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二
第五章
蜜瓜在握
妙女读心

与黑龙王为敌,是一件心理压力非常大的事,这家伙不但城府深沉,善于算计,还特别会布局,每一条计策埋藏得又深,一旦爆发开来,给敌人的伤害非常大,就算不把人整疯,也会把人搞成精神创伤。

我们在和黑龙忍军玩我跑你追捉迷藏的时候,表面上我行若无事,实际上,在我心头最重的压力,并不是黑龙忍军的威胁,而是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,会否又落入黑龙王的计算,不晓得走到哪里,会突然看到那个家伙的贱样冒出来,大叫一声“意外惊喜”如今的我,已经承担不起再一次大输了,在谈笑用兵的外表之下,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心情,我自己是最明白的,所以,听见鬼魅夕的话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黑龙王果然留有某种密令,而我上当中计了,紧接着,我的第二反应,就是立刻出手,先发制人,抢先干掉这个巨乳小婊子。

掌上凝气正要发劲,一个疑问闪过脑海,真要比出手速度,我如何是鬼魅夕的对手?但她说完那句诡异的话后,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她想要干什么?会不会乱是我弄错了?

如果是以前,肯定是先出手,把人先打倒了再说,但由于对鬼魅夕的了解日增,想到这丫头有时胸部大大,脑袋空空的特性,让我没有贸然动手,想先弄清楚再说。

这么一想,心头的紧张感略为松弛,登时被下体频频传来的快感,弄得精神大乱,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,按住鬼魅夕的手,问她到底在作什么。

“那个人……他以前训练我们的时候,曾经说过,如果有一天,在今天这样的情形下,可以这么做……”

忍者的训练往往是集体进行,碰上一些危险度比较高的技巧,集体一次训练,优胜者生、淘法者死,简单省事,怎样都好过一个一个来,浪费时间,这种情形我是了解的,只不过没有想到,会是黑龙王自己跳下去担任训练教官,然而,考虑到那个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的爱生事个性,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

“那家伙说……要你们在地行潜踪的时候,玩男人的东西?”

这个思路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地行术发动所形成的特异空间,光线昏暗,从这里看得到外头,外界看不进这里,若是孤男寡女,共处一地,干柴烈火,正是偷情交媾,顺道进行变态暴露性爱的绝好时刻,以黑龙王的浪漫个性,哪可能会放过?

当然要把这个美好经验传下去,只不过……正常人应该不会把这当成忍者的授业课程。

“是。”

鬼魅夕点头,纯洁的小脸蛋看来一派天真,认真道∶“根据指令,只要在这里把动作做下去,到最后,就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。”

有奇妙的事情发生?被你这么一直搞下去,最后除了在你脸上、掌心射精,还能有什么奇妙的事情?

“……他教你这些东西的时候,有没有说发生什么奇妙的事?”

“没有具体说,只是讲,那是忍术的究极奥义。”;“……他是笑着说的吧?应该笑得很猥琐?你们其他人听到他的话,是不是笑得很大声?”

我一面说,鬼魅夕就一面用力点头,最后道∶“你料得真准,一切就和你说得一样,为什么你会知道??”因为除了你这个奶大无脑的天然呆,没有人会笨到把这个玩笑当真的,你是未来的时候,好像还比现在聪明得多,怎么变回原身后,快要和大奶阿雪有得拼了?

真不愧是好姐妹,难道这世上果真奶子越大,脑容量就越接近吗?

“我还想问问,所有人都在笑的时候,你不会觉得那好奇怪吗?不会好奇为什么他们笑你不笑吗?”

“不会,他每次来都是伪装,别的忍术教官都不解释,只有他会向大家解释测试内容,说自己是来放水的,他说的一些话我都不是很懂,别人听了都一直笑,可是测试完,笑的人全都死光,只有我活着。”

“……”

阴险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危险分子,那家伙根本就是去拿人取乐,嘴上说的是要放水,其实根本是来淹死所有人的。搞不好,那家伙心情一不好,就会去忍者部门客串教官,随随便便搞死几十个人来当发泄,跟到这种老板,也只能说是那些家伙倒霉了。

不过,现在鬼魅夕一脸认真的表情,完全把此话当真,还在期待等一下发生什么奇妙的事,说不定这个“忍术究极奥义”能够助长她的修为……看她这种眼神,如果我要当成什么也看不见,就这么转头走,似乎……太可惜了吧。

我与鬼魅夕之间的这条界线,既然被她主动打破,我也恰好顺势再进一步,这样才算不浪费……

“这个……像你现在这样子,是不行的。”

