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
第五章
精神钥匙
极乐解咒

极乐解咒精神枪匙六大魔法系,每一个系统都有不同的特色,从学理上来说,六大魔法系都能做到同样的事,只不过手法、途径各有不同而已,而在发动魔法的过程中,不同系统的魔法,就要付出不同的代价。

光明系的魔法,最大的好处就是代价低廉,只要透过长时间的持咒、唱诵,就可以发动大多数的魔法,如果要发动大型的魔法,也不困难,多找些人来持咒、念经就成了。

黑暗系的魔法,发动魔法的方式往往是献祭,从血液、骨肉,到虚无缥缈的越魂、生命力,总之都是损人利己的法子,需要的时候,从旁边拉个人过来宰了当祭品施法就成,虽然牺牲的都是别人,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被牺牲者的怨念形成反噬,令黑暗系魔法的凶险,远远高于其他系。

另外的四大魔法系,乃至于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系统,都遵循着类似的原则,有所获得,必有所付出,只是看怎么付出而已,在等价交换这个大原则被打破之前,这个规矩相信是不会变的,所以,这就是我要问伦斐尔的东西。

“姑且不论我有没有这个能耐,我想先问你,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?”

六大魔法系,每个魔法系都有操控人心、类似洗脑的技巧,当然也每个有破除心灵控制、还原本来个性的咒法,只是效果强弱各有不同,某些系统要达成类似效果,事倍功半或事半功倍都有可能。

黑暗系、水系,都擅长心灵操控,水系的特色是短暂迷惑,黑暗系则长于深层改造,而照理说,光明系的魔法之中,有—大堆破除幻象、消除迷障的技术,伦斐尔要救碧安卡,第一个肯定会找上慈航静殿。

只是,从日前四大圣僧、心禅大师先后为我做的几次治疗来看,慈航静殿的心灵治疗,效果实在是差劲得很,连个自我放逐的精神病都治不好,就更别说让碧安卡清醒过来了,也难怪心禅大师要向伦斐尔推荐我。

伦斐尔道:“我伤重昏迷了好—阵子,其实也刚醒来没多久,心禅师父向我推荐你,说你一来身怀秘术,二来是解铃还须系铃人,只有你才能解除碧安卡的心障,但当时你还痴呆未醒,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清醒,没想到你……”

“别扯这些,你不是雷曼那个傻蛋,很清楚我在问什么,你不给我答覆,要我怎么动手?”

我直直地看着伦斐尔,等待他的回答。我所指的代价,并不是单纯的报酬,而是施行术法时的必然付出,如果是请慈航静殿的光头们,他们无非是来诵经、念咒,碧安卡最多就是躺在那边听听就算了,但我的淫术魔法……要我去施法,代价不是让我奸淫,就是要反过来奸淫我,不管是哪一种,碧安卡是失身定了。

看这小妞的模样,十之八九还是处女一个,这种情形最是麻烦,若是清醒之后,发现自己不是处女,醒来又疯了,到时候伦斐尔翻脸不认人,第一个找我算帐,我还要想办法杀出这已经看不见树的华尔森林,那可就糟糕得很了。

“这个……我心里有数了。”

伦斐尔说这些话的时候,表情看来很复杂,这方面我倒是能理解,好好的一个精灵王子,即将要成为国王的重要人物,把自己搞得像是在拉皮条一样,还是拉自己妹妹的皮条,确实是很尴尬。

“我知道了,那你出去吧。”

我拉着伦斐尔,要把他给推出门去,他- 副莫名其妙的表情,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“你明知故问嘛!难不成你这淫虫想留下来看实况演出?还是你希望我叫你大舅子,再摆两桌酒,把亲戚朋友都叫来庆祝一下?”

“这个倒是不必,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啊,你出去吧!”

