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三
第一章
世间无奈
高手变态

黄土大地之上,能人强者无数,卧虎藏龙,未可小觑,但我最近实在是怀疑,这块土地上的高手是只有变态喔?

我家的变态老爸,那是不用说了;黑龙王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彻底疯掉;当代五大最强者中的另外几个,也说不上有多正常,不是心理变态就是偏执狂,一个正常人都没有,难道普通人就练不到那种境界吗?

仔细想想,这也不是没有道理,变态的人总是放得特别开,偏执狂总是特别放不开,能在武道上有卓越成就的,无非就是这两种人。为何这两种人容易修练有成,这个我也不知道,可能牵涉到一些心境修行上的奥妙,总之,单从纪录上来看,这个结论是没错的:高手和伟人都是变态的家伙。

只不过,就算这个理论没错,我碰到变态的机率实在也高了点,打从出道开始,就总是碰到各种变态人物来追杀或搞背后刺,别的不讲,至少那个挺着巨乳,带着面罩,手里拿着忍刀与十字镖的少女,就绝不是正常人,后来闯荡江湖,结下的仇家越多,遇到的变态就越厉害,好像来个正常一点的高手就对不起我一样。

整个情形发展……不,是恶化到如今,终于搞到走哪里都碰到变态,甚至变态的程度还以几何程度增加,前后两任黑龙王已经是个中翘楚,我眼前这个大汉,则似乎是此道新人中的高高手,莫名其妙从深山雪岭中跑出来,一现身就嚷着要当着我的面干女人。

碰到这样的怪事,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瞪着那个自称「阿里巴巴古德三世」的家伙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,到最后……反而是那家伙用一种狐疑的眼神望向我。

「喂!小子,我说了要当你的面,干这个小妞,你没听见吗?」

「……听、听见了啊?」

我不晓得这怪人是什么意思,瞪大眼睛看着他,没想到他突然暴跳如雷。

「白痴啊!听见了为什么没有反应?」

「呃,你想要我有什么反应?光这样子说,我很难理解耶。」

类似的经验,我以前倒也不是没有,还是军痞混混的时候,有几个学长喜欢这调调,半夜结伴去公园溜躂,看到谈恋爱的青年男女,就会上去抽恋爱税,当着男方面搞女的。听起来是刺激,但不晓得是倒楣还是怎样,他们多数时候碰到的都是恐龙,还有一次听说碰到了人妖……

我是不太晓得这位阿里巴巴古德三世,对我抱着什么期待,看他举手投足中的气派,应该不是那种搞完强奸,还要顺便抢我们钱包的货色,那以他的变态思路,脑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?

「你……你该不会指望,你一面干这个女的,我还要一面自渎给你看吧?这种期望难度太高,你还是找别人好了。」

「混帐东西!你听到我要当你的面,搞你的女人,居然是这种反应?你这样也算是男人吗?」

「咦?被你这样说,我很为难耶,我和这个大奶妞不过萍水相逢,彼此其实不熟的,你指望我表现出哪种反应来证明自己是男人?还有,你说她是我的女人,这个所有格是怎样下定义的?我们目前为止,不过偶尔牵牵手、摸摸奶、打打手枪,连干都没干过,这样你也说是我的女人,我哪养得起那么多?」

这些话如果是别的女人听见,可能会造成心理创伤,但鬼魅夕何许人也,要是被这种话搞到精神伤害,百分百就是个不合格的忍者,活该切腹谢罪了,她脸上表情依旧,反倒是阿里巴巴古德三世,愤怒地跳了起来。

「臭小子!尽说些不是人话,要当你的面上你女人,居然还这么嘻皮笑脸?谁把你教成这副德性?唔,子不教,父之过,一定是你那变态老子的错!」

「……早说过不是我的女人了,你是不是干媒婆的,硬要把女人送给我啊?不过,嘿,如果你要把责任算在我变态老爸的头上,这个我不否认啊!」

「无耻!」

普通一个变态,还未必可怕,我最恨就是碰到喜欢动手动脚的变态,尤其是手脚还特别重的。阿里巴巴古德三世,手脚绝对是有够重,一言不合,立刻翻脸,飞腿将我踹踢起来,撞拍在墙上,再被他用力踩在底下。

