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一
第八章
两国联军
败如山倒

经常在战场上讨生活的人,都会同意这样的说法,就是嗅得出战争的气味。

什么是战争的气味?对小兵来说,那也就是硝烟、鲜血、死尸的气息,但如果是修为在水准以上的高手,在嗅到这些气味之前,就能先感应到杀气和……军气。

大凡两军对峙,哪怕其中一方是有心算无心的偷袭,发动偷袭的那一方也必然是战战兢兢,紧绷着每一根神经,当一大群人这么紧绷着神经,全神贯注,那种高度集中、即将爆发冲突的意志,就会形成一种气势,我们称之为「军气」。

精灵们对我们发动的包围网,勉强也会形成军气,只不过由于人数较少,这股气势不强,但当我们靠近边境,我却在大气之中感应到了军气,心下顿感奇怪,虽然照常理而言,精灵们算准了我们要跨越国境,特别调集大军,在边境地带重点设伏,这是非常合理的,可是这股军气让我觉得不太对劲,尽管为数不少,足以成军,但……

「真古怪,这股军气为何如此散漫?」

点斗志也没有……」

我皱起眉头,举目眺望正南方的几座层叠大山,那里正是军气的源头。平心而论,我的感应力并不好,因此对自己的这个判断,也没有什么信心,或许是误判也不一定。

见我判断不出,羽霓靠了过来,道:「既然看不出来,要不要我去探探状况,飞上去看看就回来,不会浪费多少时间。」

说话的时候,羽霓靠在我身旁,而我顺着她领口往内看去,雪白细腻,心头不由一荡。

以前羽虹也在的时候,为了让两姊妹有点分别,我刻意让羽霓作比较偏中性的打扮,明艳帅气,和妹妹羽虹的娇俏有所不同,但如今羽虹不在,也没必要刻意让羽霓打扮成男人样,所以就让她放下长长的金发,衣服也是单薄飘扬的女性款式,当她斜斜地靠来问话,我从领口看见两团圆润的小白丘,全身一热,连忙告诫自己要有定力,不该轻易分神。

(对,我应该想点别的东西来分散注意力……想什么别的东西好呢?旁边还有什么别人?只剩一个鬼妹了……呃,F 罩杯!

乱想着不该想的东西,确实是有杀伤力的,我差点就喷出了鼻血,而羽霓看我不回答,便要振翅飞空,我连忙伸手将她拉住,不让她飞上天去。

「你飞上去太危险了,这不是你该冒险的时候,我舍不得……」

最近几天,敌人明显对空中多了布置,精灵们设包围网的时候,总会记得带上十几具地对空的强力连弩,只要一扣机括,几百枝箭矢就会在短短十数秒内射出,箭头装有魔力结晶,射出不久就会爆炸,百多个魔力结晶在空中一口气炸开,羽霓万万承受不住。

除了精灵这边,黑龙忍军也采取了针对动作,虽然他们注重机动性,没有带重型机弩,却放了一堆奇怪的飞行生物上天,大部分是人头鸟身的妖兽,看模样都是非常凶猛的邪禽,爪上肯定有剧毒,羽霓若是和这些鬼东西对上,稍有不惯,代价太大,况且……这些东西既然出自黑龙会,多半会使用自爆之类的牺牲技巧,以命换命,我可没有傻到让羽霓去和那些喽啰硬碰。

「要查探情报,我们这边有专业人才,用不着你飞上天才看得到。」

我的话才说,鬼魅夕就接了口,你出身军职,却对军队太不熟悉,这么散乱的军气,通常只出自一种状况……败军!」

「败军?」

我微微一愣,随即明白鬼魅夕说得有道理,正溃败逃窜的军队,当然不会有斗志,但这里是索蓝西亚的边境地带,接坏的国度是金雀花联邦,再往前走一点更会进入阿里布达王国,可以说是三不管地带,若说这里会有败军,我会更好奇的一点是……这里怎么会有战争?

当然,边境之地,自来就是两国冲突的所在,在这附近的古战场起码就有十几个,以前人类和精灵在这里交战的纪录,真是数也数不清楚了,然而,今时今日的状况与过去不同,索蓝西亚不可能和金雀花联邦爆发战争,即使有那个心,眼下索蓝西亚元气大伤,总不会急着发动侵略战争吧?

金雀花联邦的军政大事,皆受慈航静殿所主导,那群大和尚虽不是和平主义者,但若说他们发兵进攻索蓝西亚,也绝不可能。那么,还有什么理由会让这里出现军队?出现败军?

