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四十
第一章
无毛和尚
有色眼镜

自从五百年前的黑暗战国时期结束后,大地上一直处于没有大动乱,却是小纷争不断的状态,各国、各族之间,时常有冲突,个别地区也发生战争,毕竟战争这种东西,各方势力都有其需要,除了解决外部冲突,还可以转移内部焦点、带动经济发展、清除异己,好处多多。

不过,由于战国时期带来的伤害太大,各方势力在发动战争时,也都有一定的顾忌,尽量不把战争的规模闹得太大,避免卷入太多人,最后把大地上所有势力都扯入,又一次进入战国时期。

这条不成文的规矩,在各方势力首脑刻意维护下,令大地得到数百年的休养时光,无论是什么样的豪强与霸主,都尽可能不去破坏这原则,所以这五百年来,大地上虽还算不上和平,却能够从战国时期的伤害一点一点回复过来,甚至在不久之前,金雀花联邦的大总统莱恩。巴菲特,还成功推动各国、各族,共创国际联盟,预备在这个基础上,实现真正的大地和平。

若是这理想能真正成功,大地将会出现前所未有的盛世,各国各族也会迎来一个新局面,只可惜,每一个重大的成功,都伴随着考验一同到来,国际联盟成立后仅仅数年,就面临它成立以来的最大挑战。

主持国际联盟的议长,冷月樱夫人,因为莫名恶疾发作而病倒,整件事发生得太突然,本来她这么一倒,势将引起各方权力斗争,但联盟的几个主要会员国,这几年里因为各自的事故搞到元气大伤,自顾不暇,首脑人物连自己的位置都还没坐稳,或是怕坐不稳,哪有心思再去参与国外斗争?

一时间,国际联盟出现了权力真空,要不是有慈航静殿在背后全力支持,联盟根本无法正常运作。

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,蛰伏东海的野心家黑龙王露出真面目,率领麾下的强大部队,大举西进,“黑龙王”李华梅立于阵前,身先士卒,在她的指挥下,黑龙会大军势如破竹,无可抵挡,短短数月时间,破城拔寨,拿下了半个阿里布达,直逼首都萨拉。

假如李华梅仍是以前那个反抗军元帅,慈航静殿可能还不会感到那么大压力,会尝试进行调解,或是干脆坐视不管,但李华梅自从在黑龙会舰队上表露身分,

公告自己即是黑龙王后,真面目、真性情暴露出来,下手极其残酷,每次攻城前

均先劝降三声,若不献城投降,破城后必定屠城,每战均不留降卒,若非掘地坑杀,就是将人剥去外皮,刺穿在粗木桩上,矗立起来展示。

凡是顽抗的敌对份子,剥皮之后,都会把人皮进行特殊处理,制成气球,放飞天上,飘往附近的敌城。令人发指的恶行,产生两种效果,一是激起人们的反感,誓死抵抗到最后;一是吓得人们心胆俱裂,屁滚尿流……后者的比例大概是前者的十五倍之多。

事情都已经干到这么出格的份上,慈航静殿也不可能再装聋作哑,他们派出使者,与李华梅交涉,希望黑龙会能够收兵,停止侵略行为,再不然……至少也停止这么残暴的侵略行为。

该说慈航静殿果然不愧是宗教组织,都已经到了这种节骨眼上,他们还希望对方能够悬崖勒马,突然悔悟,李华梅对这么天真的要求,回应则是非常直接,她直接砍掉了使者的脑袋,把几个秃驴的光头送回去,算是做出强硬的回答。

双方的谈判既然破裂,接下来能做的,除了单方面的投降求饶,就只有翻脸动手了。

慈航静殿堪称是大地上的第一号势力,但黑龙会也不是吃素的,多年的筹备,黑龙军中高手如云,部队的素质与军械都极为优秀,足够与大地上任何势力一较高下,更别说还有一个最强者级数的李华梅。

要与这样的强敌硬碰硬,还未从之前连串动乱中回复元气的慈航静殿,是稍嫌势单力孤了些,为求提高胜算,掌门人心禅大师一面调兵遣将,一面则是透过国际联盟,广邀大地上的其他强权,共抗邪恶野心家,围剿黑龙会。

国际联盟的旗号,仍有相当号召力,再加上黑龙会席卷大地的野心昭然若揭,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,阿里布达王国完蛋后,肯定要轮到别国遭殃,唇亡齿寒之下,纵使其他几个国族各有利益考量,也该会出兵相助,这是慈航静殿的判断,所以,当其他国族无法派兵参战时,慈航静殿众高僧的脸色就特别难看。

