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
第七章
玉蝎突击
鬼魅重生

当我结束了为期六天的闭关,从木塔中走出来的时候,闻讯赶来的伦斐尔,表情显得很不安,但看我对他比了一个已搞定的手势,他的表情也缓和下来。

“治、治好了吗?”

“差不多吧,杂七杂八随便治治,也就是那样了,反正会比从前要好,其他的部分……我又不是专业医师,难道你指望我顺便替她美容抽脂兼整型吗?”

强势回答,伦斐尔为之语塞,但听见碧安卡平安无事,他喜形于色,张口欲言,却又像想到了什么,没把问题提出口。

看这表情,我大概也猜到了一些,他应该是想问我怎么替碧安卡施救的,只是话到嘴边,意识到这问题不对,问了不如不问,这才把话吞回去的。

“聪明啊,有些话问了也没好处,反正你我心里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倒是有些别的事,我要问问你,碧安卡被你扔在这里,其余的人呢?”

不问不知道,一问iv吓一跳,听伦斐尔说,早在他醒来之前,天河雪琼就已经与四大圣僧一同返国,本来还想把冷翎兰的石像也搬走,但在试图搬移时,石像开始产生细微裂痕,经过研究判断,最后还是决定把石像留放在等待大监狱里只是加上重重结界作守护。

天河雪琼与四大圣僧临去之前,反复叮咛,就连之后心褝大师亲临,也极为重视这些石像,是以雷曼也不得不认真看待,不敢掉以轻心。

伦斐尔道:“当初被大妖人掳去改造的几个女人,天河雪琼还有那名人类女子,都已经返回金雀花联邦。那个人类女子的状况不算太严重,而她运气不错,光之神宫的第一高手心剑神尼愿意替她医治,她回金雀花联邦后,想必……咦?你的表情……”

夏绿蒂被带回金雀花联邦接受治疗,能否治得好,这点倒是难说,不过心剑神尼居然主动表示愿意替她医治,我可不认为这是大慈大悲的表现,多半是对马德列的改造、调教手法感兴趣,要把这个活范本弄回去,好好研究,夏绿蒂甫脱大妖人控制,却落入大人妖的魔掌中,以后的日子多半……唔,很难说,搞不好是爽到天天睡不着也未可知啊。

“那……羽霓呢?她没被带回金雀花联邦吗?”

这点倒是有些奇怪,就算心剑神尼对羽霓没兴趣,但她好歹也是心灯居士的女儿,念在这点故人香火的情分上,心禅大师没理由袖手不管,不带她回去治疗,这里头应该也有点什么缘故。

“这个……羽霓师妹的状况不太妥当,也不适合带回慈航静殿,所以被留在我国,安置在特殊地方。”

伦斐尔这些话说得吞吞吐吐,而当我知道,所谓的特殊地点,是一处地下的石牢,不禁脸上变色。

“喂!这是什么差别待遇啊!你妹妹就专门盖个木塔来关,她就被扔进石牢,这待遇也差太多了吧?”

诂虽如此,我也知道事有蹊跷,心褝大师明明都来过此处,却把羽霓搁在这里,必有不寻常的地方,所谓石牢,恐怕也不是表面上听来那样单纯。

“详细情形到底是怎样?黑道王子,有话不要吞吞吐吐的,我……”

话只说到这里,一股莫名的警兆,让我觉得不妥,这种异样感觉……仿佛心头被一块重铅压着,如此沉重的压迫感,极不寻常,这警兆非但是危险,还不是普通Z 的危机。

(怪了,什么东西来了?隐隐约约,有绝顶高手的气势,极不寻常,总不会是马德列死而不僵,又诈尸跑出来活动了吧?这家伙到底是龙还是蟑螂啊?

压迫感中带着强烈的黑暗气息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我因为这些时日的特殊训练,能够提早察觉,旁边的伦斐尔就慢了一步,甚至还是看到我表情有异,这才发现不妥。

“黑暗的气息在逼近,方位……方位无法判别……”

伦斐尔露出骇然之色,理论上再强大的力量,移动时都会有迹可循,甚至越强的力量就越明显,越难遮掩痕迹,可是这股黑暗气息的逼近,却极为怪异,我们只能察觉它的到来,却查不出东南西北,这实在古怪,总不成它是绕着圈子逼近,东南西北都一下子跑遍吧?即使是这样,我们也该发现它同时存于四方,而不是虚无标缈,无从认迹。

更令我不解的是……这股黑暗气息,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……

想到这点,刹那之间我已明白一切,更是心中慨叹,该来的东西果真一样都躲不了,似乎有某个人耐心欠佳,送来闹钟之后,又怕我赖床,重重补上一脚来了。

“黑道王子,麻烦你准备一下……”

