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二
第八章
好事难成
不速客来

兽王拳是我外公万兽武尊的成名武学,在南蛮流传甚广,可以说是专门为了把兽人的蛮力、体魄发挥到极限,所创设出来的武学。我曾经短暂修练过兽王拳,时间不长,但对于兽王拳的刚猛霸烈,印象极深,这门绝学的前五层,一味地着重刚强阳劲,只能算是很厉害的外家功夫,是从第六层开始,渐渐由外而内,刚中生柔,最终内外兼修,刚柔并济,这才成了旷世绝学,无怪以我外公的高龄,仍能体力充沛不逊少年,夜夜纵横床第,干爆一堆性奴姬妾。

“兽王拳?”

我循声望去,发现鬼魅夕不知何时已经清醒,一双黑白分明的美丽眼睛,正朝我看来,而她所道出的话语,一举解开了我的困惑。

“不错!那正是兽王拳,除了兽王拳,如此气势霸道的武学,大地少有,但是……”

万兽尊者亡故后,南蛮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高手,要不然兽人们早就杀上东海,为尊者复仇了。即使南蛮出了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我也不认为那道神秘的黑影会是南蛮兽人,能够以身外化身和李华梅拼上一招,这不但要武功强绝,更要高超的魔法造诣,现今的南蛮应该是没有这种魔法人才……应该是没有的……

(唔,不过这个没有的大前提是,南蛮没有外援。白拉登之前去过南蛮,这个头号奸商与事不登三宝殿,去南蛮肯定是谈生意,他本人实力深不可测,手下奇人异士又多,万一兽人们群情激愤,和他签了什么很要命的合约,与虎谋皮,那……

想想还真是对南蛮的情况不放心,要是有机会,怎样都应该先联络上白澜熊,了解南蛮的近况,不过,别说这边荒山野岭,就算回到市镇,能够接触魔法师公会、追迹者公会一类的组织,购买南蛮的最新情报,那也不过是一些比新闻报导稍微深入的东西,接触不到真正机密,要如何接触白澜熊,还真是大伤脑筋的问题。

“你的思路,其实有一个盲点……”

鬼魅夕说的话,每每直接洞悉我的心意,她不是那种足智多谋、一步百计的心机人,直线条的思路,照理说不该那么容易猜到我心思,难不成她真的会读心术?

我想要追问,鬼魅夕却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,目光还望向自己的断臂,尽管她掩饰得很好,可我还是看了出来,靠近过去观视。

断臂处被遮盖住,看不见罩子内的情形,只有浓烈的草药气味散出,我稍稍一闻,发觉这是经过蒸腾之后的药味,换句话说,在那护罩之内的断臂伤口,此刻有若火焚,才会把药气蒸薰得如此浓郁。

“你怎么了?伤口很痛吗?”

忍者不会随便因为受伤就喊痛,暴露弱点于人前是忍者大忌,过去看鬼魅夕受伤,哪怕再重再痛她也面无表情,我差点以为她没有痛觉,现在会反常地露出痛苦之色,就代表这痛楚超过了她的忍受力,她已无法承受。

正因为了解事情的严重性,所以当鬼魅夕要开口回答,我抢先道∶“别鬼扯,现在我们没时间可浪费,我不会读心,也不想猜来猜去,猜错了会很糟糕,所以你要嘛不说,要嘛就有话直说,不然要是突然有敌人杀来,我两边要顾,会很棘手。”

和聪明懂事的女人说话,就是省时省力,鬼魅夕点了点头,告诉我她最后所使用的忍法,是忍术之中大召唤。

其实,天地万法,到头来殊途同归,六大魔法系统练到极处,也存在许多互通有无之处,就连号称独立于六大魔法系统之外的淫术魔法,也是玩召唤魔兽玩得妙亦乐乎,相形之下,自水系魔法脱胎而出的忍术,有召唤法门不足为奇。

召唤术没什么,但问题在于召唤了什么?鬼魅夕说,她最擅长的召唤类别是蛇类,凡是蛇、蟒一类的东西,都能召唤出来,至于蛟、龙这种蛇类的高等延伸,第六级修为的她还力有未逮。

一般情形下,发动召唤术不需要任何道具辅助,但如果要越级召唤,便要配合一些禁术使用。李华梅的武功非同小可,她的剑气夺命袭来,鬼魅夕如果随便找个东西来挡,后果就是和那东西一起陪葬,因此在无可选择之下,她使用卷轴,发动了禁术。

那一条长角的墨蛇,学名是沙罗曼蛟,别称“万蛇”这个古怪的名字我以前从未听过,不属于我所知悉的任何珍奇异兽,鬼魅夕说这东西是来自海外的特殊品种,大地上本就少有人知,与她签订契约并且奉召唤而来的这条,仅是幼蛇,当这鬼东西满足了生长条件,成为完全体,身长便会有起码七、八十米,甚至百余米长的巨躯,整体的攻防能力更是惊人,足以媲美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还有着一些玄奥的异能,召唤出来的战力,只能说万军莫敌。

“这么夸张?听起来好像是神话故事了!”

