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一
第一章
锁链加身
孪生分魂

常言都说,患难见真情,我和伦斐尔虽然已经是数度共患难,但说到真情,我们两个实在没多少情分可言,即使被人用担架扛着,一路抬去治疗,我们两个仍不忘用最后一丝力气,伸腿互踢,想要把对方从对面担架上给踢下去。

「你这个贼王子,每次好事都是你,威风都是你,上阵拼命就是我,你捡便宜捡得够爽了吧?还在那边喊什么鬼,充什么英雄,真那么有种,你怎么不去单挑黑龙王啊?」

「你这灾星,每到一个地方都没好事,这次他们错就错在把你关在这里,什么妖魔鬼怪都被你引来,我伤好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驱逐你出国,只有你不在了,这边才能安全。」

「你让我走我就走?你想得美,在你们这里坐牢,根本就是冤狱,不给我赔偿补贴,老子就赖在这里不走了,让你索蓝西亚永无宁日,你就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。」

抬着担架的医疗人员表情古怪,他们对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,但看到伦斐尔也和我一样举止粗鲁,伸脚踢人,他们就显得难以接受,下意识地想把头转开,那种模样实在很有趣。

只是,乐极生悲就是此刻的写照。我和伦斐尔对骂,闹得太过厉害,抬担架的精灵们又把脸转开,心不在焉,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我们两个在担架上互踢,一下用力过猛,结果双方的担架都一下剧震,侧翻过来,将我们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全给重摔在地。

「呃!」

「唉呀!」

一起摔在地上的结局,当然是很糗,幸亏这些精灵们多少还讲点人道,把我们又抬了上去,不然要是叫我自己走路去医护室,那就整得人够呛啦。

我的伤势其实比伦斐尔要重,照理说应该又要躺上几天,静养回复,不过我只让医护人员简单治疗一下伤口,把骨折的地方接妥、放正,就主动来到伦斐尔的面前。

「喂!黑道王子,不要浪费时间了,羽虹在哪里?我现在要见人。」

「你……你的伤?」

「不过就是骨折和皮肉伤而已,内脏又没破裂,算是小意思了,这方面我最近训练有素,没当回事。」

我看着目瞪口呆的伦斐尔,表面上很得意,其实心里非常想掉泪。不过,现在不是哭给人看的时候,羽霓还被关在监狱里,不晓得出了什么状况,我不能袖手旁观,而更重要的一点,则是我如果不把羽霓搞定,回收战力,手上也没有筹码去面对之后的问题。

(之前多少顾忌一下羽虹的感受,现在人都变成石头了,也没什么好顾忌的,说不定我搞得过分一点,还有可能把羽虹从石头里气得蹦出来也说不定。

我脑里确实是这么想的,但伦斐尔很明显是弄错了我的意思,他霍地站起,在我肩头一拍,赞赏道:「好,有情有义,真是好汉子,看在你改过自新的分上,那个羽霓本来应该重判监禁的,就交给你带走,随你处置吧。」

「等等!改过自新是什么意思?我以前在这里为非作歹了吗?还有,你如果真的要感谢我,应该给点实质好处,就算不给我神兵、神器、魔法卷轴之类的,起码也该找十个八个精灵美女来给我干,现在这样算啥?扔个战犯给我,我和变态忍者妞不认识啊!」。

「哈,谁理你啊,你们两个根本就是两大带衰王,如果继续留在这里,天晓得过两日又是什么强敌来这边扫场子,趁着还没有强敌杀到,早点把你们两个给驱逐出境,这才是安全的作法,我没让人押着你,已经很客气了。」

「行啦,我把该办的事情办完,该捞的东西捞饱之后,不用你说我也会走的,现在不用啰唆啦,不然小心老子在你这里继续吃闲饭,赖着不走,我看也不用多少时间,你这华尔……呃,华尔平原,就要变成焦土了。」

说到这里,伦斐尔似乎也不太想说下去,挥了挥手,让他的手下带我去找羽霓。

一路上,我默不作声,悄悄运气镇伤。白起训练出来的人,别的本事没有,挨打、止痛和疗伤的技巧都会有独到之处,听说白起还有一套秘术,能够瞬间强化肉体新陈代谢效率千百倍,不管多重的伤,都能迅速愈合,在实战时大大有用,可惜这套秘术不单耗损真气,还会榨取自身的生命力,等于是以命疗伤,划不划算很难说,但确实不是可以随便用的技巧。

(内功或是魔法之类的东西,比较不容易偷学,我又没有透视眼,哪知道他真气怎么运行?要不然的话,管他是什么技巧,早就被我偷学起来了,就算自己不敢用、不敢练,我写成秘笈拿出去卖,都还有点好处啊!