“准备什么?又要战了?这边现在毫无战力可言,除了疏散群众之外,我什么东四也准备不了。”

伦斐尔不是庸碌之辈,但自己的家园经历连场恶战,别说回复元气,甚至连好好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,转眼间又有敌人杀上门来,还直逼华尔森林,这也就难怪他口气奇差了。

我同情伦斐尔的压力,但整体情况却比他所想像的更糟,“不,不用疏散了,时间太短,跑是跑不掉的,你可以通知你的臣民准备祈祷,这样说不定等一下可以直接上天堂……或者省事一点,闭着眼睛就下地狱了,也没差啦。”

“什么?”

伦斐尔这一惊非同小可,但我确实也没骗他,警告话语才刚刚说完,方圆数里空间的气温疯汪下降,天空中虽然没有乌云,可是整个天色却迅速变得阴沉,紧跟着,天上突然撕裂开一道口子,发生剧烈的时空震荡。

“这是……时空震?什么东西在进行次元穿越?”

伦斐尔的吃惊可以理解,次元穿越的技术,就是瞬间移动的基础,只不过我n 平时常见的瞬间移动,人是“咻”的一下就凭空消失,在某处突然出现,看起来简简单单,而此刻所发生的次元穿越,却是强行撕裂空间,以一种非常暴力的形式登场,还未正式现身,便已令人又惊又畏。

朗朗晴空,万里无云,原本湛蓝色的天幕,却被撕裂出一道黑红色的血口,诡异莫名,一个约莫有两米高的身影,正从里头缓步走出,浮现在天上。

那个身影,相当怪异,半人半虫,基本上是女体与蝎子的组合物,上半部是美丽而精悍的英媚女体,蜂腰纤瘦,高挺的双乳浑圆,但腰部以下,则是狰狞可怖的蝎体,更还拖着一支长长翘起的毒蝎尾,双手的部分也非人形,是一对蝎钳,不住往下滴着鲜血,说明了来此之前正进行着杀戮。

这只人形异物,基本上符合暗黑召唤兽的一贯形象,不过有一点确实很不一样,那就是构成这只暗黑召唤兽的物质,并非血肉,而是高度凝结的青蓝色冰晶,仿佛千万年不化的永冻冰层,半透明的表面,看得见内部美丽的青蓝色,如此澄澈明晰,只要凝视久了,好像连魂魄都会被吸进去。

因为构成身体的物质是冰,不是血肉,所以就连那一束绑在脑后的马尾冰发,都显得很怪异,尽管它的面目看不太清楚,但依照几个暗黑召唤兽的外形来想,除了冰兰玉蝎,这就不可能是别的了。

(兰兰,到底是你和哥哥最亲,哥才一醒,你马上就过来看我了,不过,希望你不会闹得太大啊……

我才刚这么想,精灵这边的防御攻击已经发动。不管再怎么弱体化,华尔森林始终是索蓝西亚的王都,拥有一定的防御力量,没可能说天现异象,一个人型妖物出现在半空,底下的精灵们还不知死活,跑出来当烟火看。暗黑召唤兽才刚出膝,这边就已经做出反应,数以千计的炮弩、魔法箭矢,如飞蝗般朝天上射去,攻轚冰兰玉蝎。

姑且不论实质杀伤力,这一下炮弩齐发,箭如骤雨的景象,实在很有视觉冲击力,尤其是当这些攻击来自四面八方,却都在逼近冰兰玉蝎周围三米时,被——层肉眼难见的无形气罩所挡住,纷纷坠地,那种画面才真是让人看了想要惊叹。

“好厉害!”

伦斐尔喃喃道:“刚才箭雨之中有破龙箭,箭身粗如海碗,上头附着风火之力,别说是钢板,就算是钢墙都会被射穿,是专门用来射杀龙的重型武器,居然……居然连护体气罩都攻不破……”

令人惊讶的防御力,这正是冰兰玉蝎的特色,它本就是吸纳贤者手环诞生的召唤兽,在手环异能完全发挥的情形下,“绝对物理防御”是应有水准,而它本身的强悍程度,也足以抵挡大多数的魔法攻击。

(奇怪,贤者手环发动时候的限制,在物理攻击难伤的同时,肉体对魔法攻击的防御也会降到最低,当初武间异魔就是这样完蛋的,但冰兰玉蝎刚才接下上千发魔法箭矢,毫发无伤,这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等级一高,神器的运用法则也会不一样?

