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二
第六章
七大圣器
作弊道具

虽然好端端被人炸掉天花板的经验,对我来说算是常常有,可是当长角小丑号的屋顶爆炸,我仍是吃了一惊。

长角小丑号不是普通的火车,上头所装载、张设的结界之强,媲美一些中小都市规模的防护罩,要把这种结界一击而破,如果不是开一台母舰级的强大兵器来,就只能是最强者级数的绝顶高手了。

被绝顶高手追杀,这个对常人而言很难得的体验,在我这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自从稍微比较混出名堂以后,这种场面就常常出现,彷佛来的如果不是最强者级数,对我就很失礼一样,其实我自己倒还比较希望打杂鱼,特别是像前几天那样,黑龙忍军不停地刺杀,都有鬼魅夕来负责挡下,这样就再好不过。

况且,直到屋顶给人炸掉,我才想到另一个要命危机,鬼魅夕也说过,有旧情人跟着追杀过来,比起绝顶高手这个字眼,我更忌惮的是旧情人,现在车厢顶被人一击炸开,被那爆炸威力轰退的同时,我脑里警讯大作,定睛观察,果然炸破屋顶的那一记攻击,正是剑气。

正所谓疾风知劲草,老妖将军本来正与我们动手,一遇到此变,站稳脚后立刻关切出声,“少将军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?”我示警道∶“将军小心,来的是绝顶高手。”

“少将军勿慌。”

老妖将军毫无惧意,大笑道∶“少将军与司令不愧是父子,招惹的敌人都不是普通角色,但老妖追随司令转战四方,以弱敌强是家常便饭,什么绝顶高手,老妖都只当是狗屎一般……”

真是好大的口气,不过看他那么有信心,应该不是空口说白话,或许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,这些悍将跟随在变态老爸的身边,海内海外不知会过多少高手强人,眼界非同一般,我心中稍安,道∶“将军好气魄,实不相瞒,来者是我的旧情人,她……”

“旧情人?”

打断了我的话,老妖将军一声惊喝,脸色大变,再非之前的从容,表情扭曲,似是想起了很多不愉快的过往经验,到后头眼中甚是闪过惧意,令我大为吃惊,很难想像是什么东西能让这铁打的汉子感到恐惧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“将军?”

“你们……你们两父子……真不愧是……我想我们还是先撒退比较好。”

老妖将军语无伦次,但从这只言片语中,我已稍明大概,老妖将军不愧是追随变态老爸多年的宿将,不但追随他南征北讨,只怕还碰过几次旧情人找上门来寻仇的场面。

变态老爸虽然不好女色,却不代表他不近女色,只不过他为人低调,女人干了就干了,没必要昭告天下我今天又干了某某名女人、又开了某某女侠的处、又偷了某某大侠的老婆,再加上他干女人归干女人,却从不讲什么情啊爱啊,不过就是单纯的发泄、享乐行为,干完就算,毫不留恋,当然也就不会像历代祖先那样,留些什么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,外界听不到他的绯闻,有些人还以为他性向有问题,不好女色好男色。

问题是,不管高调低调,出去混久了总是要还,变态老爸的心理是变态,眼光可还是有的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他抓来干一炮,能被他选上要干的女人,姿色、才能都是一时之选,尤其是被他干完还能有命的,更是不简单的女人,这些不简单的女人未必每一个都是服服贴贴,其中难免有些因怨生恨,偶尔或是定期回来复仇……当然也不排除根本就是被强奸的,那回来报复就很正常。

我的旧情人来玩追杀,都已经动到最强者级数,变态老爸那边的排场当然是更惊人,搞不好还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为了要败他、杀他,甘心放弃一切归隐,专心苦练几十年,定期寻仇,这种事情想起来就恐怖,也难怪老妖将军一听就变了脸色。

(第三新束京都市一贯低调,但看来日子过得很多采多姿啊,也难怪变态老爸要躲在外地,如果他常驻在萨拉,天天有海内外的绝顶高手来算帐,早就把萨拉城给掀翻过去了。

思索之中,第二波攻击又到,这次谁都看得很清楚,一道有形剑气破空而来,型态是一把厚刃大剑,犹如劈山巨斧,重砍而下,威不可当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砍过来。

车顶刚才已经被击破,这一击穿越破口而下,杀伤力只会更大,极有可能让整辆火车无法行驶,我心中刚叫不好,长角小丑号骤生变化,整辆火车外层的能量进行增幅,已被击破的护罩重新补完,整列火车笼罩在一片白光之内,当剑气轰下,长角小丑号剧烈震动,但这一记剑气的威力,却被结界给挡下,往周围卸散。