思索着这些问题,不知不觉,已来到关押羽霓的地方,那赫然是等待大监狱内的一间地牢,周围都是巨大而粗厚的岩石,又湿又冷,看了就让人心中有气。

「有没有搞错?不看僧面也该看佛面,羽霓怎么说也是慈航静殿的人,就算要关起来,也关个好一点的地方吧?关在地牢里算什么?」

我骂了两句,但是带我来此的精灵狱卒却说,羽霓是心灯居士的女儿与徒儿,是黑龙会的人,也是慈航静殿的叛徒,既然是叛徒,当然不用给什么尊重。

「说得好,记住你们的话,这笔帐早晚会有人和你们算的。」

我不想和白痴多话,往周围看了一眼,记忆中等待大监狱内的特殊牢房,都有多重魔法结界封印,但这里却没有,换句话说,这不是什么关重犯的高等级牢房,他们根本没把羽虹当回事。

隔着一层石门,我隐约听到石门里头有铁链碰撞的声音,多少可以想像羽霓现在的处境,当狱卒终于用魔法钥匙把门打开,让我进去,我便见到了那张久违的熟悉面孔。

「哦,好动人的画面,看起来好像过得还不错嘛!」

在监狱里这么对人说话,通常是要挨揍的,不过反正羽霓是失智状态,对她说什么也没差,反而还让我有些可惜,因为对没有自我意识的人说这些话,对方没有反应,我也得不到什么刺激,实在是没趣得很,毫无意义。

「等等,也不见得毫无意义,这就表示……我还是一个贱人嘛!这个有意思!」

虽说不是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事,我还是笑了。离开了我,羽霓还是在监牢里,看来并不是离开我就能得到救赎,天堂对她们姐妹而言,是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。

羽霓的情形并不好,这间石室不算大,又潮湿又阴暗,空气也糟糕得很,我不但听见老鼠的声音,还闻到屎尿味,卫生环境可想而知,不过,只要想到我自己那间牢房的情形,她这里也就没什么好抱怨了。

身为特殊重犯,羽霓的手脚都被锁上铁链,炼条部分足足有儿臂粗,虽然没有将她四肢大字形拉开,但几百斤的重量,也足够令她难以动弹,瘫坐靠在石墙上了。精灵们大概是忌惮羽霓的实力,所以除了厚墙石壁、粗大铁链之外,还在她手足、背后施加符文,将她一身力量封锁,这样子要是还能反抗挣扎,那就奇怪得很了。

只不过,这世上偏偏就有许多怪事,既然我在外头都听得见铁链碰撞,羽霓在这里就绝不是安安分分,动也不动一下的状态,事实上,她挣扎得非常厉害,双手、双脚大力甩动,那几百斤的重铁链,居然锁不住她。

羽霓的身上有封印,照理说,完全不能使用力量与魔法,我相信精灵们不管再怎么疏忽,在这上头应该不会出问题,所以羽霓只剩下单纯的肉体力量,换句话说,这个并不强壮,甚至算得上纤瘦的羽族少女,就是凭着自身的力气,扯动这些加起来足有千斤重的铁链?怎么可能?

确实有可能。

此刻我眼前的这个女人,已经与我之前认识的羽霓有些不同,帅气而俏美的面容,如今多了几分粗犷的感觉,不但面颊上有赤红花纹,犬齿还退化成了獠牙,外露出来,喉间不住发出低低的吼声。

这模样看起来已经是半人半兽,更别说手脚上还长着黄色的毛,五指俱成利爪,从坚硬的石壁上充满着无数爪痕深印来看,这双利爪不仅锋利,还力大无穷,要是随便碰上什么生物,十几秒内就能把生物撕碎扯散,堪称是极度危险的凶兽了。

虽然说,羽族其实也是半兽人的一支,但禽鸟类的半兽人,形象一般比较优雅美丽,而她此刻的摸样,则已完全偏离「禽」进入「兽」道,根本看不出半点羽族人的痕迹。

「奇怪,在马德列手里时并不是这样的,你身上发生了什么?是脱离马德列控制的后遗症吗?」

我想了一下,随即恍然,「原来如此,好家伙,是半兽变的失控。」

在南峦,高等的兽族都有狂化异能,可以发动兽化变身,肉体大幅强化,力量瞬间激增,当然事后元气大伤不在话下,羽族女战士同样也有这项技能,称为「半兽变」,威力不俗,当初我曾经见过,而羽霓现在的模样,就与发动半兽变时有些相似。

