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二
第七章
大胆婊子
山河霸拳

在长角小丑号上的一场混战,看起来好像打得很激烈,我们使尽了浑身解数,把李华梅给牵制住,取得逃生机会,但事实上,只要用脑子想一想,就会发现这场战斗非常荒唐。

李华梅很有可能已经突破第八级,到达传说中第九级的实力,以这种实力来换算,我们所谓的全力攻击,在她而言,就像是被虫子骚扰一样,除了烦,连痛都算不上。

从头到尾,李华梅都没有真正出手过,甚至还有些恍神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这才与我们混战了许久。理论上,有可能是突破第八级力量后,尚未能完全驾驭新力量,所以出现这种反应,或者……我看她的表情,搞不好是体态丰腴之后,罩杯大了两码,浑圆的乳肉硬挤在黄金胸甲之中,很不舒服,所以才心不在焉的。

因为李华梅的胸罩不合身,我们得以苟延残喘,说出去真是丢脸到极点,不过这就是当前的实际状况。如果有了这分正确的认知,那么,李华梅能够突破层层封锁,发剑气攻击我们,这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

十八罗汉联手布下的降魔法阵、长角小丑号汇聚能量形成的压力圈,对付普通高手,别说是困住,压都把人给压死了,但用来对付李华梅……最多就是牵制、影响个几秒,当她回过神来,要突破这些封锁,不会比撕纸困难到哪里去。

于是,当我抱着鬼魅夕往外冲,还没跳出车厢,眼中就看到这样一幕惊人光景,一道雪亮剑光,从后头的能量风暴中刺出,刹那间,一切彷佛都停顿下来,因为和那道剑光的神速相比,周围所有事物都彷佛是静止的。

压力圈被破坏所形成的爆炸,火焰与强风是以高速向周围喷发,庞大能量凝缩于一点后的炸裂,规模就和火山爆炸没有两样,然而,如此强大的爆炸声势,却掩不下那道冷冽的剑光,我看见雪亮的剑光犹如白龙,在火焰中翻腾滚动,绕着车厢飞了一圈,把车箱壁切割得七零八落,彻底破坏,更追上了几名稍稍落后的大和尚。

慈航静殿的大和尚,金钟罩、横练金刚身之类的硬气功,相信是都有练过的,不过实力悬殊之下,就算真的把身体练得硬如铁石,也是一样无济于事,当剑光扫过,大和尚的光头滚落掉地,连身躯都被砍得四分五裂,短短数秒之内,十八罗汉就被干掉了六个……恰好是挤进车厢内的人数。

六个大和尚离苦得乐,得道升天,剑光也吸足了血,找到了下一个目标……飞退中的我们。

要是真被这一记剑光追来,我们的下场不会比大和尚好到哪去,这种攻防也已经远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,不过,鬼魅夕却仍有办法,已回复状态的她,左手手腕一转,发动忍术,带着我就往下方沉去,看这架式,应该是要发动影遁,潜入影子消失。

可是,如果这么容易就能避开,李华梅也就不是李华梅了,在我们下沉的一瞬间,我突然清楚感觉到,那道剑气正要转向下击,要是我们持续下沉,还没完全遁入影中,就会被剑气刺杀,哪怕是真的沉入影中,这剑气也会破土而入,照样把我们干掉,甚至是瞬间遁出百里,我都没有把握能够逃过追踪。

(好厉害!这就是突破第八级的新境界吗?或者……她并不是恍神,只是把精神用在别的方面……要不是被白起狠狠训练过,我一定感应不出这些,呃!这么说,白起的境界还在第八层之上?

分心乱想实在是很要不得,不过也因为分心的关系,我想到了一个或许能奏效的应变方法,连忙对鬼魅夕道∶“拼一拼,把影遁用在她身上。”

鬼魅夕反应极快,也幸亏我们与李华梅相距并不太远,当鬼魅夕改把遁术反施在李华梅身上,而她迅速往下沉去,那道剑光一下子失去准头,狂乱袭击附近的一切,不再追着我们跑。

这样的情形,委实令我喜出望外,转眼之间我和鬼魅夕已掠出车外,正要加速逃逸,却忽略了距离拉远之后,忍术也随着失效的问题,那道乱飞的剑光一下回复准头,朝着我们追击过来。

所有可用的方法,都已经用尽,现在除了闭上眼睛等死,好像还真没什么可行的策略,当这道剑光追上我们,什么头颅乱滚、碎尸万段的场面,自然不在话下,如果用个轻松一点的方式来譬喻……其实还挺像大老婆捉奸,把出轨的老公与二奶一起干掉……