「臭小子,源堂.法雷尔何等英雄,武功卓绝,出类拔萃的性能力更是所向无……呃,你没学到他举世无双的优点,只继承到他变态的心理,实在是太差劲了!」

被人踹在脚底下,感觉当然是很痛,可我却痛得脑里糊涂,不明所以。认为我老爸是变态大枭雄的人,满世界都是,称赞他英雄豪杰的就天下少有,这个阿里巴巴莫非是老爸的同道中人、变态好友,这才会对他大赞特赞,然而,赏识别的方面也就算了,为何连性能力都提出来夸?连我都不晓得变态老爸的性能力怎样,这个男人是怎样得知?莫非此人……

之前听老妖将军提过,每次变态老爸的旧情人找上门,都会打得惊天动地,他的那些旧情人没有一个好惹,个个都身负惊人艺业,我看这个阿里巴巴一派高手气象,难道他与变态老爸的关系……呃,真是有够变态。

「小子,你他妈的在想些什么东西?」

可能是对我的反应太过不满,阿里巴巴先生改变了主意,摸了摸下巴,道:「妈的,你这小子的反应太没意思,说了要当你面搞这小妞,你不反抗也不生气,那老子还有啥好取乐的?不如……老子当着这小妞的面来干你,这样你感觉如何了?」

……变态高手果然不愧是变态,女的可以奸,男的也不放过,这下我有八成肯定刚才关于他与我老爸的猜测了,就是不晓得他这样子干完以后,会不会连我和鬼魅夕的钱包都抢走。……还有,早先猜测鬼魅夕不会因此得心理创伤一事,可能有点失误,因为这个一直面无表情的小女人,居然一下子笑了起来,还在那边小声却快速地鼓掌……干,独臂也能发出鼓掌声,这就是忍术的神奇吗?

「哦,只手之声,这是剑术中的至高境界,小姑娘妳还没有变成剑圣,是因为妳还没有遇到那个给妳一道刀疤的人。」

阿里巴巴先生说着没人听得懂的话,我正担心着他的行动,却听他说出更让我心惊的话语,「像你这样的小子,以往根本不够我塞牙缝的,每次派对都能活活奸死十个八个,哼哼……」

一面说,一面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我,这位阿里巴巴先生的脑中在想什么,就算不问我也猜得到,只是,真正让我觉得怪异的地方,倒不是他陈述事实的变相恐吓,而是他的语气。

大地之上,开口「活活奸死」,闭口「操爆、屌爆」,除了南蛮的兽人,似乎再没有什么其他种族有此习惯,以前万兽尊者在世,我听他说话就是这个调调;白澜熊向往人类文化,出口是含蓄得多,但他的手下全都是这样说话……似乎也真都是这么干的。

这个离奇出现的人物,说话竟然有着兽人的风格,虽然他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来都是人类,我却因此多了一个心眼,更联想到一件事。

在火车上,李华梅要杀我们的时候,有一道黑影出来阻止,所用的武功是兽王拳。南蛮兽人中照说已经没有这等高手,如今我们面前又跑出来一个与南蛮似有关系的神秘人物,莫非……在火车上袭击李华梅的黑影,就是此人?

我心存疑惑,想要出言试探,套套这家伙的底,结果他突然一拍掌,大笑道:「不妥不妥,把你这小畜牲给奸死,会爽的人只有你一个,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你?」

「呃……先生,你这么说我就很难接受了,最起码我……」

「我决定了!就让你们两个彼此来干,我在旁边看,这样子最过瘾!」

阿里巴巴的话,刹时令我一呆,想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「这个……我倒是不反对啊。」

还以为会有多恐怖的酷刑,原来是送个漂亮小美女给我,这等好事我可是却之不恭,可是……真奇怪,为什么我又听到了那神奇的只手之声?我一个人爽也就算了,妳在那边开心什么?鼓掌什么啊?看妳这副表情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马上就要点红烛,拜天地了咧!

「好了,别浪费时间了,每次要看这种好戏,都容易被意外打断,为了不节外生枝,你们两个现在开始脱裤子吧。」

就算这家伙不说,我也知道这个原则,已经在脱自己的裤子,预备等一下就去脱鬼魅夕的裤子,却不料入耳一句怪话,「这地方挺好,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干,等到她肚里有了孩子……不,还是到她生了孩子,我就放你们两个走,这样安全一点。」

似曾相识的话语,再次令我一惊,怎么最近总有人要我干大女人的肚子?这人和变态老爸是一伙的?该不会是变态老爸派他过来当保镳,顺便进行什么繁衍后代的大业吧?