(总不会……是变态老爸打来了吧?就算是他,也没理由要对索篮西亚出兵啊,但除了他以外,还有谁……

情报欠缺,单纯凭靠个人推测,我也想不出答案,最后只能决定先往那个方向闯闯,亲自去看看状况。

在前进的过程中,我很快也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这支败军的靠近,精灵们同样也在状况外,他们不晓得这支军队是来干什么的,又到底是些什么人,所以正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应变,是反击?是拦截?他们也搞不清楚,更因此陷入混乱,连带让捕捉我们的封锁网,都为之大乱。

对我们来说,这个意外便宜当然是非常过瘾,原本预期躲不过的几场硬仗,现在可以轻松避过,这着实让疲惫不堪的我们松了口气,只是我从来就不信天上会掉礼物下来,捡了这个便宜之后,依照我的经验,就会有更大的麻烦摆在前。

结果,当我们终于离开索蓝西亚,踏入金雀花联邦,就在前方的山岭中,隐隐约约看到一队人马。

「这些衣甲的款式……真眼熟,是阿里布达王国的士兵,好像还有金雀花联邦的人马,真杂啊……说得上是人类联军了。」

我定睛眺望,除了那些士兵,还看到了一些光头,换句话说,慈航静殿的大和尚也在里头,如此阵容,实力委实精强,却仍被打成了败军,从我们这里看过去,这些人身上满是血污,多数都还带着伤,走起路来踉跄歪跌,几乎都要相互搀扶,才有办法走得动。

虽说我对军务不甚熟悉,不过瞧这副模样,这支队伍肯定不是打了一场败仗,而是连续多场血战,不知道多少次死里逃生,才会弄成这德性。我们连精灵们的封锁网,要是这一路上没有鬼魅夕的帮助,现在大概不会比这些人好到哪里去。

「奇怪,两国联军,再加上有光之神宫的秃疆,实力不差啊,怎么会连吃败仗,败逃到这里来呢?」

我觉得奇怪,因为金雀花联邦,阿里布达两国联军,再加上慈航静殿高僧,这样的实力殊不可侮,更重要的是,如此阵容,打败他们的当然不会是两国本身,那又是何方人马将他们重创至此?

「他们往这边逃,看来是想进入索蓝西亚,换句话说,袭击他们的不会是精灵们,也不可能是他们自己人,那是……啊!」

自言自语两句后,我一下子想到答案,其实这也没什么难想的,现在放眼大地,最何本事在各处点燃战火、兴风作浪的,就只有黑龙会了,之前听说黑龙会已经入侵阿里布达,而冷翎兰石化之后不能理事,阿里布达必会向金雀花联邦求援,金雀花联邦没理由不派兵参战,就组成了这支联军。

从眼前这支败军的情形来看,那一战的结果不问可知,至于过程……我大致上也可以想象,两国联军的战力不弱,又占了擅长打陆战的便宜,离船上岸的黑笼会士兵短时间内未必能适应,打起来自然吃亏,可是,无论战场上的表面胜负如何,只要黑龙会出动暗黑召唤兽,又或者出动李华梅,敌军就大势去矣。

李华梅的武功高绝,八歧黄金龙之力,世间罕有其匹,最强者的头街不是乱叫的,但一个人武功再强,终究没有强到「举手杀三千,跺脚伤十万」这么荒唐的程度。不过,如果她不是单纯的武者身份,而是身为全军统帅,那又另当别论,她一面以个人武力冲杀,一面指挥大军配合作战,在这样的大前提下,她一个人的存在可以主宰全局,更不用说还有暗黑召唤兽的存在了。

暗黑召唤兽的厉害,在对付末日战龙的那一役,完全显现出来,所用的招敷都是大排场、大范围杀伤,在战场上占尽便宜,尤其是动不动就召唤一票邪灵军团出来清场,明明只是单一存在,却有着等同一支劲旅的战力,如果突然出现在战场上,敌人哪有不败的。

我们在索蓝西亚到处逃的时候,外头的世界看来已经发生过大战,金雀花联邦。阿里布达的联军惨败,败军逃往索蓝西亚,恰好与我们碰个正着。

才刚刚想着这些,这支败军队伍的最后头,就响起了杀伐之声,已进被敌军追了上来。

「果然是黑龙会,看这架努……他妈的,是黑龙忍军?」

败军队伍末端,那些乱飞的十字镖、有毒烟雾,让我做出这个判断。一面说,我也一面望向鬼魅夕,因为她说过,黑龙忍军的人命宝贵,培养不易,照理说是不会用在普通战斗上,那眼前这一慕又做何解释?