巨大的力量卸往四周,附近的山壁虽然坚硬,却又哪禁得住这等恐怖的力量肆虐,登时碎裂崩塌,转眼间,刚才还好好的凄清山景,变成了一片地狱景象,无数大小落石崩砸,天昏地暗,像是要把什么东西都给掩埋住。

假如我和方青书等人是步行赶路,碰到这种整座山化石砸塌,岩飞如雨的情形,大概只有两手一摊,等着被活埋,因为走山与落石的范围太大,轻功再快也跑不掉,至于要凭一己之力,在落石雨中开路前行,我们现在的修为确实力有未逮。

但搭乘火车,情形就不一样了,长角小丑号不愧是当前黄土大地最高技术的结晶,在这样的情形下,火车照样高速疾走,未有停顿,只不过车内晃荡厉害,在所难免,一下直走、一下侧翻,有时车轮刚刚过去,地面就整个塌了,有时根本是在崩塌中的地面上飞驰。

四面八方砸下来的岩石该如何应对,其实我不是很晓得,因为被那层白色光幕所阻,我是什么也看不清楚,但从列车行驶的感觉,我知道落石大半都被能量护罩以给反弹出去,除此之外,这辆火车还在进行战斗。

我看不到其他车厢的部分,不过从周围激烈的能量冲击,我还是感觉得出,长州角小丑号就像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,面对敌人攻击与恶劣环境,它没有单纯挨打,而是发动反击,运用车上所装载的各种厉害兵器,释放水、火、电等能量,配合机械兵器,一面开路,一面也朝敌人进行攻击。

自从上车以来,我对这列火车上有什么厉害的机关兵器非常好奇,非常想要一探究竟,现在所发生的事,正是我最想要看到的东西,就是可惜外头战得激烈,我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(可是……老妖将军和喽罗在这里,那还有人在指挥战斗吗?如果没有,长角小丑号真的是全自动?全自动之下的战斗状态,能发挥出应有的实力?百分百?还是……

我的担心顾虑不幸命中,那两个喽罗似乎是技术人员,看到长角小丑号自动反击,他们也连忙向老妖示警,说最初的那一下攻击,打破了车体的防护结界,强行修补相当耗损能量,而长角小丑号的三大攻防武器,都必须要在总体能量还有八成的时候才能发动,现在根本就动不了,照这么下去,很快就要完蛋了。

一时间,入耳的全都是噩耗,而我这边还有另一个让我心中难安的问题,则是我怀中的鬼魅夕。

自从与鬼魅夕搭档联手以来,我嘴上不说,心里却明白自己真是占了大便宜,她各种战斗经验丰富,又有诸般忍术奇技在身,什么明枪暗箭,基本上全被她一个人扛了,说是我们联手,其实根本就是她一个人全包,就连刚才与老妖将军对战,也是她这个应该躲在黑暗里的忍者打前锋,一声不吭就冲出去了。

和老妖将军的对战,鬼魅夕受了内伤,不过以双方冲击程度而言,伤势应该不重,以鬼魅夕的能耐,照说立刻就可以起身,没理由一直瘫在我怀里不动。如果说她是故意赖在我怀里,像普通少女一样,想要增进感情……别逗了,她可是鬼魅夕耶!

再说,鬼魅夕躺在我怀里,娇小的身体剧烈抽搐,眼睛甚至翻起了白眼,手脚抖个不停,这种现象怎么看怎么不对劲,在找不到任何明显外伤的大前提下,我只能判断,异常状况的源头在别处。

霸者之证——发动!

越是使用,越是让我感慨,七圣器简直就是专门作弊用的超级魔法道具,只要运用得当,这玩意儿几乎可以无视等级,做到一些根本不合现有能力的事。

透过霸者之证,我清楚感应到,鬼魅夕的精神被一股外来力量所入侵,这股力量极其强大,不太像是普通的精神力量,肯定是透过某种神器发出,具有针对性,才能在属性相克的情形下,一击便突破鬼魅夕的精神防御,入侵脑部。

霸者之证是非常好用的神器,连精神修为不怎么样的我,都可以恃之侵入鬼魅夕脑部,要是我再多修练个十几年,说不定就能反向切断敌人的精神念波,如今却是力所不逮,只能顺着精神念波回溯,探寻本源。