马德列这辈子从不把任何女人放眼里,对女性的改造手法,也是霸道异常,急走偏锋,一旦失去了他的邪力灌注,那些被强行压下的后遗症就会出现,碧安卡如是,羽霓也差不多,半兽人的血统让她肉体起了变化,在意识尽失之后,成了一头人不人、兽不兽的东西。

「有意思,还好没有被茅延安看见,要不然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么有意思的素材!」

早在进入这间囚室之前,我就已经下定决心,离开时必定要将羽霓带走。理由很简单,不管我下一步要干什么,身边多个战力总是好的,而羽霓第六级的实力、勇猛冲锋的服从性,足堪大用,所以不管她是什么状况,我都要把她处理妥当,打包带走……当然,能够用脚走路是最好的状况。

看见羽霓现在的模样,我的决定仍是不变,事实上,她的状况倒也不难处理,虽然要复原如初是不可能,但要稍作处理,搞到能够使用,却是不难,就像一台机械故障了,要彻底修好是没有可能,可是踢个两脚,重新运作,再用上一段时间,这就容易得很。

唯一的问题是……该往哪个方向「修」?

半人半兽,非人非兽,我应该是帮助一把变回人?还是直接一脚踢向兽那边?

这之中所牵涉到的取舍问题,让我一时之间迟疑难决,非常困扰。

修改回比较接近人的样子,那就是弄成和以前一样,表面上可以独立思考,实际上完全受到操控,这方面我是驾轻就熟,没有什么难度,只要把道具准备完毕,随时可以开工。

往「兽」那边改,这个姑且不论难易程度,光只是想到这念头,我就开始流起口水,甚至连下体都开始发硬。羽霓现在的模样,基本上就像是犬科动物,而雌性的犬科动物……干,说明白点,就是母狗了。

一个有着野性美的少女,脖子上有项圈,四肢伏地,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,不住扭摆,轻吐着嫩红的小香舌,做出种种服从的动作,只要主人一声令下,或是勇猛地扑上前去击杀敌人,或是趴在主人的胯间作口舌侍奉,只要不喊停就会一直这么下去……如此过瘾的感受,就是多数男人对美女犬的梦想。

我对美女犬的嗜好不是那么强烈,但也能够体会这方面的特殊魅力,了解为何有那么多人沉迷此道。现在的情形要做到也不难,只要改输入「你是条母狗、你是条很骚很骚的母狗」之类的命令,再对肉体进行强化,美女犬的改造很容易就完成了,到时候,我就让羽霓取代紫罗兰的位置,每次出去都牵着她走,她翘着屁股、挺着雪乳,似条高傲的狗儿般迈步……

「可惜啊……终究只能想想,没有实行的可能性,虽然说我没什么形象顾忌,但要是真和黑龙王战起来,两边人马一字形列出,让人分不清哪边才是大反派,还是很伤脑筋的……」

我懊恼地摸摸头,无奈地叹了口气,预备先把羽霓搞得正常一点。羽霓的状况,一半以上的问题是出在「莹晶玉」成瘾失控,肉体方面的异变,则是马德列改造的后遗症,只要先供给「莹晶玉」,再趁机输入心灵指令,就能让她的精神稳定下来,看起来像个正常人,至于这半兽化的肉体……花个几天的时间,或许找得到逆转默化的办法,至不济,就是土法炼钢,把那些兽毛剃了、利爪剪了、犬齿锯了,也就像个人样了。

「嗯,总之是先处理莹晶玉的问题,呃……原料……」

这时候才想到头痛问题,莹晶玉的原料本出于我,现在要重新挤榨出来,自然不是什么问题,但看看四周,没有帮手,似乎只能由我自渎来挤出,这感觉可实在不怎么样。

「伤脑筋,早知道就向伦斐尔把他妹妹借来,起码多带个工具来,办事也容易,唔,不过伦斐尔一副要过河拆桥的样子,现在要他捐出自己的妹妹,恐怕他不会答应了。」

没有先想到这一点,是我自己太粗心大意,不过,在这么阴暗腐臭的地牢里,对着一个半兽化的少女自渎,这感觉实在太差,令我相当抗拒,几经思量,决定用对付碧安卡的老方法,反正霸者之证搞定失智病患是强项,直接控制她脑部,让她以为吃了什么就是什么。

「这票精灵龟蛋,乱七八糟,连屎尿也不派人清的……唔,真臭……」

我一面抱怨,一面忍着臭气,预备趁羽霓的手足四肢仍被锁炼拘束,抓着她的脑袋,使用霸者之证,操作她的精神,开始逐步改造。我相信这个判断是正确的,所以完全没想到,这居然变成我今天最错误的一个判断。