鬼魅夕看了一眼,心中有数,解释说这一带都是千余米到几千米的高山,气候寒冷,山路崎岖,可以说是索蓝西亚的天然屏障,普通的士兵实力不足,根本上不来,以黑龙会士兵现有的素质,多半都会被甩开,黑龙会想要阻截敌人,与其调普通部队,索性就近调黑龙忍军过来,更能收到奇做。

「你有什么打算?趁着这边乱七八糟,现在想走多违就能走多远。」

鬼魅夕这么提议着,我也同意,毕竟我又不是战斗狂,没可能看到哪里有硬仗打,就兴奋地往哪边冲,黑龙忍军追杀两国败军,关我屁事?我可从不会自命救世主,什么人有苦有难都要去救。

「行了,趁着那边在打混战,我们……」

我正要下达指令,突然对面山头杀声大作,我纵目望去,赫然只见一道人影,白衣如雪,上下翻飞,奔腾有若疾电,所过之处,当者披靡,大朵血雨如花绽开,威武勇猛,万夫莫敌。

黑龙忍军的素质极高,武力精强,能在他们里头砍人如切瓜,武功当然是高明得很,起码有第六级修为,虽然说现今的大地上似乎发生了通货膨胀,连我都有第六级修为,不过,能够打得黑龙忍军节节败退的武者,到底不是很多,尤其是身穿白衣的剑手,最厉害的一个,就是我的不熟老友方青书。

我和方青书是故交,虽然不能说很熟,但我欠了他很多人情,再加上此人文武双全,样样皆优秀,光芒万丈,让我看到了就想掉头走,不过,现在的情肜有些异常。

方青书武功卓绝,在年轻一辈之中几乎已是第一号人物,之前就已经是第六级顶峰,逼近第七级境界,一段时间不见,就算他已经取得突破,修成第七级力量,我也不会觉得奇怪,但黑笼忍军并不会与人正面决斗,打起来是各种暗招频出,暗器、遁术,迷烟、毒雾,还有许多虚实变幻的忍法,令人防不膀防,方青书孤身断后阻敌,一开始固然威风赫赫,可是几回合过后,已经慢慢从以一敲众,变成被人围殴。

而且,方青书的白衣上有点点红痕,最初我以为是他斩杀敌人,染血在身,可是越看就越觉得不对,后来才发现那都是他自己流的血,换言之,方大公子早已重伤在身,此刻挥剑战敌,看似威猛,其实根本是强弩之末,只是凭着深厚修为强压伤努,短暂爆发战力,等到这口气用尽,随时都会被敌人乱刀分尸。

「不好!方仔快完蛋了,大家怎么说也是交情一场,不能眼睁睁看他完蛋,羽霓!带我过去!」

我的武功虽然大进,但方青书的战斗是发生在对面山头,两边相距超过半里,将近千米的长距,我要是跳得过去那就有鬼了。情急之下,别的也顾不了,就命令羽霓振翅高飞,冒着被人当靶子的风险,先飞到对面山头去。

羽霓对我的命令百分之百服从,双翅一振,脚下一蹬,抱着我激飞拔升,一下子就拔高十米,乘风翱翔,高速朝着对面山头飙去。

有着上乘武功作底子,羽霓这一下俯冲,声势非凡,如箭直射,近千米的长距离,短短时间内便已飘过,我只听见耳畔风声狂刮,双眼难以睁开,模模糊糊看见前方山头越来越近,更还听见那边人群的惊呼声。

「可以了!放我下来!」

用这样的高速,冲向对面山头,一下子被放下来,正常的结果就是用力撞山,像一只被扔在墙壁上的青蛙,如果是以前,肯定就会出现这种画面,但现在总算武功练得不错,羽霓一松手,我凌空翻了两个觔斗,还没落地,已经把强猛冲劲卸去,落地时双拳挥出,就把两个黑龙忍军打得喷血倒地。

最奇怪的一点,就是在我落地挥拳的同时,黑影从旁一闪,周围一圈的黑龙忍军都鲜血狂喷,倒地不起,致命伤全是喉头的一道血线,如此准确的森冷快刀,自然只有鬼魅夕才挥斩得出,问题是……羽霓抱着我飞起时,鬼魅夕应该还被留在那边的山上,现在我才落地,她却先我两秒出现,挥刀斩敌,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?

