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
第三章
改造忍军
十里剑神

黑龙会的大军,自阿里布达王国入侵大地,即将与光之神宫的部队正面开战,这是大地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,与此同时,伊斯塔、索蓝西亚也遇到了邪异的人形妖物,大肆破坏,令本就动荡的国内情势雪上加霜,更添不利。

这几个人形妖物的真面目,就是五百年前无敌于天下的暗黑召唤兽,这点慈航静殿已经认了出来,但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,而即使是慈航静殿,对暗黑召唤兽的了解也有限,并不清楚暗黑召唤兽的攻击手段。

除了进行直接攻搫,暗黑召唤兽也能发动多重召唤,形成魔物军团,攻播周边区域,虽然只要召唤物的数量一大,素质就直线往下降,不过当那成千上万的妖物大军,遮天蔽日而来,要应付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暗黑召唤兽不是孤军奋战,黑龙会在背后也做出相应支援,由于距离太远,难以派遣大军随行,只能派出少数精锐部队辅助,而暗黑召唤兽难以操控,常常敌我不分,看见生物就会攻击,所以派来辅助的部队,也不是普通的精英战士能够胜任。

这么多年以来,黑龙会在海外积蓄实力,进行各种非人道的生化实验,开发出许多的改造生物、强化战士,把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的邪路进行到底。这些危险的改造生命,之前因为要保密,不暴露真正实力,他们未有现于人前,全被黑龙王刻意隐藏起来,直至此刻,才正式投入攻略大地的战争中。

基本上,改造战士这种东西,不只是战国时代有,历朝历代的黑暗记录中都有,甚至可以说,如果不玩这种东西,就算不上是—个称头的野心家了,而黑龙会不但自己投入大量心血研究,传承古方,还精益求精,与海外企业合作,引进白家这个优良品牌的先进技术,将产品素质与产能推升到了一个新境界。

也因此,当黑龙会的这些改造战士杀入索蓝西亚,立刻就取得漂亮战果,面对这些如狼似虎、悍不畏死的异种生命,精灵们的军队竟似不堪一搫,几下子就被打得落花流水。

黑龙会派出的改造战士,有几个特点,力大无穷、动作敏捷、周身是毒,还会动不动就搂着敌人玩自爆,实在很要命,除此之外,这些合成生命介于半生半死之间,很多咒术也对它们发挥不了作用,构成身体的物质半是有机物、半是金属,物理抗搫力远远超越血肉之躯,堪称是集各方面的改造技术于大成。

当然,这么优秀的作品,造价高昂,属于改造生物中的精锐部队,数目不算太多,索蓝西亚、伊斯塔的军队凭着人数优势,不应该压制不住、一触即溃,会搞到那么吃亏,主要还是因为末日战龙、无头骑士造成的伤害,大幅削弱本国武力,而这些改造生物的部队也不是用于正面冲锋,都是让暗黑召唤兽先攻,这效果相当于让一名不死系的第八级高手闯在前头,冲闯过后,什么也清洁溜溜了。

大多数时候,黑龙会改造战士的任务并不是冲锋陷阵,而只是扫荡战场,或是从敌军的残尸上跨越过去,毕竟暗黑召唤兽的战力实在太强,伊斯塔、索蓝西亚的部队军心早散,再非过往的英锐雄师,先由暗黑召唤兽发动魔法,轰个几下,再召唤大群妖物出来,斗志全无的军队登时溃散,逃的逃、跑的跑,连硬仗都没打过几场……

如今的两大国,不再兵强马壮,从战士到平民,都已经被连串灾变吓破胆,几乎人人都有灾后症候群,军队也再无斗心,这才导致在战场上一触即溃,若非如此,即使以现在这样衰弱的力量,若军队的士兵能团结一致,誓死抗敌,保卫家国,那么纵使是暗黑召唤兽,也不能胜得如此容易。

两国的军队败得太惨,令黑龙会派出的精锐部队师出无用,显现不出这些改造生物的厉害,不过,它们倒也不是全无用武之地,其中的—支部队,被归为黑龙忍军,凭着神出鬼没的本事,专门进行长途奔袭,破坏重要的目标设施,刺杀目标人物。

因为暗黑召唤兽太过厉害,这支隶属忍军的特殊队伍,虽然屡有建功,但都没有什么实质意义,顶多是在截断两大国与金雀花联邦的联络上,产生—定的效果,而或许是为了证明自身存在的意义,这支忍军部队发动了最远距离的奇袭,攻击华尔森林内的等待大监狱。