我按住鬼魅夕的手,认真道∶“你真的想引发‘奇妙事件’这个剧情支线,单只是这样是不够的,可能要做上很久才能触发,必须要用别的技巧配合。”

这段话说得很扯,我一度以为鬼魅夕会省悟,哪知道她瞪着我,道∶“为什么你也说什么剧情支线,这是什么意思?你和他说的话确实很像啊……”

“……没什么,可能因为我们都是AVG发烧友吧。”

我用眼神示意,让鬼魅夕将我的裤子拉下至膝盖,早已硬挺的肉茎,就像旗杆一样笔直矗立起来,她自己也跪伏趴下,慢慢动作,让肉姑来到她稚嫩的小嘴边。

鬼魅夕看了我一眼,眼神似是质疑,又有些迟疑,但最后她还是付诸行动,张开了樱桃小口,慢慢、慢慢地将肉菇含入口中。验过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,一直以来半敌半友、又是敌方忍军大头目的巨乳乱美少女,就在我的注目下,缓缓将我的肉茎纳入口中,表情带有怀疑,却仍是服从了指令,当她终于把东西含入嘴巴,与她温暖小舌碰触的快感,我差点激动得喷了出来。

忍者有做过性技巧的特别训练,这点是肯定的,不过当肉菇塞入小嘴,鬼魅夕的动作非常呆滞,甚至用牙齿碰到了肉菇,笨拙的动作,像个完全不解人事的天真女孩,特别是那种呆呆的眼神,尽管没舒爽可言,却让人得到另一种满足。

然而,这种情形没有维持多久,鬼魅夕很快就想起了训练的内容,眼神一亮,舌头的动作变得无比灵巧,直追羽霓的舔吮技巧,在狭小的空间里,舌头直追着肉菇打转,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,由下体直冲脑门。

“唔!”

我忍不住伸手,双掌捧住鬼魅夕的小脑袋,仔细看着她清丽的容颜,还有淫秽的肉茎,在她纯洁小口内进进出出的画面,偶尔带着一线唾沫自嘴边流出,兴奋得连肉茎都更形硬挺。

本能的驱使,我把身体稍稍前倾,手也顺势递了出去,摸向那双圆滚滚的雪乳。

自从娜丽维亚港初识,这双童颜下的圆硕巨乳,我不晓得看了多久、垂涎了多久?每次都是看着它,随着主人的动作弹来跳去,抖晃出阵阵乳浪奶波,如此诱人,却又远在天边,伸手难及。

这种感觉,不单单仅是我有,大地上不晓得有多少男人都抱持同样愿望,到了今天,这个愿望终于有实现的可能,我喘着大气,忍受着下体阵阵的快感,看着自己的手掌与那对摇晃美奶越来越近、越来越近……

握到了!

我不是简单伸手去摸,而是直接从领口探手进去,直接便将那团浑圆的F奶握住,紧紧掌握在手心。

彷佛正摘采着某颗特级瓜果,掌心沉甸甸的充实感,与我眼中圆硕奶球压在手掌上变形的画面相呼应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、如此漫长的旅程,我终于把鬼魅夕的巨乳掌握在手中,这一刻的感觉,和取得天下在手相差无几。

同样是尺寸惊人的奶瓜,鬼魅夕的哈密瓜、阿雪的小西瓜,这两者除了尺寸以外,还是有着不同。两对奶瓜都是傲人的正圆形,阿雪的乳肉弹性中偏向绵软,抓在手里的感觉,就像是揉弄一个大面团;鬼魅夕的奶子,或许是因为更年轻,在弹性上就尤显出众,彷佛是一个大水袋,鼓胀弹手。

除了弹性,我更在鬼魅夕的奶子上发现一个特色,通常越大的硕乳,感觉就越迟钝,但鬼魅夕的这双美乳,敏感度强得惊人,我最初将她奶子握在掌中,她仅是看我一眼,如嗔似怨,可是当我舞动手指,指头扫过美乳最前端的粉红蒂蕾,鬼魅夕瞬间的反应之大,就像被电了一下,全身乱颤,要不是我反应快,牢牢抓着她的F奶不放手,这一下就被她挣脱出去了。

这样的敏感程度,只有冷翎兰有类似反应,但也没有如此夸张,我心神略定,就认真问道∶“你胸口很敏感?”