假如伊斯塔、索蓝西亚无法派兵前来的理由,是因为私心自用,或者没有意识到黑龙会的危险,那还好一点,但实际的情形,是这两个大国出了大乱子,所有兵力被牵制住,无法参与国外战局。

最近这大半年里,伊斯塔有无头骑士肆虐,索蓝西亚也被末日战龙闹得天翻地覆,严重损及两国根本,死伤无数,更把国内的军队、精锐高手都折损,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,哪知道就在不久前,几个莫名其妙的人形怪物,突然出现在两国境内,大肆破坏。

与无头骑士、末日战龙相比,这几个人形怪物的杀伤力是略逊一筹,但是堪称最强者级数的第八级力量,对于已呈弱体化的两国,也是一项不可承受之重,为了对付这几个人形怪物,他们不得不把手上仅余的战力投入,试图在这几个怪物造成更大破坏之前,将它们封锁,或是歼灭。

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第八级高手虽然没有毁天灭地之能,但在战场上横扫千军,那是不在话下,换作是以往,每次要对付第八级以上的高手,都要国家组织动员,调集大批高手,伏击、下毒、设结界、搞围殴、捉人质、使阴谋,用尽一切可以用的方法,牺牲许多人命,这才有希望成功,现在两国国力正衰,要人没人、遣将缺将,就是想围剿也无从围起,最后还得放下身段,向外求援,当心禅大师苦候伊斯塔出兵的回应不至,最后等来了伊斯塔的求援信,这位着名的老好人也只有苦笑了。

外援不至,慈航静殿只得自己设法面对黑龙会,别看这群和尚是宗教人士,自古以来,玩政治、搞权谋最擅长的,就是这群披着僧袍的秃子,半根头发也没有的脑袋灵光得很,非常清楚利弊得失,知道不能对阿里布达放着不管。

黑龙会若是吞并了阿里布达,部队必将直指金雀花联邦而来,光之神宫的主要基业全在金雀花联邦,与其在自家院里打仗,不如决战境外,打坏什么也不心疼,战后重建都还有利益可分,因此,立即出兵就成了共识。

光之神宫的僧兵部队,从战国时期便已声名远扬,是非常强悍的战力,这次由心禅大师的得意弟子方青书率领,预备赶赴阿里布达王国参战。

“……本寺僧兵由青书统领,于明日一早出发,金雀花联邦的正规军,也由前大总统的堂弟,巴菲特家族的后起之秀,波夏克。巴菲特率领,一同出发,预计十天内进入阿里布达,阿弥陀佛。”

在佛寺内举行军事会议,乍听起来是一件很不搭调的事,毕竟行军打仗就是杀生,总不可能边打边试图感化对方,事后超度还比较实际点,不过,反正这样的军事行为在光之神宫史上也不是第一次,以后更不会没有,众僧早就见怪不怪,横竖解释权是握在己方手上,在大义旗号下,什么不妥行为总是找得到合理解释。

若说僧侣们举行的军事会议,有什么独到特色,那就是“阿弥陀佛”、“善哉”之声此起彼落,就像是某种军事口号一样,尽管外人听不习惯,一众大和尚是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。

经历了几个时辰的冗长讨论后,整个军事行动的细节确认完毕,所有慈航静殿的主要干部离开大殿,仅留下心禅大师与方青书,师徒两人进行出战前的秘密谈话。

“出现在索蓝西亚与伊斯塔的人形魔物,经过考证确认,已经可以肯定,正是五百年前无敌于天下的暗黑召唤兽了。”

心禅大师手持念珠,以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个情报,方青书微微一怔,道:“师父的意思是……问题的核心在索蓝西亚?”