说来也奇怪,难道是最近生育率过低,怎么一堆人都想要我去搞大女人肚子?还要搞到生下孩子才能放人,这是怕我一死,法雷尔家族就断子绝孙吗?话说这种要求以前好像也有人做过,当初万兽尊者还在,老人家就一直希望我早早生子,让他后继有人。

「喂,小子,你那是什么眼神?不过就是要在别人面前性交,这也畏首畏尾?你不会说你自己硬不起来吧?想当年,我在一千几百人面前狂干,这么大的场面,也从没有胆怯过,你说你一个堂堂男子汉,怎么如此……」

我发现这位阿里巴巴先生,不但个性蛮横粗鲁,目中无人,寡廉鲜耻,连骂人的功夫都很有一套,只要他一张口,就没有别人说话的份,如果有这种上司,当他手下的人想必日子很难过……

「打扰一下,你的这个要求,我想应该是碍难照办了。」

提出抗议的不是我,却是刚才还欢喜鼓掌的鬼魅夕,我一脸惊愕、阿里巴巴一脸大便地望向她,就听她缓缓道:「虽然动作快点,可以避免节外生枝,不被人打扰,但这次只怕是不行了。」

阿里巴巴皱眉怒道:「为什么不行?我说行就是行,有谁反对就杀了谁,妳要是想反抗,我先干掉你,再让那个小子奸尸,一样可以达到目的。」

这人不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还明显连本来目的都忘了,我只得在旁尴尬地提醒,「抱歉啊,姑且不讨论我怎么奸尸的问题,我再怎么神通广大,也不可能奸尸奸到怀孕生小孩的,你这样搞会不会……」

「对啊!」

阿里巴巴猛地一拍手,恍然大悟的模样,让我肯定这家伙原来是个白痴,但他接下来说出的话,让我发现他其实是个超危险的白痴。

「不怕,别人或许束手无策,但幸亏你们两个碰到我,我有一种独门秘术,只要施用,就算女方已死,魂魄离体,都能让无魂的肉体正常运作,一如生前,别说搞大肚子生孩子,就算再干再生都不成问题,之前已经有过多个临床成功案例了。」

「……阁下和华更纱怎么称呼?我怎么觉得你很像是鬼婆的亲戚。」

「鬼扯什么东西?谁是华更纱?我不认识,还有,为什么我会说到这么高等级的秘术?我刚刚是为什么想到这套秘术?明明记得的,说着说着一下子又给忘了,我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……」

阿里巴巴皱眉思索,像个失智老人一样苦苦回忆,我则是差点给吓掉了下巴,无法想像此人若是居于上位,不晓得会造成多少苍生浩劫?多少生灵涂炭?

「对了!想起来了!」

阿里巴巴又一拍手,眼中厉芒骤现,「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脱裤子?别想拖延时间,碰上我这样精明的大高手,你们两个没有半点机会,也绝对没有任何人能来救你们!」

……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,比起我们两个的个人安危问题,我更希望能介绍眼前这家伙,去看个精神医生什么的,对我们、对他、对所有人都好。

蓦地,阿里巴巴先生眼神一变,像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妥,眼中神色再没有之前那种半疯狂、半捉弄,而是染上了一层杀气,我被这阵杀气所感,以为他要对我们下毒手,正想防御,背上压力陡然一轻,踩着我的人一下消失不见,身法好快,一下不晓得去哪里去了。

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,猜不透这疯子又发什么神经病,直到外头的风雪声中,开始夹杂着刀兵破风,我这才明白,鬼魅夕之所以喊停,阿里巴巴之所以冲出去,都是因为同一个理由:有敌人来了。

(来的是什么人?是敌是友?

荒山野岭,很难跑来什么人,是友军的可能性不高,十八罗汉一下子给杀了六个,剩下十二个大和尚被李华梅追杀,就算还有命,也未必还能下来找人,至于老妖将军与其手下……我由衷希望不是他们,阿里巴巴古德三世武功不凡,他们与这疯子撞上,那是非死不可,还死得无比冤枉。

「不是你那边的人,至少……不是刚才火车上的任何一人。」

鬼魅夕开了口,她是我们之中最早察觉到有敌迫近的一个,由她做出的判断,自然是有道理的。

「刀剑破风声听来,抢攻的一方修为有限,不是什么厉害人物,也和你的那些朋友不一样,所以你可以放心。」

「妳既然都听到这个程度了,想必心里有答案了,告诉我妳的判断吧。」

「应该是黑龙会的人,不是忍军,就只是些喽啰货色,,,」鬼魅夕的标准高了些,她眼中的喽啰能到此地,怎么说也是四五级的好手了,多半是李华梅在上头杀我们不着,又知道我们肯定摔不死,就派出这些喽啰到处找寻。