逐渐靠近羽霓,她望向我的目光,看来既是呆滞,又有一种野兽般的饥渴,我缓步靠近,不敢掉以轻心,毕竟羽霓现在的力气,和当初的阿雪有得比,这些沉重锁炼虽然限制住她的动作,但要是反被她奋力挥舞起来,那着实是一件厉害兵器,挨上一下不是闹着玩的。

就这么小心翼翼地前进,我终于来到羽霓的面前,她没有任何反抗,任我五指落下,抓住了她的脑袋,正要发动霸者之证的异能,侵入她的脑袋,却不料她在这时突然抬起头来。

「呃……」

如果只是抬头,那也就算了,但羽霓的双目却在这时爆亮出强光。很难想象,血肉之躯怎么能够释放出这等亮度,不过这一瞬间,羽霓双目中的豪光之强,尤胜天上日光,伴随着强大的精神力量,直直刺入我脑中,刹时间,我脑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自己实在太大意了。

如果说,我现在所做的工作,是拆除一颗未爆炸弹,那么这颗未爆弹的制作者就是马德列。马德列何许人也?若论对各种族灵魂、肉体方面的认识,他无疑是当今大地上的第一人,可能犹在本代黑龙王茅延安之上,就连昔日的法米特也胜他不过,我不过是个半桶水修为的小术士,凭着霸者之证在手,居然就敢不把他当回事,确实是太过狂妄了。

被羽霓的念波反侵入脑,要不是有霸者之证的保护,光是这一下就要导致严重后果,脑波逆冲,随时有可能炸裂头颅,死得惨不堪言。虽然成功避免了这个最坏的状况,但念波侵入脑部,我立刻陷入无边的幻境中。

如果幻境只是什么刀山火海之类的景象,那我根本不会放在眼里,类似的场景这些年来早就看惯,一点感觉都没有了,不过,羽霓的这一下攻击确实厉害,当我看清楚周围的景象,只见天空漆黑如墨,周围万顷碧波怒涌,我正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,耳边则是狂风嚎啸,隐约还听见人声喧哗,似乎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所在。

(怪了,这一切……似曾相识,而且居然让我有种莫名的惧意,为何呢?

才刚刚冒出这想法,我就看到羽霓高速向我冲来,不是半兽化的型态,而是秀美的人形模样,手里好像还拿着一把淬了毒的匕首……不!那不是羽霓,是羽虹!

做梦也想不到,居然是让我重历这梦断神伤的一刻,当时在五色帆船上,羽虹持匕首闪电朝我冲来,那一瞬间的震惊与恐惧,全在这一刻涌上心头。依照幻觉与肉体的运动影响来看,要是再被这一匕首当胸刺中,我心脏就算不被切两半,大概也不可能还好好的。

这一手,不晓得是马德列遗留邪力触发的自动攻击,还是羽霓的刻意为之,实在是很高明,换成之前的我,心神失守,这一下就要完蛋了,可惜……眼下已是今非昔比。

最厉害的精神攻击,往往是利用人们的心灵伤口做突破点,伤上洒盐,效果永远是最强也最好,情伤在各种心灵伤痛里可以排入前三名,所以这个攻击真是毒辣。不过,要疗情伤的最好灵药,就是时间,在千百年孤寂的修炼岁月里,我不知道会多少次想象,要是有办法让时光逆流,回到某个关键的时刻,我会怎么做?

时光逆流不是不可能,只是可遇不可求,而我现在确实感谢羽霓,居然让我有了一次旧境重历的机会。

还记得那时候,羽虹闪电扑来,身手平庸的我,完全没有反应时间,就这么傻傻地看着她冲来,一匕首透胸刺入,但现在……羽霓冲来的速度仍快,可是在我眼中,她每个动作都清清楚楚,我可以清楚看见她脸上、眼中的愤恨之情,是那么的冰冷,就和当初的羽虹如出一辙。

(真美!