举一反三,是聪明人的特征,方青书知道暗黑召唤兽是淫术魔法的产物,之前巴格达惊天动地一战,法米特短暂复生,技压全场,让淫术魔法的威名重新在人们记忆中苏醒,也让淫术魔法的当代唯一传人约翰。法雷尔曝光,如今暗黑召唤兽出现,追本溯源,约翰。法雷尔肯定脱不了干系。

“正是,为师这位世侄关系重大,与李元帅交情匪浅,又是淫术魔法的当代传人,若说世上有谁能制造暗黑召唤兽,相信非他莫属,现在大地上的乱局……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若是他能吐露点什么,相信……唉……”

心禅大师长长叹息一声。

光之神宫也不是只懂得搞慈善的地方,对于如何让人开口说话,自然有独得之秘,哪怕是再顽强的江洋大盗,都有办法强行从他口中撬出答案来,然而,要如何从一个完全疯颠、连灵魂都近乎破碎的精神病嘴里,问出有用的情报来,这就难倒慈航静殿的刑讯高手了。

方青书点了点头,道:“约翰是我的好友,若不是眼前的战事,令我分不开身,我真想立刻赶去索蓝西亚,看看他的状况,于情于理我也该这么做的。”

“阿弥陀佛,为师从来没发现,徒儿你原来是装熟魔人……”

“呃,师父,你怎么这样说?”

“有何不妥?约翰世侄有当你是朋友吗?你莫名其妙就说人家是你好友,不是装熟魔人是什么?请问金雀花联邦上上下下,还有多少人是你的好友?善哉善哉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被师父这一阵抢白,方青书只是微笑,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,直到心禅大师确认周围已经没人,刻意压低声音,对他说话,他的表情才一下子变了。

“徒儿,你出征在即,为师有一件事放心不下,要先向你问问。”

“我明白,是当初您命我到东海,面见李华梅元帅的事吧?我到现在都还无法相信她会是阴谋家,关于她变成黑龙王的事,我觉得……”

“非也,为师只是想问你,人家明明和你没什么交情,你在这里装熟,该不会……你对约翰世侄是那种友谊吧?这个不先问清楚,实在不放心让你带兵出去打仗。”

“……师父,虽然这里是金雀花联邦,但不见得每个人都要搞那调调的。还有,茅老师下落不明,我们周围的空气好不容易才干净了一点,拜托您老人家别那么急着填补他的位置,染黄这里行不行?”

说到已被发现类似尸体的茅延安,方青书没有半点哀伤神色,他素来清楚这位老师的神出鬼没,绝不相信他会如此轻易就死,肯定将来在什么意想不到的时候,会突然冒出来吓人,不过……方青书倒很希望茅延安此时能在场,以他的足智多谋,说不定就能替自己出点好主意,来解决眼前难题。

“师父,说正经的,这次出征,我自知胜算不高,不晓得您的想法如何?黑龙会、李元帅、暗黑召唤兽,没有一个是好斗的,若是这三者结合,我们不单是必败,还会死无葬身之地,您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,徒儿,这一仗的胜负关键,不在你,也不在为师身上,更不是由李元帅所操控,真正能决定胜负的点……在这里。”

心禅大师伸手指向长桌上的立体地图模型,阿里布达王国边境上的一处要塞关卡。

第三新东京都市!

隶属于阿里布达军部,事实上却不受阿里布达军方所管辖的法外治区,固若金汤的大要塞,里头不但兵强马壮,多年来镇住伊斯塔,还有鬼神莫测的超级兵器,当年随随便便就跑出个十几尺高的天鹰战士,活撕了伊斯塔的巨神兵,惊动天下。

除了这些以外,第三新东京都市还有一项最重要的资产,就凭着这项资产,哪怕第三新东京都市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石山,仍是没什么人胆敢来犯,这个超级无敌的护身符,就是第三新东京的领导人,阿里布达王国史上最廉洁的公务员,源堂。法雷尔。

即使阿里布达被黑龙会大举进攻,军部的调动指令如雪片般飞来,甚至可耻地连求救公文都发好几次了,源堂仍是不为所动,第三新东京一兵未发,就像是一头冬眠的熊,静静地趴伏在地图上一角,外头发生的所有事都与他无关。

环顾当世几大强国,都已经被之前的连串灾难给削弱,而黑龙会去芜存菁后,军势盛壮,士气直比天高,真正能够与黑龙会相抗衡的,在阿里布达……甚至整个大地上,也就唯有第三新东京的这支奇兵了。

问题是,这么多年来,源堂。法雷尔一直就是当世强人之中,最为诡秘难测的一人,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能肯定,他会否就这么坐看阿里布达灭亡?

“师父,你觉得……源堂。法雷尔会出兵吗?”

