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里布达年代祭》
弄玉 著
卷三十九
第八章
天堂地狱
一门之差

或许真的是失智太久的后遗症,出乎意料的事情特别多,先是因为法米特给的错误资料,我估错了「巨人」教练的身高,没想到所谓的「巨人」,不是指身高,而是指那分非比寻常的巨大存在感。

在「身高」这个第一项误算后,我又惊愕地发现了第二项误算,就是……这个教练我并不陌生,甚至还算得上熟识,只不过我从未想过会与他再见面,所以相同的一句话再次脱口而出。

「我……我没想到你会来。」

心情太过激动,又惊又喜的感受,已不晓得多久不曾充塞胸中,因为太过欣喜无法,无法相信这是真的,忍不住又道:「你……你是真的吗?还是……」

「你这人怎么老是喜欢问这些于事无助的问题?是不是要我也说一次,我只是你的幻觉,是你精神错乱后产生的东西,这样你才过瘾?」

表面上看起来只像是一个无害的普通少年,我一生中难得的朋友,正站在我身后数尺的沙滩上,用不耐烦的表情,皱眉朝我望来,坦白说,最后一次与他分别时,很是带着永诀的意味,我本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再见到他来自异大陆,曾在金雀花一级方程式大赛车中有杰出表现,更是我家变态老爸的多年盟友,令我永难忘怀的朋友:白起!

最初认识的时候,只觉得这家伙心狠手辣,本事高得出奇,个性也怪得可以,是个很难相处的家伙,但随着认识日久,对他了解益深,我发现他并不像表面上看来那样冰冷,虽然当他的敌人确实是种梦魇,可是只要成为他的友方,所能得到的安全感也还真是有够强……当然,那实在不是容易事。

他外冷内热的个性,在我解开暗黑召唤猷的秘密后,完全明白过来,当时是他的帮助,令我完成了阎罗尸螳,却也是因为这家伙,阎罗尸螳刚刚完成,就被他以贤者手环封印,直至与白拉登缔结契约,才得以解封。

如果说,白拉登替我解除封印,没安着什么好心,那白起替我施加封印的举动,就存在着满满的善意,他早就知道暗黑召唤兽诞生、使用的代价是什么,为了不让我造成永难弥补的遗憾,这才封印了阎罗尸螳,试图减弱已发生的伤害,这分用心我当时未能体会,事后明白,着实感激,真没想到……居然还有当面谢谢他的机会想归想,话到嘴边,就变成了一句不干不脆的语句。

「嗨,朋友,你爸爸不久之前曾经来过喔「那又如何?他也是幻觉,你不过是一个神经病,看到了什么都不会有人信,就算被你看到了上帝又怎样白起两手环抱,眉头轻皱,看着我的表情……不晓得该说是不悦,还是恨铁不成钢。尽管脸是那么的臭,但看到他站在那里,曾在金雀花联邦携手合作的回忆涌上心头,竟让我有了想要笑出来的感觉,这感受……很好。

「你们这些家伙真奇怪,明明就是本人来了,为什么还要鬼扯说是幻觉?」

「……你这死家伙,都弄到这个田地了,还在嘻皮笑脸,早知道这样,那家伙来找我当教练的时候,我就一口拒绝了。霸者之证,以生物的痛苦、怨忿……等负面情绪为能量,你衰成这个德性,难怪会被那邪门东西缠上。」

白起冷笑着说话,我呆了一下,随即省悟,难怪法米特会不愿意说,因为这个真相实在是很烂。一霸者之证吸收生物的负面情感为能量,而当初暗黑召唤兽所在的试煤洞窟,负面情感简直是充塞到爆,霸者之证被放到那里,简直是进了天堂,吸收暗黑召唤兽的负面情感,化为本身能量,源源不尽,还顺道发动异能,阻止一切有可能威胁到它「进食」的东西靠近。

白拉登放置霸者之证进试炼洞窟,这一着实在是太妙了,只要暗黑召唤兽的存在不被破坏,这里几乎可以永久运作下去,所有来犯之人,都会被霸者之证的异能给侵入心神,陷入无边无际的幻觉之中,要不是被我莫名其妙地破了,这设计将会持续运作到地老天荒,就连马德列这样厉害的人物都束手无策。