我感到奇怪,凝神细思,毕竟这种事情不可以开玩笑,拿着旧资料去打怪,这和送死没多大分别,趁着精灵们发动第二波攻势,我在底下观察,终于看出了点端倪 .(冰兰玉蝎一直是用气罩来挡,并不是躯体直接接触,或许就是因为怕身体出现问题,才用这方法防御的……

暗黑召唤兽威名赫赫,出现在这里当然不会只为了挨打,当第二波攻搫再次无功,满天的炮弩纷纷坠下,魔法箭矢爆散成空中的彩色火焰,冰兰玉蝎也发动攻击。

双臂伸扬,冰兰玉蝎仰起头,发出了一下无声的尖啸,尽管我们听不见声音,却可以清楚感觉到,震波在大气中传递、扩散,以冰兰玉蝎为中心,撼动了方圆十数里空域,震波所过之处,空间都出现轻微的扭曲,站在底下往上看,实在是一幕很惊人的画面。

气温狂降、空间扭曲之后,就是天上的水气凝结,开始一点一点地飘雪下来,冰菊似的雪花,飘洒得又快又急、,一下就变成漫天大雪。

大雪中,有些东西慢慢凝结成形,是各式各样的妖兽,在降落的过程中,还只是半成形的雪堆,但与地面一接触,吸受大地之气,马上就活化过来,成为能活动的衍生物。

这些妖兽,几乎都是体型笨重、负壳披甲的外形,有三成的走兽外形近似乌龟,可是栘动速度极快,力大无穷,体型大如牛犊,横冲直撞起来,就像战车一样难以阻挡。

在地上爬的那些像是战车,并不代表那些不爬的就好对付了。有一半的妖兽,吸收地气成形后,却是站了起来,尽管模样半人不鬼,不过这些人形妖物却手持大斧、狼牙棒之类的重兵器,踏着撼动大地的重步,挥动兵器,开始攻击周围的敌人。

拿着大斧、狼牙棒的勇猛战士,乍听之下是没什么了不起,伹这些由玄冰所凝结成的狂暴战士,悍不畏死,一个个身高两至三米,刀剑不伤,力举千斤,狂猛地冲奔出来,手中兵器见着敌人就扫过去,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了。

精灵们除了施放魔法,也使用大型器械,抬出连弩机座,对着这些冰暴战士射搫,无奈……水固然是天下至柔,当凝结成冰后,却又坚逾精钢,魔法攻击和重装武器攻击,只能在它们的身上打出裂痕,碰到那些战车般横冲直撞的牛龟,甚至连裂痕都打不出来,就这么被它们冲至近处,一米半长的狼牙棒挥砸过去,把连弩机座像扫稻草似的打飞半空,旁边的精灵自是筋折骨断。

这些邪物,都是由暗黑召唤兽引来邪灵,再由本身的魔力为其凝聚成体,现身成形,到底会形成什么衍生物,与暗黑召唤兽本身的属性很有关系,冰兰玉蝎所变化出来的衍生物,看来就是防御力超高,凝冰成形,力大无穷,完全采正攻法,横冲直撞,说来……倒是很符合冷翎兰的个性啊。

最值得庆幸的一点,就是这些东西的数目不多,大概就是几百个,四处冲杀,造成混乱,换作是一年以前,估计半小时内就会被消灭,别说占到上风。这也很正常,喑黑召唤兽虽然厉害,却也终究有其限度,不然若是随随便便就能召唤出几万个这种强力衍生物,那也不用打了,估计对我们吹一口气,我们就化为脓血,惨死当场。

伦斐尔慌忙调度,指挥本已捉襟见肘的精灵部队,有组织地进行抵御,也亏得伦斐尔在此,要不然,这边绝对不会只是慌乱一阵,势必又要造成惨重死伤,不过,除了这些喽啰,更要命的敌人却直逼过来。

天上的冰兰玉蝎再次高举手臂,随着那一双蝎钳的举起,胸前浑圆的美乳展露无遗,在微微的阳光下,显得晶莹剔透,由玄冰所构成的完美弧线,真正是冰肌玉骨,令人惊艳。

不过,美丽的感觉只有一瞬,当冰兰玉蝎发动召唤,一头由寒冰所组成的中型飞龙出现,它踩踏在飞龙之上,朝我们这边俯冲过来,要向我们动手了。

“……该来的,始终要来,人生里面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去面对,不能逃避的。”

眼看冰兰玉蝎就要杀到,我转头对伦斐尔道:“黑道王子,这边的战局由我来,处理,你去指挥臣民抗敌吧,我竭尽所能也会掩护你,不让这怪物去你那边干扰。”

“你……这可是天下无敌的暗黑召唤兽啊!”