不由分说,我把伦斐尔推出门去,再重重关上了门,让这一层木塔内只剩下我与碧安卡两个,跟着,我便陷入沉思。

当初邪莲被黑巫天女控制,以我的魔法修为,并没有办法破除黑巫天女的精神控制,之所以能让邪莲清醒,靠的是以黑吃黑,凭着地狱淫神,施加更强力的精神控制,把黑巫天女所施放的盖过,夺取主控权。

碧安卡的情形,看起来还不是太严重,依样画葫芦我相信可以搞定,问题是,地狱淫神成本太高,不但每次需要特殊能源体来当触媒,还需要我的自身魂魄做为代价,如果不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女人,我是不会付出这么大代价的。

把地狱淫神用在碧安卡的身上?这么浪费的事,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,她虽然也是美人,对我却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与意义。

不动用地狱淫神,能处理眼前的问题吗?换作是以前,那当然想都别想,我哪可能有这么好的本事?但在这些年的修炼中,每逢闲暇,我总是在想,将来回到现实世界后,要怎么解决问题?就算不能把被石化的人还原,最起码也要破除李华梅所受的精神控制。

坦白说,如果我是被关在一座大图书馆里头,历经千年,现在多半已经找到解法,无奈这些年来我无书可看,只是闭门造车,自己一个人凭空想像,又没法做实验测试,想出来的办法到底有多少效果,连我自己都存疑,总算老天赏脸,我一出关,就送来了一个绝好的素材,让我有机会实测。

基本上的策略,仍是以毒攻毒,毕竟慈航静殿的那些光明正法,我可不会,不良分子就只能玩不良分子这一套,只要用当初搞定羽霓的方法,把效力大幅增强,取得精神上的主控权后,再想办法来塑造人格即可。

塑造人格这个重建功夫,我倒是很拿手,不过记取前车之鉴的教训,要先和伦斐尔把话说清楚,否则上次栽在羽虹手里,为了她姊姊的事,捅我一刀,这次若是被伦斐尔也捅一下,我心脏可没硬到可以整天被人捅来刺去。

“行,该准备开始了,唔……哪种状态比较好着手呢?”

碧安卡现在就和睡着没两样,没有知觉,也不会反抗,虽然方便做事,可是血行速度相对减缓,对药物与魔法的反应也会变得迟缓,尽管这是各有利弊,但经过考虑,我还是决定把结界咒缚解开,让碧安卡清醒过来。

控制这座木塔的法咒,我可不懂,但如果只是要轻微破坏结界,让碧安卡清醒,就不是什么难事,我随手打坏上方的几个魔力浮雕后,笼罩在碧安卡身上的魔力消失,她双眼一睁,苏醒过来。

“唔……”

清醒之后,碧安卡发出一下轻声的呢喃,目光左右游移,很快就定在我身上,跟着,眼神变得非常凶狠。

“约翰?法雷尔!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!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!”

声音凄厉,咬牙切齿,才刚说完话,就立刻扑了过来,虽然不知道碧安卡此刻有几成清醒,但至少这次她没喊错,找我报仇是找对了人,只可惜就是找错了时间。碧安卡一拳击出,迅猛兼备,却是破绽大露,我轻而易举地接下她的拳,仰身一拉,打乱她的重心,在她往前扑跌的时候,反向一扔,就让碧安卡跌去撞墙壁了。

若是以前,我不是碧安卡的对手,只有当沙包挨揍的分,但今非昔比,现在我们两个的级数相等,纯以力量而言,我还在她之上,更别说她心智已失,招不成招,我要摆平她,只要花些力气就可以搞定,算不上什么难事,甚至连独臂的伦斐尔都比她难对付。

连续交手十余招,碧安卡不住抢攻,我随手拆招,将她左摔右砸,也幸亏这座木塔有结界守护,相当坚固,不然被这么砸来砸去,早就毁坏崩解了,但打了几回,我也开始伤脑筋,毕竟目的是治人,这么砸来砸去,若真把碧安卡砸成残废,本末倒置,这也伤脑筋。

要重新建构人格,必须是在对方心灵臣服,并不反抗的前提下,换作是普通女人,重重挨一顿打,在极度痛苦中,就会屈服,但照目前情形看来,就算我打残了碧安卡,浑浑噩噩的她也不见得会屈服,我如何重建人格?