我掏了掏耳朵,看似质疑,其实是相信鬼魅夕的话,“这应该不是普通的珍奇异兽了,如无料错,这鬼东西与我们不是相同次元的生物吧?”

大地之上存在着许多异兽,像南蛮这样的荒山绝岭,就有着许多外界难见的生物种类,但就连三岁小孩也知道,真正最猛的异兽,还是龙、凤那一类的通灵神兽,尤其是生存在天界、魔界的异种生命。

为什么生存在天界、魔界的生命就比较拽?生存在厨房水管底下的生命就很鸟?其实不是这么看,天界、魔界这些异界,与我们的世界不同次元,偶然相接,又全然不同,生存在那里的生命体,是比我们更高次元的存在,神魔如是,神兽与魔兽亦如是,这些生命体中最高等的存在,就是主神级的神魔。

鬼魅夕召唤的那条沙罗曼蛟,就是高次元的异种生命,现在虽然只是一条幼蛇,可若有一天成长为完全体,或许就是近神的存在,只不过那或许要千年万年以上的时间,又或是吞噬百万以上的生命。与其质疑这条鬼东西为什么这样厉害,我反倒比较好奇,鬼魅夕是怎么把它弄到手,签订契约的?

但不管如何,以我们这样的三次元生命体,要召唤高次元生命,付出的代价很惊人,如果不是有绝顶修为,那就是要付出沉重代价。

“从你的状况来看,召唤这鬼东西的代价,该不会是付出一手或一脚?唔,不太严谨,代价应该不足够。”

我沉吟道∶“恐怕是……依照召唤时间长短,付出自身等量的血与肉吧。”

鬼魅夕勉力挤出一笑,对我竖起了大拇指,道∶“你的眼光好厉害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立刻就计算出召唤代价的……”

“这是我的工作,损人利己能成立的基本条件,就是精打细算,将来不干追迹者的时候,我考虑改行当精算师。”

我道∶“对普通人来说,这个召唤代价很凶险,短短叫出来几秒,就要少条手臂,真的叫出来战斗,还没打完自己就要没命了,可是……你这边的状况好像有点异常。”

异常的状况,是指鬼魅夕手臂的复原速度,那绝不是正常人类会有的新陈代谢,最初我以为是她忍术高明,才会有这种效果,但后来想到她的出身,不知道流有多少龙族之血的她,算不算正常人类恐怕很难说,这种加快痊愈速度的现象即使出自忍术,也和她个人体质脱不了关系。

“我伤口愈合的速度,最初没有什么特别,但以前训练多,受伤的时间也多,为了不耽误训练进度,他教我一套口诀,修练以后,伤口就愈合得越来越快,他说这套口诀能够开发体质,把我身体应有的潜能发挥出来,到后来……就是现在这样了。”

鬼魅夕道∶“配合特殊药草,肉体愈合速度不仅快,连断肢也可以重生,照他的说法,最终目标是像蜥蜴一样,我现在好像已经差不多了……不过,每次用这套方法修补气血,在愈合的过程中都会很痛,而且会有段时间不能用真气、不能动武,所以这是最后策略,我不太喜欢动用。”

我注意到黑龙王传授口诀时的用词,他说这套心法能够开发体质,这也就代表鬼魅夕的体质确有特别之处,又或许,是黑龙王看到马德列在索蓝西亚混得风生水起,注意到自家人体质的特异之处,才拿鬼魅夕当个实验品,若是一切理想,鬼魅夕的体质开发到最后,也进化成气态生命体,那就厉害得很了。k“唔,等等,被你这一说,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啊……”

h我镇定地表示,“这纯粹是一个学理上的问题,普通人身上不可能出现这种问题,但……你肉体新陈代谢的速度,远超过正常人,连断臂都可以重生,基于这样的现象,我想问你……你处女膜破了之后,还会不会再长出来?”