如果是对付坠崖、受伤的我们,这些喽啰凑合着还能派上用场,但谁也料不到,会稀奇古怪地杀出一个阿里巴巴古德三世来,放眼如今的黑龙会,若是不出动暗黑召唤兽,李华梅、黑龙王不出手,只怕谁也敌他不过,那群喽啰碰上此人,肯定是只有牺牲殉职的份了。

敌人的喽啰死不死,与我无关,但活用他们的牺牲,却是我感兴趣的东西。

阿里巴巴的实力神秘莫测,我感到高度兴趣,趁着现在有实战可看,正好从他的战斗出手中窥看实力,瞧瞧他是什么路数、修为深浅。

我心念一转,就要走出山洞去看,可是才刚起身,就被鬼魅夕用她那只完好的手给拉住。

「理智一点,你现在该做的事情,应该不是去观战吧?」

「说得对,我都差点忘了,趁着那个变态去杀人,我们该开溜才对。」

一句话出了口,我自己却犯了难,阿里巴巴不是普通人物,我们现在要跑容易,可是他摆平那些喽啰纠缠后,马上会回过头来找我们,评估我们此刻与他的实力差,成功逃逸的可能微乎其微,逃跑可以说完全没有意义。

明知道跑不掉还要跑,这么没有意义的作法,我实在是……

「你误会了喔,我的意思其实是……」

鬼魅夕没有往下说,只是用她完好的那只手,在我胯间不轻不重地摸了两下,可能用上了什么技巧,我浑身热血沸腾,脑里「轰」的一声,差点失去理智。

「……或者……其实是我误会了,你喜欢表演给人看?如果是这样,我们就不用赶时间了。」

如此大胆、主动的挑逗,偏偏又不带半点淫邪的味道,出自一个美得令人屏息的少女之口,天底下不知道有哪个男人抵挡得住?

春宵千金,夜长梦多,这是世上男子汉的共识,我和阿里巴巴算是有志一同,无奈他也是我的障碍,趁着他自己跑出去,我自己把好戏干了,用不着他当观众了。

之前想了许久,揣摩过多次,却怎都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急就章,人生果真计画赶不上变化,我急急忙忙把鬼魅夕放平在地上,自己则解起了衣带。

稍稍侧耳倾听,外头的战斗还打得激烈,一个喽啰可能没什么威胁性,但一堆喽啰联合起来,那就未可轻视,阿里巴巴似乎被缠住,一时脱身不得,正是我的大好机会。

(嘿,尽量打吧,最好全部死光光在外头……

思索之间,自己的裤子已经脱下,我心头一下激动,深呼吸一口,往下俯视已躺平在地上等待的鬼魅夕,她身上的鹿皮装不知何时已不翼而飞,也不是被脱下,因为我并没有看见那套鹿皮装被放在别处,就只是……不见了。

风雪山洞里,昏暗的光线下,一具洁白如雪的玲珑玉体,躺在山洞中央的土地上,不平坦的地面,躺起来肯定不舒服,又痛又冷,但裸身躺在冰冷冻土上的忍者美少女却恍若未觉,向我露出平和的微笑。

这个笑容,和鬼魅夕不太相配,但看在眼里,想到她努力挤出笑容,这感觉还不是一般的好。就看她躺在地上,丰满高耸的巨乳,随着呼吸而急促起伏着;在那坚挺的乳尖上,镶嵌着两粒鲜红的乳蒂,乳房与乳蒂的衔接处,是淡淡的微红色的乳蕾。

再往下是纤细的蜂腰,身为第一流的武者,鬼魅夕的小腹平滑,见不到一丝一毫的赘肉,光洁柔嫩;唯一有所点缀的,就是小腹的正中央,浅小而下凹的香脐,点缀得是这等恰到好处;小腹下方有一块微微的隆起,上面生长着黑褐色、闪着光亮的耻毛。

忍者美少女的耻毛并不多,只是正好将耻毛下方的花谷遮住,似乎羞于将那下面的春光显露出来。

两侧,鬼魅夕的大腿不仅白嫩,而且形状姣好,宛如两条破土而出的玉笋,紧紧相靠在一起,没有半点分离,只是伴着少女的紧张而微微颤抖,我想这颤抖应该不是为了寒冷,因为在这么冰寒的环境里,鬼魅夕身上竟是香汗淋漓,小腹、乳房、乳蒂上都挂满了晶莹的露珠,同时散发出少女特有的香气;那香气在山洞里淡淡飘荡,令我心神恍惚。

