营的人马,实力不弱,虽然只有寥寥十数人,却是装备精良,身手高明,几个火焰魔法一轰,清除障碍,队伍中的武者快剑如风,切菜切瓜似的砍倒黑龙会战士,转眼间便来到那些拷问架的正前方。

那些穿着性感薄纱的艳女,看到武装队伍杀来,居然不慌不忙,转身迎敌,她们近乎赤裸的雪白胴体,在转身刹那,奶子抛甩、屁股猛摇的模样,确实让人垂涎,不过也只有短短一瞬,紧接着,她们就狂吼一声,发出一种不属于人类的野兽嘶吼,开始变身。

只是一眨眼,几个千娇百媚的美妇,就变成了半人半兽的东西,不但头部看不出人形,赤面獠牙,身体也覆盖满毛茸茸的兽毛,有两个还变出了鳞甲来,看上去战力惊人,而且……非常恶心。……仅仅在不久之前,我居然还对这些东西有性欲,差点冲下去主动让她们采阴补阳,这实在令我痛恨自己不受控制的兽性本能。至于旁边的那位先生,我不想知道他此刻脑中在想什么,一点都不想……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