忍术的奇妙,只能说让我叹为观止、匪夷所思,而鬼魅夕的出现,则让战局顿时一变。黑龙忍军的厉害,很大一个层面上,是因为他们的攻击诡奇难测,让人防不胜防,但对上了前任大头目,忍军的多数位俺都无从发挥,我就听到鬼魅夕冷哼一声,那个一身鹿皮装的可爱少女,就在朗朗日光下,骤化为一道黑堙,衡入忍罩群巾,所有敌人只要披黑烟沾着,连哼也不哼一声,就倒地死亡。

我留心看了看死者的情况,发现尸体面色如生,没有中毒变色的样子,感该不是死于毒杀,倒有些像是直接被断了生机,心脉断碎而亡,鬼魅夕是如何做到这一手的,令我啧啧称奇。

这支部队是忍军的实战部队,里头的都是精锐,不是杂碎,即使碰到前任大头目,也有一拼之力,当鬼魅夕化身为烟,杀人于无形,我看到忍军中也有几道人影,突然一动,化身为烟尘,朝黑烟袭去。

双方都是化身为烟,却明显有高下之分,鬼魅夕最初是化身为黑烟,但在一照射下,黑烟颜色迅速转淡,到后来甚至若有似无,几乎是透明不可见,而部一高阶忍者的化身,颜色乱七八糟,五颜六色的,有紫有红,有黄有绿,不明白的人这以为是婚礼放彩色烟雾咧。

颜色乱七八糟,打起来的结果就会很搞笑,还有一个家伙,试图化身为烟,却只卷起一阵黑风,黑风中还隐约可以看到身形,一见即知是修为未足,强行想要挤上战场出位,无奈,战场是最残酷、最现实的地方,如果没有非常好的运气,那么只要实力稍差,立刻就是生死之别,那个太急着想要有所表现的家伙,甚至连参与这场忍术颠峰决斗的资格也没有,黑风一卷入几道烟雾的缠斗所在,就发出一声惨呼,跟着,一堆残肢碎块连同血雨洒向四方。

真是小丑一个,这世上就是有太多急着上位,却不衡量自己实力的家伙,这等死法,只能说是死有余辜了。

几道烟尘的缠斗,很快就分出胜负,败者的命运就是死无全尸,被绞成一堆血肉碎屑,迸炸出来,随着彩色烟尘的迅速减少,可以看出鬼魅夕的修为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,而这场奇幻之至的忍术比斗,则让我回想起大妖人马德列,像这一类的比斗,能化为气态生命的他自然是大羸家,如果鬼魅夕雄承到这套家族本领,早就在决斗中乐胜,将对手全数秒杀了。

不过,战斗并不是只发生在鬼魅夕的左右,在她战斗的同时,羽霓也发挥了余我意外的实力,她身在半空,一声娇叱,双翅扬振,周围的风元素俱故址勤,形成狂风,怒飙四方。

普通的狂风,意义不大,但有风元素在内鼓动,就是另一种状况,魔法本来就是以自身魔力与周围自然元素相呼应,进而推动成为实质效果的技巧,羽霓这一擎看似简单,却已经掌握到魔法精要,振翅一击,飙卷狂风如同一个中级魔法,袭向四面八方。

忍者们发动的攻击,无论是暗器、毒物,或是什么兵器,被这股旋风一带,不是坠地就是失了准头,还有些甚至波及同伴,将整群忍军闹了个手忙脚乱,人仰马翻。

这一手,也正是我们这一路上与黑龙忍军大玩追逐战所磨练出来的,羽霓一击奏功,跟着就冲进黑龙忍军之中,双手指爪如刀,切割大气,斩裂人体,真空剑刃圆转如意,一下就让周围倒了几真碎尸。

鬼魅夕和羽霓的突然杀至,明显打乱了敌人的计划,更让这些忍者为之震惊,毕竟突然多了两个第六级的高手参战,足以扭转整个战局。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,事实上,突然冒出的第六级高手不是两个,而是三个,此刻的我,同样也有着在忍军群中来去自如的实力,在落地瞬间击杀两名忍者后,我正预备使出光合作用踢,先把周围的忍者给清除一遍,但是……

「咦?人咧?人都到哪里去了?」

我想要发招战敌,却发现周围左右三米之内,除了我已没有半个活人。羽霓和鬼魅夕这两个杀戮狂太过尽责,落地后一左一右,分别往不同方向清场,短短十敷秒间,搞到我周遭三米内全是死尸,我想要找人开刀,展现自己修业后的不凡武力,却左顾右盼找不着人。

「喂!你们两个女的别这样啊,留点人给我好不好?」

之前被人狂追万里,抱头鼠窜,当然是糗到不行,现在要反攻,却要求同伴留点敌人来给我表现,同样是糗到爆了,我实在是很怀疑,这身武功到底是缭来做什么的?武力根本一点用也没有嘛!