但试炼洞窟的布置被破坏后,暗黑召唤兽都被超度,霸者之证也失去了能量源头,而不晓得该说是幸或不幸,在霸者之证所接触到的人里头,没有比我更衰的,因此它也选中我当跟随对象,想必这段时间以来,也吸我的负面情绪吸到爽了。

「闲话少提,霸者之证是你们七圣器中最邪门,但也最具灵性的一个,不过那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你知道霸者之证的主要异能是什么吗?」

「不就是影响人们的精神,攻击心灵,制造幻觉下?」

「对,「可以这么说,但霸者之证除了单方面的影响精神外,还有一个特色,就是精神与肉体方面的双向关系,比如说……」

白起道:「你有没有试过,晚上做梦跑步,隔天早上醒来以后,全身肌肉会很酸痛,这就是……」

「行了行了,这种比喻是超级老梗,别人早就用到烂了,你是想告诉我,我使用霸者之证所陷入的幻觉,也会实际反应在肉体上,对吧?那又如何?难道幻觉中我是绝世高手,反应在现实后,我就能一掌打死黑龙王吗?应该没有那么神吧?」

我觉得不解,若是霸者之证有那么神,茅延安怎么可能会好心到把这东西留下来给我?果然,我才一开口,就被白起予以否定。「……「当然不是,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?更何况从学理上来说,就算能做到,瞬间把你的身体调整成绝世高手,但急遽变化所造成的沉重负担,只要你一动,身体很快就会四分五裂,屁用都没有。」

「呃……你都说得那么明白了,那除了四分五裂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好建议给我?」

「没有就不会来浪费时间了,要是帮不到你,直接让你死掉就算了,就是因为有点把握,才会花时间来这里当教练。」

白起斜眼看了看我,道:「不过,一的人不是普通角色,你又不是什么万中无一的武术天才,要把废柴调整成才,要多花点时间,偏偏你又没什么时间,所以大多数的方法不适用,删来改去,可用的办法只剩下四个。

「四个?能不能介绍一下?普通人用上中下三策,也不过是三个,你有四个能让我挑,我已经很感激了」「嗯,四个方法里头的第一个,是用我的意识直接与你融合,只要成功,战斗时我会进行辅助与调整,操控你体内每条神经、每束肌肉,根据以前的经验,估计可以让你战力爆增千倍,有与敌人一拼的可能。」

「听起来是不错啦,那我以后和女人做爱,你也会跟着在旁边顺便感受吗?我吃饭、大便的时候,你……」

「我对你那些无聊事不感兴趣,两股意识合一,只用于作战。不过你本身力量太低,这种技术对你智能、肉体强度的资质要求极高,以你的状况,意识融合之后,身体多半撑不住,和敌人大概打个三分钟,蠃了就炸了。」

「那……不赢呢?」

「也炸!」

白起说得太斩钉截铁,让我不晓得该说些什么,差点以为他是拿我在耍,愣了一会儿,这才明白过来,白起列出的办法是只计可行性,不问代价,至于什么人道与否,危不危险,这些从来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。

「这个……我问的是战胜方法,不是同归于尽的办法,这个方法保留,放在最后,我们先看看有没有其他你主意。

「也行,那第二个方案,就是使用异大陆的技术,直接在脑子里,装置电子仪器,改造脑部,成功之后,能知世上一切法,天下武学无所不识,无招不破,就算实力相距悬殊,也能看出敌人运使力量之间的渺小空隙,趁隙而破。」

「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但是……为什么你每个方案都会加上一句「成功的话」1 这个方法不太容易成功吗?

「也还好,由于是强行把极其特殊的电子仪器装进脑部,这个技术对体质的要求非常严苛,你的体质不错,成功率比普通人要高。」

白起道:「成功机率万分之零点一,和成功之后的报酬相比,这点风险算小了,你要是没意见,我们就开始了!