「这是什么术?」

我忍不住问道:「听说,忍术之中,有些女忍者身上能散发异香,效果各自不一,如果是催情、催奶的那种,我很欢迎,但如果是让男人阳痿,或是化为脓血,这一类的就不用了。」

传闻中的那些女忍者,千娇百媚,精擅各种异术,甚至穷十数年之功,配合药物,将自己修练成某些特殊用途的道具,或是毒人,或是媚药女,防不胜防,实在很厉害。

以我的级数,还未能有此荣幸,让人咬牙切齿地准备十几年,苦心孤诣,就是为了向我复仇,或许以后会有也不一定,但直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碰过,只有听人说起,当年有人以此手法,屡屡试图刺杀爷爷和我家老爸,后果……自是不问可知,白白让他们享受艳福而已。

我认为鬼魅夕不会下手害我,只是看她这身香汗来得出奇,不得不问,否则要是她有什么无心之失,又或是重伤之余控制不住,事后让我阳萎十年,岂不是糟糕至极?

「……没……没什么……只是……省点时间……」

鬼魅夕通红着脸,朝着外面看了一眼,意思不问可知,是顾忌阿里巴巴很快回来,所以尽快让自己进入状况,方便我办事。她脸上的酡红,是体内催情技法发作的缘故,等于是自己给自己吃了春药,配合度如此之高的女人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「做得好!妳这样够上道,等会儿赏妳一根热香蕉。」

我低声轻笑,抱起了鬼魅夕,一手揽住腰,一手移到她的胸口。F罩杯的坚挺美乳,又圆又大,粉白雪嫩,弹性好,又有肉感,一切青春少女该有的优点,都集中在这上头,我摸着忍者少女的巨乳,想着她以前挺着这双浑圆奶子,跳在半空中追杀我的模样,越想心里就越是激动。

摸得起劲儿,我两手都到上面大占便宜,像揉面团一样,猛搓,猛抓,猛拍,猛挤,感受那份饱满的肉感与弹性,反正也不可能弄伤,这真是最理想的报复形式。

在自己施的催情效果之下,鬼魅夕很快有了反应,接受我这一轮搓奶,她呼吸加快,小嘴也张开来。

机不可失,我立刻就对准鬼魅夕的嘴唇吻下去,四唇相触的刹那,一段不算太久以前的回忆,骤然涌上心头。这并不是我们的初吻,在前往伊斯塔的路上,我们两个就吻过一次,只不过,那时吻的是未来,对那个吻的回忆也只有恶心,现在明明是同样的唇瓣,同样柔软,吻起来却有一种醉人的感觉,真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?

舌头直直探入少女的嘴里,掳获她的香舌,恣意缠绵交缠,我热切地吻着,一面也大力玩着少女的美乳,鬼魅夕承受这份刺激,一股股肉体的愉悦与酥麻连番袭来,令她叫出声音。

纵然时间吃紧,这么优质的上等货,不好好享受实在浪费,我两手来回搓弄那双傲人的大奶子,这双豪乳,像哈蜜瓜一样圆硕,偏偏没有半点下垂,像不倒翁一样,按下便弹起,我如获至宝,爱不释手地玩着,把住两粒乳蒂,尽情地顶它捏它。

被男人这样搓着奶子、狎玩巨乳,鬼魅夕也像是受不了,鼻子哼了起来,一条手臂自然地勾住我的脖子,令我受宠若惊,更是加倍的努力工作,看这架势,如果不是因为少了一条手臂,肯定双臂都会缠上来。

我上边亲着,摸着,又分出一只手来到鬼魅夕的胯间,直探花谷。在那神秘的峡谷口,仔细地搜索着、钻研着。鬼魅夕本能地抵抗着,伸手去挡,但只有一条手臂,行动不方便,我要制服她实在是太容易,结果,我变本加厉地更为放肆,手指在花谷口不住抚弄,弄得忍者少女的处女肉洞,频频流出泉水。

吻得热切,我仔细端详鬼魅夕的脸庞,只觉得她眼中春意横流,一脸的妩媚、性感,全然不似平常那样娇憨,好不撩人,像一朵鲜艳的玫瑰等人采撷。

我心中激动,想要采取下一步行动,这时却突然听见少女的喘息声。

「……你……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?」

……唉,女人总是这一套,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