“唔,这个很不好说,为师对他的了解,他虽然心思难料,却不是一个会莽撞行事的人,或许他正谋定后动,蛰伏在那里,暗地里策画着什么,预备给敌人一下出奇不意,也未可知,又或许……”

心禅大师沉吟道:“他真的只是在那里发呆,根本什么也没有在想。”

听见这些话,方青书的表情自然不会太好看,不过,心禅大师还有后话,“能肯定的只有一点,我这老友既不关心天下人死活,也不在意周围权力交替,唯一能影响他想法,让他有所行动的,就只有他的儿子。”

方青书闻言有些错愕,这与传闻中的源堂不太一样,但师父与源堂是多年故交,又从不妄语,会这样说想必是有些根据。

“那么……既然约翰如此关键,我是否该一面率军作战,一面去华尔森林看看他状况?”

“阿弥陀佛,世间一切但凭缘法,人的一生有善缘,也有孽缘啊!

如果徒儿你到索蓝西亚,是去看看你那翎兰师妹的话,为师是会比较欣慰的,但……”

心禅大师再次看了看左右,肯定周围都已经没人后,用神秘的语气开口,“徒儿你老实说,你千方百计装熟,想去索蓝西亚看人家,你真的对人家没有那种感觉?这个国家很开明的,即使你真的要出柜,将来一样可以当大总统、大英雄。”

“……师父,弟子有一句话,从刚刚忍到现在,不晓得当讲不当讲。”

“你我师徒,情若父子,有什么可顾忌的?讲!”

“一个穿皮夹克,留着长发的摇滚歌手,戴太阳眼镜唱歌,是很帅的……”

“这个当然,想当年,你师父我就是这样横扫南蛮,风靡何止万千兽族少女啊!”

“但……一个穿袈裟,顶上无毛的光头和尚,戴有色眼镜看人,是很差劲的!”

“……”

当心禅大师两师徒在慈航静殿内对谈时,阿里布达的娜丽维亚港也正举行着一场职位交接,有人升职,相对的也有人丢官,这个世界的循环更替一向如此,像这一类的典礼,在娜丽维亚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只是,这次的情形有点不同,因为在不久之前,黑龙会发动陆地攻势时,娜丽维亚正是几个登陆点之一,本来就不算强的防御,几个小时内就被打下,如今这里已经是黑龙会的领地,举行升官交接仪式的,也是黑龙会的海将军,并非阿里布达的官员。

过往那些坐在市政厅里头,收税兼收贿的高官们,跑得快的都已经逃掉,其余的都被黑龙军抓起来,连审问都没有,就直接处死,斩首示众。黑龙会的解释是凡是当官必然收贿,贪官污吏一律处死,以平民愤,绝不官官相护。

平心而论,娜丽维亚是商业港都,油水丰厚,本地官员个个有薪水外的收入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潜规则,被处死了也不算冤枉,只是……黑龙会来这里严惩贪官污吏,本地市民感受不到多少欢喜,因为在那些熟面孔被斩首示众的同时,黑龙会也宣布了新规矩,将税收提高了七倍,并且保证新的官吏手脚干净。

贪污老百姓的钱财,没什么大不了;贪了龙王陛下的一文钱,那就是死刑,由于黑龙会领地内的所有财物,都是龙王陛下所有,为官贪污者将被剥皮处死,总之,当官的和百姓一样没钱,龙王陛下是唯一富有的人,这就是黑龙会理想的社会结构。

反正,阿里布达是王国,不是合众国,历史上也出过横征暴敛的昏君,比较起来,现在的生活不见得特别糟糕,人们只是用着担忧的目光,望着那个穿着性感的黄金铠甲、披着大红披风的龙王女帝。

这天,娜丽维亚港迎来了一个贵客,这人原本是黑龙会七大海将军之一,在前一阵子黑龙会进行成员大清洗的时候,迅速上位,屡屡建功,现在已成为海将军之首,率领舰队,带着新的部队来到娜丽维亚,预备增援前线的战事。

照理说,黑龙会的人物,娜丽维亚的市民应该不认识,但是当这名海将军站上台,要向全体市民讲话时,底下却开始一片窃窃私语声,有人认出来,这名海将军便是本市的前任水军提督,后来弃官逃跑的巫添梁。

当年巫添梁失踪后不久,他任内许多贪污舞弊的丑事就被陆续揭露,冷二公主还亲自到娜丽维亚来查办,送了一票人进监狱与断头台,只是因为找不到巫添梁,仅能发布通缉令,所以从阿里布达这边来说,巫添梁还是在逃的通缉要犯,谁都没有想到,他会摇身一变,成了黑龙会的海将军,衣锦荣归故里。

“这个嘛,也没什么特别好说的,人往高处爬就是了,大家可千万别忘记缴税喔!”