「我没意见?我没意见就要被你活活玩死了!」

我从岩石上跳了起来,气急败坏地指着白起怒骂,若非他是白起,换作是别人,早就被我捡块石头扔过去打脑袋了。万分之零点一的成功机率,十万人才成功一个,这比之前那个自杀方案更烂,我实在很好奇这家伙的思考模式。

「干嘛那么激动?你的敌人,是亿万人中独一无二的强人,凭你想要去打倒他,万分之零点一的成功率,已经算是很小的风险了,连这也不满意,我真好奇你的思考模式。」

「你!」

就算是真心朋友,我还是被这回答气得说不出话,但仔细想想,又觉得他说的也没错,叹了口气,道:「这种方法以前有人成功过吗?」

「有啊。」

「有?很多人吗?能不能让我咨询一,下对方的感受与意见?」

「失败者很多,成功的就只有一个,但你问他大概也帮不到你什么,他……已经死一阵子了……」

白起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表情似笑非笑,相当怪异,要不是因为他这人性情古怪,我可能会以为那个成功者与他有一腿,所以他才会笑得这么变态。

「算了算了,先不考虑那么极端的办法,你和你老子根本是一个德性,专门开恶搞愿望、卖假药的,有没有其他确实可行的方法?我是说……我比较做得到」「有啊,就是第三与第四方案了,和前两个相比,这两个要多花点时间,不过也是最适合你的东西,配合霸者之证的运用,可以让你很安全地变强。」

白起耸耸肩,道:「成功率也高得多,大概……九十二点九九吧。」

以白起的个性,说得出九成以上的成功率,看来是十拿九稳了,我倒也松了口气,就不晓得群细内容是怎样了。

「霸者之证造成的幻象,能够直接影响肉体,你在幻之世界修炼,效果一样会在身体上出现,神不知、鬼不觉。幻之世界,万武归宗,化永恒于弹指一瞬,你有足够的时间修炼,虽然过程辛苦了点,但就不知情的人来看,你确宝是在短短时间内就变强了,他们肯定会羡慕你的。」

为什么不知情的人看来才短时间内变强?难道就没有真正速成变强的方法吗?

「怎么没有?你要是想要,我们就认真再讨论一下前两个方案。」

「明白了,我会老老实实修炼的。」

我举手投降,问道:「这种精神修炼法,有成功的案例吗?」

「其实也有不少,不过碍于年代久远,不好查证举例,最近一位使用这种精神修炼法的,是一位道上前辈,人称文武冠冕默默侯,他才气纵横,创出了云梦夺舍的精神法,以此调教出的两名弟子,一名姓劫,一名姓耿,都纵横一时,行侠一方「哦?收的弟子都是侠士?有没有太监?」

「从纪录上看,应该是没有……你问这干哈?

「单纯好奇而已,没什么。」

作完充分的解说后,白起左手一掀,背后的沙滩上凭空多了两扇门,从这两扇出现的那刻起,整个空间内的气氛完全变了,多了一股难言的肃杀气息,再非之   前那种闲适舒服的感觉教 .两扇门之中,左边的一扇门,看起来到还挺普通的,就是一扇圆形拱门,门后隐约传来海潮声,白色的木门,朴素干净,散发着平和的感觉,没什么压迫感,但右边那二扇赤色铁门就不同了。

赤红色的铁门,上头满是斑驳铁锈,肃杀之气就是从那边传出来,尽管门没有开启,我却陈约听见门后传来一些奇特声音,包括了濒死的惨嚎、极度痛楚的哀叫,还有铁器砍在骨头上的声音……这些声音组合起来所给人的感觉,门后如果不是什么大监狱的刑求房,就根本是地狱,即使我见愤了大场面,仍是感到阵阵心悸?

「呃……老白,请教一下,这两扇门……该不会就是你所谓第三、第四方案吧?

「没错,两扇门你选1 个吧白起向我简单解释,红色那扇门的后头,是一个模拟地狱的惨烈环境,所进行的特殊训练,已经不只是严苛,根本就到了惨痛的程度,不过效果也是绝对明显,估计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强。

「就是地狱式特训的意思?我承认这的确厉害,那白色的门呢?」

「白色的门轻松得多,里头的时间近乎永久停顿,如果你喜歃,可以在那里慢慢修炼,哪怕练上几十万年、几千万年,练到人类灭绝光光都成,保证你出关时变成绝顶高手。」

这方法听来是简单得多,不过,近乎永恒的漫长修炼,本身就是一种折磨,只是与之前的几个选项比起来,这确实是最佳选择了。

「哦,对了,聘我来当教练的那个家伙有特别交代过,你的训练可以加点料,效果会更好,所以白色的那道门后头,多了点激励你的东西。」

「激励?有穿肚兜的巨乳美女群陪我练功吗?」

我说话的时候带着苦笑,本想说我现在的心情,对美女、风月之事不感兴趣,这类的激励可以省了。只是,话到嘴边,觉得美女这种东西,有好过没有,不然千万年的修炼时间,苦闷烦躁,何以排遣?