提出这问题的时候,我确实心无杂念,就很单纯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学术问题,完全没想到男女之别,更不是言语挑逗,鬼魅夕听了之后,更是没有多想,直接答道∶“我不晓得。”

“不晓得?这话从何说起?”

“以前没有破过,不知道破了之后还会不会长出来。”

“哦,以前没有破过,这就是说……呃!这也就是说……”

意识到这个答案代表的意义,我一下子住了口,用一种奇特的眼神,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忍者小处女。

虽然之前曾经猜过,但并没有机会证实,现在亲耳听见,那种感觉绝对是不同的,况且,目前这个时间点很特别,鬼魅夕……正处于无法动用真气,不能与人动手的状态,无论我想做什么,她都不能反抗……虽说我很怀疑,哪怕她状态十足,我想做什么她多半也不会反抗……不过,那两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。

本来纯洁美丽的忍者少女,突然多了楚楚可怜的柔弱感觉,而且还有时间限定,这种诱惑力……确实是很大啊……

我凝视着鬼魅夕,没有说话,但在沉默中自有一股压力,像是要把她赤裸裸吞食下去的压力,笼罩在她身上,我相信她绝对感受得到,也正因为如此,她抢先打破沉默。

“我……我现在该说什么比较好?”

鬼魅夕提出的,正是我此刻心头的疑惑,但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,却大出我的意外。

“我该说……你想不想来试试看找答案?还是……”

美丽的忍者少女眼波流转,刹那之间的眼神,我不晓得该算是羞怯?或是另一种更动人的诱惑?

“……如、如果你过来,我就要叫了!”

我没看过鬼魅夕恐惧的样子,正常情形下,就算真的心中胆怯,她也不会表现出来,可是,她在说这句经典台词的时候,满脸都是担忧恐惧之情,高耸的胸口更是大力起伏,峰峦傲挺,让本来楚楚可怜的娇柔之美,变成了一种引起任何男人兽性的挑逗。

尽管表面上行若无事,我胯间早已硬挺起来,眼睛直瞪着鬼魅夕的胸口,看着F奶的摇晃,雪白的肤光、浑圆的乳肉,几乎让我心跳得比她还快,尤其是她那有如女童般纯真的脸蛋,表情是那么地害怕、惊惶,彷佛她是一个善良的邻家女孩,而我是邪恶的大野狼,只要一伸手,就能把这朵娇柔的鲜花握在掌心蹂躏,这样的刺激感……让我体验到久违的热血沸腾。

如此兴奋,对我来说已经颇为难得,反正也没有竞争者,我刻意忍住不开口,不说那句同样经典的台词,想要多享受一下这美妙的时刻。

肉体的急切需要,和理智的闸口激烈冲击,形成了一场意志力的拔河,当我终于忍不住想要打破沉默,却有一个声音先我而响起。

“嘿嘿嘿,你叫啊,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!”

这句经典台词不是出于我口中,虽然明显是从外头传来,可是声音却在耳边响起,彷佛说话之人就在耳边,这如非内家修为登峰造极,绝对是做不到的,而且,在这语句入耳瞬间,一阵强风吹过,飘进洞内,吹得营火乱晃,我尚未意会过来,就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来到鬼魅夕之前,两手抓住她肩膀,怪笑道∶“嘿嘿嘿,小妹妹,你皮肤白里透红,滑不溜手,奶子够大,馋死人了,处女之身留到现在,简直是暴殆天物,就让我……”

“就让我”三字之后,话突然中断掉,尽管没有说出口,谁也都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重点在于,这个人说到这里,像是突然清醒过来,没等我做出反应,又是一阵强猛疾风飘过,刹那间踪影全无,要不是营火里火星乱飞,说明刚才的一切绝非幻觉,我真要以为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了。

忍者美少女的胸口仍在剧烈起伏,但此刻谁也没心情继续刚刚的事,我竭力镇定,整理脑中混乱的思绪,试图了解整个状况。不久之后,大概有了结论,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何时到来,但肯定是早就在外头窃听,看着洞内所发生的一切,直到听见鬼魅夕的那句话,被刺激得受不了,终于理智崩溃,忘我地冲了进来,清醒之后无地自容,灰溜溜地跑走了。

(真是不可思议,虽说鬼妹那样子是很让人受不了,但既是高手,应该有相当的定力,照理说不可能会这样就搞到忘我,再说此人如果真是好色如命,一早便冲进来了,还会忍上半天?除非……

除非这个人的思路与我一样,刻意忍住自己,享受那美好的一刻,想等到忍受不住,才在最亢奋的那一点爆发,像这样的变态人士,天下少有,却不是没有,其中我还认识一个,修练成了大高手。

心剑神尼!