以这样一句简短致词,巫添梁结束了谈话,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,前往面见大人物,进行他来到这里的主要任务。

自从入侵战争爆发以来,黑龙王本身的行踪就飘忽不定,李华梅武功本高,独自一身转战各地,支持各方战线,轻而易举,每当遇到什么比较大型的抵抗,她便会赶到现场,冲在所有黑龙军的最前头,扫荡歼敌,减轻己方伤亡,也因为她是如此神出鬼没,就连黑龙会的士兵都不晓得她每日确切位置,更没人知道她今日已悄悄驾临娜丽维亚港。

在黑龙会之中,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谒见龙王,巫添梁如今身为新的七大海将军之首,几乎就是一人之下,千万人之上,当然有这资格,只不过……他文韬武略俱不出色,如何能在短短时间之内,坐上这个大位,就连黑龙会的同僚都想不清楚。

无论如何,他终究是爬到了这个高度,有直接谒见龙王的资格,并且……没有什么人知道,他所享有的殊荣,比表面上所能看到的还要更上一层,因此,当他奉命独自进入龙王所在的大厅,见到那个面无表情,静静坐在椅子上的美艳龙女,他就连一刻停留都没有,长驱直入,穿堂过室,走到更后方的一个小厅,去见早已在此的那个人。

小厅内的装潢布置很平凡,没有什么特别的,坐在厅中太师椅上的那个人,也是拿着书本,嗑着瓜子,一副人畜无害的和善模样,不过,巫添梁很清楚那是假象,这个看来平凡的人,比外头的黄金龙女更要危险很多倍。

“哦,海将军的老大来啦,动作真慢,等得我好心焦啊。”

茅延安放下了手里的书本,朝巫添梁上下打量了几眼,咳了两声,正色道:“今天要你到这里来,是有事情要对你说。”

“是,陛下请说。”

“这个呢……你当初由娜丽维亚来投奔我黑龙会时,是从小兵当起,一个星期后升职为十夫长,一个月后就成为百夫长,再后来……满半年时,你就成为一军副将,不足一年,你的上司挂点,你成了七大海将军之一,连后来我军进行大清洗,都没有能洗到你,只把你的同侪、竞争者给洗光,真是好本事……”

茅延安道:“你升职的速度之快,我黑龙会史上前所未有,如今我军去芜存菁,席卷天下,你也成为七大海将军之首,能够有所作为,对于自己的飞黄腾达,富贵荣华,你有没有什么感想要发表啊?”

“……多谢龙王陛下的栽培,愿我王权霸天下,武运昌隆。”

“唔,除了这些,就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吗?”

“……谢谢爸爸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~~~~~ 说得好,说得好,有道是千线万线,不如一条内线,有什么升职方法比公司董事长是你老爸还更快呢?”

茅延安哈哈大笑,但巫添梁却是一脸不敢领教的表情,“喂,老爸,你别在说这种话的时候,笑成这样,很不吉利啊。”

“哦,笑容有益身心,有什么不吉利的?”

“当然有,你前几次也是这么说,说的时候也是这么笑,笑完就宰了你的几个儿子,现在你又这样笑,我听了觉得自己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,很不安啊!虽然我在你眼中不过是条虫子,高兴拍死就拍死,不过拍死虫子,也是要洗手的,我知道你一向讨厌麻烦,大家就一起省省事,别找麻烦了。”

这些话听起来很像玩笑话,只有说话的双方知道,这话百分百认真,绝对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说得也对啦,我确实是很怕麻烦的,不过,我还是有点奇怪,算起来我的儿子女儿也不少,为什么这个位置轮不到他们来坐,却偏偏由你坐上去了呢?在他们之中,你文的不行,武的也差劲,要比魔法更轮不到你,为何是你脱颖而出了呢?”

茅延安问得认真,巫添梁也侧头想了想,这才道:“或许,他们逢迎、拍马、扯后腿和抢功劳的本事不够吧,我有今天的成就,不晓得是扯了多少人的后腿,坑了多少竞争者下地狱,才爬上来的。”

“哦?那我是你的顶头上司兼老爸,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被你拍过马屁啊?”

“那当然啊,你也不想想,要在你面前保命生存,可有多难啊?反抗顶撞绝对是自找死路,但一味的拍马逢迎也不行,你喜怒无常,思考模式与情绪反应都不同于常人,无可捉摸,如果不能抱着时时刻刻走在刀尖上的紧张感,在你面前肯定会很短命!”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