伦斐尔望向我的眼神,有- 丝感动,“以你的个性,居然会这么牺牲,真的是改变了不少,不过……我们出来混,就是要讲义气,放你一个人去对付,这未免……”

“过意不去是吗?这个容易得很,那我先走,由王子殿下你来顶着吧,反正你武功高强,又有祖宗保佑,顶多再用一次武神霸斩,这什么召唤兽的,算条毛啊!”

我不是说说而已,一句话没说完,已经拔腿就跑,就把伦斐尔扔在那边干瞪眼,半响他才反应过来。

“喂!你根本就没变嘛!这种时候,你哪能- 个人跑啊?给我停下!”

“停你妈的,这是暗黑召唤兽耶,我们两个加起来,也不够挨它一击的,你要我停下来,那和找死有什么两样?你自己一个人死就行了,讲点义气,千万别连累兄弟啊!”

要说不连累,那确实也是没错,因为我一往前跑开,正降落中的冰兰玉蝎就舍了伦斐尔,朝我这边追来,那头中型飞龙则是飞向伦斐尔,去处理他了。

“兰兰,你这家伙,就算变成这样了,还是死追着我不放啊!”

我拔腿就跑,途中碰上巨大冰龟、冰暴战士阻路,看准破绽就是一扯、一掀,打来的力道越大,被我摔出去的力量也是越强,尤其是摔往冰兰玉蝎的方向,既阻敌,也是存心试探。

连同月樱在内,黑龙会能够控制的暗黑召唤兽,已经有五个,但不管我怎么想,都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暗黑召唤兽至凶至邪,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操控的,尽管茅延安使用的手法,是驱策不是操控,但究竟是如何做到,这是我必须要弄懂的。

再者,从严格意义上来看,真正的暗黑召唤兽,恐怕也就只有阎罗尸螳一个,其余的暗黑召唤兽,作法上头有差,其威力与应有的水准到底有多少差别,也是我想查探明白的,要不然,假如冰兰玉蝎也能像阎罗尸螳一样,扭曲时空轴,从异空问内召唤出多个自己,那我唯一可以做的事,就是立刻自杀,连打都没有得打。

冰兰玉蝎从天而降,就落在我面前,但没等冰兰玉蝎着地,我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。

单从力量上来比较,我与冰兰玉蝎足足差了两个级数,要是在这里与它硬拼,不用一个照面就会被秒杀,再怎么要表示勇敢,我都不会傻到在这里与它对拼,没等它着地,已经发动了一记厉害招数。

核融拳,飞翼零式!

以前听白起说过,核融拳的每一式,都是由极厉害的武器化形而成,我也不知道飞翼零式到底是什么厉害兵器,但这一式确实是核融拳中的杀着,一经发动,无声无息,以肉眼难见的高速,拔地而起,回飞弯绕,出现在敌人的后方,双拳聚力,狂轰出去。

若是当真对上冷翎兰,我多少会有些顾忌,飞翼零式这记绝招极度强悍,能将我的力量集中提升,发挥到近乎第七级力量的水准,真正对上冷翎兰,若趁她不备打中后脑,不死也是残废,但碰上冰阑玉蝎,有物理攻击无效的至高防壁在前,与其担心它的脑袋,我其实更担忧自己的手骨。

(命中的时候,发动魔法攻击,测试看看它抵御魔法攻击的能耐如何。

这是我急于知道的事,不过,没等我双拳击实,身后就骤起一阵寒意,冰兰玉掀的蝎尾灵动如蛇,一下子猛朝我缠卷过来,尾端的蝎针更直刺我头顶,要是被刺实,不管我的护身力量怎么强,相信都是破脑惨亡的后果。

碰到这样的局面,也只有先放弃攻搫,空中回身,险之又险地避过蝎尾这一击,但这条蝎尾不仅是灵活,移动速度更是快得惊人,一击不中,立即连环出击,连卷带剌,要不是我眼明身快,早就被刺成马蜂窝了。

(要命,一点都不留手,看来是真的要取我性命,半点旧情都没有,可以不用奢望召唤兽保有宿主人格与意识了。

想是这样想,我却发现自己又陷入一个更糟的情形,当蝎尾几次攻击无功,冰兰玉蝎的上半身,突然展现惊人的柔软度,一百八十度扭腰转身,一双蝎钳带着碎石分金的大力,狂风暴雨般向我袭来,让我陷入被前后夹击的痛苦窘境,前有蝎钳攻击,后有蝎尾狂刺,短短数秒内,就在生死边缘来回十多趟。

我背后早已惊出一身冷汗,不过对于自己的处境,也还不至于一筹莫展,脑子缓里头大概有三个方案可用,只是不晓得该先用哪一个。

(管不了太多了,先用自己能搞定的方案一!