(当初能搞定羽霓,是用特殊药物调莹晶玉,搞到这女人上癍,心灵失守,但我手边什么东西也没有,药材什么的,一时间也配不齐,就算奸了,中出内射了,也没有洗脑的效果啊,这下子该如何是好?

之前反复想过,都只是想说要怎么调配药物,如何增强效果,却没想到出关之后,手头没有东西可用,又碰着这难关,真是让我为难。

正觉得为难,被我压在身下的碧安卡,飞腿一踢,险些就踹中我小腹,我一下闪躲,感觉到腹侧的异样,这才一下省悟过来,连带想通了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。

我真应该早点想通这一点,白起是算无遗策的人,他除了训练我武功之外,也很有可能替我谋设后路,而我身上所有的法宝、道具都被收走,唯一还留在身上的,就是七圣器之一的霸者之证,这顶头冠看似平常,却是当今世上最强的心灵神器,在它的影响之下,能够维持冲智清醒的人可真是少之又少。

要操控七圣器,这绝不是什么容易事,但凭着我与霸者之证的千年相处,总算能够成功发动异能,凭着冲器的威力,尝试浸入碧安卡的意识。“啊!”

像是被尖刀剌入肚子一样,碧安卡尖叫一声,脸部抽搐,我扪交手以来,美丽的精灵少女首次露出痛苦表情,也直至这时,我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看她。

碧安卡是个小美人,这是谁都知道的,而经过一轮打斗,她的衣衫凌乱,那件单薄的绢服已有多处破损,半露出底下的娇嫩胴体,别有一番性感风情。

尤其是那淡绿色的短衫,紧紧裹着少女玲珑浮凸的娇躯,胸口被绷成浑团,几颗小扣子彷沸已经到了极限,随时都会崩开,让里面的雪兔跳出来似的。从侧面看去,胸襟衣料的褶皴异常明显,能看到碧安卡一截雪白娇嫩的肌肤,还有她里头的白色胸衣,更是勾起我的绮念。

腰下的那条绢裤也破得不像话,腿根裂了几个大口子,剩下的布料几乎包不住她浑圆翘挺的雪臀,从后面看,她臀瓣的下缘,连接大腿处,肌膺雪白莹腻,一下收紧曲线,一双玉腿被破碎布片缠着,雪呼呼的细皮嫩肉,似露非露的撩人样子,让我不自觉地连吞了几口唾沫。

我搂着碧安卡,轻轻咬着她柔软的耳垂,小心不被她头上的独角给刺着,一手揽着她扭糖似的蜂腰,另一手不顾她的反抗,直伸入了绿色短衫,一把抓上了她丰股浑圆的雪乳。

精灵的身材,本来都是偏纤瘦,巨乳从来不是精灵这边的传统,不过,之前碧安卡落在马德列的手里,被他改造肉体,不但长了角,连胸部都圆润了几分,看起来格外养眼。

伸手探进胸衣,握住了少女的左乳,浑圆雪乳彷沸一个温热滑软的小皮球,稍稍用力,手指就嵌入了她白嫩的乳肉,指肚和手掌中同时传来那绵绵酥酥,滑腻迭溢的肉感,而手稍稍放松,那绷弹紧致的乳球又会“啵”一下弹回原样,乳廓恢复成结贸的完美浑圆,仿佛是小皮球般弹回掌心,让人爽到了心里。

不过,有一点是非常奇怪的,我伸手探进碧安卡衣内,预备毛手毛脚时,她眉头紧皱,像是知道自己要被仇人奸辱,非常痛苦,可是当我一手抓住她圆滚滚的雪乳,开始揉捏,她的表情居然一下子改变,仿佛春花盛开,满是愉悦、舒服,差点把我吓到。