眼看是逃不掉了,突然之间,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些奇怪东西,李华梅的后方出现了某个黑影……某个人,出现得毫无征兆,但一出现便以横扫千军之势,威不可挡地出击,一记直拳近距离袭向李华梅腹侧。

能够与李华梅正面对战的高手,当今大地屈指可数,但我却认不出来人身份,这家伙未现身时无迹可寻,一出现却有着无比巨大的存在感,彷佛是一座不可动摇的巍峨山岳,在一拳轰出的同时,更响起一声如雷暴喝。

“大胆婊子!滚吧!?”声音很古怪,似乎被某种力量影响,模糊不清,难辨男女,可是这一拳确实威到不行,观准李华梅全神出剑的一刻,近身而发,时间点上选择得极好,拳威更是强得惊人,一拳击腰,竟然把李华梅击得往旁跌开,单单只是这一下,没有第八级力量就绝难做到。

我对这一幕惊叹不已,不过,眼前自己的危机还是比较要命,李华梅被击退,所控制的剑气威力骤减,仅余原本三成,但对我们而言,仍是足以致命,我脑中甚至动起了歪主意,思索如果全力把鬼魅夕推出去挡剑,自己有多少成机会保命。

千钧一发之际,鬼魅夕突然有了奇怪动作,她手一抖,不晓得从哪里扯出一卷卷轴,再一掌拍按在卷轴上,瞬间黑光放射,形成了一个巴掌大的符文咒圈,跟着便是一条六、七米长,额上生角,通体黑鳞如甲的墨蛇被召唤出来。

这条古怪的召唤物,外表类似蛇,但应该是蛟龙一类的幼生物,一出现就邪气迫人,周围的气温也急速下降,很明显是鬼魅夕压箱的保命密技,威力不容小观……如果换个场合现身的话。

在这种节骨眼上被召唤出来,硬挡可能差了三个位阶的剑气,唯一的后果就是被分尸,当个称职的挡箭牌。也别小看了这面挡箭牌,如果实力不足,剑气分尸了“挡箭牌”后仍会击中我们,照样是白忙一场。

幸好,鬼魅夕的判断正确,这面挡箭牌的硬度、等级都够,只听见一声愤怒的邪恶嘶呜,那条墨蛟给剑气大卸八块,黑色的血肉乱喷,李华梅的剑气却也消失不见,无法再对我们产生威胁。

如果李华梅状态正常,情形势必不是这样,她只需重整真气,那道因衰弱而消失的剑气,就会再次追来,将我们彻底斩杀,但此刻李华梅的注意力,全都被那个离奇出现的敌人所引走,我回头所看见的景象,恰好就是李华梅凤目一寒,跌步未停,侧身扭腰出手,在乳波晃荡、黄金光辉耀眼中,巨剑横旋斩出,把那神秘袭击者拦腰斩为两段……然而,那道黑影好像就只是一道幻影,被腰斩之后,不流血、不喊痛,只是冉冉化烟消失。

从李华梅破坏压力缚圈,到神秘黑影被腰斩消失,整个过程,发生在不足十秒的短暂时间内,我惊讶于这神秘人的离奇出现与消失,但当我回过目光,却见到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,鬼魅夕是被我抱着飞掠出去的,两人都尚未着地,但我突然发现,怀中的她好像有些不对,好像……少了些什么……

我往鬼魅夕看去,赫然发现她的右手,从手指开始,正在往上消失,速度很快,几下子就蔓延过手肘,侵蚀到上臂了。

“你……这是……”

我发现鬼魅夕脸上并无痛楚,也没有惊讶之色,似乎对这异象不感意外,而我隐约猜到,这搞不好就是召唤那头墨蛟所要付出的代价。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
鬼魅夕对自己消失中的右臂毫不在意,没头没脑地问了我一句,我愣了一下,“准备什么?”

“你不觉得我们落地的时间有点久吗?”

“这么说……是有一点,都打了半天,说了几句话,还没落地,这不太合乎情理啊!”