我心中赞叹,却在匕首将要及身的刹那,闪电移位,避开了这一刺。

羽霓用力过猛,一击刺空,收势不住,脸上出现恐惧之色,差一点就直接撞上前头的杆桅,总算她修为也不俗,猛然一下足底使劲,全力重踏,轰破甲板,借此止住冲势,还第一时间原地转身,想要向我追击。

「太慢了!」

早在和羽霓错身而过的瞬间,我就能发动攻击,后头她止住冲势,想要回转过身,在这整个过程中,起码有三十七处破绽,而我只是在旁等候,在她要出第二击之前,一下子出手砍在她后颈。

这一击力道透入,照常理是足以让人昏迷,而且我特别使劲震荡脑部,别说是羽霓,就算是一头皮粗甲厚的地龙,也要晕厥过去,只不过,这里是幻觉世界,羽霓昏迷的结果,就是整个幻境世界消失,我也清醒过来。

「唔!」

很奇怪,明明是我打录了羽霓,但在清醒过来回归现实的瞬间,却是我觉得无比晕眩,甚至……还有极度的痛楚。

猛一定神,我发现晕眩与剧痛的理由,羽霓的攻击赫然是双重发动,在她双眼放光,入侵我精神的同时,她用力挥动手足,以粗重的锁炼向我攻击。幻觉世界中所发生的种种,现实中只是一瞬,而清醒过来的我,就被那几百斤的锁炼狠狠砸中。

「呜!」

这一下重击非同小可,我整个人被砸得身形不稳,要不是在白起那里特训过,偷偷练了护体的硬气功,这一下别说是被打飞离地,恐怕连身体都要被打掉半截,血肉模糊,但既然我能承受下来,这一下就该轮到羽霓倒霉了,总没理由手脚自由的人还打不过被锁炼拘束的吧?

我飞快出手,抓住锁炼,大喝一声,要把羽霓拉扯过来,重重给她一击,羽霓的肉身不愧经过兽化,反应奇速,在被我拉动之前,居然先往墙上一蹬,惜力跃出,再配合锁炼上拉扯的力量,一脚用力踢出,其势如箭,狠狠朝敌人腰部钉来。

「啧!以前怎么没那么厉害。」

我口中嘀咕,看准来势,想要利用羽霓踢击的冲势,来一个反击拳直击她小腹,只要顺利,这一击就可以让她再也起不来,然而,计划是这样,但当我挥拳击向羽霓小腹,后方却突然一痛,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中。

(有、有人偷袭?后头?怎么可能?

连续几个大问号在脑里闪现,但已经不能改变结果,我略一分神,羽霓的一腿已踢中我小腹,刹时间承受的力道之大,我险些以为要把我从中踢成两截。如此大力,我要硬撑扛下,没把握一定做得到,即使能够做到,以硬碰硬,羽霓这只腿也要半毁。

白起训练我蹲马步,羽霓的这一击虽然厉害,但比起白起的力道可差远了。

不能强行硬接,就有不硬接的方法,羽霓这一脚踢在我小腹的瞬间,我整个身体完全放松,双腿牢牢钉在地上,上半身其软如绵,顺着羽霓这一腿的力量平平倒下,把这一击的威力卸去大半。

羽霓这一腿踢空,反而破绽大露,被我一下擒住脚踝,正要将她甩出去,刚才那种莫名其妙的状况居然又出现,我下体骤然一痛,被什么人或什么东西重重踢了一记,这一下踢得我全然没有提防,痛得翻了白眼,差点就口喷白沫出来,连抓住的羽霓脚踝都放开了。

(好痛!到底是什么东西攻击我?这里明明就什么人也没有啊,难道这里有什么忍术高手躲在旁边,我看不到?不可能!鬼魅夕已经重伤,不可能来这里乱搞,也不会有其他人来,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我百思不得其解,但如果再找不出所以然来,那么别说制服羽霓,我甚至可能会在这里输得不明不白。照理说,羽霓的四肢受到锁炼束缚,活动范围有限,可是我却在她力所不能及之处,连连中招,实在是很诡异的事。

又连续多挨了几下,再怎么耐打,打成这样也快承受不住,更别说本来就身上有伤,我忍着痛楚凝神观看,终于看出了一丝端倪,每次羽霓攻击近身时,在她周围不远的地方,隐约可以看到一抹很淡的身影,全然透明,只有一闪即逝的模糊轮廓,非常奇特,我想我就是栽在这东西的手上。

这一战打到这样,我开始有一种看到鬼的感觉,被一个几乎看不见的东西,弄得我阵脚大乱,这样下去当然不行,于是就在某一下中招的同时,我喷出一口鲜血,想要让那抹不清晰的身影显形。

一口血喷出……没有任何效果,我的构想失败,这口血成了单纯的浪费,还听见羽霓好像嘲笑似的哼了一声。

「笑屁啊!幸灾乐祸,真的很爽是不是?」

觑准机会,我一记核融拳轰了出去,正中羽霓的小腹,与此同时,我又被那道淡淡的影子给打中,只是羽霓的这口鲜血也喷在那上头。

这口鲜血……有用了!

在鲜血的染映下,那道淡淡的身影逐渐显形,赫然还是一个我相当熟识的形影羽虹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