同时,碧安卡的脑波也出现奇怪现象,好像我这一下搓奶,打开了什么精神开关,透过霸者之证的接触,我察觉到她原本紧绷的脑波,瞬间舒缓,与熟睡时的脑波极为相似,十分古怪。

呆了一下,我随即省悟,马德列为了便于精神操作,在碧安卡的精神里留下了隐藏指令只要被触动,马上进入这状态。虽然用摸奶子来当指令,未免有些太过儿戏,不过反正是我占便宜,也就没什么好说了,只是有些好奇,马德列这变态家伙会下什么指令?看这模样,应该不是只熟睡而已。

“唔!哥……讨厌……你要干什么?不要嘛……啊唔……

身下的碧安卡,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娇柔表情,又是害羞又是惊慌,略带薄怒地娇唤着,雪白的藕臂用力推着我,可是被我强力压在身下,被我忽轻忽重地捏着雪嫩奶子,她就红着俏脸,半闭着眼,口里叫着“哥哥”一副羞窘交加的诱人模样。

(古怪,一口一个个哥哥,她把我当成是谁?这么春情荡漾的,总不会是约伯那死鬼,难道……是伦斐尔?还是雷曼?马德列这家伙,居然也好这一口?

想到自身的状况,我觉得有些讽刺,但此刻已不容多想,我和碧安卡肌肤相亲,感受着她肌夫仿佛婴儿般的细腻、像要滴出水- 般的娇嫩,而她娇软的挣扎,更是诱人欺凌,我索性将她的胸衣撕裂、扯下,一手环着她半裸的娇躯,一手轻揉她的雪乳,拂过她平滑的小腹,最后就扯裂短裤,伸入了她紧闭的雪白腿根,按在了少女的耻丘上。

我伸出两只手指,缓缓撩拨柔嫩的两片花瓣,无限的娇柔细嫩中,感觉到一股湿滑黏蜜的水润,不用说,在“哥哥”的挑逗下,银发少女已经开始春心荡漾了。

“恩,乖乖妹妹,把腿分开,让哥哥搞你……哦,叫两声哥哥的名字,哥想听听。”

我试探性地说着,看碧安卡娇喘越发紧密,俏脸越发晕红的迷人墨阳,轻轻吻上了她的唇,一手享受着他那队酥软娇嫩的浑圆乳球,另一边已然把中指伸入了她湿热紧窄的花谷,又轻又紧的不住抠挖。

“啊……哥哥……就是哥哥了……不要再这里欺负人家嘛……啊啊……会被看到的啊……人家要羞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
碧安卡娇喘连连地呻吟着,虽然她在我怀中仍旧不住挣扎,可是胸前雪乳传来的刺激,似乎已让她渐渐力不从心,藕臂无可奈何地推着我的肩膀,一身本就破烂的衣衫,在我们的摩擦撕扯中,完全烂光了,露出了晶莹剔透的少女胴体。

(马德列这老东西,还挺懂得玩的,套不出名字,霸者之证就没法变化形象来配合……等等,该不会哥哥只是一个虚幻的形象,不是具体的人物?碧安卡说会被人看到,马德列对她的调教是玩这套?英雄所见略同啊!

调教的花样,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大系统,尽管玩不成强奸少女的游戏,让我有些扫兴,可是能够尝尝马德列的调教成果,也是乐事一件,当下心念一动,霸者之证得异能发动,在碧安卡的眼中,我变成一个脸部漆黑、面孔难辨的形象,体强力壮,将她压在身下,周围景物也起了大变化,从木塔陋室变为精灵王宫的大殿上。

碧安卡与皇家关系极深,这个庄严的场所对她意义非凡,尤其是看到十尺外一堆灰蒙蒙的模糊人影晃着,仿佛精灵的皇亲贵族都在看着,别说是碧安卡一下子张到冒冷汗,连我都兴奋起来。