源头……是一柄巨型的大剑,剑刃很宽、很厚,看上去很沉,像是一把石斧,那种厚实坚硬的程度,给人的感觉,哪怕不是用剑刃砍人,而是直接用剑脊拍下,都能一击便把花岗岩打得粉碎。

剑柄的部分是龙形,握把末端是一个杀气很重的龙头,整柄大剑的造型朴实无华,没有过多的雕琢,乍看甚至有些普通,但只要是明眼人,都能够感受到剑上沾染过的惊人血腥,那是专为了在战阵上快速砍杀而造的凶器,只要将这巨剑用力一甩,剑刃连带剑风,周围被打到的人骨肉粉碎,一片稀烂,别说抵挡,光是看都会看到软脚。

这柄惊世凶器,我以前不曾看过,可是凭着感觉,不难确认,这就是变形之后的斩龙刃。斩龙刃具有变形异能,可以根据持有者的不同,变化本身形态,理论上来说,即使是变化成纯能量的光刃形态,都是做得到的,像现在这种程度的变化自是不在话下。

鬼魅夕曾经长时间持有斩龙刃,似她这类的高手,持有期间人剑相通,建立某种心灵轨迹,并不意外,当斩龙刃落入更强者的手中,便有可能反被人利用这条心灵通道,直接入侵她脑部,虽然这种事情说来容易,做起来几乎就是神话,不过考虑到黑龙王的本事,谁也不敢说不可能,再者,斩龙刃对龙族天生有属性克制,鬼魅夕的血统乱七八糟,勉强也能与龙族沾得上边,如果以斩龙刃发动心灵袭击,把人弄成这样,也不是不可能,总之,魔法世界博大精深,有可能的选项几十种,一时间也难以详细计算。

斩龙刃上凶芒闪动,在斩龙刃之后,自然有着它的持有人,我心头狂跳,鼓起勇气正视过去,却只见到一双金黄色的眼瞳,瞳孔直直一线,看不见任何人类的情感。

我心中一惊,立刻被他发现了我的反向窥视,一股杀意连同斩龙刃的剑气一起逼至,虽然有霸者之证的守护,但斩龙刃的剑气岂同泛泛,一下子就让我脑袋剧痛,险些就滚倒在地。

“轰隆!”

震耳欲聋的巨响,把我弄醒过来,眼睛一睁开,发现情况已是乱上加乱,长角小丑号的攻击仍在继续,但炮火的射击声却已不如之前密集,正在迅速衰退,而两个喽罗一个跑不见,一个横尸就地,头颅滚在血泊中,眼神满是惊愕,而老妖将军魁梧的身影,稳稳地站在我前方一尺处,舞动他的阎罗爪,正竭力为我挡下敌人的攻击。

老妖将军身上的伤口,比之前又多了几道,虽然只有几道,深度与出血量却很惊人,伤势严重,有一道擦过腋下,甚至连肉带骨都削掉老大一块,血流如注,真亏他还能强行撑住,施展阎罗爪力抗强敌,换作是普通一点的武者,早就已经倒在地上,奄奄一息了,如此斗志,实在惊人。

毫无保留地拼尽,老妖将军把力量催上了第七层,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一员悍将,就拥有这样的力量,这实在是很了不起,而能够把他在短短数招内重创至此的人,自然是更不得了,我抬头直视,在破裂的车厢顶上,见到了一抹令我心头痛楚的黄金倩影。

英武而不失娇媚的曲线,看来仍是那么美丽,甚至比往昔更增添了一分熟艳,但配上那套暴露至极的黄金甲,所构成的淫靡画面,就让我心痛了。

一段时间不见,李华梅的身材也有了变化,虽然这段时间的战斗量,可能超过以往数倍,又经过了这么多折磨,但她未见消瘦,身子反而越见丰腴了,小蛮腰、长腿的曲线变得柔和;高高翘起的美臀肉丘,像是两颗熟透多汁的瓜果,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性感;胸前双乳更好像提升了两个罩杯,两团肉乎乎的奶子,挤在黄金胸甲里,根本就罩不住,大片乳肉裸露在外。

看在知情的熟人眼里,这一幕确实是让人够心痛的了,堂堂的东海女帝,居然被这样作贱,要是她还有知觉,只怕是宁可死了,也不愿意自己这样出丑现眼,但在外人看来,这么一个火辣辣的黄金艳女,淫乱的肉感胴体,辣到可以让男人当场喷射出来,即使是在战场上看到,第一反应恐怕是鼓噪、吹口哨,甚至伸手自慰,绝不是小心提防。