鬼魅夕没有作声,但还是点了点头,一向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她,这时看来有些不知所措,怔怔地看着我,而且从耳根一直红透到脸上。

“你……你知不知道你的……”

“我的脸好烫……我知道自己脸红了……”

鬼魅夕看着我,表情疑惑,好像是羞涩,却有更多的迷惘,彷佛她第一次碰到羞涩这样的感觉,而尽管如此,她仍是任我紧攫住她的奶瓜,动也不动一下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脸红……你、你知道吗?”

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,看着这么样的一个美少女,在面前羞赧失措,她的雪白巨乳还被自己捏在掌心,我刹时间脑里一片空白,什么恩怨情仇都忘光了,要不是正上方恰好响起脚步声,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得过来。

“唔!?”一听到脚步声,我立刻惊醒,察觉到是老妖将军回来,为了避免被他发现,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连裤子都没有穿上,就只是将鬼魅夕一把搂过,让她反转身躺在我怀里,任两团哈密瓜似的雪乳,在我掌上摇摇蹦蹦。

鬼魅夕在这方面,远没有寻常少女的扭捏,老妖将`军一回来,她整个神情就变了,回复到原本的专业、专注,所有精神都紧盯着地面上一举一动,连胸前美乳落在男人掌握里都不顾了。

说起来,这个老妖将军还真是挺忙的,到处乱跑,还一直都怒气冲冲,这回后头还跟着两个属下,那两人压低声音,都是劝长官稍息怒气,千万别被车上的人给发现了。

这两个应该实力不俗的喽罗,说的话倒是甚合我心意,不管老妖将军在忙什么正事,我现在也正忙于头等正事,最好他马上就掉头走,去忙他的正事,好让我也中可以专心办事。

无奈,天不从想办事人愿,而且实在太不从人愿,老妖将军非但没有受劝,火气还越来越大,拍桌子骂了起来。

“我跟随司令南北征伐,几十年出生入死,从没有皱过眉头,唯独这一次的任务,老妖怎样都无法接受,司令他实在是太过分了!?”呃,老妖将军为何如此愤慨?我老爸是奸了他的老婆?还是杀了他全家?居然让几十年来忠心耿耿的老部下想要抗命,状况实在不单纯啊。

“早知如此,我当初宁愿主动出征伊斯塔,或是黑龙会也好,不管是和哪一边作战,起码死也是堂堂正正战死沙场,好过来这里接人儿子的窝囊任务!”

喂!老妖将军,我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?我就算到处见女人就干,应该也没干到你老婆女儿啊,为什么接我见你长官就是窝囊任务?这是人身攻击喔,还是说……我真的干过你老婆女儿?

“司令父子团圆,这本是喜事一件,少主在外行事虽放浪形骸,却都是干轰轰烈烈的大事,不失为英雄人物,能接他回第三新东京要塞,作为手下人也与有荣焉,可是……司令他为什么要……”

老妖说得怒极,一掌打下,好像把什么东西打得稀巴烂,威势慑人,那两个手下登时不敢作声,连我都被吓得心头一紧,仍握着鬼魅夕奶瓜的右手随之一抓,鬼魅夕吃痛,只是没有叫出声,但抓着我肉茎的手也顺势往下一碰,几乎就成了砸蛋的动作,瞬间,我的脸色整个青掉。

感谢天上佛陀,感谢九渊魔神,感谢万物精灵,感谢白起老师……如果不是以前训练得不错,下体还有几分抗击力,现在我就要身体缩成一团,滚在地上哭泣。

不过,打击归打击,我心神未乱,听着老妖将军的话,心头疑惑大起。变态老爸的变态程度那是不用说了,但这次搞到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都变脸,实在不简单,本来老妖将军气就气了,轮不到我过问,可是……这件事偏偏与我有关,到底变态老爸做了什么,才让属下气成这样?

呃……依照过往纪录,该不会是要逼我去干老妖将军的老婆?或是老母?又或者,老妖将军发现他的女儿,其实都不是自己亲生,而是变态老爸的私……

无数匪夷所思的念头,把我的脑海弄成一团乱,虽然乍想之下很没道理,但在变态老爸的身上却都不是不可能,令我无比头痛。……要不是从律子博士那边得到证实,我还真不敢相信,他居然真的派人把星玫公主绑架回要塞去!太过分了!他想做的事有违天地人伦,真是岂有此理!我无论如何都无法……”

老妖将军的盛怒之言,听在我耳里,犹如轰隆一声雷霆霹雳,一时之间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变态老爸把星玫给绑架了?