被鬼魅夕点醒,我看了一下周遭,顿时明白久久未落地的理由。

长角小丑号本就是在崩塌中的险峻山道上行驶,一边是陡峭山壁,一边是看不见底的悬崖。李华梅把车厢整个破坏,我和鬼魅夕紧急跳车,自然也是往两边之一跳,情急之下,哪顾得上跳的地方是什么……很不幸,我们是往悬崖跳,虽然说和那六个身首异处的大和尚相比,我们其实已经非常好运气了。

耳畔呼呼风响,我们往下高速摔坠,此情此景,我应该要很害怕的,却不晓得为什么,心中没有一丝惧意,只是点头道∶“不用准备,身为一个多灾多难、有够衰的主角,什么坠崖这种事,我已经训练有素了,反正我经常从半空中往下摔……”

鬼魅夕看了我一眼,少了一条手臂,她应该满痛的,不晓得为什么她一声也不吭,只是有些欲言又止地看过来,让我觉得很奇怪。

“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啊,我们现在这种情形,如果还有话藏着,等一下可能未必有机会说出来。”

“那……我想问……我们现在这样子……”

鬼魅夕低声道∶“算不算是有很奇特的事情发生?”

黑龙王能够生出这样的女儿,实在应该非常自豪,或者说,这样的女儿,像心剑神尼那样的变态尼姑一定会抢着要,连洗脑都不用,直接就是完美境界了,居然连那么阿呆的谎言都分辨不出,还真的相信在地洞里替男人口交过后,会发生奇妙的事。

不过,话又说回来,口舌侍奉到一半,突然被人打断,跟着连旧情人都杀进来,搞到列车瓦解,人头乱滚,最后得要跳崖逃生,落得在这里上不上、下不下,又从半空中往下摔,这要说是奇妙,确实也真够奇妙了。

低头一看,怀中的鬼魅夕,正睁大着她圆圆的黑眼睛,认真地看着我,等待我的回答,这一瞬间,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冲动,很想就这么吻下去,亲吻那个诱人的小嘴巴……如果不是在这种煞风景的下坠情境中。

从上往下摔落地,花了我们一点时间,虽然不可能毫发无伤,但要说会有多严重的伤势,那也是不可能的,历来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,坠崖会摔死的只有杂鱼,哪怕悬崖再深、再陡,如果是重要人物摔下去,几乎就是和“摔不死”、“升等级”相等的意义。

换个认真一点的说法,我们摔下去的高度不低,换作是两个与我们修为相若的人摔下去,搞不好真的会粉身碎骨,我们能够幸存,除了运气,主要的理由是我们并非普通武者。

鬼魅夕身为大地上的忍者之王,各种死里逃生的极限训练,本就是她的拿手好戏,区区高空摔坠,自然不在话下,而我跟随白起训练的时间里,各种天候、地形不断变化,里头也不乏这一类的求生训练,记得最开始的时候,是白老大莫名其妙领我到高崖上,一脚把我踢下去,几次以后,他就直接问我,是要自己直接跳?还是被他踹下去?

真他奶奶的,这可不是跳伞,是跳崖耶!我有时候还真搞不懂你是在训练我,还是玩我?

所以,我对鬼魅夕说的话,一点也不夸张,在这方面我确实是“训练有素”的,甚至可能就是因为做了太多这种无意义的训练,才搞到练了那么久,实力还是凄惨的第六级。

总之,在摔落的过程中,我和鬼魅夕用了许多手法,减轻下坠的势道,我是训练有素,她是专业够强,我们两人联手,当然只有更加厉害,若非手边材料不够,真的会紧急弄出一个降落伞来确保安全。

在我们两人的努力下,外加摔落处是雪地,减去了不少撞击力,这才让我们勉强平安地落地了。所谓的勉强,确实是很勉强,我在坠地后的翻滚中有了多处瘀伤,身上被乱石割得鲜血淋漓,至于鬼魅夕……情况当然只会更糟,尤其是在落地的瞬间,我的头重重碰在她胸口,因为那两团肉垫保护住脑袋,平安无事,而她……我估计是断了几根肋骨。

坦白说,这还真不是盖的,假若坠崖的人不是我们两个,那就绝不是受点骨折、皮肉伤了事,九成以上的机会是粉身碎骨,摔成一滩肉酱,若非如此,搞不好李华梅就跟着跳下来追杀了。鸦“啧,羽霓跑到哪里去了?要是有这个长翅膀的在,我们可以不用这灰头土脸的……”

羽霓虽然是受我控制的傀儡,但也有一定程度的自主反应,不至于我没命令,她就傻傻坐着等死,看着列车爆炸不动,一起被炸掉,照理说,我们这边打得乒乒乓丘,她早该冲出来助阵了,一直没看到她身影,让我觉得很奇怪。

“对了,刚才打得乱七八糟的时候,也没有看到方仔,虽然他是伤者,可是起码还能下来走路啊,总不会……”