白起不答,弹了一下指头,那扇白色的木门之后,突然响起了一阵古怪的音乐。这阵乐声非常奇怪,似摇滚而非摇滚,强劲有力,但我听在耳里,不晓得为什么,冷汗狂冒,全身不停地生出鸡皮疙瘩,有种打从骨子里冒出的寒意,险些就令我发抖起来 .紧跟着,木门被打开,在阵阵强劲的音乐中,走出了几个身形魁梧,穿得极少的彪形大汉,浑身满是肌肉,边走还能边抖动胸部,身上仅穿着一件紧身内裤,模样看来就像是能夺冠的健美先生,但这四名大汉脸上笑得古怪,眼神更是淫贱,在摆出种种健美动作的同时,不停地朝我眨眼,还有个家伙朝我吐舌头,舔嘴唇,一看就晓得他们是什么人物,「这……这个该不会是……」

「法米特说,你刚刚受完情伤,练功的时候容易东想西想,不能专心,所以找了这些基佬界中最变态的家伙来招呼你,要是你到时候练功分心,就把你交由他们处置,相信他们可以为你带来无限快乐。」

白起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道:「可别小看他们啊,他们在那个圈子里,就等于五大最强者的黑龙王、源堂般厉害」在白起说话的时候,那四名彪形大汉也开始动作,挺胸叉粳,每个人不但肌肉贲起,连下体的紧身裤都隆起大大一块,显现过人实力。

「他们每个都有过人之处……」

有个家伙开始伸着穿了舌钉的长舌,表演将樱挑梗打结的高难度绝活「每个都有他们独门绝招……」

有个家伙正将润滑软资挤满双手,一面做出十指高速摆动的动作,一面向我淫笑。

「斗志和耐性更是技惊四座……」

有个家伙对着我举起了手里的榴楗,那颗榴莲好大,上头还生满尖刺,他想拿这恐怖东西来做什么?是要用来塞什么地方吗?哪里?

「至于他们使用的秘密武器,更将给你意外的惊喜啊,嘿嘿……」

听白起说到这里,已经由不得我不怕,我几乎是颤抖着声音在问,「这……这种训练方法,也是那个什么默默侯的独创吗?

「错!创出这套训练方法的前辈,姓温。」

「啊?这就是傅说中的基头四?」

白起看了我一眼,道:「为了要帮助你尽快成功,我们采用的,是基头四的进化版本基头十!」

话声方落,白色木门再度开启,一下子又多了六名穿着紧身皮衣的大汉,个个眼神淫贱,表情猥亵,不但有人内裤外穿,还有人把内裤套在头上的,果然都是变态中的极品人物,十个人一字形排开,我背后的冷汗狂涌如泉,差点就哀叫出来。

「等、等一下……」

太过震骇,我连说出口的话都结结巴巴。

白起又看了我一眼,道:「不满意?那不然帮你多找几个,凑基头二十好了,三十也可以,反正你时间无限,近乎永恒,只要小心一点,别在变成绝世高手的时候,屁眼也变成绝世无敌大就好了。」

「我说……我说老白啊。」

眼见情况不妙,我不得不把人拉过来打商量,「我知道要成功就要付出代价,不过咱们两个怎么说都是朋友,朋友上门做生想……就算,没折扣也该点优惠吧?」

「你这人还真是挺烦的,挑这个挑那个,把我当成你家仆人啊?」

「不是啦,我是说,那个法米特是变态的,他自己有老婆有二奶,却让我来搞这种恶心东西,一点良心也没有,老白你和我交情深厚,我们……」

「等等,别随便乱拉关系,你马上就要进那个圈子,身上某个部位要变成绝世无敌大了,谁和你交情深厚?」

我毕生难得的真心好友,在我身遭危难的时刻,居然毫不留情地舍弃我,这就像我在大海中快要灭顶,伸手求救,却被人用力踹头一样的感受,或许是因为我无邪的眼神,充分说明了心中的悲痛,白起在与我眼神接触后,终于被我的眼神打动「……怕了你啦,拿张卫生纸,去把你的眼屎擦一擦,真是够难看的了。」