心念一动,脑里已经有了决定,第一时间将魔力源源不绝地输入神器,发动神器异能。

霸者之证,精神刺穿!

正面开战不够人打,只好玩精神攻击这一套,创世圣器斗暗黑召唤兽,勉强说上是同等级的对比,一记精神刺穿对准冰兰玉蝎的脑部打过去,那张没有- 丝表情的冰雪面孔上,一下子完全放空,像发呆似的僵住。

这个战术宣告成功,赌的并不单纯是心灵突袭,冰兰玉蝎高防御力的异能,既是来自贤者手环,对魔法方面的不设防多半也继承下来,我无法将火球、风刃之类的攻搫突破防守送入,但送一记无形的精神刺穿,这就不难。

精神突刺奏功,我幸运逃过一劫,但这一记攻搫却也绝不轻松。像这种心灵魔法,说得浅白- 点,其实就是用我的灵魂,去撞目标的灵魂,虽然说是偷袭,但要是对方的精神修为远高于我,贸然突袭的结果,就像使劲把鸡蛋扔在石头上,我这边的情形没有那么糟,可是随着精神刺穿发出,我也头痛欲裂,就像脑袋重重撞在石碑上- 样,眼前发黑。

头痛得实在厉害,我身形一坠,慌忙中双手乱抓,居然碰触到冰兰玉蝎的胸口,一把将那浑圆高挺的美乳抓个结实。这一抓看似香艳,其实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掌心在与冰乳碰触的瞬间,彻骨奇寒传透而入,我全身血液几乎瞬间冻结,本来痛到快裂开的脑袋,一下也被冻得清醒过来。

(妈的,不愧是兰兰,真是够辣啊,连要吃个豆腐都会吃到冻豆腐!

冰兰玉蝎的体温太低,我仅是这样一触,掌心就几乎黏在圆滚滚的冰乳上,扯不开来,要是真这样摔下去,肯定整个身体都会被黏住,死得奇惨,当下用尽所有力气,半空翻身,翻出冰阑玉蝎的躯体夹击范围,手掌几乎是从那冰乳上硬扯下来,鲜血淋漓,奇痛攻心。

尽管暂脱险境,情形却没有好到哪去,精神刺穿能把普通人的脑袋打爆,但只能制住冰閜玉蝎一瞬,在我往外翻出的时候,冰兰玉蝎的眼神回复凌厉,清醒过来,一声厉嘣,目光怒瞪过来。

冰閜玉蝎这次若出手,就不会只是挥动蝎钳、甩摆蝎尾,而是真正要以其第八级力量出击,不管是发动什么招数或魔法,都再没有可以取巧的地方,要是发出具有大灭绝性的究极魔法,不但我要完蛋,周围连带伦斐尔在内的精灵们都要陪葬,这也让我不得不使用另外的两个方案。

“她妈的!鬼妹,你还要在那里看到什么时候?再不出来,你我都要一起完蛋!”

这句话喊了出来,别人可能听不懂意思,但早已暗中潜伏在附近的那个人,绝对知道我在喊什么。正常情形下,我这么喊多半叫她不动,不过眼下的情势,她一定也看得明白,再不合力出手,我随时都会被冰兰玉蝎宰掉,什么后头的打算都别谈了,因此,身为前忍军头目的她,不出手是不行了。

无声无息,一道完全透明的身影,横过长空,飞跃至天上,忍术中的秘技确实高明,阳光完全透过那身影照射过来,根本就看不见她,要不是我一直在注意,以霸者之证遥遥锁着她模糊的灵魂印记,也是绝不可能发现她的。

(为什么跃那么高?看起来不像是要从高下击,难道……问题在天上?

我发现应该已被黑龙王处死的鬼魅夕,要逼她出手,倒不是为了她的武功,否则两个不足第七级的家伙,联手打暗黑召唤兽,结果顶多是从瞬杀变成秒杀,还是不到一分钟。

真正让我把希望寄托在鬼魅夕身上的理由,是因为她对黑龙会之内的各种阴谋都有参与,知道许多内情,或许也会知道暗黑召唤兽是如何驱策。这个秘密我想查探,却一直摸索不出来,只能从鬼魅夕的身上找线索,此刻看她飞身半空,如果不是发动什么大招数,就是针对暗黑召唤兽的要害而去,问题是……天上有什么特殊东西呢?

(天上有什么呢?就是天……云 还有……太阳!

这些念头在脑海中闪过,我的目光从天上扫了一遍,猛然盯着那极不自然的太阳。

对了!就是太阳!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