我突然生出一个很怪异的念头,方青书迟迟不见,羽霓也不见踪影,总不会是列车一出事,羽霓就自动反应,去抢救方青书脱险吧?如果是这样,那倒也说得通了,不过……

令我觉得不解的事情颇多,但眼前首要的工作,似乎还是解决身体的伤患问题,玩这么刺激的自由落体运动,虽然侥幸保住性命,却也已是伤疲交煎,若是再被冰雪寒气一冻,大病一场,不死也是半条命,所以脱险之后,丝毫耽误不得,要找个安全地点疗伤,还要生火保暖。

和我比起来,鬼魅夕的伤势沉重得多,毕竟在上头那一仗她出力多,李华梅一上来就针对她,坠崖时又是她承受主要的撞击力,娇小的身体连挨了这许多,没有散架已经是很幸运了。

当我头破血流地从雪地中站起来,就看到鬼魅夕躺在一片白雪中,乌黑光亮的头发,散垂开来,纯洁有若妖精的脸蛋,没有一丝邪气,更看不见一丝血色,高耸的胸口微微起伏,娇躯半缩着,像是一幅绝美的图画。

和一身是血的我不同,鬼魅夕的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伤痕,但我知道她的内伤肯定严重,什么筋断骨折不在话下,就只是让人从外表看不出来而已,这个……也是忍者的专业。

鬼魅夕望向我,眼神所给予我的感觉,好像是对我很放心,将一切托付给我,跟着便闭上眼睛。闭眼的姿态很优雅,好像是舒服地午睡,可我却明白,她是伤重难以支撑,昏死过去了。

“真要命,都伤成这样了,死撑着干什么?这样会很有面子吗?真搞不懂这些忍者的想法。”

抱怨归抱怨,我不可能把鬼魅夕扔着不管,过去将她扛起来后,拖着满身伤痕找安全栖息处,最后找到了一处洞穴。

“啧,莫名其妙成了劳工,一点好处也没有……妈的,早晚把你干了,连肚子也搞大。”

以前在萨拉城还是个军痞混混的时候,常常这么对女人背后诅咒,后来成名了、有本事了,就没什么机会放这种没意义的马后炮,现在又说起熟悉的台词,感觉倒是不错。

山洞里头没有野兽,就算有我也不怕,毕竟野外求生的次数多了,什么意外状况都碰到过,只要别突然跑出一尾残虐者来,其他的小场面,我总是应付得来,身上也带了起码的应用道具,生火取暖不成问题,当一团熊熊筹火燃烧起来,我对着火光,开始思索一些问题。

这次李华梅忽然杀来,破坏了长角小丑号,对我可能不是一件坏事,若不是发生这个意外插曲,我一路被带进第三新东京都市去,后果就很严重了。之前怎么想,都没有想到变态老爸会绑架星玫,他变态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?

黑龙会在阿里布达境内攻城掠地,就算没有我故意捣乱,早晚也会杀到第三东京都市去,一切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,他就算完全不把敌人放在眼里,不思考应敌策略,至少也可以在家里发呆,别把魔爪到处乱伸,给认真办事的人添麻烦吧?况且,他这次想干的事,到底是想干啥呢?

(绑架了星玫,要我继续去干,搞不好还真的要干到肚子大了才放人,虽然他平常就够变态了,但这次可算是代表作了吧?他脑袒在想啥?把我们当成配种工具?他想要得到什么?法雷尔家的下一代吗?

我不可能理解变态老爸的想法,他脑子里装什么东西一向只有他自己知道,或许,连他自己也不是百分百清楚。如果他真想要法雷尔家的下一代,自己去生不就好了?他身强力壮,愿意对他两腿开开的美女一大把,总没可能说他已性无能,生不出孩子来吧?玄武真功虽然难练,但从没听说会练到性无能的先例啊!

百思不得其解,我的头甚至都痛了起来,但可以肯定一点,那就是只要我一天不到第三东京都市,星玫就暂时安全,想来变态老爸也不会因为我不去,就找人轮奸星玫作报复吧?