「不是啊,老白,这也不是我自己爱挑剔,是这样的设计确实不太好嘛,换作是你自己,难道很喜欢被这些东西给骚扰吗?那些什么变态基佬,碰到你,还不全部被你杀光了?」

「说得也是,不是没有道理,那不然你自己说说想怎么样吧?」

「红与白,两种都过于极端,白色太没效率,红色又太过惨烈,总之你既然是我朋友,就替我想想办法,弄点不要那么极端,又能有效率的东西出来,不然要你干什么?」

横竖我自己想不出办法来,就全部赖给白起,交给他来思考,就看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子后,脸上慢慢露出微笑「也对,一个太极端,一个太没效率,确实是该撷取两家之长,综合一下,才称得上是理想。」

「对嘛,你看连你自己都这样认为。」

「那就别废话了,我们开始吧」白起身形一动,飙到我面前,拉着我的手往前走。能够得到这样有力的强助,我当然是很开心,可是,当我们逐步往前走去,前头两扇门也开始迅速靠近,合而为一时「我就有种很糟糕的感觉,「老、老白,两扇门变成一扇门了,这……

这是「这就是你的要求,撷取两家之长,综合起来的理想之门啊。」

「综合起来的?那……那又是哪一种?」

脑里出现了几种排列组合,每一种都是极为不妙的结果,心惊胆颤之下,连声音都抖了起来。

白起冷眼看着我,完全漠视我的担忧与恐惧,淡淡道:「放心吧,你不用太紧张,尽量把修炼想得轻松一点,愉快一点,然后,我向你保证……绝对不是你想的那几种」「什,什么?」

「当然,撷取两家之长以外,就有长处仍是有保留住,基头十正摩拳擦掌等待着你呢,不要浪费时间了,要打倒绝世强人,就要有绝世付出,顶多就是某部位变成绝世无敌大,和你所得到的报酬相比,这风险算是小小小小小了。」

比白起冷笑声中,拖着我继续走路,迅速朝那扇粉红色的不祥之门靠近,我除了哀号之外,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可做了。

「救、救命啊——是谁来都好,快救我出去啊」凄惨的叫声,回响在整个逐渐崩毁的空间,直到终于被隔断于门后,仍久久不绝,持续传出……——请续看阿里布达年代祭40篇末剧场——黑龙王旗舰的密室中,黑龙王独坐龙椅上,摸着下巴,思索着下一布的变态行为 .「我是坏蛋的大头目,就该努力杀人放火,奸淫掳掠才是,枯坐在这里思考,实在是怠职,那么……我该如何行动呢?今天刚刚执行过好多死刑,火也放过了,对了,可以叫奴隶进来干,中出内射不用花钱。」

黑龙王拿起了叫人铃,开始摇晃,「那个谁谁谁,把那个穿着黄金甲的女奴隶叫进来给我干,我刚刚想起,以前好像还没干过她,今天就来第一次吧。」

顺应这个召唤,一团黑雾凝现在黑龙王的面前,慢慢化为熟悉的人形。

「哦,原来是好朋友的老婆兼我的老姘头黑巫天女,我以前和你也干得满爽的,但我现在不是要干你啊,你跑出来做什么?」

「我是来为陛下你作预言的,李华梅你不能上,也不能让任何别人上,如果上了,会发生很怕的事哦!

「啥事?天崩地裂,海啸鬼哭,我都不怕啊。」

「那这部作品被腰斩也不怕吗?如果你上了李华梅,这部作品会停止连载的哦。」

「啊?这么可怕?

「就是这么可怕,这个作者的独占欲很强,照规矩,要进主角后宫的女人不可以被别人上的,如果陛下你一定要上,那就没有下一集了。」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?」

黑龙王抱着头,在王座上乱滚「太不公平了,我是大魔王,对方也完全受我操控,我却不可以上,这种设定太无视合理性了吧!」

「那也没办法,这个作者一向不在意合理性的,他说:管你去死。」

「我不可以干李华梅,那照这么说,我爸爸也没有干过雪妞和羽霓了?」

「当然没有干过,不然还连载得到今天吗?」

「太过分了啦!好,该干的人不能干,我要报复这个世界,我要毁灭世界,要这世界千千万万的人都去死。」

「……作者说,管他们去死。」


啪啪啪文学网www.papapa.biz