而我保证,当真花时间做那些动作的人,后果保证是死得凄惨难看,很可能眼里还留着那抹黄金艳影,嘴边还带着轻佻的猥亵笑容,就被打成一滩稀烂血肉,死无全尸。

因为,虽然那抹黄金艳影同样映在我眼中,甚至到了灼痛的程度,我仍清楚地记得,刚才在霸者之证所直接透视的心灵影像中,那双龙瞳是何等冰冷无情。

抬眼直视,此刻的李华梅,并不是那种呆滞的人偶模样,相反的,她的目光炯炯有神,充满身为一方之主的威仪,若非如此,她也不能让所有人相信,她就是指导黑龙会争霸的幕后首领,不过我心里清楚,这些东西就和那日她在华尔森林的种种表现一样,都是假象……

霸者之证所直接透视到的东西,不会有假,超越了外表的假象,但往好处想,以症状而言,内心冰冷、充满杀气,总好过内心一片虚无,如荒漠一般什么也没有,有相总比无相好处理,这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“少将军!你快走!”

老妖将军的怒喝,打断了我的思绪,更让我意识到眼前的危险。

穿戴黄金甲的李华梅,背着斩龙巨刃,双手环抱胸口,托起一双浑圆奶子摇晃抖荡,性感绝伦,但从头到尾,她就只是飘在半空,脚下未踏实地,更未有实际出手,但所有火电炮击,都在她身外老远处就被截停,根本轰击不到她,而她一个眼神,却令大气随之变化,剑气无由而生,变幻无方,攻击敌人,把拥有第七级力量的老妖打成重伤,全无还手之力。

从这情形来看,只要李华梅直接抡起斩龙刃一挥,已是强弩之末的老妖将军便会成为碎尸一片。江湖人所共知,李华梅是第八级修为,但第七、第八级修为之间虽有差距,却不应该差距到举手便能瞬杀的地步……

(该不会……她已经取得了突破?突破了第八级,到了传说中第九级力量的层次了?

我心中生出一股寒意,第八级力量之上,会是什么样的层次?这点可没人知道,那种力量成为传说已经太久,久到根本没人晓得,甚至快没人相信的程度。李华梅天赋异禀,八歧黄金龙的体质,让她每次经历生死就大幅增强,年纪轻轻就挤身当世最强者之列,我本来就猜测她经历这番折磨后,力量应该又有长进,但确实没料到这长进如此惊人,直接迈入传说领域了……

有这样的实力,就算变态老爸想要杀她、擒她,相信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与其担心她的安危,我还是多替自己想想比较妥当,老妖将军虽然舍命保护我们,但他很明显是靠不住的,李华梅认真起来,随时都会把他砍成碎块。

我冲上去和老妖将军联手,这当然也是一个办法,但除了一起被砍成碎尸,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别的可能性,哪怕是把鬼魅夕弄醒,三人一起冲上去,结果仍然不会有什么分别,除非……能多拖几个高手一起来搞围殴。

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,老天就非常赏脸地让我听见一阵呼叱,跟着便是几名大和尚冲了过来。说到底,大家都在同一列火车上,又不是聋子,这边乒乒乓乓打了许久,他们要是真的都没听见,以后就别自称是高手了。

“啊!黑龙王!”

大和尚的惊呼声,让我险些吓到跳起来,若是黑龙王本尊也出现,那顽抗毫无意义,直接自杀比较省事,幸好,黑龙王也不是有空到整天乱跑,他们口中的黑龙王……正是此刻脚踏半空、睥睨众生的黄金艳女。

十八罗汉出自慈航静殿,武功虽然我看不上眼,但见识他们确实是有的,假如他们看到李华梅之后,是立刻扑上去动武,那他们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,早在之前的战斗中就该被李华梅砍杀了,他们采取的应变措施很正确,一见到有人在战斗,马上结阵诵经,组成光明法阵,对李华梅进行干扰。

单凭五、六个和尚,要克制住李华梅自是绝无可能,她凤目一睁,注意到几个碍事的,手臂一扬,便要以剑气出击,但长角小丑号在这时发动了强猛炮击,频繁的轰炸虽是伤不了她,却争取到时间,十八罗汉全数到齐,一起发动了心经,终于有效地稍稍影响了李华梅的动作。

慈航静殿是当今大地玄门正宗,十八罗汉成名已久,虽然我把他们当成杂鱼、喽罗在嘲笑,其实个个都有惊人艺业,是千中选一的精英,联手起来更有独门绝技,不可轻视。他们十八人若是合力击出一掌,和李华梅硬碰硬,肯定是全军覆没,但结成降魔法阵,主攻精神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李华梅虽强,在这个纯阳至正的降魔法阵镇压下,动作也被牵制。

“好机会!”