经历过那场大劫难,华尔森林内树木尽摧,几乎夷为平地,已经不能再叫做是森林了,至于等待大监狱,几个月前一度作为难民们的收容所,但随着时间过去,身份较高的贵族都已经迁出,里头只剩下普通平民,不是什么重要所在,谁都料想不到,敌人会挑选这里来袭击。虽然没什么人注意,等待大监狱内却还是有几件重要事物,假若人们晓得,那议尊被封印起来的石像与国内正肆虐着的两个人形妖物有关,势必不会这么轻忽,但为了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索蓝西亚高层刻意封锁消息,四大圣僧回慈航静殿之前,仅是对石像与存放石像的密室施加封印,再由索蓝西亚派兵把守。

正因如此,当十数名—身黑衣的特种忍军,没有一丝征兆地出现在监狱内,朝着密室前进,精灵们浑然不觉,直到它们触动了密室的结界,这才组织人手,进行阻截 .精灵们不只是射出弓箭,还发动魔法,由风系魔法所衍生出的真空切、震荡波刃,如骤雨般飞射向敌人,势头凌厉,将石壁切割出一道道深痕,但对那些半生半死的改造生命,却没有太大的意义,它们甚至不用特别做些什么,单是凭靠本身躯体的抗搫力,就足以视这些攻击为无物。

真空切、风轮斩、大气箭矢,这些都是威力不俗的魔法攻搫技,在精灵之中也流传得很广,普通的精灵使用这些技巧,随随便便都能打穿石板、钢板,是以能够流傅千百年而不衰,不过,话说回头,再怎么好用,毕竟是已被使用逾千年的老掉牙技巧,碰上了黑龙会的最新技术,踢到铁板是必然的。

改造忍军的身体异常,半是强化金属所构成,能够打穿钢板的攻击,碰在它们身上,只发出一些奇异声响,全无伤害,接着,这些改造忍军举起了手,手掌发出强光,直接以手掌发出震荡波,震动大气,隔着七八尺的距离,将最前排的精灵卫士给打飞。

冲击波的威力极强,不但把精灵打飞,余力未止,飞撞在后方的石壁上,几乎砸得血肉模糊,在石壁上留下狰狞的血印。异常强大的威力,让精灵卫士们相顾失色,不过,真正令他们吃惊的事,接连着还有。

大气震荡波之后,站在最前头的一名改造忍军,双眼陡然一亮。这种情形在其他人身上,往往只是一个形容词,但在黑龙忍军身上,这个词就有特殊涵义,因为它眼中的亮光越来越强,几秒之后,就从眼中射出,所过之处,触物即断,比什么祌兵利刃都更为锋锐。

几名精灵被这光束一触,连喊都来不及喊个一声,肢体断裂,四分五裂,坠在地上成了残尸。

眼晴会发出切割光线的怪物,相信这些精灵一蜚子也没见过,不但几名精灵卫士瞬间被碎尸,就连后头的石门都给切开。密室石门虽然有结界守护,能够抵御多种咒术与物理攻击,但这种变态光线却超出结界的守御范围,无法辨识,结界效果无法充分发挥,—下子就被切割破碎。

石门—破,密室再无防护,隐约可以看见里头的几尊石像,门外看守的精越卫士也几乎伤亡殆尽,改造忍军正要长驱直入,突然黑影一闪,有一道身影疾电飙来,抢在所有改造忍军的前头,挡住石门的缺口。

一名改造忍者鼓劲硬闯,来到那道黑影之前,正要与之硬撞,黑影抢先出击,一手探出,抓住忍军的手臂,顺势一扯,短短一瞬之间,力道几度轻重变化不定,赫然将那名高大的改造忍者扯乱重心,站立不稳,一下子翻跌出去,撞砸剩余的石门,跌进石室内。

几名改造忍者先后攻来,结果都遭到同样命运,全部跌入石室之内,而且交错砸跌在彼此的身上,撞搫的力道甚重,一时间都站不起身,余下的改造忍者改变战术,一冲近过来,双目一亮,切金斩铁的死光发射,对着黑影切割下来。

“还来这一套?不烦啊?”