自从到金雀花联邦之后,星玫当了修女,生活就相当简单,一心一意地贯彻修行,变态老爸抓她干什么?这两人虽是父女之亲,却是形同陌路,根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,变态老爸抓她唯一的理由,恐怕就是因为我了。

变态老爸因为我而抓了星玫,他想做的事……

连续几个乱七八糟的念头纷至杳来,我的脑袋乱成一团,急切之下,什么都再也顾不了,直直地站起来。

鬼魅夕潜行地下的忍术,其根本是如何运作,我并不清楚,但很显然这是一个颇为脆弱的法术结构,我这一下子极速站立,居然导致术式崩解,地下空间解除,我和鬼魅夕就这么上浮,出现在上头三人的眼前,而我心乱之下尚未察觉不妥,发出一声怒喝。

“你们把星玫怎么了?将话交代清楚!”

激怒地一声吼喝,没有换到什么太大的回应,对面三人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瞪大眼睛,直直地凝视这边,我等不到他们的回答,心头恼怒,顺着他们的目光往这边看,就见到自己衣衫不整,连裤子也未穿好,还有一根半硬东西晃来晃去的样子。

而当我脸上一阵青、一阵白,尴尬地收回目光,抬起了头,就看到那两名喽罗不约而同地举起手,对我竖起大拇指,一副非常称赞的模样。

这两个喽罗都说得上见多识广,处变不惊,相较之下,老妖的反应就大得很了,这位似乎有些古板的前辈,脸气成了猪肝色,手指颤抖着指向我下体,怒道∶“这成什么样子了!成何体统?还不快点把你的东西遮起来!这种东西怎么可以在外晃荡!”

一句话点醒梦中人,我连忙把裤子穿妥,然后转身对着全神贯注却无视己身衣衫不整、艳姿毕呈的鬼魅夕,先是把她肩头、领口的衣服拉平整,跟着怒道∶“都成什么样子了!成何体统?还不快把你的奶子遮起来!这种东西怎么可以露给我以外的人看?”

这句话不伦不类,鬼魅夕贯彻忍者精神,眼中除了敌人以外,什么也不在意,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但在场除了她以外的四个人,都盯着她不动也不说话,时间稍长,气氛无比古怪,尤其我的目光更像是快要喷出火来,终于迫使她有所察觉,转过头来看看我,再看看对面三人,脸上表情明白写着“你们莫非都疯了不成”怎样也好,在八道目光的强大压力之下,鬼魅夕终究是有所退让,把领口拉好,衣服整理了一下,连头发都稍事梳理,一切都处理完毕后,像个小女生似的,红着脸向所有人鞠躬行了个道歉礼,再摆开防御姿势,回复冰寒脸色。

一切等于绕了一圈又回来,最后还是该怎样就怎样,五个人分成两边,相互对峙,我喝道∶“你们把星玫怎么样了?给我交代清楚!”

被问到星玫,两名喽罗表情略变,似不知道该怎么应答,结果还是老妖将军够猛,一开口便斩钉截铁。

“星玫公主已经到第三新东京都市作客,少将军想要与星玫公主相会,只要耐心等候,过不多久,你们便可以一家团聚了。”

这话真是够劲,姜不愧是老的辣,老妖语出惊人,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,合着变态老爸到处奸淫人妻播种的丑事,没有要瞒过属下,第三新东京都市已经人尽皆知,随便来个人都能恭贺我们一家团聚。

然而,我还不至于这样就被人蒙混过去,老妖将军说这话的目的,不是嘲讽,只是想把话题带开,我却只想知道问题的重心。

“告诉我,你们把星玫抓去要塞,到底想要干什么?别说是要当诱饵,她根本算不上诱饵,即使没有她,我也会去的,这点你们应该很清楚,为什么要抓她?”

“司令行事,人所难测,作为属下无法臆度其心思,待少将军抵达后,亲自问他好了,我们的任务仅是将你平安送达。”

老妖将军答得很好,脸上神情犹如钢铸,看不出一丝变化,要不是刚才亲眼见~他发怒,我可能真的给他瞒过,但如今,我很清楚知道他在撒谎,而且还撒得满心不愿,要是能够挑拨得法,说不定他会气得立刻造反,掉转枪头,与我同一战线对着变态老爸的后脑杓开枪。

当然,眼前最重要的事,还是要弄清楚变态老爸绑架星玫是为了什么,但这位老妖将军看起来就是老江湖,要从他们身上探出话来,这可不是简单任务。

就在我满心焦急时,忽然响起一个古怪腔调,“黑龙忍法奥义?读心!”

闻声看去,鬼魅夕的右手并成剑指,自右眼擦过,`目光一亮,跟着她便指向对面三人,冷冷道∶“源堂抓了你妹妹回去,是为了要你回去继续干妹妹。”

(果然!