(真可恶,要是月樱姊姊和兰兰还在,知道星玫被绑架,不晓得会有多着急?什么都帮不上忙,只能坐在这里空想,实在是对不起她们……

不过,话又说回来,要是冷翎兰还在,以她的个性,十有八九会忍耐不住,亲自杀去第三新东京都市,试图救人,这后果当然是以卵击石,毫无悬念,届时两姐妹都被变态老爸擒住,逼我过去办事,虽然她们没有性命之忧,我大可硬起心肠,不理会绑匪的要求,可是……万一变态老爸要胁我,若是我不肯来,他就代替我亲自上,甚至还拍了两姐妹的裸体录影发来,我也只有乖乖低头,俯首认输了。

这样一想,就觉得冷翎兰现在不能插手此事,其实是最好的选择,否则事情乱上加乱,更难以处理。

我一面思考,一面把刚才顺手打着的黄獐剥皮、串架,预备烧烤。魔法世界自然有魔法世界的好处,身为追迹者,我身上准备着一种易燃矿石,只要一遇火花,就能长时间燃烧,比干柴好用,更省去了找柴枝的麻烦,可惜此物甚为昂贵,若非满身是伤,外头天寒地冻,不好捡拾柴枝,我还真舍不得用。

至于打獐子、烤野味,这个就更简单,我个人研发了一种香料,只要扔在火里点燃,就会把附近的野兽给吸引过来,省得我出去满山遍野猛找狂追,累个半死。

这个香料研发之初,一度引来狮子,老虎之类的猛兽,甚至连地龙都闻香而来,追得我满山跑,经过一再的改良,才调整成现在只吸引小型野兽的成品。

鬼魅夕躺在火堆旁不远处,静静地烤火,烘干她身上衣服,令她不至于失温,我曾经想过替她运功疗伤,却发现她体内真气运转,自成一格,我无从着手,勉强要进行干预,可能还会有反效果,只能在一旁静静守着她。

纯真而恬静的表情,看上去真的很像一个平凡少女在熟睡,不知道她身份的人,恐怕很难把这张面孔与鬼魅夕三字联想在一起。她看似熟睡,其实却是以一种近乎假死的方式在疗伤……准确一点的说法,应该不是疗伤,而是重新在构筑体内的器官。

普通的武者运气疗伤,那是以真气止住内出血、打散与化消瘀血,打通堵塞的经脉,借以达到让伤势痊愈的目的,但当我以内视法探查她体内的状况,却发现她的气血,正以一种很奇妙的方式在运行,有别于正常人体……甚至是正常生物的运作,彷佛是在进行一场浩大的土木建筑工程,无中生有,一点一点地把破损的脏器、骨骼建构起来。

这种异样的“建构”模式,我丝毫不怀疑,就算是她的内脏整个被打得稀烂、被摘除,她也能重新生长出来,事实上,另一个最好的证明,就是她的右臂,在她昏迷之前,用一个奇特的罩子把断口覆盖上,配合她本身奇异的“肉体重建”现在已经长出了小半截。

骇人听闻的痊愈速度,这已经超乎我所知道的术法范围,以前听白起说过,他们家族有一种奇术,化先天元气为后天气血,能够达到类似效果,不过鬼魅夕这边的情形,与白起那边的叙述明显不同,我只能暂时解释为……忍术的奇迹。

看鬼魅夕昏迷未醒,我把一条獐子腿烤得香喷喷,油光亮亮,就是不好意思吃,心里多少有点担忧,我们冒险跳崖,侥幸保住性命,逃过了追杀,可是崖上的众人不晓得跑不跑得掉?李华梅如果衔尾追上去,后果肯定是全部被杀光。

若想要逃生,除了个人运气好,比较大的希望,还不如寄托在那道临时出现的神秘人影,尽管它被李华梅以斩龙刃一剑腰斩,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,那绝不会是本体,只不过是以术法幻化成形,借形凝体,短暂出现,用来拦截李华梅的,那一剑腰斩……我不敢说幕后之人没受伤,但就算伤也肯定不重。

身外化身犹有如此威力,施术者的修为起码有第八级,只是环顾当今绝顶高手,似乎没任何人符合条件,无论是修为,或是出现在此地的可能性,全都对不上号,这可就让人奇怪了,究竟是哪里跑出这么一号神秘人物?绝顶高手不是市场里的大白菜,没法量产,更不可能说出来就突然冒出来一个。

(不过,也很难说,黑龙会的生物实验做得乱七八糟,变态老爸那袒也掌握了一堆奇怪技术,说不定他们真的在搞绝世高手量产也说不定……

这个可能性,让我为之苦笑,但脑中一直有个画面徘徊不去,那个神秘人出拳击退李华梅时,气魄直撼山河大地,如此霸烈的气势,天下少有,可是我总觉得熟悉,彷佛在哪里看过这样的出手、这样的武学……

“想不起来啊……究竟是什么呢?”

想到脑袋有些发疼,却是找不到答案,这时一个虚弱却不失娇嫩的声音,轻轻地传入我耳中,直指问题的真相。

“……兽王拳!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