百忙之中的紧急应变,左足一顿,地下青砖石板碎裂,凹陷下去,连带改造忍者的身形也受影响,激光射出角度偏差,没有能够伤到敌人,反而将它自己的手臂给切断了。

手臂一断,改造忍军的脑袋——垂,更被敌人抓住脖子一转,激光顺着转向乱射,阻住了后方忍军的步伐。

这些半人半机械的改造忍者,生命力委实强悍,颈骨都被折断了,还能再转过头,大张开口,周围大气随之震动,要发射毁灭性的空气炮攻击。千钩一发之际,被人一掌轰出,托住下巴往上顶,空气炮没能发出,就这么炸毁在口中,连着上半身一起爆开。

这一下爆炸力非同小可,灼热火风席卷各处,左右石壁都被炸碎,连同整个坑道都在震动,但在漫天烟尘中,只看到一个稳稳站立的身影,在这么惊人的爆炸威力下,依然毫发无伤。

如此实力,起码拥有第六级以上的修为,见到这样的状况,改造忍军群不能再无动于衷,在脑中的资料库搜寻可能人选却无解后,终于开了口,用它们沙哑的金属嗓音提出质问。

“……名字?”

“哼哼!江湖险恶,我从来不留下自己的名字,但如果你们的老板要问,你们就告诉他,这里有—个……”

烟尘中传来声音,“十里坡……战神”烟尘弥漫,屹立不倒的身影,在烟尘中自有一股气势,令余下的改造忍者没有立即上前,看在当事人的眼中,倒是挺有成就感的一幕。

从以前到现在,自己的记忆中,这么威风登场的次数,似乎是算都算得出来,刚才那一下抵住改造忍者下巴,让空气炮炸在嘴里的壮举,是我评估过自身能力后决定干的,事实证明,以我此刻修为,要承受住这种冲搫是足够的,白起那个家伙没有拿我性命开玩笑,但……这家伙没有说,承受这种冲搫之后,手臂会痛成这样,我整只手臂痛到快失去感觉了。

以前从来没有当过高手,不晓得高手接招过招的滋味,我还以为只有低手接招会痛,没想到高手接招也是那么痛,这点如果不是亲自体验,真是想都想不到啊!

(不过,这点他之前怎么没提过?还以为当了高手,就无痛无伤,真他奶奶的,阿起他卖的,该不会是灌了水的黑心课程吧?

难怪白起要提早中断课程,原来外头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如果让这些人不人,鬼不鬼的东西,破坏了石像,不管武功练得再高出来也是没有意义,我想这一点多半也在某人的算计中,才会派这些东西来攻击,要不然,他几个月前就可以下手,摧毁石像,何必等到今日“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打架,打起来会痛得要死,反正大家也不是非打不可,能不能打个商量,你们就这么回去算了吧。”

手臂痛得要死,我试圆把敌人劝退,不然再这么打下去,就算羸了也要伤几天,非常不划算,不过……敌人似乎没有什么自我意识或理智,对于我的这些话,它们没有任何反应……好吧,看来也不是完全没反应,它们一个个都张大了口,张到大概可以塞下几个拳头的程度,似乎……不是因为惊讶的样子。

五名改造忍军,同时张口吼出空气炮,强烈冲击波轰发,杀伤力远远超越之前,瞬间就把周围的石壁谡成细粉,万物尽摧,连上方的岩顶都被破坏,大量碎石掉落崩砸,还没落地,就全都化成细粉而散,倒在地上的精灵卫士也被波及,不管已死的或还没死的,在这灾难肆虐中,都被打得血肉模糊。

空气炮持续连击,一时间空气中尽是烟尘,谁也看不清楚眼前景象,就连几名改造忍军都只能依稀看见烟尘中稳稳站立的身影,无法确认状况。

“……靠杯,这样子很痛耶!”

我慢慢把掩护头脸的双手放下,维持现有的马步姿势不动,将- 口气行遍周身,确认自己的身体状态,毫发无伤。

这么长时间的锻炼,我的马步可不是白蹲的,白起那个修炼狂,再怎么注重基本训练,也不至于让我蹲个几百年的马步,他的这些基础训练,都附带着特殊功能,只要整个训练完成,就是全方位的武学练成。

慈航静殿有金钟罩、金刚不坏身- 类的硬气功,练至高阶,身躯坚若铁石,能抵挡大多数的物理攻击,以我现在第六级的实力,用硬气功挡住空气炮,还算不是什么大问题,相比之下,白起的拳头、剑指还厉害得多,过去他每次向我出手,我的身体都是被打穿,可从来没有挡得住过。