看看左右,这确实是刺激,就在庄严的王宫大殿上,碧安卡近乎一丝不挂,赤裸地躺在正中心的大红地毯上,被我紧紧压在了身下。

想到这些,我又是兴奋,又是好笑,连肉茎都被这刺激弄得涨大了一圈,当下也不再浪费时间,解开了自己的裤带,脱下裤子,用力分开了碧安卡的双腿,趁她还没反过来,一下把火热的肉菇顶在她雪嫩花谷口,在那粉嫩湿滑的—抹粉晕肉缝上磨蹭。

我喘着粗气,边吻着碧安卡,边在她耳边喃喃着,“妹子,哥哥就在这地方搞你了,这里大伙都在,请亲戚朋友做个见证……”

说到这里不免有些好笑,亲戚朋友都来见证了,接下来不摆两桌酒请客,那可真说不过去了,但想到这里,过去和冷翎兰在一起的亲热画面,闪过心头,顿时一痛,连忙先把这念头压下,专心处理眼前的问题。

“哥,你……这里……这里不……”

看见周围朦胧的人影,我的肉茎又顶上了她花谷口,碧安卡紧张地叫着,双手用力顶着我的胸膛。

“哦?这里做不行,这样做就可以啰?既然你也同意,哥哥就干你啰。”

已是箭在弦上,看着碧安卡那副又是惊恐,又是羞怯的模样,我更是欲罢不能,当下不顾碧安卡的反抗,强行压制,一手钳住她的双腕,一手抓握着她的柳腰粉臀,急促地喘气说话。

“妹,哥哥进来了!”

我感受着肉棒顶开那娇嫩小肉唇的快感,腰杆一顶,“哧”的一声,肉菇就伴着少女花谷溢出的晶莹汁水,慢慢顶入了她湿热濡滑的膣道。

紧小的肉穴,仿佛只能勉强容纳一指的大小,我的肉茎一寸寸挤入,花谷内那娇柔湿热的肉壁,立刻紧紧地裹住了肉茎,无数细幼的小肉芽挤压着肉茎,湿湿软软,热热麻麻,舒爽得让我魂飞天外。

这种异常紧窄的感觉,再加上肉菇顶端碰触到那层柔韧的薄膜,我确认碧安卡果然是处女,一如之前所料,只是有点想不通,以马德列那妖人的狠辣,就算他真不好色,对女人没兴趣,也没理由保着碧安卡的处女之身不破坏,他可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个性。

(难道……大妖人是气态生命的时候,躯体部分以黑气型态存在,别人奸淫女性,是用性器官,这家伙是气体生命,身体也是空气,怎么进进出出女人肉体,都不会造成伤害,当然处女膜完好。呃!这样一来,我到底是在给她开处?还是执二摊、穿旧鞋啊?

碧安卡仍在我身下挣扎,虽然不晓得那些朦胧人影在她眼中,到底是谁的形象,不过,被亲戚朋友围着看洞房的滋味,大概真是很紧张,碧安卡双手用力推着我胸膛,下身也夹得死紧,几乎就要把我挤退出来。

“哥,放开我,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?哥都插在你里头了,现在你愿意是干,不愿意哥也要干。”

一手按着碧安卡圆润的雪乳,一手固定着她的鲜腰,我用力朝前一顶,碧安卡痛叫一身,眼角流下泪来,处女之身已被我占有,他雪白的圆臀扭动着,似乎在逃避着痛苦,双腿不自觉的地缠上上了我的腰。

“为……哥,为什么……这次那么那么痛啊……以前……”

精灵少女的脸上一片惨白,因为疼痛的关系,精致的五官微微有些扭曲,眼角通紅,小琼鼻上满是汗水,红润的嘴唇紧紧咬在一起,神色暗淡的同时,似乎还有几分如释重负。

看碧安卡流泪的痛楚模样,我多少有些感慨,从当年在萨拉相识,那個英姿飒爽的精灵女将军,到她此刻终于在我身下苞开泪流,真是经过了好长的时间,不过,若是当时就干得到,满足感应该会比现在强很多吧。