我心头一震,尽管没有喊出口来,但脑中闪过的念头便是如此,其实这没什么难猜,只不过证实之后让人很受不了而已,再看看对面三人的脸色,几乎是面如死灰,就知道鬼魅夕所言不虚。

“……他们想让我回去搞妹妹?你确定?”

我向鬼魅夕确认,她眼睛直视前方三人,并不看我,道∶“不错,等到你妹妹肚里有了小孩,就会放你自由。”

较诸十多年前,变态老爸还真是大有进步,本来以为他的变态程度已经到顶,此生难有突破,估不到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居然到了这么引人发指的地步,难怪连忠心手下的脸都被气成猪肝色。

“不对!”

老妖将军不愧是老江湖,第一个省悟过来,怒喝出声,我听了他这一喝,这才省悟,旁边那两个喽罗省悟得更慢,其中一个更脱口而出,“你胡说!你根本不会读心!我们只知司令要少将军回去干他妹妹,什么肚里有小孩就放自由的事,我们根本没听说,你怎么读得出来?除非是老妖将军他知道而我们不晓……”

聪明的统帅身边,出了一个低能的手下,这真是一件让长官会痛哭的事,那家伙初时没有省悟,一番话连珠炮似的说出来,每说一句,老妖将军的脸色就更臭一分,最后大家全部停住动作,一起瞪着那家伙,他才如梦初醒地住嘴了。

只是……不管鬼魅夕会不会读心,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,感谢这位得力助手的说明,我们现在完全明白变态老爸派人接我回去是为什么了,而我在得知此事后,还肯乖乖回去才怪!

(这路肯定不能走下去了,但要翻脸就是一场恶战,敌人手上实力太硬,又占着地利,夜便,就算我和鬼妹联手,也讨不到便宜,得想想办法才是。

“主意拿定,我就开始喊话,“老妖将军,我敬你是一个有见识的人,源堂?法雷尔倒行逆施,连这么荒唐的事都干得出来,你怎么还能为虎作伥?不如你就把那什么狗屁命令甩开,放我们离开吧。”

这些话确实有效果,老妖将军瞬间表情扭曲,我差点就以为他被我说服,要改投向我们这边的阵营了。

实在可惜,最终还是发薪水的比较伟大,老妖将军把手一挥,道∶“少将军,你言之有理,但老妖身为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一员,追随源堂司令多年,自然没有背主反逆的道理,无论如何,老妖必须带你回到第三新东京都市!”

不得不说一声遗憾,最后还是以谈判破裂为收场,老妖将军一说完,立刻就发动攻击,听那爪劲破风之声,我脸色微变,想不到这名老将扮猪吃老虎,修为绝不简单,说不定已经有了第七级的实力,硬碰硬的结果肯定是我吃亏。

面对这等高手,鬼魅夕的决定就是先发制人,主动迎了上去。

“同社借取?影王奥义?暗影分身!”

猜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忍术,但鬼魅夕的身影瞬间消失,化为一道轻烟,与威势赫赫的老妖将军对撞。阎罗爪虽然霸杀,轻烟却是无形之物,忽隐忽现,两种极端对撞在一起,发出风雷霹雳之声,接着,一人直挺挺地矗立不动,一人如同炮弹般倒撞而回。

倒跌回来的是鬼魅夕,她跌回我怀中,要不是我借势消劲,还会被她撞得往后退去。在力量的明显差距下,这结局不意外,鬼魅夕身上没有外伤,脸色惨白,在比拼中吃了大亏,已受内伤。

老妖将军站立不动,威风凛凛,似是大获全胜,不过全身却有多处伤痕,血流如注,还有一处就在脸上,离他完好的那只眼睛不远,伤口鲜血淋漓,差一点就要瞎眼了,这么一看,双方胜负比数就很难说了。

“好娃儿,江山代有才人出,果然有一套!”

老妖将军舔去唇边流过的鲜血,战意更显高昂,双爪一错,再次锐不可当地冲来。

鬼魅夕受创,这一仗该由我出头了,凭着白起传授的技巧,头三爪我有十成把为握卸去,但后头的就很难说了。正当我要出手,突然听见鬼魅夕喃喃呓语。

“……来……来了……”

什么东西来了?

我愣了一下,茫然不解,这时,长角小丑号尖锐的警戒铃声,响遍各节车厢,紧跟着,一道强猛震波,炸穿车厢屋顶,石破天惊,把我们全给震开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