(……不过,怎么还是好痛……

几发空气炮没有什么效果,五名改造忍军持续攻来,改打近身战,我知道这种情形无可避免,也有心一试自己目前的能力,不闪不避,迎上了五名改造忍军,当其中- 名挥拳击来,我举臂相迎,它体型几乎是我两倍大,再加上冲势,力道奇大,不过仍被我硬桥硬马地接下来了。

一名忍军被搁下来,又有两名忍军分从左右夹击,几股大力同时涌来,我凝气站定,双脚如同生根了一样,在地上动也不动一下,任来自几个方向的大力怎么推动,就是不动。

这个成果也令我满意,白起一直要我蹲马步,考验的标准可不是姿势好不好看,是他举手一推,我会不会被推动,就因为这个标准太过严苛,我才不晓得蹲了多少年的马步,到如今都还一直在搞基础训练,没法正式修炼武技实招,不过,平均五次里面,我能撑住他一次。

白起的力量,和这几条杂鱼天差地远,五次里头都能挡他一次,这几条家伙算个毛啊?

联手推我不动,忍军们采取更实质的攻系,举起了手,对着我的脑袋,要发动大气震波。直接的冲搫力,与马步稳不稳无关,而在这样的近距离联合发射,第六级的硬气功也未必承受得住,多半是脑袋碎裂的结局,所以,得要有别的办法了。

“喂!你们挤成一团,想干汁么啊?”—声低喝,我伸手拉动周围的忍军,进行反击。

白起对蹲马步的要求,是让他推不动、推不倒,要做到这个要求,可不是单纯在那里站得稳就行了,我最初不懂,后来才理解这个训练的另一个意义,是要去掌握敌我的重心。

天下武学,千门万派,无数的神功秘法、巧绝招式,就算穷尽一生去苦练,也未必练得周全,但在那么多的武技中,还是有些核心东西,超越外表的形式而存在。除非坐着不动,不然别说是出招动手,哪怕只是站立、倾身,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,都会牵涉到本身重心的转移、力道分布的变化,只要能把握住这些,哪怕是对上再完美的武技,都能为它制造破绽。

不管威力有多强,如果打不中就没用,这是战斗的铁则,而一个人在重心大乱的时候,不管他发出的攻击有多厉害,通常都是打不中的。自己要站得稳,不被外力推动,就要稳住重心,而把握这些的要诀,就可以反过来让敌人失去重心,毕竟他在动我不动,要让他重心不稳并不困难,平常与白起实战,平均二十次里可以让他踉跄一次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我身体不动,只是凭靠周身气劲的转、旋错位,改变体外三股推挤巨力的方向,将这几股力量转为相互对撞,只听见三声闷响,三个正要发射空气炮的改造忍军全都被撞得往后跌去,手心的空气炮变成乱击。

如果是白起在这里,以他计算之精密,这一下就能让三记空气炮彼此射击,自己- 搫不发,敌人自相残杀死光光,无奈我没有这种计算本事,尽管确实有着这样的意图,但在实行上就会出现问题,三名忍军后跌,空气炮乱发时,只有两名被同伴的空气炮打穿胸膛、大腿,- 记空发的打在壁顶,再次弄得满室烟尘落下。

空气炮在近距离擦身而过,虽然没有打中我,但那股风压造成的冲搫,也不是说笑的,要不是有第六级的护身硬功挡下,起码也要断几根骨头,不是站在这边笑两下就没事的。

“唔!”

三名忍军,解决了一名,旁边又有两名补了上来,而之前被我抛摔进石室的几名忍军,这时也挣扎着爬了起来,情势可以说相当不妙,如果继续在这边蹲马步,和它们玩摔角,我虽然有自保的信心,但对于克敌制胜却全无帮助。

如果多些兵器、法宝之类的东西在手,就能占点便宜,想出好办法御敌,不过在牢里当囚犯的时候,身上什么东西都被搜走,我几乎是只穿—条裤子就赶来救人的,要解决眼前的难题,仅能靠自己的真本领了。

(这里没有光线,那一招用起来威力减半,不过对付这些杂鱼群,应该也够了。

身随念转,我急提真气,双手合掌,当真气下沉丹田,整个人突然往上拔升,一面吸纳四周的游离能量、空气、水分,归入己身,在体内真气澎湃壮大的同时,六识感官却迅速宁静下来,处于最安宁平和的至静之中,强烈的反差,却是为了以至静之心,最完美地驾御力量,爆发最凌厉的攻击。

整个过程不过短短数秒,外人只能看到我闭着双眼,忽然浮空,离地约半人高,周遭至静无声,仿佛连空气都停止流动,跟着,由至静化为极动,漂浮半空的身体如风车般急转起来,开碑裂石的轰雷踢击,如同神龙怒嘣,就在这旋风急转中发出。

白字世家绝学。光合作用踢!