正面对战,我要对李华梅发动精神攻击,那是想都不要想,不过在这种双方僵持的节骨眼从旁偷袭,霸者之证就是超好用的作弊道具,我发出精神刺穿,试图给李华梅的元神一击,只要能让她有短暂晕眩或分神,大家就有活路。

一记精神刺穿发出,如之前所料,巨大的反震力量,就像拿我的头去砸石壁一样,不过,这个牺牲倒也不是没有意义,李华梅痛哼了一声,头往左侧一偏,这可是用物理攻击不可能做到的效果。

听见李华梅的痛哼声,我心中又是一痛,彷佛回到当日巴格达外海之战,不得不对李华梅动手,一枪接着一枪,把子弹全打在她脸上的时候,她眼中的神情,至今忆及,仍是让我梦断神伤……

(画眉,你等我,我一定会救你的……

心里这么许诺,但摆在眼前的现实状况,却是我们远比她更需要人救,目前看似大家打个平手,勉强将她牵制住,可是只要我们稍稍松懈一点,李华梅马上就会反攻,只怕不用五招便能把这里的人都杀光。

“少将军!”

老妖将军的声音传来,他无疑是我方当前的最高战力,十八罗汉的降魔夫阵有些门道,一面牵制李华梅,一面居然对法阵内的同志起治疗效果,短短时间内,老妖将军身上的伤口已止血,部分小面积的甚至已经愈合,要不是他的阎罗爪属性上偏阴邪一路,说不定施展时还有加乘作用,十八罗汉的这个法阵,委实令人惊叹,更让我佩服不已的一点,则是车厢不大,十八个人塞不进来,十几个人在外头,居然也能让法阵成形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列队的?

“这边撑不住了,属下无能,护不住你,现在唯有制造机会,让你先逃离此地了。”

老妖将军的话语中带着某种觉悟,这时的我也没资格谦让,高声喊道∶“莫急,这件事我或许帮得上忙。”

喊了一声,我再次发动精神刺穿,直袭李华梅。以战力而言,李华梅肯定高过暗黑召唤兽,不过李华梅几乎未修魔法,被她反击回来的可能性不高,安全得多。

果然,这个便宜还算占到,在我剧烈头痛的同时,李华梅又痛哼一声,这次我有了经验,不再空手而回,尽管精神刺穿伤害不到李华梅,却趁机断去了她与斩龙刃的连系,躺在我怀中的鬼魅夕娇躯一动,立刻回复清醒,弹跳起来。

鬼魅夕一苏醒,我方又多一员强将,同时老妖将军不知道做了什么,整列长角小丑号骤发豪光,四面八方的温度疯狂升高,不管怎么看,这情形都只有一个解释。

“自爆?”

我怪叫出声,“将军你真够拖累街坊了,要玩自爆也不早点讲,话还说得那么慷慨激昂,你知不知道牵制敌人与同归于尽是不一样的啊!”

如果长角小丑号直接自爆,那个画面一定会很搞笑,我们死在自爆之下的人,搞不好会比被李华梅干掉的更多,幸好情形不是这样,能量疯狂递增的长角小丑号,用尽最后之能,发动了一个最后的攻击。

攻击的型态是压力,形成一个绝对的压力壁,分自上下左右无空隙地朝中央推挤,从那能量的疯狂暴走来看,威力是之前攻击的几十倍,如果是拿来对付我,或是要搞定那头残虐者,顶多就是十几秒的工夫,可是对付李华梅……

“大家快跑!有命再来会合!”

不等我喊,车厢内外的众人飞也似朝四面八方窜去,十八罗汉确实不是普通人,连逃命的速度都快人一等,难怪可以自乱军中抢救出方青书。

我和鬼魅夕的动作也不慢,可是在我们往外头飞窜的时候,一声龙啸惊传九天,压力圈被一股强绝力量自内彻底破坏,爆炸所形成的热流风暴席卷四周,一道剑气切割大气,刺穿火焰,猛朝我们的背后袭来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