花费十几年的时间,养育天河雪琼成人,等待摘取美好的果实,心剑神尼的思考模式,就是这样子在进行的,那个神秘人的思维与心剑神尼一样,说得明白一点,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变态。

确定了这点之后,我开始思索此人来历,这家伙在外头潜伏多时,但究竟是何时到来?潜伏了多久?鬼魅夕因为身体状况差,耳目受到影响,也没发现被人偷窥、偷听,但我可是一直紧绷着神经,小心注意外头的动静,生怕李华梅突然杀来,把我们这对奸夫淫妇一剑干掉,这样居然也察觉不到?此人武功好高!

回忆适才的画面,一切发生得太快、太突然,我又只看到这人背影,描绘不出具体相貌,至于说的那些话,回忆起来同样是觉得不清楚,说得又快,嘴里又好像含了什么东西一样。

一轮归纳下来,我骇然发现,从头到尾,那个神秘人物给我的印象,就是“模糊”两个字,除了武功很高,就没有半点有用的情报。

我望向鬼魅夕,她武功虽受到限制,眼力犹在,又与那人近距离打了个照面,总该有点派得上用场的资料,哪知道……她直直地看着我,斩钉截铁地道∶“那个人……没?有?脸!”

“呃?没有脸?”

我一下子没意会过来,“是戴了面具的意思?”

“不,就是没有脸,应该是脸的位置,模模糊糊,什么也看不到。”

这真是天下奇闻,以前只听说一些邪恶不是人的异类会没有小鸡鸡,从没听说会有人没有脸的,一个人可以把“不要脸”三字实体化到这种程度,果真骇人听闻。

不过,很快我也明白过来,以前曾听老一辈的人说过,百余年前的大地上,那时流行过一种技术,明明近在咫尺,可是看上去整个人就模糊不清,彷佛身在云雾之中,连脸都看不清楚。当时,高手往往以此掩住身形,营造绝顶高手的出场气势,风行过一阵子,但因为这套技巧半属武技、半靠魔法,要求极高,练起来麻烦,练成之后除了搞噱头,毫无实际用途,除了几个无聊分子,就没人肯花时间去练,久而久之,便被彻底淘法,消失在历史洪流中。

“真是奇怪啊……”

我低低说了一声,鬼魅夕立刻答道∶“确实,这种技巧在百多年前就已经失传,今时今日居然仍有人修练,实在很奇怪。”

“什么跟什么啊?”

我皱眉道∶“这么麻烦的技巧,居然还有人蠢得花时间去练,这才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。唔,正常人哪会练这种功夫?除非是心理变态,呃……那家伙确实是变态没错。”

思维模式与我、心剑神尼相同的人,如果不是变态,那就是大变态,绝没有可能是正常人,我很纳闷这个高手是哪方人马?此刻天下大势壁垒分明,到底是哪方阵营还有如此神秘高手存在?

(真是想不透,大地上的高手怎么越来越不值钱了?随随便便都能冒出来一个,绝顶高手真的已经在量产了?还有……这个世界的绝顶高手,是只有变态吗?正常人都练不上去是不是啊?

慈航静殿出这种高手的机率很低,尽管有心剑神尼的例子在前,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特例,不列入考虑;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可能也不是没有,毕竟那里是变态的巢穴,出这种人物不算稀奇;至于其他方面……

鬼魅夕摇了摇头,在她所知晓的黑龙会高手之中,没有这样的人物,可是除了黑龙会,还有个人手底下也会出现奇奇怪怪的高手。

海商王?白拉登!

鬼魅夕以前曾奉命造访白拉登几次,也曾在那艘帆船上接受训练,据她所说,不仅白拉登本人神秘莫测,周围更常常出现一些海外异人,与白拉登之间的关系并非主从,而是受他邀请的客卿,这些人奇形怪状的,但每一个都极为厉害,各自拥有不同的才能,鬼魅夕就曾经接受过这些海外人士的指导。

总结到最后,就是毫无结论,大地上实在有太多精神不正常的高手,要正确推测出其出身,不仅是很有难度,根本就是高难度,不过,既然已经被人盯上,这里便不再安全,我想要抱起鬼魅夕走人,却在起身的瞬间,听见外头的异样声响。

洞穴外头是个隐蔽的山谷,温度虽然低,不过天气本来也还算平静,突然下起了雪,而且还是狂猛的暴风雪,我看着外头的呼呼暴一谢罐勰箕完全是雪花遮蔽,看不清楚,几乎看傻了眼。

“太、太荒唐了,哪可能有这种事?”