两国联军见到这边的状况,士气大振,发动反攻,配合我们一起将黑龙忍军给击退,没过多久,黑龙忍军似乎觉得情努不利,开始撤退,这票忍者的行勤确实进退如风,决定要撤退以后,说走就走,没有任何人能拦得住,转眼之间,就走得干干净净,一个不留。

「可恶!居然就这样跑了,我一个人都没杀到,什磨表现机会都没有,太没劲了……」

黑龙忍军撤走,最急着追在后头砍人的就是我了,无奈他们走得太快,我又没有勇猛到敢一个人杀进他们全军去,只好放弃追赶。

敌人跑光了,自然就是收拾尸体和故人相见的时间,幸运捡回一条命的方青謇,此时闻声而至,看到我的瞬间,简直是眼冒精光。

「是……是你吗?」

「喂!方仔,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,用不着这样看我,被你用这种眼神盯着,我觉得很恐怖,你该不会是误入歧途,进了那条玻璃不归道吧?」

「你还是一见面就不说好话。」

「你要我说什么好话?如果我记得没错,我虽然欠你很多人情,但是和你好像不是很熟啊!」

我皱着眉头,推了方青书一把,方青书大笑出声,但很快就变成咳血,脸色修白,强压下去的内伤爆发出来。

「你真是走运了。」

我与方青书相距不足两步,第一时间出指,连点他几处要穴,助他重新镇住伤势,而在他身后的羽霓,不等我下令,也自动出手,和我一前一后,配合方青书自身的内息,把正要疯狂爆发的内伤镇压下去。

方青书运气不错,我和羽霓这两个强手就在旁边,他本身修为也高,才能把内伤再次压下,否则若是让这严重内伤完全爆发,他在这里就没命了。败军中有慈航静殿的僧侣在内,别的不行,治伤倒是一把好手,几个大和街在我们把内伤重新压下后,一拥而上,帮方青书作了伤势处理。

在帮方青书运气镇伤的过程中,我发现他体内腑脏皆伤,情况严重,而主要造成他重刽的理由,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剑气,刺击入体后,停留体内,反复破坏,若不是他强隧镇住,早就爆体而亡了。

「啧,这股剑气……」

光是感应,我心里大概有了答案,这时方青书缓过一口气来,告诉我他仍是为何败逃到此地,情形与我先前所料陌差无几,黑龙会入侵,阿里布达向金雀花联邦求援,金雀花联邦的军队以慈航僧兵为主干,进入阿里布连,共抗黑龙会。战争爆发,两国联军素质精良,最初是占了一些便宜,可是打没多久,就碰上了硬骨头。

葫芦谷中一场大战,黑龙会先是故意示弱,要将联军主力诱入谷中绝地,方青书洞察机先,率军占住谷口,进可攻,退可守,不愿为敌所算计,与黑龙会的后续伏兵激战一日夜,到了双方人马俱疲时,黑龙会统帅李华梅突然毅出,一剑重创方青书,同时,四只暗黑召唤兽出现,情势自此再不可挽回,两国联军兵败如山倒,黑龙会的士兵衔尾追杀,一路追逐。

惨败的两国联军,分成多股逃窜,多数都已经在窜逃中被消灭,方青书这一股素质较高,逃跑时候又是往索蓝西亚的方向,山势渐高,到后头又都是雪岭冰峰,黑龙会追之不易,这才幸存至令。

「能……能在这里碰上你,也是我的运气,朋友啊,我命不该绝。」

方青书的脸色虽差,可是脸上笑容却笑得灿烂,浑然不以自身伤势为意,这分镇定修为确实也难得。方青书笑了笑,看了我一眼,道:「我本来想去索蓝西亚见你,能在这里遇上你,真是缘分。」

「找我干什么?我可没什么好处给你。」

「局面发展到令天这样,所有秘密的核心,只有你知道,我不找你又找谁呢?」

方青书笑道:「朋友,是时候该说了。」

看见方青书的笑,我也笑了。上一个问我同样话题的伦斐尔,现在遭不知死活,现在又来一个不知死活的,而我……该说还是不该说呢?

「嘿,告诉你也无妨,但只怕你……」

我一句话还没能说完,一阵强猛山风吹来,风中带着一股特殊气息,是令百兽低首,群鬼惊逃,正是高等龙族特有的气息。

「啧,方仔,你的运气实在是有够烂啊……」

请续看(阿里布连年代祭)42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