我分开碧安卡兩条修长白嫩的玉腿,看着肉茎被她那开苞的处女美穴夹在里面,滑腻腻的,粘稠稠的,滋味之美,膣道之紧密,着实让我滋味深刻,处女花谷离得挤压力道直透脑門和脊背,舒爽到令我再也无法忍耐,然看到上面沾满了红红的处女贞血。鲜血从花径中流了出來,一滴一滴点缀在浅绿色的残衣上,远远看去,如同——朵朵盛开的小花,十分的美丽。

由于痛楚,碧安卡陷入短暂的失神,晶莹泪珠滑落,银发垂散在地上,我趁机架住精灵少女的双腿,扶着她的纤腰,肉茎一下进根透入,迫不急待地在碧安卡的花谷里BBBBB 弄起來,看着自己肉茎不断沒入她那粉嫩肉缝。

初次破身的交合,碧安卡的膣道是那麼紧窄动人,里面一圈圈娇柔的嫩肉,就彷彿箍在肉茎上一样,我看着身下半昏迷的碧安卡,挺着腰,把肉茎用力向她蜜肉中顶去。

“嗯……舒服……妹子,你里面太紧了……嗯……”

处女膣道的紧窄感,还有這一声声的「妹子」,唤醒了我的记忆,恍惚中,碧安卡的帶泪容顏,与冷翎兰瀕近高潮時的表情重叠,我心中一下痛如刀绞,可是一股莫名恨意,又驱使我加快动作,抱着翘臀连续凶猛地抽插。

“啊……哥,別那么大力……疼啊……”

在庄严而神圣的王宮大殿上,碧安卡白白嫩嫩的娇躯,就完全赤裸地暴露着,兩腿大张,承受着众多熟人的目光,甚至隐隐约约连声音的幻听都出先,这种精神极度紧绷的感受,刺激着我們两个,我禁不住双手挪到了她雪白的大腿上,紧紧把她抱入怀中,朝她湿濡紧窄的膣道深处顶去,大肆抽插。

碧安卡仰着梨花帶雨的秀面,全身赤裸的白皙肌肤上,满是湿黏的汗迹,混着狼籍的淫液,她摇摆着青春动人的娇躯,如同发情的小母狗一般,在我身下忘情地搖动着光润的雪臀,扭着她不堪一握的柳腰,甩动着她白嫩傲人的乳肉,全身本是晶瑩白皙的肌肤,先在卻泛起一片桃花般的绯红,绮丽而淫靡。

“哥……哥啊……要……要尿啦……妹快尿啦……」

断断续续的畅美娇吟,碧安卡的样子有些不妥,随着快感的逐渐来临,她肌肤的温度狂降,不时也浮現一层黑色,违反常情。

“咦?妳這是……”

我见情形不对,判断情势,决定加快將她送上极乐顛峰,看看反应,于是时而抚弄她光洁修长的大腿,时而抓揉她浑圆翘挺的粉臀,时而又探着身子揉搓她胸前傲人挺立的豪乳,时而又伸入她雪白的腿间,伴随着抽插,一下一下让她的呻吟越来越大。

“动……哥……你动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妹妹尿啦!”

碧安卡放浪的婉转娇啼着,红润的小口边咬着几丝银发,平日那英气勃勃的动人秀験,现在已经变得说不出的淫靡娇艳。

在攀上极乐巅峰的一刻,我一下抱着碧安卡坐直起身,让她改以女上位坐在我身上,她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,雪白赤裸的玉体竭力上下起伏着,一下下用她酥软圆翘的粉臀,紧紧骑在我肉茎上,把又挺又硬的肉茎整支吞入,最后,她仰着头,发出一声甜美与痛楚兼具的尖叫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~~”高潮的同时,浓烈的黑气自碧安卡五官、七窍中溢出,像是打翻了墨水瓶一样,黑气朝我蔓延过来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