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,至少不可能是自然生成,摆明就是人力影响,但如果要透过魔法来影响天气,这个……实在有些匪夷所思,除非是传说中的特殊神器,又或是超大规模的魔法阵,否则想在顷刻之间营造一场暴风雪,这……不太像人类做得到的。

“敌人的意图很明显,就是把我们封锁在洞内……”

鬼魅夕做出这样的判断,然而,敌人的想法似乎不是这样,所以鬼魅夕的话才一说完,外头就传来一声大喝。

“洞里的两个小鬼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出乎意料,敌人居然主动叫阵,对于正愁摸不清敌人底细的我们来说,这样实在是太好。鬼魅夕受伤,毫无战力可言,这一阵只能由我来接,我对鬼魅夕吩咐两句,跟着便纵身冲出洞外,寻找敌人的踪迹,希望在正式交手前,先看清楚敌人的相貌,多一点了解、多一点资料。

漫天风雪中,我看见了一个魁梧的身影,足足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,在风雪里像一座山似的站立……那轮廓很明显是个男性。

最初,那个高大的身影仍有些模糊,我以为是雪花遮掩的缘故,可是,那人没有走近,暴风雪也没有停止,他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,我看清他穿着一身黑衣,黑色的长袖、黑色的皮裤,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毡帽,脸上有两撇黑色的性感小胡子,还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。

这是一个从头到脚都笼罩在黑色里头的男人,随着他身形的渐渐清晰,对我所造成的压迫感也是千百倍狂增,就好像站在那里的不是人类,而是一具人形的史前凶兽,或是一座巍峨高山,光只是站在那边不动,就形成一种压力,让我觉得自己极为渺小,根本不可能与之对抗。

刹那之间,我觉得自己彷佛身在梦中,做着一场醒不过来的恶梦,要不是因为“最近在精神修为上大有长进,又有神器护身,这一下可能已经跪倒下去,认输投降了。

“哦?居然还站得住?小子有一套,不是废柴啊。”

充满阳刚气息的声音,入耳瞬间,我突然觉得不妥,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,就只是单纯觉得有些不妥当,特别是那种身在恶梦中的感觉,实在是很……”

总之,由于这分怪异感,至少有一件事我能肯定,就是对方正对我施行精神压制,直接影响我的心灵,让我无法提起斗志,不战而溃。平常对上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时,对方的绝顶修为会自然而然形成气势,向敌人进行精神压制,可是现在的情形有点不同,这个男人是刻意发动精神攻击,而且还明显是此道高手。

我努力地集中精神,试图抵抗,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飞起一脚,直接把我踹得飞了出去,倒飞坠回洞穴中,重重撞击在石壁上,浑身骨痛欲裂,还没喘一口气,已经被他追进来,一脚踏在我胸口,将我定住。

“贼小子!长着这么大的个子,怎么本事这样差劲?”

大汉一脚踩住我胸口,我看见鬼魅夕坐在营火边一动也不动,没有采取任何动作,可能是判断偷袭无用,只会招来更严重的后果。

“小贼!你走运了,大爷我刚刚决定,要当着你的面,干这个小女娃娃,你有幸大饱眼福,该谢谢大爷我!”

不愧是心理变态,一开口就是要干女人,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这个明显精神不正常的家伙就开始自报名号。

“不属天,不属地,生灭于……唔,这个不太威风,还是换一个吧。”

我搞不清楚那家伙在想什么,就看他轻咳两下,清了清喉咙,朗声说话。

“即使这冷酷的世间,没有神的存在,但天在呼唤,地在呼唤,人在呼唤,呼唤我打倒邪恶……”

大汉喝道∶“恶人们听好,我就是正义与爱的天才魔导师,阿里巴巴古德三世。”

这名字不伦不类,但入耳瞬间,我确实有种想撒尿的冲动,只不过……是笑到撒尿,而最奇怪的一点,是他又补了一句。

“……喂!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,但我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个人啊!”

请续看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43

勘误∶阿里布达年代祭41集,第136页内容与第137页内容错置,影响读者们的阅读甚感抱歉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