尽管我的基础训练- 直都还没有结束,没法正式进入武技修行,但我有眼有脑,更愤得趁机偷师,白起与我的实战测试,我不晓得被他这样踢倒过多少回,几百几千次累积下来,像不像都有三分样。

速度可以化为力量,越快的速度,踢出来的力道也越强,尤其是吸纳附近的游离能量后,我的力量短暂激增至肉体所能容纳之极限,重腿踢出,将三名改造忍军的钢鐡身躯轰破,整个人离地飞起,有一个打横撞倒了左侧的同伴,另外两个撞进了密室,砸压在正要挣扎爬起的几名忍军身上,从声音听来,应该是筋断骨折,伤得甚重。

光合作用踢的运使,非常仰赖太阳光,在没有日光的情形下施展,威力起码减半,若非如此,绝对不止把它们的躯体轰破,肯定是- 脚把它们当胸、拦腰给踢断。话虽如此,这一下起码也干掉三四个,不但被踢到的没命,被撞飞出去的也不会没事。

“呃!”

密室内发出奇异的亮光,来自倒在地上的那些改造忍军,看这情形,像是要在那边自爆,这一招实在很毒辣,我第一时间抛下这边的残局,飞窜入密室。

有两名改造忍军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看到我冲来,主动朝我迎过来,双臂大张,看那个模样,好像是要抱着我玩自爆,这种亲热的形式实在让人受不了。

“要亲热还是找别人吧,我和你们不合适啊!”

身形一闪,冲到它们身后,没等它们转身,我双臂回轰,砸搫在它们如石碑般厚实的背上。

白字世家绝学。核融拳!

之前听白起说过口诀,就是把自己的身体,想像成无数微小的原子、核子构成,将这些肉眼所难见的微小物质或分裂、或融合,透过无数的连锁反应,产生出巨大能量。理论听起来非常复杂,实际上做起来倒是简单,只要把握住心头的一瞬感觉,然后用足力量他妈的轰出去就成。

“轰!”

核融拳首试,威力更在预期之上,高度凝聚的第六级力量,发挥出超越水准的效果,一击将两名改造忍军的背脊打断,身躯半裂?往前扑飞出石室,撞着外头那几名忍军身体笼罩在一团越来越强的亮光中。

我前方还有几个爬倒在地上,因为腰断骨碎而未能爬起的忍军,百忙中已是来不及做什么应变,唯有连续飞腿踢出,尽量将这几个鬼东西踢得远一些,才做完这动作,眼前强光骤炽,这群被派来作牺牲打的自爆魔人已开始连环爆破。

如果闪到角落,承受的爆炸力量会小得多,但如果我闪开,爆炸威力将会直接冲击后头的石像,虽然石像周围看起来还有结界守护,却也未必能够承受,只要考虑到这点,我就晓得自己避无可避。

以前看李华梅,冷翎兰这些高手战斗,护身罡气一运起来,比什么钢板都有用,挡架千刀万仞,易如反掌,自己现在亲自来试,才晓得要面对的压力与痛楚,不过,已经选择好的,没有逃避的道理,我鼓尽一身力量,双臂护着头脸,硬挡这连环风暴。

要是可以,我还真想“喔喔喔喔喔喔”这样狂叫起来,不但比较有气势,也能激励自己,可惜,事情到了自己头上,才晓得这样做的难度,在豁尽全力硬挡火焰风暴的时候开口乱叫,真气一泄,这根本就是自杀行为,还没惨叫完就粉身碎骨了。

腰身疼痛,仿佛全身骨头都要被揉碎的痛,持续了几分钟,好不容易才终于停下来,我双臂发麻,不住颤抖,两脚用力踩在石板地上,几乎踏凹下去,觉得自己真是有够狼狈了。

感觉是这样,不过理智判断,我现在起码也是笫六级,而旦是笫六级中高段的力量,换作是以前,这种力量可以处理大多数的场面,普通的忍军刺客群,会很轻松就被我料理掉,哪会搞到这么狼狈?

只能说……黑龙会的战力确实够强,随便派出的一支弃子突袭队就有这种实力,如果不是来攻这里,如果不是被我挡下,恐怕……不晓得又要拖多少精灵下地狱去了。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